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9 GP

第四章30 『歸途的違和感』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8-26 01:57:02│贊助:109│人氣:8915


羅茲瓦爾的提案────那就是阿拉姆村避難民的解放。
和之前的輪迴一樣這個方案的通過並沒有受到太大的阻力。考慮到堅持讓避難民待在『聖域』已經沒有什麼好處,這也是理所當然的。與之前不同的是沒有了由昴去挑戰『試練』這一附加條件。
「畢竟這回被提出條件的傢伙徹底討厭了啊……」
「昴,你怎麼了?」
「呀,什麼都沒有哦。話說回來,愛蜜莉雅碳感覺還好嗎?有安心一點嗎?如果感覺我在房間裡有些礙事的話我不介意到外面去哦。」
面帶苦笑揮著手,昴向著身邊的少女────愛蜜莉雅搭起了話。
地點是在琉茲借出的愛蜜莉雅的臨時寢室,並沒有聊什麼有趣的事,只是坐在床邊消磨時間。
黃昏已至,夜幕將臨。
接近中午才醒來的愛蜜莉雅吃過遲來的早餐,之後結束了與羅茲瓦爾和琉茲就避難民問題的商討。在商討過後得出的結論就是明日解放避難民,
「於是,理所當然地……愛蜜莉雅大人今晚也會去挑戰試練對吧?」
加菲爾這像是警告一樣的發言頓時讓房間裡的氣氛緊張起來。
對他的發言感到不滿的昴忍不住看了一眼愛蜜莉雅,雖然只有一瞬間,但還是看到她露出了恐懼和悲傷的表情。昴基本確定今晚愛蜜莉雅的挑戰也會以失敗告終。
與帶著記憶跨越『試練』的昴不同,愛蜜莉雅的條件歸根結底沒有改變。假如想要讓愛蜜莉雅跨越『試練』,那麼昴就要更加努力地促使她身邊的環境發生巨大的變化才行。
然而在此次的輪迴裡,現在的昴並沒有短時間內改變她身邊環境的方法。────今晚的挑戰也不過是在磨損她的內心而已。
「但是,就算在這種情況下也不會選擇放棄,這也是愛蜜莉雅的作風啊。」
面對挑釁一般發問的加菲爾,愛蜜莉雅將一閃而過的脆弱感情隱藏起來,「當然會去做的」她堅定回答道。
看到如此姿態,加菲爾有些佩服地瞇了瞇眼,而聽到羅茲瓦爾吹了聲口哨的昴不禁有些惱火。
總之,事已至此也無力阻止,今晚的『試練』再過幾個小時就要開始了。
結束了談話,早飯還沒吃完多久就吃了午飯,之後回到家也已經差不多三小時了。其間雖然昴一直在不間斷地跟愛蜜莉雅說話,但隨著時間愈發接近『試練』,愛蜜莉雅說的話也愈發少了。
到現在,她完全是在簡單應付昴的話了。儘管如此────
「唔嗯……還是,不要離開我身邊。」
「嗯────,瞭解了。沒問題哦,直到愛蜜莉雅碳安心為止,我會一直在這裡專注品味愛蜜莉雅碳呼出的氣息的,所以放心吧。」
「這種行為還是很討厭。……不過,留在我身邊。」
對於複雜的少女之心,昴聳了聳肩照她所說待在這裡。
儘管現在的昴是一副明明坐在意中人的身邊,卻一直是沒有勇氣去握住她的手的廢柴樣,但是,被人需要這種事說實話還是很高興的,畢竟,不是被別人,正是被愛蜜莉雅需要吶。
即便對她而言,這只是一種尋求不到最為依賴的存在的替代行為。
自從來到『聖域』────不對,更確切地說,自從愛蜜莉雅回到宅邸無論如何呼喚都得不到帕克的回應開始,她對昴的態度就一直在軟化。
一方面,昴為自己能在愛蜜莉雅心裡有一席之地而單純地感到喜悅,但在另一方面,昴對這種情況抱有些許憂慮。
