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同人】逆轉探女──月見的逆轉Cp.End

作者:烈鎌克斯│2016-09-02 17:25:04│巴幣:26│人氣:425



食用前請注意

本創作為東方project的二次創作,甚至三創了

若是在食用前先了解原作一定能提升閱讀的樂趣

作者功力不到家,角色崩壞、與原作情節不符、捉襟見肘的寫文技巧出現可能

沒有營利或是任何的商業行為

此故事的版權問題、出現的人物、事件、團體均以跟現實沒有任何關係並且進入幻想








        「在月球上,聽說有被困在寒宮的公主。」

        聲音的主人,有著銀白色的長髮,宛如夜空中的銀河。

        「在月球上,聽說有很多搗臼的月兔。」

        她的聲音,沒有明顯的抑揚頓挫,也沒有帶入情緒。

        「在月球上,聽說有能讓糰子變的好吃十倍的醬汁。」

        在黑暗的角落中,聽見這『台詞』的人明顯嚇了一跳,肩膀輕微的顫抖著。

        「人的一生中,也許每個動作、每一句話或許都有『腳本』事先決定好了,然而,這個『腳本』的作者也許是你,也許是我,更甚者是所有人一同合力編織出來的,總之,無論腳本的好壞,我們都應該給他一個完美的落幕。妳說是吧?」

        探女指著藏首於黑暗之人,並且說出她的名字。

        「從最一開始就在看好戲的觀眾──綿月豐姬」




        「啪、啪......啪......」

        聽見自己被指名道姓,豐姬緩緩的拍手,用著一秒不到一次的頻率。

        「天探女大人真是了不起呢,怎麼說呢?如果這齣戲碼是推理懸疑,探女大人在進入中場休息前就已經試圖進入最後的解答篇了呢。」

        豐姬的掛著燦爛的笑容,似乎對探女的作為稍稍的感到驚喜。

        「那麼,您會出現在這裡難道是想要指認犯人了嗎?亦或是直接拿出『我』是犯人的證據呢?」

        「沒那回事,我並沒有要指認您是犯人。」

        探女稍微清了清喉嚨,雙方互稱『您』對她而言有點感到彆扭。

        「如同我說的,您打從一開始就是觀眾了。身為一個觀眾,若想要欣賞好戲,應當在落幕之前只能靜靜的看著,不是嗎?」

        豐姬勾起了嘴角,眼前的這名偵探,不,是律師,她沒有讓自己失望。

        「我這個人,是只要一坐到觀眾席上,不論中間的戲碼再難堪、再令我無法接受,我還是會想要看到結局的,那麼,就讓我看看所謂的推理吧。」

        










        「其實這個案子,從最一開始的時候,有幾件事情一直在困擾著我。」

        探女稍微揉揉額頭,幽幽的開口。

        「第一點:為什麼要犯案。」

        「也就是說,犯人的動機是嗎?」

        「是的,若是可以知道犯人的動機,那麼整個案子的全貌應是很快就會明朗了,但......」

        「但是您不知道為何犯人要冒著『製造汙穢』的風險,也要將殺害被害人是嗎?不過,難道沒有隨機犯案的可能嗎?」

        「不可能。」

        探女搖了搖頭,否定豐姬的說法。

        「假使今天,犯人真的是隨機犯案,那麼他的目的是甚麼?」

        「若是犯人精神狀況上沒有問題,那這就是在向律法公開挑釁了呢。」

        「是的,更何況月都可是將『死』視為大忌,我不認為有人會想要以這麼低劣的手法來表現出自身的傲慢,就算真要那麼做,除了把無關的人捲進來,還有更多更安全的手段。」

        「若是要我來做的話,大概會直接把本身就充滿汙穢的地上人的軀殼高掛在外側那奇怪的旗幟上了呢。」

        「咳、咳!請您不要帶著微笑一派輕鬆的構築出那麼駭人的景象可以嗎?」

        探女輕輕皺起眉頭,然而後者只是淡笑後輕吐舌頭。

        「總之我認為,這是私人恩怨,被害人一開始就被鎖定了,隨機犯案的可能性幾乎是零。」

        「很『合理』呢。」

        「再來第二點,是這個密室殺人太過完美了。」

        「哦?難道不是犯人的行動與計畫都相當的縝密嗎?」

        「這也不可能,不論是任何所作所為,凡是走過皆必留下痕跡。真要說的話,假設犯人曾經清理那些痕跡,那麼也會留下『執行清理』後的痕跡。」

        「這也很合理呢,不過稀神大人,也許有的時候,沒有證據也是一種證據哦?」

        「0也能夠傳遞資訊的意思是嗎?但是以我的性格,如果有『沒有能夠出示的證據』的選項可以選的話,我也不會選的。更何況,這次的情況是連點像樣的物證都沒有,唯一的線索只有打聽來的口供,如果今天是在法庭上,恐怕沒有任何法官或檢察官可以接受吧?」

