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0 GP

第四章34 『終結的世界』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8-30 03:34:31│贊助:119│人氣:8590


昴看到了激痛即將席捲全身的前兆。
這雖是讓人厭惡的感覺,但自從到了這邊的世界,昴就過著受傷致命一向不少的生活。那種感覺在告訴他,這幾秒就決定著勝負。
佩特拉的悲鳴在狹窄的道路中激響迴盪,她伸出的雙手試圖將釘在昴兩肋的橛子拔出來。昴明白敵人攻擊會在她接觸到橛子的瞬間就開始,因此他在那到達之前,用近乎眩暈的速度使大腦轉動了起來。
兩枚橛子,並稱不上是致命傷。離痛感到來還有幾秒時間。佩特拉定在那裡無法動彈,這是從哪裡發出的攻擊?昴還在抓著敞開的門,尖銳的聲音在迴響,那迴響中似乎漏出被殺意滿浸的聲音,潛入了昴的鼓膜。
────是艾爾莎。
眼前無光的黑暗中有影子在蠢蠢欲動,昴一看便知。他也得知了艾爾莎正降低了身姿,以近乎匍匐的姿勢闖入這裡。
擊穿腰部的攻擊是道路對面投射過來的。用那讓人厭惡的控制力,原則主義地瞄準了腹部。昴乾脆想要拍手喝彩了。
愚蠢的思考,輕浮的想法。為什麼艾爾莎現在在這裡?
產生的遲疑應該拋向何處,為何要潛藏於無人知曉的密道中,為何恍然大悟。這些都之後再說,追尋疑問要放在後面,現在只需為了活下去而讓腦細胞燃燒!
「紗────────幕!!」
沒有武裝、迎擊的手段,準備、覺悟都不足到了極點。眼下到來了千鈞一髮的事態,昴能去做的只有一點────或者說遭遇艾爾莎之時,不論形勢唯有貫徹從心底決意應採取的唯一手段。
不完全的門順應著昴的呼喊,將他體內的魔力還原為準備消耗於詠唱的形態。昴之前探出的右手前端黑煙噴湧而出────將密道覆上了一層黑暗。
比陰影還要濃厚的黑暗佈滿了狹窄的空間,將迫近眉下的威脅與昴等所在的空間瞬間隔斷。噴湧而出的黑煙本身沒有阻礙敵方行動的效果,這是若遭到突刺,便會毫無招架之力便被穿透的脆弱煙霧,但是,
「不可理解之壁,你他媽要是能突破就突破給我看────啊啊啊────!!」
昴痛快淋漓的唾罵還沒有結束,推遲到現在的強烈疼痛立即席捲了昴的全身。從腰的左半邊開始,灼燒感傳遍了全身,腦髓和下腹就像被插入了燒紅的烙鐵一樣被烤焦,他發出了激烈地叫聲。再加上昴那不完全的詠唱的代價,他在身體被抽出了超出必要的咒力的過程中,感到身體像是要枯萎了一般,在疲勞感和倦怠感中,他跪倒了。
那欲圖挽留那搖搖欲墜的昴的聲音,
「昴────!」
她握住了瀕臨崩落的昴的手,那是嬌小而柔軟的感觸。昴看到了佩特拉幾欲墜落的眼淚,知道她在滿面愁容地擔心著昴的身體,他看到她長長的睫毛在不停地顫動。
在她的眼睛裡寄宿著無法理解現狀的恐懼,還有對眼下不合情理的威脅的否定。但在那之上,憂慮著昴身體安危的神情更為濃重。
昴在看到佩特拉的配慮之色後,瞬間忘卻了神經被切削掉的激烈疼痛以及靈魂被剝開的喪失感。在忘卻還在持續的數秒裡昴反握住了那雙手。
「總之,往上────!」
