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小說-艾莉絲-執筆賭徒4

作者:西河│2016-08-25 02:06:13│贊助:12│人氣:77
  「啊,你終於來了。準備好一起賺錢了嗎?」

  我們又到了那張熟悉的座位,討論起今天的戰術。「你看起來有些心不在焉。」雅薇絲點了一杯同樣的調酒。

  「有一些心事。」

  她挑起一邊眉毛。等待著,就像隻嘴饞的貓。「告訴我,說不定我可以分擔。」

  「沒事的,威廉,我可以應付過來。」

  她忽然不大高興起來,於是就說。「我可不想冒險,我看我們今天就別賭了。」

  「妳是在開玩笑吧?」

  「哼,這像是在開玩笑的臉嗎?」她俯身、壓低聲音說。「計畫是這樣的,今天是這間賭場的最後一晚,我們要一次賭一個大的,然後賺飽就閃。要是你狀況不夠好,今晚就不要攪和。」

  「該死的,妳明明知道我很需要這筆錢。」

  她冷漠地看著我。「看到你這樣的反應,我就知道這份工作不能託付給你。」

  「我知道錯了,我向妳道歉,我一定會完成妳所交代的工作。」

  「你知道我不能冒風險,不能有半點意外。」

  「如果我輸了,這一次的損失全算我的。」

  她咧嘴微笑。很認真思考一翻。很冷酷地說。「那你最好打起精神,別把事情搞砸。要是事情砸了,我可不會幫你。」

    情況一切順利。到了中盤,都照著雅薇絲的計畫進行。賭客加上我有七個人。兩個是生面孔,其餘的至少打過照面、有三個我很熟悉他們的打法。雅薇絲熟知他們的習慣動作,別看她和左右交頭接耳好像事不關己,那從容的外表下進行著大量複雜的運算。裡頭有一個人,在這場遊戲裡總是小筆小筆的下注。別人管他叫里哥。他也幫雅薇絲工作,她給這個男人暗示,而我則根據他下的注決定如何出牌。不是我在自吹自擂,這兩個月來我牌技精進了不少,就算不靠雅薇絲和她的手下,我也能夠獨當一面。最後,只剩四個人在場上,分別是拉斐爾先生、我、我那名不出眾的同夥和一個叫艾迪的傢伙。這個艾迪手氣很背,牌技平平,就是個賭鬼。雅薇絲分析過這個人擁有賭徒的特質。她把它放在心上。

  拉斐爾先生是這一帶小有名氣的餐廳老闆,他的店很出名,還開了連鎖,據說其招牌菜風味獨特,而他的牌技則和他的廚藝一樣。賭場的人對他很是友善,他也是這裡的常客,來賭場輕鬆著裝。是個難纏的對手。

  今晚艾迪不知道發了什麼神經,他一拿到牌就呵呵地笑。並押了大注,當然沒人上當,他的肢體動作太明顯,很難騙過對手。然後,又一次。但這一次他卻拿了小牌,騙過在場的所有人。他得意洋洋地看著我們。

  「謝謝承讓了。」他嘴上這麼說,其實心裡大概是講。「哈,被我騙到了。」

  一輪又一輪,今天牌勢的走勢不比平常。連拉斐爾先生也不免講了幾句。「你今天的牌運很好,先生。」

  「風水輪流轉,總會輪到我的。你們可不要眼紅啊。」

  「我很好奇,幸運女神會對你微笑到何時?」

  艾迪又下了大注,我們的同夥扔出籌碼,萬無一失。於是我放著膽跟上去,拉斐爾先生決定保險起見棄牌。只見艾迪臉色一鐵,他又下了一次,望我知難而退,但他惹錯人了。瞬間,他的籌碼少了三分之一。但即便如此,他還有許多錢可以運用。

  我們又過了幾輪互有輸贏,到了盤末,艾迪推了很多籌碼,拉斐爾先生先跟進,後來決定放棄。我按照我同伴的指示,壓了大注。最後兩人都梭哈。荷官開牌,直到第三張牌時依然勝負未定。決定性的第四張牌讓我落入地獄深淵。我的心臟忽然一停、寂靜無聲,我一暈,從椅子上倒了下去,理智被壓扁了。


