創作內容

5 GP

【奇幻愛情】《未啟的戀語》 第七章(完結) 最後的夏夜,嶄新的秋天

作者:惡顏高│復活邪神:邪神領域 2│2016-09-08 20:40:25│巴幣:10│人氣:192

  本文為復活邪神:邪神領域2(サガ フロンティア2)的同人小說,但以獨立作品為前提來進行創作,未接觸原作亦可放心觀看。
  為了方便未接觸原作的讀者理解,本文將部分專有詞語予以改換。
  文中插圖源自PIXIV網站,illust_id=28968908、illust_id=3113915、illust_id=16833271。


  以下,正文開始——









  打從一開始,計畫就失敗了一半。

  問題,卻不是出在原先擔心的情報外洩。



  不論性情或打扮風格,威爾都跟他的父親完全不同。眉宇之間雖看得出相貌遺傳,也還不至於同一個模子印出來的程度……

  因此,就連妮娜姑媽也沒能料到,阿雷克塞伊竟能只靠直覺就猜出威爾的身分,連情報都不需要,並且很快就突破威爾的心理防備,將猜測變成了確信。

  探掘者業界首屈一指的大團隊領導人,確實有其過人之處。

  出於某種戲謔的心態,阿雷克塞伊並沒有對威爾動手,他只是羞辱了威爾一番,並且聲明他沒有殺害威爾父母,實際上是威爾父母發狂之後自相殘殺。

  拋下這個顛覆性的消息後,阿雷克塞伊就離開了。只留下震驚恍惚的威爾,獨自徘徊於夜晚的街道上,隨後被接應的妮娜等人帶走安撫。



  一半的計畫失敗了,至於計畫的另一半──

  其實,是成功的。



  阿雷克塞伊確實不知道威爾另有同伴,更不曉得隊伍裡混進臥底。

  可堤莉雅努力扮演一位惡劣太妹,並以實力得到一定程度的認可。當威爾在夜晚的街道上被阿雷克塞伊揭穿之後,可堤莉雅也在同一處街道上四處奔走,她雖有聽說這項消息,仍強自壓抑情緒,努力執行阿雷克塞伊團隊交待的一項任務。

  任務內容,是打聽出一個特殊寶物的下落。

  在反覆向阿雷克塞伊回報任務進展的過程中,可堤莉雅也逮到機會,從志得意滿的對方口中問出了有用的資訊。



  到這為止,她都做得很不錯。

  直到任務將要完結之時為止。



  隨著組織眾人的多方搜查,阿雷克塞伊追尋的任務目標逐漸明朗,特殊寶物目前落在一個年輕男孩手上,那是男孩祖父留下的寶貴遺物。

  阿雷克塞伊一夥,將年輕男孩圍堵於下水道中,準備強硬奪取寶物。

  率先找到男孩的,正是團隊內新進的耍槍小妹。

  眼望著,男孩瑟縮在下水道角落的顫抖身影──

  如果是泰拉或那魯瑟斯在這,他們會得出「寶物絕對留不住了,但只要用話術引導一下阿雷克塞伊的情緒,至少可以保住男孩小命」這樣的結論。

  然而,此刻在這裡的,是一位頗具正義感的年輕女孩。

  如果多給一點思考時間,或許她也能想出合適的做法。但在此情此景,一直執行違心惡舉的可堤莉雅情緒已達極限,做出了善良的、卻不理智的舉動。

  讓自己喪命的舉動。



《未啟的戀語》
第七章(完結)
最後的夏夜,嶄新的秋天



  「可蒂!拜託,撐下去!可蒂……」

  威爾癱坐於地,懷中抱著少女,手上仍未放棄施放術力。

  燃燒的營火,少年的懷抱,似乎都無法帶給可堤莉雅溫暖。



  靠著石壁的泰拉、朝外而站的那魯瑟斯、默默陪在一旁的妮娜,他們什麼都沒做──

  不久前,他們也是一股腦地施放著術法,試圖為可堤莉雅延續性命。

  水術的滋養、樹術的癒療、火術的重建、獸術的生命力、石術的堅毅……

  各類屬性,不管擅不擅長,只要跟救人沾點邊的術法,能用的都用上了。

  兵械之傷與術力破壞,徹底摧毀了少女生機,能撐到現在還沒斷氣已屬難得。早在三名年長者默契地停止施救之前,一切就已成定局。



  「夠了……威爾……別……」勉力牽動染紅的嘴角,可堤莉雅虛弱一笑。「欸,威爾,那個小男孩……有逃出去嗎……」

  「唔,他,當然有……」

  善意的謊言,因為明顯的猶豫而被輕易識破。

  「啊,果然沒有吧?」淚水,混著頰旁血紅一併滑下。「我……太笨了……結果只是把事情變得更糟……哈……」

  「不!不是的,可蒂……」

  威爾噙著淚搖頭,擠不出有意義的安慰之語。

  此時,可堤莉雅緊緊握住威爾的手。

  「聽好,威爾。」手上力道又重了幾分。「阿雷克塞伊一夥,接下來準備前往附近那個採石場遺跡,我不知道詳情,但肯定有什麼陰謀……還有你爸爸日記中提到的『EGG』,雖然我沒親眼看見,應該也真的是在他手上,一定要注意。」

