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1 GP

第四章16 『菜月家的早晨』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8-20 06:02:59│贊助:45│人氣:9490


聽見了哈哈哈的刺耳的笑聲之後,昴為了將睡意驅除而搖了搖頭。雖然對如果是自然醒的話立刻就能清醒的體質感到自豪,但要是因外界因素而被吵醒的話就另說了。
像是大佬血液還不足那樣,一邊揉著有點痛的眼睛,一邊暗中巡視著四周───已經看慣了的自己的房間的景象映入眼簾。
這個房間裡的書架被漫畫與輕小說塞滿,地上滿是拖下來後便隨意亂丟的牛仔褲與運動衫。已經好久沒被使用的書架上堆積著看了一半的書,變成打遊戲專用的老舊電視讓人總覺得有種哀愁感。
躺在很少拿出去曬的幾乎不會被疊起的被褥上頸椎骨發出聲響,昴不知為何的在這理所當然的景象中感到了違和感。───為什麼,總覺得心中不安呢?
「喂───喂,被這樣無視可是會讓一大把年紀的大叔哭出來的哦?因為是這樣朝氣蓬勃又清爽的早上,所以給我用被拉上賊船的心情咚的一下就跳起來起床啊。」
「你的意思是早上被用摔跤技叫醒應該覺得神清氣爽嗎?快別開玩笑了。話說回來,總覺得骨頭咯吱作響所以我要就這個樣子開始睡回籠覺。」
不開心的回應那個等著昴清醒的聲音之後昴便改為倒躺在被褥上。像是被表明沒有交涉餘地般被昴背對著的那個站在被褥旁邊的人用好像很不滿的語氣說著
「怎───麼───這───樣」
「反抗期嗎!反抗期對吧!雖然總覺得總有一天會來到的,但沒想到今早就進入了這段時期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啊!我可是原本還想著要和兒子說更多的話而連早飯的準備都沒去做啊。可惡,真痛恨自己的無力……」
「既然都這麼說了,那抓著別人的腳是想幹…喂,好痛!好痛痛痛!」
「很好,今天就決定跟你好好談話直到通宵了。首先是肢體語言!四字型四字型!我的讓人清醒的關節技是很有效的哦!」
將橫臥這的昴的腿扭成四字型,當昴稍微向反方向躺的時候賢一便給予這邊的膝蓋與小腿非一般的傷害。讓人無法做出反抗的疼痛感令昴發出悲鳴,而賢一又像是充分享受了人生般的哈哈的笑了。
「看招,怎麼了怎麼了,只有身體在不斷成長,就那樣讓一個中年人獨自每天鍛煉不覺得很不好意思嗎,哇哈哈哈…啊,稍微等下,好痛!好痛痛痛!」
「愚蠢!將容易回擊的四字型作為奇襲技老爸你也是老了啊!把身體所受到的傷害反過來還給你,將我被扭成四字型的仇…啊,等一下,我收回反過來還給你這句話…好痛!好痛!」
已經將手腳都伸直了的兩個大男人不斷將對方的腿組合起來互相換著攻守位。在這之中,隨著被害者與加害者的互換兩方也交替發出悲鳴。兩人粗暴的動作導致桌上的書掉了下來,連立著擺放的遊戲機都被弄倒了。
對這樣從早上開始就進行著沒到父子打架程度的鬧劇的兩人───
「───兩個人都給我等一下。媽媽我已經差不多餓了,所以很想做早飯來著。」
悠閒的聲音合著打破平衡的敲門聲傳進了房間,將不斷輪流重複著關節技攻擊的兩個人的動作給停止了。
在因痛到快要哭出來而變得模糊的視界裡,在房門前站著的那個人───站在那的是一個散發著沒活力的氣息的,眼神兇惡的女性。昴通過十七年的相處,知道了她雖然有著乍一看肯定會覺得她心情相當不好的銳利眼神,但實際上,是在這時心中也並沒特別想著什麼的人。
憑藉著眼神的兇惡程度就能馬上明白這是一對母子,這便是昴的母親,菜月菜穗子。
母親的登場使得賢一馬上便「完蛋了!」這樣吐了吐舌頭跳了起來
「對不起對不起,一不小心沉醉在對昴的教育之中了。既然那樣你先吃不就好了嗎。」
「───?明明是要聚集家人一起吃飯的早晨,為什麼我要一個人先開始吃呢?大家在一起吃飯不好嗎。」
像是在對賢一的話語進行猜疑一般,菜穗子側了側頭,頭頂上則浮現出問號。不是諷刺也不是別的什麼,她只是純粹的是想到什麼就說什麼的作風而已。
賢一俯視著這樣的妻子,並用力點了很多次頭來表示肯定。
「也是啊,也的確是啊。真不愧是我的妻子,很好的理解了嘛。早飯就是要大家一起吃才最好吃!」
「我認為早飯也好午飯也好晚飯也好實際上也並不會改變味道哦。只不過聚集了全員一起吃飯的話餐具只要洗一遍就好了不是嗎?」
「啊,原來是關於洗東西的方面嗎。什麼啊,對不起,一不小心一個人高昂起來了。」
之前像是說了什麼好話的臉現在因被天然的發言打擊而消沉起來。沮喪的賢一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菜穗子,但是菜穗子卻看著現在還一副沒睡醒的昴。
「好了,昴也一起來吃飯吧。因為今天的早飯,我可是好好的為了昴而努力去做了。」
這樣說著,菜穗子露出了幾乎只有十分親近的人才明白她心情很好的淺淺的微笑。

