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6 GP

第四章1  『回歸的地方』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8-15 03:53:29│贊助:1,097│人氣:35216


─────不湊巧的陰天,彷彿反映了昴現在的心境。
庫珥修宅邸前並排著六輛龍車,其中從羅茲瓦爾領土一起逃出來的阿拉姆村村民已經坐上了龍車,最後一輛沒人坐的龍車是為昴和愛蜜莉雅特別準備的。
路很長,沒有和小孩子一起同乘走兩岔,一路上和愛蜜莉雅不得不說的事堆積如山,就連昴『她』和孩子們一起呆久了反應遲鈍也不無道理。
「我好寂寞啊」
靜靜地眺望龍車隊列的昴的背後傳來聲音。
在脖子轉過去前,昴看到的是庫珥修。被濕潤的輕風撫摸著長綠的頭髮,閉上眼睛的她撓著昴的頭
「長居了這麼久一點進展都沒有,一直放棄照顧沒有辦法。─────真的,應該好好靜養了吧」
握緊拳頭,昴一邊鑒於自己的健康狀態一邊苦笑。回想起來當初,昴為了恢復惡化的身體而來到這個宅邸的。那裡有羅茲瓦爾的介入,雖然有些生氣但那個小丑的願望完美地達成了。原則上那個願望也是以被踐踏的方式達成了。
「菜月·昴先生有那個意思的話,在我家一直呆著也沒關係的……那樣也說不出口吧」
「你的好意我很高興,雖然有很多學習的東西,但是這邊也必須收拾掉堆積如山的課題。白鯨的事和『怠惰』的事,彼此的情況冷靜不下是因為帶著整個商人的陣營」
搖頭回拒了庫珥修好意,昴思考著包含由里烏斯在內的安娜塔西亞陣營的事。
現在,只考慮到討伐白鯨和『怠惰』的討伐相關的事情,共同作戰的三個陣營,權衡戰果和損傷的話的她是完勝的。
討伐白鯨四百多年建立偉業的庫珥修陣營─────但是,當主庫珥修也不能輕視損傷情況。
主要討伐『怠惰』的昴他們────愛蜜莉雅陣營也這是一樣,熟悉狀況的羅茲瓦爾不在並不是好兆頭。損傷也是,雖然對庫珥修陣營不是致命的,但是對昴來說卻留下了很大的傷痕。
候補者和騎士失去了一部分傭兵團,雖然戰力健存的安娜塔西亞陣營主要討伐哪邊說不上,但是發揮了巨大作用而且少損傷這樣的高分配。
之前的損傷─────對於這次大小的功勞,相比其他兩陣營在大庭廣眾下毫不猶豫公開的時期,沒有那個大。
所以,為了牽制安娜塔西亞,和庫珥修陣營保持密切的接觸是必要的。對於那樣判斷意圖的昴,庫珥修懶洋洋地歎息。看著那個動作皺眉的昴,她僅僅露出害羞的表情揮動著「不」的手
「真像她的態度啊。不僅對有大恩的人幫助,還對不足的自己感到羞愧……」
「對於貸借就立即還清的人是輕鬆的對手,自己這麼辛苦的時候不用費心了。而且也收到了不錯報酬呢」
畢恭畢敬的庫珥修一邊說著,昴偷瞄了其它隊列的龍車的前頭。與其他的龍車比起來裝飾過多的是VIP待遇的高品質車輛,拉著那充滿榮譽龍車的地龍─────
「沒有慾望的話。治療受傷的地龍,然後想領回去什麼的」
「生命的恩人……卻不做恩龍麼?雖然交往的時間很短,但經歷死亡線的次數搞不好是我人生最多的夥伴這樣的。今後和我一起面對苦難的意義上,我認為帕特拉修也許並不是什麼玩具」
「─────那一點擔心是沒用呢」