既然無法向前進,退路就只有原路返回了。紗幕的持續時間有多長昴本人也不清楚。至今的成果唯有歷經了多次使用身體逐漸熟悉,在昏睡之前能不將咒力全部用盡這一點。
總之不能放過黑霧遮蔽道路這個時機。
「呃……啊!」
在準備奔逃邁步的瞬間,被尖銳的什麼東西挖去肉的痛感再一次襲來。
昴看向疼痛的地方,發現從右肩到頸後的位置一共有四枚橛子釘了進來。幸運的是刺入的深度比較淺,但視覺上認知這多枚小指粗細的橛子插在肉中,昴愈發疼痛。
「能看見!?」
他難道能透視紗幕的黑煙遮蔽嗎,昴幾欲如此判斷,但又立即發覺到那並不可能。之後昴在直覺上理解了艾爾莎在煙霧對面做了什麼。
艾爾莎判斷黑煙中隱藏著一些威脅,貿然闖進會有危險,便從黑霧的對面不加瞄準向這邊投擲了橛子。
密道十分狹窄,最多容納三人橫排通過。只要有瞄準路中央的控制力,便能以很高的機率命中逃竄者的後背的某些地方。
在察覺的瞬間昴用力把佩特拉拉了過來抱在胸中。佩特拉「呀」地驚叫了一聲。在佩特拉身體被抱著剛離開的地方,和釘入昴身體一樣的鐵質橛子呼嘯著破風聲躥過。
若是沒有將獵物帶離,從發射點到佩特拉的頭部就是一條直線。
「太惡了!」
昴吐了口混著血液的吐沫,搖著頭疾走在通向連接密道的宅邸的道路上。他拉著佩特拉的胳膊,硬拽著跟不上的佩特拉向前跑。
由於疼痛視野開始一明一暗。他看到的是紅與黑組成的明暗世界。昏暗的密道中浮現了青色的光輝,紅色與黑色交替變換,世界的輪廓已經不再清晰了。
僅僅是一瞬間的攻防,昴就完全用盡了所有的精力和體力。
就算這樣回到宅邸,也沒有辦法立即得出打開局面的手段。昴只是依靠著眼前的希望,硬咬牙根向前不停奔走。
剎那之間,感覺到頸後一陣恐懼,也許這正是因為昴多次碰觸過『死』才能感受到的瀕死體驗。
「────!」
受著這種恐懼感昴轉頭向後,他的黑瞳中映出了死亡的軌跡。
用切斷風這種表現手法太過簡單,那是一邊虐殺這烈風一邊迫近的刀刃。那是艾爾莎所擁有的最大且最惡的彎刀,終結之刃帶著它那相當的重量,以一副可怕的速度上下回轉著迫向昴的後背。
讓人無法做出反應的速度。無視反擊級別的威力。
面對著這種情況,在這瞬間昴的胳膊突然能夠伸縮這一事簡直是毋庸置疑的奇跡。
昴伸出手指想要抓住刀刃的前端,右手的食指與中指之間確實夾住了彎刀的刀尖────沒有絲毫減弱刀刃的速度和威力,昴右手的中指,無名指以及小指便被切成數段散落空中。
刀刃維持著原來的速度繼續豎向切斷昴的手臂,從手指尖到肘部被直直地切做兩部分。遭受著衝擊的手臂外側被甩向牆壁,噴湧的血霧把密道和昴染上赤紅的斑點。怒號。高喊。喉嚨被擊碎,灼燒,發出了撕裂一般的吼聲。
視野滿是血色,緊咬的牙齒由於力道太大切碎了臼齒。舉起被切去一半的手臂,滿是血色,只有血色。看到了白色的東西,又被瞬間染紅。已經想不到這還是屬於自己的手臂了。這只是散發疼痛的多餘廢物。
我要把你千刀萬剮!給我消失掉!只會疼痛的器官老子不需要!不需要!消失掉我要把你千刀萬剮!給我消失掉!只會疼痛的器官老子不需要!不需要!消失掉!滾開!千刀萬剮!去死!死吧死吧死吧────感覺。
昴感覺到了手被握住。與只會疼痛的器官相反,那裡還存在著溫暖。感到溫暖的瞬間,喊叫突然停止了。喉嚨碎掉了,只能感受到疼痛的腦神經超越了忍耐疼痛的極限上下翻騰。忘卻了疼痛,但是這份溫暖沒有忘記。
