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2 GP

第四章15 『資格與試練』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8-20 05:36:53│贊助:47│人氣:9918


───第二天清晨,昴踏著朝露猶存的草地,仰望著昨天拜訪的古老遺跡。
昨天受時間所限,沒能仔細觀察大墳墓的外觀,但現在這樣一看就能得知大墳墓的修繕出乎意料的細緻。
雖然爬山虎肆意佈滿了入口和外牆,但遺跡周圍的樹木被修剪地井井有條,也能辨認出有過修繕墳墓由於年久老化而損壞的牆壁的痕跡。
「不太明白這聖域亡徒們對大墳墓是個什麼立場啊」
昴撫摸著被陽光灼得斑駁陸離的牆壁,吃吃說道。
昴回想著昨晚在軟禁羅茲瓦爾的房間裡和羅茲瓦爾,加菲爾以及琉茲的對話。他們意圖讓愛蜜莉雅接受試煉,請求愛蜜莉雅解放處於被囚禁於聖域狀態的自己。
「按他們的想法,對加菲爾他們來說魔女這東西除了是礙事的什麼也算不上,可是又為啥這麼在乎大墳墓……」
「也許恰恰相反,這裡的居民被束縛在這裡原因就是這個墳墓吧。那樣的話,直到有誰能突破那個『試煉』為止,都不能去破壞掉墳墓。要是聖域出身的人破壞掉墳墓就能得到解放,那個加菲爾不早就會那麼做了嗎。」
對昴絞盡腦汁的推理作出補充的是跟在昴身後頻頻環視墳墓的奧托。
清晨,昴把自己要求睡在龍車裡的奧托捉弄醒,就這樣逼迫著他一起進行墳墓考察旅行。原本被弄醒的奧托是滿腹牢騷,但───
「不過,像這樣能夠探訪『魔女墳墓』這種稀罕的地方……也有附帶的價值呢。順便不知道會不會發現帶有『貪婪的魔女』色彩的遺物呢,那就能夠賺一筆了。」
「要是把魔女相關的條目當成賣點,不是會落個被執念深如海的魔女教徒追殺的下場啊?要是從這裡走露風聲,讓這裡變成一片火海,我可是會寢食難安的你還是拉倒吧。」
讓頂著一個發達經商頭腦,不斷打量周圍的奧托踢了鐵板後,昴再次回望大墳墓。周圍滿是靜寂,能聽見的只有在樹木之間亂鑽的蟲兒鳴叫聲和清風拂過樹葉的聲音。
清晨的聖域滿是澄淨的空氣,若是想要散步可以獲得滿意的效果。
「話說回來,不會是呼吸好清新的空氣就散伙的打算吧。若是真的想享受清晨散步的話,也應該叫上愛蜜莉雅大人而不是我呢。」
「愛蜜莉雅碳可是出乎意料的清晨衰弱啊。雖然愛蜜莉雅碳醒來後迷迷糊糊的樣子紅燈級別的可愛……唉,等她的情況穩定下來再說吧。就因為昨晚上那對話,估計也把她弄得緊張兮兮的,就讓她多睡會吧。」
「然後就是在公主殿下安歇期間,把男人聚起來這個陰謀詭計嗎。老爺還真是壞吶。」
對著洞察敏銳,興致勃勃瞇起眼睛的奧托,昴聳了聳肩。他的預測的確是對的。實際上昴是為了做被愛蜜莉雅或者其他人發現的話就不妙的事情而造訪了這裡。
「接下來要怎麼做?我對自己的魔法能力也沒有太大的自信,利用風系和水系魔法,消除腳步聲或者一瞬間用光線隱藏身形這樣的話……啊,在別處弄出腳步聲倒是完全可以的。」
「喂,就我聽見你說的你魔法的用途,像是毛賊在入室行竊的時候會重用的東西啊,難道是我錯覺?」