地龍─────帕特拉修一邊斜視昴的言詞、柔軟地投以否定的是威爾海姆。確認了帕特拉修拉龍車情況的老劍士,用打招呼的方式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地龍之中難以取悅的戴亞娜種,呈上身體乘坐用手保護是非常罕見的。昴殿下十分地受地龍喜愛呢」
「雖然沒有大不了的記憶。白鯨戰前說選擇自己喜歡的地龍的時候,突然就選了這傢伙了」
說相性很好也是事實吧。這一點也包括在內運氣太好了。假設是帕特拉修以外的地龍組合的話,對於白鯨戰也是之後和『怠惰』的戰鬥也是,無法想像這是生命的羈絆。也就是
「我的身體已經滿足不了你以外的地龍了…………呀,迷倒男人的帕特拉修!」
用手掌接觸光滑的質感的側腹,賣弄著的昴看著眼珠朝上的帕特拉修。地龍對昴這樣親近的行為用心底厭惡似的眼神看著這邊,搖晃著身體打算戳昴的手。
「好危險啊!為了掩飾害羞你也太過分了吧。戳傷手指之類的,是初中中二地用抹布以來的心跳加速喲!是很輕的創傷哇!」
「只是地龍開的一點玩笑吧。那樣和睦地爭論正是不動搖的信賴關係啊」
「看起來像爭論嗎!?我覺得只是我單方面的閒聊,帕特拉修用身體言語拒絕了我而已!」
修羅場不說也能傳達的信賴關係,就像一次悲歎離開的場面一樣。高傲的小姐的對象也是意外的麻煩啊。不過,一副冷淡樣子最後還是讓我摸。不管怎樣
「白鯨討伐的結果既加入了我的名字,也討伐了『怠惰』和保護了愛蜜莉雅碳平安無事。而且也得到了中意的地龍……作為報酬非常好吧」
「討伐了白鯨,能有多大的事,沒有自覺的地方可以說是昴殿下的長處呢。總有一天更加正式一點,世界也會回報那份大業吧。期待那天的到來吧」
「雖然我想不會想那麼大的事情。頂多就當白鯨的鼻尖誘餌到處跑的情況吧?」
對於昴沒有謙讓的發言,威爾海姆用欣慰的眼神看著。感受到那個視線的溫暖和刺癢癢的同時,昴像把這些感慨甩開一樣地搖搖頭
「嘛,先把帕特拉修的事放一邊……和威爾海姆先生也要暫時分別了呢。要好好養傷哦」
「讓你擔心了。─────看來距離要分開了,現在出血就完了。無論如何,和昴殿下林立的日子也會來吧。在那時候」
威爾海姆的傷─────作為上代劍聖特蕾西亞賦予的不會恢復的傷口。在揭開那個舊傷的事情前,威爾海姆的瞳孔中蘊藏了尖銳的眼神。他的意識投向了襲擊庫珥修的大罪司教的『暴食』和『貪婪』兩人上。如果劍鬼妻子的死和白鯨以外的什麼有關的話,最近這兩人是最大嫌疑的。昴和威爾海姆一樣對『暴食』有著強烈的憎恨,總有一天會敵對的大罪司教。如果可以的話不想和他們集團裡的人見面,但『暴食』是兩碼事。只知道立場上必須要打倒大罪司教,從那裡奪回許多的東西。庫珥修的記憶也是如此,更重要的是─────。
「昴卿。雷姆醬,因為固定了想要確認」
說著,從龍車探出身子的貓耳人─────菲莉絲。帕特拉修拉的龍車中,從那裡露出臉龐跟著昴的龍車接近,從裡面窺視。車內一個弄毀了的座位上,看到了睡在簡易的臥舖一個少女。不是看慣的侍者服,而是水色的薄衣裹身,青髮的少女。不會甦醒的長眠,被忘卻了一切的少女。喜歡昴,昴也愛著她,應該是那樣想的少女。
「別被抖下來啊」
