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3 GP

第四章32 『四分之一』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8-28 00:09:21│贊助:72│人氣:8531


端起熱氣蒸騰的茶杯輕啜一口,昴洗耳恭聽著法蘭黛莉卡的話語。
「亞人戰爭────這究竟是一場怎樣的戰爭,昴大人是否知道呢?」
「正如剛才所說,我並沒有深入瞭解過詳細內容。只是,聯繫名字和歷史背景的話,也不是想像不出所發生的事情。」
「啊啦,很有興趣吶,我能夠聽一下昴大人的想法嗎」對做出如此回應的昴,法蘭黛莉卡遮住嘴角笑道。
抿嘴一笑,這對她來說已經成為習慣了。昴時常能見到這個姿態的她。
然而即使她時常露出她那迷人的笑顏,昴也認為並沒什麼人有機會能見到。
眨了眨眼,撓著臉頰的昴以「確實如此」作為開場白開始闡述自己的想法。
「雖然不知道那場戰爭已經過去多久了,但戰爭的原因想必與嫉妒的魔女不無關係。畢竟我也知道愛蜜莉雅在王城裡受到歧視,以及半妖精被許多人嫌惡。」
就連童話書都有記載的,作為無人不知的絕對邪惡象徵的『嫉妒的魔女』,僅僅只是因為有銀髮的半妖精這種相似點,愛蜜莉雅就受到不正當的待遇。那麼這樣的話,也就想像到了這種影響────以極為細微之事作為契機而產生的爭端。
「既然被稱為半妖精,那麼就是人類和妖精的孩子吧?如果是出生在這個將半妖精視作禁忌而嫌惡的時代的話……而且本來,人類與其他種族結合而誕生的混血種,就處於一種被人視為異端而差別對待也不足為奇的境地。」
「……請您,繼續說下去吧。」
「雖然只不過是想像,對半妖精的排斥與排斥混血種的趨勢也緊緊相關。然後更加極端一點說的話,僅僅只是排斥作為混血種誕生原因的亞人,有這種想法的人也是存在的吧」
就昴所知,在這個世界佔據多數的種族還是人類。雖然也有妖精和獸人三姐弟那樣的獸人存在,但就以昴在王城逗留數日的感覺,與人類不同的亞人種的數量比人類少得多。
然後僅僅因為佔據多數地位,就把自己種族當做正義的那一方。
「雖然不認為所有人都會這麼想,但只要身居高位的人顯眼的表達這種觀點,那結果還是一樣的。而且說是憎恨亞人……實際上是害怕亞人……吧。而就在這種不滿接近溢出之時,」
「人類與亞人種之間的對立徹底爆發。被點燃的火種迅速成為燎原大火並燃燒到了露格尼卡全境」緊接著昴所說的話語,法蘭黛莉卡用低沉的聲音說道。
昴看著閉上了一隻眼睛,微微低頭的她。然後,法蘭黛莉卡向著昴點了一下頭,
「基本上是既沒有補充的必要,也沒有提出反論餘地的推測了啊……您真的不知道『亞人戰爭』的詳細內容嗎?」
「不知道啊。如果這推測基本都正確的話,只能說是我想像力的勝利。或者說是讀書經驗豐富……在輕小說裡經常會出現啊,因為種族差別而帶來的對立什麼的吶。」
雖然如此,事實上來說,昴並沒有意識到這樣的問題。
雖然在原本的世界也存在所謂的人種歧視,但那與昴毫無關係,幾乎能夠看作是異世界問題的事情了。
自己正使用著自管自的,他人與我無關的這種冷漠的思考方式,雖然這樣說可能有些不正確,但事實上也的確算是冷眼旁觀的生活方式了。
「只是,即便能夠預測到問題的爆發,絞盡腦汁卻想不出解決方法也於事無補。不過既然是用的過去式,那麼至少亞人戰爭本身應該已經結束了吧?」
