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1 GP

第四章24 『等待』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8-23 02:41:29│贊助:45│人氣:9638


首先,最初撕裂了菜月·昴的意識的是不快感。
「唔!嘔!唔噁喀~」
口中的像咀嚼著小石子一樣的異物感,沉重的土腥苦味在舌頭上舞動的感觸,就像是讓昴不斷咳嗽的樣子將其吐出,與此同時昴張開了雙眼。
視野墜入黑暗之中,全身都感到冷颼颼的。意識向著堅固的觸感和重力的方向看去,認識到自己正倒在地上這件事。這之後慢慢的環顧周圍,在好不容易才習慣了黑暗的視野中────於此,理解到自己正身處見了無數次的古老的遺跡之中。
「墓所之中,嗎……?」
就像要確認這事實一樣,從口中吐出沙礫的感覺的記憶也新鮮。
以前也是,也有就這樣意識甦醒的同時口中含有沙礫的記憶。也就是說現在,
「最初的『試煉』之後的事情嗎?從這裡回去……不,比起這個」
現在真的是從『試煉』中歸來的話,就是與過去訣別的意思的話,倒在這個地方就不止昴一個人。
「愛蜜莉雅!」
馬上就在身旁,看到了倒在黑暗之中的銀髮少女。
快步走過去,看到了橫躺著的愛蜜莉雅,充滿了苦痛的表情。昴產生了一瞬間的猶豫要不要把手伸向這張睡臉。
已經是無數次的,看到了『試煉』中的愛蜜莉雅的樣子的昴是知道的。被別人觸碰到正在『試煉』之中的她的話,『試煉』不管處在什麼狀態都會中斷並且回到現實。
就算僅僅如此,在目前的情況下『試煉』的突破也會由於第三者的介入而失敗。墓所之中,觸碰到愛蜜莉雅是需要仔細注意的事情,但是,
「現在不能這麼做這種事我也是明白的……」
抬起頭消去內心的躊躇,昴看著愛蜜莉雅的睡顏,將她的身體慢慢抱起並收緊雙腕。這途中,愛蜜莉雅痛苦的表情快速的消逝,就這樣意識慢慢的甦醒。
「斯……巴魯?」
「嗯,是的。是俺喲,愛蜜莉雅碳,沒事吧?」
醒來的愛蜜莉雅,就像晚睡一樣意識迷糊的說著。就像是為了讓昴安心一樣微笑著,而昴在愛蜜莉雅理解現狀之前都等待著。
就這樣愛蜜莉雅理解了現在身處的情況,接受了『試煉』的結果,然後就像小孩子一樣開始哭泣。昴一直都在等待。
理解到明明就知道愛蜜莉雅正在痛苦的哭泣,自己卻什麼都做不了的弱小。
即使如此也堅強的站起來的,她的高尚。
至少就像為了不弄壞她一樣溫柔的抱起來,昴在愛蜜莉雅冷靜下來之前都緊緊的抱著她不放開。

※ ※ ※ ※ ※ ※ ※ ※ ※ ※ ※ ※

由於進行了「死亡回歸」,在哭成淚人的愛蜜莉雅回到琉茲家,拉姆確認了愛蜜莉雅睡著之後,昴冷靜下來開始整理事態。
聽了在墓所中發生的事情以後,拉姆和奧托他們說「先等著愛蜜莉雅醒來以後再說吧」就結束交談了,昴現在正一個人呆著。
為了說話離開了他們那邊,眺望著琉茲家外的星空,沐浴著風的昴的內心交錯著複雜的思緒和困惑。
「就算如此……也不行,嗎」
自己觸摸著自己左腹,手指確認著不存在的傷口。
被刀刃刺痛,內臟都要出來一樣的傷口。雖然覺得用自己的眼睛看到自己內臟的機會一般是沒有的,可是與此相關的昴的經驗值已經凌駕於世界上大部分的人之上了。
「這是不是值得開心的事以後再說。自己也沒有看到自己的內臟感受到的空腹感和恍惚感似的,這樣顛倒的感性……如果要說有這樣的感性的人的話」
說到了這個地步,昴的腦海中浮現了一段對話。
『────早就說過了吧?早就約定過了吧?』
應該是那個妖艷的女人的聲音。是那個因被血侵染而變得非常不道德的妖艷,看著失去性命的人而高潮的異常者的聲音。
