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1 GP

第四章21 『新的決意』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8-21 05:49:54│贊助:68│人氣:10567


睜開眼睛的時候,昴最先感受到的是,口中滿是灰塵的感覺。
與口中的涎液一起,無意識的用舌頭嘗了一下味道────感受到土腥味和砂礫感的瞬間拚命地吐了出來。隨之跳起來一般從地面上起來。
「哎~呸!呸呸!奇怪的石子跑到嘴裡面……呸」
一邊嘔吐,一邊拍掉身上的灰塵,昴轉著頭確認著周圍,往淡淡的黑暗中凝視過去。
光源被中途切斷的這個空間,被冷颼颼的空氣填充著────昴想起來了,這裡是對進入者進行篩選的墓地。同時
「對了,我接受了『試煉』……」
衝進墓地之後,突然就被奪去意識的昴,進入了夢中的世界。那是被稱為『試煉』的過去────這種情況稱之為『過去』也不知道合不合適,總之,那是對自己來說無法抹去的因緣,曾經一度拋棄的過去。昴得到了與那些訣別的機會,最後發現所有一切都是在魔女手中進行的事實,然後回到了這裡來。
動了動手指,昴回想起在失去意識期間所發生的事情,確認著依舊留在腦海中的鮮明的記憶。自己在夢境中與父母────與那不會再次相見的兩人做出了感謝,道歉與告別。
那記憶給予了自己強烈的鄉愁和失落感,同時也給予自己覺悟和勇氣。
「沒問題的,不會忘記的。已經向兩人傳達了自己心意的事,我全部都能記得。」
想到最壞的情況下,記憶可能會在被窺探過程中損壞,像這樣能從頭到尾記得所有事情,還算是幸運。
在確認完自己的身體之後,昴隨之想到的是────
「對了……!說來我會在這裡,都是因為要救愛蜜莉雅!」
對於判斷延誤的自己感到詫異,昴向屋子裡面看去────在那裡他看到了與先前的自己一樣倒在那裡的愛蜜莉雅。
迅速向那邊跑了過去,看到黑暗中更顯眼的銀色頭髮以及雪白的肌膚,確認到她依舊有著生命的呼吸後感到些許的安心。但,那安心感也僅僅維持到看到她的表情之前。
「……嗯。……啊,不要……不要……」
「────」
愛蜜莉雅痛苦的表情歪曲著,額頭上滲出汗水,露出一副苦悶的表情。
然而,即使表情如何痛苦,身體也無法自由行動,於是手腳硬直一般無法動彈,僅僅維持著表情痛苦的狀態。
如果她也跟昴一樣,接受了同樣內容的『試煉』的話────
「不願面對的過去……不對,應該說是與那不得不面對的過去作出決斷麼……?」
雖然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時間,但愛蜜莉雅是比昴早三十分鐘進入墓地的。然而,即使如此也是昴先回來,看來她的『試煉』難度是相當大吧。
如字面上,她露出痛苦呻吟的表情。
本來應該做的是相信著她,等待她渡過『試煉』平安歸來的,但是────
「看到這樣的表情,還能說出那種的話的男人也不是自己了」
現在也是一副就要哭出來的愛蜜莉雅,昴向她的側臉伸出一根手指。哪怕能緩和她一丁半點的痛苦也好,昴如此想到。但是,手指碰到她臉頰的瞬間────
「────」
異常激烈的,處於硬直狀態的愛蜜莉雅的手腳抽搐了起來,由於痛苦而歪曲的表情繃直了起來。在震驚之中,瞬間,昴用觸碰著她的手轉而支撐著她的頭部,把顫抖的愛蜜莉雅放到自己的胸口,抱了起來────
「愛蜜莉雅!?喂,振作點……愛蜜莉雅!」
摸著懷中愛蜜莉雅的後背,昴拚命地呼喊著愛蜜莉雅的名字。
那激烈抽搐的樣子讓昴心中生起心驚膽戰的恐懼感,然而,隨後她身體的顫抖漸漸地平復下來────
「────嗯,昴?」
「────!啊,啊啊,是我。沒事吧?還記得我是誰麼?我是和你相誓一生的菜月·昴。」
「沒有做過那種程度的約定吧……」
對剛醒過來的她加點刺激,確認著意識和記憶並沒有模糊的地方。離開她的身旁後,她那紫紺色的眼瞳慢慢的往這邊聚焦了過來────