「嗯,大致上算是吧。儘管如此戰爭帶來的傷痕還是很深,直到現在對於亞人種和人類的混血兒的偏見還正根深蒂固的留存著。」
因為她自身也是作為遭受偏見的對象而出生下來的,即使只是聽著法蘭黛莉卡的話語,昴都能體會到其中包含的不可承受之重壓。
昴有些猶豫是不是應該繼續深入詢問,看出昴的猶豫的法蘭黛莉卡歎了口氣。
「讓您擔心真是十分抱歉。繼續剛才對話吧。」
「不要勉強也可以,雖然是想這麼說的,但這些事情與我想知道的東西有著莫大的關係。真是難為你了啊。」
「啊啦啊啦,昴大人,您還真是擅長給人打氣吶」
擅自將昴的發言往好的方向解釋,法蘭黛莉卡端起自己的茶杯喝了口茶濕潤了一下舌頭
「亞人戰爭大約是五十年前開始的。從那以後持續了將近十年……記錄上來說戰爭結束是在四十年前吶。」
「十年……好長啊。雖然在我老家的歷史上也發生過百年戰爭,三十年戰爭之類的事情。」
對歷史類型的小說涉獵不深,昴對那些事件只有教科書上簡單看到過名字這種程度的認識。但是,光從名字就能夠知道,至少戰爭持續了那麼長的時間。
三十年也好,一百年也好,怨恨著誰持續著戰爭,只是想想都覺得可怕。
昴這樣的,在這個異世界還只是度過了兩個月左右的時間而已。
「而且都這麼累得要死了,還要和誰打上數十年的波克斯卡大亂鬥,誰受得了啊!。」
「總而言之,戰爭是從某一個亞人族的村落與人類的紛爭開始的。本來的話應該只會局限於小範圍的糾紛程度……然而因為之後發生的事件,戰爭就開始進入白熱化的階段了。各地都開始發生血債血償的淒慘爭鬥。」
「之後發生的事件,是什麼?」
「最開始的紛爭剛剛出現沒多久,看出事態嚴重性的當時的露格尼卡王就派出了自己的近侍作為議和使者。亞人族這邊幾個種族的族長也集合起來,迎接使者準備用交涉結束紛爭,然而……」
對著話語最後有些含糊不明的法蘭黛莉卡,昴只是沉默著點頭示意繼續。法蘭黛莉卡保持著這個姿態閉上眼睛
「出席會談的雙方────王城派遣的使者和亞人族族長們一起,都在那個地方當場被殺死了。」
「都被殺死了……?是誰做的,為什麼?」
「行兇之人至今不明。只是,當時的人類和亞人族都認為『這是對方下的手』。結果就是,小小的火苗成為燎原大火,無法輕易撲滅的戰爭之火就這樣持續了十年……事情的發展就變成了這樣。」
「到底在幹些什麼啊。如果能更多的交流的話……但是這種想法也太過理想論了啊。」
考慮到當時人們的感情,自己的想法也太過於從神的視角來看待問題了。
王城派遣的王的近侍,考慮到在會談地點被殺害的他的名譽,就這樣以犯人不明而了結有損王室的顏面。另一方面,亞人族方面也是,族長們都被聚集到一起殺掉了。雖然不應該用生命的數量去衡量損失,但單純比較的話還是亞人方受害更大。
更何況在兩者之間,還有著由於『嫉妒的魔女』的存在而產生的種族之間不和的基礎。
想修復種族之間的關係不但開始就舉步維艱,而且一旦開始,如果不能快速處理好接踵而至的新問題────在被問題牽著鼻子走這種情況下,可想而知悲劇就會襲來。
「亞人戰爭最後,是以亞人族認輸的形式結束的。儘管如此亞人族也沒有承認在會談事件中殺害使者的事情,只是單純地率先認識到了繼續戰爭的無意義性。」
「就我個人來看的話,這種不清不楚的爭鬥,先退讓的一方比較聰明啊。更何況這不就是內戰一樣嗎?對國家完全沒有好處啊。」
