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1 GP

[達人專欄] 【妖之聲】1 - 惡與善

作者:夢想家│2016-09-01 20:05:26│巴幣:42│人氣:625




  
  這一天的早晨,羽夜的美夢被中斷了,宅子外頭充斥著人們的嘈雜聲,整個街上喧鬧著,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揉了揉惺忪的雙眼,整理了凌亂的頭髮,睇了眼時鐘,羽夜皺起了眉,輕嘆了口氣,無可奈何的下了床,此時自己的睡意已散,再繼續呆躺在床,也沒有意義。


  「真是的……」羽夜披上了風衣,嘴裡嘟囊著。「所以說,我討厭住在人多的地方!」下意識的望向了書桌上的相框,相片裡有三人笑得十分燦爛。


  父母接到了委託,需要前往其他城鎮,所以讓自己暫時幫忙看家。從偏僻的鄉間,回到了這熱鬧的村子,回到了自己的老家。


  習慣了鄉間的寧靜,要重新適應這樣的生活環境,實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況自己還得待上足足一週,一想到這,羽夜的頭似乎又要發痛了。


  「算了算了,也就一週而已嘛!我可以撐過去的!」搖了搖頭,將煩人的思緒給拋開,羽夜來到了門口,穿上了鞋,準備出門一探究竟,到底是什麼將他吵醒。


  今天明明不是什麼節日,也沒有聽說要辦任何活動,怎麼街上卻能這樣鬧哄哄的,羽夜不由得感到十分好奇,打開了門,發現不遠處的街口,聚滿了人。


  像是有什麼表演正在進行一般,一大群人們正圍觀著什麼,有大人有小孩,他們的目光緊盯著前方,有的還不停的吆喝著什麼,如此盛大的場面,竟然會在平日發生,實在罕見。


  起初,羽夜真的認為人們正在圍觀著什麼表演,而且一定是場精采的表演,不然群眾怎麼會反應那麼激烈,人潮那麼擁擠。


  但是很快地,羽夜便感到不對勁-


  街上聚集的人們,臉上都沒有笑容。


  在這裡約略百人當中,人們的臉上,都帶著些許不同的神情,但是有個共通點-沒有喜悅、沒有正面。


  沒有善意。


  他們有人靜靜的佇立,表情嚴肅的觀望著,有人手抱著胸,一副看好戲的樣子,也有人用雙手當作傳聲筒,不停地吆喝著,用著那帶有惡意的語調。


  羽夜有不好的預感,趕緊小跑步來到街口,然後不停地撥開人群,往人群的正中央靠近著,想確認到底發生了什麼。


  說了無數個「借過」之後,總算來到了正中央,總算能揭曉心中的疑惑,但當羽夜定眼一望,印入眼簾的畫面,馬上讓他瞪大了雙眼。


  一名年約十五、六歲的「少女」,倒臥在地,捲縮著身子,身旁圍了幾名手持棍棒的男人,正在不停地施予毆打,一棒接著一棒,重重的揮落。


  「你們在搞什麼啊!」羽夜見狀,一聲吶喊後,就衝了上前,將那幾名男人推開,並張開了雙臂,護在遍體鱗傷的「少女」前方。


  瞥了一眼「少女」的狀況,發現那嬌弱的身軀上,已經滿是紅腫瘀血,被幾個大男人那樣狠心的毆打,任誰都承受不了,更何況一名身材纖薄的「少女」。


  當耳邊傳入了那痛苦的低吟聲,羽夜心疼萬分。「你們有什麼毛病啊!幾個大男人,大白天的對一個女孩子施暴!」充斥著憤怒與震驚,透過言語表達了出來。


  「你才有什麼毛病!還不快點讓開!」


  「搞什麼東西啊!滾開!」


  「你小子瘋了是吧?趕緊給我退到一邊去!」


  方才毆打「少女」的男人們,一個一個都怒氣沖沖地回嘴道,並試圖將羽夜拉開,似乎還想繼續毒打那名「少女」。


  羽夜甩落了想要拉開自己的手,並奪下其中一人手裡的木棍,接著向前方大力一揮,將那幾名男人紛紛逼退。


  「到底為什麼做這種事啊!」羽夜握緊了木棍,並擺好了架式,阻止男人們再度上前。「她只是一個女孩子啊!」


  「什麼女孩子!你眼睛瞎了嗎?有沒有看清楚啊!」一名男人面紅耳赤的說道,他是剛剛被羽夜奪走棍子的那一個,現在一副氣急敗壞的模樣。


  聽了男人的話,羽夜卻沒有反駁,只是咬緊了牙根,當下不發一語。因為男人說的沒錯,自己身後保護的對象,嚴格說起來,不是一名「少女」,不是人類。


  一頭俏麗的妃色長髮,楚楚可憐的雙眸下,長長的睫毛微顫著,「少女」擁有脫俗的容貌。白晢的肌膚如瓷器般光滑,修長而勻稱的身材,在典雅的和服襯托下,嬌媚萬分,「少女」擁有絕美的身姿。


