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達人專欄] 【咒之軀】223.重傷:助陣

作者:化風│2016-08-18 19:46:33│贊助:0│人氣:122


  那令我拔腿狂奔、發出巨響的場所,是一處廢墟。那裡除了不勝枚舉的瓦礫堆外,其他什麼都沒有。

  我完全沒有理會為什麼廢墟裡會發生這種聲響,只管用「能力」提供的加成速度趕往那處。

  當我抵達現場時,赫然發現黑之騎士正在和幾個大塊頭進行迂迴作戰,而寄生蟲商人則倒臥在血泊之中!

  不、不是吧。

  我急忙上前扶起血湖中的寄生蟲商人,並開始呼喚他、試圖讓他緊閉的雙眼睜開。

  喂!給我醒一醒啊,拜託!喂!

  幸好在這之後,他的眼睛很快就張開了。

  「咦?你怎麼在──嗚!」

  寄生蟲商人原來想說些什麼,卻似乎因為痛覺過於強烈、話說到一半就被悲鳴聲打斷。雖然沒死,但他狀況也好不到哪去。

  我於是打算將自己身上的棕色皮外套脫下,往寄生蟲商人的重傷身軀蓋去,卻被他的手勢給阻止。

  為什麼啊?

  「你穿著吧。」寄生蟲商人此時指向在戰鬥的黑之騎士,「比起我,黑之騎士更需要你的援助!快上!」

  他一吐出這句話,只讓我更加不解。雖然不明白他為什麼一直在迴避,但看來黑之騎士可以輕鬆解決這些大塊頭啊,為什麼要我放棄眼前重傷的人、先去救他呢?

  我朝寄生蟲商人提問,他也沒管自己身陷血海,爽快地為我解說:

  「我說啊,你該不會忘記了、我是『寄生蟲』這件事吧?活化身體提高治癒力,這種小事我還是辦得到的。倒是你看不出來嗎?黑之騎士現在可完全沒有攻擊敵人的餘力啊。」

  經他這麼一說,我才發現黑之騎士除了迴避之外、幾乎沒有發動過攻擊的傾向;不過就算這麼說,我也看不到黑之騎士平頭盔下的表情,光看動作、根本無從得知他很吃力這回事。

  ──是之前應付教宗時,受的傷又復發了嗎?果然那等傷勢、只靠棕毛皮衣的短暫覆蓋,是很難好的吧。

  不過他是怎麼看出來的?我再次詢問寄生蟲商人。

  「看了也知……啊。抱歉吶,」寄生蟲商人突然朝我道歉,「那是我特有的能力。」

  ……對於這件事,我可是一頭霧水。

  他看了我困惑的表情,於是決定繼續說下去。

  「嘛,身為寄生蟲,總是需要知道未來的宿主活力如何吧?因此,我可以透過肉眼、捕捉各生物肌肉的細微變化,以判斷出哪些才是良好的宿主。順帶一提,黑之騎士現在的生命力極其低下,他還能迴避成這樣、我真的覺得是個奇蹟。不過你再不去幫他,死去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雖然我對寄生蟲傷人的話半信半疑,不過看他流了這麼多血、卻仍舊說話得如此平穩,彷彿連先前的痛覺都像是假的。再者,就算這個「肉體」死了,「寄生蟲」只要再找宿主寄生就好──只不過,他大概會變成我們都不認識、毫無關係的陌生人。

  總而言之,他應該是沒事了。現在最優先的,是黑之騎士的安危!

  我於是利用「能力」,將背上的短版雙手大劍拿上手,直朝黑之騎士所在的戰場衝刺!

  「唰!」

  甫才踏入敵眾之間,我二話不說、一劍劈下,劍峰立刻為我帶上一名大塊頭的首級!

  「你──」

  我沒理會黑之騎士的訝異、以及大塊頭魔物身軀所噴濺出的不明液體,便在箭步踏穩後、將身體徹底轉回,以短版大劍剖開身後另一名大塊頭!