然後昴對於那個聲音,那個約定,那種異常,身體都覺得非常討厭。
硬要說的話,像那樣腹部被撕裂也並不是第一次的事情了。
「這就是『獵腸者』的再次登場嗎……饒了我吧……」
手墊著額頭,昴望著夜空歎氣。
那張臉在腦海中浮現出來,與昴同樣是黑髮的漆黑的美女。揮舞著兇惡的刀刃,兩次奪取昴生命的殺戮者。
本來一周目的輪迴的時候昴就被她追到絕境,憑藉著萊因哈魯特的幫助才趕走的威脅───艾爾莎·葛蘭西爾特。
「雖然沒有看到身影,但是肯定就是艾爾莎沒錯了。說起來,艾爾莎這個人,真不想在那種地方見到她啊」
體感時間已經經過了兩個多月了,而實際上與她邂逅只有一個月不到的時間。那個時候她應該也受了不輕的傷,這個後遺症並沒有成為她殺害昴的妨礙。
是因為難度太低了,還是因為已經痊癒了呢。
「沒有傷口,這種事我也看不到啊。考慮到回復魔法,除了死以外怎麼樣都有辦法的這個世界。我也是,要不是這樣的話我也差點死了好幾次……不,實際上確實是死了好幾次」
拚命把命撿回來這種情況,差點死掉的情況,就這麼死掉的情況太多了,導致自己很難把握自己處於的位置。
不管怎麼說,襲擊宅邸的威脅是艾爾莎這件事,在昴心中得出了結論。這麼說來的話,接下來的問題就是───
「艾爾莎在房子裡的理由和,法蘭黛莉卡他們怎麼了嗎」
昴到達宅邸時,還留有隱約生活感。佩特拉房間的燈,玄關大廳的照明。排除職務室是被當作逃走路徑而利用的情況的話,剩下這兩個地方會亮著燈能想到的是──
「至少來說,直到那個夜晚什麼都沒發生……嗎?」
昴考慮著這麼下結論是不是太早了。
說不定,佩特拉的房間和玄關大廳的,職務室的照明是一天中放置不管的,當然也有昴錯認為知道那天晚上為止都是沒事的的可能性。但是,否定這種假設的原因要是存在的話,那就是照明的持續時間了。
「和拉格麥特礦石不同,結晶燈需要利用白天大氣中的魔力來進行充電,放置不管的話,我也知道持續時間半天也太浪費了。」
在宅邸中學習文字的教學的時候,忘記關掉的結晶燈在夜晚突然中斷的事情也存在過。懷疑是靈異現象造成大騷動的昴被拉姆趕走,而雷姆溫柔的阻止了這件事。在愛蜜莉雅房間的小角落裡發抖的記憶讓昴的臉頰鬆懈下來。不過現在並不是會議這段記憶的時候,只是要找出重要的部分而已。
「白天一直很走運的話,夜晚的燈殘留下來就很奇怪了。從昨天開始房子是空的這條思路已經不用考慮了。這麼來說的話限制就是,第六天的晚上。因為現在是第二天的晚上,四天後。不對,三天半之間」
就時間來來講,給昴剩下的時間差不多還有八十四小時。
這個有限的時間內,這次昴的任務,就是,
「防禦住那個『獵腸者』襲擊宅邸,還有在宅邸內確保我們的安全。」
那個像蛇一樣,像蜘蛛一樣的殺人鬼面前,讓大家安全的逃跑的手段現在還沒有。雖然那條逃跑的通道通往哪裡也還不知道,但是向著從宅邸逃跑向著法蘭黛莉卡她們,往『聖域』去跟羅茲瓦爾合流的辦法也可以。
然而,昴他們和法蘭黛莉卡她們沒有在『聖域』的途中相遇。
「那條長的跟笨蛋一樣的避難通道,延伸著連結到不知道哪個地方這種情況,還是說……」
雖然不想考慮,不能實現成功逃離的情況也可能存在。
考慮到敵我的戰鬥力差,昴所不想考慮的後者的可能性比較高。
但是實際上,昴所見到的艾爾莎的實力就是這種程度的強大。在異世界得到的大量經驗告訴他,她能幹掉好幾個有實力的人。
單純的計算那個殺人鬼的技巧當做戰鬥力來算的話
「由里烏斯以上,威爾海姆先生以下……差不多是這樣吧。雖然算不上什麼事,我努力一下也打不過的敵人」
本來基礎能力就低下的昴。比較起來用比喻來說的話就是貓和老虎這個等級的實力差別吧。單挑取勝的可能性等於是零。
上次的攻防最終也很大部分上是依賴偶然的影響。
