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8 GP

第四章39 『友人』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9-04 00:45:42│贊助:98│人氣:8317


「怎麼啦,好像看到了難以置信的東西覺得自己大腦出問題了一樣,又好像看到了夢幻的盡頭,一副突然發瘋的樣子。」
「大概吧,就是跟你剛才那個無需糾正的誇張說法差不多的心情吧」
眼前,是雙手叉著腰喘著氣的奧托。昴轉了轉手腕,確認手上的手銬已經被解開了,一屁股坐到了床上抬頭看向他並回應到。
畢竟被拘束了3天以上,僅僅活動了下身體而已,不但有嘎吱嘎吱的響聲而且還很痛。因為之前一直保持著連翻身都很費力的姿勢,只有在吃飯的時候才定期翻動下身體,所以除了血液循環以外,剛解開拘束的身體上各種各樣的問題都很多吧。尤其是:
「奧托,雖然可能是剛剛取下眼罩的關係,我的右眼視野很差,說起來就是看不見東西,右眼它變成什麼樣了啊?」
「變成什麼樣啊,我還在猶豫怎麼回答才好,你是想聽文雅點的說法呢,還是實事求是的回答呢?」
「為了不被嚇到,請先用文雅點的說法說一下,然後為了瞭解真實的情況,請再實事求是的說一遍。」
「真是貪得無厭的人啊,……彷彿將一切的光明都驅逐開了一般,菜月先生那威嚴的右臉化作了半張暗黑的假面。」
「喂,並沒有請你用這麼中二的說法啊」
正在睜開邪眼的奧托開始說明的時候,昴伸出了手阻止了他繼續說下去。然後小心翼翼的用伸出的手摸向了自己的右眼來確認右眼的情況。
────右眼的位置,簡直就像被切下了一樣,所以看不見東西。試著能觸,明白了那個器官做工作偷懶的理由。試著摸了一下,才明白了這個器官罷工的原因。
豈只是罷工啊,簡直就是打包好行李回老家去了。據實說來的話,其實右眼的位置只剩下了一個空洞。
「能治好的話應該剛才就說了吧。」
「可惜的是,治癒魔法並非是萬能的,止血,接骨這類都可以做到,但是要讓失去的部分回來的話確實……」
奧托憐憫的看著昴,支支吾吾無力的慢慢的張開嘴說到:「沒辦法治好」。
「頭被弄碎的話本來一般就死了吧,現在僅僅是損失一個右眼的話完全是可以接受的。……不過要是同時失去雙眼的話,我估計也會失去活下去的勇氣吧。」
「能朝前看呢?沒有自暴自棄吧?拜託了。要是沒有菜月先生的話,我是絕對沒辦法向前繼續前進的。」
在失去了作為重要器官之一的右眼之時,心緒還能平靜下來,昴自己都感覺吃驚。可能是由於沒有疼痛和流血導致沒有實感吧,就像當初由於艾爾莎的攻擊損失了大半右手一樣。
加菲爾的話雖然有所欺騙,但大部分還是事實,止了血,癒合了傷口,也沒有疼痛感。他只是對昴進行了他所說的治療從而使昴從致命傷之中復原,認為回復魔法是萬能的,僅僅是昴寄予了過多的期待。
「是遵守自己的原則還是其他什麼的原因呢,那傢伙,也是個不好琢磨心思的人啊。」
雖然抓住了襲擊羅茲瓦爾的昴,但是同樣給予了治療。還有以『將昴監禁到『試煉』結束為止』作為強迫愛蜜莉雅進行合作的交換條件。
為了不讓昴死亡,進行了治療,還徹徹底底的執行了看護人的工作。即使很討厭昴身上的『魔女的臭味』,也還是做了將昴搬運到這來的工作。還有明明一直到這裡來,卻連關鍵的昴的一句話都不聽。
就好像知道昴沒說出口的話,沒告知他的情報一樣,對昴說的話一點興趣都沒有。
「如果知道的話,也是因為『福音』嗎……?無論對誰來說,這裡就是魔女的實驗場,這反倒很正常吧。」
每一個相關人員都有著指示未來的書,只要按照書上說的做,昴也能很簡單的將世界向前推進了吧。