拉起那手臂,邁出步子,震動著失去聲音的喉嚨,昴奔跑著,血液染紅了密道。步伐,好重,胳膊,好重。是拉著還是被拉著呢?連這個也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逃到了密道的盡頭。回到了樓梯處。順著螺旋狀的階梯而上,便能回到宅邸。但到了宅邸又能如何?能挽救誰?誰能救我?我又能向誰求救?是愛蜜莉雅,還是雷姆────?
「就由我……!」
無法終結,並未終結,不可能終結。
仍看不到任何東西,也未找到任何東西。既未伸出雙手抓取,也未抓取到任何東西。那我又是為了什麼,在這種地方能夠放棄我的一切呢?
仰起頭,離螺旋階梯的頂部還很遠。腿腳不靈,舌根麻痺。從手臂滴落的鮮血,昭示著生命在隕落。體力衰落,血量暴跌,他拉起的左手,傳來一份溫暖。
「昴大────」
如猛獸一般的喊聲,緊接著昴聽到了空中落下重物落地的聲音。踏著階梯的昴面前,是寬闊的後背。衝擊的灰塵中密佈著黑色,被視為珍寶的女僕裝早已破碎。飄逸的金色長髮在冷風中飄蕩,她弓曲的雙腿支起了身體。
回過頭來的猙獰面訪────透露著憂慮的神色,那是熟識的面容。
「法蘭黛……」
「別出聲!你這傷……太狠了」
在昴意識到自己並試圖呼喚自己名字的時候,看到瘡痍滿身的他,法蘭黛莉卡面色蒼白。看到昴被削去一半的右臂,她也倍感疼痛,她的目光追尋著那染滿昴半身的血紅痕跡,
「啊……」
發出了這微小的悲鳴她屏住了呼吸。昴的慘狀大概就是如此具有衝擊性。昴本身由於激烈噴湧的腦內麻藥而漸漸感覺不到疼痛了,他劇烈呼吸著,嘴邊不斷流出唾液,他吐出口中滿溢的血沫,試圖對法蘭黛莉卡說些什麼,
「危────!」
「────險!!」
黑暗中終結之刃再度帶來斬擊。
蘊含著死亡的迴旋之刃瞄準了法蘭黛莉卡的頭部,瞬間映入眼中的鋼鐵光澤讓昴發出了警告,法蘭黛莉卡得知之後在腰間拔出了什麼東西一個閃身────迸濺的火花照亮了密道的黑暗,尖銳的金屬碰撞音響徹在密道,彎刀被彈飛了。完成這漂亮的回擊後,
「似乎有入侵者吶」
法蘭黛莉卡交叉著雙臂,說出了這些話,她的手上,戴著裝備了鉤爪的手部護甲。對於法蘭黛莉卡來說,對面那擺著架勢升堂入室的傢伙是她熟悉而親近的獵物。
某種意義上,對她來說這種武器真是稱得上趁手到極點的粗魯而趁手的武裝。她用那似乎能撕裂空氣的雙臂正面牽制著艾爾莎,對著身後的昴說
「快去宅邸裡,到了發個信號,然後我也離開這裡。」
「這種時……候」
「你這傷勢無論如何留在這都只是累贅,────照顧好佩特拉」
法蘭黛莉卡那最後近乎懇求的話語從背後推了一把停住腳步的昴。理解了法蘭黛莉卡的話語,昴把佩特拉小小的身體拉到自己身邊。與其拉著手跑,現在還是抱著跑更快一些。佩特拉也沒有絲毫抵抗就被抱在昴的手臂中,昴向後退去走上了階梯。
「別死在這……」
「當然了。────路才走了一半。」
昴拖動著腳步,即使心中萬分不捨也只得衝著階梯頂部奔馳而出。在繞著螺旋階梯向上的時候,階梯下刀劍相擊的響聲傳遍了這個空間。既是狹窄的空間,艾爾莎便失去了機動靈活的優勢,正面衝突的話便是真實實力的較量。這樣的話法蘭黛莉卡也有勝算────至少,昴想要如此期望。
