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9 GP

第四章33 『風吹的密道』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8-29 01:10:39│贊助:100│人氣:8516


垂下視線,法蘭黛莉卡如是評價著自己的弟弟。
傾注於話語中的感情極為複雜,既有負面感情,又有親愛之情。也許對於血肉相連的親人,感情的表達總是情不自禁。
「即使物理上能夠突破結界,但因為精神上的問題那傢伙不會走出結界……你是這麼想的嗎?」
「事實上,他也沒有回應作為姐姐的我的呼喚,雖然跟著我走到了還差一步就能走出結界的地步,但比起和我一起離開,他最終還是選擇在結界裡和婆婆大人一起生活。」
「婆婆大人……指的是琉茲婆婆嗎?」
「那孩子雖然說話粗俗,但是真的很親近婆婆大人。只要婆婆大人的夙願還沒有完成,他就不可能從『聖域』離開。」
儘管稱呼琉茲為太婆的語氣和態度都很惡劣,但加菲爾對琉茲抱有「隨意」以上的親近之情,這點即使在旁人看來也是一目瞭然的。用傲嬌這個詞語來形容加菲爾也不為過,甚至能說是恰到好處。
然而,就算發現了這個事實對現在的情況也毫無幫助。
「結果,突破『試練』解放『聖域』還依然是必要條件沒有改變啊,要說洩氣還真是洩氣。」
「無法回應您的期待真是非常抱歉……您還有什麼想問的事情嗎?」
「是在能夠回答的範圍內,沒錯吧?」
「真是非常抱歉。」
回應了做出簡短肯定的法蘭黛莉卡,昴在腦內將其它疑問逐一列出。然而,從至今為止的對話傾向考慮的話恐怕
「能夠問一下關於羅茲瓦爾的真正意圖這種問題嗎?」
「主人大人的意圖就是作為愛蜜莉雅大人的後援,讓其成為露格尼卡的王。就這件事而言,我可以毫不猶豫地斷言。」
「明明是在詢問他的真正意圖,你卻先說了這番話啊,現在羅茲瓦爾的很多行為都偏離了那個目的,法蘭黛莉卡也有這種想法吧?」
「主人大人只是選擇了有些繞遠路的手段而已,對此,我和拉姆都不予以否定。」
言外之意就是兩人私底下已經交換過對於羅茲瓦爾行為的評價,如此回答的她表情略帶苦澀。
將昴所抱有的疑問視為理所當然而接受,彷彿就像是由她言明解開那個問題的關鍵這種行為被禁止了一樣。歸根結底,
「更為深入的話題不得到羅茲瓦爾本人的許可就不能說,嗎。」
「真是非常抱歉。但是只有這點……主人大人是愛蜜莉雅大人和昴大人的友方。只要兩位還有在王選中勝出的打算,這點就毋庸置疑。」
「真是超讓人在意的說法啊……算了,不管了。先不管羅茲瓦爾,至少感覺法蘭黛莉卡還是可以信任的。至於拉姆還是依舊醉心於羅茲瓦爾的樣子,很難決定該用怎樣的感情去看待她。」
單純作為一個人來說,昴對拉姆還是抱有好感的,但這並不能等同於與她建立起了絕對的信賴關係。
至少在她的心目中,排在首位絕不動搖的是羅茲瓦爾,在現在這種不能完全信任羅茲瓦爾的情況下,昴對拉姆的判斷也不得不做保留處理。
「既然不能說明羅茲瓦爾的真正意圖……那麼『聖域』被稱為實驗場又是怎麼回事?這是從加菲爾那裡聽說的。」
「實驗場────是嗎?」
「無處可去的傢伙們的歸宿,也被這麼稱呼吧。要說無處可去的話,說實話從剛才與亞人相關的談話就能夠想像。羅茲瓦爾被稱作亞人趣味,讓無處可去的混血種們住進『聖域』裡。但是」
先不管實驗場這種名詞給人帶來的不安感,在那裡聚集混血種們從某種意義上說是綁架監禁也不為過,完全不明白羅茲瓦爾這麼做的是為了什麼。
或者說,搞不好────愛蜜莉雅可能與不應該聯手的人聯手了。