「那邊應該好好注意一下的。可以癒合傷口的治療師麼?雖說是這樣,雷姆的外傷自己早就治癒了,很難稱得上是病人或者患者啊」
昴眺望著她沉睡的臉,菲莉絲的語氣比較輕率。但是,那個側臉與平時裝糊塗的態度劃著一線,他深感自己的力量不足的痛切。不過,痛感那個無力的理由不是因為雷姆,而是他的無類主人的原因。
「真的要帶回去嗎?」
「帶回去喲。在這裡靜養也不能治好……不,現在並不是挖苦你」
「我明白了。昴卿,性格還沒有這麼壞喵」
幫昴的緊張方言圓場的菲莉絲苦笑。這樣,然後馬上他的瞳孔變細了
「而且」
用手指著昴
「雖然雷姆也是,但更大的問題在於昴卿吧」
「我?」
「是哦,在裝糊塗。門,還不能勉強喵?治療途中魔力也大量地流失了,門的出入口應該有一點損傷喵。身體感到無力嗎?」
對菲莉絲的提問昴轉動著脖子和肩膀。轉動著,咕魯咕魯地,並沒有看到外傷治療結束後身體不適的樣子。然後跳了一下,也並沒有其它特別擔憂的問題。
「喵、沒有問題了。本來,似乎用了沒有使用的部分。門姑且不論,沒有平時一樣使用魔法之類的痕跡」
「不是魔法師而是人類的想法喵。如果是菲莉醬的話,只有緊急事態才使用魔法喵……嘛,這就好了喵」
對於滿不在乎危機感的昴來說,菲莉絲好像放棄繼續追究的樣子,只是,他的用碩大的瞳孔打量著昴的頭和脖子四周
「但是,不能勉強在繼續了喵。雖然打算把昴卿身體中的毒素排除,但因此受傷的門就會破碎治不好了喵。踏踏實實地用時間恢復,兩個月後再看情況吧喵」
「兩個月啊。對於十七年沒有使用魔法的人太簡單了喲」
等診斷後再說俏皮話,原來還沒想到來到這個世界還沒經過兩個月。以體感時間來說差不多過了四個月了,然而實際的時間卻只有一個月半─────感覺十分長遠。想到那之前發生了很多事情,靜養兩個月的話是哪個難度呢?自己也不是很明白了。
「嘛,雖然總是被騷動捲進去……好像,現在的我也發言Flag沒有變糟吧!?皮孔似乎也聽到了喲!」
「太可惜了喵,治療頭部的是菲莉醬,是業餘的喵」
反省了自己發言的昴,菲莉絲的反映變得冷淡了。聽到之後,昴也判斷差不多該結束話題了。想了想後,昴向菲莉絲伸出了手。
「喵?」
「沒,受到各種各樣的幫助卻沒有好好地感謝。治療我的身體也是,說白了白鯨和『怠惰』的時候也是沒有你們的話就會有很多亂來的情況了呢。……雷姆的事也是非常感謝」
「……那個,我並不覺得諷刺挖苦什麼的喵,只能這樣了喵」
「我的技能,『筆記·空氣·閱讀』發動了。忍不下去了」
雖然是坦率的禮儀之情,菲莉絲好像很中意的樣子。不過,那個心情已經傳達到了吧。菲莉絲握回伸出的手,好好的握手儀式成立了。就這樣,摸一下他的手掌
「纖細的手,小小的手。硬硬的像男人的手指……想成為那樣的展開,也沒有那樣的事啊」
「這麼完美可愛穿著的菲莉醬,那樣失望的展開才不會有喵?體毛也好皮膚也好都是天然的」
舉起了握住的驕傲的手,從裙子露出了白色的大腿。露出的美麗的大腿,昴洩氣地垂下肩膀
「但是,他是男人」
「沒錯,菲莉醬身體和心靈都是男人」
「那個自負的毛病還是那個樣子啊。然後,作為男人怎麼樣?」
那軟軟的樣子作為男人絕對不允許─────沒有說昴是前代的打算,至少菲莉絲舉止有男子氣概是走在相反的極端的道路昴也是明白的。那樣的昴提問菲莉絲將手指貼近嘴角,煩惱地扭了扭腰