吐出破碎的臼齒,昴咒罵著自己不中用的雙腿。再快一點,再靈活一點,每當昴在階梯上花費一秒,法蘭黛莉卡的生命也就縮短了一秒。快點!快點!登到頂,登到頂!
「我到……了!!」
終於到達了頂端,他猛烈地吸著空氣跪倒在了地毯上。他以那給予摔倒的姿勢,向避難通道伸出腦袋,對著階梯下喊道
「法蘭、黛莉卡!可以了────!!」
只要法蘭黛莉卡也到達階梯頂端,再立即封閉避難通道便能將艾爾莎阻隔在門外。昴在喊話時察覺到了這件事,便如滾動一般朝著設置了開關機關的雕像前去。他左手握住雕像的頭部,等待法蘭黛莉卡奔赴上來,但是────
「────什麼」
可怕的衝擊以及坍塌引起的劇烈破碎音突然衝入了欲聽清動靜的昴的耳朵裡。墜落的建材紛紛碰撞,破裂,激烈的晃動捲起了滾滾煙塵,整個宅邸都晃動了起來。
昴離開了雕像,想要確定發生了什麼。他朝向近路,望了下去────剛剛爬上來的螺旋階梯沒留下任何痕跡地塌了下去。
「這是……」
這種坍塌的樣子並不是豆腐渣工程在這個瞬間產生了惡果,這密道在遭遇了難以預料的崩塌後,極易整體塌陷損壞。原本這裡也是利用了一些手段讓階梯成了可以自動斷離的機關。
是為了避免用這密道逃難後蹤跡被尋覓到,還是為了防備像如今反被侵入者利用反向攻入宅邸,這都無法確定。但唯一闡明的是────變成這樣,法蘭黛莉卡不可能再利用階梯退避上來了。
即使也抹消了艾爾莎拾級而上的可能性,反過來說法蘭黛莉卡的處境也近乎絕望了。也許她能用肉搏實力擊敗艾爾莎,從山體的另一頭繞回來,但昴的肉體已經讓自己明白了這是何等的奢談。
想到這裡,麻痺的疼痛突然復甦疼得讓昴猛吐了幾口血。在肩膀,頭部,腰間刺入的橛子開始讓傷口化膿,不斷腐蝕著昴的血肉。昴雖然想要拔出它,但手指尖不斷打滑,在大量出血的恐懼下他觸碰到橛子的手指難以動彈。
「現在哪、有空做這個……笨蛋啊,我是……」
沒有任何時間容許停下腳步或者思考。法蘭黛莉卡的生命是否會陷入絕境,應該還是取決於昴的情況。
忍受著劇痛支起膝蓋,站立起來的昴想要採取一些行動。但是突然間,他想起了本應在自己懷裡的佩特拉。直到奔逃到辦公室,還應該在昴的懷裡的她去了哪裡────
「佩特、拉……?」
他把腦袋轉了一圈,在房屋的另一面────雕像的附近找到了佩特拉的身影。少女橫向倒在地面上,大概是在剛才的混亂中不小心放開了手所致。
也許疲敝的少女失去了意識,對昴的呼喊沒做出反應。大概是在極端恐懼和疲勞的境地下沒能保住意識。
即便也思忖著法蘭黛莉卡的安危,但聽從法蘭黛莉卡的交代就必須保護好佩特拉。他硬生生地撐起膝蓋,朝著倒地的佩特拉前去。他想要把倒在地上的少女抱起來,但他看到的是────
倒地的少女,從脖頸到後腦勺,被那把彎刀貫穿。
傷口滲出了大量的鮮血,腦漿從被割開的後腦流落出來。柔軟的棕色頭髮被鮮血染成濃重的猩紅色,柔軟而溫暖的雙手再也不會動彈了。
抬起右手,那是缺失三根手指,小臂被砍掉一半的悲慘肉塊。就是這條手臂想要抵擋的那把彎刀,勢頭不減地襲擊了佩特拉。即便這般阻擋,也沒有保護住任何東西。
「────啊啊啊啊啊啊啊!!」
破碎的喉嚨,發出了血色的悲鳴。

