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達人專欄] 【妖之聲】2 - 雪中跡

作者:夢想家│2016-09-06 03:07:50│巴幣:28│人氣:302

- - - - - -
 
 故事的開始:【妖之聲】1 - 惡與善

- - - - - -




  凜冬已至,大地穿上了一層白色外衣,一片雪皚皚的世界,或許看起來潔白而美麗,但無數的生命也正飽受著寒冷的摧殘。許許多多的角落,都有著瑟瑟發抖的存在,他們依賴堅忍不拔的意志,默默地與這冷酷的季節抗衡著。


  然而在這個季節中,有時要抵禦的不只是寒冷,因為還有比寒冷更為可怕的東西,它將在這一次的冬天,再次掀起波瀾,再次帶來浩劫。








  「妃,穿上外套再出門!」


  「咱是狐妖,耐冷不耐熱,汝無需擔心~」


  「不然披著也好,欸!妃!等一下啊!」


  頭頂上有一對雪白的尖耳朵,背後有一條毛茸茸的尾巴,有著人類少女的窈窕身形,清秀絕俗的容貌,目前與羽夜一同生活的狐妖-妃。


  沒有理會羽夜的攔阻,迫不急待的便出了屋子,在雪白的大地上,又跑又跳的,臉上掛著美麗的笑靨。


  羽夜見其對方那副開心的模樣,微微一笑的搖了搖頭,自己穿上了厚厚的外套,便趕緊也出了門,隨後跟上。


  此時見到出來的羽夜,妃瞇起了眼睛,笑盈盈的迎了上前,牽起了他的雙手,拉著他在雪地中旋轉起舞。


  望了眼妃身上的輕薄和服,羽夜似乎還是不放心:「真的不會冷嗎?我們一會,可是有一段路要走呢!」


  妃一聽,停下了腳步,兩人停下了動作,然後她張開了雙臂,抱住了羽夜的身子,輕按住了對方驚呼的嘴:「咱冷的話,就像這樣子取暖就好了呀~」


  「啊啊真是的!感冒了我可不管!」雖然嘴上這麼說,但羽夜將自己的圍巾卸了下來,圍到了妃的脖子上,「兩人」相視而笑。




  現在的羽夜似乎已經習慣了妃的調皮,換作是前段時間的他,遇上這種場景,早已滿面通紅,說話也將支支吾吾。


  與妃一起離開了熱鬧的城鎮,來到偏僻的鄉間,已經過了幾週了。在這幾週的期間內,羽夜早就體驗過了各種「豔福」,對於這種小摟小抱,早已能夠泰然自若。


  多了一個「人」陪伴的日子,屋子間多了談話聲,大門前多了雙鞋,餐桌上多了副餐具,內心中多了份牽絆。


  生活增添許多風采。


  現在有「人」會貼心的為自己打掃屋內整潔,現在自己興起作畫時,有「人」在一旁欣賞,現在原本還有空間的床鋪,每一晚都被填滿。


  以往孤獨的生活,現在有了不一樣的體驗。


  羽夜很慶幸,慶幸當時自己有機會阻止悲劇,慶幸自己當時提出的決定,才能讓之後的現在,每一天都變得充實與幸福。讓故事得以延續的羽夜,同時也為自己人生加入了浪漫的插曲,但是很快地-


  一切都將變調。


  

  因為住的地方,位置偏僻,離市集遙遠,往返就要花上將近半天的時間,如此無法常去的關係,就必須另尋食物來源,而兩人今天出門的目的,就是為了前往森林中打獵。


  默默的牽起了妃的小手,將她身子拉近了自己一些,因為兩人準備走入森林之中。眼前的森林十分遼闊,林內也很容易迷路,就怕一不小心走散了。


  平時都十分被動的羽夜,這時竟然主動的牽起了自己的手,妃又驚又喜的搖起了身後的尾巴,然後直接的緊摟住對方胳膊,整個身子貼緊了對方:


  「汝今天難得這麼大膽,咱要怎麼獎勵汝呢?」


  自己只是牽個手,就引發對方如此反應,羽夜不由得面露苦笑,並回應了對方挑逗的言語:「說什麼呢,我是怕跟妳走散了,而且森林內又更加的寒冷了!」


  原來羽夜一切行動的理由,都是出自於對自己的關心,瞭解到了這些,妃投以對方一個甜美的笑容,雙臂也摟的更緊了些。




  天色黯淡了一些,兩「人」已經在森林中走了一陣子,到現在依然一無所獲。要想在冬天的森林中尋找食物,其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因為動物同樣也會怕冷,紛紛藏了起來。


  「注意一下雪地上有沒有動物的腳印。」羽夜專心的看著地面,跟一旁的妃說道。


  妃學著羽夜,也開始尋找地面上有沒有任何腳印:「這麼寒冷的天氣,真的能遇到動物嗎?」


  「運氣好的話,能遇到的!我以前便抓到過幾隻雪兔哦!」說完,羽夜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並揉了揉眼角。


  「汝累了嗎?」


  「有一點......畢竟昨晚屋外有許多聲音,沒有睡好。」


  「什麼聲音?咱一下子就入睡了,完全沒有聽見。」


  「狼的嚎叫聲。」羽夜回想著,瞅了身旁的妃一眼,接著說道:「老實說昨晚沒睡好-」


  「啊......算了,沒事。」羽夜話說到一半,自己打斷了自己。他原本是要說「老實說昨晚沒睡好,跟妳也有一些關係。」


  因為昨晚除了狼嚎聲之外,還有一點讓他難以入睡,那就是「身體被妃緊緊抱著」。


  每次就寢時,明明兩「人」不同房間,但妃總是跑到自己房間來,還會賴著不走,最終就會演變成「身體被妃緊緊抱著」這種情況。


  在那樣的情況下,羽夜會出現一些問題:


  像是身體不敢亂動,怕吵醒對方、不斷聞到妃身上的清香,無法靜下心來。但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身旁睡著一名美麗嬌豔的「少女」,一個青春期的少年,怎麼可能有辦法輕鬆睡著。


  羽夜知道,如果自己把話說完,免不了妃又要胡思亂想,然後又開始調皮一番,所以最終將剩下的話給藏在心中。


  「狼的嚎叫聲......」


  幸好妃沒有追問,只是對於自己提到的狼嚎,似乎有些在意。


  「是啊,一陣一陣的狼嚎-」羽夜停頓了半倘,又再度開始回想昨晚聽見的聲音。「應該是狼嚎沒錯,雖然聲音聽起來比較尖銳刺耳些。」


  「尖銳刺耳的狼嚎?聽起來真是古怪。」


  「是嗎?聲音的確是有些不尋常,但是除了狼嚎之外,我想不到別的可能了。」


  「其他的可能......」


  妃小聲地說完,接著便自顧自的沉思了起來,羽夜見狀,決定不打擾她,兩人便安靜地繼續前進著。羽夜靜靜的走著,一次又一次的在腦海中回想著-當時夜晚那古怪的聲音。
  

  

  天空出現了一點橙紅色,時間已經不早,四周的氣溫變得低了許多,仍然一無所獲,但是越來越感寒冷,羽夜停下了腳步。


  自己穿的那麼厚的大衣,身體都開始微微發抖。羽夜不由自主的偷瞥了妃一眼,只見一身單薄衣著的她,此時似乎也終敵不過寒冷,眉頭微微皺著,臉色有些蒼白。


  「妃,很冷嗎?」


  「不......不會。」


  「真的很冷的話,我們今天就先回去,沒關係的,時間也不早了。」


  「就,就說了!咱不會-」


  一陣冷風突然襲來,妃再也無法承受,身體明顯的發抖了起來,說到一半的話也應聲而止。羽夜見狀,趕緊張開雙臂抱住了妃,試圖想為其減輕寒冷。


  「別逞強啊!妳如果感冒的話,我會擔心的!」羽夜一邊說著,一邊將外套的拉鍊拉開,敞開了外套,然後包覆住妃的身子。「身體健康是最重要的,這種時候不需要逞強,很冷吧?」