這裡的另一方面所指的,就是現在的愛蜜莉雅是否有著失去心靈依靠的危險。
「……嗯?」
「什麼都沒有哦,只是覺得愛蜜莉雅碳的睫毛長長的好可愛啊,可愛得我都想吃掉了。」
「昴經常說想要吃我的頭髮,吃我的睫毛,舔我的臉頰……那個,是有這種興趣嗎?」
「在我的老家這可是最大程度的愛情表現啊────」
用彆扭的語氣回應著有些被嚇到的愛蜜莉雅,昴撓了撓自己的臉。
雖然想要prpr是昴能想到的最大程度的求愛宣言,但如果在現實裡做出這種事情那還是會很尷尬的。在不理解prpr隱藏含義的這個世界就更是如此了。昴到現在才發覺自己應該稍微注意一下自己的發言。
像這樣經常性地,用沒有營養的話語轉移愛蜜莉雅的注意就是現在昴能做的全部了。雖然現在的昴知道一些愛蜜莉雅所面對的過去,但把這些說出來就能夠引起與之前輪迴不一樣的劇烈變化嗎,
────即使這麼做,感覺也不會向著好的方向變化啊。
不管是發生了什麼情況,果然現在最需要的還是時間啊。
讓愛蜜莉雅內心做好正視過去的覺悟需要時間。昴將一部分的過去傳達給她並從她口中問出更多的事實也需要時間。時間,時間,時間,完全不夠的時間。
『為什麼我不得不按照這滿滿噹噹的計劃忙碌奔波啊。自從我來到這個世界,真的有多少能夠徹底安下心來的時間嗎?』
檢索自己的記憶,昴發現對他而言能夠算得上安寧的時間就只有解決魔獸騷動後的數周而已。
在那之前和之後度過的時間太過波瀾壯闊,昴覺得自己做的事情多到過勞死都不奇怪。就像這樣想著無聊的事情。
「────昴。」
對突如其來的呼喚反應有些遲鈍。昴向發出聲音的方向────愛蜜莉雅那裡看去,卻發現她就在很近的距離用濕潤的紫紺色眼眸注視著昴。
突然發現自己被注視著的昴就像被那濕潤的雙眸魅惑而心跳停止一樣驚訝了一聲。愛蜜莉雅看著屏住呼吸的昴的眼神中有著動搖的決意和迷茫。或許是在猶豫『試練』之前是否應該對昴講明一些事情的樣子。
「有什麼問題嗎,愛蜜莉雅碳?」
所以昴用著盡可能溫柔的語氣組織著沒有催促意味的話語。如果她能夠在此下定決心的話,那就絕對不能打擾她。
然而,對於昴的回應,愛蜜莉雅只是低下視線,
「啊……嗯,抱歉。沒什麼。只是,想叫一下你。」
「────是,嗎。只是想叫一下吶!總感覺,這對話有點剛開始交往的情侶那種感覺啊!」
「我,差不多該去了吶……」
她的決意還是被挫敗了。昴對沒能抓住堅定愛蜜莉雅決意的機會感到後悔,但還是裝作沒有意識到這點依舊精神高漲。聽著他的聲音站起來,愛蜜莉雅看著窗外的日落月升。
「────是時候去墓室了。昴是只能陪我走到途中吧。」
「雖然就算向加菲爾低聲下氣請求也想陪愛蜜莉雅去墓室,但不知道能不能說服他啊。……愛蜜莉雅,就算像這樣請求也沒辦法啊」
「────沒辦法。不行的哦,昴」
不要勉強自己,想用這種話語阻止她的腳步,但這種勸阻也因為被預料到的愛蜜莉雅拒絕而失敗了。
愛蜜莉雅在口唇微動的昴面前用手指抵著嘴唇,露出堅強的微笑,
「沒關係的,雖然看到我昨天慌亂姿態的人們應該不會這麼想,但我還是會努力的。我想要去努力。感覺不努力是不行的。」
她將放在面前的手緊緊握拳繼續說道。
「如果想對我說什麼的話,不要說「就算放棄也沒關係」,用「加油」來給我應援吧。只要我知道還有人對我抱有期待,我就一定能夠從中得到力量的。」