        「若是犯人現在跳出來自首,但是仍然沒有物證的話,律師也不會接受,是這個意思是吧?」

        「沒錯,即使是合法的自然人憑證,也有可能是假的,但是物證是不會說謊的,它會道盡自己身上所有的一切,包括它自身是真物或是假物這點。」

        豐姬聽到這裡稍微斂起了笑容,語氣與心態有明顯的轉折。

        「您不會現在要說您心裡有底了但是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妳的論述吧?」

        「不,恰巧相反,如同先前說的一樣『沒有證據也是一種證據』,雖然在這個時間點這並不能令某人的罪業確鑿,但這讓我注意到另一件事。」

        探女停頓了下,做足了心理準備。

        「那就是,事情進行的太順利了。」

        「順利?稀神大人,幾乎空手而返的,這樣能說是順利?」

        「不,我並不是說調查,我是指為了彌補沒有物證而讓他人懷疑這點,因此每個人都很清楚要怎麼在有人來詢問的時候進行應答,仔細想想,我手邊得到的情報,通通都是他人口述才得知的,再沒有其他有利的線索下,像我這樣來調查的人,最終只能一昧的相信唯一的線索了。」

        「所以呢?雖然到頭來那些言論也沒有證據可以證明真偽,但那也只是那些下人的謠言罷了。」

        「或許真是如此吧,但是您不覺得,即使是再怎麼不為過的事物,也有它的『因』在嗎?」

        「您因為沒有線索可尋所以開始在不重要的小細節上計較了嗎?」

        「並非如此,這點非常重要。因為這些所謂的謠言,正試圖把我們引導到犯人想要的思路上去。」

        「犯人想要誤導案情到這裡我還能理解,但是犯人憑一己之力就將謠言引導到他所想的方向去這未免......」

        探女輕笑了下,相反的,此刻的豐姬則是沒有任何欣喜之情。

        「不,從來沒有人說過犯人是『一個人』的喔?」

        「......那麼,是有『共犯』是嗎?」

        「沒錯,從完全的湮滅證據到控制謠言的走向甚至串通口供,這些絕不可能只憑藉一己之力就完成的,若是說真的能靠自己做到的人,恐怕也是濫用職權或是官權,但是很可惜的是,唯一有可能用自身地位威脅,又有辦法使下端願意信服,包庇的人,也只有身為被害的那個班長了。」

        「這麼說的話......難道?」

        豐姬憤恨的咬住下嘴唇,雙拳握緊著。

        「想必說到這裡,您也能夠看清事件的全貌了,那麼,我還剩下最後一點疑惑

        ──綿月豐姬,特製糰子的味道嚐起來如何呢?」

        豐姬聽了以後,仰望天花板,接著開始苦笑。

        「很好吃呢,好吃的有點過分了,比加了特製醬汁的月見團子還要好吃個數十倍呢。」

















        真正的宇宙,因為沒有重力,所以沒有上下左右之分的。

        或許對大部分的生物而言,長年腳踏實地的他們,大概沒有辦法想像那樣的情形。

        不過那些生物大多也跟宇宙無緣,應當是不需要認知到這個觀念。

        「那麼,今天也來偷看一下吧。」

        「『也』?看樣子妳的不務正業在短期內不是第一次了呢。」

        探女益證嚴詞地說,指責正握著夢魂,想偷窺他人夢境的哆來咪。

        「不要這樣嘛,我在這裡的娛樂也只有這個了,而且別人做的夢比較有趣嘛。正所謂『別人盤子裡的團子比較好吃』」

        「並沒有人說過這種俗諺好嗎?」

        「妳很沒有幽默感呢。」

        「沒有任何好笑的地方啊,而且妳會這麼說,代表今天的事情妳都看到了?」

        「不盡然,我只看到了一半而已呢,就像是白天的時候仍然有流星,但是肉眼不可見一樣。雖然沒有在睡覺,不過人還是會作夢,只是看得不清楚而已......所以說,妳可以跟我說結局的部分嗎?」

        哆來咪像個小孩一樣,瞪大了雙眼在懇求著。

        探女有點無奈的笑了。

        「就算我不說妳也打算事後偷看吧?那麼我就說了,那個綿月豐姬,是很恐怖的女人呢。」

        「哦?難道她真的是犯人嗎?」

        「不,不完全是。我會說她很恐怖的原因是,她沒有思考,但是就能得出思考後才能得出的結論了。」

        「妳的意思是,沒有經過理性,直接下意識的做出反應?」

        「那是整個腦子都已經是空的了,那個情況應該跟笨蛋只有一線之隔了,正確的說法是,她的直覺很強,總是會自動得出正確答案,但是她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及道理。」

