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3 GP

第四章29 『雜食系男子』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8-25 13:05:25│贊助:52│人氣:8608


觸及到想要聽到的情報的核心,昴不禁喝了口茶水。
熱熱的茶水流過喉嚨,順帶地將一些疑問暫且嚥下肚。昴認真斟酌著自己應該說的話,於是
「能夠在多大程度上,回答我的疑問呢?」
「……雖然已經有所覺悟了,但還是不要過分期待老身。因為有契約的存在,老身能夠告訴昴小子的情報很少吶。就『試練』來說,老身也被嚴命過不要讓人在墓室周邊做什麼事啊。」
「光是這句話就已經給我不少提示了……嚴命嗎。」
「────」
琉茲對著接踵而至的疑問沉默以對。
從至今為止她的行動和發言考慮,能夠驅使琉茲行動的人選候補並不多,昴認為十有八九指使者就是羅茲瓦爾。
「像這樣的話,就先讓我問清那傢伙的目的吧。那傢伙是希望讓我……讓我們通過『試練』?還是不希望呢?到底他有沒有提供幫助的打算呢,這點我也想知道。」
「大概他是想讓你們靠自己的力量找到答案吧。從以前開始,羅茲子就喜歡做這種繞圈子的麻煩事吶。個子是長高了,但看來本性完全沒變啊。」
大概是因為交往已久,琉茲隨意地評價著小時候的羅茲瓦爾。
沒有變化,這個評價不禁讓只知道那個人變態部分的昴對羅茲瓦爾小時候的狀態感到戰慄。
「嘛,至少還是有些可愛之處殘留下來了吧,呃。也許,大概────」
「小時候的羅茲子吶……唔,因為與梅札斯家隱藏的秘密有關,老身也不方便多說了。」
「嗚啊,好在意……不對,我很在意嗎?就算不去深究也完全沒問題啊,反正只是那傢伙的隱私而已。」
雙手交叉歪著頭,昴開始對自己在意的產生源頭抱有疑問。
「嗯,那種事情就不要管它了。我只需要知道那傢伙在想什麼就夠了,沒必要去理解那傢伙。」
「這可真是輕易簡單的決定吶。」
「我不會去煩惱那些煩惱了也沒用的事情。歸根結底,人類無法做到什麼都理解,但即使這樣,人也想要去知曉,而驅使人這樣做的就是愛啊。然後就是,我的確愛著愛蜜莉雅,至於羅茲瓦爾就無關緊要了。」
對於那清爽無比的捨棄宣言,琉茲有所感觸地點了點頭,然後手拄著下巴說道。
「這樣的話,老身能夠告訴你的情報就基本沒有了吶……」
「稍等稍等,只要沒有徹底觸碰琉茲婆婆締結的契約的禁止範圍,我的提問時間還是會繼續哦。先不管羅茲瓦爾的隱私,我還想問一些人稱『聖域』萬事通的琉茲婆婆的隱私。」
「呼,唔。也行,只是問問的話倒也沒什麼,開始提問吧。不過,千萬不要忘記,觸犯契約的話有麻煩事情的可不止有老身哦?」
一隻幼女上身前傾瞪著這邊做出威嚇狀。
說實話,那姿態看上去太過可愛以至於完全沒有壓迫力,但昴還是抱住雙肩做出害怕的樣子,邊說著好可怕邊將眼睛沾濕。
「好了,這樣可怕的加害者和弱小的被害者之間的關係性就成立了,開始提問時間吧。」
「把老身當成惡人還真是無法接受吶。」
「前人曾經說過一碼事歸一碼事。好了,現在開始提問────既然加菲爾和法蘭黛莉卡是姐弟,那麼法蘭黛莉卡也曾在『聖域』呆過是嗎?」
注意到琉茲依舊有些無法接受,昴在說笑間插入了深入主題的提問,並對著因為提問而改變表情的琉茲搖了搖手指。
「本來應該在『聖域』的法蘭黛莉卡現在卻是在羅茲瓦爾的宅邸裡穿著女僕裝工作著。考慮到我現在掌握的情報,這件事本身就很奇怪。」
「嗯,哪裡奇怪了呢?」
「法蘭黛莉卡和加菲爾是姐弟,也就是說她也應該是混血種。然後既然她是混血種,在『聖域』的結界沒有被解除的情況下,本來應該是沒有辦法到外面去的。」會對混血種的血緣產生反應並將之關在內部無法離開的就是包圍『聖域』的結界的本質。
