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6 GP

第四章28 『飲茶與談話』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8-24 10:36:44│贊助:63│人氣:9279


感受到朝陽照在臉上,昴在尚未消散的黑暗中慢慢起身。
好像是不知不覺在思考的過程中入睡的。儘管如此因為一直到深夜都沉浸在思考中,真正睡著的時間應該只有兩三個小時。
「在原來的世界根本沒法想像,本來的話,日出的時間對我來說才是睡眠時間吶。」
邊說話邊活動身體,昴環顧居住著陸續醒來的人們的大教堂,用揮手作為打招呼來回應感受到昴的視線的阿拉姆村村民,站立起來向著大教堂的出口走去。
被清晨涼爽的風迎接著走出大教堂,看樣子在大教堂外,『聖域』的幾個居民與避難民已經開始一起做著早餐的準備
「啊啦,昴大人已經睡醒了。」
「嗯,早上好。今天早晨也是十分清爽吶。」
「是呢,風也挺涼爽的……看來昴大人也休息得不錯吶。」
向昴打招呼的有些面熟的女性面帶笑意地指著自己的臉頰,被提醒的昴也用手指摸著臉,然後察覺到了那一閃而過的感覺────是口水的痕跡。
「啊啦不好,有些羞恥吶。」
也不知為何,越是短暫的睡眠就越會像這樣出現邋遢的情況。只有短眠才會出現的異常睡姿痕跡,這種情況或許也是有著類似法則性的東西吧。
另一位女性────一位頭部有著短短的犬耳的女性向著不知道在想著什麼的昴遞出了沾濕的毛巾,昴接過毛巾,一邊簡單道謝一邊擦拭著嘴邊。
擦掉了嗎?擦拭後稍微進行確認,也得到了兩位女性肯定的答覆。昴想著要去洗一下遞過來的毛巾順便在水池洗把臉,於是向兩人揮著手向水池走去。
正好在離開之際看到兩人的樣子,昴在互相交談的兩人之間並沒有看到類似尷尬的感情。只是非常自然地,不同種族之間進行著溝通交流。
這幾天────把重來的時間也加上的話────已經滯留在此處一周了,即使在這種情況下,避難民與『聖域』的原住民之間也沒有發生明顯的衝突。
想必是避難民本身的道德水平就很高,而且雖然有些問題但身為領主的羅茲瓦爾同樣滯留此處這件事也帶來了安心感。事實上除了這些以外,對與避難民一同寢食的昴的信賴也在發揮作用,只是認為自己的影響力很低的昴並沒有想到這點。
『聖域』的原住民們雖然對此處的情況有些許意見,但現在,以獸耳女性為代表的與避難民說得上話的人也漸漸多了起來。至少他們並沒有介意人類與混血種之間的隔閡,昴是這麼認為的。
「正因為有『結界』的存在,才明確區分了兩者……雖然不知道張開『結界』的傢伙到底有什麼考慮,但果然還是居心不良吶。」
如果相信加菲爾所說的話,那麼這裡好像就是『貪婪魔女的實驗場』,也就是說為了防止混血種逃跑而張開『結界』的應該就是那個魔女幹的好事。
「是艾姬多娜……嗎。果然,那傢伙也是完全不知目的為何的魔女呢。」
雪白的長髮與雪白的肌膚,用黑色喪服一樣的裝束包裹全身的黑白色調的少女。