  知道自己不能再倔強下去,妃有些愧疚的低下了頭,因為一開始就是自己任性,不乖乖帶上外套就出門,才會造成現在這種局面。耳朵垂了下來,低聲說道:


  「嗯......很冷......對不起......」


  「沒事,我不會責備妳的,妳也不用自責。」羽夜脫下了外套,並準備為妃穿上。


  「不,不行!汝自己也會受寒!」


  沒有理會妃的阻止,還是將外套硬是為她穿上,然後拉開了身上的毛衣領口:「看,我裡面還有一件衣服,我們兩個現在是一樣的。」


  妃很知道人類能忍受的寒冷,跟自己比起來,差距太大了,所以根本是不一樣的,就算都是穿著兩件衣服,羽夜無疑是更冷的。清楚這點的妃,意欲脫下外套時,雙手卻被牢牢抓住了。


  「汝-」


  「對我來說,比起自己,妳更重要啊!」


  雖然羽夜這句話沒有特別意思,就只是自己常常以他人為重,久而久之的慣性想法而已,但聽在妃的耳裡,就變成了一個極具曖昧的告白。


  「說什......說什麼呢?」雙手停止了掙扎,神情變得有些忸怩,妃的面頰出現了些微紅暈,一雙大眼眨呀眨的望著羽夜。


  羽夜還沒發現有什麼不對。「我說,妳比較重要啊!」對於妃的疑問,感到莫名,所以又重覆了一次。「怎麼了-」


  話說到一半,一張薄軟的、柔潤的唇已貼上了他的面頰,在這冰冷的氣溫下,臉上感受到了一股溫熱。突如其來的輕輕一吻,害羞的一方,已變成了羽夜。


  羽夜羞紅了臉,半倘間說不出話,只是呆愣愣的站著,對於剛剛一瞬間發生的事,還處於驚訝之中。


  過去的幾週內,雖然的確經歷過不少「豔福」,但頂多也只是摟摟抱抱,或是言語上的調戲而已。如此直接又過份親密的舉動,還是第一次發生,羽夜一時之間無法反應過來。


  「汝怎麼這種反應,明明剛剛還大膽的跟咱告白了。」


  「告......告白?」


  「就......就是說咱更重要什麼的......」


  「啊!」羽夜終於搞懂了一切,但是回想起剛剛的那一吻,那唇的觸感與溫度,仍然深刻的難以忘卻,深刻的害羞依舊。


  「時候不早了!」羽夜果斷的轉移了話題,然後自顧自地轉過了身,一心想著該回家了,便往回家的方向走。


  剛走了幾步,發現有什麼不對勁,羽夜連忙回過了頭,發現妃還待在原地,不發一語的望著回頭的自己。


  羽夜回到了妃的身邊,正準備問道怎麼了」-


  「汝會拋下咱嗎......」


  聽見了這受了傷的語調,羽夜一下子意識到了自己剛剛有多自私,有多不小心


  自顧自地說了讓人會錯意的話,自顧自地轉移了話題,最後還自顧自地轉身就走。


  心中湧上了無數的後悔,看著面前泫然欲泣的妃,羽夜歉疚的將她抱入懷中,緊緊的抱入懷中,然後輕聲說道:


  「對不起。」


  「不會拋下咱吧......」


  「不會。」


  「不會不要咱吧......」


  「絕對不會。」


  「汝知道嗎......」淚眼盈盈的妃將羽夜的身子輕輕推離,語調顫抖的接著說道:「如果連汝也拋下了咱......」


  「咱就沒有活著的意義了啊......」


  妃這句話說得看似誇張,卻是事實。原本自己已經決定結束的生命,是因為羽夜才選擇了繼續活著,如果羽夜不要了她,如果羽夜拋下了她,這世界上就找不到活著的意義了。


  被父母拋下了,被世界拋下了,已經找不到任何依靠了,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個能讓自己活下去的理由」,卻在那麼一瞬間,嘗到了被拋下的感覺,再次嘗到了那絕望的感覺,妃害怕恐懼了起來,無助地流下了淚水。

  
  剛剛看著羽夜沒有一絲猶豫就轉身離開的背影,妃的心彷彿被狠狠的劃了一刀,無法言語的痛,原來自己如此輕易就會被遺忘,原來自己如此的渺小,就像是風一吹,就會消失不見的沙粒-


  是不是自己在羽夜的心中,只是個可有可無的存在?


