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6 GP

第四章12 『茶會的土産』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8-19 04:43:03│贊助:253│人氣:9861


「特意準備好的空間,就這樣被砸碎了呢。這種粗暴的方式……是彌涅耳瓦吧。那個孩子,做事稍微有點衝動呢」
「稍微有點……?想都沒想就出手了好不好。好一個新感覺的暴力傲嬌治癒系蘿莉巨乳角色。要素都集中到一塊了,讓人淚流滿面哇!」
昴轉動著已經治好的右臂,對站在那裡的艾姬多娜噴了過去。
有著一頭白髮的少女給人的壓力感並沒有改變。然而,原來如此麼,她的安排確實是多少起到一些效果。
「嘛~、只是正面與你交談的程度的話,是沒問題了。與剛才的魔女們相比,你這邊確實要稍微理性一點……不對,與怠惰魔女單獨談話會更好一點吧。」
「塞赫麥特的話,怎麼說呢,由我來講雖然有點那個,即使是在魔女中她也是最年長、最理性的一位。但是,如果惹怒她的話,可不會簡單了事哦。」
「不是簡單了事是,發怒了會很可怕?」
「不是那種程度,即使是我們一起上也敵不過她吧。大概,即使塞赫麥特以外的五位魔女勾結起來,也一樣贏不了她吧。」
艾姬多娜在椅子上重新坐好,如此說道。昴投來疑惑的視線。
在腦海中閃過的是那位披著一頭紫紅色長髮,一副慵懶樣子的女性。各種言行舉止中都能滿溢出一種脫力感的那位人物,居然是魔女之中異常強大的存在。
「說起來,從剛才的話來看,有一種把『嫉妒魔女』排除在外的感覺呢」
「────這裡有個,僅我個人給你的忠告」
昴想起了一次都沒有出現過的魔女的名字,如此問道。嘴角浮現出微笑的艾姬多娜豎起了一根手指。
看著那望著這根手指的昴,她輕輕地歪著頭,說道────
「我與其她的魔女是友人的關係,認為她們都是值得尊敬的人物。畢竟我自身的性格有著諸多的缺陷,常年交往的她們對我而言是一種依靠、救贖。因此,我把她們的靈魂一個不漏地收集了回來。」
「……總覺得不是能一聽而過的內容呢,請繼續」
「而把這些魔女們殺死的就是,『嫉妒魔女』。────你會把用如此殘酷的方式將自己友人殺死的存在,笑著說出來麼?」
嘴角的微笑並沒有改變,然而,其性質已然改變。
在恐怖的驅使下,不覺收緊了後背,反應過來時,昴已經多次點頭,到同意對方的說法一般。看到那個態度,「對吧」,她點頭回應到。
「氣氛,稍微變得有點糟糕呢。轉換一下心情,再喝杯茶如何?」
「……我對於那種多娜茶,已經沒有再喝第二次的勇氣了!要是不拿出正經的茶來的話,我完全沒有在這裡飲食的心情。」
「在我們那個時代,被魔女的茶會招待可是一件令人羨慕的事情呢……果然麼,時代和人都是會改變的東西呢。」
好像連昴的份都準備好的樣子,一臉遺憾的艾姬多娜給自己的杯子添上茶,然後拿到嘴邊。
如果她說的是真的,那茶的正體就是她的體液。也就是說,自己生成的體液,然後自己喝────
「貌似聽說過兔子什麼的,自己吃自己的糞便成為一個永動機之類的話。」
「被當成是同一樣的東西,還真是有點屈辱……嗯?還是說,你在繞著圈子,想打聽關於『大兔』的事情。」
「『大兔』?」
歪著頭,好像是在哪聽過的單詞。
轉著腦袋找尋著記憶,回想起那個單詞。對,那是坐在帕特拉修背上,在利法烏斯街道行走著的時候────
「與白鯨並列的魔獸……之類的。『大兔』和『黑蛇』?」
「那是達芙妮的負資產呢。不管哪個,對於她來說都是相當棘手的,製造麻煩的孩子。『黑蛇』暫且不說,『白鯨』和『大兔』在各個地方引起騷動的事情,你應該也聽說過吧。」