大家全都有著同一個目標,齊心協力的向著HAPPYEND前進。偶爾也該來一次一直線走到底的王道劇了吧。
有著知道未來的辦法,就能將一次次重新開始,反覆摸索嘗試的昴拯救出來了吧。
「……再怎麼訴苦也還是無法向前邁進,也沒有誰會來幫我的,可惡!」
「說的好像是一副無家可歸的樣子呢。說起來,大家也可能是出於無奈才將菜月先生被放置在一邊的呢。但是,要是說沒人幫忙你的話,我可是有點遺憾呢,我現在是來這裡做什麼的呢?」
奧托一邊聽著昴的嘟噥一邊敘述著昴表示同情的評論,最後則是否定了昴的說法。
看著眼前奧托得意洋洋的臉,昴則是一副發呆的樣子說到,
「啊,說起來的話,你是怎麼回事啊?不對啊,說真的,這三天還不知道是四天用來考慮的時間和考慮的事情雖然都好多好多,但是只有對你的事情一點點都沒有想到過噢。」
「你這人也太直接了吧!不過不愧是我呢!即使被這樣說了還能繼續保持著神清氣爽的樣子!」
「說真的,清爽的你早就從我的腦袋裡消失了。在看到你臉的那一剎那,我都沒搞清楚你是奧托還是個賣蘋果大叔呢。」
「那是誰啊?賣蘋果大叔?」
「對我來說是一切開始的地方吧,可以稱之為存檔點先生」
迄今為止,作為『死亡回歸』的復活地點來說的話,那位賣蘋果大叔卡德蒙的登場最多的了。
邊敲著自己的受傷的臉邊像個好漢一樣說著俏皮話,昴一邊感受著右眼的喪失感一邊考慮和整理眼前遇到的突發事態。
首先,要打聽的是站在眼前的奧托他的真正目的吧。
「玩笑話和其他的先到此為止……有很多想問你的事情。」
「是啊,菜月先生一定有很多想問的吧。我呢,也對菜月先生到底是做了什麼才被抓到這裡也很感興趣呢。」
「────?我變成這樣,不是羅茲瓦爾的命令嗎?」
根據加菲爾的說法,把對羅澤瓦爾暴力相向的昴監禁起來的來一定是他沒錯。把昴軟禁起來,然後強迫愛蜜莉雅直面『試煉』。然而……
「邊境伯到底在和這事情有多少牽扯我是搞不明白啦,不過『聖域』現在可是面臨著即將分裂的嚴重事態呢。」
「分裂?發生什麼了?」
「是那樣的,琉茲大人他們一方的陣營是主張應該把包括菜月先生在內的避難村民放走的,但是另一邊的陣營可是堅決發對呢。從討論是否應該由加菲爾來看管菜月先生開始,討論的主題就開始歪樓了。」
疲勞的奧托,開始對數天前發生的紛爭進行簡要的說明。
總之就像昴擔心的那樣,隨著避難村民與『聖域』住民的矛盾不斷加深,雙方的不滿最後導致了爆發小規模的爭吵。以這次的小裂縫作為開端,『聖域』的住民也分成了不同的派系,『聖域』整個進入了分裂的狀態。
發生了最擔心的事情,昴倒吸了一口氣,用「可是」接過了話頭。
「為什麼會那麼快就發生了那樣的事情呢。比我之前看到的,不,比我預想的要快了好多」
昴所看到的第一次輪迴世界,至少到第五天為止還沒有發生這樣的分裂事件。所以昴提出的將村民釋放的提案才能被接受,並在第六天履行了這個方案。
『事態的惡化加速的太快了』對於這樣判斷的昴,奧托卻搖著頭伸出了一根指說到「那個啊」,
「並不算快吧。如果將菜月先生作為原因之一考慮進去的話,對真相就不會那麼困擾了」
「原因之一?」
「菜月先生和阿拉姆村的各位之間有過什麼樣的緣分我是不知道啦,不過應該確實是關係很不錯呢。菜月先生受到加菲爾的暴行然後不見了的時候,『聖域』的氣氛可以說是最差的。
「────」
「村裡的大家如果想直接跟拉姆小姐或是邊境伯本人溝通的話還是挺拘謹的吧,而和作為和上位者聯絡的窗口────菜月先生溝通的話,就沒什麼拘束感,可以說是最理想的狀態。連這樣的聯絡渠道都沒了的話,我想大家會生氣那是再自然不過了。」
聽著奧托的話,昴驚呆似的張大的嘴,一副完全沒想到的樣子。
