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8 GP

第四章7  『實驗場』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8-17 04:37:20│贊助:59│人氣:10716


在小流氓踩進地面的瞬間,昴產生了世界傾斜了的錯覺。
現實中是不可能發生這種事的。就算以人類最強大的力量來踩蹋,大地也不會動搖,因為大地的重量可不輕吶。
所以,眼前那傾斜的世界只是昴的錯覺。
實際上只是,以加菲爾的腳底為中心,四周的地面都被翻捲了起來,就像是掀桌子一樣把連龍車一起捲到了空中 。
「不可能────吧!?」
像踩在蹺蹺板的一端那樣,失重的感覺到達了頂點,就像漂浮著一樣,龍連著車在空中飛行。包含帕特拉修地龍在內總重量超過一噸被吹飛,車內的昴立刻抱緊了愛蜜莉雅,被慣性強行推到了一邊。
接著龍車撞上了大地,可怕的衝擊讓龍車內外發出了強烈的吱吱嘎嘎的響聲。豪華的龍車,高級的外觀不僅看起來華美,也是居住性和耐久性的出色證明,因為充分發揮了這個性能而避免了損壞。不幸的是,整體翻轉了一半的情況下龍車也不可能馬上逃跑。
也就是說,在這一情形下相對的,只剩下和他正面剛的選項了。
「可惡,有什麼────呲」
搖了搖頭,從御者台伸出頭的昴用手摸了摸受傷的腦門。雖然在落下的時候撞到了頭並且稍微有點疼,不過幸好割傷和出血的樣子都沒有。突然想到了什麼,眼睛向下一看,懷裡的愛蜜莉雅也沒有受傷的樣子。
安心的感情浮現了出來,然而想起造成這個狀況的元兇後,馬上就被焦躁感代替。
著急,抬起臉映在眼前的是讓昴恐懼的景象────
「帕特拉修────!!」
露出獠牙的樣子在嘶叫著,漆黑的地龍舞動著巨大的身軀向嬌小的影子猛撲了過去。
利用和龍車連結之部分鬆解了的機會,帕特拉修的身體逃開了被拘束的狀態,用敏捷的動作向襲擊者嘗試進行反擊。
銳利的牙齒和刀一樣鋒利,下巴兼備了足以削去人肉和咬碎骨頭的力量。用迅速的速度瞄準了加菲爾的脖子,無需多言地一口咬下去。但是
「真是激動的做法啊。好地龍……不,是好女人麼,你。也是經常所說的『折斷骨頭的聲音也是愛的證據』」
「────呲」
閉合的下巴裡有著應該被牙齒咬碎的手臂。
加菲爾想把手強硬地從它嘴裡伸出來,而地龍則順著那個繼續往胳膊上咬去,打算在削落了上臂以後再往身體撲去的。本應該是那樣。
但是,帕特拉修卻動彈不得。不僅僅是身體,雖然已經咬住了手臂,但是下巴卻是一動不動的。
難道使用了什麼特殊的能力或者是魔法之類的嗎?
