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腐向】《艾爾之光》時空下的星空 - 舊文精華剪輯篇(下)

作者:夢綾│2016-08-15 16:42:39│巴幣:20│人氣:341
「.........」(講話。

這篇是下篇了,但我覺得上篇字比較多,所以我又多塞了一些(不只一些
爆字數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但是看著這麼多字還是好爽,黑歷史也是有萌味

這篇結束我會來個總吐槽的(何

謝謝賞光的大家(其實才沒幾隻而已我要哭了)把這些精華整理完之後我會認真開始寫新版的Els文!

好ㄌ正文下收





※Els同人【時空下的星空】 - 舊文精華剪輯篇(下)※




07
【DCxIP】


這事情要說回離開無盡家之後。

「DC~人家想吃義大利麵啦~」

「不准!我哪來那麼多錢啊。去吃牛肉麵!」

兩個澄在餐廳街上並肩而行。在回到IP家休息之前,DC說要先在外面把晚餐解決。一對如相同模子刻出的閃光彈(?)正激烈地為了晚餐討價還價。

「可是牛肉麵好臭!我不喜歡~我要去有紅酒的餐廳吃啦!」

「靠,你是有公主病喔!再吵我們就各吃各的!」

「可、可是我沒帶錢啊!雖然身為貴族,可是我每個月的零用錢都是固定的捏!我要買新衣服、去餐廳吃飯、還要請傭人來家裡掃地、逛街買香精面膜和保養品、還有買很多玫瑰裝飾房間──」

「Stop。」澄額冒青筋地摀住IP那聒噪的嘴。看來這傢伙完全把自己當女人在活了。「你啊,一點都不在意被別人當女人喔?真是……連同身為澄的我都為你擔心啊。」

這句話的另一面意思就是,DC覺得IP美得像個女人。不只外貌,甚至是氣質、言行舉止一直到個性,完全就已經成為一個女人了。「你老實說,你是不是真的有受過什麼打擊,所以跑去變性?」

「什──什麼?!DC真是太無禮了……太過分了!居然說這種話!」沒想到DC只是半開玩笑地調侃,居然讓IP生氣了。

「我、我只是愛漂亮而已,有什麼錯?難道你覺得我像個怪胎嗎?是個娘娘腔嗎?為什麼男生就不能漂亮?就不可以喜歡男生?明明就知道我喜歡DC,還說這種話!我還以為……還以為你真的是我的白馬王子!」

DC本覺得IP無理取鬧,正打算要兇人,但他看見了他受傷的表情,還有流下的眼淚。

就算IP真的是個男的好了,弄哭女生的罪惡感居然還是襲上DC的心了。

「嗚……嗚嗚……」

「………」

該怎麼辦啊?一直站在路中間也不是辦法啊。

「……嘖。」

DC惱怒地岔了個舌,然後把哭哭啼啼的IP拉到小巷裡去。他的煩躁不是因為IP哭了,而是氣自己,老是把話講得太直接,然後無心地傷到別人。

要是對象是元素的話,大概會被狠狠臭罵一頓吧。

「IP。」

IP再漂亮也沒礙到誰,其實他也很善良,是自己太過份了,要好好道歉才行。

在心中責備自己後,DC開了口。

「對不起啦。是我不好,我太過分了,我不是那個意思。」

「要不然是什麼意思啦。」IP鬧著彆扭,故意別過頭,用纖纖玉手遮住自己哭花的臉。

啊啊啊,一定要把真心話說出來嗎?可惡,好想撞壁。但是不好好說清楚,也太不負責任了,算什麼男人。

「我的意思是……我覺得你很漂亮,真的、很漂亮,讓我覺得你好像女人,但我知道你不是……呃,可惡,對不起啦。」

該死的,現在是什麼狀況?對一個男人說這種話,自己是不是有病啊。可是,說完這些之後,DC居然由衷地感到胸口舒坦起來。

也許……偶爾坦率一點也不錯?