確實,對於上次和這次的『聖域』的狀態變化來說,昴的存在與否本來就應該作為變更點之一考慮進去。然而即使是作為變更點之一,昴也沒想到自己的存在能對阿拉姆村的大家的心情有這麼大的影響,更沒有想到的是,他自己成為了『聖域』進入分裂狀態的導火索。
是開玩笑嗎?或者只是誇大其詞?昴用左眼朝奧托的眉毛那邊瞄了一眼,沒看到有什麼特別的反應,總之,應該是很認真的在說,除非他是個睜眼瞎。
「關於『聖域』分裂的事情,大概大家是想通過反覆的爭論來得出一個結論吧。」
「彷彿好像受到了什麼操縱的感覺,先不管了那個了,說起來,菜月先生,我來在這裡的目的也和那個分裂是有關係的。」
「和分裂有關?啊,難道說我不在了所以發生了爭吵,如果我回去的話就能恢復原狀嗎?說實話,這對我的期待可有點過頭了,給我的壓力也太大了」
受到過於自卑的性格的影響,昴無法坦率接受奧托的話。事實上,就算阿拉姆村的村民是受到昴的強大影響才平靜下來的話,那麼在情緒已經爆發的現在,昴也想不出該怎麼辦才好。
反過來,如今失去了右眼的昴的樣子,可能會對他們的情緒更加火上澆油也說不定。
因此,昴對奧托的建議露出了為難的神色並搖了搖頭,然而,奧托卻搖了搖手說「不是,不是」對昴的否定態度進行了再次的否定。
「認為菜月先生有如此強大的影響力,我可是想都沒想過的說,這可是驕傲自大過頭了啊。」
「彼此彼此啦,你之前也說的很過頭吧,吐槽就算了吧。……那麼說起來,你來把救我出去是為了什麼呢?」
「我僅僅是為了規避避難的大家和『聖域』的住民發生大規模的衝突吧,出於這個原因,菜月先生能接受逃出『聖域』這項任務嗎」
「逃出『聖域』的,任務?」
當聽到這個突然出現的詞時,昴瞇起了不安的左眼,並在口中反覆默念著這個詞,然後,突然想到了奧托到底在計劃著什麼。
昴對著精明的奧托舔了舔嘴唇,「難道說」
「你,是想趁『聖域』的住民還在一片混亂的時候,帶著村民們從這裡逃出去嗎?然後需要我來幫你一起幫他們逃出去,是這樣吧?」
「真是明察秋毫啊,能理解的話真是太好了,時間也不多了,如果可以的話希望菜月先生能夠無條件的來協助的說」
「先來確認下逃跑的流程計劃吧,如果是無謀的挑戰的話,我也不會輕易點頭的。反之,如果能讓我感覺到確實有機會的話,我那些反對的辯解也就不成立了」
首先,對反對解放『聖域』派系進行刺激什麼的就很不慎重,會影響作為『聖域』人質的愛蜜莉雅和羅茲瓦爾他們的安全。羅茲瓦爾他會怎麼樣倒是無所謂,但不希望愛蜜莉雅和拉姆,還有帕特拉修她們被波及到。
「如果可以的話,真希望也能把我的名字加到那個不希望受傷的名單裡呢。」
「在外打拼流血的才是男人嘛,我大概就是有這種老派想法的類型吧,男主外,女主內就好」
「雖說是第一次聽到這話,不過怎麼看應該都算是用錯了地方了。」
昴則是對奧托一本正經的吐槽一臉厭惡的樣子,然後,乾咳了一聲繼續回到了原來的話題。
「如果並不是準備破罐子破摔了的話,就告訴我詳細的計劃吧,聽完後我再決定到底是幫你忙還是去告密。」
「還有告密的選項嗎?這真是好可怕呀,計劃很簡單的說。因為已經和『聖域』的穩健派談妥了,我們用龍車突破結界的時候他們會去壓制住過激派,然後就是說再見的時候啦。」
「這也太亂來了吧?而且協助者到底是……?」
「關於這個的話,除非菜月先生確認來幫忙的話才能告訴你。想拜託菜月先生的主要是去說服村民們,以及無法預測其動向的加菲爾的應對,和村民相比的話,他一定會盯住菜月先生不放吧。」
「我是相當出色的誘餌嗎?這點確實不能否認。」
