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2 GP

第四章19 『作業』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8-20 07:05:08│贊助:67│人氣:8224


───和父子告別了之後,昴一邊看著已經司空見慣的街景一邊整理著自己的內心走回家。
步行的昴內心,湧上來的感覺五味雜陳。
像這樣在大白天就在外面走,從沒上學開始就沒有過,有幾處景色都感覺有點不一樣,應該是陽光下的感覺給人不一樣的原因吧。
「嘛,逃學兒童就別那麼堂堂正正的在太陽公公底下走著」
要是被鄰居傳成了謠言,然後又被巡警叔叔輔導的話就麻煩了。
就算現在察覺自己內心深處是想讓父母兩人討厭自己,但如果要牽涉到警察的事件而被討厭的話就好像不是本意了。
在家周圍的一路上,到處都充滿著回憶。
仔細欣賞這些地方,就像用腳掌感受著地面,嫻靜───或者說是根本沒有人的住宅街道。終於在感到眼睛都有乾澀的感覺的時候,到了自己的家門口了。
先深呼吸一次。
閉上眼睛把自己內心產生的過多的感情,全部整理一遍
「───我回來了」
門是開著的,聲音應該好好的傳到屋裡了。
略微緊張的自己等待著回應。但,平時早該回應的話語卻遲遲沒有。對這感到詫異眉頭皺了起來,昴脫了鞋走進了家中。然後找尋著應該在家的母親的身影
「……哦哈」
───在冰箱前回過頭來,嘴裡還叼著蛋黃醬的母親對著剛回來的昴如此打著招呼。
剛才為止的緊張感一下子就不見了───昴縮了一下肩,苦笑著總算想到如何做出回應了。

※ ※ ※ ※ ※ ※ ※ ※ ※ ※ ※

「我說怎麼沒有回應,還在想會不會發生了什麼事正擔心著呢」
「還會有什麼事。這不媽媽我那瓶蛋黃醬空了嘛。所以就拿你爸爸的蛋黃醬吃啊……最近,總覺得昴和你爸爸的聲音好像。在電話的話根本區別不出來。」
「雖然說了一堆話,原來是區別不到我和父親所以才藏起來的啊。不我說,如果是藏起來的話應該要更加鬼鬼祟祟才是啊。」
和被蛋黃醬所吸引的媽媽在客廳相對著,昴把已經吸不出來的凹陷的蛋黃醬瓶身吹脹,總算把它立起在桌子上面。一直看著的菜穗子側著頭
「記得和你爸爸保密啊。吃你爸爸那瓶蛋黃醬,這不。最喜歡的蛋黃醬的味道,和最喜歡的爸爸的味道都能同時品嚐到,你不覺得嗎?」
「聽到這種類似偷舔豎笛的傢伙一樣的證言,我應該要做如何反應!喜歡的東西和喜歡的東西加起來最強了什麼的,是小學生啊你!」
「所以呢,你爸爸怎麼了?你把他拋下了?昴,什麼時候你有了可以把你爸爸遠遠拋下的腳力了?」
「說起來和老爸賽跑的話跟本就……也,不一定吧」
對母親的疑問雖然一瞬間想做出否認,但昴卻把那句話吞進肚子裡了。
記憶中和父親最後一次賽跑是什麼時候麼。那個時候,對著昴一點都不表現出大人氣概的豪不留情的把其遠遠拋下,對著漸漸遠去的父親的背影滿腔的不甘心,那時應該已經稍微心生仰望了。
但是,已經不知道過了多少年了。如果剛才和父親賽跑的話,肯定不會像當時那樣被拋下,或者說肯定不會輸。
一味仰望擴張,在昴內心中賢一的存在變得無比巨大。話雖如此,看不清本質的話無論誰都無法得到拯救。
「結局,做什麼都半途而廢的呢,我」
說話時壓向坐著的椅子靠背發出吱吱響,昴突然伸起了懶腰。看見做出如此動作的昴,菜穗子掩著嘴笑了起來
「怎麼了?有什麼好笑的事嗎?」
「你那個小動作,和你父親簡直一模一樣。你爸爸從以前開始,就那樣當背靠向椅背的時候就伸直背部。趁著勢頭一口氣復原呢。」
「不只是聲音連小動作都和父親相似啊。是好事還是壞事,現在判斷不出來呢」
「我覺得是一件好事。───果然,是那個人的兒子」
彭的一聲,胸口發出了巨大的響聲,昴拚命抑制著想從喉嚨發出呻吟聲的感覺。表情僵硬的張大眼睛。看到這樣的反應,和昴一樣銳利眼神的菜穗子眨了眨眼。昴用鼻子呼吸著,一會就把那心頭的聲響止住了。
「因為長時間坐著的話,就會戀戀不捨的啊……」
說完站了起來。看著正抬頭用不思議的表情望著自己的母親的視線,昴用手指撓了撓臉頰
「那個,有件事想問一下你」
「恩,說吧」
一臉佯作不知這邊的躊躇心情的表情,菜穗子還是休閒的態度偷偷看著蛋黃醬。看來是有著與兒子繼續對話的同樣程度的,想把蛋黃醬吃進肚子的慾望驅使的吧。
被這完全沒變化的樣子卸下了心防,昴一邊輕笑著
「───學校的制服,放到哪裡來著?」