「對不起,不要哭了好嗎?」DC採取低姿態,緩緩挪開IP遮著臉蛋的手。那和他自己相同、卻嬌美如花的容貌,因為淚水而變的楚楚動人。湖藍色的大眼睛內充滿水光,閃閃爍爍著街上霓虹燈的倒影。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怎、怎麼……?

「……我想吃義大利麵。」IP好像是服氣了,抹了抹眼淚便放棄賭氣,栽到DC懷裡蹭了蹭,可憐兮兮地撒嬌。

「…………」

不正常。不正常。不正常。不正常。

「DC?」

「啊?喔,好啊,那就吃義大利麵。你看看你,哭的這麼誇張,眼淚都弄到我盔甲上了,拿手帕擦一擦啦。」

「可是,我的手帕好像在路上弄掉了。」

「吼,怎麼這麼少根筋?真受不了你……」

DC用手指順了順IP的額髮,並拿出自己的手帕,把IP眼角的淚,很小心很溫柔地,一點一點擦掉。

「嘻嘻嘻~DC,我真的好喜歡你喔♥」

IP總算破涕而笑,美麗的臉蛋綻放甜蜜又滿足的笑容,那就像玫瑰一樣嬌艷動人。

「……囉嗦耶。」

無視剛剛那詭異的感覺吧。DC默默捂著胸口想。

再繼續深究下去,恐怕會再也爬不起來。


---


「吶吶,DC。」

「怎樣,不賭氣啦?」

「我哪有賭氣啦……我只是真的很……覺得看你身體很……那個……」

「哪個啦,吼。有話就快點說清楚,我不喜歡吞吞吐吐的人。」

「如如、如果我說我喜歡你的身體……你會怎樣?」

「把你吃了吧。」

「欸?!!」

IP從床上跳了起來。

「嘖。不要蹦蹦跳跳的,你是小孩子嗎?玫瑰花瓣都被彈的到處飛了。」

「在玫瑰的芬芳圍繞之下,與心愛之人相擁而眠~啊啊,好幸福喔♥」

「你再吵,我就真的和你『相擁』而眠喔。」

「欸?!不不不不不要辣!我我、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呀啊啊──!」

「一二三,閉嘴!」

IP乖乖摀住自己的嘴,停止尖叫。

「我有幾件事要跟你講,你認真一點聽,不准尖叫,聽到沒?」

IP躺回DC身邊,乖乖地用力點頭。

「第一,我大概會在這個時空留一段不短的時間,這陣子可能都要住你家了。」

「咦?真的嗎真的嗎?太好──」

「我剛剛說什麼?」

「不准尖叫,對不起。」

「很好,乖。第二,我會煮飯,你這公主……公寓也有廚房,就盡量不要在外面吃了,把錢省下來。懂?」

「懂。」

「嗯。」

說完,DC把IP的下巴輕輕地抬起,然後在他額間落下一吻。IP被嚇得又驚又喜,本來作勢要尖叫,但在零點一秒之間他忍住了。

「D……DDDDC?」他不確定的抬眼詢問,臉紅得比蘋果還可愛。

「第三,如果你一直很乖,不要亂鬧,我可以偶爾當你的白馬王子。」

「………」

真的,真的出現了欸。

真正的白馬王子,好帥氣呀。

「DC。」

「嗯?」

「我喜歡你,真的好喜歡喔。」

「嗯。我知道。」

不要讓我到時候離不開你啊……這個笨蛋。

「那你會喜歡我嗎?」

DC沒有回答,只是看著他。

「……再說吧,笨公主。」

他這次吻了嘴唇。嗯。甜甜的。



((吐槽: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這不是吐槽
霸氣DC好帥喔!(雖然這個版本的個性跟無盡比較像(








