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InfinityMoon】工作通告-電視劇【八百萬神明】

作者:貓澤冰淚│2016-08-17 16:14:17│贊助:6│人氣:123
  合作對象:釉涼、作品

  萬物皆有靈,萬事皆有神。
  只要為人所信仰,就會化作精怪、化做妖物、化作神靈。
  
  也因此、這世上有八百萬神明之說。
  意指神明多到不勝枚舉,舉凡有特殊能力的事物,都可被稱為神明。
  自然、也有一部份的妖怪被歸類於神明之列。
  許多人認為,神明與妖怪其實難以介定。
  
  而當神明開始多了,有許多的國度也因此被神明侵佔。雖然亦有凡人居住,但數量和神明幾乎可以說是五五各半,更有誇張到神明數量多過人類的國度。
  
  而這類的國度,這東方猶為明顯。
  
  在這名為厄的行星之上,相對而言被西方人稱為極東的地方,有和倭、灣華、寧漢、高璃、加薩亞、傣、菲祈等七大國度。此七國度,統為神之國,也就是神明與凡人共存之國。
  
  聽起來極東之地相當的和平……嗎?
  
  錯!
  
  極東七大國,因為神明眾多,在信仰的表現遠比西方來得更加多元,而神明是因為人類的信仰才會強盛的產物,因此、極東七大國時常有戰事發生。
  
  是的、這並非人類引發的戰爭,而是神明之間的爭鬥。並且,這些戰役並不侷限於單一國度發生,有時、也會有跨國神明進犯的狀況。
  贏家就能得到信徒,就能將弱小的神明整併至麾下,因此能獲得更加強盛的力量,而其中又以和倭、灣華這兩國的戰事猶為嚴重。
  
  為什麼呢?
  
  且不提這兩國雖然只是島國,神明數量卻是他國的兩倍,再者、其他五國的信仰在時間洪流的沖刷之下,信仰也逐漸單一化。強盛的始終是那些神明,而無人崇拜的自然之理則逐漸消逝,不存於凡人的記憶當中,對神明而言就意同死亡。
  
  而和倭和灣華,也許是民族所留傳下來的習慣,有能力足以強盛的神衹會根據世代交替而有所不同。人民的多元化的信仰,也多方的給予神明生命,而為了在凡人心中佔有一席之地,神明們來勢洶洶的展開戰事。
  
  ×
  
  輕煙、冷冽的空氣隨著一抹壇香入了鼻息。
  是分明的夏季,卻讓人如此鮮明的感覺到秋意入侵。
  
  一頭淡褐色長髮,白淨肌膚的女人,身著簡便的淡色浴衣,腰帶未妥善綁緊,鎖骨、長腿、纖臂,全部裸露在外。她躺在和式房的地板,一手覆在眼上,像是睡了似的,毫無動靜。
  
  「神玄大人。」紙糊的拉門外,傳了低沉的叫喚聲響,聲音雖輕,但仍然入了女子耳裡。然而、她卻沒有絲毫的反應。
  
  一動也沒動,叫人懷疑她是否已經死去。
  
  站在門外的是個男子,一身和倭武將的裝扮。數分鐘過去,裡頭仍舊沒有聲響,男子一鎖眉心,準備拉開門直接進入,然而,門內卻在這時突然傳來震天聲響。伴隨著極大的震動,還有紙拉門被震得粉身碎骨的場景,男子心頭大驚。
  
  「神玄大人!」他喊著,並且踩入房內。
  
  只見一片粉塵飄散於空氣之中,房裡的榻榻米地板全被翻起,字畫被毀,擺飾碎裂。簡單一句用杯盤狼藉,就可以形容。然而、房間的光景並不如眼前畫面來得震撼。就見身著單薄的女子,拿著薙刀擋住外來者攻擊,溫柔的紫眸此刻卻是紮實的兇惡;而拿著長刃的年輕男人亦不遑多讓的,企圖想斬斷薙刀。
  
  「神玄大人!」武將奔走到女子身邊,而神玄卻已將對方彈開,武將一個箭步橫擋於神玄之前,但那女人卻撥開自己,走向前頭。
  
  「夜鬥,直接侵門踏戶你還真有種呢。」神玄一頭長長的頭髮飛散,直視著眼前年輕俊美的男子,就見那男人臉上掛著邪門的笑意,一雙眼眸像是蛇一般盯過來。
  
  「嘻嘻、身高和體形的差別,也真難為妳有辦法把我推開啊、神玄。」夜鬥依然笑得惡劣,蛇眼一瞇,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勢態攻向神玄,像是想置她於死地似的,對準要害揮開長刃。而這時,站在神玄身旁的男子拔出刀,毫不遲疑的向夜鬥胸膛刺去,並且直直往上拉開一道幾乎一分為二的傷痕。
  
  然而夜鬥沒有叫喊,即便臉成了兩半,他仍然嘻嘻的笑著。
  
  「武神神玄,也不過爾爾啊。哈哈哈,給我做好準備,我隨時都會回來。」隨後,夜鬥那被撕成兩半的身子消失在空氣之中,猖狂的笑聲總算消失在耳際。
  
  神玄跌坐在地上,輕輕喘息,站在一旁的武將則冷靜走上前查看,主神無傷,只是面色有些疲態。確定那女子沒事,武將在神玄對面落坐,揭開頭上的防具,俊秀的面容顯露,銳利的雙眸望向主神。
  
