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3 GP

第四章26 『廢棄場』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8-23 03:28:37│贊助:55│人氣:8542


————早知道就不問了。
額頭冒著冷汗滴落到下顎處,昴又再一次體會到自己是何等的愚蠢。
猶如從遠方傳來的耳鳴聲在腦中迴響,鼓動的心臟反饋著痛楚。
「聽完這些事情,後悔了嗎……沒錯────吧?」
看著陷入沉默的昴,床榻上的羅茲瓦爾歪著頭。
對於眼前玩弄著藍色頭髮的小丑的反問,昴實在無法立刻做出回答,只能靜靜地呼吸讓自己冷靜下來。
「只是,有點吃驚罷了。怎麼說呢……真是出乎意料,愛蜜莉雅的年紀比我想像的還要大呢。」
「喔呀,不知道嗎?身為半妖精的愛蜜莉雅大人,雖然還沒有到妖精族的程度,卻也是長壽的一族喔。妖精的話,幾乎可以說只要不被殺就不會死的────說。」
順著昴那敷衍了事回答,給出相應解釋的羅茲瓦爾。
他對於妖精族特性的說明,也確實符合亞文化中妖精的設定。雖然不知道身為『半』會對應到什麼程度,至少在愛蜜莉雅的實際年齡上,如果相信他的話────
「最少也相差了六十歲嗎……就算是身為姐控的我,在與攻略對像有著這麼大的年齡差距的模式下也難免感到經驗值欠缺啊。」
「雖然與主題無關……聽你這副口氣,似乎曾經和愛蜜莉雅大人以外的長壽族接觸過的樣子────呢?」
「嘛,不死者啊吸血鬼之類的可是Galgame基本形式中常見的角色類型呢。說起來蘿莉老太婆琉茲桑也算是其中一種類別呢,罪孽深重啊真是。」
雖說對於人外娘和蘿莉老太婆屬性,昴可是敬謝不敏的。昴的好球帶是位於憧憬的姐姐和學校的前輩之間,大概就介在這個範圍。
所以說,當知道與愛蜜莉雅其實有著六十歲以上的差距時,多少也有點想法。
「不過,既然那麼可愛就允許了,沒問題。愛蜜莉雅碳依然是我心中最閃亮的星星!」
而且如果是這種設定,因為長命的特性而使得成長速率緩慢,長壽族身心成熟所需的時間很可能與人類不同,這部分也是很常有的屬性。
就像是動物和人類的年齡差距,人類的二十歲可能是妖精的兩百歲────
「這樣一想,九十歲的愛蜜莉雅碳說不定還只是小孩子,小女生……不對,從妖精族的視角來看說不定是幼女。喂喂,像這樣既色氣又可愛的美女竟然會是幼女……不過也可以說又增加了全新的特質呢。」
「各式各樣的妄想展開雖────然是很好,現實的狀況可是比你想的還────要嚴峻呢。只要隨著時間過去人就會成長的。就算是妖精族,人格成長緩慢之類的事可是完────全不存在喲。」
「你這傢伙,我明明像這樣拚命地說服自己相信愛蜜莉雅碳依然是個小孩,竟然立刻就反駁我……」
雖然本來就是自己的一廂情願,像這樣一擊粉碎最後的希望真是讓人不爽。在釋放出恨意的昴的目光下,羅茲瓦爾「再說了」地繼續說。
「像────這樣假裝什麼都不知道地敷衍了事,我可是不敢苟同的────吶。是────吧,昴君。」
「────」
「從我這裡聽到了不────想知道的事,讓你這麼後悔嗎?」
「……你真的是,非常惹人厭的傢伙啊。」
用敷衍的態度塘塞過去,好不容易埋藏起來的想法還是被羅茲瓦爾強行挖掘出來。就連惡言回敬的力道都這麼貧乏,昴不禁再一次咒罵起自己。