「因為,庫珥修大人說這個樣子適合菲莉絲醬。那個歸那個,這個樣子更和靈魂的光輝相配。對於庫珥修大人的話,菲莉醬只能全身全力地回應」
「但是那個……」
現在的庫珥修並不知道,在途中放棄。那種事,就算昴不說菲莉絲也知道。即使說了也只是受傷而已,比起自己對她做嫌棄的事也都是謬論。就像知道雷姆的事一樣被提到自己就會焦躁,菲莉絲也不想聽昴這樣的話吧。
「─────卡爾斯騰家會變成什麼樣」
「……誒?」
突然,那個強烈地敲了沉默中的昴的鼓膜。安靜的,冰冷的,感情凍結的聲音。那個是誰的東西,到現在為止,儘管在眼前聽到那個也太遲了。低著頭的菲莉絲的表情,從額頭下落的劉海既沒有妨礙也沒有酷酷的感覺。保持著這個姿勢,菲莉絲緊緊地握著昴的手
「只有昴我一定會保護的」
「欸,菲莉絲?」
「所~以~說」
在說不出話的昴前面,菲莉絲突然伴隨著興奮的聲音抬起了臉。那裡寄宿著與平時惡作劇的目光不同,現在一瞬間變成了像說謊一樣的樣子。
「昴卿也要遵守約定喔?不然的話,身體中的魔力就會暴走而死喵」
「別笑著說可怕的事情啊!還有別威脅同盟對手啊!」
「比起威脅,更像死刑宣告?」
「更壞了啊!真是的」
甩開握著的手,昴轉向菲莉絲的背面。偷瞄了下有沒有因為現在的吵鬧而變化的雷姆─────那個淡淡的期待。吐著小小的歎氣,忘記了背叛的期待。在龍車外面,那裡正好是從房間裡抱著行李的愛蜜莉雅和庫珥修他們的說話交談的地方
「啊,昴。雷姆的床,好好地準備了嗎?」
「嗯,菲莉絲準備好了。這樣我和帕特拉修的絕妙組合也追得上木下大馬戲團了」
「雖然不是很明白,但感覺是非常糟糕的大馬戲團呢?」
「太可惜了。心臟撲通撲通期待著愛蜜莉雅碳的吊橋效果的」
命名為『在自己的車上用生命的危機示眾,這個心跳加速難道是戀愛!?』的作戰這個自導自演那樣的策略。不管怎樣,從愛蜜莉雅的口中聽到『雷姆小姐』這個稱呼,無法認清疼痛程度的刺痛在昴的心中揮之不去。愛蜜莉雅的眼睛一瞬間,仔細地看著閉上了俏皮話嘴巴的昴。不過,在她說出口之前,從昴的背後出來的菲莉絲
「那麼,龍車也準備好了。佔用那麼多時間有點依依不捨啊─────庫珥修大人,最後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嗯,是呢」
分開的菲莉絲向主人的方向出發,庫珥修邁出向這邊步伐。雖然對上頭失禮,和菲莉絲一樣從龍車下來的昴走到愛蜜莉雅的身邊。就這樣進入了兩人的視線,庫珥修大大地吸了口氣,手放在胸前、
「首先,雖然重複了好多次,對兩位深表謝意。就像我失去的記憶和生命的羈絆。失去記憶前,我的希望和兩位能聯繫在一起合作。非常感謝。」
「不,不……我沒有一樣值得庫珥修大人感謝的東西。我在這幾天的事件中幾乎都被排除在外……」
「嘛,實際上愛蜜莉雅碳是兩手空空呢。但是,我有好好地活躍所以安心好了。我的功勞也是我的愛蜜莉雅碳的東西喲」
對於誠惶誠恐的愛蜜莉雅,昴輕鬆地拍著胸口說道。聽到這個,愛蜜莉雅斜視著昴的額頭
「謝謝。─────雖然我不記得有成為昴的東西」
「咕。趁亂給第三者聽的策略被看穿了……!?」
「因為沒有疏忽大意。……啊,話說對不起」