  「狂冰。」神玄喚了對方的名字,做為一個詢問,神色冷靜的不像是方才還有人來襲的模樣。
  
  然而、名為狂冰的武將並沒有回應他,僅是端正的跪坐著,如同黑瑪瑙一般純粹的雙眸望著神玄。就這麼安靜的對視一陣,狂冰輕捏眉心,緩緩的吐了口氣。
  
  「昨日在街上聽聞,夜鬥神又納了幾位無名神至麾下,勢力逐漸拓展,很快便要進犯到我們這來了吧;沒想到,今早的的確確就來了措手不及。」狂冰的聲音低、穩,有些清冽。他望著神玄的臉色雖然沒有慌張,但方才夜鬥殺過來的氣勢,的確讓狂冰顯漏了幾許不安。
  
  聽完自家武將的報告,神玄閉上了雙眼,眉心之間狠狠的打了個死結。
  
  自古以來,和倭神明之間的戰事不斷,為了擴張勢力,為了拓展領土,為了生存於世,在人民知與不知的地方,發生了大大小小的戰事。
  勢力龐大的神明擁有為數眾多的武將及信徒,一般而言,沒有特殊能力的人類信徒並不會被捲入戰爭,但若是為神明所選上,並付予能力的人類便被稱為神將,理所當然的必須投身於神與神之間的戰場。
  神將也並不特別指人類信徒,被強大神明所收編的弱小神祇、精怪、妖鬼等,也將被付予武將的地位,亦被視為神將。
  
  在那個信仰人數便代表所有的世界裡,武將數目越多,便越有取勝的可能。除非、該神明擁有少數、卻堅定信仰的群眾。
  
  神玄就是那樣的存在。
  
  原形為一隻大鳥,上古時代為某神明身邊的一位神將,歷經一場妖鬼與神明之間的戰事,在她的幫助之下贏得戰爭。那時、她得以化成人形,被給予神玄這名字,並被追封為武神,是和倭、灣華、與寧漢的共同信仰,並且曾於一段時期之間擁有成千上萬的信徒。
  
  然而、時代變遷,風水輪轉,當戰爭逐漸減少,人民不再祈求武神,神玄的身體也開始逐日虛弱衰敗。雖然仍有篤信她的群眾,但那已不像從前的數量,因此、神玄得以活在世間,但、真要說的話已無法用強大去形容她。
  
  而那正好是眾神開始爭鬥之時。
  
  雖做為一個武神,然而神玄明白,百姓僅有在無戰之時才是幸福的,因此她不求信徒,只求安穩渡日。然而、這樣的無爭,在其餘神明眼底便被視為弱小,寧漢的眾神因而相繼來犯。
  
  為此,神玄不得不再次執起武器,殺退敵人,武神神玄是何等神祇,動刀動槍她沒有輸的道理。然而、神玄求的不過是個安逸的日子,因此,她也趁著寧漢眾神不察之時,孤身逃往灣華。定居總有數百年之久,並且也得到了新的信徒。跟在她身邊最久的兩名武將,狂冰與燄泠,就是在灣華來投靠她的神祇。
  
  只是、眾神的戰事不止,很快的,神玄因聚集了眾多信徒而再次被灣華神明盯上。當時的武神,雖稱不上灣華這島國上最強悍的神祇,但要是應戰也沒有輸的道理。為了自己身邊的武將和信徒,這一次、神玄選擇不再逃避,正面衝突。
  
  但,信仰終歸是自由的,而群眾的心裡也總是善變的,這一仗打了許久許久,與戰爭無關的信徒雖不受影響,但武將們卻累了。而也有群眾認為,祭祀武神並沒有讓他得到任何好處,因此、他們從心底拔除了那份信仰的虔敬。
  
  此舉大大削弱神玄的力量,並令她再一次重傷,此刻、神玄的其中幾位武將同時背叛了主神,投奔其他灣華神祇。不再被信仰,不再被需要,下屬的背叛,其他神明的進犯,虛弱的神玄感覺死亡就在自己身旁。
  
  除了被人遺忘之外,過度虛弱的神祇是可以被神明殺害而死亡的,雖然只要有人敬拜,死亡的神明也會再次重生。然而、那或許是千百年後的事,重生的神祇也不再是本來的神明了。
  
  就在神玄即將被殺死之際,狂冰與燄泠奮勇抵抗,將自己的主神救出之後,又一次退出灣華。而這次,神玄與剩於的兩名武將,狼狽的逃至和倭。
  
  知道了神之名,就會有人信仰。神玄來到和倭,逐漸的開始有了少少的信徒敬拜,她不打算擴張勢力,也不打算再度爭鬥,神玄只想和狂冰與燄泠平安活下去。然而、她與平靜的日子沒有緣份,被削弱了不少力量的神玄,在不久之後,便被和倭的最強鬥神給盯上。
  
  「我們、應該逃麼?」神玄沉思過後,睜眼問了她身旁俊美的武將,而在狂冰尚不及回應,拉門之外一聲銀鈴,便否決了主神的提議。
  
  「當然不該。」走入房內的,是個與狂冰有著一個模樣面容的女性,但顯然她的長相裡更多了女人的陰柔。長髮及腰,隨意盤上了髻,身著和倭女人的服飾,但長長的裙擺開從前方開叉,這讓她能更好行動,腰際則配著兩把刀。一眼便能看出,她是名女性武將。
  
