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8 GP

第四章42 『生命的價值』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9-07 00:39:36│贊助:97│人氣:8460


────金色的猛虎壓低身體擺出攻擊的架勢,以銳利的目光睥睨著四周。
巨虎的體長大約四米。那是比昴知道的獅子老虎一樣的四足猛獸的體格還要大一倍以上的,足以自豪的身軀。
健壯的前後肢,從閉著的大嘴邊上伸出無法容納在口腔中的獠牙,沾染著鮮血的獠牙尖端像是在炫耀一樣左右搖擺。
「那,是……」
是什麼,在問出這個問題之前,被震飛的龍車落在地面上。破壞之音不絕於耳,木材四散飛舞,悲鳴哀轉久絕。
遭受衝擊的乘客們被甩到地面上,留有意識的人們發出痛苦的呻吟,而失去意識的人們則任由鮮血從自己的身體流出一動不動。
────突然地,昴想要去救助傷者。
然而,在昴要將思考化為行動時,昴被劇烈的機動動作甩得左右亂晃。
無視了被甩得亂動並發出驚訝叫聲的昴,蹬著地面飛馳的帕特拉修嘗試著避開凶獸沿著森林徑直逃走。
「啊────!喂,帕特拉修!?」
帕特拉修無視騎手意志行動,雖然昴一直在發出指令,但就和來到這裡的一路上一樣,她並沒有打算遵從昴的意志。
丟下了因為驚訝而無法動彈的其他龍車裡的人還有奧托,背著昴的帕特拉修不斷加速。然而,
「────吼!」
咆哮轟鳴,凶獸以要切開森林的氣勢向昴和帕特拉修的背影追來。
承受著凶獸的怒氣和敵意不斷飛馳,漸漸拉開距離的帕特拉修因為感受到本能上的畏懼而停下了腳步。
那是一種來自於擁有致命力量的強大存在的敵意襲來的感覺。對於曾經多次體會過的這種感覺,昴感到背後發涼,心中不斷湧起恐懼之情。正因為昴十分瞭解這種感覺,他無法去責備在這種關鍵場合止步不前的帕特拉修。因為無法動彈,這是預料之中的結果。
「────啊」
回過頭,那恐懼的根源正以暴虐的眼神瞪著進入視野的昴。
像是在玩耍一樣揮舞著前爪,將龍車像是玩具箱一樣輕輕拋起,龍車內的人和物四散著落入森林中。把折斷筷子的聲音放大一百倍,可能就和現在這種木材和人類的骨骼一起摔碎的聲音差不多。
在這樣的怪物面前,儘管知道如果不做些什麼的話只會被奪走生命,但沒有一個在場的人有任何行動。
只要有所行動就會刺激到巨獸,成為它利爪,尖牙的指向對象,人們對此抱有發自內心的恐懼。
雖然他們從本能上也明白這麼做不過是改變一下死亡順序而已。
「難道這就是……『聖域』變得空無一人的原因嗎……?」
在龍背上因為恐懼牙齒打顫,昴帶著決死的覺悟將凶獸的身姿銘刻在眼中。
金色的毛皮異常華麗,雖然帶著暴虐的表情但還是能讓人感受到精悍和威嚴。銳利的雙眼閃爍著敵意和憤怒的光芒,不斷碰撞發出聲響的獠牙的鋒利程度就算用刀刃形容都略顯不夠。────如果,這就是襲擊『聖域』的「什麼」的話。
「────呃?」
注視著凶獸的表情,姿勢的昴,對正在慢慢接近的猛虎感到了違和感。昴為了尋求自己違和感的來源瞇起了獨眼,然後察覺到了自己違和感的起因。
────在巨虎的左邊背部,有什麼東西插在那裡。
對身軀龐大且好像擁有無盡體力的巨虎而言,那點傷害可以說是微乎其微。巨虎行動的姿態也是完全沒有意識到傷口的樣子,這正是巨虎將之當作擦傷而無視的證明。
然而,那個傷口對昴來說卻是意義重大。並非傷口本身,昴對造成那個傷口的物體有印象。
────那是,本應該在拉姆手中的,她愛用的短杖。