※ ※ ※ ※ ※ ※ ※ ※ ※ ※ ※

───用燙斗燙過的襯衫的袖子筆直,穿上整理過的整潔的西裝褲。扣緊皮帶站在鏡子的前面,苦戰一番後繫上深綠色的領帶。然後在上面披上藏青色的西裝外套。
「學生菜月·昴,完成……大概時隔三個多月的吧」
在鏡子確認了完成之後的自己的裝束,昴像完成了一件工作一樣歎了一口氣。
在鏡子上映著的是,很久沒穿過的學校的制服。因為是西裝樣式的制服,每天早上都系系領帶非常的麻煩,早晨貴重的睡眠時間被剝奪一分鐘都感覺受不了。
兩年多了,明明每天都系領帶卻仍然沒有進步,依然系得有點不好看。同時也抱著這是最後的機會這樣複雜的心情。
「因為最後所以要完美,還是就像平時一樣就行了呢」
一邊說著出口,答案在自己心中已經就有了。
輕輕彈了彈鼓起來的領帶頭,繫著笨拙的領帶原封不動的昴背向了試衣鏡。環視了一周房間,拿起了學生書包。
這樣子無論怎麼看都好,都是一個做好上學準備的模範的高中生。
「遺憾的是現在已經是播放HR(日本情景喜劇)的時間,也就是說是第三節課快開始的時間。在太陽完全升起來後才出門,模範生和垃圾生都不會呢」
撓著頭苦笑著,昴伸直了腰後走出房間───在那之前,突然想到一樣在房間中間回過身來。
對於從出生在這個世界以來也沒有搬過家的昴來說,這個地方是昴唯一的一個『自己的房間』。從初中入學時被賜予以來,六年的時候都在這個房間起床。───這個地方,也要成為最後了吧。
「───」
什麼話都不說,昴只是輕輕的低下了頭。
在這簡單的動作裡面,包含著歷來六年時間的情感。
漫長的鞠躬完了之後,抬起頭的昴愉快的回過身走出房間。響起了關上門的聲音後。下了樓梯到了一樓,在客廳等待的菜穗子吃驚的張開了那銳利的眼睛。
「阿拉。剛問我制服和襯衫在哪裡,我還以為你要拿去燒呢,還特意作了各種準備來著……白費力氣了」
「兒子提問制服在哪裡,由此產生的聯想方向竟然是燃燒?話說回來,為燃燒作出的準備,這個蕃薯和串好的香腸是什麼回事……?」
在餐桌上排列著的各種食材,昴對於自己母親的超出設想範疇的休閒舉動無言了。令一方面菜穗子對於那樣子顫抖著的昴一臉故作不知的表情,從上到下打量著換好衣服的昴。
「嗯嗯,挺合適的。像這樣的成熟的打扮起來的話,眼神被緩和了看起來沉穩了起來」
「現在進行時的媽媽你卻把我的沉穩奪走了啊!」
「怎麼那麼一驚一乍的?為了平靜下來要不來舔一下蛋黃醬?」
「現在沒那樣的心情……」
「果然是這樣阿」
伸出來的那瓶蛋黃醬───蓋子的補分上寫著『昴』,證明其正是昴的所有物。但,現在沒有舔它的心情把蓋子按上了,菜穗子好像早就知道昴的這個反應那樣點了點頭
「因為啊,昴本來就不是那麼喜歡蛋黃醬的阿」
「───」
「因為爸爸和媽媽都超喜歡,才會跟著一起舔而已的」
把印著昴名字的蛋黃醬放到餐桌上,用手指不斷轉著蛋黃醬的菜穗子說道。昴吃驚到說不出話來。驚慌著,吸了一口氣嘴唇都抖動了
「為,什麼會這麼……」
「那這樣,世界和蛋黃醬要選一個的話,昴會選哪一個?」
「嘛,那當然是世界啊……」
「看吧」
「你這比喻太差勁了吧!!還一副得意表情說看吧!那個選擇選蛋黃醬的傢伙才不是喜歡蛋黃醬,根本就是厭惡世界的好吧!」
吐糟了相當脫節的菜穗子的發言,大幅度喘氣著的昴怒視著餐桌上的蛋黃醬。然後小聲低哼了一聲。
「……什麼時候開始,會這樣覺得的?」
