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3 GP

第四章41 『虎』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9-06 00:56:05│贊助:49│人氣:8376


擺出毫無防備的姿勢,加菲爾就那麼雙手自然下垂地站著。
看到站在必經之路上的加菲爾,昴向周圍投去了戒備的目光。內心思考著他的同伴埋伏在周邊的可能性。
雖然說昴在心裡基本確定,既然眼前已經看到了加菲爾那麼再怎麼戒備都沒有用。────既然他本人來了,那想必一定是一個人來的。
就和思考的一樣,在昴的感知範圍內並沒有發現在加菲爾周圍有同伴存在的氣息。確認只是自己杞人憂天的昴歎了一口氣,撫摸著尚未解除戒備姿勢的帕特拉修的脖子,
「還想著你完全沒有前兆地出現要幹什麼,能請不要一出現就開始勾搭別人的夥伴嗎。」
「本大爺就是這種不會說謊也不會說漂亮話的性格啊。想到什麼就會直接說出來。而正因為這點也經常被太婆或是拉姆教訓啊。」
對於昴調侃如是回答,加菲爾漸漸收起了笑容看向這裡。用獨眼正面接受他的目光的昴豎起手指,
「你現在出現在這裡顯得很不自然啊,能請你說明一下嗎?」
「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啊。本大爺身為『聖域之牙』,怎麼會讓你們從『聖域之眼』下逃走啊。只是這樣的事情而已。嘛,對你這傢伙來說有點像安慰獎一樣的感覺吧。」
輕揮著手的加菲爾說出的這番話讓昴皺起了眉頭。
如果他剛才說的『眼』是像昴所想的那樣是『草』之類的暗語的話,那麼就能符合監視者的含義了。然而,
「在『聖域』裡有那種東西什麼的,根本沒聽拉姆提到過啊……」
「你以為『聖域』外面的傢伙能夠瞭解『聖域』的全部情報嗎?就連羅茲瓦爾那傢伙都有很多不知道的事情啊。這只不過是不知道的內容之一不是嗎……你這傢伙有什麼想法本大爺才懶得在意。」
對著含糊不明地表達自己的失望的昴,加菲爾的話語毫不留情。被他說的啞口無言的昴只能哼了一聲,之後將視線投向了身後的龍車隊列。
「……在那裡的人們,就是所有的避難民嗎?」
「啊,啊啊。是吶。喂,加菲爾。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能請你在此放我們一馬嗎?這對你來說也並非什麼壞事不是嗎?」
「哈啊?」
被險惡的眼神瞪著的昴,指著身後出手示意,
「現在,讓作為人質的避難民們從『聖域』離開,也是為了迴避在『聖域』裡引起更多的爭端這種可能性啊。我聽說已經發生過一些小摩擦了,在小摩擦變成大爭端之前先做出預防措施難道不好嗎?」
「────」
「你也和琉茲婆婆一樣,是站在希望解放『聖域』的立場上的不是嗎?讓爭端的火種留在這裡對你來說也不是什麼好事。相反,對我們的逃跑視而不見反而會有好處啊。」
昴的聲音很平淡,但還是在全力嘗試著說服加菲爾。況且,昴所說的內容也並非臨時起意。實際上,從加菲爾的立場來看的確是容忍避難民離開帶來的好處會更多。
雖然要把暗地裡偷偷進行的部分排除────
「並不是讓你真心放過我們,只是看在現在這種情況的份上……」
「喂,總覺得這傢伙,好像有什麼誤會啊。」
「誤會?」
「雖然本大爺也發自內心地感覺你這傢伙很礙眼啊。但就像你這傢伙說的一樣,本大爺並沒有妨礙避難民離開的理由。所以你的這些借口和說辭對本大爺來說全都沒必要啊」
打斷還想說什麼的昴,加菲爾像是看穿昴的小伎倆一樣哼了一聲。聽到他的回答的昴沉默下來。雖然對於他的出現抱有不好的預感的昴推進著話題,而且就結果而言他的發言是正確的。然而,