  我發瘋似的找著雅薇絲‧拉瓦倫。

  走廊上迎頭遇到我的好朋友費根生,此刻他正和一個其貌不揚的女孩子並肩一起。

  「哈,這不是我的好朋友費根生嗎?」我熱情地對他展開雙臂,這親暱的語調使他無法躲閃,他無法否認;除此之外,在心儀對象面前,他還能怎麼做?也就這樣被我環著肩勾搭。

  「真巧。你怎麼也在這裡?」出於禮貌,他表情生硬的接下去。

  「希望昨天的晚餐沒有壞了你的興致,我正想為我昨晚的無禮舉動道歉。」

  他一臉:『你?道歉?』的表情看著我。「昨天我也有些不對的地方。」

  「這麼說我們又是好朋友了?」

  被我挾持之下,他只能順著我的意。「是的。」

  我厚顏無恥時也是無人可擋。「不介紹讓我們認識嗎?」

  「艾瑪,這是艾爾‧傑生,就是我常和妳提起的朋友。」

  「哈囉,傑生。你好嗎?」

  「有空的話我們三個人聚一聚,你們覺得如何?」在我們客套同時,我補上。「我忽然想起我們還有一個課堂作業還沒搞定,妳知道,快學期末了,能借我們一點時間嗎?兄弟,我得跟你談談,就我們兩個。」

  「現在?」

  「對,現在。我們等下在圖書館門口見面。」

  「你遇上麻煩了?」

  我搓著手。「你可不可以先借我點錢?」

  「事情已經這麼嚴重了?」

  一談起這事,我就壓抑不住我滿腔的怒火。「昨晚她把我騙光了。我不知道她用什麼卑鄙的手法,但她一定得為我的損失負責!」

  「原來你是去賭博!」

  「噓!」我四下張望,壓低聲音說。「我知道、我知道我該死。看在我們多年友誼的份上,借點錢先擋一擋。」

  他盤算著。「情況到底有多慘?」

  「毫不誇張,我現在身無分文。」

  「我不該借你錢,就當作是一次教訓……」

  「什麼?這就是你的回答!」

  「我還沒說完,」他解釋道。「我在學校餐廳裡打工,最近我們那兒有人不幹了,老闆在找人,我可以替你擔保這個職位,要來嗎?你最近的餐錢由我來出。」

  也許這是費根生所能給出最慷慨的提議,但卻不是我最好的選項。學校的風雲人物竟然在餐廳打工?我謝過他,除非沒有別的辦法了,不然我絕不願髒了我的手。他提醒我,學校的工作比外頭的輕鬆許多。

  「難道你要跟別人借錢?」

  「以我父母的身分,銀行不會拒絕這項交易。」我思忖。

  「接下來呢?你還要繼續墮落下去嗎?」

  「你什麼都不懂。」我說。「我的一切都建立在那上面。我不那麼做,這些好不容易經營的一切,那些權力都會成為泡影,我難道有選擇嗎?」

  「你當然有!」他說。「你已經沒路了,你自己也知道,可是你就是放不下。雅薇絲就是利用你這一點,雖然我不知道你經歷了什麼。但面對現實吧,那些名氣對你有什麼幫助?難道你還不懂,華廈再富麗堂皇,也只是墳上樓閣?」

                                            
  費根生竟然能引用莎士比亞的句子,我平常太小看他了。「該死的,費根生。你不能這樣逼我。」我抓著頭髮。「我需要時間思考。但還是謝了。」

  真是狼狽,原本我是想靠著我強硬和懷柔的口條使他軟化掏錢。我失敗了,以前我從不會因為別人的堂皇之詞內心有所動搖。這些日子,我的心變了,臉皮不再厚,無法對一個正直真誠的人使詭計,內心告訴我這樣不對:這小子說的有理。晚上,我在餐廳那兒找到他。他正好在幫人夾菜。我拿起有生已來第一次在這裡的餐盤,走向他。

  他見了我便露出微笑,之前的恩怨也就一筆勾銷。

  「我還以為你不來了。」

  「我是不太想來,這個地方的格調太差。」我又說。「唉……一個驕傲的人,結果總是在驕傲裡毀滅了自己。你們這裡還有工作缺嗎?」我回應了他之前的那一席話。這可花了我一下午的時間在圖書館查閱那大文豪的名言。