「說起來,就算不是『嫉妒的魔女』,但代代管理與魔女有關係的設施這種事被別人知道的話就不妙了。雖然聽說並沒有資料遺留下來,但事實上在墓室裡還殘留著也說不定。」
「魔女,光是這個名字就能讓事情向壞的方向發展啊,恐怕即使是與主人大人締結契約的『貪婪的魔女』在周圍人看來也絕不是什麼容易相處的對象。我認為這種顧慮就像昴大人所思考的一樣。」
「『聖域』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個問題,能夠有這種共同認識還真是讓人高興吶。話說,實驗場這種稱呼不是更加加深了那種印象嗎?」
「……本來那個地方就是『貪婪的魔女』為了進行某個實驗而聚集混血種的隱藏之所。作為土地所有者的當時的梅札斯家與魔女之間進行了怎樣的交涉至今不明,但因為那個契約的存在,梅札斯家代代都繼承了『聖域』的管理和維持工作。」
一聲不吭地傾聽著法蘭黛莉卡所說的內容並時常點頭表示同意的昴整理著情報。這些事情通過聯繫和整合從『聖域』的人們那裡得到的情報也是能夠理解的。這麼說來問題就是,
「魔女曾利用混血種進行過什麼實驗,還有魔女死後羅茲瓦爾依然堅持繼續與魔女的契約的理由……嗎」
「後者的理由應該很簡單,大概是在契約裡就有『在『聖域』被解放之前,遵從與魔女交換的誓約維持『聖域』的存在』這種內容。定期將一些人送進『聖域』也是為了維持那裡的存在。」
「然後,即使內有隱情卻還是被當作混血種們的藏身之處。只是這樣聽起來的話說不定還會把羅茲瓦爾做的事情當成是慈善事業的其中一環啊。」
事實上只要還存在對混血種的差別對待,就有必要確保他們有能夠安寧生活的場所。而羅茲瓦爾確實做到了這個職責,昴覺得不得不略微改變對他的評價了。雖然說,
「並不是所有的混血種都希望繼續待在那個地方。實際上,以琉茲婆婆為代表的,希望解放『聖域』的人們數量比較多也是事實不是嗎?」
「……外界對亞人族的偏見的目光的確漸漸少了。我和弟弟進入『聖域』的理由,與其說是和血統有關,不如說還是無家可歸這個事實所佔的比重更大的。總有一天『聖域』會被成功解放。────所以我」
堅定地閉著眼睛,法蘭黛莉卡直截了當地進行斷言。對著她這樣的態度,昴選擇了沉默,略微過了一些時間,昴決定說出自己的想法。
「雖然這可能只是我自以為是的想法……難不成法蘭黛莉卡之所以離開『聖域』,就是考慮到了『聖域』解放之後的事情嗎?」
「……為什麼會,這麼認為呢?」
「要說為什麼的話,你在談起『聖域』的話題時臉上總是帶著些許悲傷,即便如此依舊選擇背井離鄉,不是為了自己就是為了他人。考慮到這些……」
撓著臉,昴的腦海裡浮現出金色短髮面容嚴肅的青年的身影。那是有著與眼前的溫柔女性完全相同嘴角的不直率的人物,
「如果加菲爾的不直率也適用於姐姐的話,在那種行為的背後,就算感覺害羞也沒什麼好奇怪的。你啊……是為了創造出一個讓有朝一日『聖域』被解放時,從『聖域』裡出來的人們不至於太困擾的棲身之所才離開『聖域』的不是嗎?在這裡工作,當然是有對羅茲瓦爾報恩的意圖,但絕對不止這種理由吧。……就像這樣思考了一下。」
匆忙組織的言語中包含著過於跳脫的理論,對此有所自覺的昴忍耐著自己的害羞盯著法蘭黛莉卡。如果她覺得這種推測過於離譜以至於一笑了之的話,那就輪到昴因為自己的過於熱血而感到羞恥了,
「總有一天通向新的世界的門扉會開放……我想要牽著我所珍視的人們的手帶他們到達那個地方。」
如此低語著,法蘭黛莉卡的臉上浮現出微笑。
但那並不是對說出不靠譜意見的昴的嘲笑,僅僅只是重新審視自己的內心以及向他人講明心聲的解脫感而已。
