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洛茲妲雅的葬禮-10-正邪交錯之後

作者:水冥音│2016-08-21 20:23:59│巴幣:16│人氣:362
略帶濕潤的泥土上只有她的腳印,在黑暗無限延伸的洞穴裡,響徹著她踩上泥地的輕微摩擦聲。
洞穴牆上全是碎土泥塊,空氣濕冷沁涼,輕拂在她露出的手臂,略為低溫的溫度讓人感到舒適,但她卻緊握著刀鞘,不敢輕舉妄動。
 
不像那些會魔法的同伴,當她面對未知的黑暗時,只能依賴自己的本能。每一步都是她下定決心面對險阻的行動,保持著平穩的呼吸,悄悄往前靠近。
 
黑暗的盡頭突然有一點森冷的藍光。
 
祈樂屏住呼吸,身子貼上洞穴的土牆,盡量不發出任何聲響地緩緩靠近。
 
但是當她看清那點森冷微光是什麼後,不禁皺起眉頭。
「居然是魔法陣……」她苦惱的自言自語。
 
這個亮到連她都看得出是魔法陣的六芒星陣式,畫在一個相對寬闊的泥地上,整個洞穴跟著一起豁然開朗,形成圓頂般的形狀,而祈樂走出的這條穴道對面還有一條穴道,顯然通往出口或目標。
 
她愣愣地看著眼前的魔法陣,痛苦沉吟──堂堂一個武士到底要怎麼啟動魔法陣?
 
「如果不動的話……應該可以吧?」祈樂思索著,試著抬腳跨過六芒星魔法陣。
 
木屐踏進六芒星陣的瞬間,藍光躁動起來,發出刺眼的白熾光芒。
「什麼!」祈樂立馬跳離魔法陣,拔刀出鞘,瞇著雙眼警覺地看著前方。
 
白熾光芒中,緩緩浮現一匹馬的身影。
那匹馬的馬身呈青色而略為蒼白,一副病態孱弱的模樣,但其身與祈樂齊平,上頭還坐著一個人,正沉默無語地盯著祈樂。
「你、你到底是什麼?」她本能感覺到強烈的危機感,那個人雖然沒有任何動作,但強大的壓迫力卻讓她不敢動彈。
 
「再說一次。」白光漸退,祈樂先是聽見渾厚而嚴肅的男性嗓音,接著看見那個坐在馬鞍上的人。
他穿著中古世紀的西洋騎士裝,全身盡戴鐵灰色盔甲,面罩下難辨長相,身形魁梧,手上拿著長約兩公尺的西洋長槍,熠熠生輝的銀色尖端輕揮,在魔法陣的藍光閃爍下,更添殺戮。
 
「再說一次?」祈樂不自覺的重複眼前那個人的話,雙手持刀,刀鋒輕顫。她的雙腳紮好馬步,保持在揮刀最佳距離。
「不說?」面罩下那個人的語氣比方才還低沉,隱約有山雨欲來的怒氣醞釀著。
 
「你要阻擋我對吧?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們之間沒什麼好說的!」祈樂雙手一緊,持刀平舉,剎那手部肌肉繃緊,用力一揮。
 
一道鋒利的白光掠過馬的耳邊,在那個人的盔甲上劃出痕跡,掉下些許鐵屑。
 
「要不是洛茲妲雅交代我……」他語焉不詳的揮動長槍,槍身掃出一陣狂風,隨後槍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抵住祈樂的喉嚨,「我乃所羅門第十三柱魔神貝雷特,妳這毛頭小子不跪下來跟我敬禮就算了,居然還口出妄言!」
 
聲如洪鐘,整個圓頂狀的空間充滿那個名為貝雷特的回音,祈樂雙耳一痛,竟汨汨流出點點血跡,讓她大吃一驚,揮刀架開威脅自己的長槍,木屐發出細碎的聲響,向後退了一步。
 
「貝雷特?」無懼於貝雷特的警告,祈樂複誦著,「不好意思,我不認識你,但我要通過這裡,是不是就一定要打敗你?」
 
那匹孱弱得幾乎無法站穩的白馬怒嗤一聲,貝雷特縱身一躍下了馬,金屬盔甲發出清脆的碰撞聲。
「打敗我?妳這無禮之徒,這輩子休想從我眼前逃走!」他壓著嗓子大吼,吼聲化成灼熱的蒸氣,他周身的溫度瞬間上升。
「邪不勝正!看我怎麼消滅你!」祈樂感受到滾燙的蒸氣,左腳一踏往右跳去,順手推刀一斬,劍風劃破熱浪,直往貝雷特鐵灰的盔甲衝去──
 
只見貝雷特的銀色長槍一撥,劍風被長槍擾亂,乍然失去威力。貝雷特朗聲一吼,趁祈樂單手緊摀耳朵時,甩著長槍直攻祈樂左側空出的肩膀。
「邪不勝正,我三兩下就能解決妳這盤小菜,妳哪來的自信說妳代表正義?」貝雷特雖然怒意不減,但沒有繼續攻擊祈樂,他好整以暇地站在魔法陣邊緣,踩在藍光之上,彷若氣宇軒昂的一世帝皇。
 
妳哪來的自信,說妳代表正義?
 