「好久之前,明明爸爸和媽媽,在沒有蛋黃醬的時候就像世界要完了一樣的低落著,而昴卻不是那樣。」
「被要求的難度太過於高了,我感到絕望了」
昴對母親的話語感到無力了。但是,內心卻平靜不下來。
昴作為著實力超群的蛋黃醬愛好者,也並不是浪得虛名的。作為調味料的話別的可以不加,蛋黃醬是一定加的。油炸的食物當然也要加蛋黃醬。甚至與吃著蛋黃醬風味的零食小吃時還要在其加上蛋黃醬來調味。
但是,說道為什麼會對蛋黃醬有如此之高的執著呢───
「看到你們兩個吃蛋黃醬吃得津津有味,我也想品嚐同一樣的味道。仔細想想,我原來就有著父親控,母親控家庭控的傾向啊……」
「不加個超級在前面?」
「超級家族集合體,簡短的說就是超家什麼的麻煩死了」
進行著毫無建樹的對話,昴搖了搖頭長歎了一口氣。然後徐徐把餐桌上的蛋黃醬那了起來。
「啊」
「───吧嗒。嗯,好吃!隔了好久沒吃本地的蛋黃醬果然是不一樣!雖然那邊活用素材的蛋黃醬也不錯,但還是這種添加了人工合成食用色素的不健康的蛋黃醬才是王道啊!那邊的只能叫蛋黃精。」
用力一擠,把口中滿滿的蛋黃醬一口氣吞下肚子了。那酸酸的味道在舌頭上的穿過,然後到喉嚨和胸口有著一種被火燒的感覺。
這才是,蛋黃醬中毒患者最愛的無法停息的蛋黃醬進行時了。
用手背把嘴角殘留的白色污垢擦拭過後,看到如此吃驚的菜穗子,昴仰高了臉頰
「雖然比不上你們兩人對蛋黃醬的狂熱的愛,不過我也是一個深愛著蛋黃醬的信徒啊。我發誓,用至今為止吃完的蛋黃醬的瓶蓋做擔保」
順帶一說,在房間的壁櫥的裡面保管著至今為止的昴一個人吃完的蛋黃醬的瓶蓋。那一堆不尋常的數量是七百七十六個。剛剛現在,加上剛吃完的那個就七百七十七個。
「這個是三七呢。等一下幫我把這個放到壁櫥裡面去」
「哦,七和三什麼的挺吉利的啊。上一次,你爸爸有個七四的高興的不得了」
「和文字表現的一樣的愛的程度果然不一樣啊!」
愉悅的把蛋黃醬拿過來的母親。毫無成就感的昴一臉無法接受的表情,馬上又整理好了,「那麼……那就這樣吧,也差不多要出發了」
「啊,如果去便利商店的話順便把奶油點心買回來,突然好想吃」
「從我的著裝上能充分發揮你的想像力之後再發言麼!?」
張開雙臂展示著自己姿態的昴。菜穗子看著這樣的昴笑著說「開玩笑開玩笑」
「現在開始要去學校嗎?雖然媽媽我是挺高興的……不怕太過找人顯眼了嗎?能推到明天做的事情今天就別做了」
「別老是這樣打擊自己兒子的幹勁啊。而且自己本來就對其他人嚴格對自己放縱的不嚴於律的性格啊」
「昴如果真的是這樣的孩子的話,媽媽我也不會那麼辛苦了」
對於發出自嘲的昴,菜穗子還是原本那樣天然的做出回答。然後,在瞇起眼睛的昴的面前的母親「嘿喲」的說著站了起來
「那麼,我去拿一下外套稍微等一下」
「等一下……你不會,要跟著我去吧?這不會是脫離家裡蹲之後和父母一起上學的懲罰遊戲吧!」
「才不會去到學校喲。只是到那邊的便利商店,只是要買蛋黃醬和奶油點心而已。不能老是這樣撒嬌啊」
「什麼!?怎麼感覺變成了是我拜託你一起去學校的氛圍!?」
略感不爽的昴大叫起來,母親卻「恩恩」這樣一邊敷衍著一邊走向自己的房間。變成了到學校中途一起同伴結行的展開了。
「唉……饒過我吧。真的是」
說著,昴的臉頰也因安心的緩和了起來。
───雖然很少,但和母親作告別的時間被拖延了,昴自覺到自己內心的軟弱。