  「呃?」

  威爾聽得很清楚,心底卻被一股寒意所充斥。



  相比於先前的奄奄一息,可堤莉雅現在的話語如此明晰,像是耗用僅剩的力量。

  在她同樣含著淚的眼瞳中,透映出回光返照的清徹。

  明確的、毫無疑問的、卻不願面對的時刻,正在加速逼近。



  「還有,最重要的是……」

  短暫鼓起的力量,轉眼告竭。

  握力漸鬆,聲線浮顫,可堤莉雅繼續傾吐著話語。

  「關於你的父母……別信阿雷克塞伊的……謊言……兇手,就是他沒錯……」
  
  「好,好,我知道!別說了,可蒂!」

  早先曾讓威爾陷入頹喪的事情,在此時此刻卻也無足輕重了。

  「然後……然後……啊……」

  緩緩地,沾染血痕的手掌,向上抬起,連這點動作都幾乎無力完成。

  威爾僵硬地覆上那隻手,那手心輕按著威爾臉頰。

  「威爾……我一直……你……」



  話語,未盡。

  石壁旁的泰拉低下頭。

  外側的那魯瑟斯仰望夜空。

  「眾靈眾魂啊……請引導她……」妮娜抱拳祈禱。

  對於能夠感知靈魂術力的人們來說,生死,毋須多餘確認。



  少年與少女相聚的最後一個夏夜,再無曾有的笑語。

  只剩營火霹啪燃燒之音。

  以及,少年探掘者眼中,一股同樣熊熊燃燒的意志。

  「饒不了你……阿雷克塞伊!」



※     ※     ※






※     ※     ※



  「唷,小子,發呆啊?」

  威爾回過神來,那魯瑟斯一屁股在他身旁坐下。

  「那魯瑟斯先生?你怎麼過來了?」

  「還不是因為你離開太久,久到我們那邊把故事講完了都沒回來,不過來看看行嗎?萬一你傻傻地被怪物給啃了怎麼辦?」那魯瑟斯捏起威爾身旁的紙卷,挑了挑眉。「什麼嘛,地形記錄不是早就畫好了?我就說哪可能花這麼久時間。」

  「故事?講什麼故事?」

  威爾雖感好奇,那魯瑟斯完全懶得說明,逕自接續話題。

  「看你一臉呆相,百分之百,在想小丫頭的事吧。」

  那魯瑟斯說著,目光移向盤腿而坐的威爾身前,其膝蓋上正橫擺一柄長槍,槍尖散發出冰寒氣流,晶亮剔透。

  「嗯,是啊。」威爾簡短地承認。

  「阿雷克塞伊那傢伙,現在想起來也是難纏……」那魯瑟斯搖了搖頭。「不,這樣講就太抬舉他了,難纏的終究是『EGG』吧?要不是那顆怪蛋太詭異,妮娜女士她……也用不著犧牲了。」

  「『EGG』啊……」威爾眼中乍現銳光。「那東西現在一定也在某人手中,不知何時又要造成什麼禍害。我很確信,我感覺得到。」

  「既然你的靈魂有所感應,想必不會是單純的錯覺。你的父親,然後是你,也許這就是你的宿命吧?希望不會延續到你兒子甚至孫子的身上。」

  「只要我能在有生之年找到並處理掉『EGG』,自然不會禍延子孫。」威爾肅然說著,隨後又一陣苦笑。「而且,子孫什麼的,對我而言也太遙遠了……啊痛!」

  看威爾頭上沒戴護盔,那魯瑟斯很順手地敲了下去,敲完照樣不打算解釋。

  「喂,那一把長槍,你打算拿去跟小丫頭埋在一起嗎?」

  威爾停下揉頭的動作,默默不語。

  「你不講話,我也知道了。」那魯瑟斯一拍大腿。「好,那接下來我繼續講,你專心聽,仔細想,不准插嘴。」

  「欸?」

  「也不准哀哀叫。」那魯瑟斯接著說:「槍是你的,我們都同意了,你要怎麼處理也沒人能干涉,但我希望你好好聽我說。你是個探掘者,還是個現在小有地位、未來志向又更遠大的探掘者,探掘者的職業意義是什麼?把古遺產挖出來換個地方再埋回土裡嗎?」

