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4 GP

第四章11 『傲慢 怠惰 憤怒』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8-19 04:27:31│贊助:59│人氣:11134


連腳下有什麼也確認不了的空間中,昴眼前一片空白,心想著掉下去的話免不了一『死』吧,完全抽不出注意那邊的意識。
現在,支配著昴的意識的只有眼前存在的少女────白色的頭髮,白色的肌膚,穿著黑色的衣服和擁有黑色瞳孔的魔女。
那個壓倒性的存在感, 威壓感,作為超越者這種生物,外觀和她的身份完全不搭。
昴這個矮小存在的所有的一切,包括眼睛,心,靈魂,都被看不見的指尖戲弄糾纏著。
在完全逃不掉的『恐怖』面前,人就會這樣封住自己的情感。
呼吸困難。無法用意識確認心臟的跳動。即使是眨眼的瞬間會冒出冷汗,也要經過她的許可。那裡是絕對的隔絕。
「糟糕了,威脅過多了麼。從以前開始,我興致一來就像現在這樣說漏嘴。魔女的天性,真是麻煩的東西啊」
突然,坐在椅子上的艾姬多娜意識到對昴熱情的發言而自省著。不過,從眼前的魔女發出來的壓力陰影則完全看不出。
不,就在剛才為止有意識地無視了的壓迫感,因為再次意識就會伴隨著這種意識無法動彈。
友好的交流已經到了哪種程度呢。昴眼前的少女已經看不到少女的姿態。是真正意義上的『魔女』。
「生前也屢次有過這樣的事。為了借助我的智慧,各國的王族都來拜訪的時候就是那樣……現在已經,不得不警戒著我的身影了吧」
哎呀哎呀,說出了心裡話而把頭轉向一邊,艾姬多娜用她那雙黑色的瞳孔看著昴。黑色的瞳孔上映照出了因為無表情的自己讓昴在動搖著,和她露出微笑在同一時間。
「那麼,這次的方案覺得滿意嗎?」
「────嘖!?」
唐突的變化來訪了。
是昴對微笑著嘟噥的艾姬多娜皺起眉表示不理解的時候。她的微笑在黑暗中溶解,吞了口氣的昴在眨眼之後────,
「你在看什麼啊?」
「……蛤?」
「不要盯著────人家────看啊」
在昴的面前一個少女把臉鼓了起來,手忙腳亂地說著。
深綠色的頭髮齊平肩口,臉像蘋果一樣紅的少女。褐色的皮膚和像白色連衣裙一樣的服裝非常相稱和可愛,似乎把小女孩的可愛之處毫無吝惜地在周圍散發著。在頭髮上夾著像藍色的花一樣的髮夾很有特色。