  「少女」美得令人窒息,美得如此不真實,就像是畫中走出來的仙女,人世間竟有這樣夢幻的存在,但是這一切都不是重點-


  「少女」的頭頂上有對雪白的尖耳朵,「少女」的身後有條樹葉狀的絨毛尾巴,「少女」不是人類,是一隻「狐妖」。


  「就就算不是人類,也不該這樣對待她吧!」沉吟了良久,羽夜終於再度出言袒護狐妖。「她只要沒有做什麼壞-」


  「沒做什麼壞事?」一名高壯的男人不等羽夜說完,便插嘴道,然後伸出一指,直直地指著捲縮在地的狐妖。「你可能沒看見事情經過,那妖孽剛剛差點殺人了啊!」


  「什麼?」羽夜驚訝的出聲,回過頭望向倒地的狐妖,仔細一看後,發現其纖細的手指末端,細長而尖銳的利爪上,有著鮮紅的血斑。


  「發現了吧?」高壯的男人對羽夜說道。「那妖孽剛剛不分青紅皂白,就突襲村子裡的人,下手心狠手辣,就像要致人於死地,還好大家及時阻止並控制住!」


  「也好險她還只是隻小狐妖,否則早就出人命了!」另一名男人接著補充。


  「這種危險的妖孽,就該趁她現在還小就解決掉,以免有後慮之憂!」高壯的男人一邊說,一邊舉起了木棍,瞪視著羽夜身後的狐妖。


  羽夜聽完了男人們的說明,瞭解了一切的原委後,完全理解事態為何會發展成這樣子。自己一時之間,也再也找不到袒護狐妖的理由,阻擋的身子也微微地讓開了一些。


  男人們見羽夜似乎不打算繼續袒護狐妖,甚至有讓開的意思,紛紛緩緩向前,一步一步逼近那已傷重垂危的狐妖。


  看著男人們再度有所行動,可以預想得到,狐妖將慘死在痛毆之下,想到了那殘忍的畫面,想到了那粗魯的解決方式,羽夜感到一絲不對。


  真的要以這種方式來解決嗎?這樣子真的好嗎?


  雖然人們想剷除後患的理由,自己也大致可以理解,但至始至終,內心深處總有個聲音,告訴自己這樣是不正確的。


  以暴制暴,不是一個理智與成熟的解決辦法,更何況用在一個外表與人類女孩差不多的對象身上,就算對方是狐妖,也還只是隻年幼的狐妖啊!


  長的與人類如此相像,難道不能夠以同樣的方式,以對待人類的方式,來處理她的所作所為?


  人類的小孩子犯錯,因為還幼小,所以可以透過教導的方式,約束並改正其行為。那這隻就像是人類女孩般的狐妖,是不是也能夠也用那樣的方式,用溫和一些的方式。畢竟對方還小,總還有許多改變的可能性吧。


