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最終境界】白影 青鬼-三章

作者:索特│2016-08-31 00:52:59│贊助:10│人氣:54
  三章 互相殘殺的遊戲

  接著兩人便立刻離開了這間還殘留著血的味道的房間,而之後兩人打算調查一下二樓其他的房間,但其他的房間上鎖了打不開,所以兩人便先放棄了二樓的調查打算往三樓前進。

  不過在這時他們兩人遇到了那個一男一女的的雙人小隊任務者。

  那兩名任務者男的有著一頭黑色短髮和黑色的雙瞳,身上穿著中國古代風格的長袍,而且白影可以從他的身上感覺到炁,所以應該是修仙者或練武者那類的吧。

  至於女的則是有著一頭紅色短髮和紅色雙瞳,身上的穿著則是短袖上衣和短褲這種接近現代風格的輕便服裝,而她的腰上有係著一把劍,從劍身來看應該算是細劍類的,不過劍身上還是有劍刃,所以要用來劈砍應該也沒問題,但可能會很容易斷裂就是了。

  「喲,你們在三樓有找到什麼東西嗎?例如鑰匙之類的。」

  雖然早就知道三樓的房間都被鎖住了,不過白影還是這樣向對方問說,而那名男任務者看著白影,注意到了白影左手上那已經乾枯但並沒有清洗的血跡後,便開口回應。

  「沒有,三樓的門都被鎖住了,所以找不到任何東西,是說剛才在我們離開後樓下好像一直騷動的樣子,現在已經結束了嗎?」

  「嗯,好像已經結束了,騷動的來源好像是青鬼的樣子,不過最後被五名任務者給打倒了,真是厲害呢,他們。」

  「這樣啊,是說剛才有兩個死亡訊息,一個說是被青鬼殺掉、另一個雖然沒有說是誰殺的,不過我想應該跟你手上的血跡有關吧?」

  男任務者說著並指向了白影的左手,而這時在她身旁的女任務者也注意到了白影的左手,並且稍微透露出了嫌惡的表情。

  「你說這個?就剛才那個直接問誰是鬼的那個任務者腦袋的血,他突然攻擊過來所以我就作為正當防衛把他給殺了。」

  白影那像是隨手把一個蟲子打死的態度引起了那名女任務者的不滿,不過在她正打算和白影理論時那名男任務者卻阻止了她。

  「你說正當防衛?但是那名任務者的身分是人吧?既然是人那他為什麼會突然攻向你?總不會沒有理由就攻向你吧?」

  「他是真的沒有理由呢,他說什麼在指認了之後直接把指認目標殺掉這樣就行了,就算對方不是鬼對也沒損失之類的話之後便直接朝我襲擊過來了,如果不是我善的快可就要遭殃了呢。」

  「...確實,那傢伙給人的感覺確實帶有一種瘋狂、極端的感覺,他那種人會做出這種事感覺也不是不可能,不過這種作法也太爛了,更不用說他還是一個人,這種作法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成功的可能性。」

  「哦?為什麼你可以這麼斷定呢?」

  「這還用問嗎?如果是一個實力超越C以上的人那就算了,一個實力和在場所有人都差不多的人要一打十一?好吧,雖然在這個無限的世界或許可能真的做得到,但那種機率實在是低到一個不可能的程度了。」

  「如果他有其他夥伴的話那麼至少還有那麼一點點的可能性,但他是一個人,所以在他開始實行那種做法的時候,他早就注定失敗了。」

  诶...看來這傢伙是理性派的呢...

  白影一邊聽著眼前這名男任務者的說法一邊心想著,隨後便又繼續開口說下去。

  「真是完美的判斷,確實,一個和在場實力差不多的人要將在場所有任務者都殺掉確實是不可能的,這點也早就在剛才印證,那傢伙連一個人都沒殺到就被殺死了,但假如,今天做出這種作法的人不是那傢伙而是一個和你剛才所說實力超越C的人的話,那結果會如何呢?」

  「實力超越C的話那我也不知道了,因為我也不清楚B級的實力有多強,不過我想要殺死這邊一半以上的人是絕對沒問題的...那麼,我想也差不多該脫離這個話題來到主題了。」

  「這位眼鏡任務者還有那邊那位白髮老人,你們不會覺得你們那所謂的”正當防衛”有點太超過了嗎?如果你們是(人)的話應該不至於做到把對方殺死的程度吧?大概擊昏就好了。」

  「哎呀...雖然你這麼說,但我可沒有大膽到敢把二話不說就朝自己攻過來的傢伙給放過啊。」

  「這不關老夫的事吧,老夫我可是從頭到尾都在一旁旁觀啊...不過如果老夫也遇到和這個年輕人一樣的事情,作法大概也會和這位年輕人依樣直接把對方給解決吧,畢竟老夫身為一個老年人可沒那個精力應付仇人呢。」