「在那個場所得到養育的我,現在想創造出能夠延續從那裡離開時所想的環境,就算只有一點,但只要能幫助我創造那樣的環境,我也會去做……可能並不被期待降生於世的我────誕生的意義肯定是存在的。」
「不被期待什麼的,怎麼會……」
「我並不需要安慰的話語。事情的經過就是如此,我並不能想像母親是真心想要懷上我這個孩子的。事實上,母親也的確將我和弟弟丟棄在『聖域』裡之後就離開了。這就是回答……但我並不想因為那個回答而放棄一切,所以我現在才存在於此。」
那是在她心中已經自己得出結論的問題。
僅僅因為已經得出答案,只能理解一部分心情的昴的同情完全沒有傳達給她。畢竟只要她還堅持著自己得出的答案,就會以那個答案為準則面對永無止盡的選擇。
────真是堅強啊,昴直率地那麼想,那是足以讓他憧憬的堅定的信念。
「……加菲爾知道你的真實想法嗎?如果是知道這種想法,卻依舊不願意跟著你的話」
「僅僅只對弟弟,我將自己的所有想法都傾訴過了,即便如此他依舊不肯跟我一起,弟弟他就是做出了這樣的選擇吧────比起去取得難以取得之物,他選擇了去守護容易消逝之物。姐弟兩人所選擇的道路並不相同,只是這樣罷了。」
「守護……守護,吶。雖然從外表來看,他並不是會選擇這種做法的傢伙啊。不過人的真實想法並非僅靠觀察外在就能明白。」
一手摩挲著下巴,一手端起紅茶一飲而盡的昴忍受了一下上衝的逆氣,之後用指甲擦過嘴角,以「話說回來」作為開場
「好像有些跑題了,還是言歸正傳吧。對於『實驗場』這一稱呼你又有什麼想法嗎?實驗究竟是要做什麼之類的……簡而言之,你知道實驗內容嗎?」
「非常遺憾的是,我並不知道實驗的內容和目的。事實上,在『貪婪的魔女』死亡的時候,實驗就不可能繼續了。僅僅留下了實驗設施,而梅札斯家的工作也只是管理維持這些東西罷了。」
「這就更讓人費解了啊,遵守約定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我有親身體會所以能夠明白,但是締結契約的對方已經死了四百多年,依然堅持繼續契約又有什麼意義呢?」
「至少,假如主人大人和梅札斯一族沒有堅持繼續與魔女的契約,那我和弟弟小時候的生活就不會那麼安寧啊。」
「呃……那個……我沒有考慮到這點,抱歉啊。」
看到真誠道歉的昴,法蘭黛莉卡不禁笑了。
然後她也將紅茶一飲而盡,接過昴已經喝完的茶杯站起身。
「談話時間有些長了吶。暫且做個了結吧,昴大人你之後有什麼打算呢?」
「我本來就只是陪阿拉姆村村民回來的,將想問的問題問完就準備返回了,話是這麼說,今天基本不可能了,還是明天一早出發吧。」
「是這樣嗎,那麼想必佩特拉從今晚到明早情緒都會很高漲吶,恐怕她的注意力會不怎麼集中,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佩特拉的教育進展順利真是比什麼都好,現在,佩特拉呢?」
「現在她應該是回到了村子正在和歸來的人們見面吧。她之前是這麼說的。」
在昴說出自己的意圖之前就已經猜到了,真不愧是法蘭黛莉卡。
看著她將茶杯端走的背影,昴從座位上起身,扳起手指數著剩下要做的事。
從法蘭黛莉卡那裡打聽到的情報,大概只有想知道的所有答案的一半。儘管如此,得到的情報也讓昴的推測有了很大的進展。
剩下來的就是,去找出最後一個可能知道詳細情況的人了。
「想必會花上不少時間,總之先仔細在宅邸裡找找看吧……」
昴對迫在眉睫的巨大工作量感到有些沮喪乏力。
略微看了看這樣的他的背影,離開房間的法蘭黛莉卡低語道,
「不瞭解內容也不知道目的……然而,只留下了結果的實驗場。當你知曉,瞭解之時……又會有怎樣的想法呢。」
這樣的低語,沉浸於思考的昴並沒有聽到。

