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0 GP

【翻訳】第六章 神聖圓桌領域 卡美洛 第六節『東村的冒險』

作者:最強醬奴廚†千秋殿下│2016-09-04 20:10:55│贊助:266│人氣:1230
第六節『東村的冒險』

Dr.羅曼
「翻過三個山頭了吧?」
「已經到了相當深的地方的樣子……」

盧修特
「嗯,快到村子了唷。」
「因為我記得這附近唷。」

瑪修
「哦呀。」
「盧修特知道接下來要去的村子嗎?」

盧修特
「嗯。之前媽媽帶我來的。」
「那個時候跟我說"有困難的話就來這邊"。」

難民男性
「啊啊。在山裡生活的人們,」
「都是有各種經過後離開聖地的人們。」
「……即使如此他們為了向聖地獻上祈禱,」
「盡可能的在聖地周遭的山中建立了村落。」
「那就是現在要去的東村。」
「要是他們能夠接受我們就好了……」

Dr.羅曼
「……這樣嗎。就算只是在薩拉森人之中,」
「也有環繞著聖地的事情經過呢……」
「不過如今聖都被建造,」
「都成了在那之前的問題了。」

貝德維爾
「……信仰的根據在眼前被奪走……」
「也就是說,失去的不僅僅只有生命而已呢……」

???
「用那副好像甚麼都知道的口氣。」
「染指聖地的騎士究竟在說甚麼。」

瑪修
「…… !」
「召主,是從者反應!」

Dr.羅曼
「誒,這反應在哪——Assassin嗎!」
「小心了,千秋君!」

???
「來我等村落有何要事,異邦人。還帶了如此誇耀賣弄的騎士……」
「是要連最後的希望都給狠摘而來的嗎?」

≪是逃到這裡來的≫
≪貝德維爾不是圓桌騎士≫←

瑪修
「沒錯,貝德維爾不是圓桌騎士!」
「因為又不像高文卿那麼強,」
「在傳說中也不是個有特別記載的人!」

貝德維爾
「啊,是的……說的也是呢……」
「因為……我,在圓桌中也是最不起眼的小人物……」

「鳳嗚,鳳-嗚!」

???
「是嗎?……那還真是悲哀呢。」
「堅強的活下去吧,那邊的騎士啊。」
「(……我所指的並不只是他一個人而已……嘛,就算了吧)」
「——不對,無需多費唇舌。」
「你們的所作所為,我等早已掌握了。」
「偵查那裡,有這樣的報告。」
「”異國的青年,幫助了我等同胞”。」

Dr.羅曼
「是嗎,太好了!」
「那樣一來就不會被誤解了呢!」
「你是Assassin的從者吧?」
「雖然說起來有ㄧ匹布那麼長,不過我們是——」

???
「給我閉嘴!」
「只有聲音的懦夫,沒有你出場的餘地!」

Dr.羅曼
「啊哇哇,對不起,非-常對不起!?」

難民男性
「等等,山之翁啊。」
「這些人是保護我們一路到這裡的人。」
「現在正在被圓桌騎士追著。」
「能不能就請,讓我們躲藏進你們的村子呢?」
「……雖然至今對你們做了很多嚴重的迫害,」
「這只是如小蟲一般的請求這一點我明白……」
「拜託了。這裡有傷患,還有身孕的女人。」
「我們已經只剩下這裡可以逃了……」

???
「……有那份罪惡感的話尚好。」
「這個村子裡的都是純樸,又保有善心的人。」
「對他們來說,連被聖地的人給迫害的認知都沒有唷。」
「……只要能回應那份善良就行了。」

難民男性
「……非常抱歉。謝謝,謝謝……!」

???
「不過,那邊的異邦人們就另當別論了。」
「不能讓你們進入村子。」
「還有,也不能讓你們回去。」
「不能保證被趕回去的你們不會向騎士們出賣這個村子。」

瑪修
「前輩才不會做那種事情!」
「要是被要求離開的話,我們會就這樣離開!」

???
「……很不巧,現在的我是被託付這個村莊之人。」
「沒有相信毫無根據的話的立場。」
「——做好準備吧。這個不是暗殺。是戰鬥。」
「不想死的話就先把我給打倒吧!」

