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1 GP

第四章31 『女僕・女僕・女僕』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8-27 02:05:08│贊助:68│人氣:10340


────對昴來說,這已經是第二次離開『聖域』回到羅茲瓦爾宅邸了。
「不過,第一次還真是好慘吶……」
撓著臉從帕特拉修背上跳下來的昴站在大門前自語道。
與琉茲告別後,避難民with昴一行安全抵達阿拉姆村。這在之前的輪迴也同樣是做到過的事,畢竟完全不用擔心已經培養出信賴關係的帕特拉修會帶錯路。
「村裡的人們都很高興啊,奧托也和之前一樣在村子裡稍作逗留。說實話還是很想讓奧托跟來當肉盾的……」
實際上,昴對於是否讓強硬主張既然回來了就同行到底的奧托跟著還是抱有猶豫的。畢竟,宅邸有危險的可能性很大,無法對應突發情況的奧托也不應該跟過來。
即便就單純的肉搏戰而言昴贏不了奧托,但奧托也不是能夠一騎當千的強者。昴可不想在『獵腸者』面前看到他的內臟。
「什麼都沒有發生就再好不過了啊……」
之前的輪迴,昴在『試練』開始六天以後才回到宅邸。現在才到第三天────和之前相比還有三天的寬裕時間。
恐怕,宅邸就是在昴被殺的那天遭襲的。綜合各種考慮,這一推測應該是可以肯定的。那麼問題就是,
「還有三天……也就是說要在這段時間裡從法蘭黛莉卡那裡打聽出關於『聖域』的情報然後趕回『聖域』,解決了『聖域』的問題以後再抓緊時間趕回宅邸。單從時間上來看也不是做不到吶……」
想要讓這種紙上談兵變為現實,還是會有很多嚴苛的限制的。
『聖域』與宅邸之間的距離光是單程就要八小時。一來一回就差不多要花上一天。再考慮到其它地方的時間消耗,能夠允許昴自由使用的時間就更加苛刻了。
「雖然還有幾個解決問題的候補方案……還是應該去找最佳方案呢,不能完全指望機會巧合啊。」
既然已經知道艾爾莎會來襲擊,昴所能得出的最佳方案就是擊退暗殺者。如果能夠做到這點,那今後也就不用再對她提心吊膽,可以說是完全的勝利,這也是昴所希望的。
要做到這點就必須有高於艾爾莎的戰力,如果沒有羅茲瓦爾或者加菲爾二者之一的話這個方案就行不通。然而就現狀而言,帶著兩人回到宅邸的可能性很小。
「結果還是,只能選擇第二方案了……嗎」
帕特拉修用鼻子碰了碰撓著頭不甘心地碎碎念著的昴。對蹭著自己肩膀的地龍露出苦笑,昴撫摸著有堅硬觸感的地龍的脖子。
「雖然有值得去冒險的回報,但卻完全沒有值得冒險的勝算。這還真是棘手,也沒有辦法做到分兵作戰吶。」
那是在與魔女教戰鬥時,腦中閃過的結論。
但上回是手中的戰力數量足夠才有實現的可能,而這回的手牌實在太少了。儘管昴事先得知了可能到來的襲擊,但只要能做到迴避就謝天謝地了。
然而,這種方法也存在問題。
「待在宅邸的人們。雷姆、佩特拉和法蘭黛莉卡……然後還有碧翠子,不知道她們會不會同意避難吶。說實話,只要背著雷姆牽著佩特拉的手就可以帶她們兩人走了,但要說服剩下的兩個人就要下苦功夫了啊。」
當然,實在不行的話就算用強硬手段也要把她們綁上龍車。雖然昴打不過她們兩人,但竭盡所能去說服的話應該能讓她們相信自己。不對,是肯定能做到的。
「────呼」
輕歎了口氣,昴再次意識到自己背負的責任之重大。