        「原來如此,所以沒有思考是指這個啊?」

        「沒錯,老實說這次因為她的緣故,其實我到當面質問她之前都還對自己的推論沒甚麼把握的。」

         「沒有把握?沒想到我可以從妳口中聽得到這句話呢。」

        「唉,就如同我說的,她一開始是觀眾的,但是她似乎事先預見了結局,因此逕自做出了干涉,讓結局產生了變化。」

        「那麼,她到底做了甚麼?這令我很好奇呢。」

        「在這之前,讓我先揭曉這次的犯人是誰吧?」

        「等等。」

        哆來咪有點不服氣的指著探女。

        「前面妳好像很不願意跟我說,但是現在妳好像一直以釣我胃口為樂啊?」

        「沒有那回事喔?那是妳的錯覺罷了。」

        國津神也好、天探女也罷,這傢伙的本質還是壞心眼的天邪鬼呢。哆來咪剛剛更加確認了這個事實。

        「這次意圖要殺害那個叫鈴仙的小兔子的,無庸置疑的是『月兔們的惡意』呢。」

        「等一下,先給我等一下。探女,妳睡夢還沒睡醒嗎?」

        探女眨了眨眼,一本正經的回答。

        「當然還在睡啊?要不然怎麼會在這裡跟妳說話呢?」

        「不,我的本意不是那個意思。這一次的被害人是她們部隊的班長喔?不是那個寵物兔喔?她還跟著妳一起蒐查喔?」

        「我知道啊。」

        「還有,『月兔的惡意』是怎麼一回事?」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囉,假設今天妳是微不足道,到了臨終前也不會被人記住名字的下端。若是有個同僚,她應當跟自己一樣接受身為下端的命運,但是突然她沒來由地受到了高層的寵愛,妳怎麼想?」

        「那種不努力就得到一切的人是真的很希望她可以去死呢?啊,難道說那個班長是因為這樣所以被其他下端下毒是嗎?」

        「不,不是那樣,若是那些下端會因為他人的地位而妒忌的想要了結他的生命,還有其他的月之民可以被當作更令他們忌妒的目標,就算他們沒那個膽子,也有其他更高地位的月兔可以殺,沒有理由針對那個班長。」

        「那麼究竟是如何呢?」

        感覺探女妳一直在說著自相矛盾的話。

        哆來咪小聲的表達不滿著。

        「我說的那個引來他人忌妒的對象就是鈴仙,雖然她仍在下端的部隊幹活,但是她的身分是『綿月姊妹的寵物』」

        「這麼一說我想起來了,那對姊妹偏袒以及溺愛寵物的樣子雖然沒有在公開場合表現過,但是明顯到一眼就看得出來呢。」

        「所以說,這招來了其他兔子的醜陋的忌妒心理。因此她們一起擬訂好要如何消滅可憎寵物兔的計畫,在只有倍受寵愛,可以有特權吃到加有讓糰子變好吃十倍的『月見團子』裡下毒,之後大家一起把證據清理的一乾二淨,並且把過錯怪到做團子的人身上就好了。」

        「等等,她們的動機我明白,只要互相包庇,就有機會在一般下端碰不得的『月見團子』中下毒我也明白。只要不是自己頂罪,隨便找個無關人士背黑鍋這我也懂。但是實際上被毒死的人不是鈴仙,是那個班長喔?」

        「對,我想那些月兔都計畫好了這麼久,應該也排練過很多次了,在她們迎接清爽的早晨,以為殺人的這部分成功執行,把事先決定好的『嫌疑犯』關去羈押後,她們發現到了,那個討人厭的寵物兔還活著,死的卻是其他人。那麼,是怎麼一回事呢?」

        「對啊?我很好奇呢。」

        「原因再簡單不過了,那是因為綿月豐姬──她把事先下毒過的,鈴仙原本會吃到的團子給『掉包』了。」

        「掉包了?妳是說綿月豐姬已經事先發現有人想毒死她家寵物兔嗎?」

        「除非她能夠預知未來,不然應該不太可能在這麼多人同時是犯人又互相掩護的情況下查覺到。我想,她僅僅是因為產生了『不好的預感』所以才把東西調包的吧。」

        「就因為產生了不好的預感而付諸行動......這女人真的很恐怖呢。」

        「畢竟對她來說,進行這個調包的動作如果真的能避開危險,那就是驗證了自己的直覺,如果其實沒事,她也沒有損失,頂多是讓她記不住名字的部下賺到了這一生可能都吃不到的月見團子。」