短小的手杖是拉姆進行魔法詠唱時利用的道具,至少昴並沒有見過她利用那把手杖之外的媒介使用過魔法。而且就在剛才,與加菲爾對峙時她的手中也拿著那把手杖,所以昴不會看錯。
而不可能看錯的那根手杖又是為何會插在巨虎肉體。那個答案就是────
「返祖,現象……」
突然,昴的腦海裡閃過了之前經歷過的情景。
那是加菲爾說出自己身世的一部分並將他肉體的特異性展現出來的那天的事情。當時的他通過將自己的一部分,也就是手腕部分獸化以證明自己是人類與獸人的混血,
「假如,能夠完全獸化的話……」
那麼這頭凶獸,就是完全獸化的加菲爾。
如果是這樣的話,的確能夠解釋為何留下來拖住加菲爾的拉姆的手杖會插在巨虎的身體上。然而,這也同時意味著最壞的情況。
────失去手杖的拉姆,沒能拖住化身巨虎的加菲爾。
「加菲爾,你這混蛋……你把拉姆,怎麼了?」
「────」
「回答我啊,喂!你把拉姆,怎麼樣了啊!加菲爾!!」
聽到昴的質問的凶獸只是繃緊著臉一言不發。
只是,他似乎對昴的聲音感到厭煩而搖動著虎頭,前爪上下搖動似乎在讓昴看清爪尖。在那只爪子的尖端,掛著已經見慣的黑色衣服(女僕裝)的一部分,僅僅看到這個,昴就明白了粉髮少女的結局。
「加────菲────爾────!!」
宣洩怒火一般的咆哮著,昴放開了韁繩從帕特拉修背上跳下。著地失敗的他淒慘地在地上翻滾著,最後四肢著地瞪著前方。
兩者都四肢著地,拉開一定距離對峙著的一人和一獸。戰力差顯而易見,勝算什麼的完全沒有,甚至連對話的餘地也好像沒有了。
「你就這麼地,憎恨著我嗎……」
「────」
「你就這麼地,看不慣我嗎……」
「────」
「你如果真的!那麼想要!殺死我的話!就只朝我來不就行了嗎!!」
「────吼!!」
像是在回應昴憤怒的質問,猛獸抬頭望天發出怒吼。
大氣在悲鳴,樹葉搖動著,好像森林本身在畏懼一樣,恐懼(在所有畏縮的活著的生物中蔓延。然而,昴完全無視了那份恐懼向巨虎露出了獠牙。
「就連喜歡的女性都不放過,你這還算什麼『聖域』之牙啊,不要讓人笑掉大牙啊。」
「────吼!」
下一個瞬間,對昴的怒罵有所反應的巨虎猛地開始突進。
用驚人的勢頭吹飛了昴與凶獸之間的龍車殘骸,在散落的木片和鮮血中,金色的巨獸突進著。
速度極快,質量龐大。如果被直接擊中那就和被大型貨車撞到一樣,恐怕連嚥氣的時間都沒有就瞬間死亡了。
『死亡』逼近眼前。這距離已經來不及避開,昴的大腦用前所未有的速度運轉起來。腦細胞彷彿在燃燒一樣,伴隨著憤怒,情感爆發了出來。
漆黑的某種感情在胸中迴盪,然後順著血液循環流遍全身。好熱,好黑,好暗,好淡,好渾濁,好虛幻,沒有實體,卻包含著恐怖的某種東西────抓住了。
猛地睜開獨眼,昴感覺到自己體內有著抓住了什麼的感覺。
向前看去。這距離能夠感受到對方的吐息,猛獸的獠牙已然逼近。張大了的口腔深處,暗紅色的食道就像通向死亡的入口一樣顯露在眼前,昴的肉體通過超越極限的反應看到了。在看到的瞬間,昴抬起手腕,介入了獠牙與自己的胸口之間,
「────!?」
剎那間,疾風般奔來的巨獸的肉體消失在昴的眼前。
不對,準確來說並非消失。因為過猛的氣勢被擋住而帶來巨大的慣性,以頭部為起點,巨虎的身軀在半空中翻轉了180度。然後保持那樣的姿勢背部砸在地面上,伴隨著既感覺疼痛又無法理解現狀的吼聲,巨大的軀體從地上彈起,又被製造出的衝擊波吹飛了。
「什麼……!?」
轉身回頭,昴看著在地上不斷翻滾的猛獸的姿態,眼中驚疑不定,就在剛才,昴本已經確信自己的生命要被奪走了。