  腦子裡轉了許多想法後,羽夜終究還是於心不忍,在最後緊迫之際,重新擋在了狐妖前方。虛弱的狐妖微微的望了羽夜一眼,似乎感到有些訝異。


  「你......又幹什麼?」高壯的男人又困惑又氣憤的跺了跺腳,百思不解地望著羽夜。「快讓我們把事情解決啊!」


  「不。」羽夜斷然地回應。「事情不應該用這種方式解決。」


  見到男人們盡皆露出「不然要怎麼解決」的表情,羽夜也不怠慢的繼續說道:「我們是人類,所以應該用文明一些的方式。」


  「什麼意思?」


  「試著教導。」


  聽到了羽夜的回答,高壯的男人差點笑了出來,咧開了嘴說道:「教導?你在開玩笑嗎?這種妖孽能夠教導嗎?」


  「為什麼不行!」羽夜直接地反問,緩緩地轉頭望向狐妖,藉以引導大家的視線,然後繼續說道:「你們覺得她看起來像什麼?」


  「就像人類女孩一般。」沒有等任何人回答,羽夜便自己公布答案。「我認為她是可以教導的,我相信她是能夠改變的!」


  高壯的男人一聽,躊躇了半倘,神情仍然有所不贊同:「具有野性的東西,是不會改變的,是無法教導的,就算表面上變了,仍然存在著極大的危險。」


  「對阿!」另一名男人接腔。「就像是老虎與獅子,甚至是狗,都有許多教導之後,表面上雖變得乖順,但一發作就出人命的例子。」


  瞪了一眼狐妖,男人再度說下去:「這種作法的風險太高了,往後出事情了,誰來負這個責任?誰來承擔這個後果?」


  「我來負責,我來承擔。」羽夜斬釘截鐵地答道,眼神不帶半點胡鬧,認真而誠摯。「或許我的決定是冒險的,但是我真的無法眼睜睜看著一個幼小的生命,受這種殘忍粗暴的制裁!」


  男人們見羽夜如此毅然決然,雖然想再說些什麼,但又說不出口,只能夠搖頭嘆氣,高舉的棍棒也紛紛垂下。


  羽夜環顧了眾人,然後緩緩開口:


  「我相信在場的許多人,也都跟我一樣不忍心,不忍心看到事情以不理性的方式落幕。」
  

  「我從你們臉上的表情,從你們的眼中都看到了。」


  「我知道,我所提出的方式,或許是一種賭注,但我願意一試,風險、責任全部由我一個人承擔。」


  「當然,我也會盡全力,不讓她再有機會傷人,我會好好的教導她,好好的改正她。」


  「對於她這一次的行為,我在此向大家表示歉意,希望大家能夠網開一面,給予她一次機會。」


  說完,羽夜屈膝下跪,接著身子向前彎下,在眾人睽睽的目光下,深深的一揖。眾人開始交談了起來,羽夜身旁的男人們,則有的手抱著胸,有的拖著下巴,也開始進行商討,然後-


  「起來吧。」高壯的男人拉了羽夜的手,輕輕的將他拉起。「我們商量過後,決定按你的作法處理這次的事件,但是-」


  「往後那妖……狐狸若又出手傷人,絕不會再給機會!」


  「你也不用負責任,那時就直接按我們的『辦法』處理,這樣沒問題吧?」


  羽夜點了點頭,再度向眾人深深的一鞠躬。「謝謝各位!這件事的後續,就交給我來處理了。」轉過了身,羽夜將重傷的狐妖輕輕抱起。「那,今天就先跟各位道別了。」


  微微的點過頭後,羽夜便抱著狐妖,往自宅的方向離開,眾人也慢慢的消散,大街也回復了往常的平靜。









  「妳運氣真好,我家代代都是陰陽師,我雖然還年輕,但姑且也會基本的咒法,所以我可以大概地為妳療傷。」


  「可惜父母有事不在,不然以他們的本事,妳馬上就能痊癒了。」


  長長的睫毛微微彎起,狐妖的雙目靜靜地閉著,不知道是昏迷了,還是睡著了,這貌視沉睡的臉龐依舊美麗萬分。


  羽夜施展了咒術,為狐妖進行了簡單的療傷,經過了一整個下午,終於治療完畢,見其仍閉目不動,不知不覺地自言自語了起來。


  雖然在治療過後,狐妖應已暫無大礙,但羽夜恍然間注意到了其身上仍帶著紅腫瘀傷,不由得眉頭輕鎖,然後他離開了床旁,一會兒才又回來。


  安靜地、輕柔地,羽夜小心翼翼地為狐妖身上的傷,塗抹上藥膏,塗藥的過程中,輕捧起狐妖白皙纖細的手之時,發現指尖的利爪上,仍殘留著血斑,於是他細心地用沾濕了的紙巾擦拭乾淨。


  狐妖身上明顯可見的手腳傷處,羽夜都已為其塗上了藥膏,並裹上了繃帶,然後他想起了狐妖身上應該也是傷痕累累。


  沒有多想的,就準備為狐妖脫去和服-


  「啊!」當指尖碰觸到狐妖衣服與肌膚的瞬間,羽夜才猛然察覺不對。「我……我在做什麼啊!」


  羽夜趕緊縮起了雙手,臉頰微微泛紅,神情又是害羞又是尷尬,因為他驚覺狐妖看起來真的就跟人類女孩沒兩樣,而且雖然貌視十五、六歲的容貌,身材卻意外的……成熟。


  眼前的狐妖,容顏有如人類中的少女,但身材卻可以說是人類中的女人,玲瓏有緻、窈窕動人。還處於青春期的羽夜,怎麼能抵擋這樣子的絕倫美色,害臊無比的他,閉緊了雙眼,雙手摀住臉龐,不敢再看。