祈樂驚險避過長槍毫不留情的戳刺,在持刀與貝雷特抗衡時,腦海閃過一點過往記憶。
 
「堅守正義……想必不容易吧?」
 
那個慵懶而輕柔的聲音,遲遲揮之不去。
 
可是正義到底是為何物?祈樂尋覓已久,一直無法回應洛茲妲雅那句不容易的慰勞之意……
 
「我從來就沒有說自己代表正義!」祈樂回以同樣分貝的大吼,側身打掉貝雷特的長槍威嚇,側身揮刀攻擊。
「愚昧,當妳嘴上嚷嚷著邪不勝正,不就把我定位成邪惡的一方,而妳是正義的代表?」那身盔甲騎士站著不動,單憑周身的高溫蒸氣,便讓祈樂吃痛後退,「簡直狂妄!」
 
祈樂氣不打一處來,眼前這個自稱魔神的貝雷特相較之前那個差點跟她槓上的尼祿還危險,面對貝雷特,她幾乎束手無策──可是那又如何?
 
「我相信我追求的正義是正確的!」祈樂運足氣力,雙手握住武士刀的刀柄,木屐朝尼地用力一踏,直衝貝雷特,一口氣破開貝雷特周身的高溫蒸氣,眼看就要斬下那個鐵灰色的頭盔──
 
貝雷特輕巧地朝左一閃,銀色長槍倏地進入祈樂的視線,下一秒,祈樂感到腰部一陣劇痛,她的脊椎被往後帶起,直直朝後飛去,接著撞上洞穴的泥牆。
「嗚噁!咳、咳咳……」肺部因著撞擊把氣體全擠壓出去,祈樂一時之間無法呼吸,左手壓著腹部緩緩喘著粗氣,內臟被重擊的感受讓她痛苦難耐,武士刀早在承受傷害時飛離身邊,被棄置在一旁,閃爍著殘弱的冷光。
 
「吃招了吧?看來偶爾發洩也蠻有用的。」貝雷特從遠處走了過來,怒意漸消,手上長槍已不見蹤影,從祈樂的角度來看,那匹馬跟貝雷特此刻都有點矮。
 
矮?
 
祈樂警覺到這個異常的狀況,趕忙確認自己的處境──她的外衣被牢牢用銀色長槍釘在牆上,連帶著她也被卡在牆面上。
 
「小朋友,正義跟邪惡之間,沒有正確這玩意。」
「你想幹什麼?」她雙瞳透露不屈,凝望著貝雷特的眼神多了幾分倔強。
「小子,我懶得跟妳吵,也懶得跟妳打,早知道不要答應洛茲妲雅,居然給我遇上這麼爛的決鬥對象,再氣都要沒勁了。」透過頭盔,貝雷特的聲音還是很宏亮,他貌似在打量祈樂,雙手盤起。
 
「所以你要殺了我?」
「很好的疑問,我是想殺妳,但不是這樣殺。妳現在就是牆上的標靶,如果我動手那叫玩遊戲不是決鬥。」
 
……說得真中肯。
 
「我告訴妳,如果召喚我的是妳,那妳現在早就屍骨無存了。」貝雷特冷冷的說著,頗具威脅性的話在他口中,彷若閒話家常般平凡。
 
她現在就像刀上魚俎,貝雷特只是暫時不餓而已。
 
「那你要把我放下來?」
「不,我只負責阻止你通過這裡。」
「但是我要通過這裡。」
「試試看啊?」貝雷特嘲諷似的開口。
 
「你絕對阻止不了我,我才不管你是魔神還是什麼,我都會親手解決掉你。」祈樂沉下臉,發了狠宣誓──她辦得到的,絕對做得到。
 
因為她所追求的美好跟正義,從來不會錯。
 
「看清現實妳會好過一些,不如跪下來求我怎樣?」貝雷特鄙夷的語氣,讓祈樂憤怒,卻力不從心。
 
她認知自己的無能為力,卻執著信念能救她一命──是嗎?
或者說,她抗衡的並非邪惡,只是對方的目標與自己不同,而她卻一直認為那就是邪惡?
 
