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艦隊Destruction(10)-荒廢地的Destroyer?(part2)

作者:鴞吉│2016-08-15 22:17:38│巴幣:4│人氣:266


『別求神了,年輕人。』

通訊器傳來慈祥的中年男性嗓音,與話語一同出現的是灰黑色的長柄巨錘武裝,武器持有者將它奮力扔出、不偏不倚砸中了持盾狗頭的腦門。

「嘎吼!」

動能紮紮實實地餵進持盾狗頭身子,只見她頭部裝甲略微變形、接著上半身後仰,旋即向後滑行了三米左右才停下來。

而巨錘損失了一大部份動能之後向上彈起一米多的高度,然後,一道墨綠色身影在灰狼C1眼前快步前行、一把接住巨錘。

「像這種時候還是說聲『請救救我,警察先生!』比較實際喔,不過警察會把這裏的各位都逮捕起來吧?」

「畢竟我們是恐怖份子嘛!」墨綠色身影笑了笑,左腳為軸、右腳一蹬,墨綠色身影拖曳著巨錘擊飛西瓜大的水泥塊,砸上了本該撲上灰狼A1的爬行者。

眼前佇立的是一具以外骨骼動力服爵士為基底大幅度改裝成的專用鎧甲,全罩式摩托頭盔造型還有大面積防風鏡式面罩,外加上那些額外加裝的厚重裝甲和活塞結構,整部機體已經沒有半點爵士的影子。

BSK-04/Stk,爵士打擊型。
據說是為了和大體格生物搏鬥,針對出力和防禦改造到極限的特化機型,但代價是機體靈活度低下又極度吃重操作者體能,在講究機動性的現代戰場可是相當吃力不討好,可這位仁兄對此不以為然的選用此鎧甲還經歷了幾番激戰,只見這部墨綠色鎧甲佈滿了髒汙以及彈痕。

「賽米雷夫先生?你怎麼會在這裡?」

灰狼A1對著墨綠色身影問道,根據最新戰報顯示,距離這裡最近的應該是紅狐狸隊所在的電器街,全力趕過來也要花上三十分鐘。
從請求支援到現在也才十分鐘不到,那麼,這位名為西爾格.賽米雷夫的中年男性是怎麼及時趕到的呢?

「『我從何處來?我是誰?我要去何方?』年紀輕輕就在思考如此風雅的哲學問題嗎?」賽米雷夫開玩笑道。

「我從電器街那邊全力跑來,作為一個假期被打擾的憤怒大叔,現在要狠敲那些棲艦小朋友的屁股。

實際上,敵人的駭客攻擊影響了一部份戰報的傳遞,獸巢那邊並不知道我們這幾位獨立作戰代號已經在美食街這附近。」

語畢,賽米雷夫透過通訊器喊道:

「大熊呼叫獸巢,現在開始執行美食街的協防任務。」

「幼熊,目標定位完畢,立刻進行火力援護!(俄文)」

『是,中校!(俄文)』切換頻道後的通訊器彼端一名少女嗓音回應道。

「現在是任務中,Vernyy。(俄文)」



「我明白了,中校!(俄文)」

少女嗓音再次回應,此時交戰區後方新出現了一個雪白色身影,那是頭盔更改成個人風格、其餘部件無大更動的外骨骼動力服爵士。
然後其腰後方Hard Point連接著吹雪加農以及兩挺18cm掛載式加農砲,小腿Hard Point則是左右各一具六連裝飛彈莢艙,兩手皆持有吹雪加農同捆的步槍型武裝。
和墨綠色鎧甲一樣,雪白色鎧甲也有零星的髒汙和凹陷。

「幼熊呼叫獸巢,現在加入美食街的協防任務……」

透過戰術網路,代號為大熊的賽米雷夫與雪白色鎧甲同步敵方資訊,頓時頭盔顯示器上標示出七個紅色標示的步兵級爬行者。
逐一確認紅色標記之後,代號為幼熊的雪白色鎧甲意識集中在兩腿武裝、將標定對象資訊輸入了火箭彈的微晶片。