08
【BMxRF】


痛楚化作洪流,在身體各處竄漫。毫無燈光的密室內,眼前一片灰暗。

「唔嗚……嗚嗚……」

全身被緊緊綑綁在木製的檯子上,無法動彈。內臟像是被翻攪的噁心感,衣物磨擦的聲音令人作嘔,使他強烈地想吐卻吐不出來。

淫糜的黏稠水聲有規律地作響。那摻雜著痛苦與歡愉的折磨,他毫無氣力反抗。被布條封住的嘴溢出支離破碎的呻吟,唾液浸濕了下巴至脖子。

本該閃耀的琥珀色眸子,如今只有肉慾的黯淡色彩。

「唔唔──嗚嗯──!!」

到達已不知是第幾次的高潮,壓在他身上擁抱他的男人毫不留情地發笑。那笑一點也沒有情事過後的溫暖,只有冰冷又殘酷的嘲弄,侮辱,玷汙,與鄙視。

「呵哈哈哈哈──老闆這次給了我很好的褒獎呢~你這傢伙,真的是那個被稱為『黑鬼』的男人嗎?啊啊真是……」

話還沒說完,身旁又有兩三個男人的聲音靠近,開始低級地起著鬨。

「欸欸,你廢話很多欸,都三次了,該換人了啦。」

「就是啊,看你一副滿足的表情,上這傢伙真的有這麼爽嗎?」

壓在他身上的那個男人,稍微動了動下半身後,那兒又再次在他體內擴張。

「都三次了還能讓我硬,你說呢?男人緊得比女人還棒呢!喏,換你試試?」

「到底行不行啊?」

「行啦,我都幫他習慣了!你瞧,他不就一臉陶醉的樣子了嗎?啊哈哈哈哈哈──」

「靠!他根本就是失神了吧!真是沒節操啊!啊哈哈下流死了!」

「也讓我試試傳說中的『黑鬼』的滋味吧!」

「………──」

……

其他聲音,他沒有再聽見。

那是全身都被濁白汙染之後,任由自己墮落的無力。

沒關係……

反正我本來就是沒有未來的人。

這樣卑賤的我,是無法被救贖的純黑色。

我是末日。


---


他們走著走著,無意間找到一間頗具品味的咖啡廳,這裡好像也有提供豐富的早餐,所以很早就開始營業。

「狂鋒……我真的不用吃這麼貴的東西啦,我不必吃早餐,不要浪費錢……。」末日眼看狂鋒就快排到結帳了,於是又再一次輕輕拉著那白色大衣的袖子。

「不吃早餐怎麼會有活力?你去外面和騎領一起等我,我一下就過去。」狂鋒不理他,但也沒有甩開。他自己也很佩服這反常的耐心,換作一般人要是敢亂碰他,大概早被劈兩半了。

「可是……」

「沒有可是,快去。」

「……對不起。」

有時候狂鋒真的不明白,為什麼末日老是把謝謝跟對不起掛在嘴邊。他總覺得所有美好的事都不該發生在自己身上,只要有一點點開心,就會覺得那是奇蹟。

末日並沒有離開狂鋒身邊,但因為也沒嚷嚷著不吃早餐了,所以狂鋒也沒再逼他離開。

安靜個一分鐘後,末日突然又問了奇怪的問題。

「狂鋒……我是不是不要說話比較好?」

從昨晚就一直是這樣,大多是貶低自己又失意不安的問句。狂鋒覺得他很死腦筋,卻又完全無法置之不理。他又摸了摸末日的頭說:「你的話已經夠少了好嗎。想說什麼都可以,就是不要說些唱衰自己的話。」

「那……那──

說吧,說吧。只是把無處宣洩的心情吐出而已。這個人一定會包容一切。

抱著這樣的想法,末日心一橫問了出口。

「我可以……待在狂鋒身邊嗎?」

早晨的咖啡廳很安靜,末日的聲音卻小到狂鋒都快聽不見。

「……你想待多久都可以。」

在心中猶豫了一瞬間,最後,他還是回答了。



((吐槽:其實RF不該這麼弱氣的,但
我只想說RF被輪姦我真的他媽超爽(此人已無良知
以下不重要(。
『黑鬼』是當時腦殘幫RF亂取的假名,但是我後來長大才知道美國佬都這樣叫黑人(有鄙視意味)你們可以把這邊的黑鬼翻成日文的『Kuroki』會比較正經一點(ry