猛獸也顯然感受到了同樣的驚愕,橫倒在地的猛獸臉上的表情訴說著他完全無法理解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搖晃著腦袋緩緩起身,然而因為半規管的損傷而依舊處於意識模糊狀態的他剛站起來就又倒下了。
雙方都因為無法理解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而只是在喘息。然而,昴因為突然感覺到的疲勞感趴在了地上,而另一邊的巨虎帶著焦躁的表情搖了搖頭站了起來。
經過這第一回合,哪邊佔據優勢是顯而易見的。雖然無法理解剛才發生的事情────
「既然會接受我的挑釁……你果然就是加菲爾沒錯啊。」
用顫抖的手撐起上半身,昴咬著嘴角維繫自己的意識說道。在他的正面,巨獸像是在戒備昴一樣慢慢地左右搖動身體。估計是在思考剛才那一瞬間的攻防戰中發生的無法理解的現象。
雖然說做到了,但不知道能不能再來一次的不可思議的感覺。
報了一箭之仇,昴就連對這種想法都沒有絲毫實感。
雖然對方的戒備顯得那麼滑稽,但完全沒有嘲笑對方的資本的昴也和小丑沒什麼區別。
巨獸一步一步地拉近距離,就像在對昴本無法做出的行動半信半疑,突然,他的動作停止了────
「────吼!!」
「啊!」
咆哮。
昴感覺自己就像沐浴在風暴中一樣,畏縮的身體縮得更緊。而像是要把握住因為咆哮而產生僵直的間隙,奔跑的聲音響起了。
踏碎大地,猛獸的肉體飛舞在半空中然後向著昴撲去。
重量,利爪,不論哪個都無法迴避。而這一次,剛才在指尖浮現的感覺並沒有出現。要完了。終焉,正在逼近。然而,
「────!!」
「────吼!?」
從邊上衝過來的帕特拉修用頭對著巨獸的身體發出了一記衝撞。發出著痛呼,身體彎曲成「く」字形的巨虎一瞬間窒息了一下。帕特拉修揮動著尾巴,對著淒慘地倒在地上的巨虎的臉進行了連擊,暫時奪去了他的視野。
然後就這樣轉身,帕特拉修撿起陷入失意的昴想要乘風再度逃走────
「帕特拉────」
昴的呼喚被肉體撕裂的聲音中斷了。
原本被帕特拉修銜著腰際的昴的身體飛出一段距離摔到地上。昴抬起頭,卻看到想要帶著昴離開的帕特拉修的尾巴被巨獸的獠牙緊緊咬住,重量超過四百公斤的身體就像紙做的玩具一樣被胡亂拉扯甩動。
帕特拉修發出痛苦的哀鳴。肉體被撕裂,鮮血在飛濺,她的尾巴被連根咬斷的瞬間,噴薄而出的鮮血將昴的半個身體染上鮮紅。
無力反抗而被甩飛,帕特拉修摔倒在地。目睹著她淒慘的身姿,昴重複著混亂的呼吸瞪著逐漸靠近的巨虎。
獨眼中寄宿著憎恨,昴對著原本能夠稱作友人的對方,
「加……菲爾……」
僅僅只是讓無盡的敵意充斥內心,呼喚著那個名字。
沒有回答。或許是在獸化後就失去了人類的發聲器官,向自己伸出強大前爪的巨虎的喉嚨中沒有敵意,沒有殺意,更沒有任何話語。
只是將他的本能,用行動表現出來了。
────是把脖子折斷,還是直接把頭咬碎。
無論遭受多劇烈的痛苦,經歷多淒慘的結束,昴都會接受『死亡』。
接受所有的痛苦,將之作為食糧,去贏得真正的未來,這就是昴告訴自己的接受死亡的理由。
「在那樣的未來裡,絕不能有你的存在啊……」
看著慢慢逼近眼前的利爪,昴就像在講述遺言一樣訴說著自己的憎恨。
然後,昴閉上了左眼,任由視野被黑暗支配。
因為帕特拉修的獻身,還有無法拯救她的遺憾────
「────?」
儘管昴已經做好了接受死亡的準備,然而本應到來的終結卻並沒有到來。驚疑地皺起眉頭,昴的內心對『死亡』沒有如期到來這件事感到焦躁。於是,他慢慢睜開了左眼,
「啊?」
眼前,越過隨時都能將昴撕裂的利爪,可以看見作為利爪主人的猛獸的表情。而讓昴的喉嚨發出愚蠢聲音的,正是猛獸的表情。本應滿懷殺意瞪視著昴的那張臉,卻緊緊盯著並非自己這邊的方向。