在四百年前殞命,然而依舊被束縛於現世的某種意義上的亡靈。與不干涉現實的主張相反地,對恰好在『試練』地點的昴做出的行為進行了逐一的評價。
然而艾姬多娜隱藏了昴腦中與自己相關的記憶,讓昴只是想起了杜撰的記憶────這種行為只能說是亂來了。
雖然推測是有什麼深遠的理由,
「如果只是因為是愉快犯就做出這樣的事情的話,就真的束手無策了啊。話說回來,沒有理由就讓第一次見面的人喝自己體液的女性想必也不正常……」
想起喝下多娜茶這種討厭的回憶,那大概只是在精神世界發生的事情,現實的身體應該沒有吸收多娜成分,昴是這麼希望的。
總而言之,不管她在想什麼,『聖域』被結界包圍,裡面的住民無法外出的現狀毫無改變。
「這樣的話,眼下最大的妨礙果然是……加菲爾吶。」
想與艾姬多娜直接談判,想由昴自己去挑戰『試練』,做到這些的關鍵還是需要有應對對昴的敵意大幅上升的加菲爾的方法。
他對昴態度的變化如果真的是因為昴自身沒能察覺而散發的魔女的惡臭────即『死亡回歸』的弊端的話,想要改善加菲爾的態度想必是極為困難的任務。
雖然不管是在魔獸騷動還是白鯨攻略戰,昴都反過來利用魔女的惡臭從而打破了困局,
「儘管能夠讓味道更加濃郁,但根本不知道消除味道的方法……完全不能想像除臭劑能夠消除這種味道啊。話說,剛才的話有些問題啊,有臭味沒臭味什麼的,我是什麼髒東西麼。」
不過,通過將『死亡回歸』告知他人從而主動強化魔女的惡臭這點是可行的。而且就之前的發展看來,被增強的味道好像並不會一直保持那種濃度。
就這點而言魔女的惡臭和普通的臭味有些類似,能夠隨著時間流逝而逐漸變淡。但是反過來想的話,也就是說除此之外沒有能夠讓這種惡臭變淡的方法了。
「完全不能指望加菲爾的態度能夠軟化下來啊。而且,雖然不太想考慮這件事……假如我再次失手然後『死亡回歸』的話。」
再次失去生命,從墓室中重新開始的話,現在纏繞昴的餘香之上又會增加更多魔女的惡臭。如果真的變成這樣,加菲爾的反應光是想想就覺得恐怖。
最壞的狀況就是看到加菲爾的瞬間就被殺死,然後再次重新開始讓昴去改變結果。
全部都無法割捨────昴的貪婪造成的現狀就是這樣什麼事都無法完成,然後就是還有沒能挽救的事物。
但是儘管如此,昴還是利用重來的機會選擇了比之前的世界更好的未來。雖然讓昴去真心感謝『死亡回歸』這種事很困難,但如果沒有這個能力,昴就只能接受通向絕望的糟糕未來也是事實。
然而,
「雖然想要重新開始去做些什麼……但只要重新開始關係就會更加惡劣。難度還會隨著重來次數的增加而提升,這種情況真是第一次遇到啊。」
現在的加菲爾還能保持理性與昴進行對話,但當下次魔女的惡臭更加濃郁時見面的話,就不知道他會不會再給昴對話的機會了。
至少不會去信任纏繞著惡臭的昴吧,回想起因為雷姆的鐵球制裁而死亡的輪迴的昴突然感覺左邊的身體有些空蕩的不適感。
想起留在本邸的人們────特別是想起依舊在沉眠的雷姆,接下來想到的就是在腦內伴隨著雜音出現的漆黑的暗殺者。那個再次現身的快樂殺人者,是將來到這個世界的昴殺死次數最多的殺手。
順帶一提,某只灰色的貓型精靈是並列第一,並列第二的也大多都是身邊的人,這種修羅場也是無奈。