不管怎麼看,無害而且天真爛漫的少女────就是現在,坐在原來艾姬多娜的那個地方注視著昴。
「啊,欸,噢?等,等等。欸,艾姬多娜呢……?那傢伙,去哪裡了?」
「多娜?多娜的話現在在某個地方────,你是誰啊────」
「嗚,我?我的名字是菜月·昴。既不是被叫來也不是被招待來的迷路人,在回去的途中稍微喝了口茶……然而戶主突然就失蹤讓我感到很為難……」
「嗯────。那麼────,就叫你巴魯吧────」
面對這可愛的小東西無法抱有敵意。雖然根據狀況是不能這樣的,但是昴還是坦率地自我介紹了。少女聽到了以後開心地笑了,即使在這種情況下也讓昴的胸膛溫暖了起來。
雖然狀況完全混亂,但是艾姬多娜消失的時候也解放了壓力。冷靜地考慮的話,眼前的少女說不定和昴一樣,不知道從哪裡被拐到這裡的被害者。
如何和這個小女孩合作從這裡逃出去────即使不知道能從她身上借到多少力量但昴還是抬起了臉,
「好的,總之首先趁著鬼不在的時候推敲各種逃脫方案吧。在所在的立足之處這一點上考慮的話餘地相當的窄呢,首先,小姐的名字是……」
「話說回來巴魯────,你是惡人嗎────?」
「說出來讓我聽聽……什麼?」
伸出了手,打算露出燦爛笑容的昴皺起眉頭。
眼前的小女孩晃著夠不到地面的腳,一邊喀噠喀噠地前後搖晃著椅子,一邊像小孩子一樣性急地尖起嘴說「所────以────說────」,
「我在問你是不是惡人喲────。怎────麼樣────?」
「人是天生都會靠著犧牲一些東西而活下去的罪孽深重的生物。因此,我們在這個世界上出生的瞬間起可能就是罪人。但是,儘管如此人還是要生存。因為知道即使犧牲了什麼,在那個犧牲之上也能夠構築出更有價值的東西……這樣哲學性的交流我想身為一個小女孩的你應該聽不懂,不過是這個意思嗎?」
「嗯────,我聽了也不明白吶────。嘛────,也好────,如果確認一下的話────」
對於感到疑問的昴,小女孩以更深的角度感到了疑問。
她這樣說著,緊緊地握住昴伸出去的手掌。小小的手掌完全收在昴的手中,傳來了少女特有的柔軟的觸感。讓昴重新下定了決心,無論如何都要把她安平無事地救出去。
「雖然和佩特接觸過了,發現我意外地喜歡小孩子吶。以前還認為小孩因為太吵了感到非常討厭的說……」
「――ツミハタダイタミニヨッテノミアガナワレル」
「嗯啊?」
忽然,少女快速小聲地嘟噥著什麼。
聽不懂的昴皺起一根眉打算看向少女後,受到輕微的衝擊。和胳膊像被輕輕地拉出來一樣的感覺一起,有一種像卸下包袱的奇妙解放感。
發生了什麼,昴來回轉著頭環視附近。
世界仍舊沒有發生任何變化。容納昴和小女孩的只有互相對坐的空間,聲音和風依舊感覺不到。
然後在昴的面前的是,沒有站起來坐在椅子上晃著腿的小女孩。她用一隻手,握住了從男性肩膀上扯下來的手臂────,
「────嘖!?」
「不痛就說明────,你不是惡人啊────,太好了呢────」
察覺出異常事態的昴看向自己的右手────看向本應存在於右半身的手臂,從肩膀扭曲的斷面發現了手臂被扯開的事實。
疼痛,出血,在注意到前都沒有感覺到。骨頭和血管裡包含的粉色的肉從斷面露了出來,令人想到這是肉店裡並排著的食用肉。
那是,發生在自己右肩上所無法接受的超現實感。
「噢,啊啊啊啊啊啊!!手,手……我的手啊啊啊!?」
「不痛的吧────,別叫那麼大聲喲────。太過鬧騰的話掉下來的手會接不回去的哦────」
「你,你,你!?撕下別人的手臂,想幹什麼,你說啊!還,還來!馬上還給我!」
昴捂著右手的斷面尖叫著,然後對哼著鼻子的小女孩用充滿陰氣的臉猛撲過去。奪回在她手裡握著的右右臂,現在不得不馬上粘回去。
撕斷的手臂和肩膀的斷面也並不是不能連接合起來,但就連這種事現在的昴的腦海裡都裝不下。
但是,
「────犯錯就要釘死絕不放過」
小女孩的口中又說出了什麼之後,昴的姿勢崩潰了。不,正確來說是打算踩在地面上的腳,膝蓋以下像玻璃工藝品掉到地上一般破碎了。
右肩,然後雙膝都失去了,令昴的身體慣性地往前倒下。能夠接受那樣的昴的是,至今都坐在椅子上的小女孩的膝蓋。
小女孩溫柔地接受了倒下來的昴,像母親哄孩子一樣的手勢慢慢撫摸著戰慄的昴,
「明明不是────惡人的說,卻認為自己是咎人。你是一個溫柔的────孩子吶────。真────可憐吶────,很────難受吧────」
「你,你是……到底是……什,什麼……」
右手,還有破碎的雙腳,都沒有疼痛感。也沒有出血。
無法理解。不能容許的存在。眼前存在的小女孩,在剛才還以為只是一個應該要保護的對象,現在卻越是靠近越感到絕望。
小女孩對昴的提問歪著頭,
「堤豐是『傲慢魔女』哦────」
「傲……!?」
昴對衝擊性的發言再一次停止了思考。
是憤怒還是恐怖呢,這些意識全都煙消雲散了。
就在剛才,昴才和『貪婪魔女』的艾姬多娜接觸。那為什麼現在,突然和『傲慢魔女』接觸了呢。
應該已經滅亡死去的魔女們這樣突然轉變────,
「────呼。該輪到我了吶。哈,受不了了」
懶散的聲音從上面傳了下來,昴由於太驚愕喉嚨在竭盡全力地呻吟著。
然後昴只不過眨了眨眼。在這瞬間世界的顏色並沒有變化。昴還保持著失去了手臂和腿的姿態。儘管如此,
「哈,真沉吶。沒有了手和腳應該變輕了才對啊這個。呼,所以說男人……男人也好女人也好,存在本身說成是沒用的集合體更好」
昴全身靠著的對象,從叫堤豐的小女孩變成了別的女性。
這次的女性延伸出不同尋常的紅紫色頭髮,看上去是很慵懶的美女。擁有病態般蒼白的皮膚和嘴唇。閉上的眼睛與其說是發困不如說是缺乏活力一樣瞇著,就連呼吸一下都懶得去做的動作讓周圍充滿了憂鬱的氣氛。