  「燄泠……」神玄喚著對方的名字,像無奈、也像是嘆息自己的弱小。
  
  「神玄大人,我們從寧漢被趕到灣華,又再逃到和倭,我們還有哪裡可去呢?」燄泠在狂冰身旁入座,與狂冰最為不同的一雙赭紅色雙眸,堅定、卻也憂心的望著主神。
  
  他們已經再無後路可退。
  
  ×
  
  「卡、可以了!」在這一場戲的鏡頭結束,導演喊了聲卡,而眾家演員也各自從挺直的姿態當中軟下身子,連同表情一起鬆懈。其中表情轉換最為劇烈的,是飾演狂冰的空玄,和飾演燄泠的星玄。
  
  啊、還有不常演出反派的釉涼。
  
  「呼啊……穿著這身衣服要演武打戲嗎……」攤在佈景一旁的釉涼,雖然鬥神的衣著重視靈活度,但畢竟還是戲服,天氣是真心熱到嚇人。
  
  「感覺下完戲後就會直接中暑昏過去。」語憐淡笑,這場戲她的衣著較為輕便,但後續還有正裝等著自己。雖然對溫度的感知沒有那麼敏銳,但這夏季仍然叫她敬謝不敏。
  
  「說到這個,空玄和星玄讓我覺得很意外呢,我還以為他們比較專注在唱歌上?」這時、瞥見安安靜靜坐在一旁的玄,釉涼小聲的在語憐身邊低語。印象中,空玄雖然演出過戲劇作品,但星玄似乎是一直藏在幕後居多。
  
  「這一次是他們父親要求那兩人出演的,沒看到他們一副心不甘情不願的樣子?」此時,站在一旁的子緣出聲插話,語憐和釉涼同時回過頭,望向那對雙胞胎。嗯……還真的是不怎麼開心的表情。
  
  但是撇開這點不談,其實釉涼意外的是兩人可圈可點的演技。還以為長期在歌壇的兩人,演起戲可能會覺得哪裡彆扭,但實際上見到卻挺融入角色。
  
  這就說明了他們對工作究竟有多麼投入吧。
  
  「但說到心不甘情不願……子緣這次居然會答應出演,讓我有點意外啊。」釉涼看著已經著裝好的子緣,他也是一臉彆扭加上不爽的模樣,為此,他和語憐其實偷偷的笑了很久。
  
  「……是劇本師指定的。」鐵青著一張臉,藍子緣這麼說著。
  
  「然後劇本師是子靈。」站在子緣身邊,也換上花神服裝的若寒,說得清清淡淡。是的、他們四個人的角色,都是來自劇本師藍子靈,也就是子緣他姊的指定。
  
  啊、說的也是呢,也只有藍子靈的要求,子緣是不會拒絕的嘛。
  
  「噗,那、還真是難為你了呢。但我覺得這身戲服……很、很適合你啊,噗嗤。」釉涼終是忍俊不住笑了出來,平時總被子緣欺負的自己,只有在這種時候能夠將上自己經紀人一軍。
  
  「……活膩了嗎?!」一挑眉,子緣從後頭扣住坐在椅上釉涼的頸子,一聲怒喝便開始打鬧。夾雜著釉涼的求饒和語憐的笑聲,現場的氣氛相當歡樂。
  
  譚雨龍看在眼裡。
  跟著揚起了笑意。
  
  ×
  
  又是些許過去,已到了夏季陣雨的時節。
  午後的天邊滿是雷雲堆積,神玄坐在房間近庭園的柱子邊,微微的喘息。
  
  一旁放著破爛的服裝,那是神玄平時慣穿的戰服,手邊安靜擺著她的薙刀,雖然有些許交戰的痕跡,但鋒芒依舊。神玄現下身著白色宛如壽衣般的長襦袢,身上還有大小不一的傷痕,狼狽不堪的滲著血絲,所幸是沒有傷及要害的樣子。
  
  「神玄大人,您還好麼?」燄泠端著裝有清水的盆子,來到武神身邊,拿起乾淨的白布替自家主神擦拭,一邊、還不忘詢問神玄。
  
  神玄看著自己的武將,身上也是傷痕累累,想起方才所發生的一且,清秀的主神捏起眉心,握住燄泠的細腕。
  
  「是我連累了你們。」對上自家武將的眼眸,神玄的聲音清冽。
  
  
  那是今早發生的事。
  
  許久不曾外出的神玄,決定到街上去看看世間的情況,祭祀她的那些神社,縱使不熱絡,但也不能就此任它荒廢。於是、她留下狂冰看守,和燄泠一同上街。
  
  然而,弱小的神就是目標,神玄也早已成了這和倭神明想摘下的果實之一。在她與燄泠漫步到人煙稀少之處,突如其來的幾名神將,手執武器向兩人砍殺而來。神玄與燄泠反射性的散開,並且以極快的速度抽出薙刀與雙刃。
  
  敵人蒙著面,但像是熟知他們的行動,以人數的優勢將兩人圍住,並且迅速的拿刀劍揮砍,準備各個擊破。可神玄畢竟還是武神,她用力甩揮開薙刀,戰服畫出漂亮的圓,隨著刀光平息及吃痛的喊聲,那群囉嘍被掃退了幾步。
  
  然而、可以看出對方不是省油的燈,明明將對方驅離,但敵人卻連一點空隙也不願讓神玄製造。他們接二連三的向她揮出攻擊,即便神玄能化掉大部份的攻勢,但卻仍在閃躲之際被砍出傷痕。
  
  普通人是無法傷到自己分毫的,哪怕敵方有幾千人也一樣。
  
  人類不能砍到自己,就算成了神將也一樣,而攻擊有效,這說明敵方只可能是具有神格的神將。所以、是哪個神明派出來的麼?
  
