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全職高手同人】雙花回憶三十題 28、再讓我陪你一會兒/29、可以不要說再見麼?

作者:草壁英彥│全職高手│2016-08-31 17:15:07│贊助:6│人氣:375

  ※全職高手同人/CP為百花雙花.孫哲平&張佳樂

  ※題目出自〈回憶三十題〉。



  〈28、再讓我陪你一會兒〉


  「既然已經決定揮別過去,為什麼還要留下一絲軟弱?」

  「我只是……」

  「將心裡的雜念,徹底射殺乾淨吧!」
    
  「哦?和你一起嗎?」

  「可以。」

  那就是我回到這裡來的理由啊,傻逼。



  「你還是那麼瘋!」

  「現在需要瘋一把的,是你,不是我。」

  「好,來了!」

  好懷念的聲音。

  孫哲平微笑,再睡一夏扛起染血重劍,迎上百花谷失去理智的粉絲們。



  槍響,雷鳴,劍起。

  繁花血景。



  藉著張佳樂鋪出的絢爛百花,孫哲平絲毫不受影響地穿梭其中,手裡的重劍帶起鮮紅劍光,每次手起劍落就是滿天飛舞的血花,以淋漓盡致的艷麗絢爛,將百花谷的粉絲們埋葬在他們最鍾愛的繁花血景裡頭。

  看著前方那個九成九是於鋒馬甲的狂劍士,再睡一夏毫無畏懼地扛著劍衝了過去,所有擋在他面前的百花谷粉絲通通被砍翻,而孫哲平那副無所謂的模樣,好像剛剛只是砍死了幾隻小怪似的。

  孫哲平當然知道,於鋒就是現任的落花狼藉的操控者。

  所以他當然知道,落花狼藉手裡拿的,依然是他最熟悉的那把葬花。

  現在想想,也許這個不吉利的名字,也是某種命運的隱喻吧。

  孫哲平苦笑,手裡的劍卻只有越來越狂,直到與於鋒的劍招架在一起,發出鏗鏘分明的交擊聲。

  嗤之以鼻。他可不是會被這種無聊的東西束縛住的人。

  完全沒把於鋒這個現任的第一狂劍放在眼裡,孫哲平重劍一擺,連頭都不用回就能融入張佳樂的百花之中,繼續用凌厲的攻勢將眼前的對手紛紛殺退,就連於鋒都攔他不住。



  手腕在發燙,但他不怕。

  立身於絢爛盛開的百花裡,已經手腳俐落地和張佳樂組好隊的孫哲平根本不怕被誤傷,他自由地行走在繁花之間,繼續用手裡的劍開出豔麗的血景。

  指尖的顫抖,已分不清究竟是手傷還是抑制不住的興奮。

  手掌很火熱,整隻手臂彷彿已經控制不住,血液像是要燒起來一樣,令孫哲平不禁用力咬緊了牙,忍著撕心裂肺的疼痛,也要繼續戰鬥下去。

  只因為這一刻實在太迷人。

  能夠再次像這樣與昔日的搭檔、最重要的夥伴一起戰鬥,是何等得來不易的機會,他夢寐以求了多久的光景。

  儘管已不再是他們追求榮耀的職業賽場,但對夢想早已遠去的他而言,與張佳樂的並肩作戰,就已經很心滿意足了。

  看著滿地的屍體,孫哲平殺得很盡興,彷彿又回到那年夏天,沉睡在血管裡的每一分狂都甦醒,在這百花中瘋狂燃燒!



  可是,繚亂的百花驟然結束。

  隨著淺花迷人被於鋒的奮力一擊給砍倒,接連不息的煙花倏然停止,只剩下滿地發燙的彈殼與炸開的手雷碎片,宛若一地狼藉的落花。

  「你這傢伙,到底還是心軟了啊……」他無奈地退到淺花迷人的身旁,其實是有幾分惱怒的。 

  「呵呵。」而張佳樂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什麼也沒說。

  孫哲平明白他的意思,但他還是有些兒氣憤。



  為什麼不躲開?

  他不是說了嗎?既然已經決定揮別過去,為什麼還要留下一絲軟弱?

  為什麼要心軟!讓我繼續沉浸在這個美好的時刻裡不行嗎!



  孫哲平發燙的手傳來椎心刺骨的痛,迫使他重新面對現實。

  他知道,這真的是最後一次了。





  「又想再破一次我們的繁花血景嗎?」

  「呵呵。你的資訊也太落後了。老孫,你站開點,萬一打到你的話我會不好意思的。」

  他朝旁讓了開來,靜靜看著淺花迷人被興欣與百花的人馬團團包圍,壓抑著自己的激動,看著即便在這樣的絕境裡、依然堅持著戰鬥下去的夥伴的身影。

  就如同他離開後的那兩個賽季裡,張佳樂選擇了繼承他的狂,一路戰鬥至今。

  過去的,終將徹底過去;未來的,就由現在的我們親手開創。




  「再見,繁花血景。」

  槍響,來自戰場另一端,他一直悄悄關注著的淺花迷人。

  他沒有避開,任憑身上血光飛濺,手裡重劍揚起,還了一記血影狂刀回去,把不長眼地擋在前方的傢伙直接砍飛。

  淺花迷人那並無表情的角色臉上,孫哲平似乎看到了一抹笑容,雙槍還套,瀟灑轉身。




  雖然和張佳樂這麼說,但其實他也留下了一絲軟弱。

  他始終沒有那麼瀟灑地離開,否則,他不會在與葉修交手時,就一次成功扳倒了他;他不會照樣保持著酒量,僅僅三杯就醉倒;他不會接受樓冠寧的邀請,哪怕只是打醬油、也想再多呼吸幾口職業賽場上的空氣……

  那時候的他,為什麼會出現在義斬的練習室裡?