自己的語言,行動還有覺悟到底左右了多少人的命運。在白鯨攻略戰的前夜,昴多少已經意識到這點了。
「一直站在大門口害怕也沒用吶。也不知道裡面是不是發生了什麼情況,還是先進去看看大家再說吧……」
「看過之後呢?」
「看過之後再考慮說辭好了。對了,就這麼做吧,反正大家也不知道,就假裝說是羅茲瓦爾的指示好了……」
「哇,感覺好壞啊,昴。」
「請稱之為DirtyWild,我還正是憧憬這種壞壞的男性形象的年齡啊……話說。」
邊說著,昴向發出哧哧的笑聲的方向轉身。於是,在隔著大門的宅邸庭院裡看到了一隻嬌小的女僕────已經熟識的少女,佩特拉就站在那裡。
在有些驚訝而揚起眉頭的昴面前,她搖動著栗色的頭髮可愛地低頭行禮。
「歡迎回來,昴大人。您回來得比想像中要早呢。」
「啊,我回來了……真是多謝這能看出法蘭黛莉卡英才教育成果的迎接了。」
看著佩特拉輕捻裙角禮儀端正的樣子不禁安心地露出微笑,昴有些沒力地推開大門進入宅邸。然後牽著帕特拉修走向地龍用的龍舍,在這過程中昴一直看著身旁的佩特拉。
「────?」
佩特拉對一直盯著自己的昴露出不解的神情,然後慌張地背對昴開始整理自己的頭髮和衣服。一番整理過後,她露出了滿意的表情面向昴。
「請問昴大人您怎麼了?」
問完,佩特拉露出了比之前的微笑更加華麗更加可愛的笑容。
兼具少女的可愛和極具將來性的端正秀麗的容顏,那個笑容裡包含著能夠俘虜異性的魅力。
那是清晰地認識到自己在他人眼中的形象並經過自己的思考而展露出的完美微笑。面對這樣的笑容,昴不禁小小地倒吸一口氣。
「啊────嗯!你這樣不是可愛到爆嗎,佩特拉!」
「呃,嗚啊!?」
完全沒能注意到她的微笑的深層含義,昴像是要把追求戀情的她揉進懷裡一樣緊緊抱住,帶著毫無顧忌卻又十分憐惜這樣複雜的感情撫摸著她的腦袋。對於這種突然的舉動,佩特拉感到有些困擾。
「你應該不知道我現在的心情是多麼得複雜啊。這傢伙,這傢伙啊!啊,真是太好了────」
「怎麼了怎麼了,這是怎麼回事!?等,等一下啊,昴……這種事情對我來說還太早了……」
「真的是,太好了────」
「────昴?」
臉頰通紅,不斷在昴懷裡掙扎的佩特拉的表情改變了。她在昴的懷裡安靜下來,看著聲音逐漸低沉的昴,直到剛才都維持著的既害羞又欣喜的神情逐漸從臉上消褪。
「是感覺,有哪裡痛嗎,昴?」
少女因為擔心而伸出的指尖碰觸著顫抖的昴的臉頰,碰觸到的手慢慢張開捧住臉頰。「並不是啊」昴輕輕地搖著頭說道。
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停頓了一瞬間。之後,昴睜開了緊閉的雙眼。
「只是真的從心底感覺到,安心了啊。────我回來了,佩特拉。」

※ ※ ※ ※ ※ ※ ※ ※ ※ ※ ※ ※

────帶著帕特拉修回到龍舍後,昴緊握著佩特拉的手回到屋子。萬幸的是,據佩特拉所言,昴他們離開宅邸之後,周圍並沒有發生什麼明顯的變化。
「現在,法蘭黛莉卡姐姐大人正好離開宅邸去檢查山裡的結界了,還要等一會兒才會回來……也許。」
看到傳達著女僕長目前不在這一事實的佩特拉,昴回想起了山裡的結界────也就是有封印魔犬的術式存在的結界。雖然山裡的魔犬應該已經被根絕了,但直到現在結界依然存在。
即便沒有了魔犬,有著阻止像魔獸那樣對人類有敵意之物進入這種性質的結界還存在著。而結界的維持好像就是阿拉姆村村民和身為土地管理者的羅茲瓦爾陣營的工作。