瑪修
「……Assassin的從者,進入了戰鬥態勢!」
「召主……!」

≪打暈就行了,上吧瑪修!≫
≪可別用銀腕砍他哦,貝德!≫←

貝德維爾
「貝,貝德是嗎……!」
「嘛啊畢竟名字很長,知道了!」

-戰鬥突入-

???
「呶哈!」
「居然,我居然會先被打敗——!」

瑪修
「Assassin,無力化了!」
「打中了很不錯的部位,暫時會難以行動!」

???
「嘎呼,咕呼……!」
「確實像是腹部被樹幹狂毆一頓的衝擊!」
「此咒腕哈桑居然被逼到這樣的地步……!」
「雖然是敵人可確實了不起,想必是個上位的圓桌騎士……!」

貝德維爾
「不,所以說了我不是圓桌騎士……」
「而且也不是上位的……」

「鳳嗚,鳳——嗚!」

咒腕哈桑
「不過,就算全身骨折也不能就這樣倒下!」
「圓桌騎士,不足為奇!」

盧修特
「…………。」

???
「喂喂。一般來說,全身要骨折的話可是站都站不了的咧?」
「可不希望給你們的神獻身到那種程度。」
「勝負已決了。雖然我明白你的心情,」
「到此也應該認同了吧,咒腕大人?」

咒腕哈桑
「這是……阿拉修大人。」
「嗚,姆……姆嗚……可是哪……」

阿拉修
「幫助了難民們這是事實吧?」
「你也是,」
「昨天也像是當自己的事情一樣開心了不是嗎?」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找不到其他感謝的言語了!怎能有如此快事!”這麼說了啊。」

咒腕哈桑
「那個是,因為不知道這些傢伙來歷的關係!」
「要知道跟圓桌有關係的傢伙的話感謝甚麼的絕對不會說!」

阿拉修
「啊啊。又沒關係。」
「這些老兄們,好像不是圓桌的樣子咧?」
「那麼,守一下”不來個感謝的擁抱可不行哪!”」
「這一句話不也很好嗎?」

瑪修
「誒……那個,擁抱是……抱抱,是嗎?」
「那個……好的。這真的非常光榮,Assassin先生。」

貝德維爾
「誒,等等……我內心的準備還沒……」

≪來吧!≫
≪……那個骷髏臉先生,不會太好人?≫←

咒腕哈桑
「呶嗚嗚嗚嗚嗚,此咒腕哈桑,」
「簡直是半年一次的失言!」

Dr.羅曼
「哈哈哈。意外地頻繁呢,要是半年一次的話。」
「小失敗不就很多嗎,那個Assassin。」

咒腕哈桑
「給~~~我閉嘴!」
「半年後甚麼的,是不是還活著根本就不知道啊!」
「……不。我也是腦熱了啊。」
「報上你的名字吧,那邊的召主。」

≪我千秋≫

咒腕哈桑
「是沒有偽裝的真名的樣子呢。」
「然後,並不存在那個名字的圓桌。」
「……好吧。」
「就相信不是圓桌騎士的這話了。」
「至於能不能進去村子就——」

盧修特
「千秋葛格」
「是他幫了我們了唷,骷髏伯伯。」
「所以不要再吵架了。」
「不想要看到,那樣的骷髏伯伯。」

咒腕哈桑
「居然,這不是盧修特嗎!」
「母親呢?莎莉亞沒跟你在一起嗎?」

盧修特
「嗯,走散了。」
「聽說媽媽她不在這裡。」

咒腕哈桑
「——你們,這」

瑪修
「………………。」

貝德維爾
「………………。」

咒腕哈桑
「…………是嗎」
「這,給你們添麻煩了哪。」
「……莎莉亞本來就是來自這個村子的。」
「不顧父親的反對,而嫁到了聖地。」
「……真是諷刺。這明明是捨去了過去,」
「跟成為英靈之後毫無關係的話題。」
「沒想到,被召喚到了自己曾活著的時代哪。」
「……這真是難受。對不成熟的人來說太難受了……」

阿拉修
「…………。」

咒腕哈桑
「……好吧。做為報恩以禮相待。就允許進入村子。」
「阿拉修大人,帶路就麻煩了。」
「我必須去準備新同胞們的過夜之處。」
「畢竟是五十人的大家族,得把村人給集結起來哪……」

阿拉修
「……原來如此。還想說怎麼對狀況這麼了解,那個老兄,」
「原來是被召換到了自己的土地啊……」
「嘛,在這邊感嘆也沒用。」
「久等啦,大哥們!」
「俺是阿拉修。」
「像你們看到的一樣是個Archer的從者。」
「長途跋涉很累的吧?馬上就帶路到村子咧。」
「因為是個貧乏的生活,首先來個賀酒,不知道能不能行呢。」