※ ※ ※ ※ ※ ※ ※ ※ ※ ※ ※ ※

搖搖晃晃腳步的踩著宅邸的地毯,一副幽鬼面容的昴朝著西棟進發。他抱著佩特拉的屍體。屍體被慘白的床單覆蓋著,昴不想讓任何人看見佩特拉的死相。
佩特拉保持著臨死時驚恐面容證實了她被擊中後當場死亡,這算是惟一的救贖了。她嘗受著和昴一樣的痛苦,並且丟了性命,這實在是太過淒慘。她沒法獲救,所謂救贖,根本不存在於任何地方。
「我……」
難道不是想要救助宅地裡的大家才回來的嗎,難道不是決意至少為也要成為一臂之力竭盡全力的嗎?
又一次把佩特拉捲進了這死亡的螺旋裡。看到佩特拉的死,這已經是第三回了。昴要是做了些什麼的話,都不應該落得這個下場。
包括以魔女教為禍端的上一次,但這次卻有著起決定性作用的不同點。
若是昴不想把佩特拉捲進來,在法蘭黛莉卡決定僱傭她做見習女僕的時候他都是可以反對的。
昴本應對佩特拉待在愛蜜莉雅身旁,待在自己身旁可能會遭遇危險心知肚明的。
「要是,如果……沒他媽個完」
在遊戲重置後事後諸葛沒有個完。昴也明白。而即便明白,也潛意識地忍受不了事後不假設便是昴的弱點。
昴一蹶不振,拽動一般的腳步十分沉重。止不住的血在地毯上刻上紅紅黑黑的斑點,每走一步,就感到神經被銼刀銼磨的疼痛。
一步,又一步,身體和精神被削弱的聲音,疼痛。即便是這些東西,也讓昴感到了這是感到受罰的贖罪感。若是昴有罪惡,懲罰也應該只降與自己。若是能遵從這個準則,他不會在意受到多大的痛楚。
因此這懷中的少女,為了讓昴逃走而留下的金髮女性,還有────
「雷姆……」
任何災害,都不准許侵害沉睡在我去往那個地方的人。
西棟,昴終於到達了一字排開的傭人房間。昴選了從辦公室到這裡最短的那條路,但身負重傷的昴還是覺得挨到這裡費了很長時間。昴作為目的地的房間,正好在另一面的最邊上。
到達了那裡又能怎樣,現在已經無暇顧及了。只把到達一事當成目的,只把在觸摸到在那裡的她當成目的,活下去的氣力,早已經沒有了。
失血過多,那混在血中的決心和覺悟也從身體中溢了出來。這一次,他失去的太多了。被這種喪失感所包圍,連昴這首走路都做不到了。
那麼至少讓我終結在她的身邊。
在這異世界裡唯一一個能讓昴顯露出自己的弱小的那個女孩子身旁。
拉著血的痕跡,靠著牆中間把殘存的經歷化作執念,昴拖著身體終於挨到了他的目的中的房間────她終於到達了雷姆的寢室前。
把懷中的佩特拉倚靠在牆邊,拉開了床單。他替她合上了眼睛,只能為這具屍骸整理一下面容。手指觸摸著她的臉頰,撫摸著她的嘴唇,他對著她殘有的冰冷軀殼垂下了頭顱。
「對不起……對不住你……我就是個無藥可救的蠢貨……」
本來應該有什麼解決方案的,這也由於昴的愚蠢而落了空。結果就是落得佩特拉白白犧牲的下場,謝罪的話語已經傳不進她的耳朵了。
零落的淚水滴打在佩特拉的膝蓋上,昴搖了搖頭,重新拉上床單蓋住了佩特拉的屍體。他站了起來,回頭望去。
「────把人家拋去就走真是很過分呢」
走廊前,黑髮的美女踏著昴剛剛走下的樓梯傾首向這邊走來。她一隻手擺弄著編好的黑色長髮,另一隻手上垂晃著沾滿鮮血的終結之刃。
覆蓋著黑色外套的裹身衣。和在王都碰見時一成不變的搭配。她本應該在和法蘭黛莉卡交戰,但她身上沒一點打鬥過的痕跡。無論是從受傷方面上說,還是從疲勞方面來說。
她之所以出現在這裡────切實證明了法蘭黛莉卡落得了什麼下場。
無法謝罪的人物又增添了一個,昴除了仰面對著房頂狠命咒罵自己的無力外再無他法。
「你竟然這樣一身傷痕還走到了這裡了啊,真讓人感歎。」
「要給幾個香錢獎勵我不?還是把你的狗命給我吧。」
「我能把這認為是你在人生中想要我,是對我的求愛嗎?」
