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來自異端的鮮紅色禮物》第一章 赤色少女

作者:ANOKI│2016-08-21 00:19:57│贊助:0│人氣:116

 
  「呀啊啊啊啊啊啊──!!!」
 
  那張臉的主人,一和我對上眼之後,她的表情,完全的凍住了。原本不以為意的從容神情,也隨之一變,露出了一副嬌羞、不敢與我對視的靦腆模樣。並且,幾乎與我分毫不差的,她也飛快的向著自己的身後,跳了好長一段的距離。
 
  就情況來看,這位異國少女,似乎早已經在我的背後,埋伏許久的樣子。不過就我的猜測,她大概也沒有意料到我會突然的轉過身吧?
 
  嗯嗯……也許是沒想到我會突然衝出去之類的,所以讓他慌了手腳了嗎?
 
  然而,就旁人的眼裡來看,我們兩個就好像是,同一時間一起向後跳了開來。這微妙的反應,就像是倒映出來的鏡面一樣,非常的一致,幾乎毫無分毫的誤差以及變化。又或者是說,非常有契合度之類的吧!然而這個詞彙,卻又不太適合現在這種狀況。
 
  「終、終終終、終於抓到你了呢!!」、「這、這……這怎麼可能!」
 
  『這傢伙很危險……絕對不能靠近他,就算……』(這傢伙很危險……絕對不能靠近他,就算他是個「女孩子」也一樣!)
 
  「……咕哩!!」
 
  回想起之前的對話,我靜不下心的吞了口口水。
 
  ……逃不了!而且連對方的真實身份以及來歷,就連她追蹤我的目的都還不知道。
 
  『既然已經逃不掉的話,那乾脆放手一搏吧!』
 
  喂喂喂!認真的嗎!?對方可是個,能夠使我嚇得落荒而逃的恐怖怪物呀!
 
  在漆黑的陰影裡頭,少女並沒有非常明確的看著我的眼睛,好像還在因為剛才的那起意外,而感到有些害羞的樣子……
 
  「……咳!」
 
  嘛……算了!既然都被她給抓到的話,那麼就再給鬼一次機會,讓她好好說個明白吧!
 
  我在心裡頭深思熟慮了一番過後,神情嚴肅的,看向她那飄忽不定的雙眼上頭。
 
  「為……為什麼?為什麼要如此執著於我!?妳到底想怎麼樣啊!?」
 
  「……!!」
 
  不過,她在聽了我的追問過後,兩眼的視線,亂飄的似乎更加嚴重了起來。
 
  「那個……」
 
  「嗯?怎麼了嗎?」
 
  她一臉不好意思的,將食指對著食指,一副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我的可愛模樣,慌張的戳了起來。
 
  「呀啊!一不小心就追得太認真了呢!其實夏亞本來並沒有打算要露面的說……」
 
  「呃……」
 
  妳是天然呆嗎!?
 
  都追成那個樣子了,這是什麼厚臉皮的說法啊!!
 
  「沒辦法啊!誰叫妳跟蹤的技術實在是太差了啊!!」
 
  「那個,嘿嘿……說來慚愧,其實這還是夏亞第一次跟蹤人呢!」
 
  「請不要講的這麼理直氣壯的好不好!」
 
  況且,妳的殺意實在是太明顯了!不注意到都難……
 
  我在這過去的整整的兩周裡,都一直飽受著這隻少女如同餓虎一般,熱切關照的銳利視線。
 
  別人看到我,都還以為,我是從哪個特殊管道,僱來了這位「特別的」傭兵來當我的保鑣一樣。
 
  一和她開始對談了之後,我慢慢的向前走了好幾步的距離,直到她原本灰暗模糊不清的面容,漸漸的清晰,才停了下來。
 
  「那麼,妳到底是有什麼事呢?」
 
  看起來,倒也不像個壞人的樣子!
 
  「這……這個……夏亞……」
 
  而且……
 
  少女聽了我的話之後,表情吱吱唔唔了起來。不知道在煩惱著些什麼樣的事情?
 
  「我先說清楚了!我對野生的蘿莉才沒有任何興趣!!」
 
  「唔……夏、夏亞才不是什麼蘿莉啦──!!」
 
  上鉤了!
 
  因為她的表情實在是太過好玩了,所以我忍不住的,不小心戲弄了她一下。
 
  而這位嬌小可人的少女,在聽見我了的說詞之後,面色慌忙的揮舞著她那精緻可愛的小手,急忙否認著。
 
  騙子!在看到妳這慌張的反應之後,我更加確信了……
 
  這一定是上等極品來著!!!
 
  想著想著,我的表情似乎也變得更加邪惡了起來。
 
  「嘿~!原來不是蘿莉嗎?那要不要讓我來親眼確認一下呢!?」
 
  『那麼~!就讓……』(那麼~!就讓夏亞來滿足你如何~!)
 
  嘿嘿嘿嘿~!不是說好要滿足我的嗎!?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我擺出了如同色情狂一般,惡意感遍佈滿臉的陶醉神情,慢慢的伸出了正在靈活扭動著的十根手指頭,對著眼前那不知所措的少女,漸漸的邁開了不安定的雙腳。
 
  「……咕嗚嗚嗚嗚嗚!」、「來吧!快把妳的身體獻給我吧!」
 
  而在我面前的少女,一見到了我的猥褻動作之後,淚眼汪汪的護著自己的身體,一副快要哭出來的迷人模樣,不斷的向著後頭倒退著……
 
  然後,就這樣,雙方在僵持了數秒之後……
 
  唔哇~!滿足了!!!
 