昴的腦海裡來回思考這樣的疑問,但是加菲爾用簡單的動作回答了那個疑問。
────被牙齒咬著的手臂肌肉突然膨脹了起來,用超過了下巴咬合力這樣的肌肉力量強硬地撐開了它的嘴。
「你,幹得不錯。能立馬展開行動就不錯了,更加出色的是到現在也沒有放棄。合格了」
「────!」
漆黑的地龍用仍然保持住嘴的姿勢彎下了腰,沉下了身體。繼續用下巴的力量封住了男人的右臂,帕特拉修盤提高了吼聲並旋起了尾巴掃向了他的側面。昴也曾受過它尾巴的攻擊,不過對比一下現在帕特拉修的動作的話,就能明白那時候是被手下留情到何種程度。
顧名思義的渾身一擊,包含著掃飛對方的敵意。即使如此,卻在中途就被加菲爾的左手輕易地制止了。
響起了乾裂的爆破音,在衝擊之後看到左手抓著尾巴尖的姿勢。用右手控制著頭部,左手按住尾巴,加菲爾露出了像野獸露出獠牙之後的笑容。
「不會弄疼你的。好好地睡吧」
大幅度地轉起手臂,帕特拉修的巨大身體在空中開玩笑似的被輕易地做起了圓周運動。在迅速地橫向迴旋的時候,帕特拉修的眼裡浮現出了因為自己沒感覺過浮游感而感到困惑的樣子,接著被柔軟地投向了地面。
巨大的身軀撞擊地面卻幾乎沒有發生震動,在寂靜中帕特拉修被擊敗了。在那個景象前,昴看到了無法相信的東西,乾渴的喉嚨發出鳴響。
「帕,帕特拉修被拋飛了……?」
「你的性格真是忠誠呢。只是輕輕地扔出去而已不會很痛喲,所以在你再次站起來之前快點結束吧」
無視了昴的驚愕,抬起臉的加菲爾輕輕地跳上了御者台。在傾倒的御者台上的是受了傷的奧托,他像配合著襲擊者飛過來的動作那樣站了起來,
「你……你,不要小看我喲!我就算是這個樣子也還是一名行商人!對在買賣中被暴徒襲擊的事也有心理準備。切,如果不想成為蘇文家族暴徒擊退術的手下敗將的話我建議你還是快點投降……哼!」
「吵死了,大外行。你想用那半斤八兩的技能來打贏本大爺嗎,睡吧」
氣宇軒昂地擺好戰鬥姿勢後,奧托的額頭被從正面悠然走近的加菲爾用手指彈開了。
彈指────倒不如說,雖然看起來是用中指彈額頭,但實際上是用了能出發強大聲音的可怕威力將奧托從御者台上彈了下去。看到捂著額頭的他無聲地暈了過去,先不論還活著沒有,這下子對敵人來說已經什麼障礙物都沒有了。
「那麼,看得到的地方,好像就剩下了你了啊」
哼著鼻子,小流氓一邊放出想要把切了一樣的視線一邊喃喃低語。站在御者台的他和昴的距離大約只有四步────對拉近和奧托的距離只用意識不到的一瞬間的他來說,那幾乎是等於零的。
喘著氣,昴檢索不出現有條件下可以突圍的策略。對目前的情況來說唯一能夠和眼前的男子對抗的人只剩下愛蜜莉雅,不過她現在由於不明原因暈倒而失去了意識。所以不管怎樣,自己都要保護她。
「我……」
「『翻來翻去都是藍色的肌膚』,我不想聽────!」
發出了輕輕地蹬地板的聲音之後,眨眼間加菲爾矮小的身軀就出現在昴的眼前。張開了五指的手臂從上往下揮了下來,那五個指甲能輕易地撕裂自己的未來開始浮現了出來。
之後面對著身體變得支離破碎的未來,昴能做的事情只有一個。不要讓那個存在傷害到懷裡的愛蜜莉雅,只能用身體保護她。
「────呲!」
────是過了幾秒嗎。
閉上眼睛,以身體庇護愛蜜莉雅的昴對於衝擊的來訪時間被延長而感到了違和。然後戰戰兢兢地睜開眼睛看見,五個手指靜止地停在了眼前。對面站著露出憐憫眼神的小流氓。
他俯視著情不自禁地屏住呼吸的昴,扭了扭脖子,骨頭發出了巨大的聲響,
「也不先反擊,反而優先保護女人啊,想啥呢?把你幹掉以後那女人怎麼也得陪你一起死。這不是很傻的判斷嗎?」
面對不想聽到的正確評論,昴無言以對。對沉默的昴感到了更加不舒服,加菲爾擺動著具有尖銳指甲的手掌,