雖然穿著寬鬆的黑色法衣,但發現到處都充滿污垢和裂縫讓人感覺著裝千篇一律其實是在現實中很厲害的樣子。
她俯視著沒有出聲的昴,無聊地歎著氣,
「哈,你也是相當的不走運吶。被艾姬多娜耍的團團轉,還和堤豐和我……呼,連續和三個魔女見面,哈,估計也就富魯蓋爾那個笨蛋或是只懂得揮棒子的雷德罷了吧」
「你也是,魔女……嗎?和剛才的孩子一樣,艾姬多娜呢……」
「哈,我是塞赫麥特。呼,有沒有被稱為『怠惰魔女』什麼的真麻煩。哈,又沒有讓別人這麼稱呼真是麻煩吶。呼,因為說話會犯困我可以選擇沉默麼?」
「饒了我吧。腦袋都轉不過來了啊。如果沒有誰告訴我的話,我就搞不清自己的現實而變得很不妙啊。拜託了,快告訴我現在到底什麼情況」
昴用唯一沒事能動的左手緊緊抓住了法衣,抬頭看著塞赫麥特。塞赫麥特對那視線在心裡感到麻煩,歎了口氣。然後面不改色地低著眼睛,
「右手的肩膀,哈,膝蓋以下的雙腿都沒了吶。呼,做這個的是堤豐那傢伙吧?因為那孩子不懂得別人的痛苦吶。哈,還是和以前一樣天真爛漫又冷酷無情的孩子啊。呼,真可憐吶。哈」
「我的手和腳……能,能恢復嗎?」
「呼,那對我來說真的……啊,正好,哈。我也覺得很麻煩,呼,之後的事就交給那孩子了,我去睡了。哈,呼吸也很麻煩啊。如果能把一輩子呼吸的空氣全送到肺裡的話,就一輩子都不用呼吸了你不這樣想嗎,哈」
「如果做這種事的話肺會爆炸死掉吧,比起那個,我的情況……」
塞赫麥特保持著厭倦的姿勢,打算用沒有異常的發言蒙騙昴。拜託你認真點聽我說,昴打算這樣向她訴說,
「────剛才你,說了要在我面前去死?」
聽到了充滿殺氣的聲音。
現在,昴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驚恐了,除了僵直以外什麼反應都沒有。
而且,眼前的人物的身姿改變了。剛才為止擁有濃密頭髮數量的自豪的魔女消失了,作為代替昴看見的是,
「……胸?」
「────嘖!你,你看哪裡啊,哪裡!」
昴打算從柔軟的膝蓋往上看對方的臉,但是視野被突出的大胸遮住,連臉都看不到。
承受身體那膝蓋的觸感與堤豐和塞赫麥特都不同很有肉感,老實說好像女性那跌宕起伏的身材。
如字面一樣嗎昴全身體驗著那個。他的身體忽然被發出聲音的主人的胳膊舉起。────用一隻手輕輕地,把雖說是失去了手臂和雙腿但還是有這成年女性重量的昴舉起。
「說話的時候請看著對方的眼睛說,眼睛!真是的,男人總是這樣,不能相信!」
一邊說著一邊噗噗地露出著憤怒的是,搖晃著波浪式的金髮和擁有一雙碧眼的美少女。短裙為首全身都穿著寬鬆的衣服,身高的話鑒於坐著顯得很矮。雖然如此,巨大的胸部總體來說就像肉肉的女性一樣,釀成了色色的氣氛。