「期待,那是當然的啊,愛蜜莉雅碳。對你的期待達到我這種程度的,恐怕也只有你的喵爸爸了。────要加油啊。」
「嗯,我會努力的。」
愛蜜莉雅露出了今天第一次毫無虛張聲勢的發自內心的微笑。看著那樣的微笑有些安心的昴也站了起來跟著她走出了建築物。

入夜的『聖域』裡,吹著讓人感覺身冷的寒風。
在風的吹拂下,前行中愛蜜莉雅飛舞的銀髮彷彿在閃爍著光芒。
透過月光映照下舞動的銀色「河流」,昴注視著那踏著堅定步伐前行的背影。
────即便如此,今夜也肯定會失敗,昴意識到了這一現實。

※ ※ ※ ※ ※ ※ ※ ※ ※ ※ ※ ※

帶領著避難民回羅茲瓦爾的宅邸這件事比之前的輪迴要早了兩天。
與之前相比除了日期其它方面並沒有太大的變化。避難民井然有序的坐上了來時搭乘的龍車,被僱傭的旅行商人們也會一同離開『聖域』。昴和奧托也與之同行。
要說和之前的輪迴最不一樣之處就應該是,
「雖然有拜託人來帶路,但來的人是琉茲婆婆還真是驚訝啊。一般這種事不應該是平民……那一類立場的人做的事情嗎?」
「怎麼了,對老身來有什麼不滿嗎?明明是一起喝過茶說過話的關係,昴小子對老人還真是冷淡吶,老身好傷心啊。」
蘿莉老太婆邊說著邊露出一副要哭的表情。嬌小的身體擠入擁擠的車伕座位,光明正大地佔據了昴身邊的位置。本來就只能坐兩個人的車伕座位裡,即便擠進來的人是幼女體型,也變得更加擠了。
「嗯嗯,我也有同感啊。菜月先生真的是沒有寬容缺乏遠慮的人啊,那些東西恐怕都留在母親肚子裡了。」
「喂,昴小子。車伕座邊上坐著個不認識的面孔吶,這傢伙是誰?」
「我在您的心目中也是那麼沒存在感嗎!?」
奧托本以為遇見深受昴所害的同道中人卻被深深打擊到了。明明是手握車伕座的韁繩掌握整輛龍車生命線的存在,卻還是一如既往被忽視了。
他那令人感覺意外的清秀面容上落下了陰影。
「啊啊……總覺得我來到這裡之後,除了有不斷像這樣亂叫的印象以外就沒有做什麼了,我真的有給梅札斯伯爵留下什麼好印象嗎?」
「感覺是看到現在這樣洩氣的你,太過好笑以至於肚子上的傷口又裂開這種印象會比較強哦?」
「世間是會分好印象和壞印象的啊,把讓人笑破肚子這種印象在一般人看來會被分為哪種啊?」
「把別人的肚子弄破了還理直氣壯……已經沒救了吶,這傢伙。」
「如果我沒救了那你也是十二分地無藥可救啊!」
奧托和昴一行人同行來到『聖域』的理由────與羅茲瓦爾見面這件事已經沒有阻礙地完成了。這件事情的走向與之前的輪迴一樣,實際上,感覺好笑地觀察過奧托的羅茲瓦爾心中對他的評價應該不低。
不過,純粹從商人的角度來看的話評價想必會很糟。
「嘛,這方面的事情就先無視然後在今後的相處中重新豎立印象就好了。不管怎麼說,看過梅札斯家領地頂級機密的你已經是逃不掉了。」
「和菜月先生遇見時咱的幸運就用完了吶……算了,反正已經做好覺悟破罐破摔了。」
不愧是即便奔走在不幸之路上也不氣餒地保持著商人本性的人。即便知道所選的道路前方沒有出人頭地的命運也依舊不會為已經做出的選擇後悔。
昴其實發自內心地感覺與因為那種事情陪伴至今的他之間是確實存在友誼的。
「今後也會這樣那樣使喚你的所以請多關照了啊!奧托!」
「用清爽的表情說出多麼惡劣的話啊,這個人!」
對敲著自己肩膀自顧自蓋棺定論的昴,奧托發出了悲鳴。