不該是這樣的……
 
「小朋友,妳的正義,是什麼東西?」貝雷特沒頭沒腦地冒出這句話。
「你問這是什麼廢……」
 
祈樂突然把自已的疑問吞回肚子裡。
 
妳的正義,是什麼東西?
她一直都沒搞清楚,自己堅守的是怎樣的執著。
的確,過往自己總是輕易給這個問題一個模糊不清的答案──她還在尋找並追求屬於她的『正義』。
 
可是她總該找到答案的,而不是在這裡面對質疑,然後沉默以對。
 
「……也許我從來沒做對什麼選擇,但是我也從來沒做錯什麼。」祈樂低語著,眼神肅穆堅定,「我的正義,是我自己的東西,我就是會堅持我認為對的東西。」
 
貝雷特猖狂大笑,「照你這種想法,我也可以說我是正義啊!」
 
「那不一樣。」
「什麼?」
「你也可以說你是正義,但我認為你是邪惡,你的阻止會讓我無法達成跟夥伴間的承諾。」
「少在那邊假定你就是勇者,而我是魔王。」
「我不是勇者──,」祈樂不悅的否認,「我只是相信我的選擇,對我重視的人有好處而已。」
 
「那不就是自私嗎?」貝雷特的聲音,似笑非笑,「你只為了自己著想。」
「我沒有。」
 
祈樂心裡泛起絲絲怒火。
 
「妳沒有?」
「因為我相信我所堅持的,可以為大家帶來幸福!」祈樂用盡全身力氣,以泥牆為施力點掙脫外衣,順勢往下墜,蹲著身子減緩跳下來的衝擊。
 
她手無寸鐵,卻氣勢洶洶,那雙深黑的眼睛滿滿的全是怒意與堅決。
 
「很好!」貝雷特的聲音被洞穴放大無數倍,轟轟作響,他大手抓住在牆上釘得筆直的長槍用力一拔,揮出亮麗而殘忍的半圓。
 
祈樂緩緩站起,輕壓著腹部的瘀傷,不甘示弱地與貝雷特對望。
 
「來對決吧,滿口正義的傢伙。」
 
 
黑色秀髮被撥至耳後,在碧綠與白光相襯之下,那抹黑得幾乎融入背景的身影,此刻更像擋住朝陽的遮蔽物。
 
「在我面前,妳所有隱藏的事物,都會被我看穿。」嘶啞如蛇信的聲音,在濕冷空氣間彈跳著。
「嗯,我懂你的意思。」她露出不帶一絲威脅的微笑,小心翼翼的將燈火放到一旁的泥塊上,「不過,如果可以我還是比較想直接穿過去。」
 
位居於碧綠色魔法陣上的那個龐然大物緩緩轉過身,八支粗黑的大腳扭動著,上面有著一顆長滿皺紋、白髮蒼蒼的人頭。
 
「當然。」那隻怪物極有禮貌的回應,「先交出妳的大蛇,如何?」
 
「呵呵,這怎麼可能呢。」
 
黛法那優雅如銀鈴般的笑聲,自圓穹的深處傳來。


這篇我寫得好痛苦orz

大家覺得怎麼樣?尤其是最後面那個怪物,我一度不想寫出來哈哈哈

另外祈樂的情緒跟反應也好難寫,不停執著在同個地方,
害我寫到很想打她,叫她腦袋轉快一點這樣......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97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UMU
章魚?

08-21 20:42

水冥音
呃,章魚嘛......的確有點像......08-21 20:55
阿卡西亞
形成圓頂般的圓頂,這句我覺得很怪。

祈樂與貝雷特的決鬥感覺會相當熱血呢。

最後黛法看見的怪物,第一個在我腦中想像的是有巨大昆蟲的身軀、人的臉,然後就讓我想到降世神通裡面一個會偷臉的怪物了。

不過大蛇到底要怎麼交給對方啊?這讓我有點好奇。

08-21 21:32

水冥音
我改一下(汗顏)
大概是寫得太痛苦沒檢查到......

黛法遇到的那隻怪物,預估是他們三人中最強的,所以具體來講怎麼把蛇交給對方,我自己也不清楚。
可是畢竟對方是,無限接近萬能的東西。08-21 21:33
齊格菲奇恩・高雄尼克
水冥音寫的很好,辛苦了。

08-22 02:0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vmvm28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活動】一行文極短篇小說... 後一篇:【十六夜文藝創作交流區】...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badaopeter    
歡迎進來看看我的創作!!!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0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