※ ※ ※ ※ ※ ※ ※ ※ ※ ※ ※ ※

碧翠絲的『機遇門』很棘手這是宅邸裡的所有人都知道的,但昴直到從王都歸來之後才深刻感受到這點。
有能夠處理複數選擇存在的場合的直覺────說白了純粹就是直覺敏銳,這算是昴為數不多的值得自豪的地方。
對於沒有提示的問題能夠毫無理由選出正確答案,昴的這種特性在某種意義上就像不懂氣氛一樣被人討厭而不能接受,但在這個世界,這種特性在提高與碧翠絲的遭遇率方面貢獻巨大。
然而這種直覺,自從昴王都歸來後就沒能發揮作用。
「好奇怪啊,這樣應該就把宅邸裡的門全都試過了啊……」
這裡就是最後了,關上了被寄予厚望的廁所的門,昴用低頭歎息的動作表達了自己內心的失望。
從王都歸來後,昴一次都沒能猜中碧翠子的所在。明明在那之前,猜中的概率還是百發百中,這種情況用低潮期的說法並不能說通。事已至此昴除了承認別無他法。
「為什麼啊,看樣子碧翠子是真心想要避開我啊。」
只要碧翠絲認真起來,就沒人能夠破除『機遇門』,雷姆曾這麼說過,然而昴輕易地顛覆了這個常識。之後在不知不覺中,昴漸漸有了自己對碧翠絲的優越感────在這個場合,與其說是因為能夠破除『機遇門』,倒不如說是感到了自己有著比宅邸裡的其他人更多的與碧翠絲搞好關係的機會這一優勢。
「最後一次的告別的確是以那種形式收場,但沒想到她會這麼徹底地把自己關在禁書庫裡啊……沒法見面的話,不管是吵架還是道歉都沒有辦法啊。」
完全不知道當時昴說出的話語為何會讓她如此抗拒與昴見面。雖然不明白,但像這樣被物理上的距離阻隔,不明白的事情結果還是不明白。這種情況昴並不希望看到。
有著想從她那裡得到的答案,先不管這種迫在眉睫的理由,昴只是單純的想和碧翠絲見面交談。
就算被咒罵也沒關係,或者被用高人一等的態度當成笨蛋也沒關係。日常正在漸漸消逝,意識到這個事實的昴根本無法忍受。雖然昴明白這是非常自私的想法。
「帕克也好碧翠子也好,一到關鍵時刻就沒法指望啊!」
依然不知所蹤的帕克也好,把自己關在禁書庫的碧翠絲也好,他們總是在愛蜜莉雅和昴最需要幫助的時候不見蹤影。
一有困難的時候就靠不住,這就和天上的神明一樣不靠譜啊然而,就算沉浸於傷感之中對緊迫的情況也沒有幫助。既然知道艾爾莎這個威脅正在逼近宅邸,在無法將其擊退的現在,最優先要做的就是帶著宅邸裡的人離開避難。
再怎麼想艾爾莎也應該不會對與宅邸毫無關係的阿拉姆村下手。保全宅邸裡人們的生命才是對昴來說最重要的事情。
將雷姆和佩特拉帶出來並不困難,對法蘭黛莉卡曉之以理的話想說服她也不困難。問題就只有連見上一面的困難的碧翠絲了。
在過去,以王都為起始點的輪迴中,昴想將她帶出宅邸的舉動都以失敗告終。在那時之所以放棄說服而讓她留在宅邸裡,是因為知道作為威脅的魔女教的目標並不是宅邸本身。
但是這次不一樣,侵入宅邸的艾爾莎會毫不猶豫得奪走他人的生命,就算作為目標的愛蜜莉雅不在,她也一定會將留在宅邸的存在悉數殺死。
實際上,昴並不知道碧翠絲有多少戰鬥能力,雖然不知道,但畢竟艾爾莎是能夠與和帕克締結契約的愛蜜莉雅勢均力敵的存在,在昴的想像中,她甚至是能與威爾海姆老爺子匹敵的怪物。
碧翠絲與艾爾莎遭遇的話,昴不認為碧翠絲能夠取勝。
「艾爾莎這傢伙也太棘手了啊……畢竟都被她殺掉三次了,有這種想法也是理所當然啊。────」
用手捂著感覺到幻痛的腹部,在走廊上徘徊的昴突然停住了腳步。映入眼簾的是這座宅子裡裝飾最為華麗的門扉,地點是在宅子最上層中央的房間────也就是羅茲瓦爾的辦公室前。