  「嘛!玩笑就開到這裡吧!」
 
  我將那原先擺動在身前的雙手給放了下來,裝做沒事的抓了抓自己頭頂上的毛削,然後停下了腳步。而我前方那驚魂未定的少女在看到了我的反應之後,她臉上那不安、反感,令我欲罷不能的膽怯模樣,才逐漸的平靜了下來。
 
  「原……原來是……玩笑啊……」
 
  「那麼妳是打算怎麼辦呢?要就這麼放過我嗎?還是打算要繼續跟蹤下去呢?」
 
  而當時的我,完完全全沒有料到,也許,我與夏亞的相遇,將會成為我一生的惡夢也說不定。
 
  撥了撥自己額頭上的髮絲,回復平靜後的她,將雙手靠在了自己的腰後,面帶微笑的俯視著我的臉。
 
  「唉呀呀──……!這點夏亞還真的是沒有辦法做決定呢……畢竟高層都是些混吃等死的傢伙嘛!!」
 
  「請不要說得好像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好不好!!」
 
  她摸了摸自己肩膀上的十字架小吊飾,表情就像是一位裝可愛裝過頭的可愛少女,如此曖昧不明的說著。
 
  「夏亞說的是事實啊!畢竟那些傢伙,將任務托付給夏亞之後,就完全沒有在做任何事了!只在乎自己的利益,而不管夏亞的死活!嗚嗚~!甚至只讓夏亞孤零零的一個人,不眠不休的去執行任務……!!」
 
  說著說著,她的眼框好像逐漸泛出了些許的淚光……
 
  「好了好了,別哭了啊……不過妳剛才說的任務是什麼啊?」
 
  「唉呀唉呀……真是個麻煩的身體呢!」
 
  她不以為然的將自己臉上的聖水,全都給擦拭了乾淨。
 
  「……嗯?」
 
  「關於你說的任務嗎……嗯,說的也是呢!夏亞可以告訴你……」
 
  而在聽了我的疑問之後,少女貌似在自己的腦海裡稍稍的想了一下下。
 
  「──不過~!既然都被你發現的話,那就讓夏亞來實際的驗證一下好了~!」
 
  緊接著,她的話鋒一轉,語氣一變……
 
  「嗯?驗證!是要驗證什麼?」
 
  唔!?那是……手刀嗎!!
 
  她將雙手擺出了類似手刀形狀的動作,一副蓄勢待發的戰鬥架勢,將兩隻手掌擺在了自己的身前。
 
  她是想幹什麼?
 
  「那麼就讓夏亞……」
 
  「……嗯!?」
 
  「……唔……唔啊啊啊啊~~啊啊啊~~蹦──!!」
 
  隨後少女朝著我的面前飛奔了過來,不過好像有點不太順利的樣子……
 
  她的腳被地上所囤積起來的土石給拌到了似的……然後,就如同一輛煞不住的卡車一般,朝著我的胸口筆直的撞了過來。
 
  「妳沒事吧……!?」
 
  我不慌不忙的抱住了她,並且朝著她的臉蛋看了過去。
 
  好可愛!!
 
  一雙紫青色的大大眼眸,閃爍到了我的面前。
 
  她有著一張看似稚嫩白皙的鵝蛋形臉孔,還有一頭,帶有明亮光澤,長過腰際的草綠色秀髮。
 
  就外表上來看,她那纖細柔弱的矮小身型,應該不到150公分吧!完全就像個人偶一般……
 
  剛剛在昏暗的光影之下,我都還看不太出來,原來她是一個這麼可愛的美少女嗎!?
 
  可愛到都想要抱回去,養一隻的那種程度!
 
  不過,話說,真的沒問題嗎?
 
  不會涉及到法律什麼的嗎?真的能抱回家養嗎?
 
  「……沒事!謝……謝謝啊啊啊啊~~不對!」
 
  那粉嫩的小臉,在看了我一眼之後,又立刻和我拉開了彼此的距離,抱著自己的胸部,臉色顯得有些豐富的鼓起了自己的臉頰。
 
  「你你你你,你在做什麼啊~~!!!」
 
  這是我要說的話吧,喂……!
 
  真是的,這麼天然的少女,到底是為什麼要跟蹤我啊!?
 
  「……這個身體怎麼會這麼難控制啊!」
 
  我有點不解的在腦海中稍稍的想了一下。
 
  莫非,等等……不、不會吧!
 
  難道我在學校裡,有受歡迎到這種程度嗎??
 
  雖說的確是有不少的女同學…………那個,我說還要繼續嗎!?
 
  而就在我沉溺於自己想像裡的同時……另一旁的少女在忙完了自己的事情過後,又再一次的擺回了那令人無語的戰鬥架式出來。
 
  妳到底有完沒完啊!!!
 
  「那麼,這次夏亞可是真的要認真了──」
 
  「是是!不要在被石頭給拌……」
 
  「──劃!!」
 
  哎!?這個鋒利的感覺!
 
  她的手刀不偏不倚的朝著我的臉頰上頭劃下了一刀。而這一瞬間,要不是我的反應夠快的話,我的臉,可能已經被她給劈成兩半了!
 
  並不是騙人的……
 
  「難道妳也是異變能力者嗎?」
 
  我看了一下自己臉上的血漬後,有點吃驚的開口向著她問道。
 
  「哎!終於意識到了嗎!?嘛,姑且也算是吧!不過夏亞可是比起那個,還要更加特殊的存在~!!」
 
  飛到半空中的少女,態度輕佻的回答了我的疑問。但是,不到一秒鐘的時間,她又迅速的襲向了我的身前,表情愉悅的就像是不同的人一般。
 
  「哈哈哈哈~!」
 
  「可惡!」
 
  被砍到可不是鬧著玩的啊!
 