09
【ISxLK】


「其、其實我,很喜歡吃甜的東西,可是……可是這樣感覺、很像小孩子。」

騎領越說越小聲,最後眨了眨紅琉璃般的眼睛,低下紅到耳根的臉。

不必說,無盡此時心中的反應當然是『好萌啊臥操!!』然後感受著一股熱力往下半身流。沒辦法,男人是可悲的生物,慾望總是在無法滿足的時候來。更別說以前幾乎每天來一次的無盡,現在直到老哥回應心意之前都必須飢渴。

他甩了下長瀏海便恢復笑容,輕輕牽起騎領的手。後者在被碰觸時輕顫了一下,但並沒有反抗。

這是代表,自己正在漸漸被接受嗎?

「騎領,你還記得嗎?我小時候很喜歡吃巧克力。你是什麼甜的都愛吃,但我就是特別愛巧克力。」

騎領的輕笑自鼻腔顯露,他沒有說話,卻稍稍回握了無盡那溫暖的手。

「爸爸還說過我們這樣一定會一起蛀牙,變成一對都有蛀牙的雙胞胎。」

「……對啊。」

聽著騎領說這些,感覺遺失的兒時回憶都會像碎片一樣,一塊一塊,緩緩地找到屬於自己的地方。

「你還記得當時我說了什麼嗎?」

疑惑地看了看弟弟,騎領花了幾秒很努力地回想,卻還是一點頭緒也沒有。此時他痛恨著那毫無理由的記憶缺陷。

「對不起……我忘了……」最後還是只得坦承道歉,一股苦澀的歉疚湧上喉頭。

那明明是最珍貴的回憶。

「哈,不必道歉啦!」

可是無盡還是不怪他,露出了如暖陽一般的燦爛笑容。那使騎領的身體稍微熱了一點,有種緩緩被吸去哪裡的感覺。

無盡鬆開了牽著的手停下腳步,無視來來去去的人群,撥開哥哥的額髮就落下一吻。

被這舉動嚇到的騎領短鳴了一聲。櫻紅的雙頰,睜大的漂亮眼睛,搭著暗紅的髮色,看起來更為可人,那是無分性別的惹人憐惜。他沒有多做抱怨或怒罵,因為胸口又有什麼奇異的感覺出現了,他從來都沒有嘗過。

和他自己相似卻更爽朗的嗓音,緩緩地組織出一字一句,那顯示出無盡有多認真、斟酌其詞。「當時我說~如果哥哥的牙齒蛀掉一顆,我就把一顆分給他;全部蛀光光的話,就全部都給哥哥,這樣哥哥就能繼續吃糖果了。」

一股燥熱後啞口了幾秒,騎領才勉強做出回應,縱使那很明顯就是在掩飾害羞。

「呵哈哈…小孩子好傻喔,牙齒怎麼能送給別人呢?」

這種感動到快融化的感覺……真的,太難為情了。

從小無盡就對他死心塌地了……從出生,不,從靈魂相遇之前,他們就注定是一對了。這種本應不切實際的感受,在兄弟倆重逢之後,以數倍的速度在他們心中根生蒂固,彷彿是再理所當然不過的事實。

「也是啦,畢竟當時還小啊。不過就算是現在,我也是真心想讓你甜蜜蜜的喔。」

「那、那就把糖果拿來啊。」

故意忽略那話中話好像還是沒用,無盡依舊是一臉調皮地笑了起來。那笑容總是很痞,帶有惡意的玩味,但在騎領面前,好像又多了什麼東西,能讓胸口雖微疼卻盈得滿滿的,變得好溫暖。