  他進去跟老闆說。面談只是形式。於是,我和費根生做到打烊,並一塊兒回寢室的路上。

  「你最近有看到威廉那傢伙嗎?」我問。

  「傑生,難道你想?」

  「我就是這麼想……我一定要逮到她,逼她把錢吐出來。」我握緊雙拳,彷彿又回到了那不堪回首的絕望日子裡。

  「我覺得這不是個好主意,傑生。一開始我以為你瘋了,或是煞到了那個漂亮女孩。但是我越想;加上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還有她做出來的事。要是她真的像你所說的……(他下意識避諱這個詞)那麼邪惡,和她作對不會有好下場。」

  「就這樣讓她的奸計得逞?那些是我的錢,是我爸媽辛苦賺來的錢。她休想。她要是想從我口袋騙錢,就得跟我拚命。」

  「不能就這麼算了嗎?」他哀求道。

  「算了?從你嘴巴裡說出當然簡單!你到底挺不挺我?」

  他兩邊來回走著,顯得相當為難。「不是我不挺你,兄弟。但是這次可能攸關性命,請你諒解。」

  「那就算了。」我語氣盡量溫和。「謝謝你今天的晚餐,這件事我可以自己解決。」

  我不能強求他,他已經為我做了太多。可是,整個斗大校園就是沒有她半點人影,用盡所有方法,也丈量不到她影子踩過地面所留下的灰塵。她怕了!定是躲著我,不敢與我見面;我幾乎快發瘋,整天到山羊賭場外頭站崗,盯的門都要穿個孔,卻就是沒人。這做賊心虛,一定是她。這回費根生很識趣的沒有插嘴阻擾。他只有一個要求,就是我要做完這個月的餐廳打工。正當我以為再也不會見到她之時,雅薇絲竟然若無其事的出現在我們那堂課上。

    「妳……」一陣憤怒的旋風中,我脾氣立刻暴躁了起來,擠過擁擠的房間,也管不了站在台上的教授,立刻走到她的桌前。卻因為太過氣惱,頓時發不出聲音。

  「喔,傑生。有什麼事嗎?」

  「兩位同學,如果你們有任何事,請你們到外面去解決。」

  「沒有什麼事,先生。」雅薇絲宣稱,她又低聲對我說。「你不會想要讓全班都知道你現在的處境吧?你想談什麼的話,我下課隨時候教。」

  聽到我岌岌可危的名聲,就像被掐住咽喉。我心中咬牙,悶著頭回到座位上。直到鐘響前,我的怒火無不再滋長、侵擾著我,台上講了什麼,我是壓根沒聽進去。一下課,我便抓住雅薇絲,穿過一個又一個走廊,然後在人煙稀少的地方,把她甩開。

  「你是吃了炸藥嗎?怎麼這麼粗暴?」

  那天費根生神秘兮兮的說自己有事,不能去上課,要我和老師請假。

  「妳這個騙子!惡棍!是妳、除了妳之外還有誰?只有可能是妳!」

  「來,調整好呼吸……」

  「少扭捏作態!妳以為可以騙光大爺我的錢嗎?妳以為我會怕、怕妳?以為我會善罷干休嗎?」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她一臉無辜的說。

  「少裝蒜!」我吼到破音。「把我的錢還我,立刻吐出來!否則……」

  「原來你說的是那件事,那只是個意外。」

  「那不是意外,妳設計我!」

  「哈哈,機率這種事本來就沒有百分之百。你的損失我很抱歉,但你也說,損失全都你一人承擔。」
                                  
  「妳框我!別以為我不知道。我見識過。妳運用人性,妳早就知道我和費根生會決裂。妳就是在等我說出那種話,對不對?」

  「多麼可悲啊,」她說。「你不只有病,還有妄想了。一個賭徒把自己的不走運怪罪到他人身上,把所有的偶然都說成是他人的設計。」

  「我知道妳的把戲!」我指著她。「妳有這個本事。上次妳就利用我轉移他身旁人注意力,好潑濕他。我敢說那個艾迪才是妳真正的同謀。」

  「你是要我承認這些沒有任何根據的事?」

  「我知道是妳!」

  她呵呵笑著,接著哈哈大笑。「人世間的煊赫光榮,往往產生在罪惡之中,為了身外的浮名,犧牲自己的良心。這是很基本的法則,你是個被錢財驕傲鬼迷心竅的可憐蟲。你自己也知道,只是你羞於承認,你朋友費根生怎麼說,你又是怎麼對他的?」