  我可以明確的看出來,以她那毫不拖泥帶水的戰鬥架式,還有速度。她的身體,絕非一般的普通人!而且……
 
  「劃!!」
 
  「……好痛!」
 
  這次,她的手刀,確確實實的,削過了我的左側腹部,將我的衣袖給劃了開來。不過,幸好這一刀並沒有砍的很深入的樣子,只是微微的泛開了,那有如熱氣般,沸騰在我身體上的鮮紅色血漬。
 
  她完全是認真的!!
 
  而且!硬要說它是「手刀」的話,那已經是個十足的殺人武器了。就算稱之為「白刃」也不為過。
 
  我彷彿可以去想像,那偽裝成手的利器,它那原本鋒利的外貌出來。
 
  「吶~你就只會閃閃躲躲的嗎?劃!劃!劃!偶爾也來陪夏亞玩一下嘛~!」
 
  她一邊游刃有餘的揮舞著她那手上的白刃,一邊調侃著我,向著我不斷的接近。
 
  ……說的這麼好聽!
 
  可惡!她的攻擊實在是太過於難以掌握了,彷彿就像是在亂打一樣,但是卻又幾乎每一刀都刀刀到位,毫不馬虎,讓我沒有任何可以反擊的機會。要是我有一絲閃神的話,可不是受傷,這麼簡單就能完事的!
 
  我不斷的穿梭在那渴望著鮮血的白刃群裡頭,我沒辦法用手去阻擋她的攻擊,因為我知道,要是這樣做的話,那我的手可是會飛掉的啊!畢竟不是拳頭,所以根本無法防下來,再加上……
 
  「喀啦~!」
 
  「……喀啦~喀啦~喀啦……喀咚!喀咚!喀咚……」
 
  她那白刃的鋒利度,都能輕易的砍斷在一旁的鋼筋與水泥柱。
 
  「……可惡!!」
 
  所以,我就只能這樣,像個小丑似的,不斷的閃躲過她那快如閃電的猛烈攻勢。
 
  而她,好像也因為我不斷閃躲的關係,表情漸漸的變得更加瘋狂了起來。
 
  「啊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怎麼了!快出手啊~!!」
 
  她真的是先前那個天然的少女嗎?表情完全判若兩人!
 
  而就在我倆交鋒,不!應該說是我單方面的被挨打後的沒有多久……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咻!!」
 
  她發出了享受殺戮般的狂笑,從我的頭頂呼嘯而過。不過,想當然,這一下我當然也靈巧的給避了開來。不過……
 
  在她飛空起來的雙腳落地了之後,她背向著我的身後,站住了一會。
 
  「啊啊~!難道你也是一樣,是那種只要對向為女孩子,就下不了手的蠢豬嗎!?」
 
  我轉過身體,冷靜的望著她的背影。
 
  被她看透了嗎!?
 
  隨後,她緩緩的轉了過來……隨著那臉孔浮現出的,就像是在看著壞掉的玩具一般,是充滿憐憫的恐怖笑容。
 
  「不過!你放心好了!因為夏亞,從來沒有把自己當成一般的女孩子過~!」
 
  她將下巴輕輕的往上一吊,嘴角微微的上揚,半張開著。
 
  那副投射過來的噁心面貌,彷彿終於壓抑不住,自己內心的情緒一般,逐漸的令我頭皮發毛了起來。
 
  那彷彿是在貶低著我,要我苟延殘喘的殘忍笑容。那是一副冷酷而又帶著一絲雀躍的扭曲神情。
 
  ……就像是在對著我說,「拼命掙扎吧」的樣子。
 
  「怪物!」
 
  「──咚!!」
 
  說完之後,她又一個墊步,快速的飛身衝向了我的面前。原本踩踏著的地面,也因為她強大的力量,陷下了好一大塊,震得塵土、碎石,四處飛揚了起來。
 
  「哼啊──!!哼啊──!!」
 
  她的表情似乎越來越扭曲了,跟剛才見到她的模樣,簡直差了十萬八千里。
 
  陣陣的殺氣從她的周邊流淌而出,直擊了我的內心。
 
  彷彿原本壓抑著的所有情緒,都逐漸爆發了出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快反擊啊!快反擊啊!快將你那脆弱的內心,打在夏亞的身體上啊~!!」
 
  而隨著她的殺氣漸漸裸露的同時,她那兩手上的白刃所揮下的風壓,似乎更加的沉重了起來!
 
  「劃劃、劃劃!喀蹦──!!」
 
  就像是可以騰空,揮出斬擊一般。好多被她空劈而出的尖銳風壓,四處的飛濺而出,迅速射向了我的身體周圍,打在了我身後的水泥石牆上頭。
 
  而我的雙手,因為要護住她這樣的攻擊,也多出了好幾道的傷痕出來。
 
  「……嗚!」
 
  隨後,我有些站不住腳的半蹲了下來。
 
  可惡!在繼續這樣子的話,真的會很不妙……
 
  而她在看到我一副不能自己的模樣之後,原本激動的情緒,竟不知不覺間緩和了……!?
 
  「越來越沒趣了呢~!虧我還在期待你是個什麼樣的男人呢~!想不到只是個只會左閃右閃的蒼蠅而已~!」
 
  她在遠處,朝著我的身前,伸直了她的白刃,揮出了幾道風壓之後,慢慢的失去了原本的興致。
 
  「哈啊~!真是浪費時間啊……」
 
  沒辦法了,只能試試看了!
 