※ ※ ※ ※ ※ ※ ※ ※ ※ ※ ※

「像這樣和昴一起走路也是隔了好久沒試過的呢」
「是嘛?晚上的話,倒經常要我出來陪你買東西啊」
「阿。那個,按照剛才談話的展開來說肯定是在說白天的事啊。給我好好考慮一下言語背後的意思才說話」
「關於察顏悅色這方面的好與壞。唯獨被母親所指責我是無法接受的!」
菜月·菜穗子的觀察能力的惡劣度可謂是天下一品,像鬼上身一樣在世界屈指可數的程度。
那是菜月家的昴和賢一的公認的,實際上如果和菜穗子作出了比喻或幽默的談話方式的話,不做解釋的話,基本上百分之分無法溝通。
雖說如此但本人卻毫無自覺,對於自己是一個少了根筋的天然程度完全無法理解,所以與其說話的話壓力就會堆積起來。
明知會這樣,但昴還是喜歡和母親說話。
「今天的天氣暖暖的真舒服。和你爸爸說了什麼話?」
「哎呀,和母親會話初級───前半句與後半句毫無關聯,太小兒科了。並不是故意的就有點那個了……」
在通向學校的路上兩人並排走著,對於母親的問題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好呢。
和賢一說的話如果全部事無鉅細地解釋給母親聽得話,那就必須把內心深處那些,自卑情節那些,還有嚎啕大哭的事啊都要說出來。
雖然覺得是挺必要的一件事,但是那是僅限在那個地方才能爆發出來的情感波動,現在在這裡的話不知道會怎麼樣了。
就是因為這樣,
「也沒說什麼要緊的事……就說了些池田先生的事,以前的事」
「阿,池田君。壓中了萬馬卷之後移民去泰國,被當地的年輕的妻子騙光了錢全身衣服都被扒光了,被迫無奈就去幹那些會曬得黑黢黢的體力勞動活去了是吧」
「他那後半段悲慘的展開我才初次知道的說!?」
「不義之財果然不能用呢。他寄來的信說了,現在雖然身體挺嚴重的,但是內心卻得到充實。」
「在未知的地方得到了千錘百煉了呢,池田先生……感覺跟自己有點像呢!」
只是異世界變成了外國的區別罷了,昴對於有如此境遇的卻沒有變化的池田先生。不禁有了一種同伴的感覺,並在內心為其祈禱好運。
母親看著這樣的昴側過了頭「嗯───」,
「然後呢,說了以前的事就變得想去上學了?」
「阿,恩,嘛簡單的來說,回想到了以前老是考慮各種有的沒的亂七八糟的事。然後就以此為契機。然後就這樣咯」
「就是說放棄了無論什麼事都要像父親那樣做的想法」
「───」
對於說出含糊其辭的話語想躲閃的昴,菜穗子毫不留情的追擊逼進。
那個側臉浮現的微笑沒有變化,銳利的卻充滿溫和的眼神也沒有變化。所以,剛剛說的話可能並沒有那樣的意圖也說不定。但,即使如此也非常的,讓被先說出來的昴感到了被刺到般的感覺。
沉默不語的昴面前,菜穗子大幅度揮著雙手走著,
「因為昴是個非常努力的人啊,許多事都非要做到為止。你爸爸又是個喜歡亂來的興趣多樣的人因此也有了很多機會……一定很累了吧」
「媽,媽你……怎麼會,知道我的……」
「其實啊,昴」
甚至連自己都隱藏起來的本意。從母親說話的口吻來看彷彿從很久以前就知道了,讓昴說不出第二句話了。
被叫到名字,昴抬起了頭。面前的是轉過身來止步的母親,直直的看著昴的眼睛
「俗話說的好。孩子總是比父母認為的更加注視著父母」