「用kiss來換。」

「什、什麼啊!笨蛋!那我還不如自己去買──唔唔!」

忍不住反駁的騎領又被堵住了嘴,比前兩次都還要甜蜜好幾倍的吻,在四片唇瓣間蔓延。

一塊又酸又甜的硬糖被無盡用舌頭推進口中,吻便隨即結束,發出了啾的一聲。

「無無無──無盡!!」突然意識此處是街道中央,再想到口中糖果的來處,騎領不禁臉紅到快要冒煙。但這副模樣倒是讓無盡看得很開心。

「哈哈!別害羞啦!大家都在逛菜市場,沒人看這邊~」

「你真是──就算如此也太那個了!笨蛋!」

什麼嘛!居然是草莓糖果……這滋味為什麼和胸口的感覺有點像呢?

熱鬧的班德市街上,人來人往。有兩道互相打鬧的紅色身影特別突出。

一對任何人看了都會心一笑的,完全契合的雙胞胎兄弟。

他們的相處在常理與悖德間,曖昧地載浮載沉。騎領不知何時才會明白,其實那就像酸酸甜甜的草莓一樣,那是戀愛的味道。



((吐槽:我不相信兩個紅毛的大男生在大街上喇雞不會被任何人看到。
但是跳過BUG這段還是萌萌ㄉ,把IS換成RS來理解會更好(說好的主CP








10
【RSxLK】


「喔?為什麼我非得幫你?」

符文又一次的狷傲態度,讓騎領不禁動了怒氣,大聲地回話道:「你也是『艾索德』不是嗎?既然我們都是一樣的,你一定也和我一樣,想幫助更多更多的人啊!這還需要理由嗎?」

這個人是怎樣啊?為什麼這麼無禮又沒有正義感?他真的是我嗎?

靜了幾秒,符文才用雙手摀住自己的眼,出聲回話。

「──你這個永遠被矇在鼓底的人又懂什麼了啊,誰和你一樣了?少在那裡自以為是地教訓別人。」

很難得才被激起的怒意,在聽見這句話之後又被澆熄了。

參雜著不屑、悔恨、嫉妒、憤世嫉俗、以及欣羨的,孤傲的語氣。既冷,又莫名令人心疼。

「有閒工夫替人著想,不就代表你一直都很幸福嗎?順遂地活著,照著理想的道路發展、成長,你有沒有想過,自己現在這種光明的模樣,若是反面的話會是什麼樣子?」

這個人,有發生過什麼事嗎?任何身為「騎領」的自己所不知道的事。

他有他的傷痛。

「騎士是多麼風光又榮耀的職業?代表著帝國,代表自己的家園,這樣的你才不知道,地下的、只能在暗地生存的罪犯們有多痛苦。對吧?你們這些軍人,只會認為對就是對,錯就是錯,正義就是該如何如何,你們從來都沒遇過逼不得已的事,所以當然不懂。」

「………」

雖然內容充滿著怨懟,但符文的聲音一直都很冷靜。冷靜到會讓人不明白,他正盡最大努力在說出自己的陰影。

但是同樣身為艾索德的騎領知道。他知道「另一個他」正把自己的傷口挖給他看。不曉得是不是因為這樣,騎領感到胸口異常地不安。他本來就很不會處理感情的事,根本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此時符文從他腿上爬起來,那凌亂有形的頭髮湊得他好近,近到輕輕搔著他的眉頭。

原來後面還有一條長馬尾……。

「騎領。」

「……?」

「抱歉。……忘掉我剛說的話吧。不要再接近我了。」雖然我們勢必會一直糾葛。「在我身邊,只會讓你不愉快而已。」

嫉妒你的完美、你的善良、你的純潔、你的正義、你的光明、你的大愛。這樣的我,在把你也毀掉之前,不能再貪戀你那雙翅膀了。不能讓你也染上血,不能讓『艾索德』這個人完全摧毀。