承擔在愛蜜莉雅那纖細的肩膀上,她所背負的十字架────不是由她親口道出而由他人轉述,這是不正直的行為。
「……『試練』讓我看到了我的過去。想必,愛蜜莉雅也看到了。這麼說來她所看到的過去就是────」
「如果是自己最不希望面對的過去的話……愛蜜莉雅大人所看見的,毫無疑問便是艾力歐爾大森林陷入凍結的那一日了────呢。」
羅茲瓦爾肯定了昴的憂慮。
從這個想法繼續延伸下去,昴領悟到自己正迫使著愛蜜莉雅去面對的是一件多麼恐怖的事。
與某一段過去做出了斷,跨越過往並從中收穫────但是。
「那麼我,是要她去面對自己讓許多人陷入冰封的那段過去嗎……」
愛蜜莉雅和昴,兩人所遺棄的過往罪責有著天差地遠的規模。
當然,對如今的昴而言以世界為隔閡,思念著父母的這份情感,與這段過往做出了斷確實也是相當沉重的。將那段過往看得輕如鴻毛,輕視這份情感是絕對不容許的。
但是,另一方面糾纏著愛蜜莉雅的問題又該怎麼辦。
能夠像被父母所愛著,在背後推了一把,被諒解與支持了的昴一樣,她所面對的過去也能夠像這樣子給予她肯定,原諒她所犯下的過錯嗎?
「愛蜜莉雅將森林……將那個妖精的村落冰封住的事情是真的嗎?這樣子聽起來確實是沒有其他人插手的餘地,但總感覺有點奇怪……」
「的確事情的經過是模糊不清的~呢。但~是,關於這件事的來龍去脈我是直接從愛蜜莉雅大人的口中得知的喲。是愛蜜莉雅大人她本人,坦承了將森林凍結的人就是自己。這個部分,應該沒有能夠再被追加的內容了吧?」
「所以說實際的經過不清不楚的話,也很有可能是誤解了……說到底,愛蜜莉雅根本不可能會是做出那種事情的人……」
「不對────吶,你還沒理解────吶,這可不行────吶,昴君。」
對於昴這番央求般的辯解,羅茲瓦爾用長尾音三連發強行打斷。被打斷辯解的昴,投射過來的尖銳目光中蘊含著危險的氣息,羅茲瓦爾一臉佯裝不知地搖了搖手。
「事實究竟是怎樣的,那些都────不是問題。『讓森林陷入凍結的人是自己』,在愛蜜莉雅大人的腦海根深蒂固的這個想法才是真正的問題。」
「────」
「對愛蜜莉雅大人而言那就是事實喲。然後,以這段事實為基礎的過去就是在墓所中愛蜜莉雅大人所面對的────。那────麼,應該怎麼辦呢?」
「你這傢伙……腦子裡到底在想什麼?」
一副樂在其中的模樣做出詢問的羅茲瓦爾。無法理解他的本意,那副姿態讓昴忍無可忍地口出怨言。
究竟,為什麼,這個男人在這種狀況下都還能夠面帶著微笑啊。
「雖然不奢望你對於糾纏著愛蜜莉雅的過去能夠心懷同情,或是感同身受什麼的……你明明就清楚她所背負的那份沉重,知道她內心的痛苦,那麼當她在挑戰這項難以跨越的『試練』的時候,為什麼你還能這麼樂在其中啊?」
「呼────姆。」
「這也太莫名其妙了吧!?你……你不是,你不是也希望讓愛蜜莉雅成為王嗎?作為讓她稱王的後盾是你的立場吧?你的目的我理解,愛蜜莉雅如果能夠突破『試練』而解放『聖域』,或許就能同時獲得『聖域』居民與阿拉姆村的村民們的支持……這點我明白。」
但是────
「另一方面,你在關鍵的部分卻又對愛蜜莉雅置之不理。無法解放『聖域』也就不再成立的這場賭局……為什麼在遇到重大難關的這個時候,你還能夠像這樣一臉悠哉!」
「……」
「我說過,不讓愛蜜莉雅成為王的話是不行的,這句話我也一定會讓它實現。……你,是真的有想讓她成為王的打算嗎?」
「────絕對有。」
