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1 GP

第四章20 『試驗結果』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8-20 07:40:22│贊助:65│人氣:10018



───保持著坐在教室正中央這般的姿態,白髮的少女正傾斜著腦袋。
一邊承受著少女的視線,昴粗略地確認了教室內沒有其他人的身影。隨即從教室中抽出半身向走廊探了出去,左顧右盼進行著再一次的確認───再一次接受了完全沒有他人氣息的現狀後,撓著腦袋歎了一口氣。
「姑且,有想要提問的事情呢」
「嗯嗯,就讓我聽聽吧。你在想什麼,在考慮著什麼,又會對我說些什麼。我對此非常有興趣呢」
「妳,穿這件校服超級適合喔」
面對瞳孔中閃著好奇心的魔女,昴伸出手指訴說著自己的感想。忽地,聽聞了這句俏皮話的魔女懵逼了一小會,隨後便無法忍耐住笑意一般噴了出來
「哇哈,謝謝呢。你這麼想的話,我出現在你記憶中的價值也算是有了呢。畢竟這是存在你記憶之中最鮮明的,也是見過次數最多的服裝呢。不知是否有符合你的胃口了呢?」
從座位上站起,捏住灰裙兩端裙角的少女───艾姬多娜當場咕嚕咕嚕地旋轉了起來。披到肩處的白髮也因此飄舞著,如此活蹦亂跳的姿態,僅僅只讓人聯想到於此相應的妙齡少女了吧。
灰色的短裙,配上深色的外套。胸口出裝飾著的緞帶彰顯著和昴是同級生這樣的事實,藏在其下的白色襯衫在這些的點綴下顯得更加鮮明閃耀。
只是,硬要說有什麼地方感到不滿的就是,
「比起短裙我更喜歡長一些的呢啊。長的一方撩起來所要消耗的時間更長因此更能點燃想像力呢」
「原來如此。那麼,下次為了能夠實現你那撩裙子的期待,不妨穿上長些的裙子來呢」
「雖然不會有那樣的機會了呢!還有,並不是因為我最喜歡大家才都穿上這身校服的啊。在這裡是被決定了要穿上這身裝扮的。近衛騎士什麼的不也是這樣的嗎」
艾姬多娜用手遮著嘴『庫絲庫絲』地笑著。這份態度就像是將昴的話一半當做了借口了的樣子,即便繼續解釋自己所希望的回應也不會到來吧。
縮了縮肩膀,昴將教室深處───靠窗邊的倒數第二個座位,將自己這樣不算靠後卻也不算靠中間的椅子拉了出來,撲通一下坐了上去。
不論是木質椅子那堅硬的觸感。或是被先前的使用者刻上了字母的桌子。還是睡覺時將體重壓上去後那嘎吱嘎吱作響的桌角和那生銹了的抽屜。無論哪一件,都是昴所遠離了的日常生活的碎片。
「還以為,我的出現會讓你更加吃驚呢」
「要是有要隱瞞的意願,對背景應該再多下一些功夫哦。不論到這件教室來的途中,還是上學的路上,一個人都沒有,這種情況怎麼看都不合常理啊」
就算考慮到臨近午後這一點,昴所走過的這條道也未免太過於人煙稀少。彷彿,像是將對於昴來說不需要的情報完全從世界上剔除了一般。
「對於我來說是太過於舒適的世界啊。對你來說沒能拜見到自己所希望的姿態只能說是活該啊」
「不不不,這也算是樂趣的一種啦。所謂嘗試,對於我來說能夠得到結果便是最大的幸福了啊。此刻結果如何,並沒有太大的關係。當然了,若是考慮到是否會與之後的事件產生關聯這點的話就略微另當別論了呢」
理應算盤落空的艾姬多娜,卻感不到一絲敗北感並舉起手左右搖擺著予以上述應答。看著這從心底裡沒有一絲敗北感的這份姿態,昴想要咂舌的心情溢於言表
「於是乎,這個世界究竟是什麼鬼呢?我確實應該是,進入了正在進行著『試煉』的墓場,然後……」
「持有資格的你進入了嘛。理所當然,只是你也開始了『試煉』不是嗎。沒有聽見提示嗎?首先,要直面過去什麼的」