那是讓愛蜜莉雅昏倒,將加菲爾和琉茲一直囚禁著的存在,也是現在阻擋在昴面前的高牆。
一直在煩惱應該如何處理這一存在,現在卻出現了一個穿過結界到達外界的例外。這也就是說。
「在結界的哪裡有後門或者結界的存在本身就是謊言吶。」
「謊言呢……稍微有些意外啊。事實上,老身活到現在一次都沒有見過外面的世界。這也都是拜結界所賜吶。」
「因為締結的某種契約的影響而被騙了,這種惡劣的情況也不是不可能吧?事實上如果驗證結界的真偽要冒的風險過於巨大,那也就不會想到去嘗試,這種可能也不是沒有啊。」
結界的存在欺騙了『聖域』裡所有的住民這種可能性。
由於墓所裡『試練』的存在已經是毋庸置疑的,實際上這種可能幾乎不會成立。雖然不能否認讓阿拉姆村的避難民待在這裡有想讓愛蜜莉雅賺取聲名的嫌疑。
「考慮到真相暴露時阿拉姆村民的反感這一巨大的不利,這種可能還是缺少可行性。所以後者的可能性能夠自動排除,至於剩下的前者────」
「後門……吶。然而,就算問出來了你又能做什麼呢?」
「如果後門人人都能夠使用的話,那麼雖然會花費不少時間但完全能讓『聖域』裡的所有人到結界外面去,那樣也就沒有必要接受試練了。」
面對有明顯偷巧嫌疑的昴,琉茲驚訝地張大了嘴巴。昴對著那樣的她邊示意讓其聽好邊揮動著雙手。
「接受『試練』的確能得到很多東西,切實受到試練恩惠的我無法否定這點。但是吶,『試練』────在現在這種情況下可以說就是『過去』,即使是去直面『過去』,也不應該強制規定進行挑戰的時機和人員吧。」
「你是在說愛蜜莉雅大人吧?但是吶,苦難並不會挑選時機造訪。在遲早會面對的災厄面前,選擇逃避什麼的……」
「並不是說要一味逃避。只是為了做好迎擊的準備而暫時撤退。就是所謂的戰略性撤退。儘管的確存在不得不在不利環境下挑戰的情況,但為了準備更有利的環境而奔走行動不也能體現當事人和其同伴的器量嗎?」
打斷了想要說些什麼的琉茲,昴不斷將逃避本身正當化。不斷強調背對困境選擇逃避並不一定是恥辱。
「就算現在不去面對,愛蜜莉雅也遲早會正視過去的。雖然很諷刺,但『試練』讓那孩子回憶起了過去。所以愛蜜莉雅不得不去選擇遺忘或接受。那樣的話,我能做的就是盡量創造出能讓她不那麼痛苦的情況了。」
「……明明一直在讓她遠離苦難,卻不允許她逃避最為痛苦的事情吶。」
「能從那裡逃走的話那也是一種選擇。但是我相信那孩子……愛蜜莉雅是不會選擇逃避的。」
「為何能夠如此信任她呢?至少老身做不到吶,看到她從墓室出來時那麼混亂的姿態,依舊對她抱有如此期待什麼的。」
「畢竟,我已經被愛蜜莉雅碳迷住了啊。」
對著用沉重的語氣不斷否定愛蜜莉雅的琉茲,昴若無其事地道出了自己的想法。
結果就是,在這次對話的過程中多次被驚呆的琉茲露出了至今為止最大的愣住的表情。
看著呆住的琉茲,昴有些害羞地笑了笑,撓了撓臉頰
「我喜歡愛蜜莉雅,認為她超絕可愛。所以,我堅信著我喜歡的超絕可愛的她一定是,不論多悲傷多痛苦最後肯定能將之克服的堅強的孩子。堅信著她會去回應周圍的期待。」
「這……還真是,不像回答的答覆啊。不管有多麼喜歡對方,對方內心的問題你也是束手無策,昴小子應該也是明白這點的啊……」
「這當然是明白的。愛蜜莉雅畢竟也是女孩子,不僅有堅強的部分,脆弱的部分還有小到可以忽略不計的醜惡的部分也是難免存在。」
「到底你這是想承認還是不想呢……」
「就是說我相信即使有著那些脆弱的部分,最終閃亮的一定是她內心堅強的部分,是不是很有奉獻精神呢?」
奉獻,這對昴來說是銘刻於心的最為強烈的愛情表現。
昴還記得真正意義上的拼盡全力,並為對方獻上所有時感受到的幸福感。