大聲咆哮,雙肩顫動,昴激昂地責問著陷入沉默的羅茲瓦爾。然而,在質問的最後羅茲瓦爾所做出的回答,讓怒血沸騰的昴有股被澆了一頭冷水的錯覺。
眼前沒有移動過半分的羅茲瓦爾────他的眼神正筆直地,不偏不倚地緊盯著昴。
「是否有要助她成為王的打算?有,當然有。────除了我以外,更希望愛蜜莉雅大人能夠成為王的人絕不可能存在。無論是愛蜜莉雅大人本人,或是你這種人都無法比擬的渴望,我就是有著如此堅決的理由。」
「羅茲,瓦爾?」
「像這樣揪著我不放,質問著我的決心真是可笑,可笑至極啊,真的是────竟然連這一步,都還沒走到嗎?」
在沉靜語調裡蘊含著怒意,這是昴第一次從羅茲瓦爾的話語中感受到激情。
但是,話語中的那股激情在中途便逐漸冷卻,就連最後的喃喃自語也只化為一縷輕煙裊裊散去。最後,以耐人尋味的一句話結束了這段對談。
「昴君,非常────遺憾,今晚的談話只能到此為止了。我現在可────是在養傷中呢────。至少還請讓我有個休息時間────喲。」
「還沒……不,我知道了。」
本來正打算出手攔強行結束話題的羅茲瓦爾,但昴立刻領悟到這也只是浪費時間,隨即便縮手罷休。
以輕佻的語調作為對話的結尾,羅茲瓦爾明確拒絕再做更進一步的討論。既然都已經如此堅決地拒人於千里之外了,就算人就躺在眼前,昴也沒辦法再從他身上打聽出更多事情。
搖搖頭,昴滿懷遺憾地轉過身去。
該傳達的事都已經傳達了。阿拉姆村民們的處境是否會有所改變還是未知數,不過想必琉茲是不會拒絕羅茲瓦爾的提案吧。
如果這一關能突破的話,多少也能讓停滯不前的現狀再向前推進一步吧。雖然對昴來說,除此之外還有許多難關必須一一突破。
「────昴君。」
就在昴準備離開房間的時候,羅茲瓦爾叫住了他。停下腳步返身看去,枕著枕頭的羅茲瓦爾並沒有回看著自己。
「資格,獲得了吧?」
「啊。啊啊,還沒說過嗎。是啊。我也接受『試練』了。如果說,接受那個茶會的洗禮就是條件的話,說不定你也可以……」
「────不────對,這是不可能的。墓所恐怕是不可能接受我的吧。在我身上清楚地留下這些拒絕的傷痕,這已經是明擺著的事實了。」
回想起上一輪世界的對話,試圖將與『資格』有關的話題快速帶過的昴略感驚訝地揚起眉頭。在上一輪的世界中,當羅茲瓦爾得知昴獲得挑戰『試練』的資格時,記得當時的他對此是相當不快的。
然而如今的他,只讓人感覺到連一絲一毫都稱不上的淡淡寂寥。
「……是最佳選擇呢,昴君。」
「什麼?」
「在這裡,你可是最能夠自由行動的存在了,絲毫不受『聖域』所束縛。話雖如此,也還有王選這件事必須納入考慮呢。」
「────」
「就照著你自己的想法行動吧,歷經一番掙扎後,掌握一切。去苦惱,去迷茫,然後去擁有……不盡己意也好,無法接受也罷,總有一天也會達成目標的。」
不讓人看見自己表情的羅茲瓦爾的話語。與他一貫的風格迥異,不見半分平常那股拉長尾音的小丑調調,昴不禁為此啞然,當下只是呆站著。
直到過了一小段時間,這才注意到剛才的話其實是在激勵自己。
「吶……完全,不像你啊。你是怎麼了,羅茲親?」
「有時候我也會想嘗試看看不一樣的風格,就只是這樣────而已。再繼續說下去,我就沒時間休息了────。」
一副徹底看開的語氣實在是讓人無法接受。然而,就在正想追問下去的時候,躺臥在床榻上的羅茲瓦爾擺了擺手,催促昴快點離開。
看到這個動作,對著翻過身背對自己的羅茲瓦爾,昴深深地吐了一口氣。