「順便說一下,白鯨的話已經沒有了,由於我的活躍,已經被討伐掉了。因為我的活躍。」
以拇指指著自己,昴一副驕傲的連鼻孔都放大了的樣子。聽到這個情報的艾姬多娜第一次的,驚訝地睜開黑色的眼睛────
「嘿~,真的麼。那還,真是厲害呢。從你身上來看的話,劍的才能、魔法的才能一丁半點都看不到……看來是相當成功地調動了周圍的力量吧。」
「一眼就看出我不是單獨擊破的,還真是讓人沮喪呢……!不是也會有憑我一個人就乾淨利落地解決掉的可能麼。」
「不管是『白鯨』還是『大兔』,把那種東西單憑個人之力就砍殺的人,實在是很難想像。即使是在我那個時代,能做出那種事的估計也就雷德那種傢伙了吧。」
又是一個聽了也不認識的名字跑出來,昴不覺挑起眉頭。看到了那個神態的她,發出「呼嗯」的聲音,用手指貼著那薄薄的嘴唇────
「是不是沒有流傳到這個時代呢?他的功績可以相當了不得的哦?至少,像是一個人就可以單獨砍殺包括成熟期的龍在內的十二頭龍之類的事情,估計也就只有他能辦得到了。」
「不是這樣的,該說我是比較沒常識,還是說對於一般的知識理解比較淺。不過說真的,還真是厲害呢,那個傢伙。究竟強到什麼程度啊!」
「────雷德·阿斯特雷亞。應該是被授予了『劍聖』稱號的,現在已經沒有留下後代了麼?」
從艾姬多娜的話語中,昴腦海中的情報卡擦一下咬合了起來。
阿斯特雷亞────那不就是萊因哈魯特和威爾海姆的家名麼,同時也是對現役劍聖和劍鬼來說有各種意義的,被劍神所愛的異常強大的一族。
如此說來,初代就是雷德?阿斯特雷亞吧。
「OK,理解了。劍聖有留下後代哦。雖然現在不知道是第幾代了,現役劍聖是我的朋友,大概是跟你所瞭解的那位祖先比起來也不會輸的怪物吧。」
「對於朋友,那還真是相當不客氣的說法呢……雖然想這麼說,你要是知道雷德是一位多麼脫離常識之外的人物的話,估計你就笑不出來了。好了,那麼是要說關於『大兔』的話題麼。」
「啊~,不對。雖然對於『大兔』和『黑蛇』的情報也有興趣,但是……」
也不知道她單純是話多的性格,還是想炫耀自身的知識,昴還是讓她暫停了一下,思考了起來。雖然想知道的東西有山一樣多,但即使是能把全部一次消化下來,自己的腦袋也會跟不上。
只把真正想要知道的事情挑出來,然後再詳細追問會更好吧。
首先,立刻想知道的事情是────
「那────個,你是艾姬多娜,也就是『貪婪魔女』,是已故之人。在這點上沒問題吧?」
「應該最開始就確認過了吧。那就是結論沒問題哦。這裡是我的夢中,想回去的時候只要跟我說一聲就行了。」
「那還真是多謝關照了。那麼,暫且問一下……」
昴用手托著下巴,盯著這位白髮的少女看了起來。暴露在這樣不禮貌的視線下,她用手貼著那白透的臉頰,發出「怎麼了?」的疑問,閉起一邊的眼睛。
「雖然是最開始就應該確認的……說來,你這樣子哪裡像是已故之人了,不是還幹勁十足地在謳歌每一天麼。」
「……啊~、原來如此。關於這點還完全沒有說明呢。到了現在才提出這點的你也是,我也真是的」
拍了下手,艾姬多娜點頭表示理解。昴也向她表示同意,搔著頭想道,自己也是都在幹嘛呢。
因為魔女突然出現的衝擊,在這之後又是陷入了讓人吃驚的魔女同窗會之中,結果就連那樣理所當然的提問都忘了。
「如果是墓地的幽靈,那也沒什麼。但是,能夠被干涉到這種程度,實在不能當做是錯覺就了事。」
「幽靈,這一點倒是無法否定。畢竟失去肉體,如今只是精神體這點是事實。好了,要說我這種情況是怎麼回事的話……那是因為我是作為抑制力的存在,大概這就是正確的答案吧。」
「抑止力……?什麼的……不對,應該問那是對什麼的抑制力才對?」
「真敏銳呢」
對昴的答案滿意地點點頭,艾姬多娜輕輕地拍了下手。然後,她把手伸向空中,展示著這製造出來的天空────