「回憶一下擊殺數,這種場合應該是被擊殺數吧?……總之,需要有針對艾爾莎的對策啊。說實話,實戰的話僅憑我一個人根本不可能贏,所以能夠真正算作戰力的只有羅茲瓦爾和加菲爾二選一吶。」
先不管羅茲瓦爾的魔法實力,他畢竟還受著不輕的傷,所以果然這個問題最好的答案還是應該把加菲爾變成同伴啊。
然後,如果想讓加菲爾與襲擊本邸的艾爾莎交戰的話,就必須破壞包圍『聖域』的結界,結果,要做的事情是,
「在本邸遭受襲擊之前突破『試練』解放『聖域』,之後與加菲爾和解並且帶著他回到本邸擊退艾爾莎,最終迎接happyend……就是這樣啊。」
自言自語的同時察覺了達成條件的問題的存在,昴不禁皺起眉頭。
想要與加菲爾和解,就有必要解放『聖域』。
想要解放『聖域』,就必須突破加菲爾的妨礙去挑戰『試練』。
這對立的兩者根本無法同時達成。
用語言進行和解這種可能性或許存在,但從昨天晚上與他的交談經驗看來,希望渺茫得昴都想抱頭蹲防了。
不論從好的方面還是從壞的方面講,與加菲爾的交涉都很簡單,然而想要改變最初就得出結論的人的想法是極為困難的。
所以,如果說昴還有機會的話,
「瞄準能夠偷偷溜進墓室的機會然後與艾姬多娜接觸並得到其他機會。或者是在『試練』的挑戰時間內溜進去突破『試練』,只有這兩種方案啊。」
在水池邊洗完臉並得出結論的昴,向著與炊煙升起之處相反的方向邁出腳步。
用擰乾的毛巾擦完臉,昴向著人煙稀少的『聖域』邊緣,向著越過小山丘的單行路前進────
「……這還真是,沒法期待萬事如意吶。」
就在視野良好的通向墓所的直路上,昴看到了保持著和昨天晚上相同姿勢坐著的加菲爾。
────本來還想趁著早晨躲過加菲爾的眼睛溜進墓室。
雖然是早上剛想到就來嘗試的方案,但看樣子瞬間就失敗了。

※ ※ ※ ※ ※ ※ ※ ※ ※ ※ ※ ※ ※

「一大早就精力十足吶。」
「你這傢伙才是,不要一大早就來這裡露面啊。你這傢伙,故意讓本大爺生氣又有什麼意義呢,啊?」
面對輕輕舉起手打招呼的昴,睜開一隻眼睛的加菲爾滿是不高興地說道。昴因為加菲爾做出的意料之中的反應放下手,將視線投向了站在胡亂坐著的加菲爾身邊的小小的身影。
「雖然猜到加菲爾會在,但琉茲婆婆也在這裡倒是預料之外。早上好。」
「嗯,真是個不錯的早晨吶。昴小子也是出來散步的嗎?」
「要說散步的話也可以算是吧,雖然並不是那麼悠閒的事情。只是抱著些許的期待來到這裡然後就被加菲爾打擊到了。」
「你這傢伙……」
被無辜陷害的加菲爾額上浮現出了青筋。即便如此昴依舊無視了加菲爾的怒聲,對琉茲歪著頭詢問道,
「剛才說我也是,也就是說琉茲婆婆是來散步的嗎?」
「散步對老身來說也是順便吶,聽說從昨晚開始加小子就沒有回家而是一直坐在這邊的地上吶……嘛,只是來看看加小子的情況罷了。」
琉茲邊說邊用手指撥弄著自己些許凌亂的長髮。與撥弄著淡紅色長髮的手不同的另一隻手提著一個小包,從大小和形狀判斷裡面應該是包著一些簡單的食物。大概那就是帶給堅守此處而不隨意走動的加菲爾的早餐。
十分突然地,昴摸著下巴看著兩人的樣子,