拋出了贊成昴想像的觀點,艾姬多娜將手放在背後緩步走向了昴。長髮隨風飄動的美貌少女,在瀰漫著舒適涼風的教室中,身著制服的少女沒有一絲絲違和感和環境融為了一體。
她那不經意間的一個個動作,總有一種想要籠絡自己內心的陷阱散佈在其中的感覺,昴隨即下意識地將視線從少女的身上移開。
然後
「無論是誰,都會對過去抱有後悔。只要是每天都活著,怎麼可能會有不後悔的人存在呢。今天後悔昨天的事,昨天又後悔再之前的事情,然後到了明天的話也一定會後悔今天的某些事。───畢竟人類,擁有著後悔這項機能呢」
「不要抱有如此悲觀的想法啊。將這些後悔換作反省,反省昨日並今天有所作為,將今日的反省作為明日的突破口這樣不也是人類的機能嗎」
「───正是如此!」
面對拍著手發出了渴望的聲音,臉向著這邊靠近的艾姬多娜,昴本能地身體向後一驚。但,他卻毫不在意地繼續向著昴向後仰的地方逼近,在能感受到相互呼吸的距離下將視線直直地拋向對方的黑瞳,
「只不過是個文字遊戲,說到底不過是考慮的方法有了稍許改變。但是,對過去抱以悲觀亦或是樂觀的態度所得出的答案卻大相逕庭。大多數人對過去抱以悲觀的態度,總是回顧自己所記住的不好回憶,將一路走來的道路一一否定。然後對自己否定了的事情再次浮現感到厭惡,並因此關上了內心的那扇大門」
「喂喂喂,臉……好近……」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呢。昨天的自己,相比起今天的自己的話絕對是非常無知的啊。而今天的自己,相比明天的自己來講又絕對是知識不足的啊。所擁有的知識總量,即便僅是一件回憶的數量,過去也比現在以及未來相比較為劣勢。這便是事實啊!」
絲毫不在意被自己氣勢所壓倒了的昴,進入了高潮的艾姬多娜仍滔滔不絕說了下去。隨後又突然挪開了身,雙手大力叩打著桌面
「因此當回顧自己的過去時,或是與回顧的過去直接邂逅時,人們總是會迷茫,困惑,歎息,痛苦,發出悲歎,變得悲觀起來,並在此之上得出答案。如果是基於此而獲得的答案的話,不論是怎樣的答案我都會予以肯定啊。背過身去逃避所得出的答案也好,向前伸出手直面過去所得到的答案也好,同樣都是越過過去這道坎的證明」
「這便是,這個『試煉』的目的嗎」
「正是如此。直面過去的自己,並對於這份過去拿出某個回答。若是對回答感到恐懼,感到厭惡,總是抱著腦袋逃避的話那麼『試煉』便會永遠也無法被跨越。但是,肯定過去,或是能夠否定並斬斷過去的話,我便會抱以讚賞來目送他。這便是,第一道『試煉』呢」
向著合格的昴點了點頭,隨後艾姬多娜又變回了原來的樣子,伴隨著兩頰略微的紅暈咳咳了兩聲說道
「稍,稍許有些過於興奮了呢。讓你看到了不體面的地方還真是抱歉」
「沒什麼好在意的。若喘氣有臭味的話還真是夠嗆了,不過所幸你的是柑橘系的呢。比起這個……」
入眼了艾姬多娜少見的害羞姿態,昴收起感想並把椅子稍稍向前挪了挪變為向前傾斜的坐姿說道
「若你所說的條件便是躍過『試煉』的條件的話,能理解為我已經通過『試練』了嗎」
「事情的經過我從頭到尾都源源本本地看到了……已經得到了足夠的答案我是這麼認為的哦」
將手放在胸口,艾姬多娜就像是品味到了非常濃醇芳香的紅茶一般深深吸了一口氣,露出了十分滿足的表情
「無論是面對過去心靈創傷的象徵,還是過去罪惡感的依憑,你都給出了自己的答案。這件事,我想予以極大的稱讚呢」
「說什麼從頭到尾……那豈不是,連我痛哭流涕的樣子也都被你看到了!?」
「對唔起(ごべんなさい),就連我也都情不自禁眼睛濕潤了哦」
「少……少囉嗦!!對誰都不要說出去啊,賊特麼害臊!」