有關加菲爾的話,應該會和奧托預測的一樣,當昴和避難的村民在一起的時候,一定會意氣用事的來緊追昴沒錯。只不過,這樣對昴來說有多辛苦也是不難想像的。
「說起來,難道還不知道加菲爾的立場嗎?那個傢伙的話,看上去就像是琉茲的家人,應該是穩健派吧?」
「本來的話,應該是把他算到穩健派裡的沒錯,不過從他對待菜月先生以及愛蜜莉雅大人的方式來看的話又很難作出這樣的判斷,雖然樂觀一點的話應該是不把他算在敵人裡面的,但最後我們還是一致認為,就悲觀一點把他當作敵人處理吧。
「那個協助者先生還真是會仔細分析情況呢……連我的事情都考慮進去了。順便問問如果我不幫忙的話你們會怎麼辦?」
「在那種情況下,就大肆宣揚菜月先生被放走的事情,就算只是潛在的敵人,加菲爾的實力也太強了,還是希望他不要成為我們的障礙。」
「完美啊,畜生!在我剛剛獲得自由的時候,就已經違背了加菲爾的期望了。靠,真會算計啊!」
撓了撓頭,昴只能承認確實是被奧托和那個協助者玩弄在鼓掌之中了。在現在的這種狀況下,昴勢必將成為他們的扯線木偶。
不過,說起來的話,對這樣的狀況卻完全沒有反感的感覺。
要說為什麼的話,奧托他們發起的行動是為了讓避難民們逃出『聖域』,這可能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解答為什麼昴在上個輪迴看到了空無一人的『聖域』。
如果這個計劃能獲得成功的話,那麼即使昴不幫忙,至少也能讓避難民們從『聖域』消失。但是,僅靠這個的話還是沒辦法完全解釋為何上個輪迴的『聖域』會空無一人。
「結果,還是不能搞清楚為什麼連『聖域』的住民也都不見了……」
不管過程如何,因為離開所以一部分的人不在了,這很容易理解。但是,沒有離開的那部分人為什麼不見了,還是沒辦法得到解答。反正,如果想要瞭解狀況的發展,那就必須要從這裡出去。
遵從奧托他們的提案,把這次輪迴經歷完應該不會白費。
「說起來現在就能找到我,你還真行啊。這裡的話,多半在『聖域』裡也算是個隱藏的秘密房間吧。」
總算能看看呆了好久的加菲爾所說的房間內部的樣子了,昴轉著頭看的同時頸椎也在發出聲響。
陰暗的房間裡因為沒有窗戶,所以也沒有外面的光線照射進來,房間裡只有結晶燈發出的搖曳的模模糊糊的光。房子應該是木製的,一些粗糙的地方還能看到漏進來的雨所造成的潮濕。這缺點造成的滴水聲就是使被蒙住眼睛的昴感到神經衰弱的原因了吧,真是吵人啊。
「是啊是啊,用正經的方法一定找不到呢,說是隱藏的房間,我更覺得是個秘密基地的樣子呢」
「我重新看了下房間,也有這樣的感覺呢。我猜是純手工的製品吧,直截了當的說的話────不可能是職業的木匠做的,只是個光有力氣的的年輕人隨便隨便弄出來的房子的感覺吧。
相對之前昴所認為的牢房的印象,這個簡陋的小屋簡直差的太遠了,應該說就是個非常狹小的,小房間吧。
對正在感想著的昴,奧托說著「那個暫且不提」做了個把這個話題先放一邊的手勢。
「發現了這裡全是我的功勞的說,我覺得應該會得到坦率的稱讚呢,那麼來看看菜月先生的反應到底會如何呢?」
「坦率地佩服著呢,真是全是靠你才得救了呢。你怎麼找到這裡的啊?」
「嘿嘿嘿,想知道嗎?想知道吧?一定會想知道吧。」
「是啊是啊,當然想知道啦,難道說你是用你那個『言靈的加護』的能力,從森林中的蟲子,蜥蜴,植物等等那裡收集了情報,最後來到這兒的嗎」
「知道的那麼清楚的話,我那充滿優越感的回應該怎麼辦啊!?」
沒辦法繼續據透下去的奧托歎了口氣。然而,只是為了開玩笑才說出口的話,竟然被奧托肯定了,昴掩飾不住內心的驚愕之情。
雖然知道奧托有『言靈的加護』的能力,卻沒想到這個能力的實用性竟然如此之高。