巨獸將視線從昴身上收回,向對昴而言的左邊看去。像是被吸引一樣,昴也將視線投向那邊,然後,昴看到了從那個方向飛來並打在猛獸身上然後落在地面的東西────是石塊。
那是毫不起眼的,有著能夠放在手掌上大小的石塊。順著石塊被投出的拋物線,昴看到了森林的另端站立著的人影。
短短的頭髮,瘦長的臉頰加上瘦弱的四肢。那是並沒有什麼特別引人注目之處的人物,但昴卻認識那個人。
那是阿拉姆村的一個村民,是從屬於村子裡青年團的一個人,也是來到這個『聖域』避難的避難者之一,也是本應在翻倒的龍車內的人物,也是一個額頭鮮血直流身體搖晃著無法站穩的人。
他艱難地彎下著遍體鱗傷的身體,拾起身邊的石塊,用輕微的動作,向著猛獸的身體投擲過去。雖然擊中了,但理所當然沒有威力,就像沒擊中一樣。然而,
「從,昴大人身邊,離開。你這個,怪物……」
伴隨著痛苦的呻吟艱難出聲,即便如此他仍舊堅持表明著自己的意志。
聽到他的話語的瞬間,昴的全身開始顫抖。因為傳到指尖的動搖而說不出話,不知道說什麼才好的昴又看到了。
「────」
從周圍接二連三扔向猛獸軀體的石塊,木板,樹枝,靴子。
眼前所見的,那是本應因為巨獸散發的龐大的壓力而畏縮恐懼的人們的,笨拙而又弱小的,過於虛幻的抵抗。
「啊,不……」
他們到底在,做什麼,被驚呆的昴突然這麼想到。
那種行為究竟有什麼意義。憑借那種行動,就能夠把猛獸怎麼樣了嗎?就能貫穿毛皮,傷害到猛獸的肉體了嗎?根本不可能啊。那是就連擦傷都不可能造成的,徒勞的抵抗啊。
「住手……」
大家一起縮著腦袋從這裡逃走才是最正確,最明智的選擇。
他們本應所有人都坐上還能行動的龍車,立即轉向逃離此處。逃回『聖域』,或是穿過森林都可以。也本應是向著能夠有些許倖存可能性的方向做出行動。然而,現在的他們為什麼────
「大家,到底在幹什麼啊!快點,逃走啊……」
「昴大人!就算你這麼說也沒什麼說服力啊!」
揮舞著雙手,好不容易傳達出自己意思的昴的話語被打斷了。
出聲的是一位年長的男性,拼盡全力揮動著枯枝一樣瘦弱的手臂,扔出的樹枝打著旋擊中了猛獸的鼻子。然後他喘息著,看著昴這邊,
「丟下恩人不管只顧自己逃命,這樣我又有什麼臉面去見自己的子女啊。更何況您,是為了救我們才留在這裡的啊。」
「那,是……」
「如果您在這裡死去的話,我們也會死在這裡。這是離開這裡的最低限度的條件,這也是大家都已經說好的事情啊。」
驚愕地,昴呆住了。
看到昴驚愕的表情,不知為何那位男性浮現出溫和的笑容。這個表情與現在這種場合過於不協調,那是只能讓人認為是忘記了眼前的威脅而露出的過於樂天的溫暖的笑容。
攻擊再次開始。所有人一齊將石礫向著凶獸────加菲爾扔去。那種威力還是依舊弱小,別說讓他畏懼,連給他撓癢都算不上。
慢慢抬起巨大的身軀,加菲爾開始活動。他無視了眼前隨時都能撕裂的昴向著森林那邊────扔出第一塊石頭的那名負傷的青年面前衝過去。
「────」
互相對峙的巨獸和青年。在壓倒性的威壓感之前青年說不出話,但他用拔出腰間短劍這一行動詮釋了自己不放棄的意志,
「就讓你,嘗嘗這個吧────」
用盡全力向著加菲爾的眉間刺出劍刃────下一瞬間,伴隨著尖銳的聲音,劍刃斷為兩截。
黃金色的體毛是如此強韌,普通的刀劍完全無法貫穿。
然後,對於做出了最後的抵抗的青年,巨虎抬起了前爪,
「住手啊────!!」
昴發出了悲鳴。然而在慘狀之前,這不過是空洞至極的聲音。