※ ※ ※ ※ ※ ※ ※ ※ ※ ※ ※ ※

───昴不情願的揉著依然睡意朦朧的雙眼直到走到一樓飯桌前,才因感到一股對他來說十分有衝擊性的味道而清醒過來。
「媽媽。你說過你有為我而努力去做早飯但是……」
「嗯,媽媽我,可是有好好的為昴而努力喲。從早晨就開始準備了費了挺大勁呢。」
一直發出呼哼的鼻音,菜穗子做出了一副自豪的樣子。這幅樣子中沒摻雜一點內疚後悔的感覺這件事就算不看也能知道,昴對此歎了口氣。
在昴發出歎息之前,從廁所回來走到餐桌的賢一看了眼昴的位置,發出了某種「哦哦」的感歎。
「真厲害啊,昴。你的盤子裡,是特別菜單啊。是綠色的森林啊。」
「你進行了這麼直率的評價真是感謝。唔嗯,真的是那種感覺的。……這個,究竟怎麼回事?為什麼只有我的盤子裡堆積著山一樣多的青豆?」
昴點頭同意了賢一的觀點後來到了自己的固定位置───即使在自己座位前排列著的早飯之中,這盤菜也能算是飄散著詭異的氣息。青豆像對昴有著殺親之仇般大量堆積著,並且有著連其他食材是被埋著看不見還是從最初開始就沒放進去都不清楚的數量,只能看見青豆。順帶一提,青豆是昴討厭的東西,但是
「看嘛,昴曾經說過討厭青豆不是嗎?媽媽認為昴這樣挑食不太好,所以藉著這個機會來讓昴吃一大堆的話就能克服了吧媽媽是這樣想的。」
「居然依賴那種連是什麼時候說的沒準都不記得的記憶來糾正我的挑食啊。而且說趁著這個機會……今天明明也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吧?」
「哼哼,真幼稚呢,昴。聽好了,無論什麼日子什麼時間,都只能在今天的現在這個時刻品嚐到這一瞬間的味道。你可能會有著同樣的一天還會到來這樣的想法,但實際上你是錯過了無數的『只有現在』的瞬間……」
「好了,現在到這裡就夠了。」
賢一插嘴將有些跳脫了的對話打斷,而昴則是長歎了一口氣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然後,不管怎樣先把堆滿青豆的盤子從自己面前推開了。
「無論如何,專門為我而做的這份心情我就感激的接受了,而關於青豆這個東西就不用了。我不想從早上開始就被討厭的東西填滿胃袋。」
「又在說那種話。那麼,如果世界上除了青豆以外什麼食物都沒有的話該怎麼辦。到那時就會吃青豆的吧。」
「在那樣的世界裡馬上就會因營養失調而死去,所以只是吃些青豆也改變不了什麼。因此我還是絕對不會吃的。」
將說著歪理的菜穗子用歪理來回絕,昴昂首挺胸的雙手抱臂。
「就算是世界末日到了,我也絕對不會吃青豆。」
「真是的,這樣連吃都不吃就討厭的話人生會出現損失的啊。啊,孩子他媽,在我的沙拉裡的番茄,因為我討厭這個所以幫我吃掉吧。」
「真不愧是我的父親……說的話前半和後半完全矛盾了。」
將沙拉裡的番茄放到母親那邊,相對的從母親的沙拉中把雞蛋搶走的父親。這樣慣例的交換食物已經是不需要溝通的夫婦間的默契。斜視著這樣的父母的同時,昴向除了青豆以外的早飯───還冒著熱氣的,塗上了味噌汁與大量蜂蜜的蜂蜜烤土司前雙手合十。
「一直都有在思考但是,到底為什麼這樣日西合璧啊?」
「媽媽我,喜歡味噌汁的配料與裙帶菜,而塗麵包的話喜歡塗蜂蜜。」
得到了無法成為答案的回答。但,吐槽這點的話也很麻煩。如果吐槽的話,能預測到菜穗子只會歪頭擺出一副感到奇怪的樣子作為回應。