「既然這樣的話,你到底是為什麼要來這裡……」
「只是來送行而已啊。雖然你們要離開是你們的事,但在沒有『聖域』的人見證的情況下擅自離開就和逃跑沒什麼區別啊。有本大爺在這裡看著的話,其他傢伙也就不會說什麼了啊。」
「……你,意外地考慮了很多事情吶。」
雖然對加菲爾能用合情合理的理由說服昴本人的那種思考和智力有些驚訝,但昴還是接受了他說的話語。而他對於昴有些無禮的發言也只是雙手抱胸點了點頭,
「這不是當然的嗎。像本大爺這樣不僅強大還會考慮很多事情……本大爺,超強的。」
「啊,聽到這個回答有點放心了吶。順便說一句,不要太在意我的右眼啊。」
「啊?啊,是這樣啊。因為拿掉了眼罩所以發現了嗎,還真是有做多餘事情的傢伙吶。是吧,喂。」
昴對著像是在自誇中的加菲爾指著自己右眼。而他則一邊說著昴失去的眼睛的事情,一邊將話題引向將昴救出來的奧托。坐在背後龍車駕駛座上的奧托縮了縮脖子,為了避開銳利的視線稍微動了動自己的身體。
看到奧托弱氣表現的加菲爾活動著發出聲音的頸椎,「話說回來啊」他繼續道,
「明明失去了一隻眼睛,你還真是沉得住氣啊。說實話,本大爺都做好接受你的怒罵和報復的覺悟了哦?」
「怨恨的話說到明天早上都說不完但是沒那麼多的時間,就算想報復回去估計也只會讓左眼也廢掉。我才不想要這種結果吶。」
「這話什麼意思啊────有些不爽啊,喂。」
加菲爾有些不滿地聽完昴的回答。然而,昴認為並沒有繼續這個話題的必要,只是用手摸著自己的右眼,
「你會就這麼呆呆看著,讓大家回到村裡去嗎?」
「一聲不吭地就離開的確有些失禮,但既然有本大爺在這點失禮也就不存在了。隨你們高興。」
「那麼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但是,」
就在龍車隊列即將出發的時刻,有聲音插了進來。加菲爾略微壓低上身。然後斜向下地用銳利的視線注視著帕特拉修或者說是昴,
「你這傢伙不能走,給本大爺留下來。人質們可以離開。有些麻煩的小哥也可以離開。拉姆的話……算了,要離開就離開吧。但是,唯獨你這傢伙不行。」
「……為什麼呢?」
「雖然也和愛蜜莉雅大人對『試練』的幹勁有關,但最重要的還是你這傢伙的存在本身啊。像你這種瀰漫著魔女氣味的傢伙,本大爺怎麼可能讓你離開啊。」
「又是那個氣味啊……」
用手指彈了一下鼻子,金髮的青年威脅著昴。雖然昴對已經聽慣了的他的刁難有些退縮,但還是對那條件點頭同意
「條件就是我留在『聖域』。沒異議吧?」
「能這麼好說話就方便了啊。就算把話題扯遠,本大爺也懶得去理解和記住啊。」
「你還真是想到什麼說什麼啊……我明白了。我去向後面的大家傳達這件事,稍微等一下。」
談到主題的交涉很輕易地就結束了。雖然說是交涉但其中並沒有什麼內容。只是昴直接接受了他的話語,然後回過頭對著主要的同伴────龍車御者們和奧托,然後還有拉姆傳達結果而已。
「就是這樣,只要我留在這裡你們就能安全通過這裡回去了。在這裡爭執也沒什麼好處,我覺得就直接接受這個提案……」
「能直接通過的確是不錯的條件,雖然想這麼說,但後面的各位會接受這種條件嗎?本來就是,如果沒有菜月先生的話就堅決拒絕離開的村民們啊。」
「啊────,的確,要說服大家好像要費很大的功夫啊……不過,既然都已經移動到這裡準備啟程了,大家也應該開始期待就這樣回到村裡了吧。我不認為只是我個人中途離隊這種程度的意外,會勝過大家對回家的期待吶。」
對於奧托的懷疑,昴用手摸著下巴考慮著。
實際上,避難民們也應該非常急切地想要回到村裡。雖然很高興他們能把那種感情和昴的安危放在天秤上比較,但事情至此已難以平衡,他們應該也會選擇更加重要的回家吧。
「菜月先生……」