「果然,加菲爾和琉茲婆婆相處了很久嗎」
「至少從加小子年紀還小的時候開始吶……雖然身高到現在還是那麼矮吶。」
「喂,婆婆,本大爺早就超過你的身高了啊。」
「但還是沒能達到期待的水平不是嗎。總之吶,從比現在還要小很多的時候就在一起了吶。像這樣的對話老身早就已經習慣啦。」
儘管加菲爾一直在不忿地碎碎念,琉茲依舊視而不見地保持著餘裕。看上去是女童實際內心已經是老人。這種優秀的姿態使得高齡蘿莉的特性非常遺憾地顯露無遺。
不過,昴因為從剛才的對話裡察覺到在意之處而挑了挑眉。
「照剛才的話推測的話……加菲爾莫非並不是在『聖域』裡出生的嗎?」
「……給本大爺少去做這種多餘的調查啊,想要『波古波古波特古的復仇反被殺』嗎,啊?」
「哈,想表達的意思完全沒有傳達給對方所以完全沒有抑制力啊。所以就請琉茲婆婆給出答案。」
面對打算完全無視昨晚的忠告的昴的態度,加菲爾憤怒得差不多要發出咬牙的聲音了。而昴依舊將之無視並繼續刨根問底。
瞧了瞧兩個男孩的對話,琉茲疲憊地歎了口氣。
「加小子的確是十幾年前來到『聖域』的,那個時候加小子還是一個路都走不穩的嬰兒,而且是和羅茲子一起來的……」
「────婆婆,不要再給本大爺說什麼多餘的話了啊。」
加菲爾瞇起了眼睛,壓低了聲音。
聽到他的話的昴不禁感覺心裡發涼,看來是因為在不經意間觸及了什麼重要的事情讓他焦急起來了。
「這種語氣是在對誰說話呢,混小子!」
「好痛!」
氣勢洶洶走近加菲爾的琉茲伸出手,直接就在他金髮豎立的腦袋上敲了起來。明明只是想想看也不會有多大的威力的童女的腕力,但抱頭蹲防看著她的加菲爾卻像是有雷落在頭上一樣。
「呃,婆婆,你突然在做什麼啊……」
「你個混小子才是,用什麼語氣跟親手把你哺養長大的老身說話吶。真是的,讓老身傷心得羞恥得難過得眼淚都要出來了,這混小子。」
「啊,住手,痛,啊,被看著,正在被人看著啊。」
就像自帶砰砰的效果音一樣不斷揮著手,琉茲帶著像是看到親人在做羞恥的事情一樣的臉色不斷敲著加菲爾頭。
昴看著兩人之間這樣的舉止忍不住笑了起來。
「相處時間很長關係很好這點現在已經瞭解得很清楚了……加菲爾,你真的準備就這樣一直坐在這裡嗎?」
「除非有重要的事情,不然本大爺就呆在這裡了。畢竟說不定就有會趁本大爺不注意就溜進去的傢伙在啊。」
對偷偷進入保持警戒,儘管一直做著讓其放鬆警惕的交涉,但加菲爾堅守這點毫不放鬆。不過昴並沒有因為自己的期待落空而過分失落,倒不如說如果這麼簡單就讓加菲爾忽視了半天前說過的話的話,昴就有必要重新評價加菲爾了。
總之,意志堅定的加菲爾難以動搖這點並沒有改變。
「話說回來,『試練』的時間是晚上不是嗎?就算我白天進去也沒有意義啊。你像這樣坐在這裡不是徒勞麼?」
「這種花言巧語對本大爺可沒有作用啊,白天進入墓室然後在裡面等到晚上,這種方法就是看準了本大爺進不去墓室不是嗎,做好了長期戰準備的不只有本大爺這種事還是知道的啊。你在小看本大爺嗎?」
「切,露餡了嗎。」
昴雙手高舉過肩做出投降姿勢,對昴的動作哼了一聲的加菲爾定睛看著琉茲。
「因為這樣,本大爺暫時在這裡沒法走動。婆婆,吃的呢。」