「那個……哎?我,為什麼……」
「慢慢來就行,愛蜜莉雅碳。稍微有點麻煩的事情就放在後頭就好了,總而言之,現在先來個大大的深呼吸。然後,稍微動一下手腳,確認有沒有麻痺,如果站的起來的話,就試著站一下。」
「啊,嗯,嗯……」
注意到對剛睡醒的自己的,那話語中的擔憂,愛蜜莉雅順從的做了個深呼吸。然後,從手指到肩膀都試著動了一下,搭著已經站起來的昴的手,自己也站了起來。在黑暗的空間中,帶著不可思議般的感覺往周圍看了過去────
「在這黑暗的地方……只有我和昴兩個人……」
「被你那樣說,總感覺是有點色色的場景呢,只不過眼前這個地方太過煞風景了。」
對於急著掌握狀況的愛蜜莉雅,昴用手指搔著臉頰,苦笑起來。不管怎麼說,這裡是魔女的墓地,對於偷偷進來幽會的男女來說,不管是氣氛還是關懷都稍有欠缺。
然而,聽到昴的話語之後,愛蜜莉雅突然抱起了自己的肩膀。看到那個反應的昴立刻想到「開玩笑開過頭了……!」,顫抖了起來────
「對,對了……我接受了『試煉』,然後……」
「嗯,啊,對了。這裡,是魔女的墓地裡面。哎呀,那時還真是很糟糕。愛蜜莉雅進來後沒多久,突然墓地的燈就熄滅了。然後驚慌的我雖然也跟著追了進來……」
「啊……不……對,那個,我,並不是……打算那樣做,不是的……」
「愛蜜莉雅?」
不管怎麼說,身體貌似沒有什麼大礙,那就好────昴想著繼續進行對話,然而愛蜜莉雅的聲音卻更不安地顫抖著,由此昴也終於注意到她態度的異常。
她抱著自己的肩膀,彷彿感到寒冷一般牙齒輕輕的打著顫,拚命否定什麼一般搖著頭────
「不是……那不是,我……不是這樣……了。那,那種事情……不知道……明明不知道……明明說了,不是這樣的……」
「愛蜜莉雅。還好吧,愛蜜莉雅?冷靜點,在說什麼……」
「……不要。那種用眼神……看著,我……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是這樣的……不要……把我,把我一個……留在那裡……」
連昴的呼喊也聽而不聞,愛蜜莉雅用手覆著臉頰,直接倒坐在地上。聲音中帶著哭泣聲,顫抖的嗚咽聲中充滿著哀痛的情緒。連昴都能感受到那銀鈴一樣的聲音中包含著痛苦的感情。
看到倒坐在地上的愛蜜莉雅的身影,昴驚愕的一時無言。但是────
「沒事的。沒事的。我會在你身邊。我就在這裡。不會讓你一個人的。沒事的」
給予在那裡一直顫抖的,哭泣的她安慰一般,守護一般,愛護一般的,昴把她整個人抱住,持續的,溫柔的撫摸著她的後背。
在這期間,愛蜜莉雅也像聽到不到昴的聲音一樣,雙手依舊覆著自己的臉頰────
「……救我,爸爸。快來,救我……帕克,帕克……帕…克……」
她口中一直呼喊的並非是近在咫尺的,擔憂她的男人,而是即使她哭得一塌糊塗也沒有在她身前出現的,那個精靈的名字。

※ ※ ※ ※ ※ ※ ※ ※ ※ ※ ※ ※ ※

「────目前已經讓她冷靜,睡著了。」
拉姆從房間出來,看到從昴那裡投來的想問些什麼的眼神,眼中彷彿在看著一條沒有教養的狗一般,如此說道。
對於她蔑視的眼神,連評論都沒有的昴,僅僅是小聲回應道「是麼」。看到昴這樣的態度,拉姆輕輕歎了口氣────
「還真不像是你會做出的表情呢,巴魯斯。平常就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如今終於淪落為影子一般的存在麼,真是越來越讓人看不下去了呢」
「吊兒郎當之類的,那是多餘的操心啦……抱歉,讓你擔心了」
「……區區一個巴魯斯,居然連別人的擔心也能注意到,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能耐了?」
表現的好像真的被驚訝到的樣子,拉姆吐了吐舌頭,暫且接受了昴的感謝。前半句應該是閉著眼睛的昴的反擊吧,後半句大概是真心話。
視線從拉姆那裡移開,昴看向了她的背後────拉姆剛剛出來的房間裡面。愛蜜莉雅就在那裡睡著。