  「對不起。」羽夜再次將妃抱入懷中。「以後不會再落下妳了,絕對不會。」


  「答應咱,未來不管發生了什麼,都不會將咱拋下。」


  「我答應妳。」


  「咱在汝心中,是什麼樣的存在?」


  「非常重要。」羽夜神情真摯的說道。「如果失去了妳,會非常難過;如果惹哭了妳,會非常自責;如果沒有妳,我的人生便失去了色彩,失去了不可或缺的陪伴。


  妃聽完了羽夜認真的回答,舉起了原本垂下的雙手,也緊緊的抱住了羽夜,寒冷的森林中,兩人就這樣靜靜的相擁著。過了良久,妃才鬆開了雙手,從懷抱中脫離。


  羽夜注意到了妃的耳朵仍然垂著,代表著她還有些難過,又見其沉默不語,不知道對方有沒有原諒自己:


  「妃,可以原諒我嗎?」


  妃微微的抬起了頭,注視著羽夜半倘,終於開口:「答應咱兩個要求,就原諒汝。」


  羽夜一聽,趕緊說道:「好!我都答應妳!」


  一聽見對方會原諒自己,羽夜想都沒想便回答了,然後當妃的第一個要求便傳入耳裡,整個人便僵硬了。


  「吻咱。」


  簡潔的兩個字傳入了耳中,羽夜結巴了起來:「吻......吻妳?要......要吻......要吻哪裡?」


  「看汝的誠意。」


  「欸......欸?」見對方把問題丟還給自己,羽夜感到十分不妙,因為自己的選擇,將必須非常慎重,對方如此回答,代表絕不可能像是輕吻手背」之類的就能了事,羽夜陷入了思考。


  莫名的,目光最先落在了妃那粉紅薄嫩的櫻唇之上,心中暗叫了一聲,連忙移開視線
,目光向上逃竄,卻見對方漂亮的雙眸正直盯著自己,又馬上挪開了視線,目光四處游移亂竄後,最終來到了面頰。


  「啊!就是這了!」羽夜心想。「剛剛她也吻了同樣的地方。」


  於是羽夜彎下了身,輕輕地、小心地在妃柔嫩的面頰上,印上了短暫的一吻。


  親吻過後,只見妃的神情似乎不甚滿意,但聽她開口說道:


  「勉強接受了。」


  「勉......勉強?」


  「汝吻的那麼短暫,明顯沒有投入感情。」


  「......」


  羽夜臉上露出苦笑,剛剛那一吻,自己可是努力鼓起了勇氣,對自己來說,完全認為對方一定會滿意的。雖然對方的反應不如預期,但羽夜也覺得自己盡力了,所以把喪氣先放一旁:


  「那,那第二個要求是?」


  這時妃的臉上重新出現了笑容,但那是個調皮的微笑,羽夜看見的當下,便有一股不祥的預感,然後她緩緩開口:


  「今晚就寢時,汝要抱著咱,天亮前不可以鬆手。」


  「什,什麼?」


  「汝不答應嗎?」


  「不是,我要抱著妳,不就代表妳又要來我房間睡了?」


  「哦~原來汝想到咱房間吶......咱是無所謂拉。」妃故意的曲解了羽夜的話語。


  「不不不!妳來我房間吧!妳來我房間就好了!」


  羽夜不小心掉入了對方的陷阱,還渾然不知,只見妃嫣然一笑,踮起了腳,將嘴湊到了羽夜的耳邊,嬌媚的口吻說道:


  「好的<3」


  當羽夜驚覺自己剛剛說了些什麼,已經來不及了,只能垂下了頭,一副被打敗了的模樣,一會兒,當他抬起頭來,見到了妃臉上已經恢復了往常的笑容,不由得跟著笑了。


  這次羽夜牽起了妃的手,等待對方來到了自己身旁,才開始移動腳步,朝著回家的方向,緩緩前進。


  兩人初時手牽著手,並肩而行,但當走了一陣子後,便演變成「妃緊摟著羽夜胳膊」的情況了,然後這時的妃開了口:


  「完全沒有收穫就回去了,沒關係嗎?」


  「沒關係的,家裡還剩一些食物,今天其實也只是想提早補充一些而已。」


  「下次用餐,由咱來準備吧。


  「咦?妳會下廚?」


  「汝何等無禮!咱只是因為汝的料理,還算可以下嚥,就省得展露廚藝了。」


  「什麼叫『還算可以下嚥』啊!真是傷人!平時明明見妳吃得津津有味的!


  「但咱可沒說過『好吃』吧?」


  「是......是沒有。」


  「咱下次就稍微露個一手,讓汝見識見識什麼叫做好吃。


  「我會好好期待的。」


  「嗯?」什麼東西引起了妃的注意,妃停下了腳步,羽夜也跟著停下,正準備開口詢問-


  「夜!看!」妃直接的叫了羽夜的暱稱,然後手直直指著前方不遠的地面,羽夜隨著指尖的方向望去,只見一片雪白的地面上,有著動物腳印,一步一步的,向前無限延伸著。


  「這腳印看起來......不是什麼小型動物啊!」


  「是沒有錯,但-」妃走了上前,仔細的觀察著腳印一下子後:「汝認真的看一下,這腳印有透露著一些訊息。」


  「訊息?」


  「嗯,這腳印的間距很小,而且看起來十分沉重。」


  「那又怎麼了?」


  「汝覺得會有動物在這種寒冷的情況下,悠哉地慢步而行嗎?」妃拉了羽夜,開始跟著腳印所延續的路線移動,同時繼續說道:「在雪地中像草原的獅子般,匍匐前進狩獵?這種景象,怎麼想也不可能會發生吶。」


  「欸,等等-」被拉著走的羽夜發出了聲音,但妃並沒有理會,彷彿眼下的每一秒都不可以浪費,加快了腳步,繼續沿著腳印前進。


  羽夜見妃神情如此認真,便不再出聲,順從的緊跟在對方後方。


  走了一段路,見妃似乎開始尋找著什麼,羽夜好奇的開口問道:「在找什麼嗎?」


  「嗯,肯定會有......」妃一邊說,一邊開始將腳印附近的雪都撥開查看。


  正百思不解的羽夜,也有樣學樣的開始撥開著雪,然後-


  「啊!」羽夜驚聲叫道,然後指著自己撥開的雪地,朝著妃叫道:「這裡有紅......紅色的雪!」


  妃趕到了羽夜的身旁,蹲下了身,鼻子靠近了地面上鮮紅的雪,稍微的嗅了嗅後,發出了興喜的聲音:


  「對!找到了!」


  「那是......什麼?」


  「血。」


  羽夜一下子反應了過來,「啊」的一聲感嘆後,完全理解了,從剛剛到現在,妃一切行動的原因:「這隻動物受傷了!」


  「汝終於知道了。」妃輕輕一笑,並趕緊再度拉起羽夜的手,兩人在雪地中,開始了奔跑,沿著腳印奔跑。


  「不過這隻動物也真是聰明。」


  「嗯?遲鈍的汝連這點也發現了嗎?」


  「什,什麼!」對於妃給予自己的評價,羽夜發出了抗議,然後他抬起頭來仰望天空,再次確認了自己的猜想,而後開口:


  「這隻動物知道『將自己滴下的鮮血給掩埋』。」


  「嗯,十分不可思議呢。」


  因為現在天空並沒有在落雪,也沒有什麼強風,雪並不會自己覆蓋血跡,將一切做了總結,可以得到以下訊息:


  這隻動物身上覆有不輕的傷,所以移動緩慢。而令人驚訝的是,這隻動物十分聰明,牠將自己鮮血的滴落處,都用雪給掩埋了起來。


  羽夜在腦中整理了訊息,然後莫名的出現了疑問:

 
  「妃,為什麼先前一些的路,妳沒有撥雪查看,是因為沒有血跡嗎?」


  「汝的腦袋果然還是不夠靈光。」


  「欸?」


  「整條路上,包括前面的路,都有血跡的吶。」


  「那,那為什麼?」


  「因為前面的路,血液早已深雪地,要檢查的話,必須撥開現在數倍份量的雪,很費工夫的。」


  「啊!這樣也就代表-」


  「嗯,剛剛我們見到的血還很新鮮,是剛滴落不久的。」


  「看來我們離牠很接近了呢!」


  「是吶,但是......」妃的心中正思索著什麼,思索著一個大膽的可能性,關於這隻動物,而就在這時-


  「等一下!」妃拉住了羽夜,自己也停下了奔跑,她的雙眼望著前方的雪地。


  「狼,狼?」羽夜隨著妃的目光望去,然後發出驚呼。


  兩人前方幾尺的雪地上,倒著一頭全身雪白的動物,由於毛髮顏色跟雪地太過相近,方才從遠處過來,便都沒有發現,直到距離一近,走在前頭的妃,就先行發現了。


  走近了些,觀察著這頭「古怪」的動物。「這真的是狼嗎?」羽夜不禁如此說道。


  兩人眼前倒地不起的動物,雖然看起來的確跟狼相似,但又有些微的不同,若要說的話,那是一股給人的感覺。


  一般的狼看起來便帶著一種野性,十分濃厚的野性,但是眼前這匹白狼,全身上下沒有散發出半點野性,反而帶有一種高貴的氣息,一種脫俗的氣息,就像妃給人的感覺一般,但又有些不同。


  因為妃不是人類,卻看起來像人類一般,才會有那種脫俗的氣息,所以若將「妃給人的感覺」套用在這匹狼身上,那會得到一個結論-牠不是狼。


  羽夜看著倒地的動物,想了想後,才再度開口:「牠不是狼吧?」直接的說出了心裡的想法。


  兩人目不轉睛的觀察著倒地的動物,然後「牠」有了動靜。


  牠似乎十分虛弱,微微的睜開了眼,銳利的目光掃視了前來的兩人,然後才又緩緩闔上。沒有逃跑的意思,又或許沒有力氣逃跑,只是繼續靜靜地躺著。


  這時,妃來到了倒地的動物身旁,用鼻子在其身上嗅了嗅,羽夜見狀,不由得出聲說道:「妳在對受傷的人家做什麼呢!」


  妃站起了身,神情堅定。「牠是頭狼。」倒地的動物這時再度睜開了雙眼,與妃四目相交。兩者透過眼神,不知道交流了些什麼,然後妃接著說道:「至少現在是沒錯。」


  羽夜聽得一頭霧水,並且現在的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最一開始兩人是抱持著「有食物」的想法,沿路跟尋著腳印尋找該動物,哪知道找到的該動物,卻是一隻如此奇妙而獨特的狼。