  「妳承認了?」

  她笑了。「恐怕你忘了一件最根本的事,傑生先生。不管是不是我設計你的,這都改變不了你損失的事實。而且,就算是我做的,你能拿我怎麼辦?」

  拿她怎麼辦?我想過了無數個情景,我手拿著刀,她一臉恐懼,跪求著討饒,希望用錢換她小命。但那全都是一時歡快,純粹的發洩,在那些無害、偏執的想像中,雅薇絲不過是個單純無邪、毫無還擊之力的女孩。然而現實中,她高高在上,掌握全局。即便是現在,我倆一對一,我塊頭比她壯,生理更佔優勢。我卻不感覺能威脅到她,甚至不敢要脅她的性命。我怕這一做,便再也見不到明天的太陽。她跟著我走,只是因為她想,我跑過去抓她時,她也十分配合。「我會對全校公開妳的真面目。」

  「惡意中傷我?喔,讓我們看看結果會是怎麼樣。你沒有任何證據,你的惡意中傷會造成什麼結果呢?你會被說是毀謗,最後還必須對我的人格道歉,而你之所以會這麼做,全是為了某個卑鄙下流的理由。啊,非常的卑鄙,卑鄙到這不得不讓你步上史丹的後塵。」

  「妳……」

  「但我這個人也是很公平的,」她輕柔地說道。「你幫我工作,我就給你合理的工資。」

  「幫妳工作?」

  「一件兩萬塊,按件計價。我保證工作絕對安全。」

  這又會不會是另一個陷阱?她之所以跟我來,是不是因為我還有利用的價值。「我怎麼知道妳會不會騙我?」

  「這就要靠你判斷了,你覺得這值不值得?」她揚起眉毛,然後不等我的答覆逕自離開。「如果你想要優渥的報酬的話,你可以在布魯克街上的63號公寓找到我的……秘書。還有,要快,不然過了就沒機會了。」

  她又在打什麼算盤?我已經被她騙了一次,難道還想再上當?我在想,該不會是要我攜帶些毒品拿去街上賣。又或者要我拿著一包不知名的東西從事危險運送。都是不法的行為。我沒告訴任何人,我無法見到費根生對我再度失望的表情,知道我又經不起誘惑。後來我才知道,那段期間費根生沒有關心我的行動,是因為他勇敢的去追求那名我看到的女子。

  我默默的爬上那公寓的台階;二十二層階梯。沒有人看到。面前出現的一個小門就是,布魯克街63號,只有這間門牌有擦過。這兩層公寓,我剛從外面探進,這層樓只有這間燈再發亮。它使我想起那種老式的建築,一群落魄單身漢住在一起的霉味,但它不破不舊,而是乾乾淨淨。敲門後,裡頭傳來一聲爽朗的聲音。

  「請進。」

  有個男的坐在一張安樂椅上,桌上擺著杯琥珀色的液體。他朝這裡投來好奇目光。旁邊擺著一架播放機,播著音樂。整個房間,除了以他為圓,半徑一公尺到門口這兒,其他地方一團混亂。他並未對我對房間嫌惡的眼光感到困擾。

  他語調平和、語氣鏗鏘有力。這男人儀表合宜,乾淨清爽,頭髮往兩邊分,一般的身高,體態溫文儒雅,有一張好臉,看上去忠誠可靠。他穿著一件褐色的背心,一般仕紳平常的打扮。盡管一切人畜無害,但當我看著他時,卻給我種類似雅薇絲的心顫。