昴小聲的說了「我開動了」後將嘴湊近味噌汁,賢一與菜穗子也各自坐到了自己的座位───正對著昴的並排座上。
賢一與菜穗子兩人也雙手合十的說出「我開動了」後,三人整齊劃一的啜飲著味噌汁。雖然誰都沒有察覺,但這完全是三人一起的模式。
「唔嗯,這個味噌汁……那麼孩子他媽,是在我沒看見的時候料理技術稍微上升了嗎?」
「能夠感覺到嗎?實際上昨天,我把三分鐘cooking的節目錄下來了喲。」
所以錄下來又能怎樣啊。
對於菜穗子的答非所問和賢一說出的或許隨意的話題,昴不禁面部抽搐。而且菜穗子所說的話總是非常的遵循事實,既然說的是「錄了下來」那麼恐怕只是錄下來而已並沒有看過。而且大概就這樣子放著永遠也不會去看。再說
「因為老爸你今早也在家。所以味噌汁也好吐司也好都是老爸你做的吧。」
「哦哦,目光真銳利啊我的兒子。這麼快就察覺到了……指出發言中的矛盾,還打算一口氣用證據進攻對吧?」
「都什麼年代了不要對那麼古老的遊戲入迷好嗎!不,雖然是名作啦!」
恐怕是把昴書桌上的遊戲機拿走了吧。大概是為了在工作的閒暇時間玩吧,但只要想像一下一個一大把年紀的中年在電車中拿著個遊戲機十分陶醉的玩的景象便背上發麻。
不想進行這個話題的昴,一邊咀嚼著甜味的吐司一邊以「這樣說起來」來轉換話題
「雖然現在才說也太遲了,但老爸你為什麼穿的那麼薄?雖然也差不多要開始變熱了,但跑鞋配短襯褲也狂野過頭了吧。」
「穿著短襯褲這點你也一樣不是嗎?話說,因為老爸我有些那個啊,因為早上起來後情緒高漲而會進行乾布摩擦的那個啊」
「既然是乾布摩擦,反過來說如果是更冷的時候就沒法做到的話不是沒意義嗎?」
「這種就只是幹勁的問題而已。在開始行動之前在意那種無聊的事,你是到達不了目的地的啊。媽媽也說些什麼啊」
「是喲,昴。再說雖然天氣還沒變冷,但媽媽我會好好用冷酷的眼神看著爸爸的乾布摩擦的。」
「啊?!沒有妻子的援助嗎?!」
「哎……不是有進行援助嘛。好好的讓它冷卻了嘛。」
「那個不是援助而是進行追擊吧?!」
賢一卡噠卡噠的搖著椅子表達著自己的不滿。看著這樣的丈夫,菜穗子說著「感覺灰塵會飛起來,待會不進行掃除可不行」這樣做出了賢一沒預測到的反應。
不去看那樣的雙親,昴低著頭乾巴巴的吃著早餐。並且,昴將面前裝滿青豆的盤子移到賢一那,因為賢一討厭青豆而強推到菜穗子面前,而菜穗子又再把它推到昴面前就這樣繼續著循環。
「話說,這完全就是誰都不吃的情況吧。怎麼辦啊,這麼大量的青豆。媽媽你負起責任來吃掉嘛。」
「但是,媽媽我不喜歡吃青豆……」
「說著要讓別人克服挑食結果自己竟然這樣嗎?!」
「啊,但是不要搞錯哦。媽媽我不是只討厭青豆,像這樣……小小的球形的東西全部討厭。因為吃進嘴裡會感覺很噁心。」
「完全沒搞錯任何東西啊,越來越懷疑了喲!」
這麼說起來一次也沒有見到過母親吃豆類的樣子啊,這麼想著這次把盤子推向了賢一。
「那麼,因為丈夫要為妻子負責,所以老爸你好好吃掉吧。」
「不要說出這麼讓人感到寂寞的話啊,昴。我們是現在難得一見的關係良好的家庭不是嗎?也就是說,你和媽媽討厭的東西我也討厭啊。」
「誰也沒法變得幸福只能一昧擔憂不是嗎!這個綠之盤!」
看著這盤沒人動的綠豆,賢一像個頑童一樣下了決心
「那沒辦法了,混進肉飯裡面一起吃吧,消滅它為止就用肉飯混合大作戰吧。」