-場景轉換-

貝德維爾
「這裡就是山之民的隱藏故鄉……」
「這不是個很了不起的村子嗎?」
「不過,從山岳地帶那邊完全看不到耶!?」
「明明連魔術結界都沒有,這是怎麼……!?」

阿拉修
「那部分就是山裡居住者的智慧啦。」
「恰好地藏在山蔭中了啊。」
「沒有對地裡相當的了解可是到不了這個村子的。」
「咒腕老兄之所以不想要帶你們進來,」
「就是不想要萬一讓這個村子的位置被發現。」

Dr.羅曼
「原來如此,確實。因為沒有魔術的守護,」
「要是被發現的話就完蛋了。」
「……而且生活也很辛苦的樣子。就算不至於捱餓,」
「也沒有多些微的餘裕吧。」
「就算是這樣,這裡的居民們也沒有捨棄對聖地的思念。」
「……山之民與聖都騎士。」
「這麼看起來,兩者是不可能相容的呢……。」

貝德維爾
「……是的。如羅曼大人所說。」
「然後現在,那份思念正被賤踏著……。」
「雖然我並不是獅子王的騎士,」
「但卻是跟圓桌相關的人。」
「……居然把這樣的我給帶進來……」

阿拉修
「別太在意啦。這裡的傢伙就算是異教徒也不會抱有偏見的哪。」
「大概是生活巖困的關係吧。」
「經歷辛苦旅行的人一眼就明白了。」
「騎士老哥。先不論你的姿態跟立場,」
「你的生活方式,對這裡的人來說看起來就像是同伴吧。」

貝德維爾
「我的生活方式……嗎。」
「我是一個,被人誇耀的地方一個也沒有的男人……」

「鳳-嗚……」

≪話說回來,阿拉修呢?≫
≪果然是來自這裡的英靈?≫←

「噗鳳——嗚!?」

阿拉修
「哦。聽到了不得了的事情哪!」
「你說,俺是來自這裡嗎?」
「確實是來自這附近。」
「不過時代稍微不一樣呢。」
「嘛,就是一個如看上去一樣的弓兵啦。」
「當作是個微不足道的三流從者就行了。」

Dr.羅曼
「(阿拉修這個爽朗的性格還真是幫了大忙……)」
「(是說,居然說不知道還真是可怕呢……)」
「(雖然知名度不高,)」
「(但是說到阿拉修可是在西亞中可以說是做為弓兵(Archer)這個代名詞的英雄啊)」
「(再加上,他可是那邊的歐茲曼帝亞斯所為數稀少尊敬的大英雄……)」

阿拉修
「那麼,你那邊呢?」
「在這裡看到人類的召主還是第一次。」
「讓俺聽聽到這裡來的經過吧。」
「因為你們看起來可是背負著相當的星星的樣子哪。」

Dr.羅曼
「——以上就是我們這邊的緣由。」
「卡爾堤亞是矯正人理燒卻而設立的組織呢。」
「然後千秋君是」
「卡爾堤亞唯一的召主唷。」

阿拉修
「原來如此,卡爾堤亞,還有人理定礎嗎!」
「有趣,有趣!」
「——等,怎麼回事,這可不是好笑的事情!」
「你們,這不是背負著相當重大的任務嗎!」

瑪修
「哈啊,嘛啊……」
「一旦被這樣再說一次,就是這樣呢前輩。」

≪對歪串已經習慣了。呐,羅曼≫←
≪大家都一樣辛苦≫

Dr.羅曼
「哈哈哈。」
「能讓你這麼說我也鬆了一口氣哪!」
「千秋君,」
「回來的話就給你我秘藏的饅頭吧!」

瑪修
「醫生,剛才那是前輩式的抗議。」

Dr.羅曼
「……嗯。抱歉,真的抱歉。」
「等到卡爾堤亞完全復原的那一天,就發獎勵呢……」

阿拉修
「差一點就沒了緊張感哪……」
「嘛啊,比起逞強要多少來得好吧。」
「那麼那邊的老哥是從卡爾堤亞來的同伴嗎?」
「相同……不對,是做為原圓桌騎士,」
「來糾正同伴而來的?」