在房間的主人並不在的情況下,擅自進入這個房間應該其實是違反禮節的,昴對此也是明白的。但是,
「話說回來,在這個房間裡我還有些想要確認的事情啊。」
說著,昴並未感覺有多少抱歉地開門進入。
進入辦公室所看到的景象,理所當然地與宅邸裡其它房間並沒有太多區別。由於在此辦公的羅茲瓦爾本人沒有回來,房間還保持著昴苛刻使喚奧托整理資料過後的樣子。
原本雜亂的書本和書架都在一板一眼的奧托的整理下,整潔得與其它被打掃過的房間一樣,昴四處觀察房間裡。之後走向房間深處,黑檀木製作的辦公桌邊上有著並排的兩個書架。
「這個書架後面,就是密道啊」
親身確認過兩次存在的密道,這應該就是用來逃避危機的避難通道,然而這個通道的開啟方法和避難目的地對昴來說是未知的情報。
「上個輪迴裡,艾爾莎來襲時通道開啟了,雖然想確認這個通道通向何處……以前進入這個通道的時候,走到半路就被凍死了啊。」
與碰觸帕克逆鱗的魔女教徒一起被凍成冰雕而終結的記憶。雖然是手指被凍掉,手腳都被凍碎的恐怖記憶,但因為幾乎沒有感到痛苦就死去,記憶裡不鮮明的部分太多以至於並沒有顫抖以上的感覺。不過,死亡畢竟就是死亡,昴絲毫沒有輕視死亡的想法。總之,
「不知道避難路通向何處,就沒辦法考慮應對最壞情況的方法。說不定避難路通向的就是宅子裡的某處啊。雖然這種情況應該不可能。」
將安全確保作為最優先的話,確認避難路就是必須事項。昴認為這條路大概是通向宅邸後山的某處。畢竟既然是避難路線,應該不會選擇途中還會遭遇災害可能的地點作為避難所。
「為了確認這點,趕緊進入避難路……雖然想這麼做。」
然而,避難路要怎樣才能開啟吶。
總之先盡全力試試看能不能移動書架,裝滿書的書架即使昴使用全力都紋絲不動。把裡面的東西都拿出來說不定就能移動書架。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趕緊避難,這種情況下沒時間做那種費時的事情啊,應該是有什麼移動按鈕才對啊。」
帶著這樣的思考,昴在書桌和書架裡仔細尋找,然而沒有發現類似的機關。雖然在拉開倒數第二層抽屜時,昴被裡面堆積的寶石驚呆了一會兒。
「只能放棄了嗎……搞不好機關不在這個房間這種可能性也是有的啊。」
「房間裡沒有,是指什麼東西?」
「那當然是,像被隱藏的按鈕一樣的something啊,想要看一下書架後面的密道,但找不到開關的話這件事就無從談起啊。」
「啊,是在說逃生通道的事啊。那麼機關就是這邊的雕像哦。」
說著,佩特拉拉起垂頭喪氣的昴的袖子。被她拉著看向那邊的昴對著少女手指所指方向「呃」地點了下頭。
「放在房間角落的,不管怎麼看都只是一個雕像的東西……這就是機關嗎?」
呈現坐在椅子上的人類模樣的雕像,那是放在桌子上的尺寸很小的雕像。雖然在裝飾品很少的辦公室裡這個雕像有著一些異常的存在感,佩特拉卻絲毫沒有顧慮地接近,
「卡嗒。」
發出細微的機括聲,雕像的脖子扭曲了。
就像脖子被扭斷一樣,頭部一百八十度向後旋轉的雕像,看到這像是頸骨折斷一樣的人的雕像,昴皺起眉頭,緊接著
「轟────轟────轟────」
重物在地面滑動的聲音響徹房間,回過頭的昴看到之前的書架正向兩邊分開。然後,在書架分開的現在,可以看到一個僅容一人通過的漆黑的入口。
作為目標的避難路線的入口就這樣展現出來,昴略微握緊拳頭擺出了勝利poss。
「沒錯沒錯,就是這個啊。找了好久都沒找到,幫大忙了。」
「呼呼,幫到忙了吧,之前法蘭黛莉卡姐姐大人提到過。作為危急時刻的逃生通道,讓人家牢牢記住。」
