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2 GP

第四章40 『協助者』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9-05 00:01:48│贊助:78│人氣:8377


對於這突然的,唐突的,讓人防不勝防的遭遇,雖然腦海中一時浮現各種話語,然而說出口的卻是────
「看到我這幅慘樣居然還能說出『平安無事』,真不愧是妳呢!」
用手指著自己的右眼────這已被摧毀的器官,對於能對此正大光明地說著那些話的拉姆,昴高聲地吐槽了起來。
現在,昴的右眼已經用由從袖子上扯下的布做成的眼帶包紮好,顯得一副相當中二的樣子。如果這僅是扮作時髦的獨眼龍裝束,恐怕只會被當成笑話。然而理應知道昴慘狀的拉姆,不該會做出那種表現。
聽著昴的吐槽,眼前的拉姆輕輕的,歪了歪自己的小腦袋,用手捋了捋因這動作而搖動起來的桃紅色頭髮────
「抱歉,平常就沒怎麼注意你的樣子,所以不是很清楚有什麼地方不一樣呢。」
「十分感謝你那衝擊力十足的發言,但是,你知道不?作為人形生物來說,基本上眼睛,耳朵和鼻子都是有兩個洞的哦?」
「也就是說,現在的巴魯斯已經不是人形生物,變成了一堆不知所謂的東西了麼?」
「太斷章取義了吧!?」
對於拉姆冷酷無情的回答,昴依舊像以前那樣做出回應,同時以只有左邊的視野確認著周圍的狀況。眼神遊走著,確認到除拉姆以外沒有其他潛伏的傢伙,同時尋找著能夠逃脫的路線。必須爭取時間以及確認行動的位置。
「奧托,我說完『一,二,三』就馬上分頭逃開。你大聲叫喊,做引誘敵人的那邊,我就作為靜悄悄逃離的那邊。沒有意見吧?」
「超有意見的好不好!在此之前,為什麼菜月先生突然生起了警戒心?」
「你這笨蛋,我們已經被盯上了好不。你看拉姆那眼神。那是要把我們兩個都殺掉的眼神啊。不會錯的。相信我!相信在宅邸中一直被那種眼神盯著的我。」
「平常就一直被充滿殺氣的眼神盯著的人,你究竟想要我相信你什麼!?」
小聲盤算著逃脫計劃的昴顯得一副焦躁的樣子,然而奧托卻無力理解這份焦躁以及說明。不好,雖然想眼睜睜看著奧托被殺,獨自一人逃出去,然而,想到先前兩人充滿友誼的對話,不禁對這做法猶豫起來。
「可惡,本想著手上的枷鎖已經解開,結果這次又被友情給束縛起來了麼。你這傢伙究竟要我怎麼辦嘛……!」
「菜月先生,你才是呢,如果不把自己究竟想幹什麼這點以更容易理解的方式說出來的話,對話根本就無法成立吧!還有,感覺超讓人誤會的,我還想請你想辦法解決呢!」
「兩位的相聲就到此為止吧,把對話進行下去如何?不如說,快把對話進行下去。明明已經沒有時間,沒辦法繼續陪你們耗下去。這是在浪費時間,也就是在浪費生命呢。」
對互相推脫責任的兩個男人,拉姆投以蔑視的眼神,隨後踏出一步直接切入正題。不過,昴所說的也並非完全是戲言,不如說,他在用不正經的口氣把對話延長,伺機尋找逃跑的間隙是真心的。畢竟────
「我直說吧,我覺得你一看到我的臉,就會不由分說地殺過來。」
「要是你對羅茲瓦爾大人施暴之後,馬上讓我看到你話,可能是會發展成那種狀況呢。畢竟經過了一段時間,憤怒已經冷卻下來了哦。……你應該感謝加菲呢。」
「雖說沒有被絞殺在這裡是托了那傢伙的福,然而,對於把我弄成這樣的傢伙,我不可能輕易改變對他的評價吧。」
依舊沒有消除警戒心,昴一邊撓著頭一邊回應拉姆的話語。看著這樣的昴,拉姆依舊表現得相當從容,從她那裡看不出一絲敵意。
至少,應該是不會不由分說就攻擊過來。但是,若是變成這種狀況,昴在意的事情就是────
「根據奧托所說,預定應該會在這裡和某個人見面才對的……」