「如果村裡人都回來的話,就能夠重新開始檢查結界有沒有出問題的巡視工作了,現在因為大家還沒有回來,所以就由法蘭黛莉卡姐姐大人親自去了。」
「從那個姐姐大人的稱呼就能看出在我不知道的時間裡兩人變得很親密了吶,真是有些心癢癢的感覺啊。還有,村裡的人們已經回來了哦。」
「真的嗎?」豎起手指指向村落方向,佩特拉興奮地雙眼放光。
她的家人都是屬於王都避難組的,所以雙親早就安全回到村子裡了,儘管如此,與親近的村民們分隔兩地這也是事實。現在知道他們平安歸來,佩特拉欣喜地拍起手。
「等會兒也去村裡露個面吧。只是讓他們看看女僕裝想必他們也會很高興的。」
「嗯。等得到法蘭黛莉卡姐姐大人的允許,我就換衣服回去!」
「衣服什麼的,就不要換了吧……難得穿得這麼可愛,也讓大家看看吧……」
「嘿嘿,可愛嗎?真的可愛嗎?」
「好可愛好可愛。所以讓大家也……」
「嗯!換完衣服我就回去吶!」
昴多次的提案都被毫不猶豫地拒絕了。
面對就像是有什麼不能退讓的東西存在而堅定不移回答著的佩特拉,昴放棄了這一提案。
活動了一下脖子,之後深深歎了一口氣的昴停下了腳步。
地點是宅邸的二樓────在地毯上擦了擦鞋底,抬起頭的昴看著一扇房門。佩特拉有些寂寞地放開了握著的手。真是能讀懂氣氛的聰明的孩子。
「抱歉吶,佩特拉。稍微,讓我和她兩人待一會。」
「嗯,我明白了。我會在西館繼續打掃房間,有什麼事情的話請來叫我。」
就像是在聽到昴的話語之前就明白了一樣,佩特拉從少女模式切換成女僕模式,輕輕行禮過後就從此處離開了。
接受了做出那樣舉動的她的關懷,昴在被必須要做的事情緊緊逼迫的情況下輕敲了自己的頭。
輕敲著頭,然後────
「要說什麼是最優先要做的事的話……就是來到這裡啊。」
打開房門,昴慢慢地向著室內邁出腳步。
就像時間被停滯了一樣的房間。簡樸的房間裡放置著一張床────在那之上有一名少女在沉睡著。脫去了經常見到的女僕裝,被淡青色的睡衣包裹著身體的少女。
閉著雙眼的她就連微弱的呼吸聲都聽不到。只有胸前輕微的起伏能夠成為她的生命依舊在延續的證明。
「……雷姆」
昴輕輕道出那個名字,又有誰能夠理解在那短短的話語裡包含的複雜感情。這是在這個世界上只會對唯一一個人道出的,無限奔湧的情感。
要保持堅強,要心如鋼鐵,要有無論面對怎樣的困難都不動搖的意志。為此已經決定不去依靠他人,僅憑自己抬起頭向前進。
────這樣的覺悟和決意在她的面前都雲消霧散了。
對愛蜜莉雅說著『交給我吧』的昴,拉著愛蜜莉雅的手說著『總會有辦法』的昴,展現著能做就做這樣有力舉止的昴。他的那種決意,在她面前瞬間就剝落殆盡。
「真是沒出息吶……我真是,脆弱啊」
在雷姆的面前,昴突然變回了過去脆弱無力的菜月·昴。
回到了因為雷姆的獻身,雷姆的肯定而第一次振作起來的瞬間。
慢慢地向著她的睡顏伸出手,昴用手指整理著遮蓋容顏的前劉海。沉睡著的她的表情沒有絲毫變化,讓『被吞食』的她變回原樣的方法至今都毫無頭緒。
如果不像這樣讓她在這裡安靜沉睡,那麼就連這個作為容器的身軀都會失去這也是事實。
「儘管你可能沒有這種意圖,但我還是因為你的存在才能夠堅定覺悟啊。」
昴明白,因為有她的存在,自己才能在既無力又脆弱的一碰就碎的內心表面包裹上名為堅強的鋼殼。
雷姆沉睡的身姿,確實存在的心跳,只是存在於此的事實,這一切都彷彿讓菜月·昴回到了那個時候。那個體會到的宛若重生的感覺的瞬間。