「不過,你現在後悔也太遲了。你的行動倒也不是預料不到……確實一點用都沒有吶」
「你,你……」
「啊?」
加菲爾對毫不瞭解的昴他們做出了淒慘的評價。對他的評價,昴張開了凍住的嘴巴,嘗試著進行叫喚。在這個過程中,加菲爾一邊露出兇惡和因為更加不高興而扭曲所疊加在一起的臉,一邊挨近了昴,
「聲音好小喲,大聲說出來啊。啊」
「你叫,加菲爾……沒錯吧。和羅茲瓦爾還有法蘭黛莉卡認識嗎?」
「────法蘭黛莉卡?」
確認了昴的話後加菲爾的表情第一次消去了進攻的意思。他發著呆,一瞬間昴看到了就像一隻忘記了血的味道的肉食獸一樣平易近人的樣子,卻馬上又被不愉快的表情覆蓋所隱藏了,
「為什麼知道那個名字……不,等等。你抱著的女人,是那個銀髮的……半魔嗎?」
「是半妖精。在本人面前,不要那樣說啊」
「────蛤。什麼啊什麼啊,突然就變得這麼有氣勢」
對方俯視著愛蜜莉雅,在那個蔑稱說出口的時候,昴的說法也炸裂了。在純粹的憤怒面前,剛才為止的膽怯消失了,聽到了那個的加菲爾非常高興地咬合著牙齒發出了鳴響
「說起來,那樣的話這就是傳言中叫愛蜜莉雅大人的傢伙嗎。現在,在這裡親近半魔什麼的也應該只有羅茲瓦爾了」
「混蛋……」
對無視了剛才的話,並且故意強調『半魔』部分的加菲爾,昴站了起來。不過,被他伸出來的手制止了,
「這叫『笨蛋去咬燒熱的鐵只會痛苦而已』。你是贏不了本大爺的喲。老實地反省一下實力差距。────否則只有疼痛的回憶吧?」
伸出的手握成拳頭,骨頭裡發出聲響威嚇著這邊。雙方的戰力是很明顯的,既然不知道他現在的態度就不要因為反抗而導致情況惡化為好。先壓制住這個場合的憤怒,以後再找一報雪恥的機會。那才是正確聰明的判斷。
所以,
「吃屎啦」
「啊?」
「我不想有痛苦的記憶。我被你狠揍了一頓吧。但是。────我沒有理由放過你輕視她的悲傷」
昴把愛蜜莉雅溫柔地放在龍車的貨架上,用手撫摸著頭髮。那之後站起身,在快要撞上頭的距離上昴敵視並且靜靜地看著這邊的加菲爾。在呼吸能夠撞上的距離上,在能夠到他的手的距離上。
「撤回那個玩笑的稱呼,不許再用了」
「……想讓本大爺按你說的去做,各種各樣的條件都不夠啊不是嗎?面頰,肚子,脛骨,全部一起給予嚴重的打擊吧,哦?」
「試試看啊。我可不會輕易地被打倒喲。打臉的話就咬手,打肚子就抓住手,踢腳就在腳上吐痰,報一箭之仇」
面對恫嚇還以恫嚇,昴的心裡沸騰著焦慮的激情。目前,加菲爾安靜的敵意讓昴全身圍繞著膽怯。和字面一樣,如果他有心的話昴一下就被幹掉了。之前的攻防戰已經非常清楚了。
加菲爾是昴至今在異世界裡看到的,具有相當實力的人裡保持相當強戰鬥力的一個人。雖然到達不了萊茵哈魯特那個頂點,但也是和威爾海姆和由里烏斯相當的。
昴從口中吐出小小的報復,相等於還手的可能性為零。
即使如此,昴還是正面敵視著加菲爾。就算知道失敗但也有無法退讓的理由。不能退讓的理由就背負在身後。
「────嘻哈哈」
「────啊?」
那是,突然吐露不合氣氛的聲音。
正在對峙的時候,洩露出的語氣唐突地擠進了兩人之間。昴投出了「怎麼回事」疑惑的聲音,加菲爾做出了回應一樣的動作。
「嘻哈哈哈!口齒挺伶俐的啊,喂。果然做到了啊!」
「幹什麼……痛!欸,什麼,痛,等,很痛的說!」
笑著並且大幅度地搖晃著肩膀,加菲爾用盡情的氣勢啪噠啪噠地拍打著昴的肩膀。雖然沒有敵意和攻擊的意識,只是追求接觸的純粹行為,但這個手下留情的動作也只是一味地消減著昴的體力。
「很好,合格啦。通過了。半魔……雖然不是很喜歡半妖精,但是根據你保護她到那種程度的骨氣就免你一死吧」
「改口了不錯……還有,真的很痛啊!還要拍到什麼時候啊,想殺了我嗎!」