  「是嗎?不過我可不這麼認為,雖然說我並不太想參加這種鬼遊戲,不過既然有人已經先動手了,那我也不能當作不知道,畢竟誰知道你會不會突然在背後捅一刀?是吧?」

  男任務著說著並擺出了備戰架式,而女任務者也拔出了細劍備戰著,眼前的這兩人隨時都有可能會攻過來。

  「結果到頭來還是要打,是說我說你既然打從一開始就不打算放過我們幹嘛不直接出手還在那邊長篇大論啊。」

  「做人處事總是要有一個的準則,至少在我確認對方到底是對是錯之前不會先主動出手,不過現在結果已經出來了,那我也不用再保留了。」

  在一旁的森川玄紀看著已經進入備戰狀態的兩人,又看了看身旁還是一副悠閒樣的白影後,嘆了口氣並也稍微準備了一下。

  「看來這次連老夫也要動手了啊...老夫我可不會留手,死了的話可不要怪老夫啊。」

  「是誰會死還不確定呢,話可不要說得太早,臭老頭。」

  「真是有活力的小姑娘呢,既然這樣就由老夫來當你的對手吧。」

  「正合我意,就用劍來一較高下!」

  兩人說著說著便不再多說直接開始打起來了,只見女任務者以飛快的速度衝向森川玄紀,而森川玄紀則是把係在腰上的整把刀拿起並稍微讓刀出鞘利用那稍微出鞘的刀身擋住了女任務者的攻擊。

  接著森川玄紀便一邊接下女任務者所有的攻擊一邊慢慢往後退,看來他是打算稍微遠離白影和男任務者兩人,以方便出手並不使戰鬥受到阻礙吧。

  「一對一嗎...居然發展成這樣了啊,雖然我是無所謂,但這樣對你們來說不太有利吧?畢竟看起來是同一個隊伍的。」

  「不會喔,雖然說我們兩人配合起來倒也不會礙手礙腳的,但比起多人站我們兩人還是比較喜歡一對一的單人戰,這樣我們兩人也比較好發揮。」

  「那麼接下來...請你抱著隨時可能會死去的決心戰鬥吧,我是不會手下留情呢。」

  男任務者說著便迅速的衝了過來給白影一掌,白影雖然硬接下了,但也只是稍微退了幾步的程度,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

  「嗯...那啥,雖然你要我抱著隨時可能會死的決心,但我早就死了啊。」

  如同開玩笑似的,白影一邊悠閒地說著一邊進入全身闇靈護體狀態,雖然沒有使出全力,但由於沒有進入仙人模式讓炁在體內生產生命力流動,所以現在身體的關節變得頗僵硬的。

  「...看來真的是死了呢,是殭屍嗎?」

  「正確來說是殭屍之王或是屍靈之王才對呢,那麼...這邊也得請你,抱著一定會死的心情戰鬥囉。」

  白影一邊說著一邊用力踏地,這一踏使他已幾乎已經完全看不到身影的速度衝向了男任務者,而男任務者卻像是看的見似的接住了衝過來的白影所揮出的拳頭後,使用以借力使力的方法將白影給扔了回去。

  因為整個建築物有著特殊保護的緣故所以建築物本身並沒有損壞,但被以飛快的速度扔回去的白影可就不好受了,雖然說現在的他並沒有所謂的痛覺,但因為被扔回來時手臂直接撞到牆壁的緣故所以他的手臂整個以不科學的方向彎過去。

  「以柔克剛嗎?真是麻煩阿。」

  白影一邊說著一邊把自己的手臂給硬凹回來,過程中發出了很可怕的劈啪聲和骨頭的斷裂聲,讓人聽的就覺得有點不舒服。

  「嗯...先來放幾個治療魔術吧,而在這段期間...半靈,上。」

  在白影下令後半靈便衝向了那名男任務者,途中圍繞在半靈身旁的靈魂化作了彈藥以飛快的速度衝向了男任務者,不過都被男任務者給閃過了,在半靈和男任務者接近後因為半靈本身不受物理傷害,而半靈的攻擊手段目前也只有用靈魂進行精神方面的攻擊還有撞擊這招效果相當微弱的物理攻擊,所以雙方陷入了一陣纏鬥。