貝德維爾
「不是,我……是在沙漠地帶跟千秋相遇的。」
「在那之後我們在聖都之門又再次相會,」
「就像這樣一同旅行了。」

阿拉修
「……呼嗯。」
「總之只有前往之處是一樣的,嗎。」

≪甚麼意思?≫

阿拉修
「也就是說目的不見得相同這回事。」
「就算總有一天目的會變得一樣也是,哪。」
「嘛算啦。總之俺很歡迎你們。」
「遠道而來辛苦了。」
「首先是設置召換陣吧?」
「這個村子確實是地脈。趕快搞定吧。」

「鳳嗚!!」

Dr.羅曼
「居然察覺到的這個地部沒問題嗎!?」
「真是厲害的目光啊,這個英靈!」

瑪修
「召換陣,設置。啊……不過,」
「沒有先告之一下Assassin先生這樣好嗎……」

阿拉修
「沒問題沒問題。咒腕老兄,雖然嘴上說討厭你們,」
「不過早就已經對你們抱有同伴意識了哪。」

瑪修
「那是……我們也很高興。」
「跟臉不相襯的好人呢。」
「啊,……不是,該說是臉嗎,那個……」

-設置完成-

貝德維爾
「居——居,居……!?」

瑪修
「……設置,完成了。」
「平常的話達文西醬都會來一段得意的話……」

阿拉修
「穩定了哪?」
「好,接下來就是我們這一邊的話了。」
「你們,會暫時待在這個村子吧?」
「畢竟能從圓桌騎士的眼下逃出的你們是在適合不過了哪。」
「只要在這個村子裡你們就可相當安泰。」
「也能夠做到情報收集。」
「那邊的騎士老哥也是相當的疲勞呢。」
「根據地是必要的。」

貝德維爾
「我才沒有疲累。讓難民們避難完以後,」
「我打算就算只有我一個人也要回到聖都。」

≪要一個人去嗎?≫←
≪一個人就行了嗎?≫

貝德維爾
「……那是,嘛啊。」
「從一開始就有那個覺悟的關係……」

Dr.羅曼
「啊啊,就如千秋君所說的。」
「單獨行動可不值得稱讚哦,貝德維爾卿。」
「你的靈機也是相當糟糕的。雖然只是從這裡能見範圍的事情,」
「該怎麼說呢,實在是太亂七八糟了。」
「之前都是怎麼樣逞強的啊?」
「靈基也太過混亂了,幾乎是像馬賽克等級一樣的不安定哦?」

阿拉修
「你看哪。」
「不管怎樣,有個能安定下來的地方是必要的啦。」
「最近啊,村子的周圍變得有些騷動。」
「盜賊啊怪物在周圍徘徊著。」
「驅逐這些的話村人就可以安心,」
「也能讓你們得到村人的信賴最好了!」
「想讓你們做點好事呢。」
「怎麼樣啊? 要跟我一起來去狩獵嗎?」

≪要是這樣能得到信賴的話≫
≪多多指教,阿拉修≫←

阿拉修
「不錯的回答。那麼就,快點出發吧!」
「啊啊,騎士老哥就先休息吧。」
「代替俺保護這個村莊就行了。」
「首先朝山腰,驅除聚集在飲水處的怪物們。」
「拜託你咧,召主!」