「真厲害,感謝感謝。那麼就抓緊時間……話說佩特拉,你什麼時候來的?」
「現在才發現?」
過於沉浸在自己思考中的昴現在才發覺她的存在。對昴這種過於遲鈍的回應,佩特拉像鬧彆扭一樣撅起了嘴。
「難得人家急急忙忙趕回來,而且還幫上了大忙……昴大人,感覺有些過分吶。」
「呀,我也是中途才發現明明應該只有我一個人卻在和誰對話。達成目的實在太讓人興奮了沒能及時發現你,抱歉,抱歉。」
對著擺出慪氣的姿態背對這邊的佩特拉,昴一邊道歉一邊輕撫她的腦袋,然後再次看向被稱為避難路的通道,
「順便問一下,佩特拉有聽法蘭黛莉卡說過這條路通向哪裡嗎」
「聽過。法蘭黛莉卡姐姐大人說過這條路通向後山山間的一座小屋。因為周圍有和驅趕魔獸的結界功能不同的另一個結界,從外界看是無法發現的。」
「原來如此,不愧是密道啊。但是如果不去實際看一下的話。」
雖然的確是通往山裡,然而這條密道既能成為避難路線也能成為侵入路線。昴捲起袖子,幹勁滿滿地向著入口走去。突然,昴的身後傳來小小的腳步聲,是佩特拉跟了過來。
「嗯?佩特拉也要一起過來嗎?」
「不行?」
「倒不是不行,就算跟過來大概也遇不到什麼有趣的事情哦?我純粹只是出於好奇心想看看這裡到底通往哪裡而已,只要好奇心滿足了我就回去。」
「現在是休息時間,也是人家的自由時間,人家想和昴大人在一起也沒關係的吧?」
捻住昴的衣角,用被丟棄的小狗一樣的濕潤的眼神朝上看著昴的佩特拉,被像這樣黏著的昴根本無法狠心讓她離開,只能歎息苦笑。
「真的只是去過就回來啊,佩特拉你還真是好事。」
「如果不好事的話人家也不會待在這裡了……好事真是太好了」
佩特拉對昴的話語做出如是回應。雖然依舊不能理解她所說的話,昴還是用微笑圓場,握住了她伸出的小手向避難路走去。
一片漆黑的密道呈螺旋階梯狀,牆壁本身使用的是會發出青白色螢光的材料。雖然不至於看不到延續的道路,但知道台階一直通向地下的昴回過頭,
「台階有點長而且周圍有些暗,注意腳下不要滑倒了。」
「要是滑倒了會來幫人家啊嗎?」
「我會抱著你一直滾到台階下面的所以盡量不要滑倒啊……如果因為那樣臥床不起的話就太慘了啊。」
「如果那樣的話,人家一生都會照顧昴大人的。」
「雖然很高興但過程好可怕!」
像這樣進行著對話,以昴走在佩特拉的前面的形式,兩人一起開始走下台階。冰冷的風從通道深處吹來,回憶起不可能在密道前方的帕克的存在的昴不禁背脊發涼。
雖說對於不可能出現的被凍死的未來,昴不應該抱有恐懼。
「沉默著往下走也沒什麼意義,佩特拉可能會感到害怕,所以還是說些話吧。」
「昴大人,手心開始有點出汗了哦?」
「說不定佩特拉會害怕所以還是說些話吧!村裡人怎麼樣了?」
對著固執堅持著關心年少者這種說法的昴,佩特拉用慈愛的眼神看著並接受了他的提問。之後瑣碎的,只是不讓沉默降臨於此的對話一直持續著,向著底層走了幾分鐘────台階消失了,已經到達昴曾經見過的小路。
再向前走一段距離有一扇門,門背後就是昴從未體驗過的區域了。
「就感覺而言,我們現在還在宅邸的地下啊。既然密道是通向後山的話,這段隧道會很長啊。」
「又是避難路又是逃生通道又是隧道什麼的,昴大人,決定不了稱呼方式嗎?」
「的確是呢,那就用墨西哥『風』的意味,聖塔娜隧道(サンタナ,Santana)吧。」
「啊,當心不要被絆到,那裡好像有突起的地方。」
佩特拉將昴的戲言完美地無視了。對她在短時間裡就能將對昴能力提升到如此之高,昴感覺既高興又有些寂寞。