「把我與這片土地如此緊緊維繫在一起的是波爾肯尼卡────神龍波爾肯尼卡。你應該也聽說過的吧?」
「……確實,與露格尼卡王國的國王締結盟約的龍吧。在王選的大殿中,聽過那個名字。」
「我和那個波爾肯尼卡關係還不錯呢。由於那條龍的力量,我被封印在這個墓地。波爾肯尼卡那麼做的理由,就像你推測的那樣,是把我作為『嫉妒魔女』的抑制力。」
雖然艾姬多娜眼神中透出一副平靜與理性,然而,當『嫉妒魔女』的話語從口中說出來時,一瞬間眼中顯現出危險的光芒。
她與『嫉妒魔女』之間的隔閡就是如此巨大吧。
「雖然,『嫉妒魔女』現在是被封魔石封印住了、但她的封印並非是牢不可破的東西。波爾肯尼卡的壽命也不是無限的,發生什麼意外的話,封印也有解開的可能,也無法保證天地異變之類的,不會把封魔石的一部分破壞掉。────因此,波爾肯尼卡把我留了下來。」
「一旦『嫉妒魔女』復活的話,在那個時候能夠作為與之對抗的戰力……」
「本來,留下來的魔女是我這件事並非是波爾肯尼卡期待的。應該留下來的是塞赫麥特。問題是,大概是波爾肯尼卡和塞赫麥特之間有過爭執吧。好像是被狠狠地修理了一頓之後就對塞赫麥特產生了恐懼心理。」
輕輕鬆鬆的,對於龍和魔女之間的因緣一笑置之,作為聽眾的昴反而是笑不出來了。
即使艾姬多娜把龍和魔女之間的衝突,以訴說人際關係那樣的語氣說出來,這邊也很難想像那個規模。再說,『怠惰魔女』把龍狠狠修理一頓的話題也不知道該不該相信好。
看著不知道該說什麼,沉默下來的昴,「總而言之」,艾姬多娜如此接著說道────
「身為魔女的我,神龍波爾肯尼卡,還有『劍聖』以及……賢者吧,總而言之,集齊了這些人物,即使說『嫉妒魔女』重新復活,也有與之對抗的可能性。到這裡為止,就是波爾肯尼卡那縹緲的希望了。我現在這樣,即使是死了也過的這麼丟人的背景大概就是這個樣子吧。」
「也就是說,把你變成地縛靈的是波爾肯尼卡,這麼說沒問題吧?」
「準確來說,是在波爾肯尼卡的意志下,由梅札斯的術式把我維繫在這個地方吧。你能到達這個地方,梅札斯之名這種程度的東西應該知道吧?還是說,這個家名已經不存在了……」
「不是,梅札斯還在哦。羅茲瓦爾·L·梅札斯是這一帶的,包括這個墓地在內的領主。該說是我的監護人呢,還是說是一個變態好一點呢……」
小丑與魔女之間有著這麼深的關係這點讓昴有點驚訝,苦惱著該怎麼向對方說明羅茲瓦爾這個人。但是,昴的煩惱暫且放一邊,忽然,艾姬多娜那好看的眉毛抖了下,「羅茲瓦爾?」,如此低聲嘟囔著────
「不好意思,剛才,你是說羅茲瓦爾?」
「嗯?啊~,沒錯,是羅茲瓦爾。那個,你認識?」
「我要真的認識的話,那就奇怪了呢。不管怎麼說,我可是四百年前的存在。同一個時代的人物出現在這裡的話,事情可就往奇怪方向發展了呢。」
對她的發言表示同意,昴彎起唇角,想起滑稽的面孔。「那個」,艾姬多娜以手指貼著唇邊,說道────
「你口中所說的羅茲瓦爾,是拖著一頭濃密的灰色長頭髮的人物麼?眼睛的顏色……應該是黃色的吧。」
「────不對,那就你搞錯了。我所知道的羅茲瓦爾的話,頭髮的顏色該說是藍色麼,是跟我這條牛仔褲一模一樣的顏色。還有,眼瞳的顏色也不對。那個傢伙,兩個眼瞳不同顏色的,一個青色一個黃色。」
瞭解兩人說的特徵是不同的,昴安心的吐了一口氣,然後,忽然思考了起來。
羅茲瓦爾是這個地方────『聖域』的,代代延續至今的管理者,他是這麼跟昴說過的。那也就是說,同時也維繫著這個墓地中的艾姬多娜和波爾肯尼卡的盟約吧。
一族代代延續的職責,如果是這樣的話────
「或許,『羅茲瓦爾』這個名字也是傳承下來的也說不定。偶爾出現的女孩子卻取了個完完全全的男孩子名字之類的,那樣設定的漫畫也經常可以看到。」