≪已經當成召主了!?≫←
≪哦!≫

瑪修
「是的,令人吃驚的事情進展速度呢,阿拉修先生!」

-場景轉換-

阿拉修
「哦,今晚也辛苦啦!」
「在山上的戰鬥也漸漸習慣了哪,瑪修,千秋!」

盧修特
「歡迎回來,千秋葛格,」
「瑪修姊接!」

瑪修
「我回來了,盧修特君。」
「今天做了些甚麼呀?」

盧修特
「今天大家一起做了新的飲水處!」
「聽說再過不久,從西村的馬就要抵達了!」

阿拉修
「馬用的飲水站嗎。」
「那先不管,沒有對我說個歡迎回來嗎盧修特?」

盧修特
「阿拉修大哥哥嗎……」
「嘛啊,歡迎回來。」

阿拉修
「那是怎樣啊。不會太差別待遇嗎?」

盧修特
「因為那是個假名字啊。」
「阿拉修,才不是那樣的呢。」

阿拉修
「笨蛋,俺就是真真正正的阿拉修哦!」
「對這樣多疑的孩子,就是要這樣!」

盧修特
「呀——!?」
「不要一直在腋下咕啾咕啾啦,好癢喔——」

阿拉修
「阿拉修先生,對小孩子很有一套呢。」
「盧修特君,跟阿拉修先生在一起總是笑容滿滿的。」

≪跟瑪修在一起的時候也是唷≫
≪難道說精神年齡是……≫←

Dr.蘿蔓
「不不。這是因為阿拉修是小孩子們的英雄唷。」
「特別是在這個中東呢。」
「……不過。在這個村子中停留的一個禮拜。」
「已經甩開圓桌的追擊的樣子……」

瑪修
「……是的。在這之後,該怎麼做呢。」
「沒有跟獅子王面見的手段。」
「要是前往聖都的話就會成為跟圓桌騎士的戰鬥。」
「可如今的我們並沒有跟他們一戰的戰力。」
「而且……也不能放著這個村子不管。」
「村子的生活非常的嚴峻……」
「是連明天的食物都有困難的狀況。」
「要是我們離開了,能夠出去打獵的就只剩下阿拉修先生了吧……」

Dr.蘿蔓
「……說的也是呢。」
「我們也差不多到了該覺悟的時刻了吧。」
「為了與獅子王面對面,問出為甚麼要做出這種事情,」
「而必須跟圓桌騎士們戰鬥的這個覺悟。」

≪……還,不知道≫
≪……獅子王真的是敵人嗎?≫←

貝德維爾
「原來你在這裡嗎千秋。」
「今晚的狩獵能夠平安結束真是太好了。」
「……還有,瑪修。」
「在休息之前,可以陪我一下嗎。」

瑪修
「誒……不是前輩,而是找我嗎?」

貝德維爾
「是的。因為有點個人的事情換一下地方吧。」
「千秋也請。」

-場景轉換-

貝德維爾
「瑪修・基利耶萊特。」
「這是妳所報上的姓名呢。」

瑪修
「是的。是我的名字。」
「有甚麼問題嗎……?」

貝德維爾
「雖然很無禮不過請容我再問一次。」
「那個名字,是做為英靈的真名嗎?」

瑪修
「那個是……。」

貝德維爾
「本來的話是不應該向從者詢問的情況我能理解。」
「可是,特地向妳詢問。」
「請原諒我的無禮。」

瑪修
「……。」

≪說出來比較好≫←
≪不說也沒關係≫

瑪修
「……好的,前輩。」
「Sir・貝德維爾。」
「我……並不是一個真正的從者。」
「而是半從者。」
「正確的來說,是人類與英靈融合出來的。」
「瑪修・基利耶萊特只是」
「我做為人類的名字。」
「真名是……。」
「跟我融合的英靈,沒有告訴我就消失了。」
「所以,我對我自己到底是甚麼樣的英靈,」
「不只是自身就連寶具的真名也不知道。」
「所以說,寶具的出力也……明顯的低下。」

貝德維爾
「……原來是那樣的嗎。」
「能跟我說這些,真的很謝謝。」
「再一次,對我的無禮感到抱歉。」
「我心中的一個疑念消失了。」

瑪修
「不會,請不要在意。」
「我也……忘掉了我自己本身的特殊性。」

Dr.羅曼
「就是呢。半從者到底是甚麼,」
「會有感到不可思議的從者也不奇怪。」
「不如說直到現在的英靈們比較特別吧。」
「畢竟就這樣乾脆的接受了。」
「瑪修雖然做為一個從者不過並不是英靈。」
「貝德維爾卿。」
「你一直對那份差異感到困惑吧。」