「嘛,考慮到這些事情,說服村民們想必也不是什麼過分困難的事情。但這些話不由我親自去說明就可能有些糟糕啊。我去去就回,大家也請做好龍車能夠隨時出發的準備……」
「真讓人不爽吶。」
正在有條不紊地做出指示的昴的話語被打斷了。
伴隨著像在考慮什麼的奧托的視線,昴帶著有些為難的心情看向拉姆,「那個」他撓著頭說道,
「雖然加菲爾也說過一樣的話,但還是不要經常說這些容易讓人失去幹勁的話比較好吶……」
「巴魯斯,你自己難道沒有意識到嗎?剛才,你自己說了什麼樣的話。」
「說了什麼樣的話?」
聽到拉姆的指責,昴歪著頭,就算思考也想不到任何值得在意之處。疑惑於她究竟指的是什麼的昴有些困擾地皺起眉頭。
看到這樣的昴,拉姆失望地歎了口氣,
「不明白的話,就算了。就像羅茲瓦爾大人說過的一樣吶。在這種場合,拉姆不論做什麼都是徒勞吶。」
「等一下,從剛才開始你到底在說什麼啊。果然你也是知道什麼的吧。因為知道,所以現在才會……」
「那是對現在的巴魯斯而言毫無意義的事情。只會浪費時間吶。」
「你……」
昴有些糾結地看著擺出一副知道什麼的表情「仰視」著自己的拉姆。對著有些劍拔弩張氛圍的兩人,奧托說著「停停停!」制止了兩人的談話,
「兩位還是不要爭吵了。正如拉姆小姐所言,這是在浪費時間啊。浪費時間,也就是浪費賺錢的機會。這裡暫且看在咱的面子上消消氣。就到這裡吧,就這樣吧。」
「切。算了,總之我去說明情況。」
「切。拉姆也沒有什麼話想說了。」
「能請不要兩人一起朝我咂嘴抱怨嗎!?」
雖然奧托還是一如既往地不滿於兩面夾擊而垂頭喪氣,但因為這就是他的職責所以也無可奈何。因為奧托的努力一行人總算沒有決裂,昴經過每一輛龍車,並向村民們說明了之前與加菲爾談妥的條件。
阿拉姆村民們對於昴留下來這個條件都露出了苦澀的表情,但因為昴自己都接受了這一條件,而且避難生活實在太久有些歸心似箭,因此他們也不得不表示理解。
在內心感謝著對自己的留下而抱有歉疚的村民們,昴將所有村民說服完畢。回到隊伍前列告訴奧托他們說明結束後,昴就騎著帕特拉修走向加菲爾,
「我這邊要說的話都已經說完了。就按照你的條件來好了。是讓所有人都離開哦。」
「除了你這傢伙,吶。快點給本大爺離開吧。這頭地龍怎麼辦,要留下來嗎?」
「徒步走回去對我的體力來說太嚴酷了啊。雖然要委屈帕特拉修多過一段被拘束的生活了。」
昴把手放在不得不跟著自己的夥伴的背上,微微顫動身體的帕特拉修就像在說「不用在意那麼多嘛,真是的」一樣背過頭去。
將夥伴的動作如此解釋的昴和加菲爾並列站著,目送著一輛輛通過小路離開『聖域』的龍車。透過龍車的車窗,昴對著像是想說些什麼的村民們苦笑著揮手告別。
「奧托,回到村子以後記得去宅邸露一下臉。如果可能的話做完這件事以後就盡快趕回來。」
「……?雖然是完全搞不清楚理由的指示,為什麼呢?雖然感覺向法蘭黛莉卡小姐報告這邊發生的各種事情也是必須做的事情。」
「什麼都沒有,啊。回到村子的時候,大概是明天早上了吧……就算再考慮其他情況,最遲下午也要去宅邸露面啊。」
對於昴的指示,奧托露出了不理解的表情。無法明確解釋他的這份疑惑,昴只是用下巴示意他該走了。
今晚就是作為命運分歧點的第五天夜裡────也就是艾爾莎對宅邸發動襲擊的最終時限。如果按照第一次的情況,現在艾爾莎無疑已經開始襲擊宅邸了。
就算艾爾莎再怎麼殺戮無度,進入村子虐殺村民────這種事情應該也不可能去做。只要不進入宅邸,奧托應該也不會受到危險的波及。
當然,這種做法無疑是放棄去拯救還在宅邸裡的法蘭黛莉卡,佩特拉,碧翠絲和雷姆。
「……這次的輪迴,就全身心地去見證『聖域』究竟會發生什麼事情吧。已經,是這麼決定好了的事情啊。渴求太多的話就什麼也得不到,我不是應該明白,自己是為了什麼而視而不見的嗎?」