「『羅茲瓦爾』也是繼承的麼。如果是那樣的話,那還真是個噩夢呢。」
點頭同意到昴的推論,神情中透出幾分的疲憊,艾姬多娜聳了聳肩。看到一副不像她樣子的神情,昴皺起了眉頭。「沒事」,她如此回應道────
「我所知道的羅茲瓦爾,是一個過於死心眼的傢伙。有著為了某個目的,甚至會把一生都奉獻出去的危險品性。假如說,他在我死後性格也沒有改變,反而變本加厲的話……」
「賭上自己的一生也無法滿足,甚至把一族的時間都奉獻出去,是說這個可能麼?」
「就是這個意思。不好、不好,想想就覺得有點可怕呢。」
雖然這麼說著,艾姬多娜嘴角卻浮現出微笑。
那種感覺就像是,守望著自己那調皮的孩子的父母一般,那大概是自己的錯覺吧。不管怎麼說────
「關於你在這個墓地的理由,以及是誰造成的這一點倒是明白了。至於實際情況是怎麼回事的話,等待會醒來之後再去追問現代版的羅茲瓦爾吧。」
「那是你個人的自由。……那麼,其他的問題呢?」
「當然還有啦。接下來想要問的是,試煉。聽說在這個墓地會進行所謂的試煉。我想瞭解關於那個試煉的內容。還有,如果可以的話,順便給我標準答案。」
「向出題者要標準答案什麼的,還真是殘酷的做法呢。」
「能夠讓我愉快地做個弊麼?能夠抄近路的話,哪有不抄的道理。我是那種一邊看攻略網站一邊玩遊戲的傢伙呢。」
在任務中被意外幹掉,再來第二次之類的也很麻煩。
雖說如此,昴那亂七八糟的player信念暫且放一邊,艾姬多娜陷入思考一般,閉上了眼睛,五秒後睜開────
「試煉,是吧」
「啊~,沒錯。那是什麼東西呢,聽上去是考驗之類的東西吧。如果不能把這個任務clear的話,對我來說很重要的那個女生會很困擾的。即使想回家也回不了,會被困在『聖域』之中。當然了,丟下她,我一個人回去的選項也不存在。」
在『聖域』的周圍結下了結界一般的東西,如果那個東西拒絕她的進出的話,並沒有受到結界影響的昴也無法出去了。
唯有讓她突破試煉,兩人一起從這道牆壁裡面出去。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只要是能做的事情,不管有多少都會去做。即使那是────
「作弊也作給你看!」
「在你興致這麼高的時候,還真是有點抱歉,對於試煉的事情,我也並不知道。那與我無關。因此,關於試煉的內容我也不知道。」
「那算什麼!」
當場被潑了冷水的昴慘叫了起來。聽到那個聲音,「那也沒有辦法的吧」,艾姬多娜搖了搖頭────
「你知道這裡是個什麼地方麼?這裡是我的墓地吧?也就是說,這個墓地是我死後建造出來的東西哦。然後,你所說的試煉是在這個墓地中進行的吧?也就是說這個墓地中進行的試煉是我死後才製造出來的東西吧。對於已故之人的我來說,怎麼可能干涉得到呢?」
「就算你這麼乾淨利落地說出來,都到了現在了,我才不會接受呢!」
「不管怎麼說,出題者並不是我。因此,關於試煉的事情我也無法回答。不如說,我這邊才想問你關於試煉的事呢。試煉的內容、出題傾向、解答者的甄選這些問題以及答案之類的,好奇心滿滿的呢。」
眼中閃耀著光芒,眼前是由於求知慾而開始雙目放光的『貪婪魔女』。
對於那率真的欲求,昴不禁吸了口氣,關於『試練』這個話題,看來是不能繼續進行下去了,做出如此判斷。
如果是這樣的話────
「怎麼覺得,已經沒有什麼想要向你提問的呢」
「……哎?開玩笑的吧?不可能會那樣的吧。我可是,『貪婪魔女』哦?世界上各種各樣的人物,都為了追求我的知識而來到這裡。就在這樣的我的面前,給予你自由發問的權利,居然說沒什麼想問的……」