「狩獵,開始!(俄文)」

藍色視覺元件閃爍、雪白色鎧甲如此大喊道,同時左右合計十二枚火箭彈一齊釋放、接連招呼在交戰區的爬行者們身上,這番攻擊使得樓頂那體加特林狗頭改為壓制雪白色鎧甲。

「хорошо (非常好)!」雪白色鎧甲不禁用祖國語言表達內心滿足感。

「Vernyy很開心呢?(俄文)」雪白色鎧甲腦海響起了屬於自己的聲音,但不屬於自己意志的發言。

「開心?我不明白響妳說的意思。(俄文)」

「胸口有一股彭湃的感覺對吧?我們共享記憶和知覺,所以這邊也感覺得到……危險!(俄文)」

─力量,守護我身─

名為響的少女嗓音此時在正前方集中精力,運用防護用K力場構築了無形的斜面裝甲來抵擋加特林機關砲,雪白色鎧甲則是操作背包兩挺加農砲欲破壞對方立足點。

「開心嗎?我只是妥善的完成中校給予的指示,不過……(俄文)」

被稱作Vernyy的少女嗓音操作背包加農砲和雙手步槍,分別牽制加特林狗頭和雙槍狗頭,響繼續專心用柔的流法來製造小面積的防護用K力場,如此分工下雪白色鎧甲逐漸接近交戰區。

「任務結束後中校那樣摸我頭的感覺,我不討厭。(俄文)」目前擁有身體主導權的Vernyy頗放鬆地呼出鼻息。

「我也是,還有聖子前輩抱人的感覺我也很喜歡。結實的肌肉、軟綿綿的胸部……(俄文)」響在腦海勾勒出了那位現代亞馬遜戰士的精緻肉體。

「хорошо (非常好)!」存在於雪白色鎧甲腦中的兩道聲音一齊喊道。



「嗚嚕嚕嚕……」

交戰區建築物頂部,加特林狗頭從雪白色鎧甲身上感知到了艦娘反應,可她很疑惑。

雪白色鎧甲的K力場反應比起驅逐級艦娘來得弱上一半,但附加了對K力場能力的子彈接連打上去卻不見對方防護用K力場有衰減的跡象。

然後她注意到了,子彈會在對方正面疑似撞上了無形的斜面裝甲而有彈飛的現象,至於雪白色裝甲的肩部裝甲以及大腿側邊裝甲的磨損情形相較其他區塊來得快。

防護用K力場只打開在一小部分?那樣子進行複雜的身體運動和武器操作,同時還可以專心在防禦?

當下她判斷雪白色鎧甲會威脅到後續增援的裝步戰車級黑寡婦,遂聯繫主要道路上的持盾狗頭以及雙槍狗頭。

「嗚嚕?!」

當她專注於路面戰況之時,一股重量冷不防地以腳掌大的面積重壓她背部、將加特林狗頭當作跳板縱身一躍,這樣激烈活動才使得深藍色鎧甲身上暴露出鮮明生物氣息。

連生物感知能力也難以捕捉到的敵人?當下加特林狗頭認定對方是個擅長隱藏氣息、具有威脅性的掠食者,只見深藍色鎧甲位於加特林狗頭仰頭約兩米半的高度手持長條箱型獵槍,以頭下腳上之姿勢,槍口先是對準了加特林狗頭腳邊開槍威嚇。

「想欺負Vernyy還有響?先過我奈知聖子這關再說。」深藍色鎧甲的擴音器傳來豪爽女性嗓音。

「亞馬遜,現在加入美食街協防任務!