  「算了~!反正也是工作之一!就提著你的頭顱回去,然後說服高層們,說你不是他們要找的人好了……」
 
  「能做的到的話,妳就試試看啊!」
 
  「……嗯!?」
 
  她揮出的風壓,精準的落在了,我後方的水泥牆上頭。
 
  不!應該說是被我精準的,給預測到了一般。
 
  然而,我並沒有完全的閃過,她所揮下的每一擊風壓。我的右肩,被其中的一道風壓給劃開,噴濺出了鮮紅色的汁液出來。
 
  「嗚呃!!」
 
  該死,原以為她會將全部的風刃都砍向我的腦袋……看來她似乎對折磨人,非常有經驗的樣子……不!又或著是說,她是為了以防萬一,而故意不打在同一個位置上的嗎!?
 
  ……真是個可怕的女人!
 
  我摸著自己的右肩,吃力的走到了她的面前。
 
  「喔~!看來你終於要動真格了嗎!?」
 
  她看了我毫髮無傷的站了起來之後……
 
  「不錯呢~~!不錯呢~~!就是要這樣子!!!」
 
  那臉上狂氣的笑容,又再次的浮現在了我的面前。
 
  ……和她打持久戰是絕對不行的!必須要有辦法一口氣解決她!!
 
  隨後……
 
  「──哼唔!」
 
  「嗯~!直接朝著夏亞的面前衝上來是嗎~?嘛!夏亞也不討厭這種主動強勢的男人啦!!」
 
  我朝著她的身前,快步的突進了過去,將自己那剛猛的拳頭,打在了她的面前。可惜的是,卻全都被她以白刃給擋了下來。
 
  「……哈啊!哈啊!」
 
  而在和她對陣了幾下之後,我感覺到有些不對勁的向後跳了開來。
 
  ……哈啊!果然有點使不上力啊!
 
  我將雙手,扶在了自己的雙膝上頭,一邊喘著氣,一邊看向前方那面露兇光的少女。
 
  被自己的身體的給脫累的感覺,實在是不怎麼好受……
 
  我每揮出一拳,那彷彿直逼腦幹的劇烈作痛,就會讓我難以正常的發力。
 
  ……沒辦法了,只能讓自己的身體,去習慣這樣的一個感覺了。
 
  「咦~!?該不會,這樣就結束了吧?夏亞還沒享受夠呢~!」
 
  而前方那惡劣的少女,在看了我的面色之後,將手上的白刃給鬆了開來,撇著頭的兩手一攤,不改她狂氣面容的,對著我回嘴了幾句。
 
  「喝呼……還沒完呢!」
 
  在聽到了她的調侃之後,我稍微調節了一下呼吸的節奏,隨後,又繼續的站穩了腳步。
 
  在這之後,我持續的對著她快速的揮出了,接連幾乎毫無延遲的肉身拳頭,而她也不留情的將白刃朝著我的身體給迎面劃了過來。
 
  「好凌厲的攻勢啊~!夏亞都要快站不住身子了~呢!咻!!」
 
  好險!差點就被她給砍到了……
 
  她將右手的白刃,以刺擊的方式,直接朝著我的眼前呼嘯而過。
 
  不過,正好!
 
  「哎……!?」
 
  「哈啊啊啊──!!」
 
  我在細膩的閃過了她的刺擊之後,不敢馬虎的抓住了她的右手,並藉著她身體向前的動能,借著這股力道,使勁的將她給拋了出去。
 
  「哎,哎哎,哎咿咿咿!!!」
 
  她被我硬生生的,給甩了有20公尺那麼遠……落下的身體在地上翻滾了5、6圈之後才停了下來。
 
  ……哈啊!這應該只能稱之為試探吧!因為我知道,那個恐怖的女人,她還是會在再次站起來……
 
  現在倒臥在地的她,在我的眼中,也只不過是個假象而已。
 
  所以,我絕對不能僵在這裡,我現在必需要立刻衝上去,絕對不能給她任何反擊的機會。
 
  隨後,我在愣了一下之後,又繼續踏開了沉重的雙腿,朝著慢慢站起身來的她衝了過去,而下個瞬間,我猶豫了……
 
  「……哈~啊~啊~啊~啊~~!!!」
 
  她在我的面前,齜牙的笑著。
 
  她的瞳孔,所看到的,並不是我的模樣,而是令我背脊發寒到無法想像的恐怖畫面。
 
  她的笑容,毛骨悚然到令我無法移動,就像是在恐怖電影裡,魑魅一般的害人邪笑。
 
  她的笑聲,使我的兩肩,不斷的顫抖,寒毛直豎。
 
  她的神情,猙獰到讓我永遠都無法忘懷。
 
  我、我在發什麼呆啊……居然被她恐怖的模樣給嚇的兩腳發軟了……
 
  而剎那間,她又撲襲到了我的眼前。
 
  快振作起來啊!!!
 
  「──劃!!」
 
  在她的指尖,快要觸碰到我胸口前的那一刻,我向著她的左側,使命的猛烈一跳,避開了她的追身攻擊……
 
  但是,身前的少女,絲毫沒有要停下來的打算,隨即,站穩了步伐之後跟上了我的腳步,並且附贈了多達數刀的恐怖連擊。
 
  「不錯呢~!不錯呢~!劃!劃!就是要這樣子~!劃!就是要這樣子~!劃!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終於開始失去理智了嗎!?
 