「嗯嗯,我知道哦。」
「菜月先生,雖然有點難以相信,但眼前呈現的就是現實哦。」
故意繞著彎子做出詢問,然而自己的疑問卻被拉姆點頭肯定,昴隨後雖然向奧托投去一瞥,果然還是收到同樣的回答。挽著雙手,歪起嘴角的昴發出『唔────嗯』一聲────
「如果接受眼前看到的狀況,在這裡出現的你就是奧托所說的協助者……也就是說,你是協助阿拉姆村的人們從『聖域』中逃出去的協助者?」
「就是那樣哦。加菲也好,琉茲大人也好,由於現在正是愛蜜莉雅大人挑戰『試煉』的正當中,所以重要的人物都集中在墓地那裡,機會只有現在哦。」
對於強調時間不多,催促自己的拉姆,昴的違和感並沒有消失。舉手制止了拉姆的催促,她無言地怒視了過來。為了不被對方的銳利眼神壓倒,昴強制讓自己振作起來,以『先聽我說』為頭────
「為什麼,要協助村民們外逃?就算退一百步說,你僅僅是想做好事做到底,把我牽扯進來這點太讓人無法理解了。說起來,你是那種僅僅因為怒火冷卻下來就放棄給我下各種陷阱的人麼。我的疑問可是沒完沒了呢。」
「還真是一個接一個地把提問拋過來呢。太囉嗦的男人可是不受歡迎的哦,巴魯斯。」
「鍾情於比我更囉嗦的男人的你說出這種話,完全沒有說服力啦。……回答我吧,拉姆。你會拋去芥蒂和我一同行動的現狀,我是無法想像的。即使如此,你還是出現在這裡,那理由只能是────」
吞下一口氣,昴對於將要從自己口中說出的話語感到恐懼。
要是事情真的如昴所想像的一樣,昴在這裡的行動────
緊緊地閉著眼睛,咬緊牙關地驅散自身的示弱的聲音。
不要害怕,不能表現出怯弱,不要把懦弱表現出來啊。把心化成鋼鐵,絕對不要動搖啊。
────現在只要,不流露出感情,不表現出動搖,化為一塊鋼鐵就可以了。
「羅茲瓦爾的指示吧,如此才是最能讓人接受的理由。那個傢伙,明明被我如此粗暴的對待,即使如此,為什麼還要向我提供幫助呢……關於這點,你應該比我更為瞭解吧。」
「…………」
對於昴的推論,拉姆唯有無言。
然而,此時昴在腦海中浮現的是手中掌握著『福音』的羅茲瓦爾,要是他一直掌握著『福音』的話,作為心腹的她,醉心於他且宣誓絕對忠誠於他的拉姆就不可能不知道這件事。
當然,對於詳細的內容,她肯定也無法瞭解。假若她對『福音』的內容,對其中詳細的內容都全部知悉的話,假若拉姆真的容許對雷姆見死不救的未來。
「────」
但,那僅僅是不可能成立的假定而已。昴明白這僅僅只是假定而已。跟如今已遺忘雷姆的存在的特殊狀況不同,在失去雷姆的時候,失去妹妹的,化為厲鬼的姐姐會做出如何表現這點,昴是知道的。
僅僅是因為這點,昴就足以相信,對可能成真的預言,有關雷姆見死不救的預言,拉姆並不知情。
然而,另一方面,對於羅茲瓦爾的計劃,究竟她在多大程度上參與其中?羅茲瓦爾的企圖至今仍舊未能窺伺其全貌,作為心腹的她,究竟在多大程度上────
「回答我吧,拉姆。你,為什麼要協助我們。假若這一切都是羅茲瓦爾那傢伙的計劃,那抱歉,在這之後的事就由我和奧托兩人完成就行,不需要妳。」
「等下,菜月先生────!?」
「閉嘴,奧托。沒有閒暇給你詳細說明了,你若知道的話就連你自身的安全都無法保證,我不會說的,但是,這次我實在是氣炸了。至少到了面對打上羅茲瓦爾名字的東西,已經無法保持平常心的程度了!」
昴從眼帶上方摸了摸帶著陣陣疼痛的右眼,對想要阻止自己的奧托回以怒斥,隨之踐踏著地面。
跳往羅茲瓦爾,絞住那細小脖子的感觸如今依舊殘留在手掌之中────對他人抱有殺意,並將這份殺意化為行動而殘留至今的這份感觸。
伴隨著十足的血腥以及活生生的實感,在如今恢復冷靜的現在,那是光回想起就讓人想吐,並伴隨頭痛與耳鳴一起並發的,噩夢般的記憶。