「特意給你送吃的來但你這是什麼態度啊,真是世風日下啊。給你。」
雖然發著牢騷但琉茲還是把包裹交給了加菲爾。解開包裹,加菲爾吃掉了裡面包著的像糰子一樣的食物。
既然琉茲也會像這樣幫助加菲爾,那麼毅力的競爭就真的成為了長期戰。
「就現狀來看想做些什麼貌似很困難啊……沒辦法了,下次再來吧。」
「不來也可以啊,反正本大爺也不會允許你通過的。你這傢伙還是最好安安靜靜呆在一邊比較好啊。」
吃完食物舔了舔手指,加菲爾向著背對他的昴說出了牽制的話語。昴就這樣背對著他擺了擺手離開這裡,在他的身邊還有琉茲同行。
「加小子的餵食已經結束了吶,稍微地,想和昴小子說會兒話啊。」
「真是湊巧,我也正好有些事情想要向琉茲婆婆請教。實際上本來是打算先去看一下愛蜜莉雅的樣子再去請教您的……」
昴略微瞟了一眼天空,發現太陽才剛剛開始升起。
還記得『試練』第一天之後的早晨,累壞的愛蜜莉雅的確是一直睡到接近中午才醒。雖然順從想要觀察愛蜜莉雅睡顏的欲求也並無不可,但現在還是應該先進行其他的事件吶。
昴將視線投向走在旁邊的琉茲,觀察著搖動淡紅長髮的高齡蘿莉。
帶著些許睡意的臉,邁著小小的步伐搖搖晃晃跟上這邊的速度。明明知道她的真身是高齡蘿莉但還是有些心癢癢的。
「要不要我背著你走呢?」
「……還在好奇為什麼突然用溫柔的眼神看著老身吶,莫非昴小子有對幼女發情的性質嗎?這可是比羅茲子還無可救藥啊。」
「把我當成蘿莉控而逮捕就真的是冤枉啊。我買GALGAME的選擇標準就是看能攻略的女主角里是不是有前輩角色OR姐系角色。就算是現在拚命想追到的對方也是姐系……即使最近知道對方是真的比我年長很多我的心意依舊沒有改變,就是這樣的我會是蘿莉控?」
「那是什麼傢伙,雖然想這麼說但還是算了。背什麼的不需要,不好好走走的話腰腿都會出問題的。」
「又是這種和外表反差巨大的發言啊!」
切實感覺到了,儘管看上去尚且年幼但琉茲實際已經步入老年了,肌膚還很年輕但內臟已經有老化的可能。高齡蘿莉真是意外地不容易啊。
「怎麼了,又是一幅在想一些無聊的事情的神情吶。」
「呃,騙人吧,真的?我剛才明明為了不顯露內心的想法特意做出嚴肅的表情。」
「和加小子偷吃了藏起來的零食的表情一模一樣吶,孩子氣的做法不論哪個孩子做都差不多吶。」
「這位婆婆一直在做著表明自己是老人的言行啊。」
暫且不管琉茲對自身年齡的強調,與之同行的昴突然疑惑地環顧四周。
「稍微說點話……當然是可以的,但是目的地在哪裡?話說現在才問可能太晚了,把臥室借給愛蜜莉雅的琉茲婆婆現在在哪裡住著呢?住在荒郊野外?」
「昴小子當老身是把家借出去就立即沒有住所的人麼……看樣子你是忘了老身好歹算是此處的領導這個事實啊。能夠借宿幾天的熟人老身還是有的吶。」
「嘛,也對啊,在這裡呆了幾天,這裡的人們意外地都是好人啊。」
不僅是做早飯的場面,想到那些有所接觸的『聖域』原住民,昴不禁因為感覺加菲爾之前的危言聳聽而皺起眉頭。
瞥了一眼選擇沉默以對的昴,琉茲點了點頭。
「又發現了什麼,在意的事情嗎?」