騙人的。我好想毀了你啊,想要想到快要瘋掉了。可是,那是不行的。

「我才不會覺得不愉快。符文,你不要說這種話。」騎領微微皺眉,想伸手拍符文的肩膀,力氣卻還未恢復。

「你不懂。不要想接近我這種地下社會的人,我和你的世界不一樣。……當然也不可能幫助你。」不過,無法幫助的原因是因為格萊夫,符文並沒有說出口。

這樣就好。

在我壓抑不了這股衝動之前,快點離我而去吧。

我的光明。

騎領看著符文渾身烏雲的模樣,終於還是忍不住開口激勵。

「聽我說,那個……真正沒救的人不會知道自己已經墮落了。抱歉……我知道這樣很像在說教,但我真的不希望你就這樣放棄……符文,既然你羨慕在我身上的光明,為什麼不試著改變自己呢?」

如果話可以再說得更漂亮就好了。不知道鼓勵有沒有好好傳達,會不會讓他更反感?

此時符文從鼻腔發出「哼」的一聲,冷冷地笑了。

「……你還真是……為什麼老要這麼純真呢。」

「什麼──啊!」

騎領都還來不及理解符文的話,也沒看見符文的表情,下一秒,他就被撲倒在沙發床上。

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那粗暴的吻就撲了上來,撬開牙齒,舌頭入侵。混亂地被攪拌著柔軟的內部,熱度居然也一點一點的聚集。

「嗯……嗯嗯!嗯啊、唔……」

身體使不上力氣,除了就範沒有其他選擇,腦子也一片混亂。騎領完全搞不清楚符文的動機何在,那就像理性被剪斷似的行為,理由不明,原因也未知。

「唔、嗯嗯──哈啊!」

持續不知多久,總算鬆開嚙咬般的啃吻後,符文在騎領的唇上留下一條細細的銀絲,垂至頸項。接著撥開他的薄上衣,捏住那對硬起的乳尖。

「等、等等、符文!你要幹嘛──啊!」被施力過後,騎領才知道自己的乳頭居然敏感成這樣。「啊、哈!符……文……不要、不要搓那……啊!啊!為什麼……」好熱、好癢。騎領感到自己的乳頭開始漲痛著。

因為我說錯話了嗎?

「因為你在誘惑我。」

「什、啊!我、我才沒…有…!嗯!」

「我明明要你別管我的。幹嘛還帶給我希望?欸,幹嘛還讓我更想愛你……?」這樣,不就停不下來了嗎?「你知道我越是愛你,就越想殺了你嗎?」符文微微地皺著眉,一直很冰冷的雙眸染上了些許慾望,更用力地掐緊那粉色的椒乳。

「啊、啊啊!不行!哈嗯!!」

「我才不只是羨慕而已,騎領。我好嫉妒……我好愛你,又好恨你……吶,你懂嗎?你才不懂。所有的完美都在你身上,我只是一具備用的失敗品……這樣的你擁有美麗的翅膀,而我卻註定永遠都只能與血共舞……!」

符文到底在說什麼?身體好怪,不能再繼續下去了……

就在此時,艾文的臉蛋浮現在騎領的腦中。沒有任何原因,讓他的心揪得好悶好痛。

──無盡……

『你是我的,騎領。你的全部都是我的。』

就算一直不敢說,聽到無盡對自己說了這句話,他的心其實好暖好暖,覺得好幸福,害臊得全身彷彿起火,想一直讓無盡陪在身邊。可是現在──符文的暴力,和無盡對感情的執著是完全不一樣的。

如果不是無盡的話……如果不是自己喜歡的人的話,這種事就是一種痛苦。這不就和末日哥被做的事情一樣了嗎?

啊……

原來,原來我早就……已經開始喜歡上無盡了嗎?

眼淚不自覺便流了下來。騎領好氣自己的沒用,就算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自己背叛了無盡。這副被珍惜著的身軀,竟如此不堪地被另一個自己玩弄著。無盡是不是會瞧不起這樣的他?