「這次無敵的萊因哈魯特也偶爾路過的話就最好了啊就算那傢伙是加過大量無敵主人公補正的角色,想讓他在這種地方露面實在是想太多了。」
假設來說的話,昴放棄了這樣太過於權宜之計的展開。只是,現實來說的話,在苦難面前他是舉起雙手非常歡迎這種權宜之計的。
不得不逃避了幾次現實後,昴趕走了自己不爭氣的話語,
「艾爾莎在宅邸裡的理由……果然,和上次一樣是妨礙王選嗎。那麼,是誰雇了她來妨礙愛蜜莉雅的呢」
王都讓菲魯特偷到愛蜜莉雅的徽章這件事,委託人就是艾爾莎,還有僱傭艾爾莎的背後黑幕的存在,經歷了愛蜜莉雅被奪走持有王選參加資格的徽章的事情的經過,昴認為應該不是別的陣營做的這些事。
「見過別的候補者之後也不能這麼說啊」
首先,從暗殺者偷盜徽章的依賴請求的觀點來看。
那個時候開始就可以把庫珥修從候補中剔除。她那樣傑出的人物,實際見過的昴可以斷言,她絕不是會做出那種事情的人。
另外,從情況來看菲魯特也可以從嫌疑中剔除。剩下來只有普莉希拉和安娜塔西亞這兩人─────
「普莉希拉……那個桀驁不馴的小姐,真的會做出這種舉動嗎?如果不是我看錯了的話,那個可是真的認為自己是世界中心的人類啊。我不認為那是故意做出來的舉措。這樣的話就是安娜塔西亞嗎……」
腦海浮現出紫髮商人的那個女性。
溫和的容貌之中一邊閃閃發光的展現出敏銳嗅覺的獵人這點,和考慮到自身的立場然後想出萬全的對應方法這點。這就是昴的優點。
如果是她的話,說不定會選擇最有效率的方法把別人踹下去。用錢僱傭外部的人員這種禁忌的手段也會樂滋滋地去實行的跳躍性思維肯定也是她的長處吧。若要說有唯一能夠否定這一可能性的要素的話……
「雖然不覺得由里烏斯這個傢伙看漏了這一點……啊。不,並不是想要給那個傢伙差評。唔,只是,這麼覺得罷了。」
也許說不定是那個最優秀的騎士故意隱藏起來的事情也說不定,將無法挽回的裂縫彌補回完美的主從關係,這樣的疑問無法散去。
結果,安娜塔西亞陣營幹的這些事的情況也消極的廢案了。
「從候補者的角度來看參選者就沒什麼可能了。只是……即使如此,不管怎麼樣考慮的餘地還是有的,處理方式也考慮到愛蜜莉雅的話」
王選的候補人不是委託者的話,單純的想要把愛蜜莉雅從王選中排除的派系的人也是有可能的。討厭作為半妖精的她,想到選擇了武斷的手段,這個想法也有一致性。
到了這種程度的話,這種想法本身就表明昴的思考太單純簡單了。作為半妖精的她的血統的怨念就是如此的根深蒂固。
「但是如果這樣的話,事實上,暴露委託人的身份就變得不可能了。如果艾爾莎本人不說出來的話。」
其次,讓她說出來的力量還不夠───堂堂正正碰到她的話。
結果,能夠應對艾爾莎襲擊的對策是,
「這邊的陣營讓人覺得貧弱啊。我的話完全不行。奧托也沒什麼用。愛蜜莉雅和帕克還在的話倒是善戰,考慮到長期戰的話,拉姆耐力讓人不安。羅茲瓦爾受傷了所以不能派上什麼用場。法蘭黛莉卡到底有多強還不知道,佩特拉說不定隱藏著實力的設定……這也不可能吧。這樣的話」
昴思考所得出對策有兩個,一個是回到宅邸,帶著法蘭黛莉、卡佩特拉、雷姆、碧翠絲四個人逃往『聖域』,迴避艾爾莎的襲擊。
還有另外一個辦法就是,
「在這個地方絮絮叨叨些什麼東西啊?」
背靠著牆坐在地上的昴,被外出的加菲爾俯視著。被低身高的他俯視是蠻少見的事,因為感覺到些許新鮮感的昴搖頭說「沒什麼」……
「有一些想要整理一下的東西,正在思考呢。愛蜜莉雅呢?」
「小姐的話還睡得很沉呢。希望事情不要變成『莫洛洛克的糟糕睡姿持續一整天』就好了」
「雖然不是很明白,莫洛洛克爛睡姿過頭了啊」成為慣例的無法傳達的慣用句徹底來了,昴站起來向加菲爾轉過身。