看了一眼被夾在兩人之間的琉茲嫌吵而用手堵住耳朵的舉動,昴從即將出發的龍車上向下看,
「────那麼,我們就出發了哦,愛蜜莉雅碳。」
「嗯,路上小心。」
與微微揮動舉在胸前的手,有些洩氣地過來送行的愛蜜莉雅做了告別。
────昨晚,愛蜜莉雅由昴陪著去挑戰了『試練』。結果則是顯而易見地失敗了。由於昴無法一直跟隨進入墓室,不像是在中途中斷『試練』的迷茫無助的愛蜜莉雅自己從墓室裡艱難爬出來,雙眸顫動著倒在了昴的懷裡之後就那樣失去了意識。
整晚陪伴在沉睡的愛蜜莉雅身邊,昴已經不記得自己為她的睡顏拭去過多少次淚水。
對於將精神已經如此磨損的她一個人留在這裡這件事,昴不抱有不安感是完全不可能的。其實是想盡可能陪在她身邊,支撐著她發抖的身體的。
「過一兩天我就會回來了,不要太勉強自己。既然村民們已經不在這裡了,那麼愛蜜莉雅碳就沒有著急的必要了。慢慢地,多花點時間去攻略掉『試練』吧。」
「是……這樣呢。嗯,既然昴這麼說的話……」
與昨晚見到的取回了些許氣力的笑容不同,現在愛蜜莉雅虛弱的笑容裡除了虛幻什麼都沒有。像這樣僅僅是站在這裡給昴他們送行就已經很勉強了。或者說是有其他事轉移了注意,讓她暫時忘卻了扎根於內心的動搖也說不定。
「拉姆,雖然還沒有跟你囑咐過」
「之前那番話不是叮囑是什麼,拉姆對此抱有疑問。……放心吧。雖然有些不滿,但拉姆與巴魯斯意見相同。那本來就是應該視為長期戰的問題。只要羅茲瓦爾大人沒有下命,拉姆就會牽制著卡菲讓他不亂來的。」
「大恩銘記……話說好可怕啊。下次會準備一些其它的東西當作回禮的。」
「切,明明只是個巴魯斯感覺卻這麼靈。」
「剛才,我好像在不經意間迴避了不必要的死亡flag啊。」
儘管聽到咋舌的聲音,但拉姆還是恪守禮儀過來送行。對話結束的她後退一步,這回昴終於在車伕座上坐直了身體────還在來送行的隊伍後方看到了雙手交叉盯著這邊的金髮青年。
在昴注意到的同時對方也發覺了,兩人之間視線交織起來。
昴是明白雙方交織的視線裡包含著怎樣的感情的,而且由於發生了昨晚愛蜜莉雅的事情而更加沒有和解的餘地。
「棘手啊。到底怎樣才能抓住攻略的線索啊……」
「菜月先生?差不多到時間了,可以出發了嗎?」
「可以了。琉茲婆婆,就麻煩您帶路了。」
「交給老身吧。」
做著元氣滿滿動作的琉茲點了點頭,操縱韁繩的奧托給帕特拉修和弗魯夫兩龍發出信號。慢慢地,龍車開始了移動,避難民的大轉移開始了。
龍車的速度完全沒有達到全速,只是徐徐前進,考慮到車隊裡儘是老人孩子女性,也是不得不這麼做。
「即便是這樣,得知能夠回去,大家的臉色果然都變得不錯了吶。」
「故鄉,這種東西就是有著這樣的力量啊。不論是多麼不起眼,多麼無聊,最終人們的心還是會留在那裡的吶。」
琉茲的感慨緊隨看著後方隊伍的昴的低語。她一邊說著「沒有這種事」一邊歪著腦袋交疊雙手。
「琉茲婆婆,果然也會對『聖域』有所依戀的吧?」
「……嗯,應該怎麼說呢。對老身來說,有除了那個地方以外一無所知這種特別的情況存在啊。光是想到除了那個場所之外的地方都有些恐懼吶。」
「恐懼?」
「踏足未知的場所是一件令人害怕的事情,昴小子。對像老身這種徒增年齡的老人尤其如此啊。」
浮現出老成的笑容的琉茲看向遠方。然而,因為看上去很年幼,無論擺出多麼嚴肅的樣子都像是幼女在挺直身體逞強。