  摀著臉,身子微微向後挪動了一些,讓自己離狐妖躺著的床旁遠一點,因為距離拉開了一些,鼻子也不再聞到狐妖身上散發著的那股清香,整個人也冷靜了不少。


  「冷靜冷靜冷靜冷靜冷靜……」羽夜嘴邊不停的默念著,雖然心跳已經慢慢緩和下來,但仍不敢把雙手挪開,仍不敢張開雙眼。


  房間內十分安靜,一段時間過後,閉眼摀臉的羽夜也終於平靜下來,這時一股淡淡的芳香傳入鼻中,清新而浪漫,像是在一望無際的嫩綠草野間,一朵盛開的美艷花朵,微風輕拂,溫柔的花香便撲鼻而來。


  「啊~好香~」羽夜感嘆道,這股熟悉的香味,讓他不自覺地放下了雙手,緩緩地打開了眼簾,然後-


  「啊啊啊啊呀啊!」羽夜突然像女人似的尖叫,身子因為頃刻間向後施力過度,跌了個四腳朝天。


  前一秒,當羽夜睜開眼的瞬間,狐妖那俏麗的臉龐,竟僅僅距離他不到幾公分,一雙圓滾滾的大眼直盯著自己,鼻子聞到的香味,就是狐妖身上散發出來的,怪不得剛剛感到十分熟悉。


  好不容易重新坐正,只見狐妖一臉默然的望著自己,然後一個柔美悅耳的聲音說道:「汝是笨蛋嗎?」


  「欸?」因為那聲音太過動聽,不小心陶醉其中,好一陣子後才發出一聲疑惑。
 

   幽婉的聲音再度開口:「汝是笨蛋嗎?」


  莫名的被連續罵了兩次笨蛋,驚覺自尊受到了侵犯,羽夜這時才猛然回神。


  「誰……誰是笨蛋啊!」羽夜還以一個零戰力的反駁。


  「汝。」


  「啊啊!」簡單一字,就讓自己潰不成軍,羽夜發出失敗的哀號,但是在墜落之際,及時找回了自我:「妳……妳怎麼這樣罵救命恩人!」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那甜美的聲音再度響起,就像小孩子般,不停地反覆罵著同樣的字眼,明明是在罵人,卻這麼的入耳。