「反過來也一樣。父母也是,比孩子認為的,更加注視著孩子。媽媽我也是啊,比昴你認為的要更加注視著昴喲」
誠然,說是茫然自失也不為過。
那麼自以為一直以來都隱藏著的內情,然而。實際上卻是白忙活的無意義的。擺著一副自己的苦天下無人能懂的孤高架子,家裡蹲狀態的自己也太膚淺了。
「小孩子的時候我還給你塞過栓劑呢,連屁眼都看過了。昴的身體,媽媽沒看過的東西就只剩內臟左右了」
「那個對不起。現在本來好好的展開來著就不要那些天然屬性了」
而且關於內臟別說親兄弟了就連自己也沒有什麼機會看到。偶然那麼一次,賦予了昴那麼一個機會才能看到呢。不管怎樣,「蛋黃醬的事情也,家裡蹲的理由也……」
「媽媽如果能為你做些什麼有幫助的事的話就肯定會做。但媽媽無論怎麼做,都好像肯定會把事情搞砸的樣子。但是」
微笑著接著說了下去,媽媽直直地盯著昴的黑色瞳孔
「不是媽媽也不是爸爸,有著誰為你做了某些事情了呢。我覺得那是非常好的事情。要好好謝謝那個人才行啊。」
「……恩,就是這麼回事的。那個人,教會了無能為力的我是無能為力的。那個人,也告訴了無能為力的我才不是無能為力的。所以,如今,已經能夠前行了。」
讓昴對於自己的愚笨有了自知之明,同時也肯定了這樣的昴。因此昴現現在才能像這樣站在過去裡───與父母正面相對。
啊,真的是。
「都是些非常好的人來的。真的,給了我有點浪費了」
「但是,不會讓給別人不是?」
「當然啦。跟我般配不般配是一回事。但是如果要讓給別人的話,就算不般配也先據為己有的了。之後,再把我自身的價值堆積起來就好了。」
「嗯嗯───果然,是那個人的兒子」
這句話,對於昴來說有著特別的意義,
而說出這句話的是知道自己的內心的母親,那肯定也知道其對昴的意義。明知而言的話就是說,
「我能很好的做到麼,我能很好的作為那個人的兒子麼」
「沒問題的,因為啊。昴有一半是拜母親所賜的。有一半父親的帥氣的話那就能達成指標了不是」
「對於自己那部分構成我身體的遺傳基因也有著是劣質的自知之明!?」
「有了一半父親的帥氣……剩下來一半,像昴自己不是挺好的嗎?」
聽到菜穗子的回答後,剛嚷嚷的昴一動也不動了。目瞪口呆著。
「不要全部都像爸爸的一樣。因為啊,昴跟爸爸一模一樣的話,有兩個爸爸的話。那媽媽不就會搖擺不定了嗎?」
「對丈夫和兒子之間搖擺不定的水性楊花的女人,色情小說啊!」
「討厭,別這樣好不,真的是!」
「咕彭!?」
昴的發言剛完,掩飾難為情的一拳打了過來。
被預料之外的一擊打到右臉的昴。下巴疼的都快掉出眼淚了,菜穗子轉身背向了這邊,「綜上所述,媽媽覺得昴只要像昴那樣子努力著就可以了」
「雖然總結得相當不錯,但是我有點出血了耶」
「說道血的話,舔鐵管的味道和舔血的味道不是很像麼?」
「那麼極端的境遇不怎麼會有的呢……慘了,和母親的會話中級,突然迷失方向的疑問來了。」
如果在這裡鄭重其事的解釋道血裡面含有的鐵分子和構成鐵管的物質非常相近的話也沒有用處。而且在這場合認真對待這類提問的話,反而會被對方問道「你怎麼跑題了呢?」等等讓人發火又解釋不清楚的情況發生。
所以,應該無視邏輯,
「我要成為自己的那樣嗎」
「對對。一邊想著要成為父親那樣,然後成為昴自己喔」