比起昴低半個頭,短短的金髮,尖銳的眼神之上的額頭有著白色的傷痕。從尖銳過頭的犬牙和兇惡的野獸一樣的全身釋放出鬼一般的氣息────只有強者才有的,對自身的信賴。
應對艾爾莎方法第二個辦法之中就需要這個青年。
突破『試煉』解放『聖域』的話,把他從這個地方帶出來也就可能了。然後如果他有如同他所誇耀的實力的話,就可以期待他有跟艾爾莎對抗的實力。考慮到如果一時無法逃走的話,就要思考擊退以至於討伐了。
「吶,加菲爾」
「怎麼了」
「你是最強的,這種事。你有著跟誰打都不會輸的自信,對吧?」
「啊?當然了。不管是誰我都有能打爆,打飛,虐殺他的信心」
昴這麼問,讓加菲爾有點不高興,但是這並沒有動搖他的自信。昴對他這份自信的回答點了點頭,
「離開這個『聖域』的話,我覺得馬上這份力量就會變得有用了。那個時候,就要拜託最強的你了」
「什麼?」
「你說出的話,證明給我看吧。這是最讓人覺得可信的」
拍著感覺到疑惑的加菲爾肩膀,這之後昴就去了琉茲家裡。拉姆,琉茲,奧托的視線集中到打開門進去的昴,沐浴著他們的目光,昴往愛蜜莉雅睡覺的寢室走去,
「昴,愛蜜莉雅大人還……」
「嗯,差不多應該起來了。────愛蜜莉雅碳,雖然會露出很難過的表情,還是去叫醒她吧。大家都等著呢」
隔著門叫了幾聲之後,門的另一側傳來了輕微的呼吸聲。
微弱的躊躇。幾秒之後輕微的轉動門把手,稍微低頭從寢室看到愛蜜莉雅的身影。
愛蜜莉雅往上看到站在門正面的昴,顫動著嘴唇,
「那個……真是麻煩你們了,抱歉。墓所中也好,現在也好。」
「愛蜜莉雅碳帶來的麻煩並不是麻煩喲,我想這麼做罷了所以沒事的。比起這個,有沒有什麼感覺沉重痛苦的地方?如果有感覺到不舒服的地方的話,我會溫柔的撫摸讓他痊癒的」
「嗯,倒下的時候好像撞到腰了稍微有點……」
「好的明白!那麼馬上小心的……拉姆?拉姆?枴杖的前端刺入我肝臟的附近了啊!?」
使用混雜著性騷擾的俏皮話的昴,被背後慢慢逼近的拉姆抽出枴杖刺到身上。拉姆無言的用前端刺著昴,昴在像小狗一樣跳著退開之前,都滿滿的承受了這份疼痛
「愛蜜莉雅小姐,差不多可以了吧。請忘掉昴無理的發言,請直接告訴拉姆您的身體狀況。」
「刺的這麼用力居然不打算說些什麼。看吧,血都稍微流出來了啊,貫穿了這麼厚的衣服,你用了多大的力氣啊?」
撫摸著殘留著痛覺的腰,昴抗議著。拉姆「哈」的笑著,就像看蟲子一樣斜視著昴。這之後拉姆再次回頭看著愛蜜莉雅,
「那麼,沒事了吧。身體方面的問題沒事了的話……」
「嗯,恩,沒問題了。墓所中……『試煉』的事情不說的話」
在愛蜜莉雅點頭之前拉姆就說出了口,走到房子的中間。不久加菲爾也來了,變成愛蜜莉雅被相關人員包圍的情況。
沐浴著大家的目光,愛蜜莉雅一點點說明了『試煉』和結果,沿襲了上次的過程,要說和上次不一樣的點的話
「那麼,可以進入墓所的菜月先生是什麼情況?」
以奧托為代表的人們舉起手發出了疑問。
這個問題的出現,昴沒有將現在自身知道的情報插入其中,也是考慮到針對愛蜜莉雅的『試煉』的推測,
「說過了吧,我因為拿到了接受『試煉』的資格所以進去了。要說哪裡得到的話,大概是白天墓所裡得到的。然後,要說到進入墓所之中的話,也就是我和愛蜜莉雅接受了一樣的『試煉』。結果就是我好像通過了的樣子」
昴的發言在房內引起了轟動。
同樣在墓所之中接受了『試煉』然後失敗了的愛蜜莉雅一瞬間也十分驚訝。她紫紺色的眼中浮現出困惑,無言的看著昴。
愛蜜莉雅一直低著頭,菜月·昴繼續說了下去,
「之前也說過,並不是因為我很優秀所以我能通過『試煉』。『試煉』是要面對自己的過去。因為我的人際關係還過得去,這個『試煉』對於我就是送分了」
「雖然我不懂送分的東西,但是昴先生竟然跨越了『試煉』,嗯,真是驚人啊。」