  羽夜原本打算阻止罵聲,但卻無動於衷,一方面不忍阻止,因為十分中聽,另一方面是-對方聲音逐漸哽咽了起來,而且那靚麗的臉龐上,流下了兩道淚痕。


  「怎…..怎麼突然哭了呢?」見狐妖哭紅了的雙眼,羽夜頃刻間不知所措,雙手亂揮著,想安撫對方,卻不知道怎麼做,最後開始了一場鬧劇-


  「汝就是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嗯嗯好好!我是笨蛋!對!我是笨蛋!」


  「笨蛋!」


  「是!」


  「笨蛋!笨蛋!笨蛋!」


  「是!是!是!」


  「噗嗤」一聲,狐妖不小心被羽夜的傻氣與羞澀給逗笑了,那眼角還泛著淚光的破涕一笑,有如雨後出現的彩虹,那一瞬間的畫面,太過美好,羽夜被深深地煞住了。


  見對方呆愣愣地直盯著自己,狐妖感到有些羞赧,但是自尊心強的她,卻故意的也直盯回去,兩人就這樣沉默的對視著一陣子,然後羽夜回過神後,趕緊別過了頭,尷尬的羞紅了臉。


  狐妖見羽夜這麼容易害臊,起了玩心,柳眉輕輕一挑,櫻唇微張:「剛剛的藥好像只『塗.到.一.半』是嗎?」


  一邊說著,一邊開始緩緩地解開和服的衣帶,嫣然一笑,百媚橫生,羽夜整個人如石膏般僵硬,臉卻如辣椒般紅,開始顫抖的雙手,不知道該不該舉起來遮住雙目。


  其實從一開始,狐妖一直都醒著,只是她不想睜開雙眼,因為她的內心不斷的思慮著許許多多的事情,關於這位溫柔的「人類」。


  狐妖卸下了衣帶,並將帶子掛在羽夜的脖子上,雙手離開對方脖子,經過臉頰的時候,順勢輕柔地將下巴捧起,然後才緩緩離手。


  背過了身,任由失去綁帶的寬鬆外衣脫落,先是露出了光滑的雙肩,然後是赤裸窈窕的背影,身體呈現了完美的曲線,儘管是從背後觀望,仍足以讓人心神蕩漾、魂不守舍。


  「麻煩了。」狐妖柔媚的說。


  本來應該會被那誘人的背影給奪去心神,但是羽夜此時腦袋卻無比的清醒,羞紅發燙的臉頰也冷卻了大半,因為那白皙滑嫩的肌膚上,衝突的有著大大小小的傷痕。


  見到這樣子的矛盾景象,羽夜心中只剩下疼惜,其它的思緒都在九霄之外。來到了狐妖的身後,羽夜開始準備藥膏,然後溫柔而輕巧的塗抹了起來,每一個傷處,都全神貫注的處理著,深怕弄痛了對方,造成二度傷害。


  狐妖感覺得出來羽夜的細心與體貼,只是她的心中存在著一個芥蒂-對於人類。狐妖背對著羽夜,所以羽夜不知道對方此時臉上的表情,不知對方此時神情陷入膠著。


  被最痛恨的人類傷害,卻又被那樣的存在給解救,狐妖已經不知道該怎麼面對自己的內心,那已經混亂成一團的內心。


  微微的,狐妖轉過了側臉,眉頭輕鎖,滿腹心事的瞥望著身後的人類。羽夜注意到了對方的視線,並發現了那對秀眉正在皺著,以為自己弄痛了對方,動作便更加的輕柔了。


  狐妖發現到了,一次又一次的又發現到了,人類存在著溫柔的一面。默默地在心中嘆了口氣,狐妖決定暫時不再多想,決定用乾淨的心靈,去感受、去享有人類帶給自己的「溫暖」。


  塗完了藥,接著要裹上繃帶,羽夜猶豫了起來,因為纏繞繃帶的過程,很容易接觸到對方肌膚,甚至一不小心便會碰觸到「不該碰的地方」。


  察覺到對方突然停下動作,狐妖偷偷回頭,發現羽夜正呆望著手中的繃帶。馬上的理解了狀況的她,玩心再起,而且這一次她想要更加大膽一些,順便當作給予對方的「回報」。


  「還是讓她自己裹繃帶好了。」羽夜正如此心想的時候,狐妖忽然轉過身來,那赤裸的玲瓏胴體一覽無遺。


  「啊啊!妳妳妳幹什麼啊!」羽夜驚聲叫道,連忙舉起雙手掩臉,狐妖則淡然一笑,撫媚的身軀無聲無息地直向對方靠近,然後拉開了對方遮掩的雙手。


  「張開眼睛。」狐妖將嘴湊到了羽夜的耳邊,輕聲說道,那語調妖媚無限,有種催使他人的魔力。


  「不……不要!」羽夜奮力的想要抵抗著強烈的誘惑,但是那嫵媚的聲音,讓他全身酥軟,意識的最後防線早已崩塌,不自主地半睜開了雙眼。


  細目微張,縫隙間看見的是那讓人羞得滿面通紅的畫面,秀麗絕倫的臉龐下,是那白皙而隆起的胸脯,接著便是纖細優美的腰身。


  當羽夜看傻了眼,而後,待要再度閉眼的瞬間,狐妖的雙手將他直攬入懷,紅得冒煙的面頰,就這樣被埋入胸中。


  渾圓酥軟的觸感,已將倔強的神經盡皆收買,無法抗拒的沉醉於舒服之中,又那撲鼻而來的醉人仙香,沁人心脾,連帶的將嗅覺也給攻下。


  儘管剛開始極力掙扎,最後卻安然就範,整個人就這樣溫順地臣服於美色之下,一切似乎持續了良久,然後-


  「吶,看也看了,碰也碰了,可以為我裹上繃帶了吧?」狐妖輕輕地將羽夜的身子推離,並毫不羞澀的說道。


  羽夜被推開的瞬間,竟然心中出現了莫名的不捨,但很快地恢復了自我,拿回了意識的主導權,重新捍衛那脆弱地自尊。


  「那……那能請妳轉過身嗎?」


  「為什麼?」狐妖用著曖昧挑逗的口吻回道。


  「拜……拜託了!」


  狐妖嬌笑一聲,終是轉過了身,羽夜也不敢怠慢地,戰戰兢兢地開始為對方裹上繃帶,那小心翼翼的模樣,害狐妖差點又起玩心。


  終於裹好了繃帶,狐妖也穿回了衣裳,羽夜感到如釋重負,長長地吐了一口氣,擦了擦額頭地汗。


  「妳的妖力還未痊癒,接下來的幾天,我會繼續為妳治療,直到妳康復為止。」羽夜將醫療用品收回箱子中,然後一邊說道。「多休息會有助於療傷,或許無聊,但還請妳繼續回床歇息。」