絕對不想,再一次重回那個場面。然而────
「我所做的事是不對的,但,是否為此感到後悔則是另外一回事。那個傢伙在我心中無法容忍的部分留下了傷痕,因此,我給予了他痛苦。」
「……按照你這個理論,即使拉姆實行報復,巴魯斯也無法辯解的哦?」
「所以,我不是做好覺悟了麼,在遇到你的瞬間立馬拍拍屁股走人。不過,奧托那傢伙笨手笨腳的,結果以行動失敗收場。」
「貌似受到了不必要的中傷,嘛算了,要是我拿出真本事的話,拍拍屁股走人什麼的,那可是會以菜月先生拍屁股也追不上的速度消失掉呢。」
「屁股屁股的,好煩呀你,難道除了下流段子你就沒有別的好說了麼,你這詞彙貧乏的傢伙!」
「雖然不是很懂,但總覺得自己受到了很嚴重的中傷!總覺得!」
由於後半段又演變成昴與奧托一貫無聊的爭論,於是拉姆輕咳一聲制止了。之後,昴再次以銳利的視線注視著她,接受了這份視線後,拉姆輕輕呼了口氣────
「……安心吧。至少這次的行動,並沒有羅茲瓦爾的意志參與其中。」
「沒有參與其中……那個羅茲瓦爾?不對,那樣的話情況究竟是……」
拉姆作出發言,否定了羅茲瓦爾與此事相關,對此,昴無法掩飾自身的驚訝。
那樣的話,就變成她因自身獨斷而向這邊伸出援手的情形。若是這樣的話,問題就不僅如此而已。
「與羅茲瓦爾沒有關係,就是說『福音』中也沒有記載……是麼?等等,要這麼說的話,到底『福音』上記述的內容在多大程度上能預測準確?」
和羅茲瓦爾的對話之中,說到『福音』一事,昴立刻就激怒起來,也因此無法繼續深入與那本書相關的話題。
然而,若是被稱為完成版的『福音』是真正意義上能夠完全描述未來的,萬能的預言書的話────
「其中記述的文章究竟細緻到什麼程度?裡面的文字量又該龐大到什麼程度……」
假若世間萬物,全部能從起源開始,其一切的事象都被記述其中,就情報量而言,區區一本書肯定是無法全部收納。再者,若要理解世間發生的一切,一個人的腦容量以及理解能力也實在太過微不足道。
由此,昴認為『福音』中記載的是經過篩選的情報,而且是持有者理解範圍內的內容。
「估計是……貝特兄(貝特魯吉烏斯)所持有的不完全版『福音』的,之後再之後的追加版本吧。雖然沒有看過具體增加的情況,也無法瞭解就是了。」
那位狂信者手中持有的『福音』,後半部分是白紙,在預言增加時貌似是往白紙中增加內容。
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從最開始到昴手中到擊退貝特魯吉烏斯之時,書中記載內容的頁數並不一樣。之後,雖然想詳細調查,然而卻看不懂其中的文字,更重要的是,那本書過於陰森,本想在羅茲瓦爾在場的情況下進行調查,但在如今狀況下實在無法實行。
正因如此,即使想繼續思考下去,但由於能夠參考的東西太少,也只會淪為空談。但是,完成版的『福音』究竟能夠在多大程度上相信其精確度,昴對這點抱有懷疑也是事實。
面對昴的疑問,拉姆以右手貼著嘴角露出深思的神情────
「……拉姆沒有對這點進行說明的權限哦。雖說,我如今出現在這裡並不是因為羅茲瓦爾的指示,然而,拉姆的心始終是奉獻給羅茲瓦爾大人的,這點是不會變的呢。」
「閣下說的話太過於真心,還真是謝謝咯,可惡!」
「只是……」
昴不禁咒罵了出來,如今連同入手情報的路徑都被封死,也只能慨歎了。不過,拉姆卻插話過來,她看著因驚訝而抬頭的昴,小聲接著說道────
「這個狀況並沒有被記述在上面,這點也是事實。正因為沒有被記述,所以拉姆才能出現在這裡呢。」
「……什麼意思,完全不明白好不。說到底,你究竟想要幹啥?要提供協助麼?即使是要提供協助,那是你本人的意志麼?」