氣勢不衰的加菲爾放下了手臂,昴稍微拉遠了一點距離。看著那個流氓歪了歪頭,之後交叉了健壯的手臂,
「真冷淡吶。剛才的發生事就像水一樣流走忘了吧。氣量小的男人那個東西也是很小的哦?」
「第一次對你說出口的慣用語的表現有點耳熟,真是是多管閒事!總·而·言·之!」
加菲爾一邊微微搖晃著身體一邊把手指交叉著。昴對輕輕抬起下巴的他強制地說著粗暴的語調,
「你是加菲爾,是認識羅茲瓦爾的吧?雖然對突然的接觸嚇到了,可以認為現在是沒有了敵對的意思嗎!」
「呸────別吵,煩死了。又不會把你吃了不用那麼慌張」
「你剛才那凶殘的態度誰信啊……?」
把手指塞進耳朵焦急的加菲爾,對昴的控訴擺出「那也是啊」理解的姿勢。雖然對他的部分想法不懂,好像不是不可以通過對話互相理解,總算放心了。接著,昴一想到從困境逃出來的事,
「是啊……現在不是悠哉游哉時候!愛蜜莉雅突然倒下了。就在只是普通的說著話而已的剛才」
「倒下的是指,那個半妖精嗎。喂,這是當然的吧。你連這裡是哪裡都不知道,就那麼慌張啊」
跑到愛蜜莉雅跟前,看著沉睡中的她的胡亂的氣息。昴擔心著她痛苦的身體,但是加菲爾像瞧不起的態度一樣聳了聳肩膀。昴對他那知道什麼的表情「是怎麼回事啊」提出了疑問,他驚訝地皺起了眉頭。
「沒從羅茲瓦爾和法蘭黛莉卡那聽過這裡是什麼地方就來了麼?那是理所當然的……難道,你不知道嗎?」
在進入說明的開場白階段,昴搖了搖頭,加菲爾厭惡地咂了嘴。在他的口中說出「那個變態混蛋……」不知道和誰說的簡明易懂的罵聲。
「法蘭黛莉卡也是什麼都沒說嗎。那根性不良的人,一會不見就變得和飼主一樣的性格了啊。無可救藥」
把頭遙向一旁,加菲爾鼻子裡吐出粗暴的氣息。然後他注意到了昴有什麼想問他的眼神後,輕輕地舉起了手說「明白了明白了」
「雖然情形看上去相當壞,但是沒有生命危險。只是,如果不想再看見那更加痛苦的臉的話就趕快離開。我給你帶路到村子裡去」
「離開這裡的話,就能恢復意識嗎?」
「所以說,我就是這麼說的吧。趕快走吧,喂,你還要睡到什麼時候啊,站起來」
雖然說明細節不夠明顯,但是好像不想再繼續說下去的樣子,加菲爾露出鄙俗的態度然後頭也不回,並一腳踢向在御者台上倒下的奧托那裡去。受到腳踢後,至今還暈著的奧托發出了「啊嗚」的悲鳴,
「你是御者吧。倒下的龍車幫你弄回來,你就駕駛它回到村子那。慢吞吞的話就一腳踢飛你屁股」
「話說,這是什麼狀況啊!?我只聽到現在說的話,感覺完完全全地吃了大虧啊!」
奧托沸騰地說著過分的話,站起來向加菲爾提出抗議。對於在剛才被狠揍一頓的他來說是相當大的勇氣,回過頭看著他的加菲爾也有相同的意見。
「吶。這傢伙,是一直那麼精神的混蛋嗎?」
「希望不要聽完了那個人對我的意見後得出不正當的評價!看著我的眼睛,直接評價我這個人就行了!總之先道歉!快給我道歉!」
「啊!?你的,突然就變得精神活潑,是瞧不起本大爺我嗎!?既然有點冒失地揍了一頓不需要揍的對手,就不追究了!」
「你們兩個人都吵死了!愛蜜莉雅在這個期間也一直痛苦著啊,趕緊去拉韁繩!然後你把龍車立回來!」
三個男人吵鬧著,在御者台上互相對罵了起來。
放在貨架上,至今為止因為不明原因而消失了意識的愛蜜莉雅沒有甦醒。但是,她端正的容貌微微地皺著眉,對噪音感到厭煩,
「……吵死了」
小小的聲音像說著夢話一樣嘀咕道。

「現在想起來還沒有報上姓名吶。本大爺是加菲爾……啊,叫加菲爾就好。是最強的男人。請多多指教」
「啊,我叫菜月·昴……欸?剛才說了什麼?你說了你是最強?沒喝醉吧?」
在移動的龍車的貨架上面對面,昴和加菲爾互相介紹了自己。然後,對吃驚地伸出手回握的昴,加菲爾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