「因為你看,死人對於自己死後的事情是不知道的吧?而我想知道的事情大部分是現在進行時的,對於這部分並不瞭解的對象,就算是問了也沒用吧……」
「不對不對不對,你先冷靜一點。確實我對於現在的世界是有些不瞭解,但是,與此相對的,對於以前的事,我可是無所不知的哦。逾時四百年早已風化的,無法留存於任何人記憶中的各個歷史。現在不就是瞭解的機會嗎?先前關於魔女們的話題也是,這些都是在世界上任何角落都沒有留下記錄的東西哦」
「但是,我對於魔女並沒有很大的興趣。就算瞭解了,但全員都是已經掛掉的吧,我現在要考慮的東西可是堆積如山了,所以關於那些事情就算是知道了,也怎麼說呢……」
「哎哎哎……」
看到真的想到此為止的昴,艾姬多娜一副慾求不滿的樣子,皺起了眉頭。現在兩人的立場完全倒了過來。
雖是這麼說,但這對昴來說也是事實。過去魔女們的惡行和偉業之類的,也不能說是沒興趣。但即使是瞭解了也不能怎麼樣,就這一點來說,實際上並沒多大興趣。
然而,除此之外的可以向艾姬多娜詢問的有用情報,一下子也想不出來。
「啊,這麼說來確實想到了一個。」
「對對!很好,就是這樣。是這樣的吧,肯定是有的呢。對哦,什麼都可以提問哦。只要是我能夠回答的問題,什麼都可以提問哦,來吧!」
已經到了焦躁的程度,對於昴的提問,艾姬多娜那緊緊咬上來的態度可不是開玩笑的。
雖說是魔女,作為人類的,麻煩的本性估計還是無法消去吧,如此想著的昴,想起了『聖域』的事情────
「是關於這個墓地,或者說是『聖域』的住民的事,他們把這裡稱為試驗場。應該是『貪婪魔女』的試驗場這個意思吧。關於半妖精無法逃脫的結界也好,這裡是關於什麼的試驗場也好,還請你……」
「無法回答」
「還請你告訴我……」
但是,那個提問被感情從臉上消失的艾姬多娜乾脆地拒絕了。
看到對方那種完全沒得商量的態度,昴不禁沉默了下來。注意到昴的反應,艾姬多娜注意到自己話語中的強硬語氣,露出難受的表情────
「說法方式太強硬了,抱歉。但是,不能說的事情也是有的。對於你的那個提問,我無法回答。並不是不能回答,而是不想回答。」
「……不是印象很好的話語呢,試驗場之類的。但是,你並沒有否認這一點。」
「還希望你就到此為止吧。我也並不是想被輕視的。」
閉上了眼睛,艾姬多娜拒絕了在此之上的更多追問。
身為壓倒性存在的魔女,以那小小的肩膀向昴如此懇求到。聽到這樣的請求,也無法再繼續追問下去吧。
與此相對的,在昴腦海中一閃而過的是────
「這麼說來,你的名字……在來這裡之前我也在哪裡聽到過來著」
「……」
在沉默下來的艾姬多娜面前,昴摸著自己的額頭,找尋著自己的記憶。『貪婪魔女』艾姬多娜的名字,那是在來『聖域』之前,自己的耳朵曾經幾次聽過的名字才對。
其中,最早一次聽到是在────
「帕克那裡」
在以王都為起點的輪迴中,昴曾經三次被那個大精靈殺死。那是十分討厭的,十分痛苦的記憶────被巨大化的帕克當成玩物一般殺掉的那時的記憶。
在那時,凍死的貝特魯吉烏斯與帕克的對話中出現過她的名字。那時的昴處於頻死狀態,意識無法保持清醒,以至於到現在這個點才想起這件事來。
回想起那段記憶的昴小聲說著,聽到這裡的艾姬多娜忽然抬起頭來。
「帕克……?難道是,那個貓精靈……?」
「────!?對、就是那個。是貓精靈。帕克,認識麼?」
「已經不是認不認識的問題吧……他來到這裡了麼?如果是這樣的話,他究竟能回想起多少事呢?」
因意想不到的名字出現而吃驚的艾姬多娜,以及得到意想不到反映而吃驚的昴。一口氣說完後,她馬上又陷入沉默之中。
被那陰氣逼人的態度所壓迫,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她在那沉默的思考之中,更進一步地閉上了眼睛。