貝德維爾
「……是的。」
「說真的,甚至連是敵是友都感到很迷惘。」
「不過剛才的回答讓我的迷惘一掃而空了。」
「再次,Lady・瑪修。」

瑪修
「是,是的。」

≪Lady?≫←
≪真,真不愧是真正的騎士≫

「鳳-嗚,鳳-嗚!」

Dr.羅曼
「單膝跪的謝罪之類的!」
「不對,還是說是騎士對淑女的禮儀嗎。」

瑪修
「淑,淑女……嗎。」
「不不,對那樣的稱呼實在有點……感到抵抗……。」

貝德維爾
「雖然不是無禮的道歉,」
「不過盡可能的想表示我的敬意。」
「對千秋還有,妳直到現在的戰鬥。」
「你們是為了拯救真實,世界而出現的人。」

瑪修
「不,不會……前輩就不說了,我只不過是保護前輩的一個半從者……」

貝德維爾
「不,Lady。」
「那樣是不對的吧。」

瑪修
「……Lady……。」

貝德維爾
「……只要你不談論將力量寄宿在你身上的英靈,」
「我也就沒有談論的餘地了。」
「就算這樣我也要告訴妳。」
「同樣做為圓桌騎士,對妳。」

瑪修
「!」

≪你說瑪修是圓桌騎士……!?≫←
≪………………≫

瑪修
「請等一下,貝德維爾。」
「你,知道跟我融合的這個英靈是嗎!?」

貝德維爾
「當然。不是只有我。跟你面對面的圓桌騎士們,」
「應該也無一例外地感覺到了吧。」
「將寶具寄宿在你身上的那個騎士,」
「就是一個這個特別的騎士。」
「最強勁的騎士,最堅實的騎士,最勇猛的騎士——」
「跟其他各自有著自耀之處的圓桌不同,」
「做為僅僅一個不誇耀武藝,以精神的存在方式為榜樣的騎士。」
「祈望不是他人而是妳自身能夠找出那個真名。」

瑪修
「……不能,告訴我呢。」
「這個寶具持有者的真名。」

貝德維爾
「是的。雖然已經是幾乎說出答案了,」
「不過找尋那個也是你們的使命。」
「……不過。只要在你之中的英靈是圓桌騎士,」
「那麼問題就在其他地方。」
「是否能夠與過去身為同胞的騎士們戰鬥嗎,」
「的這個問題。」

瑪修
「那個……」

≪原來是這樣,所以跟高文的戰鬥才……≫
≪瑪修,一直都很痛苦的樣子≫←

瑪修
「……是的。看到聖都之牆的時候,」
「還有跟高文卿戰鬥的時候也是,身體一直在呼喚著。」
「”不是這樣的。這樣的事情不是亞瑟王的行徑”這樣……」

貝德維爾
「……誒誒,就是那樣。」
「在這個地方所進行王的行為,」
「絕對不是我們所知的那位亞瑟王所做的。」
「……我就清楚的說吧。」
「我無論要做出怎麼樣的犧牲都要把獅子王給……把亞瑟王給打倒。」
「我就是為了這個目的而來到這裡。」
「為了這個目的,而一直活到了今天。」
「不過妳呢?」
「不,妳們呢?」
「如果你們的目的是修復這個時代的話,」
「也許並沒有跟獅子王對決的必要也說不定。」
「……我打算就這樣留在這個村子,並借助哈桑・薩巴赫的力量。」
「對聖都而言我跟哈桑大人都是叛逆者。」
「他們會毫不留情的進行肅正吧。」
「不過你們哪一邊都還不是。」
「只要降伏的話,現在還來得及。」
「還是說就算如此——也要戰鬥嗎?」
「跟圓桌的騎士們。和那個強大的獅子王。」

≪……當然囉≫
≪錯的人是,獅子王啦≫←

瑪修
「……是的。就是那樣,召主。」
「我們要跟獅子王戰鬥。當然會珍惜自己的生命。」
「不過,在那之前——」
「無法原諒聖都獅子王的行徑。」
「這並不是只有做為騎士的責任。」
「是對所有在這個土地上生存的人們,還有在那個門失去生命的人們,」
「必須得貫徹到底的償還。」

≪瑪修……≫

貝德維爾
「————」
「——了不起。」
「對你們的話,就連那位騎士也會借給你們力量吧。」
「我想說的話就到這邊。」
「打擾到你們真不好意思。」
「明天,就對哈桑大人坦白一切吧。」
「並且遵從他們的選擇。」
「他們是否能夠一同作戰呢。」
「我們,是否能夠一同攜手呢,這樣。」

瑪修
「……好的。」
「哈桑先生的話,肯定!」

-場景轉換-

咒腕哈桑
「………………姆嗚。」
「雖然是因為職務的關係,不過這可不是偷聽的東西哪……」
「……這下可難辦了。」
「這麼一來不就沒法拒絕了嗎……」

-場景轉換-

咒腕哈桑
「——齁哦。」
「也就是說,要與我們共同作戰?」

≪是的≫
≪YES≫←

咒腕哈桑
「哈哈哈。居然做這種怪事。」
「我們可是連想要存活下去都拼盡全力的難民哦?」
「以為這樣的我們,能夠跟獅子王的大軍作戰是嗎?」

瑪修
「誒——疑?」
「被這麼說看了一下那個……就是那樣子!」
「哈桑先生,作出了預料外的反擊了前輩!」

≪那個……不曾叛逆……嗎?≫←
≪無法騙過卡爾堤亞的眼睛≫

阿拉修
「那種事情一看就知道了吧!」
「還真是好騙呢,千秋!」

咒腕哈桑
「……失禮了。玩笑開過頭的樣子。」
「確實,我們正在尋找對獅子王反擊的機會。」
「各地隱藏的村子中也有帶著各自考量的”山之翁”赴任,並儲蓄力量。」
「聽好了。我們絕對不會屈服於獅子王。」
「那些可惡的傢伙輕視我們的神——說甚麼聖都法律凌駕於任何的神之威光。」
「這絕對不是甚麼可以原諒的事情。」
「再加上,那些傢伙讓不服從者都不分青紅皂白的令其消失。」
「你們也有看在眼中才對。」
「殘酷地被貫穿的這個大地。」