伴隨著肉體被碾碎的聲音,青年瘦長的身軀在從頭至足的碾擊的威力下被壓成了肉塊。鮮血從加菲爾的指縫間宛若噴泉一般噴湧而出,再次抬起的前爪下只剩下紅黑色肉塊浸泡在鮮血中。
「────」
而這一次,昴發出了撕裂喉嚨般的怒吼。
分金斷玉一般的怒吼著,昴掙扎著從地面起身,猛然衝向猛獸的背後。然而,卻直接被加菲爾輕輕抬起後腳制止了。保持著前衝的姿勢卻被直接踢到,昴的身體就像橡皮球一樣被輕鬆踢飛,背部撞上了一棵大樹────全身受到碾壓,昴聽到了自己的骨骼碎裂的聲音。
「咳,啊啊────!?」
在地面上打著滾,伴隨著劇痛,體內湧上的淤血從嘴裡大口吐出。全身都不聽使喚。右手從肩膀開始就彎向了奇怪的方向。脊椎也因為剛才那一擊變得不成形了。既無力又脆弱,昴依舊什麼都沒有改變。
「────!!」
「啊啊啊啊────!!」
猛獸吠叫著。跳躍著向周圍站立的避難民們揮舞自己的獠牙和利爪。鮮血飛濺,悲鳴不絕,昴知道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又有生命凋零了。
有誰在叫喊著。像是野獸的聲音。野獸一般的,人類的聲音。困惑著的猛獸不斷在人群中穿梭。究竟是誰的聲音。到底在叫喊著什麼,正在處理自己內心重大問題的昴並不能理解。
「────菜月先生!請您活下去啊!」
叫著自己名字的聲音。雖然知道是認識的人的聲音,但想要用聲音推測是誰的腦海中被痛苦充塞著。思考斷斷續續,世界朦朧一片,自己的感情曖昧不明,分不清是夢幻還是現實,憎惡和痛苦將這些思緒全都吹亂了。
這可不是能夠睡去的場合。不站起來是不行的啊。起來,站起來,要死的話你就應該比誰都先去死啊。
「大、家……別、死啊……要死的、只有我……就足夠了啊……!」
從喉嚨中擠出了啼血般的聲音,昴拚命嘗試起身。因為右手已經廢掉了,昴只用左手盡力地移動著。僅剩的左眼的視野被蒙上一層朱紅的薄紗,昴明白那是額頭上流下的鮮血。胡亂地用肩膀擦拭眼瞼上的血跡,像是要咬碎牙齒一般,昴咬緊牙關抬起頭。
「────」
慘狀在眼前不斷蔓延。
每當猛獸揮動手腕,就有人飛走,就有血液飛散,就有生命之火熄滅。
儘管他們抱著勇敢的,決死的覺悟在無法匹敵的巨獸面前進行了反抗。然而黃金色的皮毛上沾染的只有他們的鮮血,他們的死亡毫無意義。
僅僅只是抵抗,然後被如灰塵一樣吹散。沒有,任何意義。
畢竟,能夠讓『死亡』變得有意義的,就只有昴一個人。
「住手,住手,住手住手住手……給我,住手啊……!」
要殺的話,就先把自己殺死就好了。
本來,他的目標就是自己。勇敢而又溫柔的他們完全沒有受傷甚至被奪走生命的理由。
又或者說,就連他們喪命這一結果,都是由昴的愚蠢導致的事態嗎?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就實在是────
「────呃,啊!」
感覺自己被咬住,面朝下趴在地上的昴艱難抬起上半身。
從背後拉著抬起傷痕纍纍的上半身的昴的,是全身流出大量鮮血的帕特拉修。儘管被加菲爾的猛擊打成半死不活的姿態,她依然拼盡全力地爬到了昴的身邊。
目睹那異常淒慘的狀態,昴無法控制自己內心湧上的情感,流著淚道,
「已經,夠了……已經夠了。已經夠了啊,帕特拉修……」
輕聲呢喃著,昴向帕特拉修沾滿血跡的下顎伸出手。然而,聽到昴的低語的帕特拉修搖著腦袋,就像是在堅定地說「還沒有到一切都結束的時候哦」似的。然後,就那樣低下頭鑽進昴的腹部與地面的空隙,將毫無抵抗的昴背在背上。
昴驚訝地叫出聲。與此同時,帕特拉修邁出腳步。那堅定的步伐不禁讓人好奇她究竟是如何留下這般氣力的。
那毫無疑問,正是拚死努力的結果。