  她開始瘋狂的朝著我的面前,亂無章法的亂砍亂劈。然而,這等粗暴,又毫無顧慮自身後果的單調攻擊,讓我有了可趁的機會。
  
  「喝啊──!」
 
  我也毫不保留的,將自身的拳頭給迎合到了她的臉上……
 
  「 砰!!」
 
  這一拳紮紮實實的擊中了她的左側臉頰。
 
  隨後,她在被我給擊中了之後,可能是因為拳壓的關係,向後滑退了好幾步的距離才停了下來。
 
  但是……她臉上的面容,看不出有一絲絲的疼痛感,不如說,反而是更加期待的樣子。
 
  「呸……」
 
  她側低著腦袋,吐了吐口中的血漬,擺露到我面前的兇光,似乎更加的兇狠銳利。
 
  「啊啊~!就是這種感覺~!就是這種感覺~!夏亞要的就是這種感覺~!!!」
 
  「果然不好對付啊……」
 
  我看了一下自己發腫的右手後,隨即備戰好了戰鬥的架式,等著迎接她接腫而來的攻勢。
 
  隨後,果不其然,她又馬上跳到了半空當中,凌空衝向了我的胸前。
 
  「不夠~!劃!不夠~!劃!再來給夏亞更多的滿足~!劃!劃!再來給夏亞更多更多的快感~!劃!劃!劃!劃!」
 
  如被我預料到一般,她還是發了狂的亂衝亂砍,完全沒有要保護自己的打算。
 
  還是一樣無腦的橫劈亂砍嗎!?哼!這下子,只會在被我揍下另一拳而已!!
 
  而就在我的左拳快要直襲到她正臉的瞬間……
 
  不……等等!!
 
  「咻!」
 
  我即時的將左手給縮了回來……差點就要被她,從身體下方鑽上來的白刃給刺了下去。
 
  居然是從死角偷襲上來嗎!!
 
  原來如此……她並不是無腦的攻擊,而是有計畫性的在引誘我出手……
 
  看來這個女人,過去戰鬥的經驗,絕對非同小可。
 
  這就算只是以我這個,毫無學習任何格鬥術,只憑自身的打鬥經驗的外行人來說,都看的出來。
 
  這個女人確實有一手!
 
  不過,我也不能在這裡放棄掙扎啊!!
 
  而就在我將自身的鬥志發散到她眼前的這一刻……
 
  「哼!」
 
  唔!怎麼回事……剛才,她是不是笑了一聲!?
 
  這突如其來的反應,使我稍稍的遲疑了一下下。隨後──
 
  「──嗚啊啊啊啊!!」
 
  一股宛如開天闢地的巨大的力量,直面的,朝著我的左側襲擊了過來。
 
  這一擊,下的又猛又快,又急又重,把我整個人都給打飛到了後方的水泥牆上頭。
 
  「嗚……呼哈!」
 
  居……居然還會踢擊嗎!?
 
  故意在自己的白刃與我拳頭對峙的這段期間,施展的這一記迴旋踢擊,不偏不倚的打中了我的側腹。
 
  因為太令人出乎意料的關係,讓我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難道她是連這一點都計算好了嗎?裝作只會劈砍白刃,而完全不使用其他種類的進攻方式,就是在為了等待這一刻嗎?
 
  我靠躺在了堅硬的水泥牆的上頭,嘴角慢慢的咽出了鮮紅色的液體,而身體後側的牆面,也因為這一擊的威力,龜裂出了好幾道的裂縫出來。
 
  以她那白刃的強化能力來看,這一腳絕對下的不輕!要是我沒有我急時用雙手護在自己身體面前的話,恐怕我的內臟早已被這一擊,給震的粉碎了吧。
 
  不過……
 
  我緩緩的看向了我的雙臂,幾乎全都被剛才的那一下,給踢的整面瘀青發紫,而且都能明顯看出的血紅色的印記出來。
 
  看來我的手,勉強還舉的起來呢,骨頭應該也還沒斷掉的樣子。
 
  那麼接下來該怎麼辦呢?逃也逃不掉……身體也快負荷不了了……
 
  「……唔!」
 
  正當我還在猶豫該如是好的同時……
 
  「那麼最後就由夏亞來送你上路吧~!」
 
  那少女的身影卻早已擋在了我的面前,封住了我的去路,並且右手的白刃,已經直襲了我的心臟而來!!
 
  …………
 
  呵呵!!
 
  而就在這一個瞬間,我面露竊笑的回瞪著少女。
 
  「還留有一手的不止是妳而已……」
 
  一切都如我的計畫一樣!將她給引誘到水泥牆的面前,就是為了在等待這一次的機會。
 
  「你、你說什麼?」
 
  這還是我在那場戰鬥之中,第一次見到夏亞吃驚的神情來。但是……這卻不是令我回味最深的神情……
 
  我隨即縱身躍起,在空中翻轉了近半圈,並將雙手握住她的右手臂做為支撐點,呈現出了倒立的姿勢……
 
  接著,再將自身的重心,轉移到了面向她的那一頭,在空轉了一圈回來之後,迎面而下,踩到了她的雙肩上……
 
  同一時間,飛快的蹲下了自己的身體……
 
  「竟然不能用手的話,那就用腳,這點我也是一樣的啊!!!」
 
  再以騰空的方式跳起,並用兩腳扣住了她的腦袋……
 
  隨後,立即將自身的重心,稍稍的往前偏移,這瞬間,我將身體上傳過來的所有動能全部集中在了一點……
 
  這股匯聚起來的龐大能量,慢慢的從大腿,移動到了腳踝骨的深處,
 
  「喝啊啊啊!」
 
  下一秒,就在離心力還未消去的那一剎那,我將全身上下所有的力量,毫不保留的,連同腳邊的少女,全部灌向了後方的水泥牆上頭!!
 
  「蹦──!!!」
 
  而她那漂亮的臉蛋……就這樣,被我硬生生的給埋進到了堅硬厚實的土石塊堆裡頭。並且,這一擊的力道,有可能連她那纖細瘦弱的脖子都給扯斷了也說不定……
 
  「……」
 
  在跌落下來,翻身了近4、5圈之後,我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那副如同像是被玩壞的木偶一般,一動也不動……壞掉的身軀……
 
  結束了嗎?
 