保持著這種複雜的感情繼續前進,終於到達了一個相對寬敞的空間。正面有一扇藏在陰影裡的門,確認了這裡是一個小房間。在以前的輪迴中這裡堆滿了被冰封的魔女教徒,但這回理所當然地沒有那樣的痕跡。輕輕地,昴安心地歎了口氣。
「雖然是理所當然的,但還好沒有觸發心理陰影的按鈕啊。
總之到了這裡,離山中小屋差不多還有三分之一的路嗎?」
「風好冷……是那扇門對面吧。」
在安心的昴旁邊,佩特拉對眼前的門扉所連接的新環境有著掩蓋不住的期待。昴對此也表示同意。
「那回只是碰到門就gameover了啊。從這裡向前就完全是未知的地方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走一步算一步,做出這種毫無氣勢判斷的昴向門伸出了手。
之後打開門,昴的臉上沐浴著氣勢洶洶地湧入這個小房間的寒風────
「────呃?」
輕輕出聲的同時,昴察覺到自己腹部被什麼東西劃過。
視線向下,看著受到衝擊的左腹。在那裡突兀地垂著一串不知道什麼的東西,就像在證明是剛剛才落下的,垂下來的末尾部分還在顫動。
────目視著自己的衣服慢慢被鮮血沾濕,昴就像喉嚨被凍住一樣發不出聲音,「啊────!?」
代替因為驚訝而無言的昴,同樣察覺到傷口的佩特拉悲鳴起來。那悲鳴響徹狹窄的通道,衝擊著昴的鼓膜。
在疼痛襲擊全身的剎那間,昴意識到發生了什麼,然後在腦中全力思考必須做些什麼。
佩特拉的悲鳴逐漸停止。迴響著的通道,突然消失的聲音,只能聽到她的聲音。
在本應該什麼也聽不到的世界裡,昴聽到了那個聲音。
那是腳步聲,還有刀刃從鞘中拔出的聲音────
「那麼,就讓我完成之前的約定吧────」
那是鮮紅的舌頭舔過嘴唇,因為即將開始的殺戮而有些興奮的殺人鬼的聲音。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05427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7 篇留言

鍊金工房大好~緯~
想不到這麼快又到了
艾爾莎的回合了~

09-27 19:43

楓戀
作為目標的避難路線的入口就這樣展現出來,昴略微握緊拳頭擺出了勝利poss。
*POSE~

10-01 02:39

re愛好者
被同一人殺5次的節奏

10-08 18:09

以下犯上
即使提早回來那傢伙還是陰魂不散啊

10-19 11:15


這門好邪~XD

11-25 18:16

士卒
帕克要輸嘍

12-29 13:57

漫步在火坑
愛爾莎才是隱藏真女主XD

04-24 01:0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9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32 『四分之一』... 後一篇:第四章34 『終結的世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hana963有緣的您
小屋收錄了很好看的因果故事,可以解決各種疑難雜症,有空可以看看喔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php?owner=shana963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4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