  威爾張口欲語,被那魯瑟斯一瞪又閉上嘴。

  「如果拿回你家當裝飾品,反倒無妨,以你目前在探掘業界的地位,擺幾個古遺產來誇耀功績也算不得什麼。但是,埋回土裡?這就不同了。除非那本來就是小丫頭的遺物……而她的遺物,那把陪她到最後的普通長槍,早就一起埋下去了。」

  威爾按著冰槍之桿,垂首抿唇。
  
  「妮娜女士的過世,對你同樣是一大打擊,不過至少她也撐到回家,在床上安然離去,總歸是一點安慰。所以,你最重的心結,果然還是小丫頭吧?」那魯瑟斯抬手拍按威爾肩膀。「我不會要你忘記她,但我也要你知道,你沒有虧欠任何人。」

  威爾雙目一瞠,直望那魯瑟斯。

  「小丫頭她走得早,失去了體驗人生的機會,這是沒錯。然而,她也是以自己的意志、以團隊一員的身分而戰……唉。」那魯瑟斯長嘆一聲。「這些話,也不是第一次對你講了。但你這人就是呆呆的,不多洗腦幾次不行。這把古遺產的槍,說穿了也不是重點,重點還是在你自己身上……這麼多年了,你也該是時候換個心情。」

  將手從威爾肩上移開,那魯瑟斯兩手後撐,遙望霧谷遠景。

  「你,該對自己好一點。」



  然後,兩相無語。

  薄霧沉澱於兩人周圍。



  「總之,就這樣了。」那魯瑟斯站起身。「正如之前所說,這一趟只是陪你越過霧谷,接著我就會直接回去了。如果你還是想把那枝槍拿回去埋,帶到南方也是累贅,我先幫你帶回威斯迪亞,看是我直接拿去給小丫頭,還是等你回來親自拿過去,都可以。等我們走出霧谷時,你再做個決定吧。」

  「嗯。」威爾點了點頭。

  「好啦,東西拿一拿,我們也該回……」那魯瑟斯眼神掃過後方樹林,忽然改口:「不,我先回去,你繼續在這坐一下吧。」

  「啊?不用啊,地形紀錄已經弄好了。」

  「叫你坐就坐,不是很愛發呆?多發呆一下很難嗎?」那魯瑟斯沒好氣地說:「不然就檢查一下你的紀錄嘛。你剛剛肯定沒有專心,天曉得有多少錯誤。」

  「欸欸──我沒這麼不專業啊,那魯瑟斯先生……」



  無視於身後的抗議,那魯瑟斯大步離開。

  走入樹林中,那魯瑟斯步伐梢停。

  「想過去,直接走過去就好,不用像做賊一樣。」

  語畢,那魯瑟斯繼續走遠。



  樹木後方,菈貝兒鼓起臉頰,對那魯瑟斯遠遠擠了個鬼臉,呆立片刻之後,又對那魯瑟斯已經遠去的背影低下頭。

  接著,她轉過身,朝那仍獨坐於石台上的身影走去。

  終年籠罩濃霧的山谷中,難得地,灑入幾道潔淨陽光。



※     ※     ※






※     ※     ※



  徹底擺脫霧氣之時,橫跨山谷的古代遺跡大橋也已經在身後。

  勞普波爾茲,以浪漫詩意聞名的永秋之城,那招牌性的滿山紅葉已在不遠之處,隱約可望見山嶺上的都市形貌。

  進入真正意義上的極南寒地之前,勞普波爾茲是最後一個大型城市,更南方的維斯蘭特號稱術法起源之鄉,實際上也只是一個雪地小鎮。因此,南來北往的探掘者都會在勞普波爾茲逗留一段時間,永秋之城的探掘產業也算是頗為興盛。