和父親的離別,如此真情裸露的動人場面若是知道了有被偷窺,可一點都笑不出來啊。進一步說,這更是對那一瞬間昴和賢一情感的侮辱。
也不知道究竟有沒有理解到自己這邊的感情呢,艾姬多娜僅僅像是以此為樂一般『庫絲庫絲』地笑著
「不過唯一可惜的是,沒能更深入地品味到你那面對過去時煩惱的姿態吧」
「啊?」
「雖說我喜歡藉此得出的答案,不過在得出答案的路途上所經歷的煩惱也是對知識的一種歌頌與讚美我是這麼想的呢。煩惱著,掙扎著,在此之上期待著你所拿出的答案的呢……」
說完便略微斜眼看著昴,像是要望向瞳孔深處窺視一切一般瞇起了眼睛
「不巧,想要以此為樂的話這個『試煉』似乎略微,出場晚了一些呢。因為你看起來早已經從自己的內側,得到了一個對過去所抱有的各種負感情的答案呢」
「啊啊……是這麼一回事嗎。如果是這麼一回事的話,請允許我做一個悲傷的表情」
在理解了艾姬多娜感到殘念的理由後,昴深深地從鼻中歎出了一口氣。
她所希望的『試煉』走向似乎是,昴和過去形如『糾紛源頭』的雙親再會後,並在和他們度過的時間中理解到自己的弱小,因此煩惱,得出逃避或是面對的答案,並在此之上下定決心再來到這裡。
但是,這樣的事情昴內心早就有了答案,
「對於無可救藥的我,卻有一個稱呼我為英雄的人存在著呢。事到如今根本沒有面對過去的必要,我早已接受了自己完全不行的這個事實了啊」
「用其他的方式徹悟了,呢。不過對於我來說卻是沒能如願以償無趣到了極點呢。你若是遇到了對你說這些話的人,希望你能轉達給他說魔女怨恨他這樣呢」
真是一句令人聽了冒冷汗的威脅,想如此這般將俏皮話付諸於口,昴忽然注意到。從艾姬多娜口中說出的,那安不下心來的發言。
「你,剛才是有說憑借我的記憶來再現什麼的……既然有從我的腦中偷窺,不也應該能了解說出這句話的人是誰不是嗎?」
又或者說,那是一種比起注意到更像是死纏住不想放棄一樣的心情也說不定。即使是因為偷窺了昴大腦的理由,在那個世界已經被遺忘了的雷姆的事,雷姆的姿態,那個令人憐愛的少女的存在若仍有人知曉的話。但是
「雖然很對不起你的期待呢不過。身為貪婪的我也是有能夠做的事情和不能做的事情這樣的劃分存在的啊。雖然對於這個『試煉』而言吸取了所需要的情報,但這以外的部分就完全沒有處理了哦。僅僅只是將知識一股腦地盜取出來偷窺又有什麼有趣的呢?傾聽他人所能得到的快樂,我還沒有自己去把它捨棄的想法呢」
給予的回答卻是,昴所完全不能理解的魔女的矜持。
該說是艾姬多娜的信念嗎,雖然是厚顏無恥的理論,但對於此種回答,昴完全無言以對。
只不過,「若是說只抽出對『試煉』有需要的部分……那,你的這件制服又是為了什麼才……」
「那當然是因為,這是再現這所名為『學校』的建築物所必須的情報啊。才不是因為知曉了異世界的存在和奇妙後,在意生活在那邊的女孩子們是穿著什麼樣的衣服,對於我是否也合適什麼的或者期待是否也適合我什麼的呢」
「我說你啊,莫非就是人們所說的長著聰明腦瓜的笨蛋嗎?」
對於身體力行了何為『言多必失』的艾姬多娜表示歎息,昴搖了搖頭。
原來如此,看樣子從她嘴中不大可能聽到期待的答案。但是,也因此有了確信了的事情。
那便是,「雖說根本沒必要問呢。果然,這個世界是……」
「啊啊,是的呢。這裡是以你的記憶為模板,且盡可能地忠實現實並再現的虛構世界。所以理所當然得───你真正的雙親,仍然不知道你在何處幹些什麼,想必仍在擔心著行蹤不明的兒子吧」
「───」
「你所不知道的情報,很可能早在不經意間就被帶來了呢……你真的,不知道這些情報嗎?父母熟人所寄來的信件,你能夠斷言說一次都沒有看過嗎?從小便和父親聯繫的老人,你一次都沒有與他們見過面嗎?你所感到與以往不盡相同的父親形象,你真的一次都沒在腦海中描繪過嗎?」