刺客,樓上這隻就交給你了!」

「了解!刺客,美食街協防任務開始!」處於變聲時期的少年嗓音應道。

直到應答聲曝露行蹤,加特林狗頭這才知道自己背後還有另一個敵人,而且幾乎感覺不到生物氣息。

最危險的敵人是看不見的敵人……只因為自以為快要控制該區域的關係,就此疏於自身周邊的防範,加特林狗頭咆哮、視覺元件燃起金色幽光,回身架起左手預設好的衝鋒槍武裝以彌補自身的疏失。

但是,對方仍快了她一步。

「真主、我神,此世所有事物都是你所創造,所有事物的消亡皆是回歸你身邊……(阿拉伯文)」

有著藍白配色的外骨骼動力服爵士閃爍著綠色視覺元件,代號為刺客的少年自左腰小型莢艙抓取一搓白色黏土附加上引信,然後重重的砸在對方左臂肘部關節。

火光乍現、半截手臂飛離,刺客接著從腰後左右抓取兩柄電熱短刀,直插進加特林狗頭肩部關節加上扭轉,帶著燒灼氣息切斷連接手臂的肌肉。

「嗚嚕嚕嚕!!!」

「我將這可悲生命的靈魂帶往你身邊,只求你原諒她、洗淨她……(阿拉伯文)」

手臂無法使用的加特林狗頭這時從鎖骨到腹部的甲殼左右裂開、相當於肋骨的堅硬部位化為對裝甲切割爪,整個上半身成為巨口打算咬碎刺客。
面對如此血盆大口,藍白色鎧甲的視覺元件閃爍強烈綠光,刺客迅速取下右腰Hard Point的柴刀型電熱機械劍,反手握著劍柄猛地上揮,從根部韌帶部分砍下加特林狗頭左胸的一整排尖牙。

「讓她帶著滿滿祝福再次降生到你所創造的這個世界,而我將繼續犯下殺罪、試圖使這世界更加美好……(阿拉伯文)」

殺這些惡魔還有艦娘也算是殺人罪嗎?他內心如此納悶。

然後,右手改以正握劍柄、引領劍身向下回抽,帶動身子以右迴旋方式針對對方腰部關節回身橫砍,頓時加特林狗頭像斷線人偶倒下。

綠色視覺元件凝視扭動、掙扎在地的加特林狗頭,刺客遂右手拇指扳動劍柄某處開關,柴刀型電熱劍此時劍身分裂、劍柄轉動,變形成突擊步槍型武裝。

最後,刺客槍口對準加特林狗頭腦門,模仿那位第一個殺死艦娘的人類、他年幼心靈所憧憬的英雄第一次處決艦娘的身姿。

「Jihad(為神而掙扎)!」



「凌遲對方的戰鬥方式,索朗小子是在模仿那個雪人嗎?」

倒立於半空中的深藍色鎧甲──奈知目擊了加特林狗頭被電熱短劍刺穿雙肩的瞬間,她不由得輕嘆。

「西爾格你怎麼看?」

『像雪人那樣的Good Hunter,絕對不是一個孩子該效法的生存方式……』通訊器夾帶著金屬敲擊音,與持盾狗頭交戰的墨綠色鎧甲說道。

獵殺那些曾經是人類但身心都化為怪物的魔獸,吸食牠們的鮮血令自己強壯,在不知不覺中自己的內心也變成了野獸……

奈知聆聽對方那中年男性的磁性嗓音,然後,重力開始拉下她的短短幾秒,奈知右腋夾緊長條箱型獵槍槍托、右手在拴式槍機還有扳機之間迅速來回,接連開了三槍以牽制雙槍狗頭。

『和他同車的結果,妳怎麼看那位雪人呢?奈知小姐?』

「糟透了,只是看著他眼睛都能感覺到血腥味……撇開這不談,他是個十足十的真男人。」

『妳是指他和吹雪小姐昨晚的車震?』

「最新消息,他還說要拚三個……」

奈知補充道,而且難得聽到通訊器那邊的中年人用祖國語言高呼:「我的西伯利亞神靈!」

是驚訝那人真的攻陷了吹雪?還是佩服年輕人有膽識和體力呢?時間並沒有給她思考的餘地,奈知感覺到自己開始下墜。

「是我的狩獵時間了……」

她右拇指扳動開關,手中獵槍從分裂、延展到再組合,僅僅一瞬間獵槍就變形成電熱長劍。
然後,左手腕部對準了雙槍狗頭「喀嚓!」一聲,爪勾引領鋼索飛射而去一把鉗住肩胛骨裝甲。

