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Dream Chasers!夢想研究社 3-5 給蘇密一瓶啤酒

作者:SleepyZz│2016-08-26 14:07:36│巴幣:2│人氣:65
「恭喜你!你還有機會喔。」

啪~會長雙手合十蓋起來,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即使被我反擊了也完全沒感到恐懼。

不……

有可能是裝的,又或者我猜錯了?

是猜錯會長沒有作弊這件事,還是猜錯作弊手法這件事──

又或者,空調不是一個誘因。

會長從抽屜拿出遙控器,把空調關掉,接著我走到窗邊去打開窗戶。

「他們會醒吧?」
BY SLEEPYzZ
「當然,不過是睡著了,布瑞茲不是一直都沒睡嗎?對吧?」

會長看著布瑞茲,他放開抓住我衣服的手,甩一甩頭。雖然還瞇著眼睛,不過看樣子是慢慢醒了吧?
BY SLEEPYzZ
「你在空調裡做了甚麼對吧?」

「嗯?」

會長對我眨一眨眼,不打算回答我問題吧?

「關鍵就在你給我們喝的茶,裡面放了某種維持意識的解藥那類的東西,這也就是為什麼,滷蛋從近來睡到現在──他根本沒喝到茶。」

「May大概是對你放的東西沒什麼戒心,覺得很舒服就自主決定睡了吧?至於布瑞茲是因為剛才又喝了點茶,再加上自己的意志力才撐到現在。」

「你是這麼想的啊?不過有證據嗎?」
BY SLEEPYzZ
會長一邊說,一邊扳開領口前的鈕扣。

「找個懂化學的人來驗一下,應該就能──喂你在幹什麼!」

然後,又往下解了一顆,之後拉著解開的衣領,一邊用手搧風。

「就說了真的很熱啊,你那麼想看姊姊脫,我也沒辦法。」

「你講得還真理直氣壯!別把自己的惡劣加諸在別人身上!」

咚──我舉起拳頭用力敲了蓋著玻璃幕的桌子。布瑞茲抖了一下,會長則停下動作,站成側面斜眼看我。
BY SLEEPYzZ
「我不相信你不知道,幾天前我們在SS發生的那件事,見到幽靈的那件事,即使如此你完全不怕,到現在都七點半多了,就這麼想把我們困在這裡嗎?」

「你和連宥霖,到底想做什麼?」

會長臉上掛著一抹微笑,緩緩轉過身來,沒有扣上鈕扣,就這麼看著我。交疊衣服的縫隙中,可以看見黑色的內……沒事。
BY SLEEPYzZ
「你或許沒辦法信任我和理事長,不過我不得不說一句──」

「連宥霖他賤歸賤,卻也很重視『承諾』這一點,雖然他可能也沒有必要遵守,但他向我們承諾什麼,就真的會做到。所以你大可放心,我們到九點多以前,都不會被幽靈攻擊。」

「還有,這些是我的個人行為,跟理事長牽扯不上任何關係。」

「最後,既然你都接受我的遊戲規則了,如果真的不滿什麼,就從我的遊戲中勝出吧,我不用對你的推理與質疑負起任何責任,嗯?」

會長若無其事地把桌上散落的牌放回發牌機裡重洗。

「還有,你擔心的朋友們醒了喔。」

猛然回首,May和滷蛋不約而同地先後起來。
BY SLEEPYzZ
「呦~蘇密你贏了嗎?」

「嗚……我睡多久啦?」

兩人一起靠近牌桌走過來。

不會錯,一定跟空調有關係,一關他們就走過來了。

「嗚喔!會長他……蘇密你做了什麼?這麼爽。」

滷蛋看了會長一眼,說出一句很不得體的話。

唉……我拍著頭。滷蛋這個白癡!不講話沒人當你啞巴。
BY SLEEPYzZ
「醒來的兩位,聽我講一下。你們社長剛才以夢研社社長的身分和我賭了,如果你們贏了,我們學生會挺你們到底;如果你們輸了,夢研社社長就會有一天的時間,套著狗鍊和項圈,被我當成狗在SS遛一整天,不過你們也能再挑戰我一次啦。」

「快輸啊,蘇密!被當成狗踩吧,噗哈哈哈哈──呃啊!」

「你不講話,真的沒人把你當啞巴!」

我用摔角的固定技掐住滷蛋的脖子,這個混帳到底站在哪一邊啊!