然後,一點一點的站起了遍體鱗傷的身子。
 
  等……現在不是陶醉的時候!?趁現在……趕緊溜掉吧!!
 
  「……那麼,就趕快……」
 
  而就在剎那間,一股突如其來的噁心感,貫穿了我的全身,使我難過的蹲了下來。
 
  「唔!這是……怎麼回事!?」
 
  我捂著自己的嘴,並且意識清楚的感受的到,來自胃部的底層,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蠢蠢欲動著……
 
  好難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
 
  過沒多久,這股激動難耐不安的躁動,宛如要宣洩而出的,從我的嘴裡吐了出來,但……
 
  「嘔……嘔噁!噁……!!」
 
  吐出的並不是我的嘔吐物,而是發散著濃濃血跡味的扭曲餘波。
 
  「血……這是血嗎!?騙人的吧!!為什麼……」
 
  在見到了這番情景之後,我強忍著內心悸動,無法理解的看向了自己的身體……
 
  「!?」
 
  同一時間……明顯的可以感受到,在胸口附近的前端,似乎有股難以言喻的熾熱能量潛伏在了此處。
 
  「呼~哈……」
 
  這股火燙的燒灼感,有如像是火山裡的岩漿一般,傳遍了我的全身上下……使我難過的按住了自己的胸口,彷彿快要呼吸不過來……
 
  好痛苦!
 
  而在相隔幾秒之餘,前方的視線貌似也跟著逐漸的模糊了起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面對這接連浮現於眼前的種種事態,我的腦袋彷彿被無形的力量給限制住了一般,逐漸的快要跟不上,這突如其來的節奏轉變。
 
  然而,就在這不知不覺間,在這個最糟糕的時間點……
 
  「──呵!」
 
  一個踏著輕盈步伐的身影,宛如要嘲笑我一般……「她」臉上的神情毫不費力的,朝著我的面前走了過來。
 
  「這可是為你特別設計的機制唷!」
 
  這聲音……可惡……難道是!?
 
  「什麼!機制?等等……妳這是什麼意思!?」
 
  「嘛嘛……不要急嘛!夏亞馬上會讓你理解的……」
 
  理解!?什麼東西……唔!
 
  「呵呵!不過,再這之前……」
 
  她彷彿要回敬我一番的,摀著自己的上唇,神情曖昧的看著我的雙眼……似乎在隱瞞著什麼陰謀般的竊笑著。
 
  難、難道說!?
 
  「……會先讓你好好舒爽一番的~!!」
 
  該不會……
 
  「──啪啦!!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正當我好像有點搞懂她話語中,所蘊藏的含意的同時。我的胸前,宛如被一股向前暴衝的驚人力量,給硬扯了開來,在我體內竄動著的劇烈泉源,宛如火山爆發開來的能量釋放一般。一瞬間,從我的身體內部,全數噴湧而出!!
 
  而這一大片滾燙的熾紅色液體,像是被染紅的噴泉一般,不斷的劃向了,那一臉曖昧不明的少女面前。
 
  原……原來是在那個時候,就已經在了我的胸口上方,開了一刀了嗎!?
 
  「看你的表情,應該不用夏亞說明了呢……」
 
  她在第一次襲向我面前的時候,裝做被石頭給絆倒,讓我完全失去了對她的警戒。
 
  幾秒之後,我慢慢的趴了下來,眼前的世界,漸漸的失去了原本的色彩……
 
  「妳……妳這個……惡魔!!」
 
  與此同時,面帶笑容的少女,毫髮無傷的站在了我的身前,雙腳無情的踩踏在了我的血水上頭。
 
  「唉呀!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有人這樣稱呼夏亞了呢!夏亞好開心喔……」
 
  她俏皮的說著,我打從心底感到厭惡的話語。
 
  沒想到……從一開始就已經設計好了嗎……!?這個……可惡的……女人……
 
  「所以夏亞不是說過了嗎!夏亞才不是什麼蘿莉……而是這個世間最殘忍的殺戮兵器唷~!!」
 
  說著說著,原本可愛的語氣也漸漸的變調,變得冷酷而又無情。
 
  「……那麼~差不多該送你上路了吧~!!」
 
  隨後,她在舔了一口自己粉嫩的上唇過後,神情輕佻的走向了我的面前,高舉著她那右手上的白刃,面色愉悅的將我……
 
  「劃~!!!」
 
  將我的頭殼,給劃了開來!!
 
  而就在這個瞬間,隨著那腦漿泗溢而出的同一時間,她立即用左手上的白刃,把我的身首給輕易的支分了開來,並且隨意的把不需要的軀幹就這麼丟棄在了一旁。
 
  然後,高舉著我的頭顱……
 
  全身沾滿了鮮紅色的她,如同滿開的玫瑰一般,滿臉笑意的,毫不留情大口大口,暢飲著我的腦中所流淌而出的所有精華……
 
  最後,一點一點的……把我的存在,以及一切……全都不剩的,啃食了乾淨!
 
  「…………」
 
  本該是這樣子的,不過!?
 
  「嗶哩~嗶哩~嗶哩!嗶哩~嗶哩~嗶哩!」
 
  「喂~!我是夏亞……啊是……啊是!對不起……但是……好好,我懂了!再見……」
 
  ……咦?
 
  …………。
 
  「那個……氣氛是不是有點變了啊?」
 
  「嘿嘿!看來夏亞搞砸了……」
 
  「什麼鬼!!!」
 
  她在接完電話之後,看了我一眼,接著裝可愛的敲了一下自己的頭。
 
  「抱歉!抱歉!夏亞好像玩得太過火的樣子!一不小心被上司給罵了呢……!!」
 
  妳這麼誠實的說出來真的沒問題嗎?
 