「────」
然而,儘管她用上了自己殘餘的生命力,拼盡了全力,她現在的速度與狀態完好時的速度完全無法比較。也因此,根本無法逃過猛獸的獠牙。
猛獸的獠牙刺穿了她的後腿,她發出了痛苦的悲鳴。而昴也再度被投向半空中。
漂浮在半空中,正在昴想著又要像這樣摔在地上時,伸長脖子的帕特拉修用嘴接住了昴。
然後保持著這個姿勢,帕特拉修全力甩動脖子,將昴的身體全力扔向森林的深處。
「────!」
那是帕特拉修能夠做到的,盡可能讓昴遠離致命威脅的行為,昴也是明白這點的。
與此同時昴也明白了,她與拉姆告別後,飛馳通過小路與避難組會和的原因。
────帕特拉修她,在當時就意識到這頭猛獸的存在了。
正因為意識到了,為了盡可能提高昴的生存率,帕特拉修選擇逃到有很多其他獵物存在的避難組這邊。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守護昴。
砸在地面,昴的身體被一次,兩次地彈起。然後,在第三次被彈起而痛苦呻吟時────昴的身體感覺被浮空感支配了。
「────啊。」
在突然傾斜的山間峽谷,昴的身體像是要滾下山去一樣落下。就連痛呼的餘力都沒有,伴隨著砂石和樹枝無數次的切削擊打,重複著短暫的彈起落下,昴的身體不斷翻滾著,
「────」
在滑動的過程中,視野不斷亂晃,昴艱難地固定住視野。
然後,並不希望看到的光景就這樣映入眼簾。
「────帕特拉修!」
被巨虎的上下顎夾住的帕特拉修的身體,被難以想像的咬合力擠壓著,被尖銳鋒利的獠牙撕裂著,就這樣,帕特拉修的身體在四散飛濺的血雨中被咬成兩半。
就連最後的哀鳴都沒有發出,忠義之龍直到最後的犧牲都在為昴拼盡全力。
「────」
喉嚨在燃燒,喉嚨在撕裂,憤怒使大腦沸騰,也使血液燃燒。
彈起著,翻滾著,滑落著,摔倒著,切削著,昴落在了地上。
────又被高高彈起,再度感受到的漂浮感。
因為受到的衝擊,昴的意識漸漸遠去。
即便如此身體依舊沒有停止。而意識已經暫時離開了昴的肉體。
────唯有無法消散的怨念悲鳴不斷在昴的胸中迴響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14852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6 篇留言

KAYIN
謝謝翻譯了

09-07 01:44

Mickcy
卡 翻譯新苦了

09-08 12:16

WTF
翻譯辛苦了 帕特修拉QQ

[e3]

09-09 00:53


謝謝翻譯大大們

09-24 18:07

a558
謝謝大大翻譯 他馬的廢物獅子 根本小屁孩

09-27 01:51

neil841027
這地龍哪裡買QQ

10-12 16:5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8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41 『虎』... 後一篇:第四章43 『然後誰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ricchen1319大家
小屋更新啦 歡迎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5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