「你……你不會真的答應了吧?」

May瞪大雙眼,緊張地問著。

「是被強迫的,而且你好像沒把強迫的訊息透漏給他們啊,會長?」

「唉呀呀,傷感的話就少說兩句吧,哼哼~」
BY SLEEPYzZ
May靠近我左耳旁,輕聲問了:

「為什麼要賭這麼大?」

「如果不賭,受害者就會擴大到整個社團的人。」

「你也預料到自己不可能會贏了嗎?講這種話。」

「因為──」

「欸欸,在說什麼?也說給我聽。」
BY SLEEPYzZ
會長神不知鬼不覺就靠了過來,挽住我的右手,用充滿魅力的笑容說了。

可惡……

「我說的就……就快點終結掉吧,我想回家吃飯了。」

「好~啊~」

然後,就被會長牽──正確來說是拖回去自己的座位上。

「密,沒問題的,加油。」

布瑞茲在身後這麼說,卻無法改變任何現實。
BY SLEEPYzZ
我清楚得很,自己在兩個小時內,都被人玩弄於股掌心。

兩張牌發下,分別是梅花4和底牌的方塊2

會長的明牌是黑桃J

「兩個籌碼,蘇密要跟注嗎?」

「喂……」
BY SLEEPYzZ
「要放棄也行喔,不過又會回到剛才危險的狀況了,你確定嗎?」

完全,不想再給我任何喘息的機會啊。

「行,那就發吧。」

「我給你決定接下來三張的發牌順序如何?」

……

要怎麼選,又或者怎麼選都已是死路。

最不可能的答案──

「三把,都從我自己開始發。」
BY SLEEPYzZ
「喔?也行。」

學姊從容地笑了,發到最後一張自己的牌,甚至連蓋都不蓋,就直接攤開來。
結果是兩人單點,我是黑桃Q,學姊是黑桃A。

附帶一提,十張牌裡是可以被湊成皇家同花順(黑桃10~A)。

「N~I~C~E」

這聲Nice是滷蛋喊得。

「噗哈哈哈哈──」

這聲笑聲,是滷蛋笑得。
BY SLEEPYzZ
「來吧笨狗,叫兩聲聽聽。」

這聲笨狗也是──

「不是說了不講話沒人當你啞巴嗎?你倒是繼續暢所欲言下去啊!也不想想別人是為了什麼賭上自己的一切去拼命的,你倒永遠事不關己的樣子,哈啊?」

「等等等等,開個玩笑,這樣……這樣我真的會死……」

從剛才壓抑到現在的怒火毫無保留地在緊掐滷蛋的雙手延燒起來,完全宣洩出去──
BY SLEEPYzZ
眼角的餘光看見布瑞茲拉住我的手,似乎想說別這麼做。

紅色的繩索繞過我的脖子,然後──

用力的往後扯,把我拉了開來。

「抱歉抱歉,我們家的小犬不受控制,我現在就把它馴服。」

「誰是你家──」

回頭正想這麼講,會長迅捷的一拳敲在我的天靈蓋上,接著又用膝蓋補上了一擊,強烈的重擊令我跪倒在地,摀著被攻擊的下巴。

「唉呀呀,真奇怪呢,我家的狗怎麼會說人話,而且還會用兩隻腳站著呢!」
BY SLEEPYzZ
「喂,會長,你──」

低頭看見May的腳在我附近,剛才講話的人也是他。

「還是必須套好鍊子,對吧?」

脖子上的項圈似乎被掛上鍊子,聽得見金屬碰撞的聲音。

「這是蘇先生跟我的賭博,人要講求信用不是嗎?」
BY SLEEPYzZ
「姜子懿,非得做到這種程度嗎?」

姜子懿應該是會長的本名,May這麼說了。

「你們如果有任何不滿,都可以阻止我或離開,不過我不敢保證你們的未來會遇到什麼樣的事,在這SS國中裡,喔說不定出校外都有困難呢!」

「你……」

「好了,要不要幫新的寵物取個名字呢?啊啊,來這邊。」

「咕喔──」

「來這邊」三個字講完,會長就扯著鎖鏈,把我硬是拖著走,拖到桌子旁邊停下。