「不過說來,連續兩天都是這樣的情況,琉茲也會困擾吧?」
「困擾之類的,不必在意。本來就是由於老身的願望,才讓你們面臨『試煉』的。」
回過頭來,那是以平穩的話語回應昴的琉茲。與寢室相連的這個房間大概就是起居室,不過說來,琉茲家除了這兩個房間之外,也只剩下一個用來放書的藏書室,整個屋子由三個房間組成。
在『聖域』中作為村長的立場,然而生活環境卻異常樸素。昴不禁如此想到,不過看到她一個人在屋子一角,以小小的茶杯喝著茶的身影,又會覺得如此大小的空間可能已經十分足夠了。
總而言之────
「哈,還真是十分關照他們呢,老太婆。對本大爺而言,說實話,那就是『由於葛翁澤的自以為是,導致沒有地方住』的心情呢」
「你那究竟是什麼樣的心情一丁半點都沒有傳達出來好不……不過,那應該不是什麼好的意思倒是傳過來了。」
在琉茲對面坐著,同樣喝著茶的加菲爾露出牙齒如此說道。還是依舊無法理解的慣用句────但是,以昴的判斷,大概是目前的狀況讓他不爽吧。隨之,察覺到加菲爾話語中的意圖────
「事先說明,如果你要對愛蜜莉雅碳說什麼壞話的話,先過我這個管理人的關,就讓我全部都給擋下來好了。」
「背後說人壞話之類的,我才會不做呢。別擺出一副性格惡劣的樣子,你要是想抱怨的話,就給我正面說出來,要不用拳頭解決也行,吶。」
加菲爾揮著另一隻沒有拿著茶杯的手,把昴凶神惡煞的笑容給應付了過去。對於那樣的態度,昴依舊維持著緊張感,此時,先前一直沉默的人物────奧托舉起了手
「那個~,可以請問下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麼? 說實話,對我而言本來是不想太過於深入的,但想到事情如果繼續變得險惡下去的話,買賣也無法好好進行」
「嗯,不好意思。確實呢,你是最適合做這種事的。畢竟你是我們之中和誰都沒有太大關係的,和最重要的部分無關的,不用背負責任的,一副輕鬆愉快的,一文不值的配角立場呢。我可是很看好你的哦」
「被鋪天蓋地的否定了呢,你那是看好我時該說的話麼!?」
雖然因為昴的說話方式而叫了起來,但是,昴把手指放到嘴邊,做了個「安靜點」的手勢後,奧托立馬慌慌張張地閉嘴。然而,他依舊一副無法平靜的樣子,擺著頭────
「啊~雖然無法釋然,總之先把對話進行下去吧。首先要問的是,菜月先生,你進入墓地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
「即使你問發生什麼,我也……」
昴拋出最開始的話語,用手摸著自己的下巴,視線往天花板上飄了過去。
腦海中,浮現的是墓地中發生的事情────『試煉』的事,以及經過試煉回來的愛蜜莉雅出現異常的事────她在那裡一直哭,說著夢話一般,道歉著,不斷地呼喊著那個精靈的名字的事。
「墓地中進行著『試煉』這點是可以確定的。追著愛蜜莉雅進去的我也同樣接受了『試煉』。總之,我是平安無事地突破,而愛蜜莉雅那邊貌似陷入了苦戰的樣子。看到她太過於痛苦了,於是呼喊了她後……之後,她就醒過來,陷入那樣意識不明的狀態中了。」
「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給我稍微等一下!」
對快速回答的昴以手示意,奧托露出慌張的神色靠了過去。有什麼問題麼,昴抬起頭來後,「對不對不對不對」,奧托又繼續了起來────
「應該深究的地方,被你若無其事地一口氣帶過,結果我也點了頭……哎? 菜月先生,你也接受了『試煉』?」
「嗯,啊~,對啊,我接受了。都被朋友邀請了,沒辦法也只好參加了」
「菜月先生怎麼可能會有朋友嘛,給我認真回答。」
「你這傢伙,話也是分為可以說和不可以說的吧!」
被當面那樣說的話,只好演變成戰爭了,昴怒視著眼前的奧托。然而,拉姆走了過來,用手把奧托和昴用手分開,讓兩人保持距離,隨後向昴看了過去────