拋棄了按住胸部喘大氣的昴,愛蜜莉雅向庫珥修謝罪。但是,看著庫珥修他們兩人那麼愉快的交流
「不,關係好到令人羨慕啊。我也要快點和以前的菲莉絲和威爾海姆一樣融洽呢」
「菲莉醬呢、對庫珥修大人一直是身心全開的狀態喲」
把兩手貼到臉上,扭扭捏捏的菲莉絲說道。昴無視背後像章魚一樣扭動的偽娘,而面無表情的庫珥修露出少女一樣的微笑接受了
「近期一定會再見的。愛蜜莉雅大人和菜月·昴大人像天長地久親密地交往一樣呢」
昴認為那是沒有夾雜謊言,她的真心吧。就算失去了記憶,她心中的高潔並沒有失去。和誠實兩字相稱的她活著的方式,沒有半點虛偽和裝飾,清楚地傳達到了。愛蜜莉雅吃驚地睜著眼,微微地顫動著嘴唇
「我……和庫珥修大人一樣是對立的候補人。即使結成同盟,總有一天也會回到競爭的立場」
「嗯,也是呢。愛蜜莉雅大人是對立候補的話,我也不會認輸好好努力的」
「即使如此,我也是半妖精,還是銀髮的,不感到可怕嗎?」
「愛蜜莉雅碳,那是……」
昴想去阻止那個不必詢問的問題。但是,愛蜜莉雅的側臉寄宿著認真和拚命,明白那個的昴也說不下去。愛蜜莉雅認真地提出了這個問題。知道她一部分想法和身份的昴,無法輕易的闖進這個問題中。而且,昴也知道和這個問題對峙的人庫珥修·卡爾斯騰。─────沒有必要阻止,沒事的。
「靈魂有它存在的價值。對自己而言,對他人而言也是。有過著耀眼生活方式的人,也有對靈魂感到羞恥而活的人」
「─────」
「就像以前我的口頭禪一樣。該怎麼說……像這樣客觀地聽著,是相當哲學的發言呢」
庫珥修用手捂著嘴角,笑著扼殺了自己的過去。聽到這個,愛蜜莉雅一臉懵比沉默著。
「愛蜜莉雅大人對自己的生活方式感到羞恥嗎?」
「……我,不認為。周圍怎麼想也好,只要不被自己討厭,就這樣想著生存下去」
「那麼也沒有什麼後悔和恐懼了。磨練自己,不斷努力,堅持自己應有的─────你,擁有美好的靈魂」
微笑著,庫珥修放在胸前的手伸向愛蜜莉雅
「與你相識,我感到很高興。恐懼什麼的從來沒有過」
「─────!」
愛蜜莉雅咬著嘴唇忍住心中的痛楚,俯視著伸出的手。庫珥修一點也不著急,靜靜地等待著她的動作。不久,愛蜜莉雅戰戰赫赫的手指纏繞著她的手,溫柔地握手。
「請保重。期待不久又能和您見面」
「我也……不,我也是,下次我會筆直地站在庫珥修大人的面前。在此之前請保重」
兩個王選候補者彼此約定,發起奮鬥的誓言。在一邊看著兩人對話的昴的心中充滿了成就感。那是昴用痛苦,掙扎,受傷好不容易換來的形式之一。將一切都完美地達成是不可能的。
「想要那樣解決事件而忘記悲傷表情的理由,不是你的錯噢,我」
偷偷看了看龍車,昴眼裡浮現出沉睡的少女的身影。那個應該祝福的場景,雷姆是不會原諒朝下看的自己的。她也不希望那樣做─────想到這個,我很自私吧。
「菜月·昴先生也是,請保重。衷心祈禱你今後的活躍和……她病情恢復」
「我大活躍的事,還是沒有比較好。……說實話,我只是借貓的手當最終手段沒用的男人。關於雷姆的事,對庫珥修大人來說也是外人的事。一定會做點什麼的」
昴也一樣伸出了手,對於握手的形式感到害羞的昴,像誤魔化一樣和她的手掌重合。輕輕的聲音響起,於是昴和她的接觸也結束了。庫珥修用小小的目光看著彈開的手
「下次再見吧」