艾姬多娜將話像連珠炮似地丟出,隨即「又或者說」這樣繼續說道
「內心覺得這些事自己並不知道,因此就以為真的能夠瞞天過海了嗎?人在知曉真相後便會松上一口氣,你又哪裡來的自信保證說沒有在日常的細微之處將秘密洩露出去呢?即便如此出於渴望被愛的自私本性,你可有確鑿的證據證明你沒有向虛構的父母尋求過這份感情嗎?」
將臉向著一言不發的昴靠近,艾姬多娜的呼吸貼近了昴的耳邊,最後的聲音化為了妖冶且使人怦然心動的呢喃───
「實在是過於理想化,過於順利了───不這麼,覺得嗎?」
「───」
指尖溫柔地剝開昴的心,艾姬多娜嫣然一笑。
那是和之前見到的與外表年齡相符的微笑不同,是不論怎麼看都十分不詳,能夠讓人聯想到只記載於傳說中屬於『魔女』的微笑。
大腦被她那深入人心的話語凌辱,昴沉默地閉上了雙眼。腦海中是一片混沌而漆黑的世界,映入眼簾的是在最後見到的父母的模樣───
「不要因為沒能如願,就肆意貶低我的父母了啊,魔女」
「……怎麼?」
「我的答覆已經全部傳達了。無論是父親還是母親,也都接受了我的回答。將沒能說出來的話全部付諸於口,也被賦予了『一路順風』,『加油』這樣的祝福呢」從椅子上站立了起來,將手撐放在桌上,對近在咫尺的艾姬多娜予以頭部撞擊。伴隨著魔女因吃驚而放大的黑色瞳孔,昴繼續說道
「那個時候的聲音,笑容,一切的一切,早就將我的想像什麼的給打碎了啊。───我的雙親,才不是會被我的想像所束縛的人呢。別瞧不起人了!」
「───」
「我已經向父親和母親,傳達了一切。並就這樣解決一切後回到了這裡。───才不會被你的花言巧語,給迷惑哦」
將撞上了的額頭返了回去,魔女驚退後昴便再次將腰委之於椅。狠狠地翹起了二郎腿,就這樣仰坐在椅子上後向艾姬多娜投去了目光。
被昴突然的態度艾姬多娜露出了一臉懵逼的表情
然後
「真是的……連苦惱於正確與否的姿態都不肯擺給我看,你真是一個善於讓魔女哭泣的人呢。真是,太棒了啊」
「被誇獎的話還真是害羞呢。我可是越被誇獎就越是會進步的人呢,現在正在成長著呢,我」
「嘴上也絲毫不饒人……啊啊,但是已經足夠了。已經太過於足夠了呢。連一丁點都無法被撼動,有著這般堅定的回答實在是可喜可賀呢」
艾姬多娜像是放棄了似得微笑著擺動著脖子,隨即將昴面前的椅子轉到面對面並坐了下來
「『試練』真正意義上結束了呢。你從魔女的魔手中好不容易逃脫了出來。作為這個的獎勵……回去之前,如果你有想問的問題的話我想我是會回答的呢?」
「這樣啊,那首先有一個問題」
「嗯嗯,你說吧」
面對點著頭的艾姬多娜。昴伸出手直直地指向了她
「你之前,說過什麼自己和『試煉』沒有關係吧。……這忒麼哪裡沒關係了!已經不是有很多關係的程度了,完全是主謀者好不好。說什麼沒有干預之類啊,你的究竟是怎麼有多厚的臉皮才能這樣謊話連篇!」
「將魔女的話就這樣全篇接受什麼的,說是無防備和無戒心也得有個限度啊。當初臨別的時候也有說吧。我可是壞蛋魔女呀」
「啊啊,這樣啊。那麼,你這種壞蛋魔女根本一句話都不能信任,所以我根本沒有任何想問的問題了呢。……那麼,現在『聖域』的封印已經解除了嗎?」
「嘴上說著拒絕我,卻還繼續向我提問,這樣的厚臉皮真是值得讚歎呢。但是很遺憾,『試煉』可不是這樣就結束的溫柔之物呢。算算上這次,總共有三道『試煉』。能夠通過這次『試煉』的話,想必通過接下來的兩道試煉也並非難事吧」
把昴情緒激的氣勢巧妙迴避,艾姬多娜豎起三根手指回答道。
「三個麼……」
聽聞後的昴嘟囔道。