「討厭啊,怎麼不聽人言呢。我才不會偷東西呢。雖然偷聽倒是另當別論。」
看著露出潔白牙齒呼喊的奧托,昴瞇了瞇眼,呼了口氣。之後昴極其氣宇軒昂地在奧托面前豎起手指,並指向了大墳墓。
「我想一會稍稍進這墳墓裡看看。跟我想的一樣的話,墳墓裡應該點著燈祝福我的前途。要是想錯了,我估計會光當一下子倒地不起,你就把我好好地拽出來。」
「有人會聽到這種說明就立刻點頭說『好的,我明白了』這種話嗎!?倒地不起是怎麼回事,別這樣啊,怪嚇人的。」
面對微微吐露了重要信息的昴,奧托發出了悲願。對著沮喪的奧托,昴投去了看著亂說話的小毛孩一般的目光,
「聽好了,這裡可是貪婪的魔女的墳墓,說白了,沒有魔女許可的傢伙就算踏入一步都他的意識都會被一點兒不剩的被帶走,我昨天也是完全中招了,這地方就是有這種危險性,你可別進去。」
「昨天不行的話,菜月先生不是也不行嗎。為什麼還要明知會暈倒還打算進去呢,這樣只會添麻煩還是不要去做了吧。再說了,真演變成那樣的話我怎麼搭救菜月先生呢?」
「你這問題連珠炮似的喋喋不休……你以為問什麼都會得到答覆啊,小心淪落成空有寵溺心理的傢伙。」
「請別因為不好說明就用大道理搪塞我啊」
內心被完全看透的昴咂了咂嘴,一副苦瓜臉。他對著雖和自己相處不久卻像是抓住了與自己談話竅門的奧托無力地搖了搖頭,
「拿好了。我從龍車那裡借用了繩子。把這個繫在我腰上,要是我倒在裡邊你就柔和地,平靜地,充滿愛心地把我拽出來。」
「就算多柔和,多平靜,多麼充滿愛心把你拉出來,你也會滿身泥土和擦傷吧。」
「畢竟事出有因啊,算你欠我個人情唄。」
「我才是施恩的人好吧!?」
昴對著吵鬧的奧托擺出一副煩膩的臉,拿起了繫在自己腰上的繩子的另一頭。不情不願地接下繩子的奧托仔細地檢查了昴腰上的繩結,用力抻了抻來確定繩子繫緊了。
雖然嘴裡一萬個不情願,他仍是個守規矩的男人。
「明明是做買賣的,你這容易上當的感覺……你這小傢伙,從商真的沒問題嗎?」
「把我掌握著你的小命這件事忘得一乾二淨呢,你這人啊」
對著眼神冷淡的昴,半瞇著眼的奧托握著繩子嘀咕著。昴苦笑了一下,在原地輕微打了個欠伸,之後便氣勢洶洶地轉過身去與大墳墓的入口正相對。
墳墓充滿霉氣的泥土味靜靜地向外流淌,陽光和昨天一樣,從入口下去幾米便沒了蹤影。
通道的那一邊完全被黑暗籠罩,一踏進去就會瞬間崩塌的不可靠感與昨天如出一轍。
「嗨,反正也不會真的崩塌,要是暈倒的話也是邁進去那第一步就暈倒,這樣倒是輕鬆不少啊。」
「菜月先生,你什麼時候進去都行,但臨進去請給我打個信號。」
「那我就進去了。」
對這種決定昴沒有絲毫迷茫。
最壞的情況也就是進去後暈倒不醒,然後再一次被魔女用茶會招待一下而已。
雖然是手臂被折斷,被毆打再被治癒,或者嘗一嘗魔女的體液這種不毛的對待,
「這跟我迄今為止生死之際的遭遇比起來完全算不上啥啊───!」
如此斷言的昴決意般地跨過了墳墓的入口。不知道是否應該稱為門檻,在跨越了這外界陽光與墓內黑影重合交融的分界線後,昴驚恐地睜開了緊閉的雙眼。
雖然昨天,在踏出第一步後就被漂浮感折磨地夠嗆───
「踏踏實實踩到了地面,不會崩落下去。」