  「你是雅薇絲‧拉瓦倫的秘書?」

  「嗯,她是這麼跟你說的嗎?」他苦笑道。「某種程度上……嗯,對,我是她老闆。這小妞,還真愛開玩笑。」

  「你是她老闆?」

  「啊,沒什麼好談的。」他揮了揮手。「她跟我說今天可能有人會來。」

  「那個人就是我。」

  「就是你嗎?」他打量著我,搖搖頭說。「你看起來不像是做這行的料。」

  「我是個大學生。」

  「還沒進社會嗎?我明白了。」他做著思考的動作,拿起桌上唯一一張紙。「呃……這裡剛好有一件工作,她要……我要你去XXXX號,在一輛黃色的車子上面作畫。」

  「作畫?」

  「只要照著這張紙上的圖案畫就好了。」他把紙遞過來。其中有幾個字特別標註,我怵目驚心的看著,它要『血債血償。』

  「這是你的工具。」不等我消化,他就把工具扔在我面前。「順便問一句,你有修過美術方面的課程嗎?」

  「你要我在別人的車上塗鴉?」袋子裡裝滿了紅色的噴漆顏料。

  「只要你做成,錢就是你的。」

  「這到底是要幹麻?」

  「這位先生,如果你夠聰明,就不會問東問西。我只問你到底做不做?」

  「我做,」我毫不猶豫的說。「那到時我該在哪裡拿錢?」

  這男人對我的問題有些不知所措。「我給你三天的時間,事成後到這裡來。」

  誰會放棄這種伸手拿錢的機會?我先花了一天時間觀察探勘,大約凌晨一點兩點時,我小心地經過這。路上人煙罕至,一個小時裡面只有六個路人和幾輛車經過。那輛黃色的車就停在他給的地址的旁邊,應該是這一棟住戶的車。應該不會太難,如果路上的未成年都做得到,那我有什麼理由好怕的?我說,我不過是去當個行動藝術家,我就這麼催眠我自己。然後,開始製作頭套,準備手套。必須做好萬全準備。我選在凌晨兩點時下手,此時,只有路燈還不睡。我心跳的好快,這是我生平第一件壞事;如此粗鄙、赤裸裸的。在夜黑風高的夜晚,像個小偷一般偷偷摸摸,生怕被人給瞧見。

    工作在執行著。只有自己的心跳,好像有什麼人在監視,隨時都有危險。那種令人興奮又刺激可怕的感覺,想像不能被人發現的情況下偷走王冠上的寶石。那種罪惡感,任何的聲響都能觸動神經,即使是最瑣碎的事,也能被無限放大。

  「嘿!你在那裡做什麼?」

  我的心臟差點沒跳出來,那嘶啞的聲音似乎在哪兒聽過。沒再等他過來,我已連滾帶爬的跑走,慌忙中漏了一罐噴漆。我在中學時就不是以快著稱,但這時發揮出驚人的腳力。我從來沒這麼快過,身體根本不記得怎麼高速馳騁,一個不穩便摔了出去。啊!我的人生就這麼給摔沒了,被抓、關進牢、汙穢再也抹除不了。當我以為下一秒肩膀會被粗暴的抓住,那捉賊的聲音卻在遠方。

  「王八蛋,別跑!你這亂噴我車子的流氓!被我逮到你就死定了。」

  我看清楚那人是誰了!就是在賭場裡贏了我的艾迪。臉上的表情憤怒又痛苦,一拐一拐的追過來,抱著他上了石膏的大腿。這就是雅薇絲所說的安全保證?總之,我趕緊離開。

  到回到寢室,才發現我的膝蓋和大腿這摔出大片的瘀青和破皮。做了點簡單的清洗和治療。喝口酒壓壓驚,不做它想,等著明天領錢。

  這天假日。我十一點來到布魯克街,爬上樓梯,敲了那閃亮門牌旁邊的門。雅薇絲應門。

  她看到我時幽幽的嘆了口氣。「唉,最近這個城市是怎麼了?都沒有人上門。你是來領賞的吧。」

  「我工作完成了。」

  「嗯,我老闆看到你的傑作。」她淺淺一笑。「不過他最近沒辦法周轉,他交代我,就用這個代替。」說完,雅薇絲拿出一個青色的小碗。

  「這是什麼?」

  「中國清朝時代的瓷器,據說是骨董。」

  「這和我們當初說好的不一樣。」我失望透頂。

  「我也沒辦法,」她說。「付錢的是我老闆。別看他一副通情達理,連我也不敢違背他的脾氣。不過這東西拿去當鋪應該可以換錢回來。」

  「妳預估多少錢?」

  她仔細的拿起碗來端詳。「這我不敢跟你保證,我知道一家當鋪,他們專收奇怪的東西,收購的價碼還不錯,不會從中動手腳。我給你寫下他們的地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0087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雅薇絲|AL221|推理要劇透|推理|黑幫|AL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cubs20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說-艾莉絲-執筆賭徒3... 後一篇:小說-艾莉絲-執筆賭徒5...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aliyaaa大家
[殺戮之星-凡提亞]第三期 - 奇幻小說~火熱連載中~請至本小屋 創作專欄~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1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