「哦,說了啊?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
「不,直截了當的說『自己是最強的』這種人我想都沒想到也沒見過。即便如此,是不是吹過頭了啊?」
「本大爺和最強不相稱嗎?」
「雖然我承認你很強,但是說到最強的男人的話,怎麼說呢,無論如何也沒有一個人能強過我見過的那個存在吧」
腦海裡浮現出紅色頭髮騎士的身姿,昴把眼前的加菲爾和他在腦內進行著比較。從剛才的對話來看,手無寸鐵的加菲爾也是持有相當高武力的人,的確是一腳就能把房屋踢飛────不對,加菲爾一站起來後就展示了一發把陷在大地裡的龍車翻了過來的技能。這樣想的話和某個劍聖才有比較的意義。
即便那樣想著,在昴的心中萊茵哈魯特的優勢還是沒有消失。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為什麼自己對那個騎士那麼特別地對待。
「蛤,算了。你那個錯誤的想法,總有一天我會親手推翻你原來的想法來證明本大爺是最強的。現在就想成『紅鼻子怕冷的托多諾斯』吧」
「你說讓我想的那個完全不知道是什麼……」
果然昴對傳達過來的言詞感到了疑惑,但加菲爾好像並不打算說明,擺出了把手交叉在頭後面將體重靠在座位上放鬆下來的姿勢。中斷了話題,昴從小窗口眺望著外面,用手梳理著躺在膝蓋上睡著的愛蜜莉雅的銀髮。
至今還沒有醒來的愛蜜莉雅,表情比剛才要安定。和加菲爾說的一樣,在離開了那裡之後好像帶來了點良好的反應。這麼想完後另一個在意的是,
「吶,剛才沒機會問,你和羅茲瓦爾認識……是吧」
「你不是聽過了本大爺說過的話嗎?姑且再說多一次,本大爺是和羅茲瓦爾有關係的人中實力最強的喲」
「明白了……記得聽過你是有勢力的人之類的」
難道是因為只有武力所以算不上是『權勢者』麼。這樣的話令到昴有些意外,並不是在政治意義上的合作者,而是一根筋意義上的協力者啊。
在『聖域』面前,他應該是警戒的對手也是可以友好接觸的人,這樣的答案令到昴的頭更痛了
「想去『聖域』裡問羅茲瓦爾的事情又多了。明明應該是為了解決問題而行動的,但是只感到問題不斷地增多啊,怎麼搞的?」
抱著頭,昴對前途越加多災多難的狀況而表情黯淡了。不過,聽到那個的加菲爾小聲地咂了嘴,露出銳利的犬齒窺視著,
「『聖域』────吶」
意味深長地自言自語的昴抬起了臉,加菲爾微微地搖手。然後他站起來朝著行進方向────即,轉過臉朝向目的地『聖域』的方向

「因為羅茲瓦爾說得囫圇吞棗,只知道稱呼。不知道的姑且不論,已經知道的都是不幸的情況」
「老實說雖然我也同意,但是在背地裡罵人這種不好的性格還是改改吧。……話說,惹到你了麼?」
明顯地加菲爾聽到『聖域』這個單詞後變得不高興了。失言的昴偷看著他的情況,和預期相反,他在嘴邊露出不相稱的諷刺的笑容,
「我想差不多公主大人應該要醒了吧。已經離結界相當遠了」
「結界是什麼……呃。愛蜜莉雅碳?」
在發出疑問的聲音之前,昴注意到自己膝蓋上扭轉著身體的愛蜜莉雅後向她打了招呼。緩緩睜開眼睛的她,用朦朧的眼神環視著龍車裡面。意識還沒有清醒過來,那雙蘭紫色的瞳孔凝視著昴,
「早上好,舒巴魯……」
「雖然剛睡醒的樣子也超可愛,但是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愛蜜莉雅碳。有什麼不舒服地方嗎,有沒有頭痛?」
「呃,完全沒有?並沒有什麼奇怪的感覺……呲」
在回答的途中意識完全甦醒,對充滿氣勢地起來的愛蜜莉雅,昴匆忙地避開兩個人的頭快要相撞的情況。在愛蜜莉雅沒有注意到的千鈞一髮之際昴把頭轉向了後面