在自己的內心浮現的,是對最壞的情況視而不見而感到的罪惡感。強行用使命感和義務感將那份罪惡感藏在心底,昴不斷告誡著自己要保持一顆殘酷的心。
要像鋼鐵一樣。心要像鋼鐵那樣堅硬。為了抓住最美好的未來,能想到的手段就全部用上。允許途中出現的犧牲,接受那些犧牲,無論自己的內心會受到多大的損耗。
「只要最後能夠露出笑容,那就是我的……是我們的勝利啊。」
所以面對犧牲,只要壓制住自己動搖的內心就可以了。
為了終有一日奪回所有的珍視之物,昴會毫不猶豫地進行準備。值得感到可惜的東西什麼的,現在應該什麼都沒有啊。
「────」
看著所有的龍車經過自己面前消失在森林深處,昴歎了口氣。
像這樣,就製造出『聖域』裡只有原本的居民和與羅茲瓦爾宅邸有關的人這種情況了。剩下的就是靜靜地等待明天早晨的到來,然後見證在『聖域』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要做到這一點,這次輪迴的目的就達成了,昴就是這麼想的。
「一直呆站在這裡也只會被蟲子咬得面目全非罷了,是時候回去了哦。因為有你的監視我的心情也好不到哪裡去啊。」
「不要對本大爺指手畫腳啊。……說起來,關於愛蜜莉雅大人今晚的『試練』,你這傢伙什麼都沒有問啊。」
「你在這裡不就已經是最好的回答了嗎,我就是這麼想的啊。而且像是這回的情況依舊很嚴峻,說我沒有這樣的想法那肯定是在說謊啊。」
至少,只是因為擔心和人質同等的昴的安危而勉強自己拿出的動力是不行的。愛蜜莉雅要想跨越『試練』就需要更加根本的部分產生變化。甚至有可能在『聖域』面臨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的情況下,什麼都做不到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也是為了將那個見證到底,啊。能否等得到愛蜜莉雅突破『試練』的時候,那也得先確認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再去考慮才行。」
為了下一次不犯同樣的錯誤,這就是昴認為的在這個第三次的世界裡自身殘留的價值。
最多四回,那是昴在同一個輪迴中死亡過的最多次數。如果準備在第五次的世界突破困局的話,昴就只能再死一次了。
「明明還有好多需要確認的事情啊……」
────就連自己的『死』,都已經被當作是為了突破困境而使用的手段了。
昴察覺到自己的想法已經有些扭曲。回到『聖域』的昴開始給帕特拉修下指示,而加菲爾看著那樣的昴的背影,
「……用這種好像什麼都明白的語氣。你這傢伙到底對這裡的事情瞭解到什麼程度啊?」
「加菲爾?」
想要詢問剛才沒有聽清楚的低語,昴在地龍背上轉身。而在昴的眼前,情況突然發生了。
跳躍起來的加菲爾向著帕特拉修背上的昴衝去,豎起手掌作手刀狀向昴的脖子砍去。
目視到就像撕裂空氣那樣逼近的指尖,昴因為完全沒有實感的『死亡』突然迫近眼前而發出驚愕的聲音。
雖然昴不是沒有想過加菲爾會攻擊過來的可能性,但並沒想到他會在這裡這麼直接地襲擊過來。
「────呃!」
就像揮動刀刃一樣銳利的聲音,肉體被撕裂的痛苦伴隨著四溢的鮮血向昴襲來。用手摀住不由自主發出悲鳴的喉嚨,昴明白自己的喉嚨下面已經被爪尖撕下一部分。
按住喉嚨的手掌縫隙間感受到血液在滲出,昴迅速地操縱韁繩向帕特拉修發出指示,
「加菲爾!你在幹什麼……!」
「是你在礙事啊。到底,你想做什麼啊?」
昴因為在龍背上突然遭到暴行而發出指責,而落地的加菲爾揮動著沾染了血跡的指尖向另一個方向發出怒吼。
忍耐著疼痛看向那邊,站在那裡的是一名手握短小木杖的少女────粉色的短髮搖動著,用嚴肅的眼光注視著加菲爾的拉姆。