「因為你說過就算是脆弱無力的我也沒關係,因為你說過要變得堅強起來……無論怎樣的事情我都會去做,無論多少次我都會振作起來。」
即使感受疼痛,即使遭遇苦難,即使體會艱辛,即使忍受了多少討厭的事情,昴都因為她全身心的愛而被治癒了,也在想要回報她的付出這種心情的驅使下開始前行。
「不管是你,還是佩特拉她們……我一定,會帶著所有人一起逃出那悲慘的命運的。」
抑制住想要更多地碰觸沉睡的她的心情,溫柔地輕撫她的前額。在微風吹入的房間裡,坐在床邊椅子上的昴就這樣靜靜地陪在她的身邊。
只是這樣任憑時間流逝,將必須珍惜的時間的一部分毫無保留地傾注於她,這是現在的昴所能為她做到的最大程度的關心。
沒有人知道,像這樣平穩的時間過了多久。
突然地,呆呆注視著雷姆的昴的意識被敲門的聲音拉回現實。抬起頭,昴面對房門回應了一聲。
「很抱歉打擾了。────平安歸來真是再好不過了,昴大人。」
安靜地打開房門,進入房間的是一名身材很高的女僕。
金色的長髮輕輕搖動,已經習慣做出整齊漂亮舉止的女性────法蘭黛莉卡。
她看著陪伴在沉睡的雷姆身邊的昴,輕輕低頭道。
「我有許多想要詢問您的事情……想必昴大人也有同樣的想法。還是先換個場所吧。儘管一直在沉睡,但有些話我還是不太想被其他人聽到。」
「你能夠理解真是幫大忙了。……已經猜到一些我想問的事情了嗎?」
「差不多猜到了。」
聽到對方簡短的回答,昴輕歎一口氣直起身站起來。最後一次碰觸了雷姆的睡顏,然後就像斬斷留戀一樣握緊拳頭。
「就讓我期待一下你能夠回答多少關於你那暴力粗魯的弟弟,看上去是蘿莉實際是太婆的反差萌,還有名為『聖域』的實驗場,羅茲瓦爾的想法的問題吧。」

※ ※ ※ ※ ※ ※ ※ ※ ※ ※ ※ ※

「既然主人沒有回來,那麼『試練』應該還沒有結束吧。」
離開了雷姆的寢室,兩人移動到客廳。
在昴的面前放下熱氣騰騰的紅茶,之後走到昴的對面坐下的法蘭黛莉卡以這句話作為開場。接過紅茶並用茶匙攪拌著的昴點了點頭予以肯定。
「真是直奔主題吶。────是對明明知道這麼多內情,卻在送行時只給出了一點點情報而感覺有些內疚嗎。」
「我是不會去找借口的。畢竟我沒有告知關於『聖域』、『試練』還有我那不肖胞弟的詳情這件事是事實。」
用輕描淡寫的語氣訴說著的法蘭黛莉卡的聲音裡,並沒有包含有類似罪惡感的感情。不過,也不能說是毫不發怵。同樣不能說是毫無感情,她只是為了不讓這邊察覺她內心的想法而裝作面無表情。
就屬性而言是和拉姆相同的類型────不過考慮到交往時間的長短,對話的難易度果然還是她更加高。
「在剛才的房間裡也說過了,有很多想要詢問的事情……我能期待得到所有問題的答案嗎?」
「……我認為我是肯定無法回應這種期待的。既然『聖域』還沒有被解放,我與主人之間締結的契約就仍然生效著。只要那個契約還存在,我能向昴大人傳達的事實就被加上了限制。」
「又是契約啊……不管是誰都是這樣吶。」
用手抵住額頭,昴感到異常失望和後悔。
雖然想要粗暴聲明那種契約做一些臨機應變的解釋就可以了,但是一想到自己對愛蜜莉雅立下的遵守約定的誓言,昴就覺得強求他人的自己的內心在受到譴責。
「詳細詢問一下關於那個契約的事情應該沒問題吧?」
「很抱歉。只要我與羅茲瓦爾大人之間的契約還存在,我能夠說明的情報就很有限。────關於契約我只能說這麼多了。」