  是因為一支以狂劍士為隊長的隊伍吸引了他的興趣;最重要的是,他聽見了張佳樂轉會的消息。

  義斬?興欣?

  那就來見識見識吧。




  是的,狂傲如他,其實也有始終沒能揮別的一絲軟弱。



  ──張佳樂。



  〈29、可以不要說再見麼?〉

  #第十賽季,榮耀世界邀請賽結束後



  那一年,兩人一起加入百花戰隊,成立雙花組合,互相研究對方的特點,摸索合作打法。次年,繁花血景,震驚整個榮耀圈……

  而如今,同樣混亂的戰場,兩人卻已各自一方,
    
  百花打法依舊炫,重劍血影依舊狂,但繁花血景的盛況,終將不會在此重現。

  再見了!





  ──可以不要說再見麼?




  「孫哲平!」

  張佳樂大叫,整個人驚醒過來,氣喘吁吁。

  明明睡在冷氣房裡,身上蓋的也是薄棉被而已,張佳樂卻訝異地發現自己居然汗流浹背,讓他不禁詫異自己究竟是做了什麼樣的惡夢才會嚇成這樣。

  伸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張佳樂大口大口地喘著氣,試圖緩和自己劇烈跳動的心臟。

  然後,他身邊那人也坐起身來,沒好氣地嚷了句。



  「叫啥啊你!」

  睡在張佳樂身邊的,自然是孫哲平。

  榮耀世界邀請賽剛結束,昨天才到機場去為張佳樂接機,張佳樂便睡在孫哲平家裡,商量著等張佳樂應付完邀請賽過後的種種訪談,就要利用假期和孫哲平去好好渡個假。

  沒想到,才不過是久違地睡在孫哲平懷裡的第一晚,自己居然就做惡夢驚醒。

  孫哲平看著眼前面色陰沉的張佳樂,頓了頓,伸手摸了摸他的頭。



  「做惡夢了?我靠,在我旁邊還會做惡夢,我有這麼可怕?」

  對於孫哲平不解風情的安慰,張佳樂的回答是狠狠地瞪他一眼。

  像頭發怒的小狗啊,就算被你這樣瞪我也只會覺得你很可愛而已,傻逼。

  孫哲平這樣想著,又哄了一句:「沒事,只是夢而已。」

  不過,張佳樂並沒有第一時間領情,只是靜靜讓孫哲平摸著他的頭,良久,才緩緩開口。

  「……你不可怕。」張佳樂深深吸了口氣,說:「可怕的是,你不在了。」

  「……」

  孫哲平沉默了會,便用力將張佳樂摟進懷裡,緊緊抱住。

  「我在這裡,樂樂。」手傷只是影響他不能做出長時間的精密操作,但並不影響他的肌肉,他孔武有力的結實手臂牢牢抱著張佳樂,像是要把張佳樂永遠箝在他的臂彎裡再也不放開似的:「我在這裡。」

  低沉渾厚的嗓音,別有一番危險的磁性,尤其在這麼近的距離裡訴說,更是讓張佳樂的耳根都酥麻了。

  

  對自己羞赧的反應感到不好意思,張佳樂惱羞地伸手按住孫哲平的頭,然後朝旁一往、連同他一起抓回床上,倒頭繼續睡。

  「……是夢也沒關係。」張佳樂將頭偎在孫哲平的胸肌上,囁嚅著說:「……如果是夢,就讓我再睡一個夏天。」

  「說啥呢你個傻逼。」孫哲平搖搖頭,撫著張佳樂的頭髮,聲音前所未有的溫柔。

  那是,專屬於張佳樂的鐵漢柔情。

  「我們,還有很多很多個夏天可以睡呢。」



  在張佳樂的身邊,孫哲平最大的收穫是,學會了如何將手臂當作枕頭。

  我的手傷了,沒辦法陪你拿冠軍。

  但是,還足夠抱著你一輩子。

  他堅定地這麼想著,將懷裡的人兒又抱得更緊了些。




  這一次,他們不說再見。

  繁花血景可以落幕,回憶與過去都可以揮別。

  唯獨你的手,我再也不會放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0803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全職高手|百花|雙花|孫哲平|張佳樂|回憶三十題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fish82120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雙花】回... 後一篇:[達人專欄] 《全職高手...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1f1pptw大家
歡迎來批評,小屋一些文字可以挑三減4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3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