「沒,沒事吧,昴?我,明明說了要保護你的結果卻倒了下來……嗚」
「不用擔心我最後總會有辦法的喲!通過對話得到了能相互接觸的成果。人可是用語言這種交流聯繫在一起的,所以用語言就能踏出了第一步哦。雖然我有交流障礙」
摸了摸不斷靠近過來的愛蜜莉雅使他安靜下來,一邊適當地說著話一邊觀察著她的樣子。能站起走動,眼睛的運動和臉色沒有異常,說話也沒有口齒不清。還有,超可愛。和平時一樣。
「吶?和我說的一樣吧」
說著,加菲爾就像等待著昴的安心一樣笑了。聽了之後,愛蜜莉雅大吃一驚,因為注意到了不認識的存在,她馬上把昴護在身後和他對立了起來,
「────你是誰!?先說好,我不會讓你碰昴一根手指的」
「愛蜜莉雅碳,不要緊的!還有拜託了不要再重複確立了我是你的女主角一樣的發言!我快要受不了!」
昴從後面解開了愛蜜莉雅那個迎擊姿勢以後,昴轉過身來介紹加菲爾,
「那是加菲爾。在愛蜜莉雅碳倒下之後就襲擊了龍車……不對,應該是乘上了龍車。雖然不是很受歡迎,不過現在和我們同行,正在往『聖域』的路上」
「這個人就是……加菲爾?法蘭黛莉卡說的那個人?」
「雖然我很在意你剛才說的名字,不過那個遲一點再說吧。喂,快到村子了喲」
對著剛剛才有同樣感慨的昴和愛蜜莉雅他們,加菲爾連整理狀況的時間都不給地說道。和他所說的一樣,在前方的森林打開了,好像能看見作為目的地的村子的外觀────。
「歡迎你們,愛蜜莉雅大人和她的隨行」
尊敬的稱呼────但是,無論哪一個字好像都沒有注入敬意和好意的感情,而是更加濃厚地蔑視的顏色。
完全不知道,昴的視線變得嚴肅而愛蜜莉雅浮現出了困惑的表情。看到他們的視線,態度不變的加菲爾張開了雙手,
「羅茲瓦爾擅自稱呼的『聖域』是────招募沒用的人來這裡生活,最終變成實驗場裡悲慘的下場」
「實驗場……?」
「沒用的人────」
昴和愛蜜莉雅的意識被遷往去各自不同的地方的時候,加菲爾用手捂著自己顯眼的犬齒,為了掩飾非常複雜的感情而笑了。
「我們住在這個地方的人稱之為『貪婪魔女的墳墓』吶。很好笑不是麼,吶,喂」
像自嘲一樣的小聲在龍車裡微微作響。
很小很安靜的,像詛咒一樣,像祝福一樣,響徹龍車。
一邊聽著,昴只是靜靜地擔心著他身旁的少女,他這樣想著。
如果魔女再次地阻擋在她前途的話,自己就必須要把那個火星撲滅,堅決強烈的,像說給自己聽一樣。

不斷接近著『聖域』。

────菜月·昴和愛蜜莉雅,前往著那個巨大地改變了自己道路的地方。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91916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2 篇留言

elle10368
直戳了當的說 應該是直截了當

11-15 15:21

elle10368
吔屎啦 應該是吃屎啦

11-15 15:2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8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6  『聖域的途中... 後一篇:第四章8  『久別的重逢...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enry881025大家
進來>好友邀請>縮你好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