「但是,就像剛才愛蜜莉雅說的那樣,『試煉』並不是一個就結束了對吧?首先,因為接下來說的話,某種程度上也是可以預想到了」
琉茲的接受和拉姆的話語。一邊向他們點了點頭,昴一邊悄悄看了眼愛蜜莉雅的情況。她仍然保持著沉默,只有那雙眼中所蘊含的複雜感情的波紋浮現了出來。
儘管想像到在她內心思考著的事情,昴還是捨棄了心中的幼稚。
確定了所剩下的時間,和「過去」的起因所導致的愛蜜莉雅的『試煉』攻略的難易度,把這些放到天秤上去考慮的話,選擇項並不多。因此,
「可是我在進行『試煉』攻略的時候聽到了……如果『試煉』的挑戰者兩個人同時進入的話,好像就不能進入下一項『試煉』的樣子。不改變日子的話就進不去。」
「呼,那麼就是說?」
「我和愛蜜莉雅碳兩人一起進入墓所的話,就只有愛蜜莉雅的『試煉』會開始,而我的『試煉』……第二『試煉』就不能開始這件事」
「等等,請等一下,菜月先生」
中斷了昴的話語,奧托的快語插了進來。奧托注意到昴因為自己草率的中斷話語而把目光轉向他,用手插入到稍帶灰色的頭髮中去。
「按剛才的話這麼說的話,菜月先生也有挑戰『試煉』的打算的意思嗎?本來,這件事不是為了愛蜜莉雅大人的功績才做的嗎?」
「笨蛋,奧托───」
被著急的話語鑽了空子的奧托,昴想阻止他喊出這個名字也晚了。他回顧了這句不該說的話,注意到這之中包含了不能說的話,然後慌張的摀住了自己的嘴巴。但是,全員都已經聽到了這內容────這句話也進入了愛蜜莉雅的耳中。
沉默的奧托,和蔑視著奧托的昴。還有,兩人遠遠望去的愛蜜莉雅,
「剛才的,到底是怎麼回事?」
「愛蜜莉雅碳,冷靜下來,剛才的是……」
「不要欺騙我,好好告訴我。────拜託了,昴」
愛蜜莉雅那緊追不捨的目光,向昴懇求道。
男孩子不可能對美少女那樣哽咽的懇求不做出回應,何況那還是艾米莉婭的懇求的話,菜月·昴更不可能不回應。如果說能用強韌的精神力將其拒絕的話就好了,但昴還是沮喪的放棄了這份不乾脆。
「如果愛蜜莉雅碳通過了『試煉』的話,不但阿拉姆村的人們會從人質方面獲得解放,『聖域』的人們也能從被土地束縛的生活中解放出來。如果能做到『試煉』的成功攻略,就應該能獲得這兩個陣營的支持的吧……這件事真正的計劃也就能看到了。」
「這樣的。事情。昴,早就知道了?」
「不,直到說出來為止,我完全沒有發覺到。」
在無法隱藏動搖的愛蜜莉雅面前,乾脆挺起胸,堂堂正正的說謊。對於昴的厚顏無恥,奧托和拉姆露出了彷彿吃了屎般的眼神,昴一眼瞪了過去讓他們閉嘴。
然後昴再次轉向愛蜜莉雅,
「這全部都是羅茲瓦爾的想法。說實話,我也懷疑著我一直受傷是不是也是這個表演的一環。」
「就算是羅茲瓦爾也不用到這種地步啊……為什麼,不說出來呢。如果考慮到現在的狀況的話,這種程度的事情確實很可能幹得出來。」
「就是不爽事情順著他的心意發展……再怎麼說把這當做真正的理由也只是開玩笑的,不過的確佔了一部份。但比起這些來……」
不知所措的愛蜜莉雅,總算來到低下頭的她的面前彎下腰,昴從下看到了她的整個面龐。看到了因為驚訝而抖動的長長的睫毛。
「我想要成為你的力量。我不知道你在過去看到了些什麼。但是,讓你那麼的痛苦,如此的哭泣,是粉碎心靈程度的痛苦滋味的話,我想要伸出手幫助你。」
「……昴」
「只是接受『試煉』,解放『聖域』的話,我來做的話也沒問題。這個功績是有必要的話,我就把我的東西全部給你。我的功績就是你的功績。誰都有著自己的過去……這一切,都認定為這是必須要和解的,這並不是好事。」
上一次,死之前的世界的加菲爾說過這樣的話。
向著面對著過去痛苦的愛蜜莉雅,然而即使如此也要繼續挑戰『試煉』的昴面前,加菲爾說出一定要跨越「過去」的必要。