瑪修
「……是的。」
「用這雙眼好好地看過了。」

咒腕的哈桑
「……那麼,該怎麼辦呢。不過很好。」
「我們不得不起身而戰。不得不挺身對抗。」
「為了那個目的想要戰力是事實。」
「不過——」
「也不能就這麼容易接受你們。」
「雖說是叛逆者,但是有兩位圓桌的話就更是如此。」

≪注意到了瑪修的事情了嗎……!≫
≪……難道說,偷聽到了?≫←

咒腕哈桑
「——話說今天早上的飯菜如何啊?」
「是相當自豪的鷹嘴豆料理哦?」

「鳳嗚,鳳——嗚!」

咒腕哈桑
「不管怎麼說!」
「無論如何要都無法認同你們是同伴!」
「這個是信仰上的問題!」
「不會借助你們的力量!」

瑪修
「怎麼會,哈桑先生……!」

咒腕哈桑
「不過!要是個能夠凌駕我們的信條的惡鬼,」
「不得不讓人依靠的實力者的話又另當別論了!」
「為了打倒鬼,」
「就必需要有使用鬼的覺悟!」
「要是你們有跟圓桌騎士對抗的力量的話,」
「此咒腕,將甘願作為你們的犬馬!」
「現在,就請你們證明吧!」
「要上囉阿拉修大人! 可不能手下留情!」
「只不過要禁止你的寶具!」
「因為嘗試也是甚麼都沒有的哪!」

阿拉修
「哦嗚,原來是這樣啊!」
「Assassin教團的頭頭也是很辛苦耶,咒腕大人!」
「好哦,就陪陪你這個安排啦!」
「千秋,全神貫注地來吧!」

瑪修
「哈桑先生,阿拉修先生……!」
「召主,作好戰鬥準備!」
「證明我們的力量吧!」

-戰鬥突入-

咒腕哈桑
「呼-……哎呀,這真服了。」
「服了哪,真的。」
「有這樣子的戰力,要是放過的話才是會被初代大人給砍頭的。」
「"要是有眼無珠的話骷髏當然也是"。」
「千秋大人。瑪修大人。」
「還有貝德維爾卿。」
「從我這邊想要拜託你們。」
「能夠跟我們一同作戰嗎。」
「雖然無法約定任何的報酬——但我會賭上”山之翁”的名號,」
「絕對將你們給送到獅子王前。」

≪這邊才是,拜託了≫
≪這就是最好的報酬了!≫←

阿拉修
「已經確定了哪。俺當然就從千秋來到村子的時間點就認為是同伴……」
「不過彼此有彼此的立場。」
「特別是作為”山之翁”的哈桑老兄哪。」

咒腕哈桑
「就讓我重新報上名字吧。」
「我是哈桑・薩巴赫。」
「是在此地誕生的教團頭目,」
「不過現在是以暗殺為生之人。」
「我們教團的頭目大家,代代都繼承了”山之翁”(哈桑)的名字。」
「是被寄託的偉大初代之名。」
「在一個時代雖然只有一個哈桑,不過現在就是這樣的狀態。」
「我以外的”山之翁”也被召換了。」
「大家都捨棄了暗殺者的矜持而像這樣現出了姿態,」
「做為指導者守護著各自的村子。」

瑪修
「謝謝您的禮貌。」
「那麼再一次,我是瑪修・基利耶萊特。」
「請多多指教。」

貝德維爾
「我是圓桌騎士,貝德維爾。」
「——非常感謝,哈桑大人。」
「像我這樣的人能得到信任。」

咒腕哈桑
「……沒問題。」
「不,不如說我才是太固執。」
「貝德維爾卿在聖都正門,」
「為了我們的人民挺身而出了。」
「甚至連接近獅子王,這個自己的目的都捨棄掉。」
「要是不相信這樣的品得,還有甚麼能相信的。」