  見狐妖順從的躺回床上,羽夜提起了醫療箱,將其收放至原位後,回到了狐妖身邊,此時只見對方坐起了身,正在用手整理著長髮。


  羽夜在床旁的櫃子中取出了木梳,遞給了狐妖。「不睡一覺嗎?」見狐妖搖了搖頭,又接著問道:「想吃點什麼嗎?」


  狐妖凝視了羽夜片刻,驀然開口:「想要聊天。」


  美「人」突然開口,羽夜愣了一愣,趕忙應聲:「哦好!」可是搔了搔頭,卻想不到話題,正埋頭苦想的時候-


  「汝為什麼救咱?」


  悅耳的聲音傳入耳中,羽夜抬起頭來,面對對方的問題,自己想都不用想,立即答道:「妳跟人類沒有什麼不同,都是珍貴的生命。」


  回答了狐妖,羽夜同時想起了什麼。「我聽村民們說……妳出手傷人,為什麼要那樣做?」


  聽見了羽夜的問題,狐妖雙目似乎閃過一絲怒意,沉默了半倘,淡然的說:「咱不是想傷害人類,是想殺死人類。」


  「妳在說什麼!為什麼要那麼做!」羽夜簡直不敢相信,他無法接受對方是真的心存殺意的情況下出手。「想要殺死人類什麼的,以後不准再說了!」雙手緊抓住狐妖的肩膀,嚴肅的直視對方雙眼。


  「放手!」狐妖憤怒的喊道,甩開了羽夜的手,神情怒不可遏。「殺人又怎麼了?殺人哪裡錯了?」


  「當然是錯的!」


  羽夜莫名的心頭火起,暴喝一聲,狐妖似乎被震懾到,身子微微後傾,錯愕的瞪大了雙目。


  兩方都動了怒,換來的是長時間的沉默,羽夜率先低下了頭,他感到有些後悔,不應該那樣子兇對方,想要道歉,卻卡在嘴邊,說不出來。


  「汝真的是笨蛋吶……


  一句熟悉的話語,打破了僵局,羽夜抬頭望向開口的對方,只見俏麗的臉頰上,眼淚撲簌簌的落了下來,羽夜整個人頓時慌了。


  「汝不該救咱的,笨蛋!」狐妖嗚噎的說道。「那些人類說的沒錯,咱是不會改變的,總有一天還是會再傷害人類。」


  「汝若沒有救咱,事情就會永遠落幕,笨蛋!」


  「不救妳的話,妳會死的啊!」羽夜儘管一頭霧水,但是還是將直接的想法說了出口。


  「死了就死了啊!」狐妖凜然說道。「咱殺了人類,又或是人類殺了咱,都是沒有錯的。」


  羽夜聞言,立馬反駁:「怎麼可能沒錯-」


  「是誰定義殺生是錯的?」狐妖冰冷的口吻打斷了羽夜,以一句耐人尋味的問題。
  

  「是誰定義『是非』,是誰定義『善與惡』的?」


  狐妖見羽夜沒有答話,便自顧自的繼續說下去:「就像是你們人類筆下的童話故事-」


  「狼與羊,為什麼狼就要被定義為『惡』?」


  「如果殺生就是『惡』,那比起狼來說,人類豈不是更加的『惡』呢?」


  「若咱殺了人類,咱便被定義為『惡』的一方,那人類自己殘害的物種,可是數也數不清,他們又怎能夠認為自己是『善』的一方?」


  「吶,汝回答咱,為什麼人類就有權殺害,但立場反過來的時候,卻無法公平的看待呢?」


  羽夜沒有立刻回答,他思考了良久,仍然不知道怎麼答覆,最後說出了自己都覺得羞愧的答案:「因為人類是有感情的啊……


  狐妖一聽,臉上無限淒涼,那無人知曉的哀傷,使得她此刻的神情,是如此的令人憐惜,說不出的悲美,然後她輕闔的嘴,再度張開:


  「難道咱就沒有感情嗎?」


  兩道淚痕滑落,紅了眼眶,身子瑟瑟的發抖,那語氣充滿了委屈,狐妖頭頂的尖耳低低的垂下:


  「我的父母……」低著頭的狐妖,哽咽的小聲說道。「被人類殺害了啊。」


  羽夜的心彷彿被重重的揍了一拳,痛苦,聽見了這樣子的真相,知曉了一切的緣由,心中只剩下-為對方不捨難過的痛苦。


  想不到任何適合安慰的言語,羽夜只能將狐妖纖薄的身軀擁入懷中,讓她盡情的在自己懷中宣洩情緒,讓她寒冷受傷的心,能夠稍微得到一絲溫暖。


  這嬌小的身軀,這有著跟人類一樣感情的「女孩」,到底經歷了怎麼樣的痛苦,獨自一個承受了多大的傷痛,沒有人能理解她的苦衷,沒有人在乎她的不平。


  最終她再也無法隱忍,選擇按照自己的覺悟行動,不管成功與否,她都坦然接受,因為生命的價值,對她來說早已模糊不清,不論他人或是自己的。


  因為自己年幼的關係,妖力還未成熟,再加上某些因素,復仇的結果如自己所預料-
  

  失敗了。


  事實上,從她下手的開始到結束,她的意志都不堅定,對於自己是否真的要下殺手,一直搖擺不定,所以才會頻頻失誤,最終半個要害都沒命中就-


  失敗了。


  她早已清楚失敗與成功,自己的下場都只有一個,所以當即將被最痛恨的人類殺死的時候,她連一聲求饒都沒有,只想靜靜的等待一切結束。


  但是卻矛盾的被人類給解救了,那一刻,她的內心更加混濁了。


  羽夜從懷中感受到狐妖劇烈顫抖的身子,那是無比的憤慨,無比的苦痛,才會有的反應,他更加的心疼了,多希望自己能為對方分擔一些痛苦。


  狐妖不停地哭泣,羽夜只是靜靜地抱著她,輕拍著她的背,他無法不負責任地說出「沒事了」這種自私話語,所以他沉默的待在對方身旁,讓對方知道至少還有人陪伴著她,有那麼一人想為她分擔傷痛。

  
  良久-


  「吶,咱是『惡』嗎?」


  懷裡的狐妖小聲地問,她情緒似乎平穩了一些。羽夜微微的搖頭,抱緊了她:


  「不是,絕對不是。」


  「吶,咱今後該怎麼辦?因為汝的關係,咱已經找不到方向了。」


  「我來當妳的路標,一起重新出發,一起走下去吧。」


  「咱是忘不了過去的憤恨的。」


  「那我們便從現在開始,一起創造美好的回憶,慢慢的將痛苦的過往淡忘。」


  「汝真是笨蛋……」停止了哭泣,狐妖的頭輕輕依靠在羽夜胸膛,她再次感受到人類的溫暖。「若跟汝在一起,咱就再也不可能報仇了,真是狡猾……」狐妖默默的在心中說道。


  「妳叫什麼名字呢?」靜靜的望著懷裡的狐妖半倘,羽夜好奇的問道。


  「妃。」


  「是個美麗的名字呢。」羽夜真誠的說道,然後輕輕的牽起妃的一手。「妃,我知道妳可能難以原諒人類-」


  妃微微抬頭,注視著羽夜的雙眸,讓對方知道自己正聽著。


  「忍耐一週好嗎?就一週!」羽夜伸出了一根指頭,見到妃的臉上露出疑惑的神情,連忙繼續說道:「一週後,我們遠離塵世,一起到人間稀少的偏僻鄉下生活,就我們兩個!」


  「那裡不會有妳討厭的人類,那裡十分清靜舒適,很適合調養身心。」


  「那裡的空氣很新鮮,那裡的景色很優美,一年四季都各有特色-」


  「夏天我們可以在樹蔭下乘涼,悠閒的談天說笑,那裡有個一望無際的草原,想必妳會喜歡。春天我們可以欣賞花園百花綻放,各式各樣的花朵,場景美麗極了。秋天林間兩旁的松樹,紛紛掉下了落葉,我們可以手牽手漫步在那典雅的道路。冬天下起了雪,一片雪皚皚的大地,我們可以一起堆雪人......」


  但只有一個人的話-


  一切都索然無味。」


  「所以,妳到時願意隨我一起嗎?」


  羽夜鼓起了勇氣,將心中的想法都說了出來,只見妃依舊靜靜地望著自己,但下一秒,她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美麗的笑靨。