因為本人的態度爽朗,這應該叫做健康的情趣吧。
然後她用充滿了怒氣的瞳孔瞥了舉起的昴一眼。無視了現在的狀況,在驚恐的昴面前往上撩了下劉海,
「右腕缺損。雙腿膝蓋以下缺損。沒有出血和疼痛……這是堤豐的懲罰吶!那孩子……又隨意地做了這種事,太過分了!」
看著昴那沒有痛感的傷痕,她的碧眼因強烈的感情而模糊了。
憤怒的言行,激憤的態度,她的動作充滿了激情,做出這樣舉止的她的雙眸隱約地積存著淚水,
「在,在哭……?」
「沒有哭!只是生氣而已!沒錯,我在生氣!生造成這種傷又置之不理的堤豐的氣!生叫那孩子做這種過分的事的世界的氣!還有人們互相鬥爭受傷互相折磨,這種不合理的事也是!!」
憤怒地喊著,像披頭散髮一樣強有力的少女如此斷言道。
接著她舉起了手臂,忽然把抬起的昴的身體扔向空中。
「欸?」
「所以說我絕不允許!痛苦!紛爭!傷口!就這樣做些什麼吧────嘖!!」
下個瞬間,少女揮出破風一樣氣勢的拳頭把昴直擊了。臉頰被驚人的速度和威力打了,昴的身體顧名思義的像樹葉一樣簡單地被吹飛。但是,
「噗────!?」
應該是到哪裡都保持著被打飛的姿勢才對,但是很快就到了世界的盡頭。
艾姬多娜親手把昴困在了限定世界的空間裡,因為被充滿威力的拳頭打飛只容許飛出一點點的距離。看不見的牆壁衝擊貫穿了全身,張開大字的昴浮在了空中暈倒了。在那裡,
「────別想著不能!順利地回來吶!!」
像追逐般跳躍的少女,往正在下降的昴的身體打出像下雨一樣快速的拳擊。
亂舞的拳頭不斷地打著全身,昴的肉體在就像夾在在看不見的牆壁和拳頭之間的三明治一樣。衝擊的聲音接連不斷地貫穿昴的全身,威力通過昴的身體傳到了牆壁上,整個世界都開始動搖了起來。
因為衝擊而左右亂撞來回飛的昴,意識已分不清上下左右變得一片空白。映入視野的是打過來的拳頭和再也不想隱藏而涕泗滂沱,臉頰沾滿了淚水的少女。一閃一閃的眼淚落在空中飄散,昴想抱怨「想哭的人是我啊」的時候,他的臉已經吃了一記拳頭甩開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結束的無間地獄────突然就結束了。
「用我的拳頭讓世界再生!用我的憤怒淨化了世界!我的憤怒,用這個拳頭治癒,這就是我的回答────!!」
下個瞬間,世界突然破碎散落了。
維繫著昴的牆壁,少女的拳頭像雨一樣的衝擊────隔著衣服傳來的那難以忍耐的感覺,像粉末一樣粉碎了。
瞬間,昴有種解放了身體的感覺。
拳雨停了後,接著的是柔軟的觸感。昴注意到了自己在地面上橫躺著,那是在之前,在空間被隔絕之前開茶會的草原。
昴起身後,呆然地環視四周。在這樣的昴的旁邊的是颯爽著陸的,撫摸著金髮的少女用可怕的目光斜視著昴,
「右手!」
「欸!?啊,是!」
因為被忽然叫到而舉起了手,之後昴注意到了。
本應從肩膀上被扯下的手臂好好地,直到指尖都再生了的事實。
「雙腿!」
「真是走運。能站起來,能走路,能月球漫步!」
為了再次確認而跳了起來,昴當場秀出了月球漫步。草原的綠色像在滑行一樣在下面看著昴,少女挽著手臂滿足地點頭。那時候,突出搖晃的巨乳印在了眼裡,
「得,得救了,多謝。不過,按次序的話你也是……?」
「我是『憤怒魔女』彌涅耳瓦!這不是自稱吶!」
「你這不是已經自稱了嗎!」
「別,這不是了不起的事!我不允許在我眼前出現受傷的人或者受了傷的人!這是不足以流傳於後世的事啊!」
「擅自把自己的行動認為是偉業!這傢伙是聽不懂人話的類型,是我不擅長交流的人啊!」
昴揮著剛治好的手表示混亂,彌涅耳瓦在這樣的他面前快速轉身背對著,
「總之,傷口治好的話就沒有我可以做的事了!別再受被蟲子叮咬那種程度的傷了喲!這是和魔女的約定!」
「就算在無菌室裡生活也不可能啊!還有不要和別人隨便地做約定吶!和魔女的約定什麼的,打破的話不是會受到很重的懲罰嗎!」
「並沒有那種事喲。不過真到那時候……我會治好大家的」
「不要說的像要殺光所有人一樣啊,很可怕的!」
不過,昴的身體好無缺損地被治療了是毫無疑問的事實。
猛烈的治療────在這個場合,正如這個單詞一樣處理出來的恢復結果。
因為只是被打就痊癒,這種不可思議的現象存在。
打人就能治療,簡直像在古老的電視劇裡演的一樣。
「────那麼」
之後,颯爽地離開的少女的身體轉了過來。
昴看到了白色的頭髮因為她那動作隨風飄動,黑色的衣服向上可愛地展開。她歪著頭,非常快樂地眺望著這邊,
「為了證明我是無害的,所以讓你和其他魔女見面了。話說,稍微對我的態度能溫柔點的話,就有把她們從沉睡中弄醒的價值了」
現在的是把所有發生的事都揭秘了的魔女艾姬多娜。
在那樣的她面前昴深深地呼了口氣,然後慢慢地抬起臉,
「你,毫無疑問是魔女啊。……根本就不是人類的思維」
光是吐出這句話就已經竭盡全力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94161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 篇留言


可以請問一下中間 傲慢魔女 說的那句「――ツミハタダイタミニヨッテノミアガナワレル」 是什麼意思嗎??

08-23 01:28

淋しくて
小聲呢喃嘟噥,沒啥意義,作者就是故意不表示清楚......之類的08-23 01:4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4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10 『求知欲的化... 後一篇:第四章12 『茶會的土産...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immy80203我想睡覺
文獻探討逼我死 =兒=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3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