  此刻,就在遠望滿山紅葉之地,隊伍暫時停下。



  「你還真的要在這裡回頭?」菈貝兒透過軟帽按著腦袋,滿臉不可置信。「太扯了吧?我一直以為你只是說說而已,或至少會先到勞普波爾茲逛一逛再走的。」

  「哼哼,術士的言語,是有重量的,可不會輕易亂說。」那魯瑟斯下巴抬得極高。

  「這有什麼好囂張的啊?」菈貝兒追問:「你該不會打算自己一個人從霧谷走回去?就算最大隻的被幹掉了,霧氣變薄又有地圖了,但霧谷還是霧谷啊。」

  「廢話,我怎麼可能做那種傻事。如果只有我一人的話,『谷之男爵』那種烏合之眾根本攔不住我,不管來硬的還是軟的,我自己要過橋的方法要多少有多少。」

  「是喔,老頭。到時候,可別求我們折返回來救你唷~」菈貝兒抱臂斜瞪。

  「呿,不勞操煩,妳注意別在南方拖後腿比較重要啦。」



  在兩人繼續鬥嘴之前,泰拉伸出了手。

  「一路小心。」

  「嗯,你們也是,在南方好好大幹一票吧。」

  年長組的兩人伸手用力一握,對於彼此的規劃,他們早有深談,毋須多言。

  最後──



  「那魯瑟斯先生。」

  「小子。」

  隊伍中,最年輕的成員,最年長的成員,兩相對視。

  冰之槍,背在威爾身後,沒有被卸下的打算。

  「我決定將這把槍帶到南方去,也許能換到更適合我們的裝備,或者……」

  側轉過頭,威爾看著冰燦槍頭,也越過槍頭看向遠方秋紅之城。

  「說不定能招攬到新的同伴,還剛好就會用槍呢。」



  「是嗎?」

  那魯瑟斯點頭。

  「好,那就好。」

  中年術士轉過身,手一揚。

  「那麼,我在北方期待你們的好消息啦。」



  ──永秋之城勞普波爾茲。

  「巴德里克,又把武器用壞啦?」

  「沒辦法啊,戰鬥一激烈就難免了。這樣你也才有錢賺啊。」

  武器店櫃台前,高大精悍的男子苦笑一陣,又低頭自喃。

  「這樣子,要往南方發展是有點不安啊。待會去看看團隊招募訊息,再找找看有沒有適合我的‥…古遺產的長槍……要是能同時都找到就更好,哈哈,不可能吧……」



  ──極南冰河地帶。

  「沒錯,不久後就會再次出現……」

  青年探掘者在岩洞中躲避風雪,以凍僵的手勉強書寫計算公式。

  「這次絕對能夠揚名立萬,笨老妹那些人,都會對我刮目相看!」

  白茫茫一片的世界中,龐然術力隱隱流動,遮掩住某種巨大輪廓。

  「一定是……存在的……冰之秘墟啊!」



  ──某艘海賊船。

  海賊船上最底層的雜工,從溼漉漉的廢物堆中拾起一個物體。

  「這是什麼鬼東西?蛋嗎?」

  詭譎的奇妙色彩,逐漸充斥於海賊雜工的眼瞳中。



  ──溫暖如春的威斯迪亞,一處小山坡上。

  一座墓碑,在芳草與花叢包圍之下,靜靜守望著河港小鎮。



  那魯瑟斯轉身之時,悄悄回望一眼。

  面容粗獷而性格溫和的老友,比那魯瑟斯年輕五歲,但大概會比那魯瑟斯晚個十五年才考慮退休吧?他就是這麼一個與冒險同在的硬漢子。

  笑著道別的青年探掘者,滿臉倔強的白衣女弓手……在遠方楓紅背景之下,那兩人站立的距離,似乎又更接近了些。

  無聲淺笑,俊秀的中年術士衣袖一擺。

  「對了,我不跟去南方,其實只是──」

  說著,頭也不回地繼續走。

  「因為我很怕冷而已。」




【END】











【後記 關於SAGA frontier 2與這部小說】(即將更新)
【外一章 決戰之末、宿命之始】(即將更新)
【外二章 另外的選擇,之後……】(即將更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16517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復活邪神:邪神領域 2|サガ フロンティア2|SaGa Frontier2|同人小說|愛情|冒險|奇幻

留言共 3 篇留言

洛雅.愛的戰士
哇啊啊 好哀傷...
但後面有種傳承感呢...

09-08 20:48

惡顏高
以遊戲本身來說,這段情節也只算初期一小部分,接著是延續三個世代的劇情,確實是一場傳承呢[e21]09-08 20:58
大漠倉鼠
中間那張看起來像威爾抱著可麗餅……可堤莉雅的圖是惡顏畫的嗎?

看起來好傳神030

09-08 20:53

惡顏高
那五摳零,我畫渣耶!開頭有標示圖片來源了09-08 20:55
珀伽索斯(Ama)
奇怪,我怎麼記得北方比南方還要來的冷。
連威爾的姑姑都死掉了啊!看來威爾終究要孤老一生了。
最後讓我覺得這故事雖不是喜劇向,但是有這種傳承感倒是挺不錯的。

09-18 00:46

惡顏高
南半球就是反過來啦~09-19 00:0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eyg931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奇幻愛情】《未啟的戀語... 後一篇:[達人專欄] 東離劍遊紀...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ygfb59638朋友們~
歡迎來看可愛的小青蛙圖文~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