「拉姆!?」
「因為有不好的預感所以留了下來,但這真是沒有想到的展開吶,巴魯斯,你現在頭和身體之所以能連在一起要好好感謝拉姆吶。」
「如果不是被風吹偏了,本來應該能把頭彈飛的啊。」
對著不請自來的拉姆所說的話,搖了搖頭的加菲爾表示肯定。聽到這番交談的昴說不出話來,而他傷口帶來的疼痛也也加劇了他心中的怒火,
「你到底,想幹什麼啊,加菲爾!剛才,你是真的想殺了我嗎!?」
「雖然說失手了啊。但要問本大爺想要做什麼的話,本大爺只能回答就是想做這種事啊。」
加菲爾明明白白地肯定了自己的殺意。對他的發言,昴睜大了獨眼,因為無法理解他的行為而嘴唇顫動。畢竟,
「那樣的話,你不是早就能夠殺我了嗎?把我監禁的時候,不對,在這之前,如果你不幫我治療只是放著不管的話我應該早就死了啊!?」
「如果這麼做的話當時還在『聖域』裡的人質們肯定會爆發啊。因為那些傢伙離開了,本大爺才能按順序安心地幹掉你啊。」
「那樣的話……!」
感覺自己的思考都被染上了鮮紅色,昴被加菲爾說出的話所傷。
他一直對能夠處理掉昴又不會引發問題的情況虎視眈眈,而剛才的送行就正中他的下懷了。然而,這樣的話依舊存在其他不自然的地方。那就是────
「我在這裡被殺死的話,愛蜜莉雅的『試練』又會怎麼樣。現在那孩子的動力就是想救我,我死掉的話她應該會傷心得完全無法進行『試練』,那樣不就全都結束了嗎?
對於希望解放『聖域』的琉茲陣營來說,應該沒有比這更壞的情況了。
就算加菲爾因為昴身上纏繞的魔女的味道而對他抱有懷疑,應該還是有這種對此視而不見的重大理由的。
雖然說因為憤怒而迷失自我可以作為他行動的理由,但看到現在能夠正常對話的他,顯而易見地他並沒有因為忘我而喪失理智。
也就是說現在的加菲爾,是經過冷靜的思考之後才決定對昴進行襲擊的。這種行為究竟,有著什麼意義呢────
「本大爺吶……」
「就算聽了借口也只是浪費時間,嘗試去說服也毫無意義哦,巴魯斯。」
然而,打斷了想說什麼的加菲爾的話語,介入兩人之間的拉姆言辭尖銳。她將木杖的前端指向正在咂嘴的加菲爾,
「還是不要用看上去合理的借口隱藏自己的真實意圖了,加菲。這不像你的作風啊。」
「啊,喂,拉姆。」
「退下吧,巴魯斯,拉姆現在在說話。────不管怎麼說,加菲是下定決心要殺死巴魯斯了。」
看著肯定加菲爾的殺意的拉姆,昴除了保持沉默什麼都做不了。
她一邊用戒備的目光盯著加菲爾,一邊慢慢走向昴,伸出手輕撫帕特拉修的脖子,
「真是好孩子吶。去做你應該做的事情吧。在你背上的主人大人,是一個對自己也好對他人也好都非常遲鈍的人吶。」
「────」
聽到平穩又有些溫柔的拉姆的話語,帕特拉修無聲地回答著。她用舌頭舔舐拉姆伸過來的手指作為回應,然後低下頭,無視了昴的指示向著森林方向邁出腳步,
「等一下,等等。你們。怎麼都這樣……」
「只有韁繩千萬不要放手啊。只要握緊韁繩,你的地龍就會拼盡全力去守護你的。真是個幸福的男人啊。」
「聽我說啊!不對,告訴我為什麼啊!你們到底知道什麼才會這麼做的啊!」
「沒有說明的時間,也沒有說明的必要。之前拉姆也說過了吧,巴魯斯。────拉姆應該能夠爭取到一分鐘,就趁這段時間能逃多遠逃多遠吧。這是拉姆能夠做到的唯一的抵抗吶。」
到最後都沒有明白拉姆的回答,然而現在的昴已經沒有詢問的時間了。
在昴聽完拉姆的話語之前,帕特拉修就已經低聲嘶鳴著快速離開了此處。在龍背上搖動的昴感受到『避風的加護』展開,昴在向著森林奔去的帕特拉修背上轉過身看著後方,
「拉姆────!」
悲鳴著。然而,並沒有得到回答。
森林漸漸掩蓋住視線,昴對於獨自逃跑這個情況咬住嘴唇,只能轉回身體與帕特拉修一起離開。