「當然是要協助避難哦。而且,這是拉姆的意志。羅茲瓦爾大人那邊也是,狀況已變成如今這般,已經不會再出面阻止了。」
「變成如今這般……?」
雖然僅以『稍微在意』以上的態度做出提問,然而,對於昴的疑問的聲音,拉姆已經沒有繼續回應的意願。也就是,那答案已是她所能說的範圍之外了。
終究,對於羅茲瓦爾所持有的『福音』,其記述的正確性以及內容都無法繼續深究。能夠得到的僅僅是,即使是完全版的『福音』,對於未來的一切或許也並非能夠完全預見,這一疑惑而已。
「嘛,只要知道這一點的話,下次向羅茲瓦爾質問的時候也會變得相對有利一些吧。」
把自己的疑問暫且放置,為了收拾眼前的狀況,昴強制讓自己做出結論。然而,對於自身的發言究竟包含著怎樣的意味,也沒有空閒細細考慮。
「是否要從心底相信拉姆這點,在這緊要關頭暫且留下議論的餘地,之後再重新考慮。我想先確認一下計劃。到底,要怎麼做?」
「要是讓巴魯斯像個白癡一樣行動的話,估計得弄到明天呢,限定在今天內完成的準備已經在進行中了哦。只是若無法確認巴魯斯平安無事,領地居民們就不願意行動,像就這樣鬧彆扭也沒辦法,只好去尋找生死不明的巴魯斯,結果才會落入如此窘境,把時間都給浪費掉了。」
「沒有清晰明瞭地掛掉還真是抱歉呢,話說,居然說白癡。說起來,我做出粗暴行動後第二天開始……」
那日期微妙的讓昴在意起來,然而,在意的地方卻無法化為言語。就這樣,之後由拉姆和奧托兩人向昴粗略地說明逃走計劃。簡單明瞭地說────
「由拉姆事先溝通過的穩健派打開逃跑的道路,讓龍車混入夜色之中全力逃脫。奧托則在前方領路,我的作用僅僅消除村民們的後顧之憂,為了『聖域』逃出計劃而讓大家萬眾一心的,吉祥物一般────的角色?」
「我是不知道所謂的『吉祥物』到底是什麼啦,要是大家不能確定菜月先生平安無事的話是無法去避難的。嘛~,說到底,作為引導大家去避難的角色來說,我和拉姆小姐並不能取得眾人的信賴,也就是這樣吧。」
「到了這種時候,我在魔獸騷動時建立的功名終於起到作用了麼。一個人所做的事到底會在什麼時候,以什麼方式回饋回來還真是未知呢,即使是拼上性命的行動,事先去挑戰也是對的呢。」
「就我所知,又是白鯨,又是魔女教的,菜月先生意外的一直在波瀾壯闊,命懸一線的狀況中遊走呢,難道一直都過著這樣危機四伏的生活麼?」
聽到昴的發言,奧托吃驚地如此小聲說道。
「不對不對不對」,反覆搖頭的昴回應著奧托的話語────
「對於經常暴露在世界的惡意下這點我也是沒有頭緒呢。順便說下,我還試過從最喜歡刨開別人肚子來開內臟派對的殺手姐姐那裡逃過生死一劫哦。」
「雖說,喜歡把痛苦話題當成自我吹噓材料的傢伙偶爾也會有,只是,對於真正從恐怖,驚險的場面中走過來的人來說,前者的勇武傳也只會成為笑話吧。」
對於豎起大拇指面向這邊的昴,奧托也只能無力地笑笑,同樣的豎起大拇指給他看。
就此,昴的話語暫且告一段落────
「那就,果斷行動吧。從時間上來說,還能有多少空裕?」
「跟以往一樣的話,愛蜜莉雅大人選擇放棄,從墓地中出來大概需要兩個小時。現在才剛剛進入『試練』而已,保守估計也還有一個半小時。即使出發前的準備要花上三十分鐘,也應該有一個小時的空裕時間哦。」
「一個小時麼。有這麼多時間的話,至少能夠從『聖域』的結界中逃出去了。」
只要能夠從那結界中逃出去,至少『聖域』一側的妨礙便可以消除。
不希望『聖域』被解放,祈求與領地居民關係惡化的過激派的黑手也能夠避免。然而與結界相關,依舊存在無法迴避的問題。
昴抬起頭,以手貼著下巴,『拉姆』,向桃紅色頭髮的少女如此喊道────
「關於結界,還有個問題。即使穿過結界,雖說過激派是無法追上來……」
「是說加菲,吧」