「啊、嗯!嗯!啊……不、嗯!」

搓弄茱萸的手指停了下來,變成用嘴吸吻、舔拭與輕咬。騎領感到刺激更加激烈,越是想推開就越是感到沒力。

「啊啊!嗯!」不行……不可以叫……可是──「嗯啊!不、不行、啊啊!」

又酥又麻的甘美電流竄過騎領的背脊,若是再繼續出聲反抗,只會讓更多吟叫流洩出來。他只得漲紅著雙頰,死死咬住嘴唇,破了皮滲出血也不管。

「哼。真的是第一次嗎?還挺有天分的啊。」符文冷笑了下,邊吻遍他胸口邊道:「反正都抓你來了,我本來也有這個意思……不如就先嚐看看吧。如何?也許之後我可以考慮幫助你喔。」

不要,不可以。不要汙辱騎領、別讓他離自己更遠……不要毀了他,我只是想愛他而已。

「要被我侵犯還是被我殺,你就好好選一個吧。我一定會,扯下你的翅膀。」

不,不對啊。

我 ‧ 果 ‧ 然 ‧ 還 ‧ 是 ‧ 想 ‧ 毀 ‧ 了 ‧ 他。

「──符文!那裡、不要!!」

褲子拉鍊被硬是扯下的聲音,和某人響亮的怒吼聲重疊在一起。



((吐槽:(゚∀。)...
RS病病的個性真的怪怪的...是說我好像是開了首例把RS弄成病嬌
雖然這劇情我也不是不可以








11
【IS>LK<RS】


「你們說明的時間也花太久了吧。重點不就只是把魔族毀掉而已嗎?」

綁成細馬尾的紅髮、黑色背心、白色長褲……另一個艾索德就這麼無預警地出現了。

「符文……你這混蛋!」無盡激動地想上前開扁,騎領才壓著他的肩膀搖頭。

「這傢伙就是符文?……也和騎領差太多了吧?」DC忍不住評論道,狂鋒也贊同:「倒是和無盡有幾分像。」

「哼,別把我和那傢伙混為一談。騎領說什麼都是我一個人的。」符文傲慢地瞟了瞟眾人後,將目光落在次元身上:「愛莎,妳倒是和上次沒怎麼變嘛,過得如何?」

「至少比你亂殺人來得好多了吧。」次元沒好氣地回道,逼自己無視大家疑惑的目光。

「好~好~我不想打擾你們敘舊喔,不過還是解決魔族比較重要吧?這也是你們的目標之一不是?」格萊夫說,看了看騎領怒瞪著自己的雙眼,又感到特別的興奮。

「欺騙我們之後又想利用我們,你還真是個人格優良的人啊,格萊夫。」就連溫柔的風行也怒道,她知道現在最不好受的就是騎領了。格萊夫也不要臉地回:「能讓精靈這樣稱讚,我還真是備感榮幸啊,呵呵呵呵~不過,我知道你們不會拒絕我的,對嗎?」

「喂,所以符文是來幫助我們的嗎?不要開玩笑了。」無盡這時仍不放棄死瞪著符文:「要是你再對騎領出手,我就宰了你。」

「讓騎領自己選吧。」符文也毫不退讓地回嗆道,兩人之間瀰漫著濃厚的火藥味。

「夠了你們,別吵了。」狂鋒總算是不奈地制止:「搞清楚現在的重點,已經不是要找回失蹤的那些人了,而是阻止魔族繼續出現。再吵下去沒完沒了,快點說該從哪裡開始下手。」現在的騎領太失意,沒有心力繼續統領大家,只好由狂鋒接手。