「事實也是如此,露格尼卡在亞人戰爭期間國力大幅衰落。萬幸的是當時周邊國家也都處於自顧不暇的狀態,不然的話露格尼卡甚至可能被其他國家取代也說不定。」
應該能說是不幸中的萬幸吧,露格尼卡以外的三國在那段時期都忙著處理本國的事情,露格尼卡也得以迴避了被他國趁火打劫的情況。
然而,不輸於那個時候的危機,現在也正在襲擊著這個國家。
「但是吶,能夠結束長期持續的戰爭不也是很厲害的事情嘛。這應該是很需要勇氣的事情啊,畢竟考慮到強硬派的反對,這種事情還是很難做到的。」
「……因為當時有一位能折服那些強硬派,非常了不起的人存在。當時的劍聖,特雷西亞·梵·阿斯特雷亞大人精妙絕倫的劍技,令所有亞人族都低下了頭……有什麼問題嗎?」
「沒什麼,只是聽到了熟悉的名字有些驚訝而已。世界真小啊。」
多次聽到的,威爾海姆的夫人的名字應該就是特雷西亞。
當時的劍聖,也就是萊因哈魯特之前的一代劍聖。聽到接受劍聖稱號的女性獨自一人讓持續十年的戰爭落幕這種大活躍,不禁讓人感歎劍聖這種存在就是用來打破常識的。
「嘛,關於亞人戰爭的流程我現在理解了。也能夠想像由此產生的一些其它問題。」
「正如剛才昴大人的推測。想不到昴大人是腦子那麼好用的人,我因為走眼了而感覺有些驚訝呢」
「我就把這當作是誇獎然後繼續話題吧,雖然亞人戰爭結束了,但對亞人的偏見並不是能夠簡單消除的。當然,在公共場合人們應該不會露骨表現出反感。」
就算是在王都,蔬果店前的大街上,人類與亞人族還是和諧普通地相處著。雖然不知道經歷了多少苦難才得以將這場景變得理所當然,但是與已經構築出這種日常的場所相對的,總有人類和亞人族一直都無法好好相處的地方存在,光明必定伴隨有陰影。
「像是人數很少,沒有外來者進入的閉塞村莊之類的……在那種地方只要出現稍微有點問題的傢伙,感覺就會承受所有人的惡意啊。」
「我和弟弟,正可謂可以說是生活在那種環境中。」
回憶起過去痛苦得眉頭緊皺,法蘭黛莉卡第一次坦率地稱呼了自己的弟弟────加菲爾,然後將眼神投向遠處。
「我和弟弟是同母異父的姐弟。自我介紹時的姓氏不一樣的原因就在於此……我隨父姓,而弟弟是隨母姓。」
「說到名字的話,好像法蘭黛莉卡的是……鮑曼吧?」
「是的,然後弟弟應該是自稱汀澤爾吧。至於母親的話……她是個做事笨拙,運氣也不好的人啊」
想要選擇合適的語言卻沒有找到的法蘭黛莉卡。昴對她的話語露出了不理解的表情,而她則以「說來羞恥」作為接下來一番話的開始。
「母親好像是在作為欠債的抵押而準備被賣掉的途中,亞人族盜賊團抓住盯上了的奴隸商人的……在那裡遇見的就是我的父親。」
「啊勒!?等一下等一下!感覺不做好心裡準備聽不下去啊!」
「但是那個父親也很快就死了,在母親帶著還是嬰兒的我流離失所時,又被另一個亞人族集團抓住了。這就是與加菲爾父親的相遇……」
「等等等等,我錯了,是我不好!我沒想到這件事情的發展這麼沉重啊!」
「所以我也不想過於提及這些事,就讓我一帶而過吧。在那之後加菲爾出生了,但果然還是不能和弟弟的父親待在一起的母子三人再次流離失所了,就在我們走投無路的時候,梅札斯家收留了我們。」
簡單講明了沉重的過去,雙眸浮現些許鄉愁的法蘭黛莉卡歎了口氣。然後,她撫摸著自己所坐的椅子把手說道。
「當時,梅札斯家的家主之位就已經被年僅十幾歲的主人……羅茲瓦爾大人繼承了,對於我和弟弟來說羅茲瓦爾大人是真正意義上的恩人。即使我像現在這樣做一些僕人做的事情都倍感光榮。」