BY SLEEPYzZ
……

「嘎啊──」

「狗是這樣慘叫的嗎?我這隻狗果然很奇怪呢!」

會長的皮鞋一腳從我臉頰邊,像是足球選手射門般踢了下去。牙齒震了一下,整個人滾倒到旁邊去。

然後,來不及反應疼痛的劇烈,脖子又被人使勁地扯了,項圈的皮帶,緊緊地勒著。
BY SLEEPYzZ
「快啊,不會連狗該怎麼叫都不懂吧?」

喉頭被外力緊緊地拉住,想發出聲音也沒辦法。

「這條狗的手真長啊,竟然可以拉到項圈。」

然後,厚重的皮鞋不斷往我的雙手踢呀踢、踢呀踢。

她的語氣,就像在嘲諷、在揶揄。

「碇彥先生,小犬還有什麼得罪你的地方嗎?」

「沒……沒有,這在打下去動保團體要來了……還是……還是算……算了。」
總……總算說一句人話啦,這個膽小的混帳。
BY SLEEPYzZ
「怎麼可以這麼說,這樣的狗就該──」

啪──

沉重的打擊聲後,拉住我的力量沒了,瀕死的狀況總算獲得解脫,大口喘著氣,倒在地上。

映入眼簾的畫面是會長撫摸著手,而May的腳踢得正高,還停留在騰空的動作一段時間,才慢慢把腳放下。

看樣子,或許是May用腳把會長的手踢開的。

「有趣嗎,這樣的遊戲?」
BY SLEEPYzZ
「還行啊~那麼你想跟整間SS對抗嗎?」

「這就是學生會的行事作風?把人貶低的無地自容後再用自己的手腕威脅吆喝學生,這種霸凌的行為虧你還是學生會長!」

「喔?那我反問你們,你們可否在乎過,我和蘇密做的賭注?」

「我──」

「首先那個男生一進來倒頭就睡了,接著是你,只有那個混血兒還醒著,但也意識模糊了。小姐您除了踢這一腳,到底做了什麼呢?」

「我……好,那換我告訴你,這世界上不管任何賭博都不能違背善良風俗和法律,否則視為無效契約,我們有權利不遵守。」
BY SLEEPYzZ
「我沒有強迫你守約吧?而且你們什麼代價都不想給,就要求學生會替你們做東做西的,那你覺得──」

「我們現在就走!」

May轉身就要走向門邊,滷蛋和布瑞茲呆立在原地看著她──

卻被我輕輕拉住褲管,要她別走掉,而May打開門後確實停下腳步。

「狗狗~你會講人話嗎?」

我頭低著,看著地面,什麼也沒有說。

「我記得,你們剛走進來的時候,說是想幫助學校弱勢的人對吧?連這種小把戲你們都贏不了我,真的打算挑戰SS嗎?」
BY SLEEPYzZ
會長朝我們這邊走過來,順便搓一搓跪成狗型、四腳在地的我的頭,現在的表情想必也是笑著吧?

望著地板,看著遮住光線的影子,與不斷從臉上低落的口水和汗水,其他什麼也做不到。

「你真的都把你們口中『那群人』當成笨蛋了?憑你們這樣跟人創什麼社團,除了想爭一口蠢氣以外,你們又做到了甚麼?身為社員的你們,放生自己的社長去跟我談判,也只是想讓心裡好受點,免得自己心虛才進社團的,不是嗎?」

學生會室陷入一陣沉默,三人的表情,會是甚麼樣子呢?

「你說過吧,我們可以再度挑戰。」

「可以喔,如果贏了不只社長不用受這罪過,學生會也會全力援助你們。」
BY SLEEPYzZ
「那我就跟你比吧!剛才蘇密跟你比的是甚麼,我就跟你比!」

May大聲說著,言語中帶著滿滿的怒火。

「那麼急?相反的這次要是在輸掉,那明天蘇密就沒有衣服穿嚕~哼哼~」

「你要賭蘇密的衣服?為什麼不賭跟我相關的東西。」

「那就沒意思了啊,社團的責任不給社長扛給誰扛?」

不是吧……到底想讓我輸多少東西啊?連衣服都脫了我以後還要見人嗎?