「嘰呀呀呀!!!」

雙槍狗頭見狀便動用左手抓住鋼索回拉、另一手舉起武器打算先餵子彈給奈知,然後再用槍刃做串燒。

「想得美……能量疾走!」

卻是奈知釋放左腕部蓄電器能量,沿著鋼索、爪勾,雙槍狗頭那身為了抗炸抗打擊而添入金屬成分的全身甲殼頓時成為了良導體,電流就順著肩胛骨裝甲一路通透到雙槍狗頭腳底。

他們是獵物,我們是獵人……

奈知腦海閃過哪邊聽來的歌詞,左臂釋放電流癱瘓雙槍狗頭行動之後,她利用鋼索拉動帶來的速度增強劍刃破壞力,身子則成為了深藍色子彈猛地彈射。

「還我休假,死狗!」

紅色視覺元件看準雙槍狗頭的脖子關節縫隙,在人體肌肉、機械鎧甲還有電熱劍刃三者絕妙配合下,劍刃如切豆腐般滑過。

最後,當奈知三點式跪地著陸、左手甩動以回收鋼索之時,只見雙槍狗頭失了魂的雙腿一跪,旋即頭和身體一個向東一個向西的落地。



「那樣的運動神經,奈知小姐妳當真不是亞馬遜戰士的後裔嗎?」

墨綠色鎧甲──賽米雷夫眼角餘光捕捉到了深藍色鎧甲的一系列動作,不由得用祖國語言稱讚道。

「如果是的話,西爾格你想要被我抓回部落當種馬嗎?我住在工業1號,也很喜歡Vernyy還有響這兩個孩子。」

「那麼我用卡普空村的傳統回應妳吧……姑娘,我有幸能夠邀請妳在營火前跳支舞嗎?」

但在這之前……巨錘橫拿抵住斧槍握柄,賽米雷夫盯著持盾狗頭說道:

「先讓我陪這個棲艦小朋友跳完舞吧,大手牽小手、小腳腳踩在我的大腳丫上……
哈哈,我活到這把年紀倒是沒有帶過小女娃呀!」

「嘎吼!」

持盾狗頭的視覺元件燃起紅色幽光,為了重整態勢她向後躍了三步距離,中途避開那些無人防衛機砲的殘骸,還一腳踢起剛剛用來砸人的破爛盾牌。

左手接住盾牌同時注入自己身體組織來修復盾面和增生炸藥包,右手平舉斧槍將槍頭火箭彈對準那扛著巨錘狂奔而來的賽米雷夫。

「嘎吼!」

槍頭基部迸出火光、槍頭火箭彈不偏倚的瞄準賽米雷夫飛去。

「朋友呀,借我一臂之力!(俄文)」

賽米雷夫一把抓起機械斷臂、那個方才被加特林狗頭射斷的霸者麥當勞部件,手臂增設活塞催動到極限將機械斷臂扔向槍頭火箭彈,在兩位之間綻放了橘紅色煙花。

「嘎吼!」

趁著槍頭火箭彈和機械斷臂形成視覺死角,持盾狗頭猛地一蹬、左手扛起盾牌突破煙幕,直挺挺撞上前方身影。
盾面炸藥包受到壓力接連引爆,持盾狗頭目睹那個身影在火光中扭曲、碎裂。

但是,這個墨綠色鎧甲有這麼脆弱嗎?

持盾狗頭如此思考,一樣是穿鎧甲的人類,那樣的裝甲強度未免也太過於脆弱……錯了!這時持盾狗頭才意識到她打中的並不是賽米雷夫,而是對方順手抄起的霸者麥當勞身體殘骸!