因此,
「我會向愛蜜莉雅奉獻我的全部。我相信那孩子會克服自己的軟弱並露出堅強的神情,正因為相信,我自己也會為了接近得到正確答案後令人歡笑的未來而努力。」
「……即便如此,面對最為痛苦的內心的也只有自己本人啊。」
「這不是當然的嗎?我又不能陪在面對『過去』的愛蜜莉雅身邊。如果愛蜜莉雅的『過去』裡有我的存在的話,我一定會拉起蹲著哭泣的那孩子的手,在她的身邊全力讓她開心起來,然而事實就是在她的『過去』裡我並不存在。『過去』已經發生的事情與我毫無關係。就像看著電視節目的人無法干涉節目本身一樣,我就算做什麼也沒用。」
這就是現實,『過去』就是『過去』,並不會接受他人的干涉,昴認為自己已經正視過的,跨越過的『過去』也不過是虛妄,並沒有向現實裡的雙親傳達任何東西,只不過是昴內心得到自我滿足罷了。
但是,
「與什麼回報都沒有比起來,有一個回報肯定是更好的選擇。我無法在現實裡幫助愛蜜莉雅接受『過去』。但是,現在的自己對過去有諸多不足的自己伸手幫助這點,與規則並不矛盾不是嗎?」
「────」
「雖然我沒法直接幫助,但現在的愛蜜莉雅擁有著從我的話語,行動,愛情……嘛,如果在愛蜜莉雅心裡我是第一的話就太高興了,還有從除我以外形形色色的人們那裡得到的東西。至少要比『過去』的愛蜜莉雅擁有更多。能夠使用的武器越多,就越能幫助到有諸多缺陷的『過去』。這個『試練』的難度所在和跨越前提不就在此嗎?」
對此有著親身體驗的昴再次組織著同樣的語言。
「我會去幫助愛蜜莉雅。我會為了那孩子能靠自己跨越『過去』而盡全力。為了達到這個目的,無論是走後門還是偷巧還是作弊氪金我都會去做。這就是我拼盡全力的方法。」
「這還真是……太過自私的戀愛方式啊。」
「既不是草食系也不是肉食系,請叫我雜食系男子────」
打了個響指展露出牙齒並豎起大拇指的昴擺出了得意的姿勢。
看著用這樣的形式讓談話暫時收尾的昴,琉茲像是放棄說話一樣長歎了一口氣。
「明明只是在給耍賴找借口,但還真是說了不少冠冕堂皇的話啊。」
「嘿嘿。」
「笨蛋嗎。……不好意思啊,關於那個後門的詳情老身不方便說。但老身還是告訴你,剛才那個完全依賴後門的方法是行不通的。雖然法蘭黛莉卡作為例外離開了『聖域』,但其他人是無法效仿的。」
對著搖頭否定昴的希望的琉茲所說的話,昴不禁垂下雙肩當場跪倒────其實並沒有這樣,
「是嗎,辦不到麼。雖然想著那個方法能有效就賺到了,但既然不行那就放棄好了。那麼,就繼續開始接下來的提問……」
「由老身說這種話可能有點奇怪,真有毅力啊,昴小子。」
「僅僅這樣我就屈服的話就不知道要在鯨胃裡呆上多少次了。自己這麼說是有些奇怪,我也只有永不放棄和一片深情能夠作為武器了。」
對於自己的無力清爽地直言不諱,看著已經在這一小時不到的時間裡露出過多次呆住的正臉的琉茲,昴拍著手讓其回神
「就算像這樣在意種種地方,我也明白愛蜜莉雅發揮自己全部的實力直接跨越『試練』才是最像英雄傳記一樣的展開。同樣是挑戰『試練』老手的琉茲婆婆對此有什麼想說的嗎?」
「總覺得你這稱呼有什麼奇怪的感覺吶。而且就算這麼問老身,老身也只會回答不知道啊。畢竟,沒有接受過『試練』的老身不可能知道答案不是嗎?」
「呃嗯?」
歪了一下頭,昴對琉茲的回答發出了驚訝的聲音。但是,剛才的確是聽到了不能聽過就算的話吶。畢竟,
「剛才,您的確是說沒有接受過『試練』了吧?」
「為什麼突然用上了敬語。那不是當然的嘛。老身去接受本來就是為外來者準備的『試練』這種事情是不被允許的啊。其他人也一樣。至少在這七十年裡,在老身所知的範圍內沒人接受過『試練』,加小子那次是老身看到的第一次。」