  在男任務者和半靈纏鬥的途中,白影對自己的手臂連續施展了急救法術,應為算是應急用的法術,所以效果並不怎麼好,但至少感覺斷裂的骨頭有稍微恢復了一點。

  「好了,這樣就差不多了...我說你要不要收手了啊?再打下去也只不過是白白送死罷了,我想你應該很清楚吧?」

  「結果會如何不到最後還難說,更何況你有想過支線任務會這麼奇葩的原因嗎?」

  「多多少少也是有想過,不過找不到什麼頭緒就是了。」

  「...我想你應該是剛升上C級吧?」

  「雖然是沒錯,但怎麼突然問這個?...是說我覺得我們應該先逃跑,有什麼事情之後再繼續說。」

  白影說著,並看向了三樓,有一股詭異的氣息從三樓傳來,而那股氣息正在漸漸的變大當中,會突然出現在沒人的地方而且擁有這種討人厭氣息的傢伙,白影不用特地去思考也知道是誰了。

  「說的也是,哪麼斷後就交給你了。」

  「喂喂,自己先跑也太過分了吧...算了。」

  男任務者說著並直接跳向通往一樓玄關的樓梯離開,而白影則是用戰技『閃光彈』拿出了一顆閃光彈後往通往三樓的樓梯口扔後一把抓起半靈跟著一起跑。

  在白影扔出閃光彈的同時,一個青色的巨大身影迅速的從通往三樓的樓梯跑了下來,那個身影是一個有著和他的身體一樣大的腦袋的青色怪物,而他的面孔則有點畸形,雖然說五官俱全但他的雙眼卻佔了整張臉的約八分之一左右,而那不帶有任何感情的微笑再加上他的面孔估計會讓見到他人感到不適。

  在青色怪物,或著說青鬼來到了二樓的樓梯口的同時,閃光彈也引爆了,強烈的閃光和爆炸的衝擊使他停下了腳步,而在閃光消退之後,青鬼卻像是沒事一樣繼續追向他要攻擊的目標。

  跑到一樓後,森川玄紀和那名女任務者還在持續對打中,只見森川玄紀和剛才不同轉為了進攻方,而那名女任務者則是防守的很辛苦,情勢完全被森川玄紀給壓制住了。

  「森川先生~先收手吧,很麻煩的傢伙要來囉。」

  「辛蒂,先逃跑吧,要繼續打等先逃過後面那個傢伙的追殺之後再說。」

  兩人向自己的同伴簡單的說明一下之後便立刻打開了玄關前方的那扇門直接衝向了地下室,而森川玄紀和那名女任務者雖然還不太清楚情況,不過在感受到一股詭異的氣息接近後便也先跟了上去,而在四人跑到了地下室之後便一口氣衝到了分館。

  再跑到了分館後,白影四人所感受到的青鬼所散發出的氣息也漸漸退去了,看來是沒有再繼續追過來的樣子。

  「跑到這裡應該就沒問題了吧?雨輝。」

  「應該沒事了,不過沒想到分館的路已經開通了,雖然不知道是誰做的但真的是幫了大忙。」

  「是說,你們剛才到底看到了什麼?讓你們不惜先停戰也要先逃跑的到底是什麼東西老夫很好奇呢。」

  「是青鬼,雖然沒親眼看到但還是感覺的到那傢伙強烈的氣息,那傢伙是這個作品最主要的主角之一,雖然說這次作品世界大多數都任務者的注意力都被轉移到了人和鬼身上,但最主要的傢伙還是那個青色大頭鬼呢。」

  「青鬼嗎...難不成是剛才在樓上突然出現的那個氣息?雖然因為有點距離所以感覺有點不清楚,但確實是個強大的氣息,不過...」

  「那個青鬼的氣息,和在玄關左側的時候有很明顯的差別,那個青鬼的氣息很明顯的比之前在那邊的強上許多,老夫不太清楚這個世界的事情,但這個所謂的青鬼的數量不只一隻嗎?」

  「比之前在玄關左側那邊強很多...?」

  對於森川玄紀所說的話,白影思考了一下,隨後便打開了情解君的地圖功能來查看,而在白影查看的途中那名被稱為雨輝的男任務者正在和森川玄紀說明著這個作品世界的事情。

  現在情解君的地圖上有五個橙色的點聚集再分館地下室外的一個通到那裡...青鬼不知道在什麼時候也跑到那裡去了,而另一個橙色光點則是正往原作那棟老舊的館前進,沒記錯那邊有通往原作主角逃出去豪宅的道路。

  至於青鬼的情報...確實和剛才相比相差了許多。

生物名稱:青鬼
等級:B級初
狀態:普通
持有能力:
異常狀態無效
怪力(天生具有相當可怕的怪力)
根性(擁有強大的生命力,想要打倒它相當困難)
吞食(可以藉由殺死任務者恢復傷勢,並且?????????)
生物介紹:
是這棟豪宅同時也是這整個作品世界的重點角色,至今已經變強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程度,至於為什麼會突然變成這樣...解析不出來,內容被過於強大的存在強制封鎖。