貝德維爾
「謝謝你,哈桑・薩巴赫。」
「義薄雲天的山之翁啊。這對我來說,實是不勝感激的話。」

咒腕哈桑
「哈哈哈。不,這也不需要道謝。」
「不管怎麼說相信你的也就只有我而已。」
「其他的哈桑們是怎麼想的」
「就無法保證了哪。」

Dr.羅曼
「(這個哈桑,真的是個很通人情世故的人哦!?)」

咒腕哈桑
「那麼就帶你們到我們的作戰本部吧。」
「沒甚麼,雖然如今只是個空房子,」
「不過在過幾天散在各地的同志們就會聚集而來。」

阿拉修
「啊啊。雖然是少數不過都是能稱之為精銳的戰力。」
「不過就奪回聖都來說數量是遠遠不夠的呢。」

貝德維爾
「……原本從軍的人嗎。」
「不過就算這樣他們也是人類。」
「對有獅子王加護的肅正騎士,」
「更不用說圓桌騎士們——」

阿拉修
「啊啊,實在沒得戰對吧。」
「那部分就只能由俺們來想辦法啦。」
「對從者就用從者。」
「沒錯吧,咒腕老兄?」

咒腕哈桑
「當然。為了這個此咒腕,才盡可能的召集了”山之翁”……」
「不過震管的哈桑被藍斯洛特給打敗,」
「影剝的哈桑被高文被打敗了。」
「我們之中最優秀以暗殺術誇耀煙醉的哈桑要是能回應召喚的話就好了……」

≪還真的是很多呢≫
≪……那個煙醉,難道說……≫←

瑪修
「……哈桑先生。」
「那個,是來到這裡之前的事情……」

咒腕哈桑
「…………這樣嗎。」
「那個煙醉哈桑,就那個樣子。」
「……戰鬥會變成消耗戰。」
「不要跟獅子王挑起事端……」
「這麼說的我是個走錯路的男人……」
「最後,給你我的名。」

「……非常感謝,千秋大人。」
「那傢伙的遺憾,確實收到了。」

難民男性
「頭目!頭目——!」

咒腕哈桑
「哦呀? 那個聲音是山頂的負責監視的哪。」
「……看見了甚麼嗎……」

難民男性
「咒腕頭目,糟糕了!」
「從西村那裡升起了狼煙!」

咒腕哈桑
「甚麼…… !?」
「顏色呢!? 升起了甚麼顏色!?」

阿拉修
「……呿,那是敵襲啊!」
「看來西村那裏發現了敵人的樣子!」

咒腕哈桑
「哧哧哧哧哧!」
「敵人的旗子是!? 能看得到敵人的旗子嗎阿拉修大人!」

阿拉修
「——紅龍和,斬斷那個頭的紅色閃電——」
「對那個紋章有印象嗎,咒腕大人。」

咒腕哈桑
「喔喔——喔喔喔喔喔!」
「不妙,大家要被殺了啊!」
「那樣揚言要王首的旗子就只有一個——」
「圓桌騎士,游擊騎士莫德雷德……!」

————————



咒腕老師真的超級好人QQ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1243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Fate/Grand Order|Fate/Grand Order

留言共 7 篇留言

グダダゲサズ‧ゲゲジ
可惡,千秋葛格被別人拿去用了(?)。
是說這段因應劇情所以阿拉什大哥沒有氣條,玩到的時候還在心中吶喊真卑鄙呢。

09-04 20:38

最強醬奴廚†千秋殿下
不會阿拉修的阿拉修真是太不阿拉修了(咦?09-04 22:22
偽神之書
感謝千秋~我日文水平不是太好,這段有些不明,在這便能得到解決了
辛苦了~

09-04 22:28

特雷修格
阿拉修嗯真的是個爽朗的傢伙啊…可是想到後面...(淚目

09-04 22:40

黑い影
以赤雷將守護大不列顛的紅龍斬首,還真有小莫的風格呢

09-05 16:52

俠盜賽車手
感謝千秋大大的翻譯

09-05 21:08

墨染
想看哈桑王戰高文

11-20 01:40

粽粽
咒腕原來是好人 該來練他了

03-01 20:5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0喜歡★x747963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翻訳】瑪爾妲的返還 ②... 後一篇:【翻訳】FGO與魔伊的合...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xz0725祝福與建議
「純粹寬容並不不足夠。 我們需要營造一種包容生命多樣性的接納氛圍。」-Sadhguru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1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