「而且本來就很奇怪了,哪有狗會穿衣服的。」
BY SLEEPYzZ
「你……」

「我什麼我?要就來吧,學妹。」

別賭好嗎?我抬起頭來,看著眼神裡帶著懊悔的May,那十分憤怒,且不甘。

「好啦好啦,主人幫你取個名字好嗎?來這邊來這邊。」

「噗啊──」

鎖鏈噹啷作響,旋即脖子便被重重扯走。
BY SLEEPYzZ
雙膝跪在地板上,雙手還要撐在地上爬,既狼狽又疼痛不已。

「主人到哪你就要去哪喔!這樣才不會痛,嗯?」

我只好跟著會長走回去的方向「爬」回去,即使她用十分溫柔的聲音說話,我只感受到滿滿的噁心。

「來,跳上這張椅子叫一聲。」

「……」

「我叫你跳啊!」

伴隨著震撼整個學生會室的罵喊,臉頰被某種東西狠狠抽了下去──橡膠水管
BY SLEEPYzZ
「嘎啊──」

我又因這攻擊撲倒、趴下。

水管掃過我的臉頰與眼皮,差點連眼睛也要打中了,即便很不想發出喪家犬般的哀號,這樣的疼痛難以忍耐。那樣的痛,並不會立即生效,而是在抽下去過數秒才綻裂開來,慢慢發腫、刺激,神經的電流不斷衝擊。

而且我,從頭到尾都看著地面,甚麼也不知道──也不會知道。

一方面是怕會長又像我提出什麼過分要求,令一方面我不想讓他們看見我哭喪著臉的表情。
BY SLEEPYzZ
「放開我,布瑞茲!就算要跟整間學校的人為敵,我們也不能放過這種學生會長!這裡是學校不是你的處刑場,他是你的同學更不是會長的奴隸,放開我!讓你知道打在蘇密上的那些傷有多痛!」

「請等一下,拜託等一下!」

說話的人是布瑞茲,這是我第一次聽他說話這麼大聲。

「怎麼了嗎?混血兒。」

「我……我想跟你賭,可以嗎?就……就麻煩……希望……麻煩以蘇密做賭注的那個賭博。」


……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



賽拉斯同學,你認真啊!

聽見他這麼說,我也顧不得會長了,抬起頭瞪大雙眼看著布瑞茲。

「哼哼~可以啊,那你來桌上這邊。」
BY SLEEPYzZ
會長的聲音聽上去像笑了。

「喂!不是吧布瑞茲,你真的想看蘇密脫了……雖然我也有點想看。」

明天……不對,後天等我恢復自由,我一定要把滷蛋宰了!

「那麼……我們贏了的獎勵?」

「當然可以,不只蘇密能自由,你們的要求我也可以同意喔!來~坐在這裡,用四隻腳坐,看著主人拿到勝利喔。」

會長把我請上八爪椅,自己拖了另一張椅子來做,又一邊撫摸我的頭,像摸狗一般。
BY SLEEPYzZ
反正就篤定我要脫就對了啦!所以才答應那麼乾脆。

「一言……為定……」

布瑞茲發抖地拿著手機指著會長,他大概是想錄音吧?避免會長賴帳。

「嗯,當然!你要錄影也行喔。」

「喂,布瑞茲,不要跟這個瘋癲的會長比賽啊。」

May說得沒錯,快點阻止他!

「我……我有可以贏……贏的方法,拜託相信我,蘇密也是。」
BY SLEEPYzZ
不,你那副發抖的模樣要我怎麼相信你,就算閉上眼雙手合十也沒有用啊!

「這怎麼可能,他一定用某種作弊的方法不是嗎?」

「拜……拜託你們,幫我……錄影。」

布瑞茲講到眼淚都快噴出來了,抖得比剛才更劇烈。

從來沒對我們刻意要求什麼的布瑞茲,竟然這麼堅持?

May和滷蛋互看一眼,滷蛋便拿手機出來開始錄。
BY SLEEPYzZ
不是吧……布瑞茲要怎麼贏啊?

「那我就當作賭局成立了,不能反悔喔!」

會長依舊笑得從容,勝券在握的樣子。

唉……我還是計劃一下轉學好了。

就算布瑞茲看出會長的手法破綻好了,只要一個環節弄錯,就輸了,而且你又不能阻止會長那些小動作。

發牌機如同剛才一樣順利地發下牌了。
BY SLEEPYzZ
布瑞茲的明牌是黑桃A,會長的是梅花3,然而布瑞茲卻沒有看自己底牌的動作,難不成也是要防會長嗎?