「無論如何,不解除『聖域』的封印是不行的。若是我通過『試煉』封印也會照常解除,這點上可以給予保障吧?」
「這點毋庸置疑,因此我才將試煉的資格給予了你。無論是你,還是那個持有資格的半妖精。只要你們任何一個通過了『試煉』,我便將『聖域』的封印解除,並予以祝福。所以,剩下兩道『試煉』你會採取怎樣的行動來通過,又會拿出怎樣的答案呢?我可是滿心期待著呢」
一邊看著因肯定而上下擺動著腦袋的艾姬多娜,昴「是這樣麼」站立了起來。
目前,所有想向她問的問題已經全部問完。即便繼續在這個虛構的世界逗留,能夠得到的情報也沒有了。雖說還是對過去的事唸唸不捨,但,已經和最掛念的人道別了。
即便與魔女所言一樣,這些不過虛構之物罷了。
「我說,艾姬多娜」
「怎麼了。難道說,最後要來一發狠狠的破顏拳?也是呢,確實有一種罪有應得的自覺呢。如果你如此希望的話,心甘情願將其接受的心情我也不是沒有呢。只是,不管怎麼說我也是個女孩子呢。可以的話想要盡量避開臉部呢……」
「謝謝你」
「───」
正在長篇大論為自己極力洗白的艾姬多娜,因昴突然的道謝而吃驚不已,嚥下了後面的句子。
對她突然的目瞪口呆,昴心頭掠過一陣快意,
「即便是虛構的世界,即便沒有向真正的雙親傳達感情。但是,心底裡想對他們所說的話能付諸於口,確實多虧了你呢。即便說了那些虛妄的言論,抱有那些不切實際的幻想與好奇,最終能見到本以為永遠分別的人,真的,是,太好了呢…」
讓無可救藥,弱小又沒有出息,總是向二人露出氣餒姿態的自己,變得積極了一些,變得正經了一些,變得稍許能夠挺起胸膛將自己的成長傳達給二人看。
「這些東西,已經是能成為恩情的了。所以,艾姬多娜,真的,謝謝你了。」
「……真是不能理解你這個人在思考些什麼呢,非常令人好奇,甚至都有些讓我害怕了呢。」
這句話既非玩笑也並非謊言,而像是她真的感受到了威脅。看著她瞠目結舌的樣子,昴嘴角上揚了幾個弧度
「被我這樣的小毛孩給嚇到,魔女大人還真是變得像小女孩了呢。呃,那麼。出口在哪裡呢?」
「出去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包括現在,這個世界已經開始消失了。除了這個建築以外已經沒有其他像樣的東西存在了。───若是從這個建築物中出去的話,你便會回到原本你所處的墓地中了吧」
「那還真是方便呢。───那麼,下次的『試煉』,再會吧!」
揮著手,昴從座位上起身向著出口走去。感受著艾姬多娜從背後投來的目光,昴踏出了這不可逆轉的一步。
外邊的世界開始變得模糊。這虛構成的世界完成了使命,不知去往了哪裡,開始殞滅。
無論是拍打過昴後背的父親,還是將昴送入學校的母親,都隨著這個世界的覆滅而消失。消失得無影無蹤。
「……重要的事情已經全部都教授於我了呢」
注滿心間的澎湃情感,及瞳孔深處炙熱的感受,促使著昴一度用袖子拂拭眼瞼。再抬起頭,昴眼旁的淚痕已經完全消去。
筆直地前進,昴向著已經終結的世界的出口邁出了最後一步。
前方,世界慢慢變為一片雪白,逐漸消去,然後───。

※ ※ ※ ※ ※ ※ ※ ※ ※ ※ ※ ※

「───已經走了,麼。真是的,他真是出乎意料得難以對付呢」
───昴離開後的教室。無人的桌椅整齊排列在空曠的室內,被留下來了的艾姬多娜正用手玩弄著前髮,獨自一人愉悅地將體重寄存在了桌上。
嘩啦嘩啦地,世界開始了崩壞。
憑借記憶而再現的這個世界,也正因失去了媒介而回歸塵土。雖想要切身體會這個正在逐漸消失的世界,而艾姬多娜卻對那即將消逝的天空與大地絲毫不以為意她的意識逐漸集中於一點───黑板前,面向講台的那片區域。那裡出現了……