至少第一步沒有脫線。
要說這是相比於昨天的進步多少有點奇怪,總之先從這變化裡確認著安心,深呼吸後再次邁了一步。向墳墓邁出第二步後,昴的身形就完全被遺跡中的暗影吞噬掉了。
從外面看昴的身形模糊了起來,奧托漸漸看不到他了。
「菜月先生,還在那裡嗎?倒下的時候請和進入時一樣發出『我倒了』這樣的信號哦。」
「那不太好辦啊,我要是承認了自己倒下心會痛的,所以我臨倒下會喊出『不想倒下啊』這句話的。」
「不但事多還有著沒必要的自尊啊你這個人!」
交換著慣例般的對話,互相通過聲音確認對方的位置讓自己放心。如同被這放心的感覺押著後背,昴踏出了第三步,接下來第四步───
下一個瞬間,昴的眼前豁然開朗。
「唔───哇……」
不,是遺跡中的暗影在瞬間被一齊驅散,內部結構完全暴露給了侵入者。
甬道牆壁的高度大約到昴肩膀。燈火在牆上等距離分佈著散發光芒,遺跡的甬道在搖曳的火光中浮現出來。
與墳墓外牆採用了同種材料製造的石製甬道的寬度約能勉強塞下兩個伸開雙臂的昴。高度的話跳躍一下就能碰到腦袋。要是那個來歷不明的禿頭老頭在這裡,不彎下腰的話頭頂和墓頂的摩擦似乎能打出火星。
「……裡面,亮著呢啊,算是達成了什麼條件了嗎?」
「就是這樣迎接有資格接受夜晚『試煉』的人這麼一回事。……最操蛋的考慮就是那興許是恍惚的我做的白日夢。」
昴不斷確認著自己的視野,仔細觀察著抬起的手掌。隨後他戳了戳自己的額頭,回想著夢境裡魔女觸摸自己額頭留下的感覺。
「茶會裡你給的特產我可妥妥地收下了。雖然你好像隨意收取了我的代價,總之我沒打算和別人說啊。」
「我也能看見裡面,要是順勢一起進去會發生什麼呢?能不能侵入到墓室裡呢?」
「我就知道有個邪惡的魔法師就是妄圖進入墓室而被全身彈飛現在還在養傷吶,你會怎麼樣我不曉得。」
「這不是極其可怕的嗎!」
感受到背後奧托的恐懼,昴確認了達到了自己的目的。
雖然就這樣挺進深處也沒問題,但奧托免不了會跟上來就不得不死心了。
無論如何,昴所想要的是確認自己擁有能夠加入試煉的資格,並順便確認夢裡見到的艾姬多娜說的話的可信度。
總之,既然能如此踏入墳墓,艾姬多娜交給昴的情報,條件以及所說的代價這些內容便可以全部肯定了吧。當然也要算上遭遇的那幾個魔女的秉性。
「不過真那樣的話四百年前那群我行我素的魔女就是在世界各地引起騷亂啊。那個世紀末會是個什麼樣……穿越到這個時代真是謝天謝地啊,真心的。」
想到那是大罪的魔女,或者嫉妒之魔女引發大騷亂的時代,就感到當代的平穩深入人心。這樣想的時候,又記起大罪司教的毒辣手腕,與剛才的想法又不禁有些矛盾。
冠以魔女之名的傢伙們哪一個都不是省油的燈。
「總之我要做的準備這就ok了。剩下就是等著晚上,愛蜜莉雅碳的試煉會咋樣呢啊。保持著高度的靈活性,隨機應變吧。」
說著空有名堂的無謀打算,昴折身返回入口。
回到滿臉不安等著昴歸來的奧托身下的時候,昴解下繩子甩到了墳墓入口旁邊,
「興許還能派上用場,再說今晚也許也用得上就先藏這兒了,拽著你來抱歉了啊,奧托。」
「沒有的事,平安歸來就好……不過這不是空手而歸嗎,進入墳墓卻毫無收穫,究竟是進去做什麼呢?」