「情報量完全沒有增加啊。可惡,那傢伙總是做這些不知所謂的麻煩事。總感覺這回是真的,要把那傢伙看作是敵人了吶。」
對無法如償所願的現實和重要人物咂著嘴,之後昴為了重新振作而喝了一口紅茶。雖然依舊只能嘗出葉子的味道,但像這樣經常性地喝茶,昴已經能夠分辨出用的是高價的茶葉還是普通的茶葉了。────舌頭告訴昴,這杯茶用的是高價的茶葉。
「雖然不是說這種話的場合……法蘭黛莉卡是『聖域』出身,也是加菲爾的姐姐這個情報應該沒錯吧?還是說就連這個問題都不能回答呢?」
「這並沒有問題。剛才的問題內容……是正確的,準確的說不是『聖域』出身,應該說是在那裡長大比較好。因為從有記憶開始就一直在『聖域』生活,所以說是那裡出身其實也沒錯。」
「並不是『聖域』出身……好像琉茲婆婆也是這麼說的啊。是羅茲瓦爾從其他地方帶進那裡的,好像他經常領著混血種住進『聖域』啊。」
那是在乘坐龍車的歸途中同行的琉茲說過的話。
那個時候因為琉茲的拒絕,昴沒能探究到她的真正意思。
「混血種無法通過結界,把其他地方的混血種帶進那裡的行為就相當於是把他們囚禁起來。為什麼要這麼做呢……而且,儘管那裡的人們都知道自己被囚禁在『聖域』裡」,他們並沒有什麼特別大的不滿而是過著安穩的生活,昴是這麼認為的。
至少,從其他地方被強行帶進那個地方所感受到的閉塞感。還有對於這種行為所感到的憤怒,這些負面感情都好像與那裡的生活無緣。
也就是說被從其他地方帶進來的人們也都接受了『聖域』的生活。────到底有什麼意義吶。
「昴大人您,是否知道亞人戰爭呢?」
「……亞人戰爭。只是名字的話感覺還是聽過的。」
如果深究自己的記憶,那個名字應該已經聽過兩三次了。畢竟那個名字本身,就很有衝擊力地向昴如實傳遞出發生過什麼事情。
聽到昴那不靠譜的回答,法蘭黛莉卡將劃過自己金色長髮的手指抵在能夠看見銳利牙齒的唇邊
「『聖域』的存在意義和羅茲瓦爾大人的想法。要想瞭解這些就有必要先稍微提一下『亞人戰爭』了。」
說著,她站立起來走向客廳內部。在昴的視線追到她的背影之前,她就把放置在裡面桌上的箱子拿過來了。
「不用那麼戒備,只是來拿些點心而已。」
嘴邊露出微微的笑容,走回來的她把箱子遞到昴的面前。
那是很少能在羅茲瓦爾宅邸吃到的,這個世界特有的糕點。
昴來回看著遞出的點心和法蘭黛莉卡的臉,她對著那樣的昴說道。
「因為會有長而無趣的說明。請您擺好輕鬆的姿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03153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1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30 『歸途的違和... 後一篇:第四章32 『四分之一』...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30774228神魔&初音迷
因為神魔活動害我想畫活動小丑初音,更新繪圖不妨來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2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