「那麼說,巴魯斯接受了『試煉』是吧。沒錯吧?」
「啊,啊~…沒錯。雖然是進入墓地後就被強制捲入的,可不是那種能不能拒絕之類的程度哦。」
「開始方式什麼的怎樣都好啦。比起那個,問題是……巴魯斯已經突破『試煉』了麼」
手指貼著嘴唇,拉姆閉起眼睛,進入思考中。隨後,她向琉茲那邊看了過去────
「我們家打雜的都這麼說,你有沒有感覺到什麼變化? 如果『試煉』已經結束的話,『聖域』的禁令應該解除了才對」
「……並沒有,身體並沒有感受到什麼特別的東西。不過實際上去試一下是不是真的能走出『聖域』,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這樣麼。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好說。還請和拉姆走一趟,驗證一下是不是能從這個『聖域』走出去,如果行得通的話……」
「喂喂喂,對話進行得太快了吧。那樣武斷的,完全搞錯了吧。雖然我的說明也有些不足,但你那當機立斷的態度也太過頭了吧。」
馬上就要拉著琉茲出去的拉姆被昴抓住了肩膀,對著回過頭來的桃色髮色少女,昴如此說道。對昴的話語感到不愉快,拉姆皺起了眉頭,但馬上恢復了表情
「到底怎麼回事?」
「既然平安度過『試煉』的話,按照盟約,有必要確認一下這裡的住民是否被解放了,不是麼? 到了明天,阿拉姆村的村民也能回到村裡,羅茲瓦爾大人的療養也是在宅邸中比較……」
「真心話在後半部分表現出來後,已經完完全全看到你那拚命的決心啦。……再說,雖然被你那麼期待,但目前還無法從『聖域』這裡離開。因為『試煉』還沒有完全結束」
被如此告知的拉姆,輕輕地睜著眼睛。隨後,思考起昴話語中的意思,視線游離起來,像是得到唯一的結論一般後點了點頭────
「你騙我了是吧,給我去死吧」
「結論和處決也太快了吧!!」
那是拔出手杖,當場要處決昴的拉姆,以及對著拉姆舉起雙手表示投降的昴。昴一邊舉著手,一邊拚命搖頭────
「再說我也沒有騙你!第一層『試煉』是成功渡過了!但是,還有剩下兩個『試煉』留下來呢!墓地的『試煉』總共有三個。因此,雖然很抱歉,現在琉茲他們還沒有被解放。」
「就算要信口開河,也要有點分寸……那種事情,你是怎麼知道的?」
「那當然是,想出這個『試煉』的────」魔女,想如此說出口的瞬間,昴突然察覺到一股惡寒在身上遊走。
襲向全身的惡寒,彷彿在手腳灌上鉛一般讓身體變得沉重;彷彿在頭腦中流入泥水一般,讓思考鈍化;彷彿在血管注入冰水一般,給昴帶來異常的寒氣。
同一時間,在昴的腦海中浮現出來的,不過是白癡般的一片空白。
『試煉』的內容也好,接下來還有兩個『試煉』等著自己也好,自己能夠想起這些都是被誰告知的。那就是魔女。但是────
「那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傢伙,這點已經完全想不起來了……」
摸著太陽穴,對於自身記憶的缺失,昴感到十分愕然。
和爸爸媽媽交談的內容也能夠全部回想起來,留下的眼淚的熱度,離別時留下的話語的溫度也是,明明這些全部都能想起來。
然而,與這些記憶相關的魔女,關於這個魔女的記憶如同裂口一般缺失了。
看到閉上嘴,在那裡發愣的昴的樣子,之前還不惜那樣吵鬧的拉姆解除了臨戰狀態,把拿出來的手杖放回自己的腰間,向沉默的昴投去一瞥,歎了口氣。看到這樣的拉姆────
「啊?難得變得有趣起來,不玩下去麼。本來想著能看到好久沒看過的拉姆粗暴的樣子呢」
「端莊,柔弱的拉姆怎麼可能會做出那種野蠻的事情呢。再說,從昴剛才的態度那裡大概明白了一些東西,所以也沒有那個必要了。」
「明白了,什麼東西?」
對於用俏皮話簡單對付過去的拉姆,加菲爾的話語完全沒有進入拉姆的耳中。但是,對於剛剛與昴的對答,拉姆輕輕歪了歪頭說明道────
「巴魯斯並沒有說謊,這點而已。總之,暫且相信這點吧。巴魯斯,你繼續回答奧托剛剛的提問吧。」