  說著說著,她慢慢的把兩手給合了起來……然後對著我,閉上了單邊的眼角,微吐出了她那若隱若現的舌頭,一副懇求著我原諒她的無辜模樣。
 
  哪有人這樣求人的啊!未免也太不誠懇了吧!!
 
  不過……好可愛!
 
  「那麼事情就是這樣了,如果傳聞都是真的的話,那麼我們以後應該還有機會再見面的!所以,掰掰囉~!透~香~醬~!」
 
  少女說完之後,完全不給我任何反應時間的,隨即縱身躍起,飛至了月影幽亮的夜色上空,然後,就這樣消失在了我的視線裡頭。
 
  「哎!?」
 
  跑……跑掉了嗎?
 
  「…………」
 
  哎哎哎哎哎!!這到底算什麼啊!!!
 
  把我折磨成這個樣子之後,就拍拍屁股走人了嗎!?
 
  真是的!!我到底是倒了什麼霉了啊我……
 
  「…………」
 
  少女消失在我眼中後的不久,彷彿終於能夠放下心中的大石似的……我放鬆的將沉重的眼瞼給閉了起來。
 
  啊啊~!真是的……連吐個槽都越來越沒勁了呢……
 
  並且,兩隻手逐步環抱起了越顯僵硬的身軀……
 
  ……好睏……好冷……好空虛!我會……就這樣死嗎!?
 
  我的生命,正淡淡的一點一點的消逝殆盡。
 
  ……也許……這副狼狽的模樣……也還滿適合我的呢……
 
  「……說~笑的!」
 
  慢慢的直到腦中的畫面幾近全無了之後,我所殘留下來的,這最後一點意識……就這樣劃下了休止……
 
  我,一動也不動的,倒泊在了自身的血海裡,與外界失去了所有的聯繫……漸漸的陷入了永無終止的夢鄉之中。
 
  ※  ※  ※
 
  而在此時間的另外一頭。有名少女,似乎正慵懶的跳躍在了大樓上頭的屋頂之間。
 
  這位戴著冬季毛帽,身穿異國服裝的嬌小少女,她現在,似乎正在回想著某件事情的樣子……
 
  「夜久透香嗎!雖然實際對打之後,感覺得出來,他並沒有什麼戰鬥的天賦以及才能……」
 
  想著想著,她的嘴角,不自覺得微微上揚了起來。
 
  「不過,在親眼目睹了那個之後……」
 
  在少女的回憶裡,那名少年戰鬥到了最後,除了胸口上的那一刀以外,幾乎沒有其他任何的外傷。
 
  「果然如報告所說的一樣,是個很有趣的身體呢!」
 
  說完之後,少女神情雀躍的跳向了地平線的另外一頭。不到幾秒鐘的時間,她的身影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  ※  ※
 
  「唔呃……嗯唔……嗯……」
 
  我意識朦朧的從看似甜蜜的夢境中醒了過來……記憶模糊的睜開了,久未舒展的雙眼。
 
  ……好安靜。
 
  「這裡是……哪裡?」
 
  夜空!?
 
  我抬起頭來,上弦月已經高掛在了漆黑的夜色上頭。
 
  「我為什麼會睡在這種地方?」
 
  頭好痛……什麼都想不起來……
 
  我現在到底是為什麼會在這裡,完全搞不清?
 
  正當我想要慢慢坐起身的同時,一陣突然的刺激,讓我顯些反胃了出來。
 
  唔啊!!!
 
  「好、好痛~!!」
 
  這股刺痛感是怎麼回事!?感覺就像是胸口從中被人給剖開了一樣!!
 
  嗯……剖開?對了……我想起來了!!
 
  「那個戴著毛帽的嗜血蘿莉!!!」
 
  可惡!那個變態女人……結果她到底是想怎麼樣啊!?我完全搞不清楚了!!
 
  「不管她是不是合法的!下次在讓我見到她的話,我一定要親手榨乾她,叫她逼出所有實情出來!」
 
  所以,她應該算是合法的吧?沒問題的吧?
 
  「………」
 
  在激動過後,我微微的頓悟了幾秒鐘,發覺自己的內心依然有些不純潔。
 
  ──不過,話說回來!
 
  「傷口,果然……全都癒合了嗎?」
 
  我看向了胸口的正前方,原本那一道,從我的左右胸骨之間,劃開到肚臍眼上頭的巨大裂縫已經完全的消失了。
 
  只剩下曝露在身體外頭,那無法復原的外衣而已。
 
  「真是的,居然流了這麼多的血嗎!?這下傷腦筋了啊……」
 
  我仔細的觀看了一下四周圍,前方那一大塊鮮紅色的血泊,仍然大剌剌的灘在了我的面前。
 
  這片赤紅色的血灘,使我的外衣,包含下褲,全都給染上了一塊塊鮮紅色的痕跡。
 
  「唉唉~!回去大概又會被小烈給罵了吧!」
 
  話說,我到底昏迷多久了啊?
 
  我看著那一個洞,一個洞,宛如被暴風雨侵蝕而過,表面破損不堪的外衣還有衣袖,有點不甘心的站了起來。
 
  仔細一想,那個變態女,還真的不簡單呢……
 
  不管是她那獨特的攻擊方式,還是那足以騙過我的戰術頭腦,看起來都不像是沒有經驗的普通人,能夠施展出來的戰鬥技巧……而且,她手上的那隻N965-ANI系列的手機!那可是高檔貨來著!!
 
  「咳咳!」
 
  離題了!
 