「妳的頭我拿下了!(俄文)」

紅色視覺元件隔著防風鏡燃起粉色強光,墨綠色鎧甲左手扳動把手、這時巨錘裂開成巨鉗狀一把夾上持盾狗頭。

持盾狗頭及時舉起盾牌還有斧槍左右抵擋,才沒有第一時間被擠扁腦袋,但是,這只是延長了她的死亡過程。

「嘎吼!」

只見巨鉗內部機械開始嘶吼,馬達帶動皮帶、皮帶牽動齒輪,裝設於巨鉗內側的油鍊鋸在齒輪導引之下和持盾狗頭裝甲演奏臨終曲目,「嘰哩、嘰哩!」高速轉動的油鍊鋸燒紅了持盾狗頭的墨色甲殼、連帶噴濺出深色體液,巨鉗的活塞則是一點點收緊、奪取她活動空間……



「大熊報告,盾牌小朋友已排除。」

約莫一分半的僵持,賽米雷夫平舉著巨錘以及晾在巨錘上的那顆血肉模糊腦袋,腳邊則是倒著一具無頭、斷手的屍骸以及斷裂的斧槍和盾牌。

「亞馬遜回報,雙槍的死狗已排除。」

奈知重新架起獵槍預備和道路那端的新敵人交戰,然後,樓頂傳出槍響的同時少年嗓音也應道:

「這邊是刺客,樓頂目標排除。」

「幼熊回報,交戰區域的爬行者確定沒有生命反應。

還有,幹道那邊裝設的感測器捕捉到新的兩體裝步戰車級,以及伴隨著約十五體的爬行者,以上。」

雪白色鎧甲來到了賽米雷夫身旁,習慣使然之故,賽米雷夫的大手掌蓋在她頭盔上搓揉,同時說道:

「灰狼隊的各位辛苦了,請你們全員帶著傷患撤退到集合點D,接下來就交給我們。」

「沒搞錯吧!」灰狼A1挺起尚且完整的胸部裝甲說道:

「五隻黑寡婦耶!清除旁邊的雜魚也好,我們還可以再撐一下……」

「不行!你們裝備的狀況都不能支持下一場戰鬥。」奈知聳肩表示:

「別忘了上校的命令呀!戰線可禁不起你們這樣的自殺攻擊。」

「奈知小姐說得沒錯,而且我們不是只有五個人……」賽米雷夫扛起巨錘,下意識把雪白色鎧甲算成兩個人。

「基地區的支援部隊剛剛和我們會合。

對,就是那幾位蟲螫什麼的奇怪日文單字。」

「中校,那個好像是念作從者,嚴格上是英文。(俄文)」

「日本人的東西我不明白……總之你們不趕快撤退的話,那位淑女似乎會親自送各位退場。」

「了、了解!」灰狼隊的諸位無不皮繃緊、寒毛豎起,深怕自己被兩挺重機槍打成行動不能,還能起身的立即攙扶動不了的隊友開始後撤,加入戰線一個月的賽米雷夫看在眼裡卻是不明不白。

