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0 GP

第四章27 『低語』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8-24 01:45:38│贊助:86│人氣:8364


────這是對昴來說非常有既視感的怒聲。
「魔女的……味道……」
對昴來說,因為這個理由而被敵視也是第二次了。
聞到昴自己聞不到的氣味,加菲爾用像是看著仇人一樣憎恨的眼神瞪著昴。
那銳利的視線,奔湧的敵意,都是昴知曉的。
魔女的惡臭,罪人的餘香,被魔女誘惑的人。
她就是如此咒罵昴,甚至於曾經關係惡化到要將昴殺死。
「幹什麼一臉呆樣,被我說中了所以就連話也不會說了麼,啊?」
對著因為驚愕和動搖而無言以對的昴,加菲爾將內心的怒火化作言語道出,儘管雙手放鬆垂下,但戒備並沒有解除。
注視著昴的一舉一動的樣子,是和他之間構築的一點點親近感的體現────這種期待已經哪兒都不存在了。
「那個,關於魔女的氣味……」
「啊?」
「我身上的惡臭,是從墓室出來────也就是『試練』之後開始漂蕩的是嗎?」
「────沒錯,在那之前明明還沒怎麼在意,『試練』回來氣味突然就濃郁了這麼多,雖然不知道你在裡面幹了什麼好事,但本大爺還沒有好人到會信任被這種味道纏上的傢伙啊。」
自己的疑問得到了肯定的答覆,昴短短地歎了口氣閉上了眼睛。
魔女的惡臭────纏繞著昴的氣味更加濃郁是在『死亡回歸』之後這點應該沒錯。
從以前開始就有所懷疑,至今都無意識地想要迴避這個問題的答案。然而這個答案的一部分,現在的昴不得不承認了。
────給與菜月·昴『死亡回歸』的,正是魔女。
不知道理由,也應該沒有關聯性,但是不可思議地能夠理解和接受。
就像明明只剩下一個碎片,只要將其置入就能夠完成拼圖卻一直在猶豫不決,而現在那種完成的清晰明瞭的答案終於得到一樣的感覺。
「到底,和我有什麼因緣啊……明明來到這個世界之前一直過著與超常現象無緣的生活,來到這裡之後和魔女這種話題人物也沒有見過面……甚至於還在被召喚後的六個小時左右死過一回。」
『死亡回歸』這種特殊性本身就是被召喚到這個世界的原因,昴曾經這麼想過。
但如果這與魔女有關,那麼召喚本身也就與魔女有關。至今為止,雖然從來沒有如此明確地追求答案────
「終究還是沒法無視了嗎……」
「唧唧咕咕地說什麼呢,本大爺可沒時間煩惱那些不知所云的東西,快點回大教堂睡你的覺,別讓本大爺再做這種麻煩的事情啊。」
「……讓我離開?按照你的說法,我可是全身纏繞著魔女氣息的可疑的傢伙。深夜,只有兩個人,在這種沒人的場所,這種場景不是密會就是下黑手才對啊。」
「哈,本大爺雖然有點短慮但至少有些事情不是想不到啊……現在,把你這傢伙的頭擰下來是很容易,但做了又能怎樣呢?讓跟你一起的半魔知道你死了會有更加麻煩的事情發生,這點還是知道的啊。」
對著沒完全理解加菲爾的意圖而歪著頭的昴,「但是吶」他繼續說道。
「本大爺可不想你這傢伙再接近墓室,讓你身上的惡臭更濃了。現在還只有嗅覺靈敏的本大爺察覺到……在這裡的婆婆或者是其他人說不定不知道什麼時候也會察覺到。還有一些更麻煩的傢伙也是。」
「更麻煩的傢伙……」
「應該有些頭緒的不是嗎?你這傢伙身上的惡臭也不是現在才有的。就是那些聞到這種味道就會接近的混蛋們。」
面對咬牙切齒說話的加菲爾,想到許多的昴不禁摒住了呼吸。
看到昴的反應的加菲爾哼了一聲,像是驅趕蟲子一樣向昴揮著手。
「所以說,趕緊滾蛋。現在的話本大爺還不會做什麼。從明天開始安靜呆著的話本大爺也不會故意找茬。但是吶,禁止接近墓室,也禁止隨便和本大爺或是婆婆扯上關係,會給互相留下不好的回憶的。」