應該怎麼把對話進行下去呢,昴的視線往上飄了起來────
「────啊!?」
突然,肚子裡面有什麼熾熱的東西在強調它的存在,把昴的意識給佔據了。
「……哦、啊?」
驚人的熱量,彷彿都要把胃袋燒穿的感覺。昴呻吟著,用手摁著肚子,兩隻腳痛的晃了起來。
突然襲來的苦痛不同尋常,普通的腹痛根本無法作為比較對象。謎一般的痛苦讓昴嘴邊開始流口水,無法站立,跪在當場,然後馬上就倒在了地上。
對於這樣子的昴────
「啊~,效果終於出來了呢」
如此,艾姬多娜以冷漠的眼神看了下來。
她慢慢地走近在地上掙扎的昴,彎下膝蓋,臉頰向倒下的昴靠了過去,撩起嘴巴一開一合的昴額頭上的頭髮────
「被招待到魔女的茶會,能輕鬆回去之類的話,可是打死都不能說的哦。────應該學聰明一點了吧」
「你這家、伙……難道、把毒……」
「那才是不可能的哦。我說過的吧?你喝下去的那個是我的體液,從根本上來說,那是與人類不同的魔女的一部分。你把那個東西給吸收了哦。」
昴意識到了這個事實,體液,在聽到這個單詞,以及後面的各種對話中,把這部分的內容給輕視了。而作為結果就是,現在如此這般痛苦的現狀。
睜開眼睛,昴怒視著艾姬多娜。剛才那樣友好的態度究竟消失到了什麼地方呢。到底,她這樣的做的目的是────
「希望你不要誤解呢,我並非是對你抱著敵意、惡意之類的才這樣做。不如說,你的存在還是挺讓人喜歡的。讓你喝下我的一部分,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給我、說清楚、一、點……」
「簡單來說的話,是為了讓你體內沉眠的魔女因子與你的身體更適應一點,稍微做了點手腳……大概就是這麼回事呢」
「魔女、因子……?」
肚子中的那份熾熱燒得更猛了,忍受著這份焦躁,昴拚死地重複著那個詞。
────魔女因子。
這個也是,多次聽過的詞。
有時是從貝特魯吉烏斯口中,有時是從碧翠絲口中說出的這個詞。
「你殺死了『嫉妒魔女』的使徒吧?那個使徒死的時候,魔女因子滑進了你的體內。……不過本來,你也有別的什麼東西在裡面的樣子。」
「那個東西、要是不適應的話……會有什麼、事麼」
「誰知道呢,大概會有什麼事發生吧。說實話,我也不知道。但是,對於一個不知何時會爆炸的炸彈,我不過是出於好意,在傷害擴大之前提前引爆它而已。要是在夢中就能讓它結束的話,出到外面,也就有一定的餘地來處理還沒爆發的部分了吧。」
聽著那滿不在乎的語氣訴說著的話語,昴的意識都要消失一般,視野由於痛苦而閃爍起來。然而,即使是在這種情況中,昴也輕輕地抬起手腕,用手指指著艾姬多娜────
「雖然現在、才想到……」
「嗯?」
「你這傢伙、那種說話方式……和帕克、一模一樣呢。那個貓精靈也是、不會看周圍氣氛、一副輕鬆自在的、一直那樣的說法方式……」
聽著昴擠出來一般的話語,艾姬多娜一瞬間眨了下眼。
然後,表情相當誇張的,彷彿是聽到了相當不得了的笑話一般,抱著肚子爆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啊~、還真是相當、不錯哇!你還真是厲害呢。我是真心這麼想的哦。嗯、嗯、啊~、啊哈哈哈!原來如此、我和帕克麼。嗯嗯、對了沒錯吶呢。就是那樣呢。要說是理所當然的話,還真是理所當然呢。對他來說、能夠作為模板的話,也就只有我呢」
「什麼────」
想接著說下去,但對昴而言,已經無法繼續說下去了。
明明苦痛感就要燒焦全身一般,然而意識並沒有被奪去。給人一種要永遠持續下去的感覺,在這種痛苦之下,連些許的安寧也不允許。然而,終於也到了盡頭。
但是,帶來終點的並非是克服這種苦痛,而是────