對於得出結論露出了滿足的樣子的菜穗子。然後,突然停下了腳步,轉過來指著前面兩條分叉路的右邊那條
「那麼,媽媽要去的便利商店在這邊就走到這裡了……你一個人沒問題吧?」
「也不是要擔心的程度……不過重傷了呢,恩」
菜穗子也不是過度擔心。
如果此時表現出氣餒的話那昴就太可悲了,在母親的眼裡應該會失望透頂了吧。所以為了讓母親安心下來
「沒問題的。不得不去做的事,和想要去做的事,現在是吻合著的。現在已經,沒有蹲在家裡的理由了。」
「這樣啊。那就太好了。那麼,加油吧」
對於昴的回答安心的點了點頭,然後菜穗子就像小跳步一樣的步伐走向了右邊的道路。昴的前進方向是左邊,在這裡就是和母親的分別了。
分別了的話。那肯定會是比母親認為時間要更加更加的長───
「媽媽───!」
無法忍受目送那個背影,昴大聲的喊住了母親。
內心已經投入蛋黃醬的環抱裡,跳著小跳步的母親的腳步停了下來,身體轉回了這邊。把那個和平時一樣,沒有任何變化的母親的樣子深深的刻在自己的內心裡。
「啊……」
分別,想要把告別的話語說出口,昴卻躊躇了。
現在,在這個地方如果不把告別的話說清楚的話,母親就一直不會知道和昴的離別會是那麼漫長。也不會讓無法再次見面的母親哭得死去活來。如果不想最後看到的是哭泣著臉的母親的話,現在應該閉口不談才最好的選擇。
但這樣,披著為了自己和對方都好的外衣進行欺瞞的話
「───我有不得不去做的事情要去做。所以,會是一個漫長的離別」
菜月·昴的內心,並不允許這樣。
聽到告別的話的菜穗子無言。昴在她產生什麼反應之前繼續說道
「是一個有點遠的地方,可能連聯絡什麼的也聯繫不上。各種,可能會讓人擔心。但危險的事絕對不會……做也說不定。硬要說的話,因為是一個充滿危險的地方,所以才不得不去幫助那些水深火熱的孩子們」
滔滔不絕的說著。把情報羅列出來。想要出的話語,不斷湧出來。
「爸爸和媽媽可能仍然會擔心。跟昨天為止都還能看得見人不同,這次是無法看到的地方。但是,無論在什麼地方。我也會想著你們兩個人,絕對不會忘記的……」
「昴」
「自己已經再也不會不想當你們兩人的孩子了,也不想做讓自己討厭自己的事情。雖然也知道,你們不能安心的給我送別。但是我……」
「昴」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的昴,被回到身邊的母親的聲音叫停了。
抬起頭來,母親就在眼前站著。然後,
「昴。───會沒問題的」
「……沒,沒問題?」
「昴想要表達什麼,我完全明白著呢。所以不用那麼拚命的組織語言也可以喔」
「明白了……為什麼……」
「因為啊,媽媽是昴你的媽媽啊」
───那是多麼的,毫無邏輯性的一句話,但是卻沒有任何反駁的餘地在。
眼睛深處熱了起來。這種感覺,在前一個小時才剛剛體會過來著。
到底還要讓昴像小孩子一樣哭喊幾次就夠啊。還要再像這樣流淚幾次。才能獲得鋼鐵般的內心呢。
「這樣……像小孩子一樣……真丟人……」
「在想哭的時候哭是丟人的話,那那些全部剛生下來的小寶寶都是丟人囉」
「才不是……這種意思……」
「嗯嗯,都說我明白著了。在爸爸和媽媽的面前,昴無論幾歲了都還是小孩子……想哭的時候就盡情哭吧」