※ ※ ※ ※ ※ ※ ※ ※ ※ ※ ※

背著昴的帕特拉修向著森林深處突進,而在沒有礙事者存在的空間裡,兩人依然對峙著。
看著手拿木杖擺出一絲不苟架勢的拉姆,加菲爾用手指指向昴消失的森林的方向,
「總是說這些多餘的事情。被本大爺追上不就萬事休矣了嗎?」
「你認為我會讓你去嗎?」
「你認為你阻止得了嗎?你可不要以為你和本大爺的力量關係還和以前一樣啊。不要把本大爺喜歡你和本大爺會故意輸給你混為一談啊。」
加菲爾一邊弄響指間關節一邊再三威脅著。雖然加菲爾也知道拉姆不是會因為這種威脅就退縮的少女。事實上,看著毫無動搖的拉姆,加菲爾胡亂地撓著自己短短的金髮,
「拉姆啊,你又是在想些什麼啊。做出這種事又有什麼用啊。本大爺可沒有聽說吶。這麼做,是因為羅茲瓦爾的命令嗎,啊?」
「……很遺憾吶,加菲。拉姆現在在這裡完全是拉姆自己的意志,與羅茲瓦爾大人的命令毫無關係。至少,拉姆認為現在這種情況沒有請示羅茲瓦爾大人的必要。」
拉姆堅定地說出上述話語。而加菲爾也開始抱有和剛才的昴相同的疑問。聽到她的回答,皺起眉頭表示不解的加菲爾的就連表情也和剛才的昴類似。
加菲爾面帶苦澀地說道,
「完全不明白啊,拉姆。既然你沒有接受羅茲瓦爾的命令的話就更不明白了,本大爺根本想不出你這麼做的理由啊。」
「真的嗎?」
「啊────?」
「你真的,不知道拉姆……為什麼要這麼做嗎,加菲?」
問出這個問題的語氣非常平靜,說話的拉姆本人的表情與聲音也和平常毫無區別。然而,聽到這番話,接受拉姆那樣的視線的加菲爾的表情變了。
無法理解,疑惑,驚愕,然後就是,憤怒。
「你……」
向前踏出一步,加菲爾砸出的腳步讓地面都有些顫抖。帶著因為難以忍受的憤怒而咬牙切齒的表情,他瞇起眼睛瞪著拉姆,
「本大爺根本,沒想到啊。你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啊……」
「────為了法蘭黛莉卡和,加菲」
「不要從你的嘴巴裡,說出那個背叛者的名字啊!!」
猛烈地咆哮著,加菲爾猛跺一腳將地面踩得凹陷下去,轟鳴聲伴隨著地面的碎裂響起。
煙塵升起,因為踐踏而產生的衝擊波有著讓附近的樹木倒下的威力。森林像是在害怕一般,就連空氣都在他憤怒的威壓下發不出聲音。
然而被那份怒氣針對著的拉姆卻依舊保持著冷靜的表情,
「像這樣鬧著脾氣,像小孩子一樣展示著自己的力量又有誰會服從你呢?加菲,你到底要在這座狹小的森林待到什麼時候?」
「不要用這種好像什麼都知道的語氣啊!你又……你和法蘭黛莉卡,你們這些拋棄了『聖域』的傢伙又知道多少關於這裡的事情呢,啊?」
就像在指責孩子一樣的拉姆的話語並沒能傳達到情緒激動的加菲爾耳中。他與之前踏破地面的舉動不同,只是毫無威力的用腳踢著腳下不復平整的土地,
「為了本大爺?竟然說是為了本大爺?你……這才是完全不能相信啊。都到現在這個地步了,還對本大爺說這種話啊……」
「加菲……」
「憐憫和同情什麼的,本大爺什麼時候說過需要這些東西了啊。在你眼裡本大爺到底被看低到什麼程度啊。本大爺也好,太婆她們也好,從來沒有希望過得到同情不是嗎?」