「啊,哦……知道了,但是」
雖然依舊無法釋然,然而,看到拉姆那強硬的態度,昴也只好點頭。看著兩人交流的奧托,輕輕地咳了一聲,「那樣的話」,如此開口道────
「雖然剛剛有些脫線,重新回到對話上來吧。深入『試煉』內容的話題暫時放一邊……關於愛蜜莉雅大人變得那樣心慌意亂這點,菜月先生你有沒有什麼頭緒嗎?」
「……有。那大概是因為『試煉』的內容的關係吧。我跟愛蜜莉雅接受的『試煉』,雖然細節上不一樣,但主題應該是同一個東西。」
「內容,麼……那個,聽了也沒問題麼?」
奧托說出自己擔憂,然而昴以掌示意,表示不必擔心。拉姆和加菲爾也向這邊看了過來,昴點頭說道:
「第一層『試煉』是要面對過去,直截了當的說,直面過去的依戀和後悔,並做出了斷就是『試煉』的內容。」
「原,原來如此……所以你才會說細節不一樣麼」
理所當然的,每個人所擁有的過去都是不同的。
對於某些人來說,這個『試煉』可能意外的簡單。只是恰巧昴能夠直擊核心,而愛蜜莉雅剛好陷入危機罷了────
「不對,把『資格』這點也考慮進來的話,這已經完全暴露出『試煉』設計者性格的惡劣性了。」
畢竟,昴只是被特別授予資格而已,本來擁有『試煉』資格的只有『混種』。雖然還不知道『試煉』設計者的真正意圖,然而從各種故事傳說來看,說到『混種』的話,必然會涉及到某個追加背景。
那就是,受到來自同族以及異族的迫害,又或者是由於畏懼而被孤立。既然把容易陷入各種窘境的『混種』選為資格者,讓他們接受『試煉』的話,接受挑戰的他們在墓地之中與自己過去的傷痛面對的可能性就相當大────
「把一堆面對『試煉』十分困難的傢伙聚集到一塊,還真是腹黑的做法呢。」
「目前這個狀況下,即使咒罵監考官的惡劣性格,也不會對事情進展有什麼幫助。比起這個……雖然有些難以開口,是關於愛蜜莉雅大人變得那樣心慌意亂的緣由。」
口中含糊其詞的奧托,視線往愛蜜莉雅的寢室瞟了過去。看到這個樣子,大家也明白他想傳達的意思了。對於他不願意說出口的這份照顧,讓昴得到些許的救贖。
────愛蜜莉雅外表上與那位『嫉妒魔女』有很多相似點,而且還是『混種』出身。從這些點來看便可以推測到她所受到的無理的蔑視和迫害。
說來,和她並非是同一種立場的昴他們來說,能察覺的到的不過是『應該是那樣吧』,如此程度的表面部分而已。
因此奧托才沒有輕鬆地把話題繼續下去。奧托的判斷應該說十分有人情味,或者從另一方面來說,他有著對商人的身份來說致命的,不合適的性格。
「雖然說你這傢伙絕對無法成為一個大商人,但是,十分感謝。」
「為什麼當場就把人家的夢想敲得粉碎呢!?」
「我是那種不加上些俏皮話就無法好好說出感謝話的人,體諒一下吧。」
「你也稍微體諒一下我心裡的受傷程度吧!!」
奧托被氣得直跺腳,大聲地喊了出來,對於這樣的奧托,室內的全員都把手指放到嘴邊,做出「請安靜一點」的手勢。看到這情況,奧托立馬慌慌張張地把嘴封住,然而已經太遲了。
最開始是小小的動靜。
由於奧托沉默下來而顯得愈加寂靜的家中,輕輕敲打地面的聲音顯得更大了。全員的視線都向聲音的發生源處────也就是寢室的方向看去。
隨後,在有誰開口之前,門先打開了────
「那個……十分抱歉,給你們帶來困擾了。」
小聲說著抱歉的話語,身後披著一頭銀色頭髮的愛蜜莉雅走了出來。
昴從最初的一句話中,確認到愛蜜莉雅已經沒有先前心慌意亂的跡象,暫且安心下來。然後,昴迅速地走到愛蜜莉雅的身邊────
「太好了,早啊,愛蜜莉雅碳。身體已經沒問題了麼?」
「啊,嗯,已經沒事了。身體已經完全沒問題了。抱歉,讓你擔心了。」
「是麼,那就好。你看,你最開始倒下去的時候,我不是不在身邊麼,所以挺擔心你是不是撞到什麼地方之類的。果然,只有時時刻刻在一起,對雙方來說才比較安心呢。」
「────嗯,也是呢。」
「嗯?」
說著俏皮話的昴,擺好姿勢等著預想中的反應,卻得到愛蜜莉雅意料之外的回答,皺起了眉頭。她低著頭,一直盯著昴的手看。『有什麼問題麼?』,昴歪了歪頭想到,把手伸了過去────