「晚安。」
說完,就這樣離開房間。
「……沒有造成羅茲瓦爾大人的負擔吧?」
一出口便是詰責。在門外等候的拉姆眼神銳利地,碰面後隨即質問著從寢室走出來的昴。
桃紅髮色少女的體型比昴還矮上半個頭,但是在遇上與羅茲瓦爾有關的事情時,步步進逼的壓迫感讓她的身驅彷彿放大了一倍。
「只是冷靜地討論一些事情罷了。並沒有揪起衣襟大打出手,這點不用擔心。」
「你還真是個樂觀的傢伙。踏入墓所卻被拒絕,對於羅茲瓦爾大人而言這是多麼的殘酷……連這種事都不知道,還真敢耍嘴皮子呢?」
對昴的回答嘖了一聲,拉姆擺出相當不悅的態度。拉姆這副將優先級排列得清清楚楚的態度不禁令人苦笑。
「因為已經打擾到就寢時間,就這麼被趕出來了。……該說的話也已經確實傳達了,所以我覺得沒問題。」
「是嗎。……至少,如果是羅茲瓦爾大人的親口要求,我相信琉茲大人也會接受的。至於加菲……雖然不知道他會有什麼反應。」
「那傢伙如果抱怨的話,就拜託妳使用美人計了。只要給他擺一個可愛的姿勢……這種小事妳應該做得到吧?」
「難道拉姆還不夠可愛嗎?」
「哎,只看外表的話我覺得確實是相當可愛啦……」
畢竟,撇開髮色不同這點的話就和雷姆一模一樣了,相當惹人憐愛。問題是拉姆那個直爽的個性,大幅抵銷掉了她的可愛值。
「竟然會主動來接近妳,加菲爾還真是飢不擇食呢。哎呀呀,外表上確實是一點也看不出來……河豚般的女人啊,妳是啊痛痛痛痛痛!」
「並非受到你的稱讚這點我是非常清楚了,所以攻擊位置早已就定位囉,巴魯斯。」
用腳後跟將對方的腳趾盡情蹂躪了一番後,面對連眼淚都飆出來的昴,拉姆哼了哼鼻子。接著,她站到羅茲瓦爾的寢室門前。
「拉姆現在要替羅茲瓦爾大人拆換繃帶,之後就去休息了。巴魯斯就一樣到昨天的大教堂睡覺吧。就算是巴魯斯,區區一個地點應該也記得住吧?」
「我的方向感可是出乎意料的好呢,而且那畢竟也是這裡最大的建築物。雖然沒有燈光照明是有點麻煩。」
『聖域』是必須仰賴星光照明的未開發地帶。儘管如此,在萬里無雲的夜裡灑落的漫天星光也足以將黑暗驅散一空。但,今天很不恰巧地是陰天。
從屋舍向外看去,除了窺見到稀稀落落幾盞民房裡的燈火外,其他地方可以說是一片漆黑。
稍許,對於回去的路上感到有些不安。
「迷路以後跑進森林中,不巧與野獸發生遭遇戰後進入BADEND────不會有這種事吧。沒問題沒問題。」
「本來不太可能的事,經過剛才的發言似乎將觸發率稍微提升了。好吧,巴魯斯,從這裡出去直直向右走就是大教堂。」
「知────道囉。持筷手的方向對吧。雖然在這個世界沒有用筷子的文化呢。」
這裡的餐具文化就只有刀叉和湯匙等銀製品,對於剛才昴的發言,拉姆自然是聽不懂的。早晚有一天,有機會的話就來試著把木頭削成筷子進行量產吧。
「總之你就先回大教堂吧……還不確定是否能夠回到村子,為了避免讓他們空歡喜一場,解放大家這件事最好先不要告訴他們吧?」
「我也這麼覺得。明天交涉的話……最快也得要後天才可能回去。這段期間,艾姬多娜的墓所要如何應付我就來考慮一下好了。」
「────」
走出屋舍前最後再做個交代,在這個打算下所說出的那句話,讓昴突然停下腳步。昴的停頓讓拉姆臉上浮現出訝異的表情,看了一下昴卻發現他的表情比自己還要困惑。
然後────
「剛才,我說了什麼?」
嗓聲嘶啞地問了一句。聽到昴的提問,仍然一臉訝異的拉姆開始回想剛才的對話。