「你說的話我得從哪到哪正經回復真是很難搞懂啊你是搞演藝的?盜墓這種事就算我沒宗教信仰我信仰心也是很重的鬼會去做啊?」
這麼一說這是明明沒有統一信仰的正神,卻對八百萬神表以相應敬意的無宗教國日本的一個難以理解的地方。這也可以說成是大雜燴的總本山?。也能說成是過度在意對自身有害的幽靈,作祟的人們組成的謹慎者團體。
「當然從頭到尾都是玩笑話啦。不過這種程度的冒險就算我不在也沒有關係吧,為什麼拉著我一起來呢?」
「哪有那回事,能不能進去還有點賭博的成分,還有不論我倒下還是被彈飛給人留下終生難忘的慘像,當受害者你都是不二人選啊……」
「這算是哪種選項!?用排除法把我選出來的感覺可不是一絲半點啊!」
「蠢蛋,想到要麻煩誰的話你是第一個腦子裡出現的啊,別讓我說出來啊挺不好意思的。」
「作為一個人真正感到羞恥的話,誰會做出那種判斷!」
對著乾脆堂堂正正說出借口的昴,奧托高了八個音調的牢騷迴盪在山林間。這是清晨的森林裡,迴響在遺跡裡令人遺憾的問答。
按慣例來說能聽見這些對話的除了當事人就只有蟄伏在森林裡的昆蟲和動物了,但───
「大清早的真嚷嚷啊,喂,在睡覺魔女腦瓜頂上吵吵鬧鬧,簡直就是『尤赫羅洛伊只在清晨鳴叫』啊。」
「真會給人添麻煩啊,尤赫羅洛伊這貨。下次給我碰見我得好好訓訓它。」
昴支著話把視線從墳墓入口微微移開,從側面森林走來插嘴的傢伙───是撓著金色短髮,露出白色牙齒的加菲爾。
他胡亂擦拭著汗涔涔的額頭,
「先說好了遇見你們可是碰巧啊。本大爺是在每天早上繞聖域外圍溜圈的日課裡碰到了你倆。少給我一副警戒的樣子啊。」
「說不上警戒,而且也沒在說啥不可外露的消息。是不,奧托。被別人聽見也完全無所謂啊!」
對加菲爾算不上牽制的話語昴聳了聳肩,之後粗魯地拍了拍奧托的肩膀。不但被鑿了一頓還被扔來奇怪的話題的奧托一副「搞什麼」的混亂臉色,
「哦…對,就是這樣的。也沒採取什麼會給人添麻煩的可疑行為哦?算是盜墓的演習,稍微預習一下這種事情,就是這種事情。」
「叼啊,奧托。真沒見過比你還擅長在墳地裡挖墓這活計的人啊。」
昴對著順勢接話茬迷迷糊糊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的奧托吐了吐槽,又瞥了瞥加菲爾的表現。但是他卻是一副完全漏聽了奧托某種意義上自首般話語的臉色,
「搞什麼啊,本大爺又不會去告訴誰也不會生這閒氣啊。只要別搞破壞,做點子對聖域不利的事情,就用不著大爺我出手。」
「這樣啊。真心感謝你那保證啊。很遺憾啊,就算和你對抗我也沒有丁點能打贏的信心啊。」
「還沒開打就洩氣真不像樣……本大爺就算想這麼說,還是拉倒了。本大爺碰見了對手就下文啦,不管怎麼樣我可是最強的啊。」
加菲爾的眼睛閃耀著光芒,自信滿滿地說道。
實際上自己也目睹過他的實力,在這反駁他只會被當成蠢貨。雖然自己還見識過萊因哈魯特這種另一次元的怪物,還是想反駁上一兩句的。
把想說的話嚥下喉嚨,昴表示『那我就走了』一般抬了抬手,
「差不多愛蜜莉雅碳也該醒了,我想要陪她一塊進行日課,正打算回去了啊。你不也還在晨跑麼,就從這分開唄……」