「不對不對不對不對,奇怪奇怪。請等一下,暫停,稍等。奇怪的情報已經徹底亂掉了,請給我一點整理確認記憶的時間。」
「只有五分鐘哦。」對著意外地給出同意回應的琉茲,昴用手指按著太陽穴拚命地回溯記憶。
在之前輪迴的大前天,還有之前那回『試練』成功後的歸還,自己在詳細的部分記憶裡開始發現違和感。
「────嗯?」
記憶中已經有了完完全全的違和感這點現在察覺到了。
因為想起的事實而扭曲了表情,昴自語著究竟怎麼回事這個疑問,然而,一旦疑問的萌芽出現,就已經阻止不了其開花了。
在昴的記憶裡,『試練』前夜琉茲是這麼說的。
────從來沒有接受過『試練』。自己從出生到現在一次都沒有成為過挑戰者。
在昴的記憶裡,『試練』之前和之後琉茲是這麼說的。
────自己也接受過『試練』,雖然失敗了但並沒有受傷。由此證明了挑戰的無害性。
只是過了一天,說出的話就完全相反了。
如果這單純是感情方面的說法的話可以暫且不管,但內容改變的卻是經驗和事實的說明。如此巨大的內容反差不是情報被篡改就是有意圖地撒謊。
昴維持著思考的姿勢將視線投向琉茲。撥弄自己淡紅長髮的琉茲正坐在夠不到地面的床上前後擺動著雙腳,看到這樣擺出無聊姿態的琉茲,不禁讓人無視了她已經是老婆婆的現實覺得這正是貨真價實的女童。
從至今的交往來看,昴並不想去認為這是琉茲懷有惡意的捉弄。
「到底什麼才是真的,什麼才能信任啊?」
不同情報交織的場合,昴的習慣做法就是相信自己相信的人的話。但畢竟不能如此輕易對待與愛蜜莉雅的命運有關的判斷。更何況,這是攸關性命的問題。不慎重對待不行。
與琉茲談起關於挑戰『試練』這個話題已經是第三次了。
一次是說接受『試練』,兩次否認接受過『試練』並表示一無所知。雖然這不是次數多就能決定的,但按照她的說法果然還是應該相信不知道『試練』的詳情這邊吧。
像這樣考慮的話,往積極方向去想欺騙昴說自己接受過『試練』也有可能是想讓當時不安的昴安心才出此下策。然而,如果是這樣的話在那之後直接否認應該會更合適才對────
「有沒能這麼做的理由……或者就是開始健忘了……」
「剛才,好像得出了對老身非常失禮的結論啊?」
「一直盡力地表現好意,對這種努力的尊重如果能夠與之前的無禮抵消,那昴會很高興的,昴擺出了嚴肅的表情如此主張。」
對著即使是狡辯都要加上輕浮語氣的昴,琉茲只是歎了口氣,然後就略有抱怨地好像很疲憊一樣的搖了搖頭。
「像這樣和自己的內心交談就能得出答案嗎?」
「與其說是答案,不如說只是得出了一個結論。琉茲婆婆不也在我不安的時候用了不少的心思麼?就在墓所前。」
「用心?」
面對昴的提問,琉茲只是坐著,雙手手指交叉擺出了少女風的表情。
「剛才的確說沒有接受過『試練』,在墓室之前卻說過『試練』失敗但也沒有被怎麼樣不是嗎?現在想來才注意到,這應該是擔心我,為了讓我減少一點不安才這麼做的吧,雖然這只是我的一廂情願而已……」
「────啊,原來是那件事啊。」
用好像想到什麼關鍵點一樣情不自禁說出這句話,琉茲簡單地帶過了昴之前尷尬的對話,然後對著因為自己突然出聲而驚訝皺眉的昴微笑著。
「昴小子,告訴你一件好事吧,是特別福利喲。」
「好事?」
「老身受到契約的影響,不能『說謊』吶。所以被問到什麼不恰當的問題時也只會選擇沉默以對。並沒有例外,這與是不是為誰著想也沒有關係。『說謊』是被禁止的事情。而且不只是老身,這個『聖域』裡的所有住民都是如此吶。」
「沒辦法,說謊……?」
面對突如其來的自白,昴除了困惑不做他想。
要說為什麼的話,那就是如果這是事實,那麼昴所做考慮的大前提就被顛覆了。在考慮這點之前,如果她說的是真的,剛才對她前後不一的說法產生的疑問本身也就存在矛盾了。
────無法說謊的她,卻製造出了不說謊就不能成立的情況?