「要考慮,如何去應付墓所?」
「不對,在那之前。」
「難道拉姆還不夠可愛嗎?」
「倒帶過頭了!……艾姬多娜的墓所,我剛剛說了吧?」
在詢問的時候似乎還被耍了兩次,放棄向拉姆確認後昴自己說出答案。看著不情不願地點著頭的拉姆的模樣,昴用手按著額頭────以驚人的速度,在記憶洪流中攪動著意識。
『艾姬多娜』
那是貪婪魔女的名字,白髮且身著喪服的少女,自稱是知識欲的化身之人,異世界中堪稱珍品的『少女』……最重要的是────
「到底在想什麼啊……對別人的記憶上下其手……」
為了保障自己的事情不會被洩漏出去,對昴的記憶加以竄改的存在。
當茶會結束,而『試練』即將開始之前她在昴的身上強加了誓約。作為那個的代價昴得到挑戰『試練』的資格,雖然這點是心甘情願地接受了。
「不完全也好,馬馬虎虎也好……總而言之,限制終於解除啦!」
艾姬多娜在昴身上施加的制約破開,記憶的限制解除了。
腦海中浮現出在茶會上與魔女相遇的事,以及在原來的世界的校舍裡與穿著制服的艾姬多娜見面的事,一件一件地回想了起來。回想起來的同時,昴也發覺到一個或許能夠打開這個局面的方法,那幾乎可以說是禁忌的手段。
「大教堂的方向是持筷手的話,墓所就在持碗手的方向────!」
「巴魯斯────?」
「稍稍熬了點夜啊!像這樣讓大病初癒的人過度勞累的事情可是絕對不允許的喔!」
揮揮手回應了從背後傳來的拉姆的呼喊,昴衝出房舍後在夜幕中全力衝刺。目標不是大教堂的床鋪,而是兩個小時左右前才剛離開的墓所。
從時間上來看,就算是現在到了墓所,能夠驗證昴的想法的機率也很低。雖然很低,昴還是忍不住想測試一下。最起碼,如果在夜裡是行不通的,至少希望能確認這點。
「接受了第一個『試練』之後,在意的事情可是一個接著一個來啊。再招待我一次茶會吧,魔女……不,艾姬多娜!」
只仰賴著自然光源的『聖域』,昴在深夜的道路上奔馳著。
冷風割過,大地濕軟,滿頭大汗,氣喘吁吁────雖然對這一切都有感覺,依然驅使著疲憊的身體繼續前進。然後到達了目的地。
「喲……指不定會來啊,本大爺是這麼想的。」
擋住昴的去路,金色短髮的青年────加菲爾在墓所前鎮守著。

※ ※ ※ ※ ※ ※ ※ ※ ※ ※ ※

「大半夜出來跑步真是讓人敬佩啊!畢竟是身為男兒呀,為了變強而努力可是咱們的義務。『溫布魯克戰士的資格』說的就是這檔事啊!」
加菲爾張開雙手站在深夜的道路上,一邊說著話一邊露出猙獰的獠牙牽制住昴。對於加菲爾的行為,昴的全身起著雞皮疙瘩。
「啊────,雖然很不好意思,不過我真的不是在做些跑步之類的事呢。現在也沒啥時間和你在這邊閒聊。倒也不是說有什麼時間限制,畢竟好事不宜遲……」
「聽不懂啦,喂。」
尖銳的聲響────是加菲爾以眼睛無法追上的速度踏破地面的爆裂聲。
碎裂的泥土四散而飛,在堅硬的地面鑿出的鞋印清晰可見,對著瞪大雙眼的昴,加菲爾咬牙低鳴著。
「現在就給本大爺回去,大半夜跑步這種鳥事可別給本大爺再犯啊!」
「才沒幾句話的時間就已經雞同鴨講了……我們的話題究竟是有多麼不同調啊?」
「鬼知道。不過啊,至少本大爺覺得在這種啥都看不到的時間點活動很有問題啊。」
雖然昴也試著想用幾句話就將現場緊張的氣氛含糊帶過,可惜這個意圖並沒有傳遞到雙眼閃動著敵意光輝的加菲爾身上。
加菲爾摸著自己額頭上的白色傷疤。
「繼續向前可就是墓所了啊。你不會是要告訴本大爺說,你是想去那邊站著小便吧?」