之前,昴就曾利用過奧托的這個加護,駕馭著帕特拉修把愛蜜莉雅他們從困境中拯救了出來,那個時候奧托他通過和蟲子還有花花草草的溝通,連續抄近路,趕上了原來根本不可能趕上的距離。
「你這個加護,真心方便啊。」
「……也不是那麼好的東西啦。」
聽到昴的感歎,奧托卻突然情緒低落了起來。看到他這個反應,昴皺了皺眉頭,而奧托則沒有讓他追問下去,握緊了拳頭說到「總之」
「馬上,愛蜜莉雅大人的『試煉』就要開始了,這段時間加菲爾將不得不離開這裡去墓地,也就是說,機不可失。」
「用來準備作戰的時間也太短了吧,……要是沒找到我的話,這會兒不是已經火燒屁股了嗎?」
昴一邊向催促著他的奧托發著牢騷,一邊轉動著身體確認著自己的身體狀況。並非說是不滿意吧,有被好好塞飯,排泄物也有人在處理,只是現在回想起來,連到底是誰幫忙弄的這些事情都沒搞清楚真是羞死人了,讓昴想起了腳骨折入院時的往事。
不管怎麼說,身體的話除了吱吱嘎嘎的響聲以外其他方面都沒問題。昴向奧托點了點頭,正準備出發的時候────,
「那個,最後再問一個問題好嗎?」
「……到底是什麼問題啊,真是的,這是最後一個問題了噢?,已經浪費不少時間了,要是計劃已經進入到下一階段了的話,我們不就變成笨蛋了嗎。」
「抱歉抱歉。……想問的是為什麼你要冒那麼大的險來幫忙呢?」
「────」
被問了這個問題的奧托,就像臉上被潑了一盆冷水一樣。
首先,一開始聽到這個計劃的時候就有疑問了,確實這個計劃能讓避難民和『聖域』的住民之間避免發生衝突,對兩邊來說雙贏。昴當然也很歡迎這種情況,對愛蜜莉雅和羅茲瓦爾也會有所幫助,但是……
「這種情況下,沒看到你能得到什麼好處啊?我的頭腦不怎麼靈光,怎麼想也想不出來……不搞明白那點的話,實在不太爽。」
並不是想要懷疑奧托,但是事實上確實是有不能理解的地方。事實上,對奧托來說的話,不要說被捲入到『聖域』的糾紛中來了,『王選』也是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的。
即使面對如今這種錯綜複雜又麻煩的狀況,對奧托來說也還有一條路可以走,那就是不管一切一個人跑路。就算原來他的目的是想和邊境伯搭上線,但現在這種狀態的話,說起來就是:『就算是想賭一把的話,成功的幾率也太低了』。
如果不算上昴的話,對他來說也應該連打破目前這種狀態的契機都沒有,
正因為如此,昴才不明白他到底為什麼冒著如此大的風險來幫忙。就跟前面說的那樣,昴在這不斷煩惱著的三天裡,早就把奧托的存在給忘了,也就是說昴在考慮之前各種疑點的時候早就把他給排除了,但從另一種意義上來說,昴也沒有信賴他的想法。
在各種各樣不如意的狀況堆積起來的現在,一定得知道奧托是『為了什麼』,才能對他有所信賴。
因此,如果不想推翻這份信賴的話,必須知道他的本意。
如果他也有昴難以相信的『另一面』的話,那就只能────
「回答我,奧托,你到底是為了什麼才這麼拚命的?」
昴非常平靜的問到,這雖然是個小問題,但卻會成為接下來的分水嶺。
屏住呼吸,昴等待著奧托的答案。理解了昴的問題,奧托一邊在口中選擇用來回答的詞彙一邊凝視著昴
「菜月先生,你認為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
「如果眼前掉下些小錢就會馬上伸手去撿,然後反而把自己另一隻手裡的東西全都掉了的人吧,腦袋裡描繪出的就是這種脫線人物的形象」
「好過分的想法啊!雖然不是沒幹過這種事情,被你一說彷彿又躍然眼前,真是超不爽!」
昴所想像的奧托的形象,或者說,昴所希望看到的奧托的形象,沒想到意外的準確呢?