  「給汝決定吧,救她不救,咱都跟隨汝的選擇。」


  「嗯......」


  「還是汝想把她當作食物看待?」


  妃說這句話的同時,那隻雪白的狼,向她微微地睇了一眼,妃則裝作沒有看見。


  「怎......怎麼可能!」


  「那便趕快帶上她回家吧。」妃一邊說著,一邊將倒地的狼給抱起。「除了我們,還有別人在追尋她,只是我們非常恰巧而已,就怕他們不小心追趕了上來。」


  「不,不重嗎?」羽夜見身材纖細的妃,竟然能將這頭狼一把抱起,不由得感到吃驚。


  「勉勉強強吧!是該減肥了!」妃莫名的用著玩笑的口吻說道,雪白的狼也再度睇了她一眼。


  「還是我來抱吧。」羽夜關心的說道,卻見妃的臉色猛然一變。


  「不.可.以!」


  「好好!妳抱就好了,我不抱,我不抱。」


  不知道妃為何突然生氣,羽夜有些錯愕,而雪白的狼此時正望向妃,這一次的眼神,就像是在笑一般,眼睛彎彎的瞇起。


  遵照了羽夜的決定,兩人便帶著這頭「古怪」的狼,慢慢地往回家的方向前進,一路上,妃說什麼也不肯將狼換給羽夜來抱,儘管自己雙臂已經有些不堪負荷的出現顫抖。


  羽夜想了想,自己得到了結論:「妳好像很喜歡牠。」

  
  「咱.才.沒.有!」妃馬上的駁斥了羽夜的見解。

  
  

  終於回到了家,妃疲累的在客廳的沙發上睡著了,羽夜則簡單的為白狼進行了治療。當治療結束後,見到在沙發熟睡的妃,正捲縮著身子的模樣,便拿了棉被來為她蓋上,然後靜靜的坐在一旁,望著其美麗的睡顏。


  原本打算坐著歇息一下,就回自己房間,但濃厚的睏意已經席捲全身,下一秒便已睡倒在妃的身旁。


  熟睡中的羽夜,身體感到寒冷,便本能的鑽到了蓋在妃身上的棉被中,並且抱住了此時身體溫暖的妃。不知不覺的狀況下,羽夜確實的遵守了妃的第二個要求,兩人沉沉的睡著。


  這一天的夜晚,屋外並沒有出現狼嚎。



  



封面圖源:http://www.qqzhi.com/touxiang/421502/ 
- - - - - -


  首先必須說聲抱歉,這篇的前頭閃瞎了各位,然後有些事想說:


  因為這篇故事的第一季劇情,已經全部想好了,整個架構都已完善,所以最終決定入坑。

  暑假結束前,希望這篇可以打到中後段的劇情。


  近期會專心投入於這篇,現實遊戲暫時停更,不好意思。


  歡迎留言,讓我知道你們的感想,這對我來說,其實十分重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1392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6 篇留言

齊格菲奇恩・高雄尼克
夢想家寫的很好,辛苦了。

09-06 07:16

夢想家
謝謝![e34]09-06 12:54
五夜的午日
創作加油!

09-06 12:38

夢想家
好的~[e24]09-06 12:54
貓眷捲心餅
閃光滿滿的同居物語呢

09-06 19:02

夢想家
其實目前都只是妃單方面的製造閃光。[e5]09-06 19:53
Cof夜佐
讓我想到狼辛的女主,都會用汝來叫別人,讓人渾身發熱的文章[e38]

09-06 19:04

夢想家
因為非人類的角色,加入這種設定,角色會比較有特色的感覺。
如果用一般的「你、我」來帶入這篇,相信觀感又會有所不同。[e24]09-06 19:51
夢想家
狼辛很好看呢,小說有看完,但很可惜動漫似乎沒機會再出。09-06 19:52
不良喵
求豔福圖XD
愛心的前面是不是出現錯誤的程式碼?
我喜歡足跡那邊透漏的訊息,很有意思呢 喝

09-06 23:29

夢想家
交給你盡情腦補吧!
好怪,突然出現程式碼,原本沒有的。
足跡那邊自己寫起來也很好玩。09-06 23:34
橘みかん
現在有「人」會貼心的為自己打擾屋內整潔
              掃

絕對是頭母狼[e35]

09-10 23:28

夢想家
謝謝提醒~
還不是普通的「母狼」。[e5]09-10 23:5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sak889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妖之聲】... 後一篇:[達人專欄] 【妖之聲】...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i308431大家
歡迎來我的小屋看看動畫推薦或美食推薦的文章yo~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