「看來幽會的時間結束了呢」
慢慢的,慢慢的,昴的視野中世界的輪廓開始變得模糊起來。
青色的天空,被綠色覆蓋的,草原上的山丘,還有兩人之間白色的桌子和椅子,這些影像全都擰結到到一塊,開始消失不見。
「不是說只要你不單方面結束的話,我是無法回去的麼……」
「現實那一邊的時間已經到了極限呢。你所說的『試煉』,看來是要開始了吧。一旦開始的話,這個墓地的所有機能都會向那邊靠攏吧。已經不能管我這個幽靈的事了。」
一副輕鬆的語調,艾姬多娜用手指摸著倒地的昴的額頭。
看著連抵抗、反應都無法做到的昴,她笑了────
「好了,想從魔女的茶會中回去麼。該要你支付多少好呢?」
「……事先說明、我可是身無分文的哦」
「並不是錢。代價的話……對了。禁止對外洩露這個空間的事,大概這個樣子的話怎麼樣呢?你身上也有同樣的契約在,很輕鬆的代價吧?」
那究竟是什麼意思、就連如此發問都做不到。
她就這樣以手指貼著昴的額頭,小聲訴說著些什麼。然後,碰觸著額頭的指尖處傳出了熱量,那熱量一瞬間傳遍全身,給予昴不可思議的理解。
契約的內容,以及不可違背的,單方面的約定的締結。
「任意而為的、事……!」
「過去的事,魔女因子的調和,與這些相比應該是相當輕鬆的代價吧,我是這麼覺得的呢。還有,怎麼說呢,作為贈品,順便送你一個東西吧」
笑對著氣憤的昴,她以那貼著額頭的手指重新注入新的熱量。
然後,那份熱量的結果────
「給予你、在這座墓地中接受試煉的資格」
「────!?」
「只要有這個的話,你也能參加晚上在墓地中進行的試煉了。是否要接受,那就是你的自由了。不接受也行。但是,你得到了代替你那重要的女孩子接受試煉的選擇權。────到底要怎麼做,就隨你喜歡吧」
世界開始崩落,腳下的東西一點點的融入黑暗之中。
這次,真的是世界的終焉的降臨。
然後,在終結的世界之中,依舊躺著的昴向艾姬多娜看了過去。
締結了並不期望的契約,被索取了不想支付的代價,即使如此,昴並沒有感到害怕,反而笑了起來,對著她────啊~,毫無疑問的────
「────你、果然、是一個魔女呢」
「────啊~、理所當然的。我可是邪惡的魔法使呢?」
就在那樣的,早已決定的對話的最後,昴的意識從夢中彈了回來。
不斷的落下,落下。一切都在消失,消失。
從夢中彈了回來,浮了上來。
在這之後,在這之後昴的意識────終於從魔女的夢中解放了出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94166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2 篇留言

君麻鳴人
嗯 很好每次想說看一章就睡了每次都段到很高潮的情節 ……

08-31 02:58

東堂刀華
對啊

10-07 22:1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6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11 『傲慢 怠惰... 後一篇:第四章13 『羅茲瓦爾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eon3715有夢就去追
《夏夜狐狸畫》已連載10萬字以上、《惡女與她的執事》全文完結,歡迎來小屋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1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