  視線漂移到了窗外,發覺時候已經不早,天色已黑,羽夜溫柔的讓妃躺好:「還有什麼事,都明天再說吧!我去別的房間就寢,妳也睡一覺吧。」


  當羽夜正要離開床邊,整個人卻被突然向後一拉,身子因重心不穩而倒了下來,接著一雙纖細的手,將他牢牢地抱緊。


  妃那秀麗的臉龐,就在自己面前,睜著大大的雙眼,嫣然一笑。「咱現在需要陪伴。」淘氣地說完,施展了妖力,將燈給熄滅,然後在天花板上點起一縷幽亮的狐火。


  「欸欸欸?妃?這樣不-」


  又一次的,剛開始極力掙扎,最終安然就範,房間最後只剩下一片寧靜,那幽幽照亮的狐火,也消失不見。安靜的空間內,僅能聽見兩個安穩的呼吸聲。








- - - 後記 - - -


  其實這篇我已經想好的兩種後續,一種是悲劇結尾,而且在打幾個段落就是結束,另一種是延續故事,繼續寫成長篇。


  可是!若選擇後者的話,我會擔心正在連載的「現實遊戲」,我不想再棄坑了啊!

  
  目前就暫時先這樣收尾,我再看大家留言與感想,考慮該怎麼準備後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0926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1 篇留言

五夜的午日
寫得太好了。

09-01 20:16

夢想家
真的假的![e17]這篇是比較花心思寫沒錯,有稍微改一下文風。[e5]09-01 21:13
貓眷捲心餅
妖狐認為殺人沒錯、被殺也是命呢!
反正人類很壞,不如人與妖一起私奔…

悲劇收尾的話,就是妖狐繼續傷人,然後失敗被殺…(腦補中
比較起來,私奔倒也是不錯的百合結局[e33]

09-01 21:08

夢想家
悲劇結尾,感覺會充滿負能量,所以沒打出來。[e5]
羽夜是男的哦!名字太女性化了嗎?[e39]09-01 21:15
橘みかん
此站的百合風已吹起了一陣薰香(茶

不過看一半還是看得出來主角是男的,地點應該是日本,年代比現在還要再早前一些。

還是那句話:當妖有了人的心,就不是妖──是人妖(毆

09-01 21:18

夢想家
果然我取名太失敗了啊啊![e28]
這句話太俏皮了哈哈~[e5]09-01 21:37
貓眷捲心餅
一開始以為是男孩氣息的女角(先入為主
重看一遍,男孩的形象確實比較合適

朋友裡不是寫百合就是寫基情~
最近的腦袋裡已經沒有「正常向」三個字了[e26]

09-01 21:26

夢想家
最近自己也看了許多BL與百合的文章,
不過若真的要寫,應該會寫百合。[e6]09-01 21:38
齊格菲奇恩・高雄尼克
GP[e35]

09-02 02:17

夢想家
謝謝~[e34]09-02 12:55
泗楓
篇幅蠻多的,有股能出長篇的節奏((推坑www

對於這類的主題,我覺得很有趣,針對這個問題,我給的答案是...

下回分曉((圍毆

09-02 15:43

夢想家
這篇不知不覺就打這麼長,自己也有點不可置信。
其實要寫成長篇,後續的劇情已經大概想好了,還在猶豫要不要開新坑。[e42]09-02 15:48
Cof夜佐
狐妖的仇恨讓人心糾在一塊...[e3]

09-04 00:34

夢想家
很無奈的仇恨,報仇與不報仇都很痛苦。[e6]09-04 00:41
TANGO
這走向果然不單純~
就累一點,兩個一起連載,加油齁!

09-04 01:02

夢想家
感覺兩個可能會吃不消,雖然蠻想。
暑假結束要上班,感覺時間會不太夠。09-04 01:44
不良喵
感覺好煽情哪[e5]

09-06 23:11

夢想家
你指文字還是劇情?[e4]09-06 23:15
不良喵
劇情R 我一直腦補[e15]

09-06 23:30

夢想家
腦補什麼拉!變態R!(雖然自己寫得也很變態。)09-06 23:32
攸沄
會長每次寫文就是極長呢

09-16 19:51

夢想家
每次寫一寫,不知不覺就這麼長了......
這一系列的每一篇長度都差不多。[e34]09-16 20:0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1喜歡★sak889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  ... 後一篇:[達人專欄] 【妖之聲】...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e11l11e11v11巴友們
烤了Calli翻唱曲: 【Mori Calliope】 Boulevard of Broken Dreams 夢碎大道 (sing 歌) Lyrics 詞 https://youtu.be/8dKbga6fzNA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3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