一邊說著這評價也太過分了,奧托一邊搖了搖頭說到「真是的」
「那個啊,菜月先生」
「……啊」
「────『幫朋友』這種事,有那麼奇怪嗎?」
────這一瞬間,昴的時間停止了,完全沒理解奧托在說什麼。
數秒之後,昴的時間繼續開始流動。但是,昴完全沒理解剛才的話的意思,奧托剛才說了什麼?
尤金?尤金是誰?這個人就在附近嗎?
(註:日語ユージン(尤金)和友人發音很像)
「你這人怎麼突然一副驚呆了似的臉啊?」
「不是,因為突然說出了我不認識的人的名字所以很驚訝,那個,你說的尤金是誰啊?」
「真搞不懂你怎麼會得出這個結論的,頭和屁股的位置搞錯了吧!不是尤金啦!是友人!朋友!」
「朋友!?誰和誰啊!?」
「我!和菜月先生你!」
昴睜開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氣喘吁吁的奧托,奧托則是一邊用腳剁著地板一邊擺了擺手說到「這樣行了嗎?」
「我被魔女教抓住,有生命危險的時候,是菜月先生你們來救了我。之後,還在各種交易的時候幫我說了不少好話。雖然說確實是為了能和邊境伯見上一面才來到這裡的,但這並不會否定我和菜月先生之間的姻緣啊。」
「────」
「而且,就算不面對現在這些麻煩的問題,我也是把菜月先生當成朋友看待的,如果是平時的話,也有好多好多話想跟你說,不要蠻不講理的像個笨蛋一樣搞的那麼有距離感好不好?」
說到一半就謎之臉紅起來的奧托,用手指撓了撓自己的鼻子把視線轉到了一旁。
聽著奧托的話,昴則一直保持著沉默。好不容易才把話差不多說完的奧托,對昴這幅毫無反應的樣子投來了納悶的視線。
稍稍看到了奧托不安的表情,然而昴想要向他說出肯定的話語卻沒有說出口。大概奧托他現在是以為自己被昴當做了單方面推銷『友情』的推銷員了吧。
正想像著奧托心裡可能正想著這個的昴,心中的感情沸騰了起來。然後由於那個感情所帶來的反應是,
「────噗」
「怎麼啦?」
「啊哈哈哈哈!朋,朋友?朋友啊!原來是這樣啊,是這樣啊。奧托啊,你原來是想和我做朋友啊!」
「啊!?」
忍不住放聲大笑起來的昴,粗暴的拍著臉紅的奧托的肩膀。即使這樣昴還是止不住的跺著地板捧腹大笑。
「噗哈哈,朋友。啊,畜生。奧托,你這傢伙,你這小子」
「好痛啊好痛啊!幹嘛呀!哎哎,弄得說這些的我好像是個笨蛋似的!我明白了,菜月先生根本沒把我當朋友吧!但是,不管覺得多可笑,你要在那邊笑到什麼時候啊!」
「不不不不,我並不是覺得你說的事可笑,我笑的並不是你,而是在笑我自己竟然笨到了如此程度。」
用左手擦掉了由於狂笑不止而流出的眼淚,昴總算控制住了自己不停大笑的衝動,並從正面看向了奧托。
那是一張多麼後悔從口中說出『朋友』的臉啊。但是,就是這樣的他在之前觸碰到了昴的內心,昴對他充滿了感激之情。
────奧托有什麼企圖,奧托可能有什麼陰謀。該相信什麼,該不相信什麼。
不信任將昴當做朋友,擔心著昴幫忙著昴的奧托,反而懷疑他,蠢的是昴自己啊。
覺得奧托來幫忙一定是為了『什麼』,那個『什麼』真是惡意滿滿啊,卑鄙的是昴自己啊。
一直被這個世界玩弄著,使昴變得完全不能明白周圍的人的心情,忘了除了『惡意』的存在,這世界上同樣還有無條件的『善意』的存在,真是成了個不知感恩的人啊。
────菜月·昴無數次的輪迴,又瞭解了這世界的什麼?