  這問題對還在揮刀的神玄沒有意義。
  
  若真是如此,她不能再跟對方耗下去,因為時間拖得越久,她身上的傷痕也只會增加,判斷力也會隨著疼痛下降。神玄判斷好情勢,一面擋開左手邊向她揮出彎刃的神將,以右腳為軸,用左足尖在地面畫出圓。薙刀成了杖,在沙土之上刻出符文,此刻、前方又兩道長刃向她刺來。神玄一瞬壓低身子,驚險的被對方削掉幾縷長髮,在刻出符文的空檔,將薙刀斬向右邊敵方。
  
  在一邊閃躲迎擊的同時,一邊準備著一舉擊退兵將的陣法。
  
  「泰山之巔,大地之上,蒼穹之中,汪洋之際,一切自然之勢聽從武神之令,除我敵軍,吾名神玄。」將薙刀插入地上,神玄輕聲且快速的念出咒音。
  「地裂。」
  
  在咒文結束的同時,除了神玄與燄泠所站的地方,敵軍腳下產生大規模崩解,一時間哀號四起。但仍有些神將拼命躍起,想給神玄和燄泠最後一擊。
  
  武神與她的神將同時跺地,如同飛翔一般躍上高高的青空。
  「風來。」
  神玄一聲喚,突然就刮起一陣足起將人吹飛的強風,把敵方神將吹得亂七八糟。
  
  而等囉嘍們站定,武神與神將也早就不在眼前。
  
  
  
  狼狽的回到家中,狂冰見狀也無太大反應,只是安靜替主神及姊姊準備包紮事誼。燄泠迅速處理好自己的傷勢,便來到神玄跟前查看。而在她處理武神的傷口時,神玄那句話,讓燄泠停下了動作。
  
  一時間,她默然的看著主神,什麼話也沒有回應。
  
  「……即便妳是我們最尊敬的主神,我還是好想因為這句話在妳身上多砍幾刀。」沉默許久,燄泠拿著白布的手,突然用力的在神玄身上的傷口抹了幾下。
  
  「嘶----!」刺疼感襲上腦門,可憐的主神連叫都叫不出來。
  
  燄泠不再說話,她相信神玄明白她的意思。
  說連累這樣見外的話,無疑是在忠誠的武將心上,狠狠刺上一把。
  
  他們跟隨了武神如此之長的時間,在眾人都背叛主神之際,只有他倆不離不棄,那只因為,他們兩人的命,是神玄撿回來的。
  
  任由燄泠幫自己處理傷口,夏季的風從庭中吹入房裡,神玄思緒逐漸飄遠。雖說,就算知道那些襲擊者是誰派來的也沒意義,拿著武器向自己砍殺而來的就是敵人。但神玄還是忍不住思考,他們如此弱小,身邊僅有兩名武將,剩下的就是虔誠的信徒……
  
  面對實力高強的大軍,她是斷斷沒有勝算。
  
  「燄泠,神玄大人的傷,處理好了麼?」這時,狂冰的腳步聲緩緩踏來,沉穩的聲音落在武神耳際。燄泠回首望了一眼自家弟弟,頷首表示打點完畢。
  
  「那麼……神玄大人,請您著裝,有客人來了。」狂冰的聲音仍舊聽不清情緒,也不多說客人是誰,便逕自走出房門,只憑著主神目送他的背影。
  
  這時期來的客人,總讓神玄心頭閃過幾許不安,畢竟、明爭暗鬥的戰事,誰會出什麼樣的招也沒人曉得。可對方還肯這樣來訪,在她處理傷口之際並沒有直接殺過來,那是否表示,對方心頭並不是做什麼太壞的盤算?
  
  神玄一邊著裝,一面想著,就連走向會客室時,她仍在思考該如何應對。
  末了、眼前除了她的武將,出現的是一個算不上陌生,但也不太熟稔的面孔坐在上座,身旁站著兩個實力不容小覷的武將。
  
  「……財神惠比須,到我這來訪真是稀客。」停在門口一會,隨後走入客室落座。眼前俊秀而嚴肅的男子,黑長髮即肩未束,散在肩頭,樸素簡單的和服,坦白說還真是有些狼狽的模樣,這實在很難讓人將他與當今勢力最強的財神做聯想。
  
  基本上,惠比須勢力龐大,即便他並不是武神、鬥神,但仍然有強悍的神將群在他身邊。曾有流言這樣傳出,某位實力上位的戰神,覬覦財神的勢力及人脈,因此趁著夜黑風高,殺進惠比須的大總部。但財神的精銳部隊,卻在黎明之前,就將戰神及其武將全數殲滅。
  
  雖說終歸是市井謠言,有多少真實性實在難以確認,但至今無人敢再犯惠比須,也足能窺見流言不完全是空穴來風。
  
  「那麼,有什麼要事。」神玄正坐,看向財神,語氣清冽而果斷。
  
  「方才,我的信徒告訴我,妳似乎在角地,被十幾二十名的武將奇襲,雖然平安脫身,但也受了傷。」惠比須啜了口茶,說著從人民那方得來的消息,瞥了她身上纏繞的繃帶,可見他的信徒並沒有說謊。
  