「之後兩個人就進入了『聖域』,在那裡生活著……話說回來,雖然有些難以啟齒,你們的母親後來怎麼樣了?」
就剛才聽她說的話語來看,兩人的母親應該是純粹的人類。也就是說是處在能夠自由進出『聖域』的立場。但是不論在『聖域』還是在宅邸都沒有見過她。
對做著最壞思想準備的昴,法蘭黛莉卡搖了搖頭,
「好像勞您擔心了,但是請放心。母親將我和弟弟托付給羅茲瓦爾大人之後就離開了宅邸不知所蹤。之後也是杳無音信。但我想至少還是平安地生活著的。」
「────」
對輕易說出這番話的法蘭黛莉卡的態度,昴沒有說什麼只是沉默著。雖然昴所做的最壞的思想準備就是死別,但是現實更加殘酷地背叛了兩姐弟。
只是,聽到這些事情之後昴加深了不少的疑問。那就是
「即使是那樣子就離開了的母親,加菲爾那傢伙也一直使用著母姓嗎。明明法蘭黛莉卡用的是父姓不是嗎?」
「因為沒有留下什麼記錄,母親也是聽別人說的……就是在這種不靠譜的情況下我用了父親的姓氏。至於加菲爾一直使用母親的姓氏……因為那孩子並不知道母親的事情。他雖然總是在裝惡人但本身其實是非常重視感情的。」
「重視感情……」
回憶起加菲爾的言行,昴感覺他的形象在自己心中更加鮮明起來。
比起思考會選擇先出手,說話粗俗舉止無理,儘管如此仍然通情達理。自認為很笨,但並非什麼都不考慮,也不會讓思考就這麼停止。典型的不良形象的小流氓,就是這種印象。
通情達理,光從這點去評價的話,就不可否認地可以把他看做是重視義理人情的好漢了。
「昴大人,────您知道『聖域』的結界是如何區分對象的嗎?」
對著沉浸於思考中的昴,法蘭黛莉卡十分突然地提出了問題。
沒能理解提問的含義而反應有些遲鈍的昴稍微看了一眼法蘭黛莉卡,心裡沒底道
「呃,說實話,我不知道。雖然說結界是貨真價實存在的,但我完全感覺不到結界的存在。我想應該是用魔法一類的手段,檢測通過結界的人……」
「是檢驗通過結界的存在體內的血脈從而實現區分的。只要在血脈中能清楚確認到人類的血和亞人族的血,結界就會產生反應,這就是那個結界的本質。」
「……你想要說什麼?」
突然聽到了結界的篩選方法。探索這個情報被說出的意義,昴聲音低沉地向著法蘭黛莉卡發問。
聽到提問的她略微點了點頭
「我能夠穿過結界來到『聖域』之外的理由,您明白了嗎?」
「……並沒有,說實話還是不明白啊。知道結界的篩選條件之後就更加不明白了。在回來的路上,琉茲婆婆一靠近結界身體就難受起來,結界的效果是真正存在的,這在進入『聖域』時也同樣體會過。」
在與加菲爾第一次見面之前,愛蜜莉雅就因為通過結界而昏倒了,考慮到結界強大的力量,感覺對結界的存在抱有懷疑的自己和笨蛋一樣────。
「────啊勒,為什麼?」
就在此時,一個念頭閃過昴的腦海。
那是在琉茲陪伴著的帶領著避難者的歸路上。穿過森林,通過結界前往『聖域』之外,與帶路的琉茲分別時所感受到的違和感。
那個違和感的答案,隨著昴重複回憶與結界拉開距離的琉茲的樣子而逐漸找到。
「明明條件相同……但為什麼,靠近結界的加菲爾那傢伙依舊生龍活虎呢?」
穿過結界對昴一行人發動襲擊,發揮了將帕特拉修連同龍車一同扔飛的超人一般力量的加菲爾。
在那個時候他肯定沒有全力出手,明明有只是通過結界就失去意識的愛蜜莉雅和只是接近結界就身體難受的琉茲的例子存在。加菲爾的舉動與她們的樣子實在是過於不同了。
────就好像,他的身體根本沒受到結界的影響一樣。