  就像是知曉了為何我會現身於此一般,黑之騎士趁我製造了混亂的當下、往寄生蟲商人的所在地撤退。

  大塊頭們將我團團包圍,但感到害怕的反而是他們的樣子──他們似乎沒打算先發動攻勢。

  這讓我有機會打量他們的外表。這樣子……是圖鑑裡的「魔人」啊。不過話說回來,剛才他們身體裡噴出的那些液體,實在有些詭異;不僅又酸又惡臭,還讓我身上感覺滑而黏稠,和被史萊姆爬上身的感覺有些類似──

  不。我可不接受這說法,史萊姆是很乾淨的,這液體比較像「不那麼具攻擊性」的屍骸怪。

  可這就和我在王城遇見的有所出入了。沒記錯的話,王城裡的魔人、噴出的會是普通的血才對;在這裡卻像是為了怕血的人,特意換成了噁心且黏滑的酸臭液體。

  ……其實就嗅覺與觸覺來說,這東西遠比血還要讓人退卻。

  可是這麼臭的東西,現在對我來說是有好處的──既然流的不是血,就表示我即使將這些魔人殺得再多、也不會因為血液而亡靈化了!

  老子要大開殺戒了,給我作好覺悟、魔人們!

  「吼!」

  如同為自己壯膽的一聲狂吼後,所有包圍我的魔人、就這樣一口氣衝了上來!

  找死!

  我直接將那吼出聲、衝最前方的魔人,一劍給從中剖半之後,再一記特大號迴旋斬擊,把包圍我的魔人無一例外地、全數腰斬!

  「──」

  剎那,肉塊從軀體上分離、摔落地面的聲響,在這廢墟中引起不少風塵與噪音;而我自身則因為黏稠臭酸的液體沾滿全身,居然有一瞬間無法動彈。

  嗚,這到底是什麼啦!有夠、噁心、的!

  先別管這個了,那兩個人呢?

  我定睛一看,望見兩人在一旁的瓦礫堆中休息,這才讓我安心下來、拖著難活動的身軀上前招呼。

  「回來了?真不愧是你啊。」「我、我就說吧。雖然我認識他時、他還沒有這種能耐,但這傢伙可絕對不會死的。」

  這樣的對話,居然讓我不經意的笑了起來。

  看見我的笑臉,黑之騎士此時卻上前關心我。

  「怎麼了?你是殺魔物殺到變瘋子──嗚啊!這、這是什麼啊!有夠噁心的!你的笑容也是!」

  沒想到黑之騎士先在意的,是我這一身正體不明的詭異液體啊。

  想來也是,這液體的氣味和觸感都糟到難以讓人接受,會注意到也是理所當然的──

  喂,說我的「笑容也是」是什麼意思啊!

  我於是利用自己全身都是詭異液體的狀態,用那又黏又滑的手、抓住黑之騎士的手臂!

  「噫──噫!別把那東西往我身上用!」黑之騎士立刻發出慘叫,「噁心死了!滾!滾!」

  看著他想擺脫我、卻不敢用身體任何部位接觸我的模樣,我突然有種快感。

  之前都是你把我看透,現在這可笑的樣子,我怎麼可能放過你啊?給我認命吧!

  在和黑之騎士嬉鬧的過程中,我也發現到、寄生蟲商人已經恢復到可以站立的狀態了。不過這樣的恢復速度,就算我們走得慢一點、抵達那棟黑紅建築物時,他還是會成為累贅。

  寄生蟲商人肯定是看透了我的想法,於是在此時說:「你們先走吧。我一個人還不至於會死在這裡。」

  這完全說中了我的心意。只是他自己開口這點、讓我很訝異。不過卻也讓我鬆了一口氣……各種原因上。

  嘛,他應該沒那麼容易死……我將自己心內最後一點寄望,都放在了他身上。

  和他道別後,我和黑之騎士便動身、準備繼續前往最後的舞台。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936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kazeno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咒之軀】... 後一篇:[達人專欄] 【咒之軀】...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daylilyAV8D
歡迎參觀插畫網站:https://daylily.tw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