  「是、但我想這和你沒有關係。」神玄保持警戒,她實在不知這老奸巨滑的財神,骨子裡打著什麼樣的主意。
  
  「那些神將們,隸屬於鬥神。」惠比須再喝了口茶,像是在打探什麼似的,他說:「聽說,夜鬥神到妳這來過了。」
  
  「是來過了,你到底想說什麼。」神玄顯得有些不耐煩,惠比須斷然不可能提供她援助,財神滿腦子就只有交易,真要給她個庇護之所,那肯定是想將神玄納入麾下。問題是,神玄不願自降神格之外,她也不認為惠比須還需要武神的戰力。
  
  「夜鬥神,也來找過我了。」惠比須瞧了一眼焦躁的武神,總算準備進入正題。
  
  事情、發生在前三天左右。是個涼夏的夜晚,月兒高掛,惠比須的大宅正開著宴會。慶祝什麼呢?惠比須的族人們什麼都能慶祝,豐收吶、賺錢吶、生子之類的,那是一群喜歡熱鬧的族群。
  
  就在神將們喝得酒酣耳熱之際,一陣猛烈巨大的啪啦聲響,外頭傳來,就在眾人還不及反應之際,蒙面的大批敵人已經揮著長刀入侵宅底。他們見人就砍,遇活物便殺,除了天生就有武鬥底子的神將立即反應過來外,小兵小將早被砍傷大半。惠比須這方帶頭的武將抓起長槍,以一個橫掃千軍打算敗敵,但敵方僅是被掃退了些步伐,重整態勢之後又再度攻來。
  
  而在敵方之間,最晚現身的,是個高大的男人,面上的笑容帶著邪意,手執的長刀染滿血腥。身著和倭服裝,但上身放蕩不羈的裸露,他睥睨著惠比須的族人,末了、一聲瘋狂的令。
  
  『給我殺光!』
  
  那個晚上,惠比須損失了一群將領。
  死的死、傷的傷,不能戰的不能戰。
  
  聽聞族人倉皇來報備,財神鐵青著一張臉,趕到離主屋有些距離的宴會場後,那光景至今叫惠比須難以忘懷。雖不至血肉模糊,但哀號四起是真的。
  
  「我的戰力減少了五分之一左右,以剩下的武將來看,雖不至於輸給夜鬥,但是暗招難防。」惠比須神色冷靜,再次啜了口茶。
  「所以、我希望借助妳這個,寧漢最強武神的力量。」惠比須如此說著。
  
  「……第一、我已經不是寧漢最強武神,第二、我也不會輕易成為你的神將,所以、很抱歉。」聽那為財神如此說道,神玄幾乎沒有思考便直接回絕。
  
  雖然沒有明說,但這聽起來就像是想勸誘的談話,神玄不需考慮。
  她不強大,但她有做為神明的驕傲。
  
  「神玄大人,我的話還未說完。」惠比須見那姑娘如此斬釘截鐵,也並未動怒,他輕笑,放下了茶杯,眼神直率的看進神玄眼底。「我並不是來勸誘,而是來提議合作的。」
  
  「合作?」
  
  「是的,簡單說來就是協防。我相信夜鬥神並定還會來吞吃我這隻沒完食的大魚,所以我需要能幫我抵禦他的幫手,妳不必成為我的神將,只要以武神的身份做助攻就可以。」惠比須暫且停頓幾秒,深知互惠是交易第一法則的他,接著說了,「妳只要協助我,到我確保夜鬥神不會再來侵門踏戶,或是我找到足夠的神將為止。而我的神將,他們將一直提供妳援助,直到夜鬥神不再進犯武神。」
  
  「我想,這是個很不錯的條件。」
  
  惠比須說的輕描淡寫,神玄自也明白所謂條件不壞的理由,畢竟、惠比須勢力龐大,夜鬥在幾次不敵之後,選擇收手的可能性很高。相對而言,曾經的武神弱小,夜鬥肯定會想盡一切辦法鬥垮自己。
  
  就時間成本來說,協助神玄要花的時間比較多,對惠比須而言其實並不是門划算的生意。
  
  「聽起來是相當誘人的條件,但是商業之神為什麼肯做這樣不划算的交易?」神玄並沒有輕易答,她看著眼前的惠比須,想知道這傢伙骨子裡打的是什麼主意。
  
  「被武神如此懷疑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呢,我想無論我怎麼解釋,妳也不會相信。那麼、妳就這樣想吧,我需要與我一起復仇的戰友。」財神笑了笑。
  
  神玄擰著眉頭,瞥了一眼她的兩名神將,想起一直以來的委屈,拳心一捏。
  武神同意了這場交易。
  
  ×
  
  語憐與子緣對戲的過程,其實並不怎麼順利。
  究竟是狀況不好,還是有其他的原因,總之,從不忘詞的語憐今天卡台詞卡到地老天荒。
  
  好不容易終於完成了這一鏡,語憐看見藍姓經紀人鐵青著一張臉,不過沒有發作。
  語憐嚇到了。
  
  「語憐好難得啊,平時演戲的時候妳是不會忘詞的吧。」下一場戲沒有兩位主神,釉涼走到伙伴身邊,遞了杯水給對方,一邊這麼說著。
  
  「唔……釉涼應該有和子緣對過戲吧,在一切從心開始的那部。」語憐雙手捧著杯子,一面凝視著下一鏡裡,惠比須與自家族人說話的場景。
  
  「噢,對,就一場鏡而已,怎麼?」釉涼想起之前,子緣迫於無奈之下參與演出,的確,四個人當中,也只有他和子緣有對過戲。
  
  「我不知道當時你有沒有這樣的感覺,但是、變成了演員的藍子緣,總給我一種威壓感。」語憐喝了口茶,想起方才注視著化成財神的藍子緣,無論是笑還是舉手投足間,總給人一種難言的氣息。若真要說的話,那就像是神明的威光一樣吧。
  