「要回大教堂啊?是的話本大爺送你回去。」
雖然昴說明了要就此分開慌慌張張地打算回去,加菲爾卻提出了意外地提議打斷了昴的想法,昴頗為驚訝,隨後雖打算『不用』的回絕他,
「給我老實接受我說的話。再說,就你們倆人少在聖域裡晃蕩。會發生啥誰也不曉得。」
「───那是啥意思,你這說法真奇怪啊,我聽著就像這裡埋伏著危險似的啊。」
「所以本大爺才這麼說的啊。」
加菲爾對著不明真相,對自己翻著白眼的昴磨了磨牙,
「拿你沒轍」
他朝著昴二人走去,壓低了聲音
「雖然說這個跟說家醜似的有點不爽啊,這住在聖域裡傢伙們也不是一條心。」
「那算什麼意思?」
「要是跟著八婆村長的方針,就是把羅茲瓦爾跟人類當成人質,迫使愛蜜莉雅大人接受試煉打破魔女的契約這想法。實際上有一半傢伙是八婆的同夥也在跟著這個方針走……但也有不這樣的傢伙啊」
說到這裡加菲爾又壓低了一個音調,
「對於那些一直想在這聖域裡悶著不走的傢伙,你們幾個在這就是礙事的啊。為了妨礙愛蜜莉雅大人接受試煉,誰曉得他們會捅出什麼簍子。」
「難道說……我或者奧托啥的,可能到他們身邊會被犬牙相向啊?」
「本大爺是想他們直接對愛蜜莉雅大人動武也是有可能的啊,就是『在這墓穴前就會變得盛氣凌人』這東西,在本大爺跟著你們這段期間,絕對不會讓那群傢伙做出麻煩你們的事兒的。」
雖然加菲爾一副輕鬆地宣言,但把愛蜜莉雅留下的昴卻開始惴惴不安。
更不如說,是對沒有料想到那種可能性的愚蠢至極的自己的憎惡。
以加菲爾為首,聖域的各個住民,以及阿拉姆村民們之間的認識都是相互割裂的。這樣一來,為何自己沒有察覺到各個陣營裡也存在著派系呢?
不可能所有人都舉手擁戴並順從聖域的方針。必定存在著不希望情況有變的傢伙。昴深知那種心情。
「必須趕緊回去!」
「哎,給你嚇過頭了啊。用不著那麼慌,那群傢伙也不能明著在內部挑事兒,再說愛蜜莉雅大人不是在大教堂呢嗎。在人類亂轉的地方誰會幹那事。要是想弄你們,也就是對你這貨跟旁邊那囉嗦小哥這種瞎晃蕩的少數掉隊的下手啊。」
「額……那倒,也是吧。扭曲主流派的意思那群傢伙的立場也會惡化,因為這才沒法輕舉妄動嗎。」
焦慮的自己微微冷靜下來,昴舒著氣平復著自己的悸動。
之後他突然發覺到了什麼,昴揚起了眉毛,
「難不成你是想著我跟奧托倆人出來有危險,然後為了幫我們一把才露的面?」
「……啥~~~?」
梗著脖子的昴問出來後,加菲爾空了一拍回道。他一直背著臉,昴看不到他的表情
「哪有那回事啊,碰巧,本大爺不說碰巧了嗎。」
「看他啊,奧托。這才是所謂的傲嬌。昨天剛打照面的時候真心感覺他這個傲氣啊,現在這害羞真也讓人著迷啊。」
「嗯……實際上被他傲氣凌人的我在有些地方還無法完全接受他,不過這個人意外地看起來不像壞人,沒法否定我的少男心被欺騙了呢。」
「我靠,你這傢伙真容易上鉤啊!」
「我被利用了!!」
奧托委屈的叫喊迴盪在清晨的森林裡,驚起陣陣飛鳥。
吵鬧的奧托,以及怎麼也讓人恨不起來的加菲爾。和這兩個人接觸,昴在這異世界第一次感覺到得到了真正意義上能夠同等相待的損友,
「我也好像挺無腦的啊。」
昴表情緩和,小聲笑了起來。

※ ※ ※ ※ ※ ※ ※ ※ ※ ※ ※