『奈知姐姐,有件事想請教。』藍白色鎧甲待在樓頂確保視野,只聽少年嗓音透過通訊器詢問奈知。

「真難得聽到你主動說話呢!怎麼了,索朗小子?」

『雪人先生也在支援部隊沒錯吧?』

「是的話你想怎麼做呢?」

『我想親眼看看雪人先生是怎麼殺死那些強大敵人,可以的話我想要像他那樣不依賴鎧甲戰鬥。』

「給你個忠告,伊布拉欽。不要追求雪人那種活法。」賽米雷夫嘆道。

『作為獨立作戰代號還有戰線的前輩,我沒必要聽從賽米雷夫先生的命令。』

「這是身為一個大人給你的建議,伊布拉欽小朋友。

你信仰的神、你所愛的人可沒有要你成為一個怪物。」

『不要求神,這是賽米雷夫先生說過的。而且……現在當人、當怪物,還會不一樣嗎?
沒有力量的話只會被當作垃圾欺負,這就是我的爸爸、媽媽還有族人用生命換來的答案。』

『為了流浪的族人可以回到神所賜予的土地,我願意成為雪人先生那樣的怪物。』藍白色鎧甲接著說了一串阿拉伯文,旋即跳到另一棟建築物樓頂準備應戰。

「沒有力量只能被人欺負……抱歉了西爾格,這次我想贊同索朗小子。」奈知聳聳肩應道。

「正因為熱愛某些人事物愛得如此深刻,才會在失去的時候這麼痛苦……」賽米雷夫搖頭嘆道。

「一切來自於愛嗎……直覺告訴我,他和那個雪人有類似的血腥味,要是人生指導棋下錯的話……

誰知道呢?下一個艦娘災星也許就是索朗小子?」

「我的西伯利亞神靈呀!(俄文)

這個玩笑開大了,奈知小姐。」賽米雷夫在防寒的鎧甲內猛打囉嗦。

「沒問題,上校不也說過:『在犯錯中漸漸成長,這是小孩子的特權。』

在精蟲衝腦把別人肚子搞大之前,索朗小子多得是犯錯空間。」

好像有道理呀……有鑑於自己是雙親年輕時酒後亂性誕生下來的美麗錯誤,賽米雷夫不禁點頭贊同奈知,此時雪白色鎧甲拉了他的手、歪著頭問道:

「中校,最後索朗前輩他說了什麼?(俄文)」

「青草不生則羊群不再,牧羊人又該何去何從?(阿拉伯文)

這是伊布拉欽他們族內流傳已久的訓誡,用現在的情況來說,不守好青森基地的話我們又會無家可歸。(俄文)」

「一定能守住,對吧?(俄文)」雪白色鎧甲問道。

是一定要守住,而且不應該再犧牲年輕人……即將跳離舌尖的話語又吞回了喉嚨,再一次,賽米雷夫手蓋在雪白色鎧甲的頭盔上搓揉,以無言回應她。



(待續)

獨立作戰代號
專屬於該名職員的作戰代號,和在編隊名稱後面加上數字的命名方式不同,代號名稱是藉由戰線電腦篩選出來。
之所以會擁有獨立作戰代號的理由因人而異,有作為實驗兵器的開發人員、有能力突出且和誰都能配合、也有人是和誰都合不來而單獨行動。
目前擁有獨立作戰代號的職員大多隸屬於鏽蝕船錨,這個任務性質多變又時程不固定的對外打擊部隊。


代號及持有人簡介

大企鵝(PePengu)
企鵝,兩米高的企鵝妖精變異個體,統領戰線的所有戰鬥部門。

桶子(Bucket)
桶之介,身形不定的高速修復藥妖精,醫療部部長。

女性主義者(Feminist)
蓬蓬夫,30歲的童貞魔法師,開發部部長。

大熊(Bear)
西爾格·賽米雷夫,43歲人類男性,原俄羅斯籍的聯邦軍人。
最近聽到「叛逆期」、「交往」這些字眼時會特別神經質。

幼熊(Cubs)
響/Vernyy,17歲的非人非艦娘、亦人亦艦娘,俄軍秘密實驗下具有微弱艦娘能力的改造人。
嚮往奈知小姐那力與美的精緻肉體,還有賽米雷夫那人類規格的卓越作戰能力。

亞馬遜(Amazon)
奈知聖子,34歲人類女性,集中營出生的垃圾人種。
具有拉丁血統、疑似亞馬遜戰士的後代,名字有時會被錯寫成那智。
喜歡嬌小可愛的事物。

劍兵(Saber)
吹雪,23歲原生種艦娘,原日軍所屬聯邦艦娘。
加入戰線的一年下來,她的心靈防禦高到赤城她們沒辦法在她身上找到梗來逗弄。直到艦娘災星加入戰線之後她成為了第一個受害者,名譽和形象徹底被他破壞、反之可愛度則是逐漸上升。
緊接而來的車震傳言、三胎宣言更弄得她心神疲憊,這樣的苦難延續了三天左右,終於因為生理期來得又多又痛到甚至進了醫療區域躺了整整一天,這才解除了戰線同仁們的誤會。