混進其他東西的話,應該會好一點吧。昴也覺得可行。但菜穗子就覺得,討厭的東西就是討厭的東西,就算混和其他東西也一樣。最後,還是這父子兩把這殘局處理了。
「我吃飽了」
「嗯,吃飽了話,餐具拿去洗一下以助消化。消食完了才能到學校好好競爭」
「你這千篇一律催促我上學的模式我已經聽膩了。而且我也沒被你教導成一吃飽就跑著出去的頑皮小孩」
把餐具放進洗水池後的賢回頭對站在餐桌的昴露出閃亮的牙齒,昴縮了縮肩,小聲說道「我要睡到中午」然後就一邊抓著頭想回到二樓去
「怎麼回事?」
太陽穴突然疼了起來,昴輕按著頭閉上眼,眼皮底下光線閃爍著,喉嚨深處像被火燒一樣的感覺。
總覺得,有點奇怪,有點不對勁。
回過頭來看到父母也在看他,剛被拒絕幫忙的賢一嘟著嘴很是不爽,菜穗子一邊擦著餐桌一邊用一副很寂寞的表情看著昴。
迎著父母的視線,從而感受到其包含的感情,昴受到了內心的譴責,臉一下就發熱的起來,為了不被發現慌慌忙忙的想轉頭逃走,不,是躲入了自己的房間。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有這樣奇怪的感受?」
用手按在自己胸口上,昴被自己的快速心跳嚇得吸了一口氣,像掉落一樣降落到被褥上,平服不下來的環視著房間。
醒來之後沒發生變化的房間,昨晚也都一樣,一成不變的房間。
就像是暗示自己的主人也一樣一成不變。
憋了一眼時鐘,現在時間是8點整,學校上課時八點半開始,從家裡騎自行車到學校要20分鐘。時間還趕得及。
但是昴也沒有換衣服,只是坐到被褥上抱著膝蓋一動不動的盯著秒針,漸漸走動的秒針,分針默默的動了10下,超過了最後的期限。
───這樣就,今天已經趕不上上學時間了。
「所以,沒辦法,恩,沒辦法嘛」
如果,能夠早點下定決心的話,還剩一點時間的話說不定就能上學了。但是,現實是殘忍的時間就是不夠。
所以,今天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了。儘管那樣,
「……如果是平時的話,我應該就會安心下來的啊。怎麼回事」
心跳停不下來,呼吸急躁也平復不住。
對自己的身體異樣的變化感到疑慮,甚至對自己不住咬牙的聲音感到了害怕。
───對昴來說,早上的這段時間應該是一天最為恐怖的時間。
「冷靜,冷靜下來……時間已經過去了。恩,現在是不用著急的時間段了。沒事的」
發抖的身體不停使喚,昴不斷的自我安慰著。
已經成為每天慣例的恐怖儀式的時間過去了。雖然知道明天早上同樣的時間也會有同樣的恐怖,但今天已經邁過去了。
誰也沒有催促昴,也沒有誰逼迫著他。所以造成昴內心的焦急不安正是他自己。
去不去學校───單單考慮這個就令昴如此痛苦
並不是拒絕去學校,只是成為了曠課學生已經太久了,沒有能夠突然做出改變的勇氣。
被自我厭棄和自卑感折磨著,在這些情感中不斷等待時間過去,等確認過了上學時間後,又從這些情感中解放出來的。每天都這種惰性下過著。
明明都是每一天都在折磨中解放後得到安心感,歸咎於自己軟弱得而持續下去的醜態───
「為什麼今天才…」
罪惡感,自我厭惡,像黏住一樣不能除去。
想要撓破胸腔般,焦躁感在內無處可出,
呼吸紊亂著擦著汗水,在床上痛苦掙扎著。