「……你已經知道的麼?」
「畢竟是法蘭黛莉卡的弟弟,相識的時間可不是一般的長哦。雖不情願,從羅茲瓦爾大人把他領回來那時算起,也算是拉姆的老相識了呢。」
前次輪迴中,在宅邸入手的情報的一部分,如今被輕易地展示出來。
對於此事,昴不免有些失落感,但也因為能和自己的認識保持一致而感到些許安心。面對目空一切的拉姆以「怎麼辦」接著說道────
「要是知道了我從監禁處逃出來,加菲爾絕對會追過來的。本來他就認為我行動可疑,如今再加上逃跑騷動,想來,這次他是無法保持手下留情的從容了。結界的事也是同樣的,是否要穿越也只是視乎他自身的意志而已。」
「加菲會追上來?你這根據是從哪裡來的?至少,他應該會尊重琉茲大人的意思,從立場上來說應該算入穩健派哦。……因為做出了監禁巴魯斯這一行為,在目前的形勢上變成了不屬於任何一邊的身份才對。」
「那傢伙會盯上我的理由……那是────」
加菲爾對昴抱著與憎恨相近的敵意,其理由────
毫無疑問,從昴身上散發出來的,『魔女』的餘香正是其原因。
每次經歷『死亡回歸』,愈發增加的這份臭味被加菲爾察覺到,因此他才會對昴抱著言語上說不清的警戒與敵意。而當他露出獠牙,把這份警戒與敵意化為實際行動時,便會出現如今的結果。然而,依舊治療頻死的昴,暫且讓自己活下來這點,可以瞭解到他過於簡單的性格之中偶爾也能看出理性的部分。
如此,在頭腦中整理出這個推論,昴猶豫著是否要將它說出來。
雖然,現在說這話也太遲,最開始提及昴身上殘留著『魔女』臭味的是雷姆。從她的話語,或者說從她話語的片段中可以看出她對魔女教的強烈憎恨,此外,昴也察覺到那份憎恨與拉姆相關。
也就是說,魔女教的事與拉姆並非沒有關係。光是聽到魔女教的事,就足以讓雷姆失去冷靜。對拉姆而言,如今這事實究竟有著怎樣的意義呢?
「────巴魯斯?」
「哦,啊~」
「突然沉默下來,怎麼了麼?本來就一副窩囊廢的樣子,如果再加上愚蠢與無能的話,那可就真正意義上能看的部分都絲毫不剩了哦。」
「被這樣毫不留情地吐槽,反而讓人生不起氣來了呢,你這傢伙!。那個,你是說加菲爾盯上我的理由……嘛,那是因為我對羅茲瓦爾動用了暴力。」
移開視線,昴避開了向拉姆提及魔女氣味一事,作為代替,說起和羅茲瓦爾兩人的爭執────更準確的說,單純是一方對另一方的施暴場面。
「要是羅茲瓦爾有個萬一,最終,『聖域』也會因受牽連而被迫承受負擔。對於想做出如此危險行動的我,他不可能會放過的。」
「……老實說,你這借口實在太過於無趣,嘛,算了吧。拉姆對於不能說出口事也閉口不言,即使是過於囂張的巴魯斯也好,強制讓你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也欠缺公平。」
「難道你除了找我茬外就不能好好說話了嗎。你說是不是,奧托。
「那個,由菜月先生向我尋求同意,我實在很難釋懷好不。」
對於尋求同意的昴,奧托以與怨恨相近的視線投過去。假裝不理解這視線的含義,昴聳聳肩予以回應。無視兩人一貫的沒營養的交流,拉姆一瞬瞇著眼望向月光。
「────青白之月,瘋狂之月。那一夜,也是這樣的月之夜呢。」
以微不可聞的聲音,拉姆如此小聲呢喃道。

※ ※ ※ ※ ※ ※ ※ ※ ※ ※ ※

────一旦著手開始準備,之後的行動很快就處理完畢了。
本來,即使昴不在,避難計劃也在持續進行中,僅僅在計劃最終階段,把『開始』的開關撥動的任務必須由昴來完成而已。
配合各台龍車的準備,村民們各自乘車,從人員分配到與車伕的協調都順利地交錯進行著,別說是三十分鐘了,實際上準備工作在十五分鐘內就已經完成。可以說昴連感歎都來不及,準備工作就已經結束。