---


在無盡家的客廳,比前兩天的夜晚還多出了一個人。

「所以我說啊,為什麼符文這小子要跟我們住一起啊?這裡是我家欸!」無盡不滿地大吼,指著坐在沙發上愜意看著電視的某人,對著騎領發牢騷。

「符文之後要和我們一起行動,住在一起比較方便啊。」騎領悠悠地家泡好的咖啡倒入紙杯中,遞給符文:「請用。你喝咖啡會睡不著嗎?」

「沒關係,睡不著的話,我會請你陪我的。」

看著兩人互動如此曖昧,無盡的頭頂都快氣到冒煙了。他走到符文身邊,不客氣地問:「欸,你為什麼突然想幫我們?有什麼陰謀最好現在說清楚。」

「無盡,你這樣很沒禮貌。符文好不容易願意幫我們了,現在要把他當夥伴。」

「夥伴?夥伴會把你的衣服剝開,拚命吻你摸你嗎?」

聽到這句話,騎領的臉紅到像燙傷一樣,他生硬地撇過頭小聲說:「那……那是誤會。」

可惡,居然還害羞?無盡頓時覺得一肚子火都湧了上來。之前是因為騎領是受害者,所以就算再不滿也全吞了下去;但現在騎領對符文的態度實在讓無盡超級不爽,他狠狠轉過身,頸後的長髮帥氣地甩了一下,頭也不回就走向走廊了。

「無盡,你要幹嘛?」騎領也發現他在生氣,不安地問道。

「洗澡。肚子餓了就自己出去吃,不要管我了。」

雖然只相處短短幾個禮拜,但無盡還不曾對他那麼冷淡過,總是一直陪在他身邊,因為他們約定過要永遠在一起。

「小騎,我們出去吃吧?」符文抓了騎領的手就走向門口。

小……小騎?!那是在叫我嗎?

「欸?可是……無盡他還沒──」

「那種愛鬧彆扭的傢伙別管他了,我們回頭再買東西回來給他吃就好,走吧。」

「呃……嗯。」

望著已經鎖上門的浴室,騎領皺著眉心想,還是等無盡氣消了再找他談好了。

此時的符文心裡也有其他的打算。



((吐槽:(゚∀。)....
我真心覺得IS跟RS人格該互換一下ㄌ(゚∀。)





好像沒有了。
《完》




我的吐槽結論:
很多角色的個性都很想修正,但是吃的CP還是一樣的

未來IS的個性大概跟過去的DC一樣,霸氣裡帶著溫柔,嘴壞人不壞(?
RS則是病嬌玩膩了改走IS以前的路線,溫柔裡帶著霸氣(??
LK會改掉明顯的賣傲嬌,讓他更有軍人帥氣禁慾的一面,這樣才有被上的價值

然後DC的話...我還在考慮到底要徹底的溫柔王子路線還是無奈吐槽役
或是面對IP再變王子就好了(
IP方面以後不會讓他那麼花癡煩人,會多一點可愛天然呆的特質
看完西野的DCIP讓我很是猶豫啊...
反正我寫冷CP怎樣都沒差吧自爽用ㄏㄏㄏ(被毆死

BM的話,我會盡量用行動代替言語表現他的紳士氣度←私心
RF改掉弱受的設定,變成鄰家大哥哥,有點健氣又不太健氣這樣(到底尛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我是分隔線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保護當事人故馬賽克處理。



回味過去結束ㄌ,我會認真繼續寫【搞基日常】的第二篇!
最後謝謝大家的支持,包括各種路人和潛水的好友,窩愛你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9001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BL||艾爾之光|IS|RS|LK|BM|RF|DC|IP

留言共 4 篇留言

齊格菲奇恩・高雄尼克

08-15 21:59

夢綾
謝謝~08-15 22:39
點點ヾ(*´∀`*)ノ
噴G液(遭拖走

08-16 01:00

夢綾
我被噴G液了!!!!(一起被拖走08-16 16:59
約瑟夫布萊森
( º º )<_<看完後眼神死的樣貌

08-17 17:15

夢綾
ㄟㄟ什麼態度阿你((用力搖醒08-17 18:27
約瑟夫布萊森
(狗眼被晃掉下來(X

08-18 20:0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lucy4006179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腐向】《艾爾之光》時空... 後一篇:【繪+簡評】井野x小櫻♥...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olanncolann
【繪圖創作】【科嵐實驗室】九週年! 2024/4/1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5909407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