「不是,雖然這樣說有點不對……應該怎麼說好呢,感覺和想像的不一樣。身為半妖精的愛蜜莉雅只是在王城就受到那樣的待遇,混血種的待遇想必也不會太好。那麼混血種的人們對純血種也應該抱有複雜的想法才對吶。」
至少在這個被稱為『實驗場』的『聖域』的封鎖空間裡,原住民們都沒有將那種黑暗的感情掛在臉上。當然,心裡覺得不愉快的人也應該是存在的,但昴並沒有看到這種人。
儘管加菲爾曾經斟酌著語言和感情說出過那個可能的情況,但昴認為那不過是他個人的,比起憤怒更接近義憤的為了他人而產生的怒氣。
住在這種惡劣的環境,『聖域』原住民的情感道德水平依舊很高。這種情況與其說是不可思議倒不如說是無法理解。
對著抱有如此疑問的昴,琉茲驚訝地睜大了眼睛。
「什麼啊,從表面看不出來,但昴小子想得挺多啊」
「表面上看不出來這句話不是多餘的麼?至少我有自信認為自己應該顯得比加菲爾更加知性派一點不是嗎?不過,就算不斷思考仍有許多不足這點我還是知道的。」
「對自己的不足之處有自覺是再好不過了。知道自己的不足才能著手去改正……到了,就是這裡。」
經過岔路,有些迷路的昴被琉茲引導著。在大教堂還有羅茲瓦爾的暫居之處的不同的方向,與墓室所在的位置成對角────這裡就是,由琉茲帶路到達的孤立著的寄宿之所。
與沿途散在的民家不同,不知為何只有這一棟建築座落在此處,昴的腦海裡自然而然浮現出某個詞語,
「太過荒涼了不是麼,為什麼要住在這種地方呢?」
「沒辦法啊,現在在『聖域』裡,沒人居住的建築就只有這裡了。雖然距離中心處有些遠,但還挺寬敞,老身還是挺中意這裡的吶。」
「剛才不是才說過有熟人的嗎?為什麼還是選擇一個人住?高齡蘿莉因為孤獨而死這種事情即使是我這種認識不少高齡蘿莉的人也會感覺悲傷的啊。」
「真不知道是在被擔心還是在被嘲諷吶。進來吧,至少一杯茶老身還是會泡給你的,不過肯定沒拉姆泡得那麼好就是了。」
「放了葉子的茶水不論怎麼喝我都只能喝出葉子的味道,所以請不用在意。」
「你這傢伙才是,也稍微注意一下自己的發言吶。」
被歎著氣的琉茲招待著進入了門已經被推開的民宿。
建築物的大小大概有羅茲瓦爾暫居之所的一半,話說回來,這所建築讓一個人住就顯得太大了,即使分了三個房間建築物內依舊有足夠的空間。
就近找了一把椅子坐下環顧四周,昴發現房間的內部裝飾雖然簡樸但顯然被好好整理過。琉茲剛才明明說這裡沒有居民。
「明明是沒人住的房子卻有著有人經常出入的感覺。床鋪的觸感即便是我這種一級的床單製作人也能給出及格分……該不會是琉茲婆婆做的。」
「什麼啊,一幅好像發現老身喜歡孤身一人因此各種事情發生的時候就來到這裡用發呆消磨時間等待事情結束的表情吶。」
「我還真是露出了好具體的複雜表情啊!」
也許是有被這樣認為的理由,慌忙辯解的琉茲的姿態更加令人感到悲哀。剛才說的孤獨而死的確是玩笑,但與無所依靠的孤獨老人的印象卻有部分重合這也是無法否定的。
強行進入泡茶工作的琉茲的背影略顯寂寞,昴為了找到什麼能夠轉移話題的線索而四處張望。
被好好整理過的屋內,有些積灰的鏡子和服裝箱,沒有裝飾花的花瓶還有牆壁上掛著的鐵製的盾。────盾?