  「她果然是…………哎!?」
 
  『妹妹 0985-XXX-XXX 未接來電 (26) 20:57』
 
  「看來,在不回去的話,真的會被小烈給殺死的啊!!!」
 
  ※  ※  ※
 
  隨後,在另一棟廢棄大樓的深處。
 
  「真是的!我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啊……不僅變成小狗還有女僕……而且居然還強硬的被要求……」
 
  『穿的在曝露一點!妳這樣根本吸引不到客人的!』
 
  『那個……不是,只是發發傳單而已嗎……?』
 
  『我說妳……妳可別小看這份工作了!!現在業界可都是大手筆的在招幕人才,像妳這種出生之犢的小貓,沒叫妳只穿泳衣上街,就已經是對你很寬容了!!』
 
  『呃……』
 
  咕!現在一想到他的嘴臉,就令我一肚子火!!!
 
  嘛……算了!反正,這些都不是什麼要緊事……
 
  「照目前的情況來看……看來是沒有必要在繼續介入下去了……不過,夏亞嗎!?果真如傳聞屬實的一樣,是個恐怖的女人呢……」
 
  那既噬血又殘爆內心,就算不是親眼所見,也能據體的觀察到這股莫名襲上胸膛的恐懼感……
 
  「那麼!那麼!接下來呢……夜久透香……你之後的生活,又會變得如何呢!?如果可以的話……我還真不想在繼續干涉下去呢!嘛……總而言之,還算是令人期待吧!」
 
  他把牢騷都宣洩完了之後,慢慢的走到了沒有玻璃的落地窗面前,接著,拔下了臉上的粗框眼鏡,表情淡然的望著腳底下的街道……
 
  「咳~!當幕後人還真是不輕鬆啊……」
 
  並且冷漠的對望了一眼,那下頭細小的微弱車燈……
 
  「不知道今天陣風有多強呢?」
 
  不久後,便跳了下去。
 
  之後,化成了一隻老鷹,消失在了看似遼闊的夜空當中。
 
  ※  ※  ※
 
  ──我與夏亞最初的相遇,就是這麼的慘烈到令人無法忘懷!
  說真的夏亞真的是一個非常令人頭痛的存在,也是個極為討厭的傢伙!
  仔細想想,要是沒有邂逅她的話,我的生活也許會更加的美好也說不定……不!光是被那個討人厭的變態女給盯上,就已經稱不上是美好了吧……再說哪有蘿莉會這樣見人就砍的啊!!咦……?
  啊咳咳咳~!!
  總之,夏亞使我原本不平靜的生活,產生出了更劇烈的變化,染上了一抹鮮紅色的色彩,將我推向了另一個次元的無底深淵。然而,這些……也只不過是剛開始而已……
 


後記


這算是我第一次發文到巴哈上,如有些生疏的地方,請大家不要見諒。

而這部輕小說,則是我自己開始創作之後的,所誕生出來的第二部作品......所以基本上我還只是個剛開始寫作的新手而已@@(其實我的寫作年齡還不滿半年吧......)

因為算是個動漫宅,所以寫作的風格,主要都是以日輕為主。


而這部「來自異端的鮮紅色禮物」,是我利用閒暇的時間所慢慢熬出來的作品,其實本來只是想來加強一下敘述的功力,而隨手執筆的......

畢竟我的敘述,真心不擅常啊,如果是一連串有趣的對話的話,我可能不到幾分鐘就寫出來了,但是敘述嗎......嘛!總而言之,就是這樣創作出了這部有點偏向異能風格的詭異作品。

而在之後,在所有角色都陸陸序序的登場之後,我大概就會開始加入大量對話了吧!?

簡明扼要的來說,這部作品的創成,是以片段式的方式完成的,所以在段落的連接上可能會稍稍的有點不順暢吧?(不想承認......)而產文的順序,我又剛好是先寫完第一章之後,在寫出序章的。所以在序章上頭,算是埋入了不少伏筆吧?如果看完第一章後在去重新回顧序章的話......我想,可能會更有帶入感吧!?說笑的......


至於,說是第二部作品的原因......是因為,目前創作的第一部作品,還在努力的修稿當中,因為想要投稿給出版社的原故啦!所以近期大概是沒辦法放上來給大家分享了,這點還真是有些殘念QQ。

所以,就是這樣,時間也差不多進入尾聲了。這部作品所要呈現出來的感覺,大概就是有點異能戰鬥,然後又有點校園生活,再加上一些吐槽要素,以及大量的主角被虐場景,我想,大概就是這樣吧XD


PS:(題外話!其實在寫完之後,我發現有幾個Bug所以立刻來補充一下。)


第一點:關於夏亞與男主的相撞,照理講夏亞的身高,應該比男主還要在矮上一個頭,所以,不應該會精準的撞在主角的臉上。

而這邊大概可以解釋成夏亞開著浮空輔助器在監視男主的狀況。有點像是,只要男主一動,夏亞就會瞬間繞到男主的背後一樣,有點像是背後靈一樣的感覺。不過,沒有多久就被男主破功就是了......


第二點:關於夏亞的自稱。在接電話的時候,因為是上司的關係,所以換回了我(私:わたし)(日本人,對稱乎可是無比重視的啊......)而在開頭的時候:「給我停下啊!」

這邊大概可以合理的解釋為:故事的描寫方式有點像是主角在回憶著先前發生過的事情,以腦海中的畫面去描述出來的。而當時主角還沒認識夏亞,所以夏亞的自稱也自然而然的被主角給改掉了。


以上,就是我有點多餘補充的廢話......啊不是!是後記內容。

因為還要持續修稿另一部作品的關係,所以更新的速度可能會非常的慢(哭),這點,還請大家多多的包含!



《來自異端的鮮紅色禮物》第一章(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9618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kk66dd2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來自異端的鮮紅色禮物》...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pjfl20180818空氣
空氣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2:2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