「不然乾脆一起去吧?在魔女的墓前小便什麼的,仔細想想這種復仇方式我還真沒考慮過呢。」
就昴所知的艾姬多娜,她說不定不會生氣,反而還會感到有趣。這點先暫且不說,看來在徹底放下對昴的警戒之前,加菲爾都沒打算好好對話了。
「該不會在突破『試練』的同一個晚上,還想要挑戰別的『試練』吧?這可就有點貪婪了啊。」
「我可沒想過那麼誇張的事啊。只是,想稍微策畫一下另一種方法。」
「詭計多端啊。」
「詭計多端?」
隱藏技,禁忌一手,不可思議的數據磁盤什麼的,愛怎麼說就怎麼說。
面對這一片漆黑的,只能盲目摸索著前進的未來,只要能有一絲希望就必須將它牢牢抓緊,敲碎骨頭,就連骨髓也必須壓搾得一乾二淨。
「所以說給我讓開,加菲爾。我要進入墓所,說不定這樣可以得到一個解決所有難題的方法……」
「很抱歉,本大爺絕不允許。你這傢伙,絕對,別妄想進入墓所。」
然而,昴的決心依然無法撼動加菲爾的想法。
在頑固地拒絕自己的加菲爾面前,昴心中的怒意已凌駕於困惑之上。
為什麼,怎麼會,偏偏不是別人而是這個傢伙擋在昴的面前。
「你對我的想法大概也一樣吧。所以才會像這樣在我面前……即使如此。」
「不是告訴你別淨說些本大爺聽不懂的事嗎?本大爺決定的事情就絕對不改啊。這個『聖域』,無論如何你都別想進去。」
「就這麼憎惡我到這種程度……我到底是有哪一點讓你這麼不滿啊!!」
與第一天和上一個輪迴有著天壤之別的加菲爾的態度。對於那毫無道理可言的差別對待,昴嘶吼著質問加菲爾他真正的想法。
聽完昴的質問加菲爾皺了皺鼻子,擺出與野獸無異的表情後,說了。
「────臭味啊。」
「────啊?」
不由自主地,昴對這個答案發出一聲無意義的呻吟。
在這樣的昴面前,加菲爾用手掩住自己的鼻子。
「打從自墓所出來以後,從你身上散發出來的魔女的瘴氣就臭氣熏天。────要本大爺相信魔女的惡臭和半魔?這種蠢事,怎麼可能辦到!」
雙手高舉向天,露出利齒,加菲爾的憤怒徹底宣洩出來。
「這裡是『聖域』!是貪婪魔女的實驗場!將混種與半人類集中在此,無家可歸也沒有未來可言的廢棄場!!」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98550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2 篇留言

路過的
又是瘴氣啊…

10-09 12:08

Nasper
剛回歸完臭氣還沒散掉XD

08-14 16:2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3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25 『冰之森』... 後一篇:第四章27 『低語』...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yurineko吸血鬼與聖騎士
異世界遊記小說再開!究竟這樣的組合會碰出甚麼火花呢?快來小屋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3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