狂戰士(Berserker)
雪人,23歲人類男性,第一個殺害艦娘的垃圾人種,又有「艦娘災星」的惡名。
那個讓人不舒服的心靈空洞疑似是「MT-D System(媽媽系毀滅系統)」的人格特質,會令媽媽系角色在發動母愛之前精神反被侵蝕,不過本人不覺得自己有那樣的超能力。
車震傳言的始作俑者,還在DOC互聯網上有了一小群「讓她生、讓她生!」的匿名支持者。

騎兵(Rider)
牧野神通,25歲的艦娘男性後代,自稱「無能」的機械武神駕駛員。
川內型艦娘的基因魔咒完全體現在長相方面,因此他不大喜歡那些有訓練生背景的驅逐級艦娘,總有一種被她們當作神通前輩的噁心感覺。但還是接受了醫療部的請求,作為心靈輔導員協助那些驅逐艦小朋友走出陰影。
體育系父母的教育方針徹底抹殺他對女性的溫柔、不相信嬌弱女性存在於世上,另外長年在自家農場工作經常觸碰牲畜乳房,他早已對巨乳少女無感,某種意義上否定了潮的存在。

刺客(Assassin)
索朗‧伊布拉欽,14歲人類少年,中東地區的某少數民族末裔、極受以色列政府迫害。
沒有槍殺親生父母、沒有加入某傭兵大叔建立的宗教性恐怖攻擊團體,更沒有被天使般的機動戰士搭救。
身為弱小之身渴望力量,為此得到的答案是成為雪人那樣的艦娘災星。
剛進入青春期的他依然正太力正常運作,禮貌性的一句「姊姊!」可以讓戰線的那些戀童癖暴走。

法師(Caster)
曉,外貌17歲的古典少女,言行舉止極度理性主義。
時常調停戰線內各種紛爭,狀況多半是機槍「歐啦毆啦!」的轟下去。
有自己一套關於完美淑女的見解,自認為重機槍是淑女的基本配備。



開始將角色們串連在一起的同時,又失手造出了新角色,計畫永遠也趕不上變化、這樣的意外性或許就是創作的醍醐味吧?
然後,要如何將人物們設計得各具特色、如何讓每個人物在故事中不成為累贅,各自大放異彩的時候又不會使作品支離破碎,這點我真的很尊敬鋼之鍊金術師的作者。
以艦隊世紀為主軸,將世界現存問題的縮影放在黎明的海岸線,該怎麼做才不至於讓作品崩潰呢?在編寫這部名字帶有「破壞」二字的作品時我不禁如此發想。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9039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超級聰明豆
鴞吉君早安~狗頭被擊破後,再來是敵方高戰力的黑寡婦,爵士5人(?)組在對抗時戰線一但接觸,敵人的體型就會十分棘手的樣子...如果波紋有用就好了(X)(我個人滿喜歡ONE的敘事節奏與掌握方式,雖然沒有華麗的分鏡但還是能十足的表現情感與張力這點完全就是劇情表達上的實力啊

08-16 08:38

鴞吉
豆桑早!
以人類規格來說,能使用防護力場的黑寡婦的確是大Boss般的存在(整體戰力來說其實算是小Boss?)

多角色視點算是向我喜歡的輕小說作者川上稔老師(境界線上的地平線、終焉的年代記)致敬吧,人物角色爆多的情況下又能讓每個角色在讀者心中留下深刻印象,但實際上自己寫下來還是覺得像牛媽媽那種方式比較經濟又實惠(苦笑)08-16 08:56
喵哈哈
注意力完全被雪人上本壘的事件給吸走了[e5]

08-16 23:17

鴞吉
就和藝人爆緋聞的道理一樣吧?(笑)08-16 23:39
呆呆
和平來自力量(peace through power)

12-11 21:3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desterny8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艦隊Destructio... 後一篇:艦隊Destructio...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1013610136各位巴友
異世界版SCP 歡迎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2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