等到黑夜降臨,站在大墳墓入口的昴感覺到現在吹來的陰風和清晨來訪時那明朗的風大不相同。
「到了夜裡,的確有墳墓的感覺呢。看起來比昨天還要不祥。」
這般說話的是凝視著墳墓入口,銀髮飄舞在風中的愛蜜莉雅。她不慌不忙地用手指擺弄著編做三束的銀髮,她視線一閃轉到了昴的身上,
「已經可以放心進去了嗎?」
「要是在入口旁寫個晚上七點開張啥的倒是明明白白,可是沒那種東西啊。要說跟暗夜試煉有關係的,天色也暗了,已經算是到試煉時間以內了吧。」
「嗯。那,我就進去吧。」
愛蜜莉雅微微舒出一口氣,雖然口上這麼說也還是很難下定決心。昴站在她身邊,等待著她拿出勇氣。他扭頭看了看身後,來目送愛蜜莉雅挑戰試煉的,除了昴還有四人。加菲爾和琉茲的『聖域』組二人,代羅茲瓦爾出面的代理拉姆一人。以及,不知為何在這裡露面的奧托一人。
「把愛蜜莉雅,我也算進『愛蜜莉雅派系』,在這裡就是最大派繫了啊,不過再看看聖域裡的派系,又立馬成最小派繫了啊。要說世事艱辛,這才是個開頭啊。」
「你在叨咕什麼呢呀?讓人挺在意的。」
「自言自語啊。愛蜜莉雅碳擺好架勢做好心理準備就好了,雖然說實話沒問出來試煉的內容這不穩定要素還蠻多的……」
「不知道試煉的內容,和至今挑戰過試煉的人們是一樣的。不能只有我做狡猾的事情哦。同一條件,即便這樣也要努力。」
握緊小小拳頭的愛蜜莉雅意氣風發,昴感到萬分炫目不禁摀住了眼睛。這讓大以前就拜託魔女作弊的,故作狡猾的自己相形見絀。
與自己相反,愛蜜莉雅是多麼堂堂正正啊。
「E·M·K(愛蜜莉雅·真是·騎士道)過頭了啊!」
「哈哈,好像好久沒聽到昴說這個了呢。」
聽到昴的口頭禪,愛蜜莉雅一莞爾,對他綻放了笑顏。對著愛蜜莉雅的笑臉,昴連俏皮話都沒能說出口,他點了點頭,
「總之,不知道這裡面會出什麼事情,感到危險就叫出來。一叫我的名字,我就立馬飛到你的身邊。」
「你一進來不是就會昏昏死睡嗎」
「近來沒聽人說過昏昏死睡這詞啊……」
昴對著撅起嘴的愛蜜莉雅撓著臉回答道。但愛蜜莉雅卻接著「但是」一語,
「謝謝你為我擔心。……帕克也沒有一點露面的意思,我真的很是不安呢。我感到自己現在很是依賴昴呢。」
「就那樣靠進我懷裡就好哦,愛蜜莉雅碳輕如羽毛,不經常碰碰的話都不知道還在不在讓我挺不放心啊。」
「你手上的動作好下流讓我莫名討厭呢」
對著手指來回晃動比劃的昴,愛蜜莉雅只得苦笑。她順著那種解開緊張的態度在原地微微伸了個懶腰,
「感覺肩頭稍微輕鬆一些了呢。難道第一次見到的時候,昴就是瞄準了這一點嗎?」
「我要能做到那種一流治癒師般的事兒,估計就不是隻身一人為打發多餘時間,把折紙玩到極致造出『龍膽車』這種孤獨的男孩了。」
手指尖上生出的極致藝術,昴有著自己已經登峰造極的自負。當然除了家人也沒法賣弄給誰了。
雖然愛蜜莉雅可愛地歪著頭表示對昴那煞風景的往事不予理解,但因為她太可愛了昴一副那樣就好的樣子抱著肩點了點頭。
愛蜜莉雅的表情有些不放心,但她還是朝向了魔女之墓。
「這一回我真的要進去了。請為我祈願保佑我平安歸來。」
「我會祈願到佛祖耳朵生繭的啦。」