  「啊、我知道那種感覺,之前在跟他對那一小段戲,的確有那樣的氛圍。我想、那應該就是我們還沒觸及的領域吧。」釉涼點點頭,雖然他們老早就知道子緣過去是藝人,但是要知道對方的演技有多精湛,只有等實際遇上了才會曉得。
  
  天生的演員,王者的氣息,現場重來的次數也是他最少,連譚製作都笑說,這樣的人只當經紀人也太可惜。總是只有聽過子緣的傳聞,現在釉涼和語憐總算覺得自己有那麼些窺見經紀人一二的感覺。
  
  「但是你們有你們的優點,而且,子緣也已經不是站在第一線的藝人了,不是麼?」已經換好神明衣著的若寒,聲音一如往常的平靜清冽,不過、她淡淡的,緩緩的對兩名藝人揚起輕淺的笑容。那是屬於那位年幼經紀人的鼓勵。
  
  這麼說也是吶。
  無論是什麼理由,子緣都已經不是藝人。
  而他當初沒能走完的路,只要語憐和釉涼繼續走完就可以了。
  
  不管是怎麼樣的表現方式。
  
  「欸、你們還在幹嘛?快過來啊。」已經完成一鏡的子緣,向著語憐跟釉涼招手,面上的表情有那麼一點無奈,還有敬業的痕跡。
  
  語憐和釉涼互相看了一眼,對視一笑後,走向子緣的身邊。
  
  ×
  
  大山、怪岩。
  夜神窟。
  
  這地是和倭一處相當深的山中,在這樣的山裡,應當不會居住人類才是,可意外的、這裡居住著不少人類。是數量足以稱為城鎮規模的存在。
  
  城鎮再往深一點的山邊走去,便會發現一個巨大的洞窟入口,岩壁上,或許是祖先們刻下來的字符。三個大大的字體,夜神窟,人們是這麼稱呼此地的。
  
  自古,夜鬥這位神明就一直以蛟龍、蛇神的形象落在人民心頭。在距今更久的百年之前,夜鬥神並不如現在是如此強大的神祇,甚至於有一度,他被某些大神陷害,冠上禍神之名,失去大半信眾的夜鬥神差點成為其餘神明的盤中飧。
  
  而他現在之所以變得如此強大的理由……
  
  赤裸上身的夜鬥,提著刀,率領著他的神將,從鎮上的入口進來。在出乎意料熱鬧的城鎮裡,街上擺攤做生意的人們對於歸來的夜鬥神投以笑容,親切熱情,而那位鬥神的神將也熱烈回應著群眾。只有夜鬥神一人,不笑、也不慍,只是筆直的向著他的棲所,也就是夜神窟前去。
  
  夜神窟是個巨大的溶洞,意外的燈火通明,一條如同地下河一般的水道切開洞穴;這條細長的夜川,在出了洞窟之後匯聚成夜河,成了外面鎮民的用水來源。而一入夜神窟,許多的武將在窟裡或坐或躺,見主神回來,大家都只是點頭示意。夜鬥沒有停下腳步,順著如同迷宮般的溶洞走下去,上上下下的攀爬,經過自己巨大的起居室後,來到夜神窟的後洞口。
  
  穿出洞口,映入眼裡的是被山環繞,有如寨子般的地方,遍地漫山、不知名的花朵綻放,即便顏色雜亂也不讓人討厭。有小型的牧草之地,有二十幾戶人家,在村子與大山之間,還有一座古木參天的樹林。夜鬥神先站著望向此景,之後才向村子中,一座佔地稍廣的房子走去。
  
  「啊、夜鬥神,您、您來了。」來到那房子之前,夜鬥神也不敲門,直接走入裡頭,這讓在院中掃地的女孩嚇了一跳。
  
  「咲耶呢?」夜鬥冷淡的開口,但是不帶殺氣。
  
  「咲、咲耶姬正在休息,我、我帶您過去好嗎?」奴婢一般的女孩對於夜鬥的威壓,並不是非常習慣,她誠惶誠恐的看著眼前的神尊,有些結巴。
  
  「不用了,我自己進去吧。」拒絕了那姑娘,夜鬥神逕自踏入玄關。
  
  雖說這房子比起其他村民的住家來得大些,但也沒奢華上多少,夜鬥僅走了幾步便到達起居室。一樣不敲門,那位神尊拉開門,就見一名美麗的女子,身著有些類似寧漢,卻又帶點和倭味道的華麗服飾正坐於起居室中央。她面前擺著箏琴,一旁點著香,女子閉著雙眸,連抬頭看夜鬥的動作都沒有。
  