───在餐桌離開時看見父母樣子的影像一直在腦海中浮現跟往常一樣的動作,跟往常一樣的對話,跟往常一樣的交流,跟往常一樣的背叛,跟往常一樣的怠惰───應該是這樣沒錯的啊。
但是偏偏今天才,這些跟往常一樣的行為卻更令胸口痛苦。
───回想起來,今天起床的瞬間就覺得有點奇怪。
父親賢一每天都精心設計用各種手段逼迫昴起床。對於已經不去上學了,名副其實的好吃懶做的昴包括今天也沒有改變,17年來持續的行為沒有改變。可是那招「俯衝重壓」卻為什麼令胸口莫名的痛呢。
而作為母親菜穗子那沒準頭的關心,雖然大部分都是無用功的,然而時刻都為昴優先考慮著。家裡蹲的昴和作為家庭主婦的菜穗子共同度過的時間必然很多。就算這樣,還任其自然,一直用溫柔的眼神守護者昴。───吃飯時不知為何,經常能意識到那種眼神。
「有什麼不對勁。是什麼?發生了什麼事?昨天的確是……」
回想昨天的行動,苦惱著到今天早上為止發生了什麼。頭皮像發麻一樣,被中斷了。
從眼睛深處迸發火花的感受,就像是拒絕昴觸碰記憶而發著熱。對這事感到驚訝的昴打算再次挑戰回憶───放棄了。再次回憶的結果也是一樣。
昨天,前天和更久以前,昴也是什麼都沒做就過去了。
今天早上,和現在的胸口疼痛也是,明明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
碰巧,今天是特別有罪惡感,特別敏感難過的日子而已罷了。以前也沒好好看過父母他們,所以才更有感觸。嗯,一定是這樣。
「方便嗎,昴」
剛做完結論卻仍然不能平靜下來的昴正厭倦時,從門後傳來了聲音。
望向房門的時,剛好看見從那裡用半個身體偷看的賢一哧溜哧溜的像滑過來一樣進了房間。輕巧的步伐彷彿流行樂天王麥可·傑克森,流暢的動作一氣呵成───,
「不請自進的話,那敲門還有什麼意義呢?」
「喂喂,在我和你之間名為父子的堅固羈絆面前,敲門這種瑣碎的小事還有討論的必要呢……不是,有必要,畢竟是一個躲在房間的思春期的男孩,那也會想要做某些事情。知道了。10分鐘後我再來吧。」
「別隨便自己做出結論然後就走啊!沒什麼事啊」
對本不需要的掛慮大聲喊道,從而掩飾自己的呼吸的紊亂的昴安心了下來。對昴的回答的賢一「真的嗎?」露出懷疑的樣子,背著身用月球漫步再進房間。
對著看著自己的兒子,擺出用手指指向天的姿勢,
「那麼,昴喲。其實一看就知道,其實我今天工作休息」
「恩,察覺到了。星期一的早上這個時間還在家裡做家事,就算是我也察覺到了。所以,有什麼事嗎」
「嘛,別這麼著急嘛。只是有些話想對你說,正好趁這個機會好好談一下」
「有些話?不會是吃完飯後把自己的餐具洗好吧?」
「這個也有。你父親我討厭洗東西。因為喜歡製作,準備啊烹調的時候就享受,過了這階段就沒幹勁了」
搖搖欲墜的賢一。從父親剛才的行為過剩的表現來看,昴眉頭皺起了眉頭,總覺得父親有什麼迷惑一樣。
正題遲遲未能進入,以開玩笑的態度讓自己而對方都有時間做思想準備。雖然沒這麼熟練,昴也有做類似這種事的性格。
而且,理所當然的相似。
「───好痛」
剛剛有著想法的瞬間,再次昴的頭襲來劇烈的疼痛。
太陽穴的內側像被針刺般疼痛。感覺頭蓋骨像削骨般嘎嘎作響的,昴為了不讓這痛苦的表情被發現低下頭,
「那麼?那個沒幹勁的父親要和我談什麼話呢」
「恩,那個。昴,有喜歡的女孩麼?」
「───初中生嗎!!」