昴邊說著,邊目送著愛蜜莉雅的身影逐漸消失在墳墓裡。緊接著身影消失,入口的燈光亮了起來。這和昴今早踏進墳墓的情況一致。
就這樣,愛蜜莉雅踩著腳步聲走向墳墓深處。試煉似乎要在甬道更深處進行。今早昴睜圓雙眼也沒能看清甬道的前面,
「擔心都寫在臉上了」
對著眸子裡寄宿著不安的昴,側面走出的一見幼齒實際上卻是十足的成人的琉茲搭話過來。她的嘴角浮現出與那惹人憐愛的外表所不符合的老成笑容,
「不用那麼擔心也不要緊。雖被冠以『試煉』之名,但還不至於涉及到性命。」
「你知道試煉的內容嗎?」
「老朽也參加過。只要是混血者就會被判斷有資格。當然,雖然最終沒能通過……但你現在看老朽我不也很有精神?」
琉茲在原地輕輕跳躍,展示著自己的活力。她似乎意在通過採取引人微笑的行為來拂去昴的不安,昴對她的關心感到欣慰,
「沒能通過試煉,就被施了外表依然幼齒唯有內心急劇老太婆化的詛咒了嗎。愛蜜莉雅碳成了蘿莉莉雅碳的話聽著也很有愛,但我還是喜歡現在的愛蜜莉雅碳啊。」
「老朽的認真回答被當成傻瓜了阿。和加小子一樣,對於長者要懂得尊敬知道嗎,昴小子」
「沒那種事,說實話我心情好多了。勞煩讓您費心了。」
對著低下頭的昴,「為什麼一開始不這麼說呢」她歎息地搖了搖頭,假裝用長袖拂了拂不存在的淚水。
環視在場看著這齣戲的各位,加菲爾抱著肩,用一副為難的表情靜默地眺望著墳墓的情況。
之後讓人震驚的是,奧托在和拉姆交談著什麼,並且似乎建立了一種相對友好的關係。這對於很少能與拉姆進行成功對話的昴來說,這真是不得了的事兒。
「這之後得採取點行動。得讓奧托具體教教我怎麼和拉姆說話才不會惹她發火。」昴在心中暗暗起誓,再次將注意力集中到了墳墓上。
昴的雙手在不知不覺中重合在了胸前,如同祈禱一般來回搓和著。
只能等待讓人痛苦。與其最後只落個等待,也許親自去挑戰試煉反倒更輕鬆。
在昴的頭腦一隅浮現了這個稱得上自大的想法的同時,變化突然來訪。
「───!」
在場的所有人,在看到這個變化後都屏住了呼吸。
不斷眨眼是為了適應因丟失了光源而沉入黑暗的世界,為了適應週遭黑暗而自發的條件反射行為。這就是說,
「墳墓裡的燈光滅掉了啊!?」
「試煉進行的期間,燈不應該熄滅的阿……」
「出了個非常規啊喂?」
昴看向本應洞悉試煉的琉茲,她那充滿理性的小小眸子裡卻也浮現著困惑,這表示了現在的情況沒有在預想範圍之內。
加菲爾也不再抱肩正向這邊奔來,在擰著眉的拉姆以及大喊大叫的奧托身上似乎也得不到什麼有用的建議。
既然如此,
「昴小子!?你沒有資格無法進入的……」
「我可是好好聽了講義拿到了資格啊。───我進去看看。不管愛蜜莉雅發生了什麼我也會給她拽回來!」
昴不會束手待斃。
在昴奮勇地踏入墳墓入口的一瞬間,甬道的燈光如愛蜜莉雅進入時一般再次亮了起來。
昴感覺到了背後的琉茲和加菲爾都在屏氣吞聲,在他們對自己發出制止的勸言之前昴翻身躍進了墳墓之中。
甬道之中仍然充滿了飄滿灰塵的空氣,進行一次呼吸就會感到肺部變得難受。
昴用力踏著發出高亢腳步聲的地板,向甬道深處───墳墓深處進發。
「媽的,搞砸了。不應該把自己弄得跟殺手鑭似的,本應該和愛蜜莉雅一起進入墳墓的……」
昴一邊吐露著悔恨一遍奔跑。