「那個……」
「剛才老身所說的話已經是能夠說出來的極限了。再要問老身什麼問題老身也不會回答了。如果還想知道更多的話,與其光顧著停滯不前的老身,不如去問問已經前進的人吶。」
被搶先叮囑了的昴只能閉上嘴選擇沉默。
既然像這樣被拒絕了,那麼無法指望她的好意的昴就是真的束手無策了。不過至少她還是給了昴很大的幫助。
僅僅只是得知了那個事實,就讓昴切實感受到她也是發自內心希望能夠從此處解放的。
「我明白了,不會再問什麼敏感問題了。改變話題吧,稍微說一些其他方面的話。」
「真是好事的人吶。明知從老身這裡已經問不出重要情報了,竟然還會樂意陪老身喝茶聊天嗎?」
「早飯也已經吃過了,在愛蜜莉雅碳睡醒之前說實話很閒。看到羅茲瓦爾就會有些焦躁,看到加菲爾也會被他咬牙相對,去打擾疲憊勞累的奧托也不太好,果然還是和蘿莉太婆一起加深寶貴的友誼吧。」
站立起來,昴拿起已經徹底冷掉的兩杯茶,在琉茲的目送下走向廚房。
「不用擔心,別看我這樣,好歹我也曾短時間經歷過羅茲瓦爾宅邸的僕人的生活,泡茶這種事還是學過的。」
「嗯。那麼,就讓老身稍稍期待一下吧。」
「嗚哇,壓力山大────」
一邊說著一邊泡好了茶,昴把茶杯放到了剛才的位置。兩人面對面喝了一口新泡的茶。
「泡得還不錯吶。」
「就算是自己泡的茶還是只喝出葉子的味道啊。話說回來,話題好像變了。」
「如果是繼續剛才的話題老身可不會聽。換句話說……嘛,其他方面的話題還是會真摯地回答的。」
「那麼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看著略帶罪惡感的琉茲幼小的面容,昴的嘴邊浮現出帶有捉弄意味的笑容
「琉茲婆婆知道加菲爾那傢伙的弱點或是討厭的東西,比如說看到就會昏倒的東西嗎?」
「昴小子,你沒發現自己拼盡全力的方法有些奇怪嗎?」
就這樣,昴讓琉茲露出了這不到一小時的時間裡最古怪的表情。

※ ※ ※ ※ ※ ※ ※ ※ ※ ※ ※ ※ ※

茶話結束,將杯子什麼的收拾乾淨後,留下了自稱又想一個人呆著的蘿莉太婆,昴離開了建築物。
一小時左右,較真的話可能更長一點。昴察覺到剛才還只是初升的太陽現在已經升得很高了,感覺氣溫也上升了一點。
就體感時間而言的話,應該已經過了上午十點了。
「是適合曬被子的好天氣吶,真浪費……怎麼感覺想法完全不像家裡蹲了吶。」
沐浴在日光下,最初想到的居然是洗衣物這種作為不健全者代表並不希望看到的結果。不過昴決定先不去管這種感慨。
「時間也差不多了,該去叫醒愛蜜莉雅了。恐怕她今天還會在意昨天的事情,那就趁著愛蜜莉雅失落的時機好好地刷一番我的存在感吧。」
嘴上說著居心不良的發言,內心卻是單純地在擔心著愛蜜莉雅並加快了腳步。
想盡量早地,長時間呆在她的身邊讓她能夠安心。
畢竟────
「明天開始又要有段時間不得不離開愛蜜莉雅身邊了吶。」
就在今天下午,羅茲瓦爾應該會正式宣佈解放阿拉姆村避難民的提案。那樣的話就需要立刻準備好,明天就從『聖域』出發了。
昴會再次與之同行,因為有必須回宅邸才能做的事情。
「說是想要知道更多關於這裡的情報的話,與其問停滯不前的人不如去問邁步前進的人……還真是繞圈子的說法啊。」
雖然也能夠理解如果不繞圈子,能傳達的情報也會變得不能傳達的她的立場。
對她不得不做這種麻煩事感覺有些可憐,加快腳步的昴歎了口氣。
「那就讓我期待一下能從你那裡聽到什麼關於你不肖的弟弟還有麻煩的故鄉的事情吧,法蘭黛莉卡。」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01155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3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28 『飲茶與談話... 後一篇:第四章 人物設定...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vf00033迷茫的人
所謂的愛,就是一段不斷超越自己的過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