  「夜鬥,進來還是先敲個門吧……」咲耶姬的聲音如同銀鈴,對於夜鬥神闖入一事不慍不火,捧起了茶杯,那姑娘啜了口茶。
  
  「妳不是老早就習慣了麼。」夜鬥沒有道歉,一屁股落坐在咲耶姬的對面,從她的面容及隱約散發出的神氣來看,咲耶姬和鬥神是相同的存在。
  
  此花咲耶姬,是順著自然之理誕生的花仙,雖然亦有人敬拜,但性質上偏向精怪的神仙信徒較少。穿過夜神窟的這個寨子,被稱為是花仙寨,是鬥神提供花仙的避難所。
  
  事情要從夜鬥神差點喪命的那時說起。
  
  因為一些無中生有的流言,夜鬥因此被冠上了禍津神的名諱,信徒一夕間消減一半,原本就不強大的鬥神元氣大傷。就在某一場賭命的戰役中,夜鬥落敗逃回家中,就在他覺得自己即將殞命之時,鬥神面前出現了一位絕世女子。
  
  『我是花仙,此花咲耶姬,因我族弱小,特來投靠夜鬥神,以祈能獲得夜鬥神之庇蔭,咲耶願成夜鬥神的家僕、神將,做為代價。』在虛弱的鬥神面前,花仙說的沒有絲毫猶豫。
  
  『呵……呵呵、哈哈哈哈!花仙,妳是看走眼,還是瞎了?或是特地來諷刺我的?沒看到我現在這狼狽的樣子嗎?!投靠我?!哈哈哈哈哈!!!妳瘋了不成!』夜鬥神瘋狂的笑了起來,而後用兇狠的神色逼近咲耶姬,但那花仙卻沒有絲毫的退讓。
  
  『我認為您值得信任,也認為只有擁有後盾,您就能變得無比強大。所以,希望您能答應我,庇佑我族。』咲耶姬的聲音冷靜、穩重,究竟是出於神明的直覺,還是怎麼來著?她對夜鬥神的信任沒有一絲虛假。
  
  鬥神見一個小小的花仙如此信任自己,在胸口升起難以言諭的保護心,夜鬥在長考之後,決定接受咲耶姬的提案。
  
  失意的鬥神讓花仙的一席話拯救,並且開始努力讓自己變得強大。
  而花仙也得到需要的庇護,和殘存不多的族人居住在夜鬥提供的花仙寨裡。
  
  在那之後,受到花仙信眾的影響,鬥神信仰逐步擴張,夜鬥也因此變得強大起來。擁有足夠力量的鬥神開始納入一些名不見經傳的神祇,給予庇護,給予生存的權力。
  
  一切都是遇上了花仙。
  而夜鬥也是在之後才得知,那纖弱的花仙,在來投靠他之前已被廢了雙眼,是個如假包換的瞎子。
  
  時光就這麼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最初的夜鬥並不好戰,他如同現在的神玄只想安穩度日。然而、領地開始拓展,勢力開始強大,夜鬥能與之敵對的對手開始多了。也許是昔日將他逼近死亡的弱小侵拾他的心頭,也或許是鬥神好鬥的本性,夜鬥開始主動侵略神明。弱小的神祇將之收編,強大的神明就殺了他們,冷漠的夜鬥,在那場八百萬神明的戰事當中,紮實染上血的氣息。
  
  雖說比他強大的神明依然如繁星那樣數不盡,但夜鬥也幾乎不打沒有勝算的仗,因此、直到現在,他仍然是凱旋歸來的次數多。
  
  然而,無論是神明或是人類,若是沒有壓制,貪欲都只會逐漸膨脹。夜鬥想變得更強,想要得更多,因此、他挑中了看上去弱小,卻又是武神的神玄。
  
  但、無論他用怎麼樣的戰術,多麼厲害的神將,偷襲或是正面交鋒,夜鬥最多只能對神玄造成重傷,卻始終拿不下她。越是得不到的東西就越想要,特別是如此強悍的戰力。因此、夜鬥並沒有停止對神玄的侵略。
  
  始終得不到神玄的夜鬥,也不想讓自己止步於此。因此、野心勃勃的他選擇了夜襲大神惠比須的宅邸。一方面他想知道自己的戰力,是否能跟信仰強大的商業之神抗衡,另一方面是,他的確有那麼些想吞吃惠比須的勢力。
  
  鬥神逐漸向著岔路走去,
  
  「……夜鬥,別再對神玄和惠比須出手了。」長長的一陣沉默,咲耶姬淡然出聲。
  
  「是蘭華告訴妳的吧?」夜鬥嘆了口氣,將咲耶端到自己面前的茶一飲而盡,之後他撐著腮幫子,看向咲耶。「我不會停手,神玄的能力,惠比須的勢力,我都想得到。」夜鬥站起身子,瞥了花仙一眼,之後便逕自走出咲耶姬的起居室。
  
  那花仙擰了擰眉心。
  戰事恐怕只會一直漫延下去。
  
  ×
  
  結束了一天的拍攝,演員們全數累得東倒西歪。
  大部份的人在換完裝之後,回到飯店就是攤死在床上。
  
  語憐雖然疲勞,卻沒有任何的睡意,在房裡呆坐了一會兒,便跟同寢的若寒說要到外頭走走,而那位正在閱讀的經紀人也表示要一同前往。
  
  在來到大廳時,碰巧也看見子緣與釉涼正坐在一隅,碎聲交談。
  
  「欸?語憐、若寒,妳們兩個不累啊?」看見自家伙伴靠近,釉涼出聲喚了下,與飾演鬥神時截然不同的表情,他燦爛的對著語憐與若寒笑。
  
  「你們兩個不也是?在討論什麼嗎?」走向他們所在的沙發處坐下,語憐這麼回應。
  
  「在說姊姊寫的劇本。」子緣說著。
  
  藍子靈依然留在日本,跟同居人聖還是到處探訪,回來過幾次台灣,也又發行了好幾本書籍。最近、似乎是無限月董事長的邀請,子靈開始替無限月的電視劇創作劇本,八百萬神明就是出自子靈之手。
  