世界變得模糊起來。眼淚不斷流出。用衣袖擦拭後藏起了自己的臉,昴沒有臉看母親。菜穗子也尊重著昴的意氣沒有去偷看。
只是,慢慢地,像是從前那般說著快快長高那樣,撫摸著昴的頭髮
「……對不起,媽媽。我,到後來,也沒有為你們兩人做過什麼……」
「才不是希望你為我們做些什麼才把你生出來的啊。是想為你做些什麼才把你生出來的。因為想給與你愛,媽媽才把昴生下來的喔」
如同那話語表達的愛的話,昴已經無數次的感受到了。
「如果想要為爸爸和媽媽做什麼事的話,就把那份心思用到其他的人身上就好了。可以是昴所喜歡的那個人,和那個人生了小寶寶的話,再給予小寶寶愛……這樣的話不是最棒的嗎?」
「……啊,最棒呢」
「是吧。媽媽我說的話可沒有什麼時候是說錯的呢」
滿足著笑著,菜穗子用手指打轉著昴的劉海。
然後推了這邊胸部後一步退了回去,抬起頭從下往上打量起昴
「哭得稀里嘩啦的臉,看起來越來越像媽媽的那副怪怪的臉了」
「……用自己的臉引為例證,還真能說出口呢」
「因為有著爸爸喜歡著的相貌的自信。所以對於媽媽的自信的部分而言,昴也可以抱有被爸爸喜歡的自信哦」
「只是相貌的部分而已」
用力擦拭去臉上的淚跡,眼睛變得通紅眼睛也停了。
哭喊著,暴露自己的真心話接著被撫慰,過後變得舒暢,輕鬆起來,自己都感覺自己有些可笑。
「阿真的是,總是哭非常的難為情」
「哭也不是什麼壞事啊。昴,你生下來的時候也哭的非常誇張啊。無論誰在最初的時候都會不像話哭哦。各種各樣的在各種場合都哭呢」
「───」
「然後哭了一大遍之後,最後笑著的話,那麼就沒問題了。重要的事不是最初也不是中途,是最後」
「這樣說的話,只要結果是好的話就全部ok的感覺?」
「你這樣理解方式不對。這個,就當是媽媽給你的作業吧」
交作業的機會也一定沒有了。
以交代下來的作業為名實分別的問候。領會了這點,昴蘊藏這道題在自己的心中。什麼時候才能解出這道題呢,自然地理解出來的日子會來到嗎非常精神抖擻的毫不優柔寡斷的告別的場面。
父親和母親,對於家裡蹲的兒子最後要去不知道是哪裡的地方,半句怨言也沒有甚至笑臉相送。實際來說,對於自己那是充滿愛的一個地方。包括過去的父母,過去的環境。
「───那麼,要走了」
「恩,就這樣吧」
扭過頭,最後勉強動起臉頰肌肉作了個笑臉。
用那個尷尬的笑臉轉過身走了出去。
上學的道路也漸入佳境了,剩下的只要在這條岔道走到盡頭,再爬上坡就到校舍了───
「啊,對了。昴,昴,忘記了」
都這麼提起幹勁做好準備去面對來著,背後的傳來了模糊的喊叫聲。
在意料之外被嚇到都快跌倒了,昴沮喪著回過頭去看。
「───一路走好」
那樣,揮動著小小的手,微笑的說道。
───被異世界召喚之前的最後一個晚上。出門去便利商店的時候,昴的母親應該也一樣的喊出了這句話的。但那個時候,昴因為心情不順只是無言的關上了門。
「───」
所以,這是,那一天的,拂去後悔的最後的機會───
和母親的會話上級───無論怎麼走了多少岔道,最後肯定會導出正解。
浮現這樣感想的瞬間,並不用勉強自己笑起來,昴露出了真心的笑容,「───我出發了!」
昴那宏亮的聲音響徹了上學的路上。