「實際上,與十五分鐘相對的,本來可以在更短的時間內完成準備的。大概只需要五分鐘左右……」
以村民們這麼高漲的情緒,本來時間可以進一步縮短的吧。對此造成妨礙的不是別的,正是昴本身。
與阿拉姆村的村民合流後,昴本想盡快開始避難的準備工作,然而,由於太過光明正大地出現,以至於右眼的負傷馬上就被眾人發現了。
村民們眼看就要叫喊著對奪去昴右眼的行為進行報復,最終總算是被安撫下來。對他們謊稱自己的右眼沒有被奪去────而是正在治療當中,暫且讓他們接受下來,此次避難行動才得以進行下去。
「被大家擔心,明明應該不是壞事來的。」
對於昴的負傷,居然會有那麼多人感到震驚,即使已經親眼見證,然而至今也很難相信。
所謂的菜月·昴應該是一個被孤立,只能一個人走向終結,誰都無法接納的存在才對,理應對他人的喜怒哀樂無法帶來任何影響才對────昴一直是帶著這樣的想法走過來的。然而,不知何時,能為了昴表達憤怒的人們居然有那麼多了。
剛才還叫囂著魔獸騷動的功名什麼的,然而,昴所做的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進入森林中把孩子們救出來的是雷姆,之後把森林中大半的烏魯嘎魯姆狩獵掉的也是雷姆。將他們全部殲滅的則是羅茲瓦爾,應該不存在彰顯昴功績的瞬間才對。
「……啊~,原來是這樣麼────」
想到這裡,昴終於察覺到至今為止一直被掩蓋的事實。
由於『暴食』力量的影響,有關雷姆的記憶已經被啃食殆盡,從這個世界中消失掉了。她,如今只留存於昴的記憶之中,在這世界中只留下一具空殼。
與她有關的痕跡,物證,回憶都一一消失,絲毫不剩。
這樣的話,由她的行動而造成的事件又會如何呢?
────她的行為大概都會悉數轉移,被當成是他人所做的吧,有雷姆存在的這個場面,那個場面都會以最合理的方式將眾人的意識修正過來。
「被雷姆的行為搭救的人們,那些本應投向她的感謝都轉移到我這裡來了麼。」
想來,佩特拉這樣無條件地敬慕昴也是由於同樣的原因吧,對她而言,昴是在生死關頭之中把她從魔獸森林中救出來的存在────恐怕調整後的世界強制地把這個事實刻在她的記憶之中吧。
若非如此,僅僅只是數天的短時相處,對於外表以及出身都相當可疑的異邦人,憑什麼能夠得到她如此的信任呢。
也就是說,雖然是無意識,然而昴又再一次的,理所當然地享受著雷姆的行為所帶來的好處。
「……自以為是的醜態,讓人想吐呢,在面對這份愚蠢與卑微時。」
吐出如此的話語,昴領會到自身所受到的所有恩惠,都是由來於已經沉眠的少女的功績。
留存於心中的某個溫暖的東西,如今愈加感受到其帶來的溫度,惹人憐愛的青髮少女,即使其存在被世界所遺忘,對昴的獻身也仍舊在繼續麼。
亦或,連這一點都僅僅是昴擅自的妄想而已。
「────」
「嗯,啊~,不用擔心啦,我沒事的。……你也是,陪在我身邊實在太過可惜的好孩子呢。」
那是因為擔心而轉過頭來的帕特拉修。為了不打擾背上主人的思考,即使在高速奔跑下也依舊保持著漂亮的動作。與『避風』加護的有無沒有關係,昴能夠明白她是帶著如此高的意識在奔跑著。
像這樣並非是坐著由帕特拉修牽引的龍車,而是單獨乘坐在她背上,自白鯨和魔女教的騷動以來已經有一周的時間。
可能是對前段時間一直拉著沉重東西的狀況不滿吧,如今放下重負只載著昴一個人的帕特拉修,腳步貌似異常地輕快。
然而,她最初看到只有單眼的昴時,也是十分擔心,用那結實,粗糙的舌頭把昴的臉舔了個遍,彷彿是表示安慰的樣子。
回想著與帕特拉修的相遇,昴往身後掃了一眼。
這次是六台龍車的隱秘避難行動。實際上,由於存在車輪行走的聲響,行走過程中的聲音不可能隱藏起來,因此也就跟『隱秘』一詞相去甚遠了。然而即使如此,大家也盡量以能做到的最低速度,僅在心理準備上也好,盡量想要避免被發現。