像這樣在途中進行著隨意的對話,慢慢穿越森林的龍車隊繼續前進。粗略計算就是八個多小時的長期戰。避風的加護保障了行進過程中就像坐在皇室專座一樣的舒適性,這也更加讓人感覺時間變慢了。
「真是好聰明的地龍吶。即使沒有老身帶路,路也幾乎沒錯吶。」
「這可是讓我自豪的可愛的孩子啊。由我聲明可能有點問題,在我身邊出現的人物等級普遍都很高不是嗎?」
從羅茲瓦爾宅邸的人們開始,隨著王選的開始遇見的人也都是在各自領域的拔尖人物。自己這種平庸的人混在這群精英里是倍感羞愧。現在倒是感覺只要看著自己的目標就可以了,反正已經想開了。
起點就比不上周圍的人,但確實是在盡力追趕。為了能夠追上就只能不斷追逐────為了追上他人的力量,已經得到了。
「話說中途為止幫我們帶路是很感謝,但琉茲婆婆要怎麼回去呢?所有龍車都是回阿拉姆村的,您這不是沒有回去的交通手段嗎?」
「不用擔心,老身就普通地走回去好了。事先聲明一下,老身的腳力還不打算輸給年輕人啊。」
琉茲啪啪地拍了拍隨著龍車的移動而搖晃的嬌小纖細的腳。說白了,完全沒有說服力,倒是有些被那自信滿滿的女童的氣魄折服了。
「知道了知道了……喂,奧托。你有背著一個幼女跑回『聖域』氣力嗎?」
「因為不明白提問意圖所以能讓我拒絕回答嗎?」
「聽到了嗎,琉茲婆婆。看樣子這傢伙就連背著不得不獨自一人穿過陰暗的森林的幼女回家的志氣都沒有啊。完全不把幼女放在眼裡啊。」
「的確好過分啊,讓老身的心好痛吶。」
「你們兩個是事先商量好來捉弄我的吧?」
森林一如既往的平靜被奧托的叫聲打破。昴就這樣與琉茲相視而笑,突然,她抬起了臉,
「差不多到了吶。」
對著如此低語的琉茲,昴皺起了眉頭。突然地,琉茲失去平衡向昴的方向摔倒。接住她那嬌小的身體,昴略微提高了聲音。
「奧托,先停車。琉茲婆婆的樣子有點奇怪。」
「要,回去嗎?」
短短地詢問是否暫且回去,奧托操縱著讓龍車停了下來。背後的隊列也做出同樣的指示,聽到了紛紛嘶鳴的地龍的聲音。
然後,在昴懷中的少女舉起了手,────
「……不好意思,沒有回去的必要。只是到了這裡就已經受到結界的影響了。再繼續向森林外走的話就沒法保證能夠保持意識」
「結界……和愛蜜莉雅進入『聖域』遇到的事情差不多。」
對昴來說已經是接近一周了,按來到『聖域』的記憶來算。
就像剛才一樣晃動的龍車裡,愛蜜莉雅失去了意識,之後就被加菲爾粗暴的歡迎了。
琉茲現在的樣子和當時的愛蜜莉雅很像,再這樣繼續讓龍車前進的話,琉茲就有昏倒的可能。
「話說還真是靈敏的結界呢。皮膚敏感的我也好,皮膚不靈敏的奧托都沒有感覺到什麼。」
「皮膚不敏感,是什麼意思啊。我的皮膚現在既不是敏感也不是遲鈍阿。」
「這就是疏於護理肌膚的年輕人吶,二十歲後半身上就開始逐漸有斑點了是吧?只是煩惱雀斑的年輕人早晚會為他們的無知後悔的。」
「完全不知道在一本正經說些什麼,言歸正傳,與琉茲大人再此告別如何呢?」
奧托無視了昴的胡言向琉茲搭話。聽到奧托的提案,她帶著苦澀的表情接受了。
「是吶。老身也只能到這裡了吶。『聖域』出生的人看樣子與結界的耐性太差了。好久沒離開這麼遠了……果然,完全沒有辦法啊。」
「該不會是有點想試探結界的打算嗎?」
「老身也是太過想當然了啊。結果如你所見……既然老身不行,果然只有挑戰完『試練』才能解放『聖域』啊。這樣是不是明白了呢,昴小子。」