「這時應該這麼說吧,真不愧是妳傾心的對象?」
「───竟然對我的那個人對我的那個人對我的那個人對我的那個人對我的那個人對我的那個人那個人那個人那個人那個人那個人那個人那個人那個人那個人那個人那個人那個人那個人那個人那個人那個人那個人那個人那個人那個人那個人那個人那個人那個人那個人那個人那個人那個人那個人人人人人人人……」
「關在自己的城堡裡,即便偶爾見面也常常害怕到讓他忘記。如此狼狽不堪,竟然還真的敢這麼主張說是自己的那個人呢。對此我還真是不能理解呢」
「不要說不要說不要說不要說不要說不要說不要說不要說不要說不要說不要說不要說不要說不要說多管閒事多管閒事多管閒事多管閒事多管閒事多管閒事多管閒事多管閒事多管閒事多管閒事多管閒事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深愛之人深愛之人深愛之人深愛之人深愛之人深愛之人深愛之人深愛之人深愛之人別碰別碰別碰別碰別碰別碰別碰別碰別碰碰碰碰碰碰!!!」
對方一個勁說著超乎常理的話,艾姬多娜心生厭惡皺起了眉頭。
就在艾姬多娜的眼前,講台前冒出了───一個女性的影子。是一個身著漆黑的禮服,銀色長髮隨風舞動的黑影。只是,該說是詛咒嗎,其胸口以上的部分被不詳黑影覆蓋著,不能看到她原本的樣貌。
不過,無論是說出的話還是散發出的狂氣,都能讓人油然而生出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
面對在昴離開之後,突如其來降臨此地的這個存在,艾姬多娜像是理所當然的一般予以接受。簡直就像是,事先便知曉她會出現在此一般。
「這也是理所當然吧。畢竟我肆意鑽進了被你珍視的他的心靈中呢。原本是打算不觸碰到那片屬於你的領地的呢……即便如此,也沒有辦法做到互不侵犯嗎?」
「就算是一小段指尖也好一片皮膚也好一片甘皮也好一根頭髮也好一滴汗也好一滴唾液也好一句話也好呼出的一口氣也好片段感情的流露也好全部全部全部都全部都全部都全部都全部都全部都全部都全部都全部都全部都全部都都都都都都……」
「也就是說,全部都是自己的東西這樣麼。啊哈哈啊哈,在你的面前我都想放棄『貪婪』的稱號了呢。為何對待一個人能到如此地步,無論如何也想不通呢」
「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愛著他」
因此,觸碰了禁忌的艾姬多娜『嫉妒』絕不會饒恕。
黑影向前踏出了一步。僅憑這一步,她迄今所滯留的空間便被吞噬入了黑影之中消失殆盡。教室的前段,掛著黑板的這面牆壁,包括直到作為的第三排為止一併都被吸入魔女的黑影之中吞噬至渣。
艾姬多娜向後一躍好不容易才躲過了被吞噬的危險但,就像是為了追捕她一般黑影轉變成了手臂一般的形狀隨即便瞄準著脖子攻了過來。
在蠕動著的觸手面前,艾姬多娜露出一口歎息說道
「在這裡被消滅的話人生所留的迷戀未免過於多了呢。稍許,還請原諒我用一些卑鄙的手段了呢───」
說完後艾姬多娜便沉下了身子,然後,原本瞄準這艾姬多娜喉嚨而去的黑影因不知名的衝擊而彈飛。
看到此景的黑影停下了前進的步伐。垂下雙手的黑影面前,理應是艾姬多娜站立的地方佇立的卻是
「如此頻繁地被呼喚的話,哈啊。根本沒辦法睡個安穩覺了啊,呼…」
一邊喘氣一邊發著脾氣的是,岔開著腿坐在地上的紅髮少女───『怠惰的魔女』在此登場。
確認了事態發生的黑影,所要幹的事情卻並沒有改變隨即想要繼續邁出了步伐。
但是
「哈……沒用的啊」
黑影的上半身,像是被可怕的衝擊給彈開一樣向後仰去。