        「不過實際上沒有發生那種好事,那個班長還成了她家寵物的替死鬼.....嗯?替死兔?不過我很好奇,妳是甚麼時候發現事情的真相的?一般來說,綿月豐姬這樣的行為,在推理的過程中是推論與事實之間的大斷層吧?」

        「從一開始,我也只有想到這次協助犯案的人數誇張的多,以及加害人的計畫失敗,沒有殺到他們原本想殺的人這兩點,但是鈴仙的一個做為,讓我得以把事情連接在一起。」

        「嘴上說得這麼好聽,可是連妳自己也有一點在倚賴直覺了吧?」

        哆來咪用手肘稍微戳戳探女地挖苦她。

        「咳,那個孩子讓我挺驚訝的,我想她應該在回想起她吃到的團子是特製糰子而不是月見團子時就發現了一些事情的端倪了。所以她想找出被害人是吃了月見團子的證據,才會那麼不自然且快速的就找到了那本日記裡的紙張。」

        「原來如此,那麼結果如何呢?那些下毒的兔子們,該不會因為罪證不足的關係,所以沒能讓她們受到應有的懲罰?」

        「這個嘛,原本的結果或許真的會變成這樣吧,因為沒有證據能將真正的犯人們定罪,那個管伙食的可憐兔子就被安了殺人的罪名,真正的兇手就能等待下一次的機會把鈴仙殺掉吧。事情當然沒有這麼『順利』的發展。

        今天晚上的時候,綿月依姬說偶而也要體恤一下下端的辛苦,所以請她們吃『月見團子』。」


        「噗哈,我、我說這時候知情的人沒有人敢再吃月見團子了吧?」

        「是啊?而且當時那個在月兔私底下被稱呼為魔鬼教官的綿月依姬的樣子,只差沒有在臉上寫著『這些團子裡有毒』而已了。」

        「那後來她們有吃下去嗎?」

        「當然沒有,在一番逼問之下,她們才願意自白,看來兔子都很膽小呢。」

        「那這樣這齣鬧劇也算是有圓滿的落幕了呢,我突然想到,在月球上又看不到月亮,吃甚麼月見團子啦?」

         哆來咪用輕蔑的語氣說著,也許有點嘲笑了。

        「那只能算是雅趣罷了吧?就像地上有個叫美利堅的國度,那裡的人民也是一樣,他們平常也會吃火雞,不會只有在所謂的感恩節才吃。」

        「妳這樣說是沒錯,那麼下次若有機會,我倆要不要一起望著月空一起吃月見團子呢?」

        「免了吧,我已經受夠月見團子了,倒不如說。」

        探女向哆來咪伸手。

       「我最近發現了另一種更好吃的團子呢,現在就一起去吃吧。」




End










各位好,這裡是ㄌㄌ

距離上一次更新已經隔了一個月了呢

也許看到這裡有些人會對我生氣吧(苦笑

尤其是少數做出精彩推論的讀者,看到這樣的結果應該會生氣

老實說,我多年閱讀推理小說的經驗是,我最能得到樂趣的時候是推理的過程還有揭密時那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當然,如果最後因為一點誇張的小細節就讓我的推論跟真相相差甚遠或是被過於複雜的機關擺了一道我也會很生氣#

我是想做出出色的推理作品沒有錯,不過圈套的部分我不想做得像是柯南中那麼複雜,當然也不想像柯南裡面可以把^^;當作兇手殺人的理由

所以這樣的成果我自己還算是滿意,當然需要修正的地方也是不少

那麼,就先這樣了,這個系列還是會有下個章節的。

最後要感謝ABABA

內文中精湛的插圖是由她所繪,本人的感謝及感動之情好比PM2.5粒子的數量那麼多(啥比喻

先請各位午安,並且容許我先擱筆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1005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東方|逆轉探女

留言共 5 篇留言

齊格菲奇恩・高雄尼克
烈鎌克斯辛苦了。

09-02 17:27

劍術少女-AB
看來空氣越毒 感謝越多喔ww

09-02 18:16

烈鎌克斯
對啊(看北京上空)(摸摸09-02 18:25
夏夜凜風
更新啦啊啊啊啊 太久了-_-#(X

09-02 20:06

Link《零與流星》
標題少了【

09-02 20:47

白髮控-戮劍心
妹妹欸! 更新恭喜?

09-03 19:0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yoashi99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聽說是我拖欠很久的問卷... 後一篇:【蛻變之聲】二周年紀念文...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