「為什麼這種地方會有盾?而且還是兩組。」
「那是加小子的東西啊,那傢伙,看來是把這裡當成倉庫了。」
「那傢伙也知道這裡吶,倒也是,這裡的確像是品行不良兒童聚集地……呃,該不會做了這些精細打掃的是那傢伙吧。」
太不符合形象了,昴一邊低聲吐槽一邊觀察者加菲爾的盾,在漫畫裡,貴族屋宅牆壁上經常看到有交叉的雙劍作為裝飾。現在在這裡,兩面盾也像漫畫裡一樣斜著。話說回來,這兩面盾就裝飾品而言明顯使用次數很多,而且還有著無論怎樣保養都彌補不了的傷痕和凹凸。
「即便如此,只有盾的話能做到實戰訓練嗎?」
「過去經常,在這棟建築外面的草原上兩人互持單盾玩耍啊。」
「要說是玩耍的話還真是有些過頭了。……能問一下那兩人是加菲爾與誰嗎?」
就在『聖域』住的這幾天來看,並沒有發現能夠像那樣與加菲爾親密接觸的人的存在。當然,加菲爾也算是此地的代表,與出面進行炊事的住民有著良好的關係這也能夠理解,但除此之外還有與他關係親密的人嗎,完全想不出具體的人名。
非要找的話就是琉茲了,但光是想像她拿著盾與加菲爾進行練習的場景就感覺危險。
琉茲用無言回應著昴的疑問。與此同時她端著放著兩杯冒著熱氣的茶水的盤子並將其中一杯遞給昴之後就坐在床上。接過茶水的昴就著熱氣喝了一口潤潤喉嚨。
「果然只能喝出葉子的味道啊。」
「真是個不值得泡茶的傢伙吶,不過,老身已經預料到了所以用的也是便宜的茶葉……在這裡茶葉也算是貴重的東西啊。」
像這樣的貴重品或是娛樂品,羅茲瓦爾會一個月一次地分批運送到這裡。到底能夠有多通融取決於需求者的做法這種方法並不能贊同,僅僅只是相顧無言地喝著茶。
然後,也不知道雙方沉默了多久。
「────是法蘭黛莉卡嗎?」
突兀地,琉茲因為昴的低語肩膀小小地震顫了一下。
看著從蒸騰的熱氣中抬起視線的琉茲,向著有些許動搖的表情,昴再次詢問道
「與加菲爾進行盾擊練習的對方的名字,就是法蘭黛莉卡吧?」
「……是從加小子那裡聽說的嗎?」
「並沒有。只是從碎片一樣的對話裡,不知不覺就感覺有這種聯繫。總之加菲爾與法蘭黛莉卡之間存在某種關係這點我還是明白了。」
在羅茲瓦爾宅邸裡,法蘭黛莉卡提到過『聖域』內要注意的任務────加菲爾的名字。
然後當加菲爾聽到法蘭黛莉卡的名字時表情一變。他想要得知她的近況,不如說不去懷疑兩人之間有什麼關係才奇怪。
然後,最重要的就是,
「牙齒很相像,如果這樣還說是沒有關係的話那就沒法原諒了。」
「……唉,真是這樣啊,就這點而言,老身腦中也浮現不出否定的語言。」
面對具有決定性的情報,琉茲就像放棄了一般吐了一口氣。
要說加菲爾與法蘭黛莉卡最大的相似點的話,銳利的犬牙和過於凶暴的笑臉就是足夠的證明了……僅憑這樣就能夠確定兩人之間並不是浪漫的戀人關係。
雖然只是猜測,但最接近兩人之間正確關係的是────
「兄妹……不對,感覺更像是姐弟,要說兩者誰更年長的話,還是法蘭黛莉卡比較像姐姐。」
「這還真是……僅憑直覺就能看破到這種程度實在是優秀吶。」
對於昴的判斷琉茲能做的只是歎服。
於是她像是放棄了一樣點了點頭,將剩下的茶水放回盤子上正襟危坐
「就像昴小子想像的那樣,盾的主人正是法蘭黛莉卡和加菲爾姐弟。現在已經離開『聖域』的法蘭黛莉卡·鮑曼和加菲爾·汀澤爾是有著血緣關係的家人吶。」
雖然肯定了昴的推測,琉茲還是憂鬱地歎了口氣。
「現在的話,雙方有所誤解,選擇的道路也不相同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99892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2 篇留言

君麻鳴人
加菲爾是不用睡覺嗎?24小時在那邊

09-02 01:37

elle10368
想像力要豐富一點阿 就當成是他的感知靈敏度超出常人 你想平常人一般來說就算睡著了也會因為聲音 震動 醒來吧 那他肯定是有風吹草動就醒的 更何況 還有魔女的氣味 以他的嗅覺肯定也會醒來

11-17 13:5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6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27 『低語』... 後一篇:第四章29 『雜食系男子...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x87945412廣告
教你阻擋討人厭的 YouTube廣告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8:4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