用手摀住臉,加菲爾喘息混亂卻又堅定地傾訴著。
那有些悲壯的身姿,讓他有些矮小的身影都顯得高大起來。
重複進行深呼吸,冷靜下來的加菲爾拿開了遮掩自己表情的手,
「已經夠了。已經什麼話都不想聽了。現在給本大爺回『聖域』去。這樣的話這次你的行為本大爺就當作沒看見。本大爺還要去追那個混賬傢伙啊。」
「我拒絕,加菲。此處不容退讓,要退下的應該是加菲才對。要回去的話就避免不了會出現破綻,你也是明白這一點的不是嗎?」
「不要廢話了趕緊回去。本大爺不會再說第二遍了啊。回去,在『試練』結束之前安靜地呆著。」
「拉姆表示拒絕,拉姆既不會回去也不會等待。一味等待什麼都得不到。在這裡停滯不前的話,手中留下的只會是想要獲得之物的殘渣。像這樣軟弱曖昧的生存方式為什麼……」
「就算是這樣!比起什麼都無法留下要好多了啊!」
打斷了想要繼續發言的拉姆,咆哮著的加菲爾抬起頭。他的表情中蘊含著憤怒,蘊含著羨慕,也蘊含著悲傷,
「破綻?那又怎樣。只要本大爺,能夠把問題解決不就可以了嗎。這次一定要,本大爺要把所有,要把所有問題……」
「加菲,以前拉姆應該也說過。────你的那種舉動只不過是,代償行為啊。」
對於宣洩著自己感情的加菲爾,拉姆依舊冷靜地回應著。
兩人的意見已然成為平行線,雙方的意見互相對立而無法讓步。而能夠讓步的情況,也不會到來。
意識到了這一點。垂下視線的加菲爾閉上了雙眼,
「回去吧,拉姆。這是本大爺對你,最後的懇求啊。一直一直,想要對妳傾訴的所有感情,求求你。所以……」
「那麼,加菲────你能為了拉姆,放棄其他的一切嗎?」
「────」
對於加菲爾最後那痛苦的祈願,拉姆的回答非常簡潔,卻有著讓聽到的人難以忍受的壓迫感。
而聽到這個答覆的加菲爾的表情也變得生硬起來,嘴唇微顫。
看著那樣的他,拉姆略微垂下視線,
「在這個世界上存在的所有事物中選擇拉姆,只看著拉姆,只愛著拉姆,只為了拉姆拼盡全力,只被拉姆愛著,只原諒拉姆,只會將自己的全部奉獻給拉姆──你做得到嗎?」
「本,本大爺……」
「拉姆,能做到哦。」
將手放在自己胸口,拉姆對著有些結巴的加菲爾如此斷言。
那是安靜卻決不動搖的意志。說出這番話的她抬起了頭,
「────拉姆,能夠做到哦。」
而那也是,拉姆對加菲爾下的最後通牒。
可能是理解了這點,加菲爾表情裡的霸氣瞬間消失了。在那一瞬間加菲爾究竟露出了怎樣的表情,只有見證了他的表情的拉姆才知道。
他迅速搖了搖頭,將自己所顯露的軟弱深藏內心,然後露出了獠牙,
「以前就已經知道了啊,你這個頑固的傢伙啊。」
「彼此彼此啊。────如果沒有真正成為你內心最重要的人的話,拉姆就不會向加菲屈服。拉姆不會成為任何人的所有物吶。」
「是,這樣嗎?」
互相對視著的兩人的視線交錯著。
互相訴說著結論,兩人都確認了雙方都無法退讓這一事實。於是,兩人用著平靜的語氣,
「再見了,加菲。」
「永別了,拉姆。」
這就是兩人之間交換的最後的話語,最後的飽含深情的話語。
────森林開始震動。
緊接著,戰吼之聲響徹雲霄。