經過了那麼多次的死亡回歸,照道理應該能悟出些什麼了吧,結果連身邊這麼講義氣的朋友都沒注意到。
看著自嘲自戒著的昴,不明白發生了什麼的奧托一臉疑惑的樣子。這時,昴就像不知突然從哪裡弄來了明快的心情那樣,向奧托露出了微笑。
「對不起!你當然是我的朋友,奧托!────來幫我忙,太感謝了」

※ ※ ※ ※ ※ ※ ※ ※ ※ ※ ※ ※

加菲爾用來監禁昴的建築物,位於遠離『聖域』的住民平時居住的村落的樹林裡,要是沒有奧托做嚮導的話,一定會在如此錯綜複雜的道路裡迷路。
「這樣想的話,果然沒有你的『加護』的話,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請小聲些,我也不認識出去的路,現在全靠花花草草,青蛙還有蜥蜴他們的幫忙。要是他們心情不好起來的話,說不定不但不會把我們帶到出口,反而會把我們帶到某個懸崖也說不定。」
「自然生物真恐怖!」
用耳朵仔細傾聽著自然生物的話語,奧托謹慎的選擇著道路。在他的後面,昴還不習慣只有一隻眼睛的視野,用危險的跑步方式很費力的穿過一個個的樹叢。
果然,由於右眼看不見所造成的遠近感失調還是挺痛苦的。雖然右眼真正的喪失感現在才剛剛開始,但已經開始對身體活動造成非常巨大的影響了。
但是,對於讓昴失去的右眼的加菲爾,昴對他一點恨意都沒有,真是不可思議。
自己被揍應該是活該吧,加菲爾身也上有許多矛盾之處。但昴自己還是沒能接受這樣的推斷。
還有就是,不管讓想像的翅膀飛的多高,還是想不出對付加菲爾的方法。
「包括未確認的『福音』的事,還缺少其他的情報吧」
姑且就把這個問題先放置在一邊不想了吧。
在感到有些遺憾的同時,昴感到右耳有些疼痛,原來是右耳擦到了樹枝發出了輕微的響聲,為了不讓腳踏空,昴跳過了樹木的樹根,就在這時,
「能看見了。馬上,就要到村落了。」
聽到了奧托的呼喊聲,昴拚命想要看清楚前面一片模模糊糊的東西。從幽暗的綠色樹叢中,可以看到正對面星星點點亮著燈的村落了。
走出了森林,被月亮和星星照亮的天空讓人一下子豁然開朗,一直黑糊糊的視野也清晰了起來。
環視著周圍,並排站著的昴和奧托一起喘著氣,確認自己已經回到了『聖域』的村落裡。現在正是明月當空之際,恐怕墓地中愛蜜莉雅已經開始對『試煉』的挑戰了。
真想衝去墓地那邊,到她的身邊去啊,不過將這份感情控制住的昴回頭對奧托說到:
「現在正是『試煉』進行的正當中吧,正是逃出『聖域』的好機會。現在該幹什麼了,還有和協助者在哪裡碰頭?」
「協助者的話────」
正要回答接連不斷提出問題的昴,奧托把手向村落指去,不過這個動作在中途就被打斷了,原因是有一個聲音響起了:
「────不用擔心,我已經到了」
打斷了兩人之間的對話,在一陣腳步聲中有一個人走了出來。
名貴華麗的黑色女僕裝,星光下顯的非常漂亮的白色的圍裙,簡直就像被幻想包裹著一樣,有些年幼又非常可愛的她出現了。
「首先,先慶祝下你能平安回來吧,巴魯斯」
飄動著粉色頭髮的拉姆────也是奧托的協助者,一副清爽的樣子,用毒舌迎接著昴他們的歸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11725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2 篇留言

黑羽醬油
奧托wwwww

09-21 10:55

鍊金工房大好~緯~
真●朋友の卷w

09-27 22:2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8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38 『青蟲』... 後一篇:第四章40 『協助者』...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