「怎麼了麼?難道喜歡上我手掌的觸感?要是那樣的話,整晚給你牽著手睡也沒問題哦。」
「哎,啊……不,不是的。不是那樣的。只是有點,睡糊塗了而已。」
在摸到昴伸出的手掌前一瞬,好像重新想起什麼似得,愛蜜莉雅搖起頭來。此時,穿著侍者服的少女走了過來,向她搭話────
「愛蜜莉雅大人。首先,您能夠無事的醒來還真是太好了。如果可以的話,還請不要勉強,把身體狀況告知我。」
「喂,那種說法方式,不就好像是說愛蜜莉雅碳對著我無法說真心話而在躊躇麼。」
「如果不是同樣身為女性,或者說在硬撐場面的傢伙面前的話,也是會有不方便說的話的。還請你表現一下關懷,現在就從這屋子裡面出去。」
「你才是,各種地方都需要表示一下關懷吧……」
對著露出銳利視線的拉姆,昴忽然低下頭,言語中帶著驚訝含糊了過去。拉姆皺起眉頭表示疑惑,隨著昴的視線看了過去,隨後露出理解的神色。
映入她眼中的是────自然垂下的,昴的手以及────怯生生地抓著那隻手的愛蜜莉雅的,雪白的指尖。
「哎,啊!」
看到兩人投來意味深長的眼神,遲遲才注意到狀況的愛蜜莉雅立馬慌慌張張地把手拿開,臉頰變得紅彤彤的,好像自己剛剛的行為都是無意識似得,急急忙忙地說著────
「不,不是的。哎,好奇怪。我,明明沒有打算那樣做的……因為,剛才我都說了不去摸的。」
「雖然確實是說過不需要來著,結果還是出手了麼? 因為佔到便宜,所以我也不會說什麼,愛蜜莉雅碳真的沒事麼?」
分離的指尖依舊殘留著些許的留戀,對於昴的疑問,愛蜜莉雅重重地點頭。然而,她的臉頰依舊紅彤彤的,即使是昴,此時也能察覺到那並不是因為害羞的關係。
但是,愛蜜莉雅好像沒有察覺到自身的變化一般────
「話題進行到一半就中斷了,抱歉。但是,我的身體狀況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剛剛睡懵的狀態,現在也完全醒過來了。絲毫不用在意。」
「『絲毫不用在意』也好久沒有聽到了……」
「嗚,昴老是這樣」
依舊不變的發言與吐槽,愛蜜莉雅一副賭氣的樣子,臉頰膨脹了起來。看著她和平常無異的表現,想著應該是自己多心了吧,昴暫且保留了自己那過多的擔憂。
然而────
「愛蜜莉雅大人,雖然對剛醒過來的您來說有點抱歉,關於『試煉』的事……」
「────」
應該不是瞄準愛蜜莉雅恢復正常的時機才對,然而,當拉姆以處理事務的語氣說出口時,一瞬,昴察覺到愛蜜莉雅的側臉繃緊了。一直在注意她的昴當然不可能錯過這一瞬間的變化,然而下一瞬就被她隱藏在笑臉之下────
「是麼……那個,關於『試煉』的內容,大家已經知道了?」
「那個已經從巴魯斯那裡聽說過了。當然,並沒有深入到細節的內容。愛蜜莉雅大人也會有不想說出來的事情吧。」
「是,是麼。昴已經……哎?為什麼是昴呢?那個,昴並不是『混種』吧,接受『試煉』什麼的……」
驚訝的愛蜜莉雅向昴看了過去,抱著同樣疑問的視線也從周圍向昴這邊集中了過來。那也是理所當然的疑問,接下了這些視線,昴思考著應該如何說明────
「進去之前我也說過吧,我已經得到資格了。雖說關於是被誰告知這一點有些微妙,但是到底是在哪裡被告知這一點倒是明確的……應該就是昨天傍晚進入墓地的時候。」
「你說傍晚,就是說把突然倒下的你搬到這裡的時候麼」
「嗯,應該沒錯。雖然說,為什麼會得到資格這點還沒有確鑿的證據……會不會是那樣的情況呢?沒有資格的傢伙,進入裡面之後接受了洗禮也好或者別的什麼也好,之後就變得可以進入之類的。說不定,羅茲瓦爾那傢伙也可以進去呢?」
「要是再試一次,再把羅茲瓦爾彈出來的話就好玩了呢。就像是確認『普林帕的血是否也是紅色』一樣的。」
加菲爾張嘴大笑起來,但是,看到從拉姆那裡投來冰冷的視線之後,就一副無趣的樣子閉上了嘴。雖然對於昴的回答,拉姆一副無法認同的表情────