隨後甬道深處的光芒突然間擴散開來,昴發覺了自己到了一個小屋子裡。
昴滑著剎住了自己的步子,把小屋子來回看了一圈。說是屋子,其實就是切出來四個角的煞風景的空間。那裡空空如也,唯有屋子深處有一道被青白色燈裝飾的門。
───在那門前的地板上,昴看到了倒伏在那裡的銀髮少女。
「愛蜜莉雅!!」
昴大聲呼喚,奔向那倒在地上的少女。
他立刻抱起了那華美少女的身體,打算無論如何先脫離這裡───
「───首先面對自己的過去」
他做完打算後的一瞬間,耳邊傳來了什麼話語,他的意識開始晃動。
連思考那聲音為何物的時間都沒有。
他的雙膝倒塌,連防禦姿勢都沒能擺好,便如同人偶一般倒下。衝擊力讓他滾落在地板上,偶然地在愛蜜莉雅身邊形成了一個『大』字。
這之後,在昏迷的愛蜜莉雅身旁,昴的意識也被拖入深淵。

※ ※ ※ ※ ※ ※ ※ ※ ※ ※ ※

───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昴感到自己的呼吸如同剛從水面探出頭一般痛苦。那類似於在沉睡之海中身體為渴求稱為『現實』的空氣而浮出水面一般。
「Goooooood───morning,好兒子!!」
漢謨拉比法典!!」
那種詩意般的自然醒,被可怕的衝擊破壞地一乾二淨。
昴感受著壓在自己身上的重量似乎要擠淨積存在自己體內的空氣,昴剛剛醒來的身體承受著那重物全力的跳躍,劇烈地咳嗽了起來。
「喂喂喂,搞什麼搞什麼啊。不就是一直以來充滿愛意的衝擊壓力機式起床機嗎。不是怠慢大敵火上澆油嗎!」
「咳,咳咳,對著正睡覺的人……你期望個什麼啊,我說,疼啊!」
昴淚眼汪汪地抬起頭觀察發生了什麼。這樣一來,出現了一個從床上探出半截身子,看著昴的人,
「這又是咋回事啊。你這臉色看著跟一大早就目擊中年老爹全裸身子似的啊,你這混蛋!」
那人一邊說著一邊擺著pose,是一大早就光著上身的中年老爹───菜月賢一。他哈哈大笑著祝福著好兒子昴的醒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95205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 篇留言

別劍
海報都是銀髮或白髮...

連母親的眼神都很銳利

02-10 15:0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2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14 『質疑應答』... 後一篇:第四章16 『菜月家的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inale8763發財之刃
發財之花讓我發財啊啊啊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3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