「因為有著返祖的身體特徵,弟弟他一眼看上去應該是亞人族的血統比較濃,但實際上並非如此。而我,也是如此。」
「既然血統的濃厚程度是結界判定是否為混血種的標準……擺脫這個條件判定的依據,就是說哪一邊的血脈過於淡薄了?」
「雖然我與弟弟的父親並不相同,但兩人都不是純粹的亞人族。兩人都是混血種,然後與身為人類的母親結合,誕生下來的就是只繼承了四分之一亞人族血統的不完整的存在。」
「四分之一混血……這就是你能夠不被結界束縛的理由。」
會對混血種產生作用的結界,卻不會對四分之一混血有反應。雖然這一事實讓人感覺很可笑,但昴心中各種疑惑的一部分告訴著昴這是事實。
關於法蘭黛莉卡能夠離開『聖域』,只是含糊其辭說她是個例外的琉茲的真實含義,在得知具體情況的現在昴能夠理解了。
但這也引發了新的疑問。那就是,
「等一下。那麼,也就是說加菲爾也能夠自由進出『聖域』嗎?只要有想法的話,不論『試練』是否通過,那傢伙都可以出來。」
如果這是事實,那麼這應該是與其驚訝不如歡迎的情況啊。
昴如果想將他從『聖域』帶出來就會受到結界的阻礙,但現在這一前提條件不存在了,面對艾爾莎來襲時需要加菲爾戰鬥力的情況,昴看到了將他帶出『聖域』的可能性。
本來的話在這個輪迴裡,昴已經放棄擊退艾爾莎的念頭,準備帶著留在宅邸人們外出避難了。
「既然那傢伙能夠出來,那麼……」
「的確,弟弟和我一樣能夠自由進出『聖域』。我從『聖域』離開的時候也帶著他走到結界旁邊打算和他一起離開。但是……」
在這裡中斷了話語,法蘭黛莉卡看著像是得到什麼希望的昴。她的雙眸充斥著的感情,太過於深沉,這使得昴的熱情一下子冷卻下來。然後對著冷靜下來的昴,她如是說道。
「弟弟還是選擇了留在『聖域』。而且,我認為只要『聖域』沒有被解放,加菲爾就絕對不會出來的。畢竟他是一個重視感情而又溫柔的孩子啊。」
「重視感情……難道說」
昴對想到的可能皺起眉頭。就像是在肯定他的驚訝,法蘭黛莉卡用袖口遮住自己的嘴說道。
「加菲爾他並不是會拋下無法離開『聖域』的人們,獨自外出的孩子。只是一個不好也不壞的,直率的……麻煩的,弟弟而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04140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3 篇留言


[e12]

08-28 00:26


。。。

10-10 11:07

AlineParation
亞人族盜賊團抓住盯上了的奴隸商人的
=抓住了盯上的奴隸商人

07-03 07:0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3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31 『女僕・女僕... 後一篇:第四章33 『風吹的密道...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enry881025大家
進來對我說尼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1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