「不管怎麼說,巴魯斯走進墓地之中把愛蜜莉雅大人帶了回來也是事實,而且在那時候巴魯斯也接受了與愛蜜莉雅大人同樣的『試煉』,如果不是胡說八道的話,他也成功渡過了那個『試煉』。」
「胡說八道什麼的,太過分了吧,喂」
「成功渡過了……昴麼,渡過了『試煉』?」
對拉姆那毫不留情的話語,雖然昴中途吐槽進來,然而愛蜜莉雅已經聽不進去後半部分的內容。她以動搖的眼神看著昴────
「真的成功渡過去了,昴?那個……過去?」
「大概我跟愛蜜莉雅看到的東西是不同的吧。而且,我也……不是靠一個人就能跨過這個坎的。」
畢竟本來應該作為阻礙一方的父母,卻給了自己最大限度的幫助。更重要的是,在挑戰之前,在昴的內心中已經得出了答案,能夠通關也是理所當然的。
雖然對愛蜜莉雅有些抱歉,但在挑戰『試煉』之前,雙方的狀態就是完全不一樣的。
「只是剛剛好測驗的結果比較理想而已啦。比起這個,問題在於,從愛蜜莉雅碳的樣子來看,今天『試煉』的結果不是很理想吧……」
「嗯,嗯姆。沒,錯……雖然很努力了,但還是不行,而且進行到一半就突然中斷了」
「那個,大概是我引起的,抱歉。……不過說來,『試煉』是可以再次挑戰的東西麼。我也還沒有接受另外兩個『試煉』,而且已經都回到這裡來了。」
聽著愛蜜莉雅斷斷續續的話語,昴抱著生出的疑問,回過頭來向琉茲提問。在那裡一直靜靜聽著對話的蘿莉老太婆摸著自己臉頰,回應道────
「雖然並非是有足夠前例的事……僅僅是挑戰的話,無論是嘗試多少次都是可以的。老身雖然也沒有跨過第一層『試煉』,但也是在第二次挑戰後才放棄的。比起這個,更讓人在意的反而是得到資格的昴子。」
「我?」
「突然獲得資格什麼的,應該是不可能的。至少據我所知,從墓地建成之初到現在都沒有出現過……也不對麼。我大概,可以推測出原因了……」
琉茲隨後陷入沉默。雖然從琉茲的發言和態度中感受到違和感,這個暫且保留,昴重新面對愛蜜莉雅────
「不管怎麼說,再次挑戰的可能已經得到權威人士的保證了。之後就是,愛蜜莉雅碳自身的問題了。」
「我,麼……?」
「嗯,沒錯。暫且問一下────愛蜜莉雅碳已經做好再一次挑戰『試煉』的覺悟了麼?」
「────」
聽到昴的提問,愛蜜莉雅像是一時喉嚨被堵住一般睜著眼睛。
如果對方露出的是由於自身的決意被懷疑,以至於充滿怒意和屈辱的感情的話,昴也做好被怒斥,承當過錯的覺悟。
然而,在她動搖的眼神中蘊含的是────十足的脆弱,不安以及恐怖。
由此可見,她的內心已經被負面感情侵蝕到如此程度,以至於無法當場回答昴的提問────
「假若,你沒辦法接受『試煉』的話,我會代替你去接受『試練』的。」
「────!?但是昴,那樣的……話」
「至少,我也通過了第一層的『試練』。剩下的兩層『試煉』,從當前來看,也並非不可能突破。因此,如果你對接受『試煉』的事有所躊躇的話,那我就堂堂正正地代替你去幹好了。我正是為了這個理由才會在這個地方的。」
「為了這個理由……為了,我……?」
「沒錯」
愛蜜莉雅乾脆做出一副要被否定的樣子,卻被昴乾脆地肯定了。
看著愛蜜莉雅表情愈加激動地睜著眼睛,昴正面看著她的雙眸────
「我是為了你才會在這裡的,你害怕的話,我就替你去完成。羅茲瓦爾可能會說解放『聖域』必須由愛蜜莉雅來完成,必須成為愛蜜莉雅的功績不可之類的……如果我的行動結果能夠得到讚賞的話,我會把全部都向你奉上。即使最終手上一無所有,我也不會在意。」
「為什麼要為我……做到這種程度……」
「不是說過麼。我喜歡你,超喜歡。」
愛蜜莉雅一瞬屏住了呼吸,屋子中一個個面孔都露出一個個的反應。
眾人的反應甚至都無法進入昴的意識,他就這樣靜靜地看著動搖的愛蜜莉雅,聳聳肩────
「就是這麼回事,我會再次挑戰『試煉』。愛蜜莉雅你要怎麼做呢? 真的覺得十分痛苦的話,留在家裡睡覺也可以哦?」
「────昴,你這個大笨蛋」
在嘴唇開始上揚的昴面前,愛蜜莉雅小小的抱怨了起來。
之後,曾經一度低下的頭再次上揚,用袖子狠狠地擦拭著眼睛,隨後,嘴唇終於綻放為微笑的形狀────