※ ※ ※ ※ ※ ※ ※ ※ ※ ※ ※

「帕特拉修!停下來!沒聽到,我讓你停下來嗎!!」
在龍背上拚命拉緊韁繩,昴向著全力在森林中奔跑的帕特拉修不斷地命令著。
然而,地龍並沒有打算聽從騎手的話語,只是不停地在雜亂的道路上奔跑著遠離身後的刀山火海。
雖然聽說過陷入驚愕和恐懼的馬會不聽騎手的命令,但現在的帕特拉修並非處於這種情況。
帕特拉修的樣子和平時並無區別,她是在保持理性的狀態下主動無視了昴的指示。
也就是說,這正是她認為現在的昴並不是值得聽從指示的存在的證明。
「像這樣不肯聽我的話,就是你對我的關照嗎?」
「────」
不聽從指示,但也沒有簡單地將看得不爽的主人甩下身去。帕特拉修的行為從開始到現在都滿懷著對昴的關心,在她的背上搖晃著的昴因為對她的感激和對自己的可憐感覺都要哭出來了。
並不是因為地龍不聽指揮這種簡單的事情。而是就連地龍都在擔心自己,自己卻連這點都沒有察覺,昴感覺自己都快受夠自己的愚蠢了。
然後儘管現在的昴依然對自己感到失望,
「拉姆的情況很糟糕啊!雖然不能想像加菲爾會對拉姆做什麼過分的事情……但是現在!」
要殺死昴,加菲爾已經經過思考得出了這個結論。但拉姆在那個場合的出現是他預計之外的事情,對於預料之外的情況他會如何應對────光是想想都感覺恐怖。
無法拯救宅邸的人們,那是昴基本已經認同的這次輪迴裡的犧牲。然而,那份認同的犧牲裡並不包括拉姆。因為出現允許範圍外的犧牲,使沒有足夠覺悟的昴的內心受到了沉重的打擊,昴也因此醜態畢露。
「我,雖然很討厭……受傷什麼的,但是還能夠挽回啊。所以說……!」
像是在哭泣一樣的請願。但是,帕特拉修並沒有理睬。
乘風奔跑的地龍的速度並未減慢,她也沒有側耳傾聽昴的請願的打算。已然遠去的拉姆和加菲爾。在無法觸及之處,慘劇即將發生。
想到這裡,昴的內心再次受到了打擊。為什麼,自己的內心這麼脆弱,總是堅強不起來呢。
────像這樣,一味將視線投向自己的內心世界,反覆重複著過錯,昴再度重蹈了失敗的覆轍。
「────呃?」
突然視野變得開闊了,帕特拉修已經穿過了樹木雜亂叢生的森林。然後,乘在她背上通過佈滿障礙物的路面,昴因為眼前映出的光景長大了嘴巴。
「發,發生什麼事情了,菜月先生。那麼急著過來。」
說話的正是帶著和昴同樣的驚訝表情的奧托。
本應該在前方的避難組,昴卻誤打誤撞地追上了它們的隊列。這對本以為只是在森林裡漫無目地逃跑的昴來說,帕特拉修的這種行為可以說完全是預料之外。
「菜月先生不是不被允許通過的嗎?加菲爾怎麼了?」
「我,我也知道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拉姆和帕特拉修……」
調整著自己凌亂的喘息回答奧托的疑問,昴用手指甲擦拭自己額頭的汗珠。
────下一個瞬間,淒厲的咆哮聲響徹森林。
「什────!」
「噫!?」
因為驚愕而說不出話來,睜大雙眼的昴和奧托同時向著聲音發出的方向轉身。
雄壯的吼聲震盪著空氣,也震盪著人的心靈,就連地龍們都因為這壓倒性的氣勢浮現出恐慌的徵兆。
如果說在現在這種場合還有沒有動搖的生物的話,那就肯定只有讓昴乘在自己背上的帕特拉修了。
因此,她也是在場最早做出決斷的。
「啊,菜月先生!?」
「喂,帕特拉修!」
迅速將頭轉向龍車隊伍的前端,帕特拉修蹬著地面飛奔起來。她朝向的是前方的車輛────還要再向前。也就是道路的前方,向著『聖域』的出口毫不猶豫地突進著。
丟下在說些什麼的奧托,飛奔起來的帕特拉修背上的昴再次接受了加護。並不知道她如此行動的理由。正在昴想要繼續出聲讓她停下來的時候,
「────嘶!!」
地面因為衝擊而震動,昴聽到了從後方傳來的悲鳴。
情不自禁地屏住呼吸轉過頭,向著奧托他們的方向看過去。
僅有左半邊的視野裡,昴看見了,在黑暗的森林中浮現的場景。
被震飛的龍車。連同地龍一起吞噬的衝擊,龍車中搭乘的避難者們都散落在空中,悲鳴和鮮血讓森林的天空染上了悲愴的赤紅色。
「────啊。」
目睹這種慘狀的昴,在浮在空中的龍車的殘骸之下,看到了一頭野獸。
────一頭全身覆蓋著金色毛皮的,巨大的老虎出現在昴的視線中。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13859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8 篇留言

Guek
非常感謝翻譯啊!!
慢慢來我願意等你!!

09-06 01:28

閉嘴噁男
加菲各種阻礙阿 好不爽

09-18 13:00

lifeagain
加菲貓的形象油然而生

09-20 17:25


太好看拉

09-24 17:57

睏寶
拉姆和雷姆不愧是姐妹 說的話都一樣呢

10-12 15:03

elle10368
其實也不用不爽 這小說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理由去做對的事情或對自己有利的事情 對方非親非故 為何要考慮對方呢? 從歷史也知道 本來想完成大事 都會伴隨著犧牲 要不是主角自己又沒能力卻想救所有人一個都不想犧牲 也不用白死這麼多次 更何況其實死了本來就很正常 就像一開始被三個小流氓刺死 是非常合理的事情 現實生活本來也就是這樣 只是現在算是和平時代 算運氣好 就算是死也是慢性死亡 還有很多機會可以挽救 若是古代常常有戰爭 哪有得挑能活著就已經非常努力了 當然現在雖然沒生命的威脅 但是同事之間 不是也都一直發生衝突阻礙嗎 雖然也有願意先犧牲自己 成全別人的人 但事先不說這種人非常珍貴 遇到只能說賺到 要別人犧牲之前先想想自己願不願意先做個願意犧牲的人 更何況犧不犧牲本來就看個人願不願意 沒人有資格強迫 就算自己願意犧牲也沒資格強迫 若口口聲聲說自己都願意了對方卻不願意 這種有意圖的犧牲哪叫犧牲 只是一種為了達到目的的苦肉計而已

11-18 00:59

五郎
樓上說得真的很好,不過小說就是在帶入主角身份,我對加菲也頗不爽 ,不過主角越被虐待我越爽 哈哈

08-31 13:00

馬克絲
樓上上說的有理

11-12 23:2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3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40 『協助者』... 後一篇:第四章42 『生命的價值...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ay805巴友們
騎車開始變冷,該買件防風外套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