「互相不干涉,是嗎。不干涉的話你就什麼也不做,還真是寬容的處置呢。」
「『踩了格林卡姆的尾巴還撿回一命』呢,在本大爺還沒改變想法之前趕緊從眼前消失,如果可以的話本大爺也不想被拉姆討厭呢。」
說出了喜歡的少女的名字,已經有了做最壞打算的覺悟並將其宣告的加菲爾,從他身上散發的敵意,威脅都被自製心阻止了,這點也傳達出來了。
昴雖然有意見和反駁還有進行議論的餘力,────現在還是先撤退比較好呢。
做好了這樣的決定,昴歎著氣放鬆肩後退了一步。
看到表明自己沒有前進意圖的昴,加菲爾的姿勢露骨地改變了。閉上單眼,長呼一口氣的他就直接在前往墓室的唯一道路上坐下,用雙手交叉抱胸的姿勢盯著昴。
「這樣就好了。千萬不要做什麼多餘的事呦。────本大爺從今天開始一直到『試煉』結束都會在這裡,明天也好後天也好這之後也好,早晨也好中午也好晚上也好,本大爺完全沒有讓你這傢伙前進的想法,給本大爺好好記住了。」
「……為了不讓拉姆討厭,至少還是去洗洗澡比較好哦。」
「在本大爺身上的味道比你這傢伙身上的惡臭還濃之前,給本大爺盡全力幫助愛蜜莉雅大人突破『試練』。────趕緊消失。」
加菲爾閉上雙眼,看上去是真的要就這樣就寢。
一眼看上去這姿勢到處都是破綻,現在暫且撤退,然後繞路穿過森林到達墓室應該並不是不可能。
「還是別那麼做比較好。」
看來就連那種想法都被戒備了。
像這樣還在能夠看到的範圍裡,加菲爾也只會用語言制止昴,但是一旦昴踐踏了他的好意,加菲爾也不會留手。
無論是戰勝擁有把帕特拉修連同龍車一同扔飛的技量的對手的可能,還是逃過像野獸一樣靈敏嗅覺的方法,現在的昴都沒有。
「在茶會欠下的帳結果現在要還了麼……」
手扶著額頭,昴直到現在才開始對與那個魔女有交談的場所這種幸運感到後悔,那個時候有應該詢問卻沒問的問題也是事實,雖然不是應該被責備的事情。
「至少今晚什麼也做不了了呢。有什麼能夠想到的手段嗎……」
不突破加菲爾的話就到不了墓室,昴到不了墓室的話,愛蜜莉雅就只能接受『試練』。
根據昴的經驗,愛蜜莉雅在還有三天的時間裡突破『試練』是不可能的,在這三天裡必須採取什麼行動。
「本宅會被艾爾莎襲擊,擊退艾爾莎的機會也不能輕易放棄。」
就算是依靠他人,也希望能找到小路然後和艾姬多娜交談。然而,這因為加菲爾的妨礙而不可能了。
沒有艾姬多娜的意見直接讓昴去突破『試練』,這同樣被加菲爾妨礙了。
想到這裡,昴十分簡單地意識到現狀變得一籌莫展了。
「喂,喂,喂……這不是,典型的糟糕狀態嗎?」
既然不能用實力突破加菲爾的妨礙,昴想要進行『試練』就只能放棄或是採用別的方法來打破困局。然而,這對於孤身一人的昴而言是不可能的。
「就算想要募集幫手……拉姆還有奧托就現實情況來說也不是我的友方吶。」
那兩人在考慮了『試練』與王選的關係之後也認為由愛蜜莉雅突破現狀是最佳的判斷。當然,在接下來的兩天裡看到受挫的愛蜜莉雅,兩人的意見說不定會有所改變。
「但那樣就趕不上襲擊了,有什麼……我能做的嗎?」
讓周圍人察覺到愛蜜莉雅突破『試練』的困難與昴抱有的危機感之間有著明確的時間差。昴固執地想讓自己參與『試練』的做法也想必會被懷疑是對愛蜜莉雅缺乏信賴的表現。
像那樣做的話,光是考慮到愛蜜莉雅的想法就感覺到心痛不已。並不是不相信愛蜜莉雅,倒不如說,只要時間允許,她就一定能夠將被賦予的任務完成,昴是如此堅信著。
────即使知道她所背負的過去如此沉重還依舊這麼想嗎?
「────」
內心裡,陰暗悲觀的低語讓昴不禁停下腳步。
時常地,會聽到這樣的低語。這是自己內心中陰暗的部分對於妄圖追求理想而伸出手的自己的嘲笑。
「『試練』會不斷地侵蝕她的內心。就算這樣,她也會為了達成周圍人的期待和自己的願望,不惜傷痕纍纍而繼續前行,就是這樣啊。」
────不顧傷痛繼續前進就能夠突破困境,你真的是那樣想的嗎?