「都說出那樣的話了,我怎麼還可能把自己關在家裡等你回來呢。真是……相當的,過分呢。相當的,笨蛋。相當的……感謝」
「哎?什麼?最後那句沒聽清楚。相當的喜歡?」
「完全不對!是說相當的感謝……」
「原來如此。雖然這次是聽到了,再來一次吧!」
「昴你這個笨蛋!!」
昴得意忘形地把耳朵靠了過去,結果愛蜜莉雅大喊了出來。
即使是銀鈴般的聲音,如此大的音量對鼓膜來說也只能是音響兵器了。昴一副要昏過去的樣子,對著正在上下喘氣愛蜜莉雅投去了微笑────
「那,才對嘛。好吧,讓我們再次努力吧。不過我是從第二關開始,愛蜜莉雅碳則是從第一關開始。」
「哼嗯!馬上就會追上你的,然後把你甩開,絕對會把你拋在那裡離開的啦。昴的功勞什麼的,一個都不會給你留下的哦。」
「至少給我留下一個吧,那可是從愛蜜莉雅碳這裡得到讚賞的機會呢。」
對依舊學不乖的昴,愛蜜莉雅嘟著嘴唇,吐吐舌頭。
持續著兩人的互動,對於她的重新振作,自己是否起到了些許作用呢,昴如此想到。
不管怎麼說,真正的『試煉』現在才要開始。
「只要有我和愛蜜莉雅碳的『Love Love Power』的話,『試煉』什麼的,不過是小菜一碟而已。」
打著響指,牙齒閃著光芒的昴,豎起拇指表明著自己的決意。
聽著昴的話語,愛蜜莉雅只是吐著舌頭────
「只有我在就已經十分足夠了。昴的話留在家裡也沒有關係哦,明天我就會證明給你看的。」
那便是如此,顯示著逞強身姿的她。
看著兩人耍鬧一般的士氣高揚了起來,琉茲把已冷下來的茶送入口中。
用那還帶著些許溫度的茶滋潤著舌頭,一臉愉快得看著銀髮半妖精和黑髮少年之間的對話────
「如此一來,究竟會變得怎麼樣呢。……全部都能按照魔女大人的意思進行麼」
「喝!誰知道呢。不管是向哪個方向發展,對本大爺來說都是讓人來氣的話題而已。」
聽著琉茲輕聲的話語,加菲爾一副不爽的樣子,絲毫不打算隱藏聲音回應道。
看著這位青年的側臉,琉茲以誰都沒有注意到的程度,輕輕歎了口氣────
「給這些溫柔的孩子們強加上負擔,老身究竟要作惡到什麼地步呢?老身……老身們是無法被拯救的吧。────但,至少在最後還真不想變成那樣呢」
一邊倒茶,一邊吐出的話語,並沒有傳達到任何一個人耳中。唯有帶上茶葉顏色的,溫和的茶表面生出了點點波紋────連這點波紋隨後也消失不見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96366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4 篇留言

ヾ(ゝ ﹏ ・ ヾ)
早上好 辛苦了[e24]

08-21 06:36

淋しくて
22章明天再更了,好累:P08-21 06:38
ヾ(ゝ ﹏ ・ ヾ)
恩 我也是打算看完就去休息的 祝好夢//

08-21 06:41


辛苦了

09-09 00:11

東堂刀華
感恩

10-08 18:0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1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20 『試驗結果』... 後一篇:第四章22 『軟弱』...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obybhmt比瓦biewai
快來CCBS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529981 享受建築的快感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3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