承受了強力的打擊黑影向後退了幾步,半身也因此沉入了被自己吞噬而形成的這片黑暗之中。對於此況黑影輕輕地晃了晃腦袋,隨即舉起右手對向了塞赫麥特。
霎時間,吞噬了半個教室的黑影們一起進行了攻擊,足以將整個視野都覆蓋的黑色魔手全數綻放。攻擊佈滿了四面八方,將全方位都悉數堵死───但即便如此
「不是說過,沒用的嗎,呼…」
如同漩渦一般一齊襲來的魔手在一瞬間便灰飛煙滅,並且反擊的餘波也沒有絲毫收手的意思對黑影的全身予以連續毆打。黑影的身體因反擊所帶來的衝擊而被釘在了牆上,塞赫麥特對於眼前發生的一切則一臉毫無幹勁保持著體育坐無動於衷。
但是,塞赫麥特仍持續對黑影全身予以毆打,漸漸地,那深不見底的肉體開始了崩壞。
望向伴隨著衝擊音而掙扎著扭動著身體的黑影塞赫麥特粗暴地撓了撓頭髮說道
「在基本的力量都被封印了的狀態下,哈…況且還是在性格惡劣的艾姬多娜所製作的城堡當中,呼…在沒了地利的狀態下,哈……想要勝過我是不可能的,呼…」
忍耐著不打哈欠的塞赫麥特。打擊逐漸停止,被連續毆打至今的黑影雙膝跪地開始了崩壞───然後,一股由上而下的衝擊不留一點餘力地向地面予以打擊並擊碎。
逐漸沉入黑影之中,即將消失的『嫉妒』抬頭看向了塞赫麥特。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妨礙妨礙妨礙妨礙妨礙妨礙妨礙我和我和我和我和我和我和他他他他他他他他他他───?」
「哈……───回答起來,太麻煩了」
尖酸的回答過後,塞赫麥特將舉起的手稍稍向下揮動。
一瞬間,學校的一半因衝擊而崩塌,伴隨著泥土和沙石的崩塌『嫉妒』的影子被吞入大地之中。
身處早已開始消失了的世界中,並且在這般崩塌的情況下下墜的話已經沒有回去的方法了。
「為什麼我就連死了以後,呼…都要不得不去這樣的東西啊,哈……」
因為自己的行為而加速崩壞的世界。正在消逝的教室中的角落處,身處崩潰中不斷向更角落處挪動著屁股的『怠惰的魔女』。
她將自己的後背付諸於牆壁,和完成了使命的世界一道體驗著著被拉扯的感覺,最終透過破損的小窗仰望著窗外的太陽說道
「還真是永遠不盡如人意呢,呼…無論是魔女───還是被魔女所纏住的東西呢,哈……」
緊接在懶洋洋的歎息之後,世界伴隨著光一道消失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95231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2 篇留言

凪のあすから
粉紅色字的是莎緹拉還是另一個人格??

09-29 09:04

我就是個驅魔人
另一個

11-17 15: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1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19 『作業』... 後一篇:第四章21 『新的決意』...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ove1597fb
FB來互讚 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0265969886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0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