  談起八百萬神明最後的結局,許多人可能會覺得那不像個結局。
  
  鬥神不聽花仙勸阻,執意侵略神玄與惠比須,但不敵商業神與武神的聯合攻擊。最末、夜鬥神、神玄、惠比須,以及所有被捲入此事的眾神都元氣大傷,其中又以中心的三主神傷重瀕死。神明們快速回到自己的棲地,三主神則被自家神將救回,而那場八百萬之戰,為和倭的往後,換來了數百年的和平。
  
  「這簡直就像是有第二部。」釉涼拖著腮,雖然劇情明快不拖戲,就像是日劇節奏的神幻劇。但也像是日劇的公式一樣,感覺好像會有第二季似的。
  
  「那就要看子靈寫不寫了。」若寒說著,但她認為不會再有第二部。原因有幾點,第一、飾演要角的,有兩名是經紀人,第二、偶爾一次可以當成是惡作劇,但如果要子緣長久演戲下去,這無非是逼自己弟弟重返圈子。若寒覺得,那位藍子靈不會做這樣的事。
  
  「這好像也很難說,但子靈應該不會這麼為難子緣吧。」語憐和若寒的看法一致。
  
  「誰曉得,如果有第二部,頂多換一批演員,再叫我演,我就翻臉了。」子緣面色一沉,非常不開心。看來,若是子靈真有叫弟弟重返演藝圈打算的話,藍子緣肯定、會和姊姊吵起來。
  
  「我覺得子靈不會啦。」釉涼仍然開朗的笑著。
  
  即便沒有非常了解子緣的姐姐,但他們也真的不認為,子靈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勉強弟弟做不喜歡的事。
  說穿了、姊姊也不過認為偶爾一次的惡作劇,無傷大雅。
  
  「啊、是說,我一直很介意欸。」談論一陣子之後,釉涼突然看向子緣,「日本神話中的惠比壽不是都會拿著一隻魚嗎?子緣你的魚咧?」釉涼笑著詢問。
  
  「……閉嘴,你真心活膩了?」子緣狠狠的瞪了釉涼一眼。
  
  他絕不會跟其他人說的。
  當初子靈提出的惠比須造型,的確要單手抱著魚。
  但那樣子實在太過智障,所以直接被子緣拒演,才有了現在惠比須的模樣。
  
  -The End- 2016/8/1701:43
  
  碎碎念:
  爆字已經是常態,幾乎沒什麼好交待的了(欸
  總之又把兩個經紀人拉下水,主要也是想試著讓兩個藝人知道子緣的實力。
  我個人其實挺喜歡這個通告的W
  如果單純寫故事,應該會寫得很長~~吧
  而寫通告的就只能把四個人的畫面盡可能帶到WW
  那麼希望大家喜歡~/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9229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深栖
其實我想過釉涼問子緣魚的事,然後把小虎丟給子緣,
這樣釉涼一定會被子緣整死XDDDD

08-17 19:02

貓澤冰淚
小栖快住手喔喔喔喔XDDDDD(欸08-17 20:19
深栖
然後讓釉涼接各種不同類型角色畫起來會滿有趣的~~
像「一切從心開始」那部我就畫的滿開心的,
所以我也滿喜歡接戲劇類的。

08-17 19:05

貓澤冰淚
我覺得角色和自身個性完全不同是件很有趣的事XDD
我希望釉涼和語憐也能做到>W</
戲劇類最好發揮了XDDD
然後我現在認真覺得我應該來交待一下子靈的行蹤XD(欸08-17 20:20
Rinoa (閉關中)
看完也很喜歡這篇呢
很喜歡看他們的互動
還有冰淚的文字描述

08-18 09:30

貓澤冰淚
每次寫戲劇都要花好長的時間去弄XD""
是說,接龍的部份請再等等我OTL___08-19 13:50
Rinoa (閉關中)
沒關係喔
慢慢來啦
好了再跟我說就好

08-20 09:57

黑流☆鮪魚
http://i.imgur.com/z7RL6C6.png:「喔!這次拍攝也很不錯,下次繼續努力啊~」

【系統提示】

《瓷音》獲得 演技↑5、歌藝↑5、魅力↑5、口才↑5、才藝↑5、體能↑5、人氣↑10、金錢↑5,000

單人 獲得 才藝↑140、體能↑110、人氣↑220、魅力↓100、金錢↑460,000

裴語憐 總計 獲得 演技↑5、歌藝↑5、魅力↓95、口才↑5、才藝↑145、體能↑115、人氣↑230、金錢↑465,000

http://i.imgur.com/0Y2UFDD.png
http://i.imgur.com/f8jkhpA.png X2

http://i.imgur.com/K5tNwZW.png (譚雨龍)x1

08-29 21:0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iruka041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同人創作】夢100--... 後一篇:【InfinityMoo...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w21646001かねこちはる
Lachryma《Re:Queen’M》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4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