忍住傷痛,忍住淚水,忍住洩氣的話語,然後繼續前進,終會開闢出實現願望的道路。昴是這麼想的。
────沒有必要背負的傷痛,沒有必要面對的往昔,沒有必要償還的過去,這些都是存在的。
「感到內心愧疚,認為必須做些什麼,所以那孩子面對過去才會如此痛苦不是嗎……」
────然而,這真的是必須現在做的事情嗎?時機不對,不就是這樣的事情嗎?
正視過去這種事,真的是必須的嗎。
犯下的罪過就必須要償還嗎?贖罪是應該被強制的事情嗎?
那孩子,愛蜜莉雅不想被他人知曉的過去,如果沒有這場『試練』的話,昴也一定不會強行去瞭解的過去。
總有一天,只要時間允許,想必總會有突破過去陰影的機會。
但這真的非要是現在才行嗎?現在就是合適的時機嗎?
被必須要做些什麼這種強迫觀念驅使而行動,在這種狀態下得出的答案真的會是發自內心的答案嗎?
「至少對我來說,能夠正視過去真是太好了,雖然明白這種正視不過是自我滿足,但現在我能夠像這樣站在此處就是答案。」
────然而,這不過是已經做好了直面過去的準備不是嗎?
就算是最討厭的自己本身,也有會愛著這樣的自己,會肯定這樣的自己的女孩存在。
因為有她的存在,因為她所付出的一切,昴才能在雙親面前將自己不像樣的姿態,醜惡的內心暴露出來,才能昂首挺胸地與過去作別。
────現在,愛蜜莉雅做好那樣的準備了嗎?
接觸到她所背負的過去的沉重的一部分,然而昴至今為止的言行舉止究竟給了愛蜜莉雅多大的助力呢。
單薄的人生觀,微不足道的努力,沒有內涵卻滿口不絕的愛意宣言,這究竟能夠支撐她多少呢。
「……我究竟,能為妳做什麼呢?」
喜歡著愛蜜莉雅,愛著愛蜜莉雅,深愛著愛蜜莉雅。
想讓她知道自己的喜歡,也想被她所愛。想讓愛一直延續。
因此,想做能夠讓她喜悅的事情,想成為她的助力,如果感覺痛苦,感覺艱辛,感覺悲傷的話,希望能夠代替她承擔所有。
即使承擔不了,即使不被允許,至少希望能成為她的支撐。
────昴想要做到,讓昴從絕望中振作起來的女孩────雷姆曾經做過的事情。
就像拼盡全力愛著昴的雷姆一樣,昴也想成為愛蜜莉雅的依靠。
只有做到那樣,昴才能第一次真正得到完成與雷姆的誓約的資格。所以現在,昴應該做到事情就是────
「讓你振作的時間,堅持做到什麼的覺悟,為了達成這些的所有……無論如何都要為你準備好。」
握緊拳頭,輕輕做了一次含著笑意的吐息,昴再次明確了自己應該去做的事情。
什麼啊,要做的事情什麼的不是完全沒變嘛。
「為了她而竭盡全力────苦惱了這麼久不過就是這一句話的事。不過,對自己必須要做到的事情有所自覺也是有必要的吶。」
就現狀來看需要煩惱的就是,找出將要解決的問題和隨之而來的障礙全部解決的讓人驚訝又充滿新意的方案。
時間有限,不會等人,但因為焦急而得出錯誤的結論並為之奔走也是不能原諒的,至今已經犯過太多次這樣的錯誤了。
「因為情況惡劣而悲觀對待事情也不會好轉,雖然遺憾,但事情越拖延就會越糟糕這種切身體會也還是有的。」
讓時間解決這種做法是絕對不行的。
這就是對於昴來說殘酷嚴峻的世界的現實,但也因此才有拚搏的價值,才有掙扎的價值,才有振作並直面的價值。
「情況糟糕無比,時間所剩無幾,還依舊有一堆不明白的事情,但是吶────」
這是對誰而言都理所當然的情況,倒不如說,就算如此依舊被賦予了重新來過的機會的自己已經是很幸運了。
「菜月·昴堅信著,會用自己的勇氣拯救愛蜜莉雅!」
無論如何都會用毅力突破這次的困境。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9968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0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26 『廢棄場』... 後一篇:第四章28 『飲茶與談話...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azenochen大家
輕小說《刺龍‧岡烏英訥》今日更新! 凶器,是會讓人畏懼的。詳情見內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3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