「我會立馬幹掉你你就乖乖納命來吧……」
艾爾莎驢唇不對馬嘴的回答讓昴幾欲嘔吐,他盯著這殺人鬼,藉著牆壁好歹站了起來。視點提高,能夠正面看清艾爾莎了。而她上下打量著滿身瘡痍的昴,說道
「鮮血的馨香,狂怒的香氣,『死亡』的芳香……哪一點你都是極品啊。還有你那腸子,符合我的喜愛到沒話可說呢。」
「你這個腦子不正常的……放的什麼屁都聽不懂……」
艾爾莎抱著肩膀一副恍惚的表情,以絲毫沒有掩飾的發情眼神炙熱的盯著昴。即便是美女,對著頭腦瘋狂的目光,也只能給昴帶來無盡的恐怖感與厭惡感。
昴只表露出了拒絕的樣子。對著如此反應的昴,艾爾莎的臉頰還是一副妖艷的桃色,
「能和你一直說話也很不錯……但我可不想因為忘了目的而被責罵呢。在王都碰見的,那個精靈和半妖精的小姑娘,在這所宅子裡嗎?」
「你要是來之前去個電話,到能省去不少事。雇上那些傭兵,好好款待一下你。」
「不打算回答嗎。那麼,詢問你的腸子就是最好的選擇了吧。」
她張開紅艷的嘴唇,桃色的舌頭煽情地舔著嘴角。她又保持著伸出舌頭的姿勢舔著提上來的刀刃的側面,舔著血滴露出了恍惚的微笑。
她放低刀刃,讓刀刃發出怒吼向這邊匍匐而來,她以蜘蛛般的姿勢向這邊飛撲而來。太快了,根本沒辦法考慮還手。
「落在你手裡我死也要反咬你一口!」
昴一邊說著一邊推開了雷姆寢室的門。
艾爾莎對著昴無法理解的舉動皺了皺眉,但她並沒有對這反應有何恐慌。
昴在中途已經對突破感到絕望了。傷口很深,止不住生命力的流逝,這次輪迴自己的命運就是風前殘燭。既然這樣,至少要報了艾爾莎的一箭之仇,至少,通過讓她不得逞心如意來報這一箭之仇。
在凶刃前落下頭顱是死也不願意的。若是落入他的手中,就得搶先豁出性命。在死之前,唯獨想要避免被她活生生地凌辱。
把這說成煩困的選擇聽起來倒是好聽,但這也只是自我任性的心事。
但比起像落入艾爾莎手中的佩特拉那樣,法蘭黛莉卡那樣的話。
在這已經結束了的世界裡的那個女孩,至少由自己的雙手────
「我馬上,也會過去……」
就用這雙腿,追她而去。他做好了覺悟,衝進了雷姆的寢室────
「────什?」
────林立著書架的禁書庫,迎接了做好結束一切準備的昴。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06570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7 篇留言


勤勉[e12]

08-30 10:58

好神
打開雷姆房門結果是禁書庫...糞game!!!!!

08-31 17:16

WTF
不給殉情啊!!!

09-08 01:19

閉嘴噁男
……

09-18 00:05

lifeagain
『 大腦.....在顫抖 』

09-20 15:11

暗黑小蛇
www

09-25 21:11

鍊金工房大好~緯~
看了留言才看懂
原來是禁書房
不給殉情www

09-27 20:0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0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33 『風吹的密道... 後一篇:第四章35 『少女的福音...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ahn26545278嘟嚕嚕
嘟嚕嚕嚕嚕嚕嚕嚕嚕~~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