「請吧,你要下多少籌碼?」

「三個……可以嗎?」

「小布瑞茲好可愛啊~這種事情不需要過問我的啊。」

會長輕輕地笑著說了。

「我跟上。」
BY SLEEPYzZ
第一把就玩這麼大?而且會長沒理由會跟啊。

換句話說,整場比賽都被會長掌握在手了?

第二把牌發下來,布瑞茲的是黑桃J,會長是紅心3。

「布瑞茲想加注嗎?」

「Showhand.」


在場三個人,都驚訝不已。
BY SLEEPYzZ
「好啊,那你別後悔,自己做過的選擇。」

會長從容地笑了。

布瑞茲則一手撐著頭,整個人搖搖晃晃的,還需要靠May的攙扶才能坐穩。

我的天,你那動作是我要做的吧!你就這麼篤定自己拿得到順子或同花嗎?才第三張牌欸。

接著,第四張牌,會長的是黑桃9,布瑞茲是黑桃10。

收到最後一張牌時,布瑞茲整個人倒了下去,趴在桌上喘氣。

「對不起……我有點……累了。」

「啊,反正遊戲也結束了,接下來交給我們,你去休息吧!」

「不……有些話、有些過程還有自己的朋友,我想親自來……」

「結果已經顯而易見了吧?」

這句話是會長說的。

「你們既不問我動了什麼手腳,也不懷疑這場遊戲,打從一開始對我沒有任何要求的你們,就是不可能勝利的。」

「我不知道你們是不是因為意氣用事,不過看了這個你們就會懂了!」
BY SLEEPYzZ
會長毫不猶豫地把他的底牌和第五張牌丟在我們面前──

方塊3和黑桃3。

「反正你們也輸得夠慘了,我就好心點告訴你們:發牌機的操控方式就在我這邊抽屜的按鈕,而你們吹的空調裡有催眠的藥,喝的茶是數理生資地研社調過的解藥,沒喝茶的你們只要在這空調和密閉空間底下,就會沉沉地一直睡下去。」

「再者,被發牌機洗過的牌會留下特殊的芳香,就算發牌機發錯發到我不要的牌,我也能馬上確認出來。」

「你──你打從一開始就沒打算憑運氣比了嗎?」

May的表情很激動,好像隨時要打一拳過去一樣。
BY SLEEPYzZ
「當然!你的人生可沒有這麼多運氣給你賭,我要的是近乎完美的勝利,而不是熱血到蠢的莽撞,像你們社長一樣~」

雙手一攤,身上散發著滿滿的自信與驕傲。

那樣的肢體語言彷彿說著:這怎麼輸?

「唉~不過啊,這傢伙好說歹說也發現了一部份的秘密,這點算是值得嘉獎吧,雖然這不會改變他悲慘的事實──」



BY SLEEPYzZ

啪──





BY SLEEPYzZ

布瑞茲拿著最後的牌與原先的底牌,重重地往桌上拍了下去──


依序是:黑桃Q、黑桃A、黑桃J、黑桃10、黑桃K。


「不好……不好意思,是我……我贏了。」

看見這一幕的會長,立刻停止聲音,眼睛緩慢地瞪大,嘴巴一張一合說不出話來。

布瑞茲的表情顯得有些痛苦,但他硬是掐著自己的胸口,說著:

「會長……這個世界上,不管任何一種機器,都會有出錯的可能,哪怕是幾千萬分之一的機率,都不會是沒有可能的。」
BY SLEEPYzZ
「不……不可能……」

沉穩了一個下午的會長,終於露出這般不可置信的表情。

「這就是……連……連理事……理事長最渴望看見的東西。」

「絕對的……運氣……連數千萬分之一都能達到的,絕對運氣──」

還來不及享受勝利的喜悅,布瑞茲便失去意識,倒在學生會的辦公桌上。












大家好,這裡是Zz,這次更新了6200多個字,可惜我的故事還是沒講完......

下一章節可能從第四章4-1或3-6開始,大概會是4-1吧?

這章節完全就是布瑞茲的回合啊,接下來的章節勢必也會有能讓滷蛋、May還有各社社長大顯身手的回合。

至於蘇密呢,他在前面的章節顯得太神氣了,挫挫他的銳氣吧?

好了,下回見面就是開學之後了,我們下次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0232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日常|校園|自創|Dream Chasers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870219123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屁話]休稿這幾天,老友... 後一篇:從天而降的巫女,就叫作天...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