這對於昴來說,簡直就是晴天霹靂一樣的思考方式。
愛蜜莉雅驚訝的睜開眼,正咬緊嘴唇思考著的表情。
昴知道她矛盾的理由。真心話肯定是,內心有在不想面對的過去面前膽怯退後的心情。強大的高潔的,在遇到痛苦的事情的時候推一把這樣的心情,這兩者有著巨大的矛盾。
剩下的『試煉』就像是向著自身襲來的「過去」一樣,不是像傷害昴內心的東西的話就結束不了。
「就算苦惱也好,我明白這不是馬上就能下決斷的東西。────這樣的話,即使如此也好,至少明天一天讓給我吧。」
「明天,一天……?」
「不管怎麼樣,把疲憊到這個程度的愛蜜莉雅碳帶去墓所參加『試煉』這種鬼教官一樣的事做不到啊。
那麼算是預習第二個『試煉』的話,還有餘力去挑戰的我去做比較好。結果,如果我突破了『試煉』的話,這也就是有賺頭的事情了。」
就這樣賺到了一天,還有一天無論如何都要用最短的時間去突破『試煉』,最快的話後天就要實現解放『聖域』這件事。
這就是不給愛蜜莉雅負擔,達成目標,然後趕上宅邸的救援的最好的方法了。
昴理解他的這個提案讓愛蜜莉雅躊躇不前。
似乎是欺騙現在斬斷了懦弱的她讓昴有點難為情。先提出大條件,這之後再提出較小的真正的條件是交涉的技巧之一。
最初的條件不被接受的情況下提出的第二個的讓步的方案,如今精神上極度不安定的她,並沒有能夠搖頭不去接受這件事情的思考能力。
明天也好後天也要,都是昴來接受並跨越『試煉』。愛蜜莉雅肯定還能注意到,賭上愛蜜莉雅的時間站起來的機會。
這次的情況很差。並沒有什麼時間了。磨磨蹭蹭的話,又要迎來那不合理的命運了。
「只是安靜的聽著的話,那我就擅自推動話題發展了。」
昴以敷衍為目的的目標成功之前,「等一下」這句話從背後傳來。
礙事者的金色的頭髮,翡翠色的眼睛,兇猛的瞇著眼睛,銳利的犬牙一遍摩擦著露出響聲,一遍走上前來────
「你這個傢伙,我反對公主殿下……愛蜜莉雅殿下以外的人接受『試煉』。至少來說,只有你,絕對絕對絕對不會想讓你解放的。」
「什麼───!」
意想不到的話語,意想不到的發言。
吞下想要認輸的話語,然而發言者和其說的內容沒關係讓昴只能發出困惑的聲音。
在就這樣眼中露出動搖的心情的昴面前,而且還是那個人把不可理解的現實摔倒地上一樣的,
「聽好了,重複一遍,你這個傢伙,我不承認公主殿下……愛蜜莉雅殿下以外的人接受『試煉』。這個,好好記住這是是巴巴阿也扭曲不了的,我的條件」
就這樣,鼻子尖上的皺紋互相靠近,非常不開心的加菲爾拋下了這句話就棄之不理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98528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 篇留言

餡子好吃
靈異現象?(完全沒印象有看過類似的)[e15]

09-11 19:4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1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23 『踏出的一步... 後一篇:第四章25 『冰之森』...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ove1597FB
FB來互讚 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0265969886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