※ ※ ※ ※ ※ ※ ※ ※ ※ ※ ※

誰也不在的校舍。從門廳到鞋櫥,很久都沒有動過的門就那樣大開著。把室外鞋換成了室內鞋,用腳尖敲了幾下地板讓鞋子穿合腳,歎了了口氣後來到了走廊,昴的學年是三年級,班級是在總共8個班級裡面的第六。三年六班,出席編號是男女混合制的,24是昴的編號。
因為是最大年級所以三年級的教室都在一樓,樓梯的右邊走廊前行。
沒有嘈雜聲的走廊,只有踩在油氈地板的腳步聲在前行中響著,昴朝著自己的教室走著。
然後,並沒有花費多少時間就到達了目的地。在教室門前站住,深呼吸了一口。
「───」
手搭在門上,橫向把門滑開。
就在這時,譴責其上學遲到了太多的視線集中在昴的身上───,「比想像中早到了不少嘛」這樣的事情並沒有發生。
開著的門裡,一眼望去教室之中儘是排列整齊的空座位,唯一例外的是在教室的中央的一座。
而在座位上坐著的人,連同椅子轉過身來朝著昴的方向。
「歡迎光臨。───與自己的過去面對面的時間,你得到了些什麼了嗎?」
晃動著白髮的『貪婪的魔女』瞪著一雙好奇心滿滿的眼睛如此問道。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95227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7 篇留言

淋しくて
備註:蛋黃醬=美乃滋

08-20 07:05

結局
嗚哇......看這幾話看到狂掉淚啊QAQQQQ

09-09 18:18

厭世
蛋黃跟美奶差太多了吧www

09-13 13:33

淋しくて
蛋黄酱,音譯美乃滋,是一種主要由植物油、蛋、檸檬汁或醋,及其他調味料所製成的濃稠半固體調味醬。09-13 14:46
淋しくて
嘛......維基百科寫的,老實說兩種東西我都沒吃過,所以也不清楚XP09-13 14:47
翎天藍
昴的父母親是意外地在乎他的人呀...看著覺得好感動[e3]

09-25 17:41

re愛好者
覺得太感人了
對爸爸是對媽媽也不例外呢!

10-04 00:05

Huang_Chiao
看到哭了呢QAQ

04-30 03:03

ㄈㄈ/御幸
莫名的淚點TT

然後徐徐把餐桌上的蛋黃醬那了起來。
應該是「拿」了起來喔

06-25 00:4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2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18 『親子』... 後一篇:第四章20 『試驗結果』...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ndy567892喜歡軟畫風的朋友★
[漫更] 蘿莉百合 - 中秋雨♥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5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