瞥了一眼這邊的女童的目光,昴相信了她獻身證明『聖域』將他們困住這一實情。與此同時,昴也看出琉茲婆婆也很迫切地希望到『聖域』之外,這也是理所當然的欲求。
「愛蜜莉雅來到這裡,果然也會有相同的感覺吧。」
「既然她已經進入『聖域』了,那就是這樣啊。『聖域』裡的居民也不都是土生土長的,羅茲子總會時不時帶一些有類似境遇的人過來。那些孩子們也會在進入『聖域』的瞬間成為魔女的所有物。愛蜜莉雅大人也不會是例外啊。」
「……總覺得又聽到了不能忽視的情報哦」
羅茲瓦爾從外部增加『聖域』的居民────能受到結界的影響也就是說那些人也是混血種吧。
「把他們帶來然後關在這裡?喂喂,到底在想什麼啊。」
「關於羅茲小子的真正意圖……老身說的也不一定正確。還是等回來以後昴小子直接去問羅茲小子吧。」
搖了搖依舊無力的頭,琉茲從臉色深沉的昴的懷裡離開,輕輕跳下車伕座,摸了摸把腦袋伸過來的帕特拉修的脖子。
「真是優秀的地龍啊。要成為主人的力量哦。」
用鼻子蹭了蹭琉茲的帕特拉修對琉茲的話語做出了肯定答覆。話說不是自誇,帕特拉修會與昴以外的人表現親密這還是第一回。無法參與話題的奧托只是有時候會點點頭而已。
「在『聖域』還有很多要做的事情,向法蘭黛莉卡問完想知道的事就趕緊趕回來吧。」
「這麼做的確比較好啊……雖然只是老身的直覺,如果沒有你在,『聖域』裡的事情也不會得到轉機吶。」
「真是過大評價啊……不過話說回來直覺吶,」
「那可是活了百年以上的女人的直覺哦。」
「活得久從好處看和從壞處看判斷就會不一樣吶。」
對琉茲如是回應,昴在車伕座上耐心地與她辭別。為了目送她與龍車之間拉開了距離,奧托小聲說了一句前進。
「那麼,琉茲婆婆,再見了,回去時小心一點。」
「唔嗯,從這裡一直前進就能走出森林了。出了森林就有街道了,之後就看地龍的表現了。路上小心點啊。」
琉茲揮著小手送行,奧托一揮手旗示意龍車隊伍再度開始行進。
從遠處送行向著森林深處前進的琉茲。一直看到那個身影被樹木掩蓋,雖然沒有說出來,但昴還是在心裡祈禱著她能夠平安歸去。
「……總覺得,有什麼違和感啊。」
在剛才的對話中產生的違和感。無法說清那究竟是什麼的昴將身體倚靠在搖動的龍車上。
走出了森林,陽光灑下寬廣的道路上────終於穿過結界離開『聖域』了。
從這裡開始,還有很長很長的路要走。
不得不去做的事情,不得不說的知道的事情。
這些問題還全部堆積如山,昴坐在搖晃的龍車上繼續前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01977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9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 人物設定... 後一篇:第四章31 『女僕・女僕...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oskey37喜愛修仙類的各位
來看好看的小說唷~沒人要來的話,我晚點再問... 建議從修仙篇開始看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