驅趕龍車的車伕們,大多是以報酬為目的,立場上承擔了把村民們從魔女教手中送去避難的任務,本來是沒有必要捲進這場糾紛之中。昴原先還擔心他們會不會有許多不滿,但看到他們都保持緊張感握著手中的韁繩,由此,這份擔心也不過是多慮而已。
至少,他們並不是在這重要關頭會感情用事,引發事端的人。
────忽然
「菜月先生,菜月先生」
昴正在思考當中,突然聽到先頭的龍車那裡傳來呼喊聲。回過頭去,發現那是在龍車隊伍先頭領路的奧托,他一邊操縱著自己的愛龍弗魯夫一邊靈巧地向這邊揮手。
「怎麼了。避難行動應該是挺順利,才對的。」
「嗯~,到目前為止都順利過頭了。但是,問題發生了。」
壓低自己的聲音,奧托向與龍車並排的昴那邊側身過去,用手擋住嘴角,以背後的龍車隊伍看不到的樣子────
「菜月先生,請好好聽我說。」
「嗯?」
「────森林正在騷動,有什麼『十分不得了』的東西要來了!」
對於這過於曖昧,模糊不清的說明,昴只能皺起眉頭。然而,說出這話的奧托,其表情相當嚴肅,實在不像是笑笑就能糊弄過去的氣氛。
吞了一口氣,昴反覆看向奧托和背後的隊伍。
「那個『十分不得了』的東西,馬上就會追上來麼?」
「樹木的話語之中不得要領的部分太多,所以我也不確定。但以我們現在的速度,追上的可能性很大。至少,如果可以把速度再提高一點的話……」
就這樣,奧托在額頭冒出冷汗的狀態下說出自己的提案。從他一臉嚴肅,恐懼的表情中能夠確實感受到『某個東西』的存在,昴做出決斷,向帕特拉修做出指示把行軍速度提高。以最快的速度,突破此地到結界之間的距離────
「────喲,大晚上的,居然那麼聲勢浩大地出來散步,連我都沒叫上還真是冷淡呢。」
正當昴切斷猶豫,準備行動的下一瞬,傳來的聲音撕裂森林的寂靜,震盪著自己的鼓膜。
像是要用雙腳把地面刨開一般,帕特拉修急停了下來。這頭黑色的地龍低下頭,露出牙齒,面對曾經發生過衝突的對象,再一次抱著同樣的敵意,發出聲聲低鳴。
看到進入臨戰狀態的地龍,金髮青年像是看到什麼有趣東西似的,歪了歪嘴角────
「哈,被那樣狠狠地修理了一頓也完全不見怯懦,你果然是個好女人呢。就像是『越發亮越讓人覺得炫目,連手指都不禁蜷縮起來』啊。」
邊做出如此宣言,邊亮出自己的犬齒,『聖域』的守門犬就這樣站著把前路堵死。
有什麼『十分不得了』的東西,這份威脅的正體如今就在眼前。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12808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 篇留言

Rainyzaza
就是看到這裡才愛上拉姆 然後變拉姆教www

04-03 08:0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2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39 『友人』... 後一篇:第四章41 『虎』...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eeatin妳/你
沒事隨便發個聲。最近沒啥新作,喜歡攝影的巴友,歡迎來逛逛本人的拙作。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1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