為了掩飾痛楚的應答,話題太愚蠢而忘記痛楚的過激反應。
看見因激動抬起了僵硬面孔的昴的賢一「噢噢」揮動著雙手,
「這樣過激的反應的話,好明顯是有喜歡的人啊」
「一副得意的嘴臉在說些什麼話。真是糊塗,可悲,可歎啊你」
確實,不準確的指摘。
喜歡的女孩什麼的,對於現在的昴來說根本沒興趣。不受歡迎,也不可能成為受歡迎的人。自己深信是這樣的。
「什麼啊,真是無趣。你父親在你小的時候明明給了你忠告啊?女孩子對於跨越數年的約定什麼的情景最沒抵抗力了,總之找個像樣點的女孩子從她小的時候跟她做一個10年後的約定。這不flag立起來了,等她長大了就能好好攻略了嘛」
「純真的我曾一度信以為真,到處找小妹妹強迫她們手指拉鉤做約定,後來導致這附近一帶貼出了拉鉤禁止令。理由是有一名可怕樣子的男童強逼女童吞下千根針的事例多發!」
「……如果你能遺傳到你父親帥氣的臉龐就好多了。腿短,媽媽的眼神,父親的性格和母親的漫不經心,你從娘胎出來時身份分配上出錯太多了」
「那你跟還在肚子裡的我說去啊…」
回想起不堪回首的回憶,父子兩人的情緒都有點降下來了。又,意識到偏離了主題的昴
「然後?」
回歸本題。
「到底是要談什麼事。我等下還有回籠覺,第二次回籠覺和第三次回籠覺這重要的使命在,有什麼事請請在「嗶」聲後留言,然後悄悄睇離開房間和媽媽說廢話去。」
「別理所當然的趕我出去啊。而且,和你母親說話也不能好好溝通的。我的老婆你的媽媽的這個女人是世界上觀察力最差的生物了。雖然這也她的可愛之處」
聽著這真實的無聊發言的昴露出了不耐煩的表情。
在昴面前的賢一望向上方
「呃───」
了一下之後,像個惡作劇小孩一樣擦了一下自己鼻子,
「恩,那個。天氣也不錯───那就在外面來一個親子談話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95208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3 篇留言

キュアミューズ我婆
是大佬血液還不足那樣,一邊揉著有點痛的眼睛,一邊暗中巡視著 大腦?

10-18 00:33

キュアミューズ我婆
然後悄悄睇離開房間和媽媽說廢話去。」 是悄悄地嗎

10-18 00:49

邊緣人
還冒著熱氣的,塗上了味噌汁與大量蜂蜜的蜂蜜烤土司前雙手合十。

怪怪的…

還冒著熱氣的味噌汁與塗上了大量蜂蜜的蜂蜜烤土司前雙手合十。

應該是這樣吧~

12-09 09:0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1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15 『資格與試練... 後一篇:第四章17 『戀愛』...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ob900714大家
小屋新書情報文 鱈子×蛇蔵×鈴木蔦《天地創造設計部》漫畫單行本第1集在台上市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1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