  情報和剛才白影所看到的C頂階段的青鬼有很大的不同,先不說等級,剛才看情報時青鬼並沒有根性這個能力,而且根性後面的解說很明顯被什麼給強制掩蔽住了。

  至於在生物介紹上面情解君所說的強大的存在...估計是指主神吧,能做到這種事情的也就只有主神一個人了,不過沒想到會居然強化到B級...這下可真得麻煩了。

  在白影確認最新的情報的這段期間,雨輝已經向森川玄紀說明完了這個作品世界的事情,而這時那名被稱作辛蒂的女任務者突然向白影問話。

  「眼鏡,我說你,從剛才開始就在那邊一個人思考什麼?」

  「嗯?我嗎?我在思考青鬼突然變強的原因,如果青鬼可以一直變強的話那對我們來說相當不利阿。」

  「對了,剛才你問我是不是剛升上C級的原因你還沒說呢。」

  白影說著並把話題轉向了雨輝,話題被突然轉到自己身上的雨輝並沒有很意外,只是以平常心的樣子回應白影的問題。

  「畢竟如果你是剛升上來的,那不清楚一些關於C的事情那也滿正常的,總之接下來我要跟你解釋一下關於C級的一些支線任務,如果你能從中看出些什麼的話那自然是最好的,或許對於任務進展會有幫助也說不定。」

  「有時候C級的一些支線任務看起來和D級的雖然差不多,不過還是有點差別,例如這次的人和鬼就是一個例子,我和辛蒂兩人已經經歷過了幾次這種鬼任務,而那邊那個叫森川的老爺爺應該也經歷過幾次吧。」

  「嘛...老夫確實是經歷過幾次,不過都不是什麼好回憶呢。」

  「總之雖然說這種鬼任務不會強制要任務者互相殘殺,不過還是會利用一些方式引誘任務者去互相殘殺,點數是最常見的一個,至於理由和目的...估計是主神想找點樂子吧。」

  「不過雖然說這些支線任務的重點是在互相殘殺上,不過實際上可能和一些東西有關聯就是了,或許是想要暗示什麼又或許是想隱瞞什麼又或著只是單純想看任務者互相殘殺找樂子,這種可能性都有。」

  「那麼說到這裡你應該有一些頭緒了吧?」

  「...嗯,大概猜的出來你是想說人和鬼的任務可能和青鬼突然變強有關吧。」

  「沒錯,綜合剛才森川先生所說的青鬼變強,和剛才所提到的那些鬼任務來看確實有那種可能性就是了。」

  「不過又有一個問題出現了,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件事呢?對於你們來說應該沒有必要告訴我這些才對,更何況我對你們而言是個完全不認識的人而且上一刻雙方還出手相向,如果說是想要從我這個人身上聽取意見的話那可說不通呢。」

  「直覺。」

  「...蛤?」

  「我的直覺,可是很準的呢,常常可以指引我走向好的方向,而我的直覺跟我說了,你可能擁有破解這個謎題的能力或實力也說不定,所以我相信你可以給我們一個完美的答案。」

  「......」

  「哎呀哎呀...這樣的發展老夫還真的是頭一次看到呢,居然用直覺斷定...」

  「果然...你這傢伙又再憑直覺做事,不是跟你說很多次了,老是靠那種意義不明的東西總有一天會出事的嗎?」

  「我的直覺可不是什麼意義不明的東西呢,它的管用程度你不是也體會過了好幾次嗎?」

  「所、以、說...要是老是依賴著直覺,等哪天你的直覺不靈驗的時候那該怎麼辦啊?」

  「那就到時候再說囉。」

  「我說你啊...」

  「......」

  白影看著眼前正在和夥伴鬥嘴的雨輝,眼前的這個男子單靠直覺就相信剛才還在和他打的白影?這不管怎麼說也太荒唐了,簡直讓人根本無法相信...不過...

  「呵,還真是有趣呢。」

  稍微輕笑了一聲的白影說著,單靠直覺就可以發覺一切的人嗎?每想到這種人還真的有阿,不過,這樣也很有趣不是嗎?


任務者 李雨輝
兩人組任務者的男任務者,同時也作為兩人組的隊長。
表面上看起來是一名以打鬥為主的練武者、修仙者,不過實際上很擅長動腦思考各種事情。
同時擁有準確度相當高的直覺和獨特的個人魅力,就某方面來說很適合做領導者,不過有時候太過於依賴自己的直覺是個問題。

任務者 辛蒂
兩人組任務者的女任務者。
個性偏向有話直說的那種,不太懂得看情況說話,而且有的時候講話頗直接的。
表面上是擅長使劍的劍客,實際上也是如此,所以大多數的時候比起跟別人廢話她還是比較喜歡直接動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0753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AS2916253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最終境界】白影 青鬼-... 後一篇:【最終境界】白影 青鬼-...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ina0214Rita大家
祝大家春節愉快~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