這麼說著,主從一起用凜然的態度彎下腰,目送了昴他們離去。

※ ※ ※ ※ ※ ※ ※ ※ ※ ※ ※

在回去的途中,龍車內充滿了沉重的空氣。從庫珥修那裡得到的帕特拉修拉的龍車是她作為報酬的證明─────裝飾使用高價的東西打造的,內部裝飾艷麗和柔軟座位讓人靜不下來。寬敞的車內容納十多名乘客也很有餘,實際上這個空間三個人的話應付不了也是理所當然的。現在,在車內有保持沉默的昴和愛蜜莉雅,還有陷入昏睡的雷姆。在睡美人的旁邊昴沒有心情離開那個場合,愛蜜莉雅也無意識的關心著雷姆而沒法開口。結果,只有尷尬的氣氛。
「─────唔」
這樣不行,交叉著胳膊的昴思考著。就算是喧囂的話也好,有很多不得不說的話題。今後王選的立場也是,本來庫珥修結成
同盟的這數日間,彼此間的情報交換也不是沒有。關於雷姆本人,除了昴以外沒有任何人記得的現在在宅邸會被怎樣處理也很糾結。拉姆看著長眠的雷姆,只是想想要說什麼,背部就會滲出寒氣。當然,這是不可避免的。
「雖然知道你很擔心,和小鬼呆在一起的話心情可能多少會好些吧……」
返回羅茲瓦爾領地的龍車群中,當然也有同乘回村子的孩子們。現在,孩子們應該是和親人一起乘著龍車,那些聽到就感到困擾的話也是村民們帶頭擔心我的結果,看是是適得其反了。那麼,是怎麼回事呢─────昴少有的考慮著前後,抬起視線。
「難道是沒有話題而感到困擾?我受不了這個沉悶的氣氛了啊」
「你進來爽快地說出來啊。話說,在嗎?」
「太過分了!?當然在的吧!我說到底、什麼條件也好菜月先生也會幫忙的不是嗎!?」
反應過激唾沫橫飛的是露出臉的奧托。駕駛著龍車的他在車和御使室鏈接口斜著臉,在安靜的車內爆發了。對於奧托的話,「啊──啊──」地不停點頭
「想起來了想起來了。是是,確實想和羅茲瓦爾見面的話啊……但是,該怎麼說呢那個」
「什麼?」
「沒,只是男人跑的話還說得過去,如果對方是羅茲瓦爾的話會是怎樣呢。……啊,我很正常,愛蜜莉雅碳被盯上的會很困擾」
「應該不是那回事吧!你是怎麼想我的事的!?」
「救濟和借貸系的商人?」
「有色文章!!」
從心理感到意外的奧托也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愛蜜莉雅瞪大了眼睛看著兩人的交往
「總覺得……兩人關係很好呢。嚇我一跳」
「喂喂,別這樣愛蜜莉雅碳。比起對錢渴望的亡者一起……我只是渴望來自你的愛的亡者啊」
「亡者!亡者!說起來,我可不是亡者!」
「奧托,你好吵」
昴氣勢洶洶地站在因為胡鬧而歎息的商人前面,抓住了連接口的蓋子。
「啊,等等,你就這樣把我當礙事的人─────」
「沒錯,閉嘴!」
砰的一聲連接口被關閉了,最後叫喊著什麼吵死了的男人也看不見了。沉浸在結束工作後拍打著手昴回過頭來,愛蜜莉雅呆然地看著。
「呼」
「哈哈」
在互相看著對方的臉的時候,突然大笑了起來。就這樣暫時的托付給了笑的衝動,車內充滿了笑聲。接著那個聲音靜靜地淡出,然後收起了那個衝動。
「因為尷尬的氣氛而沉默什麼的,不像我的作風啦」
「是嗯,真不像昴呢。我所知道的昴總是精神的,亂來的,完全不注意我的心情而大吵大鬧的人嘛」
「那個是不會讀空氣卻把把空氣翻譯成風的傢伙啊」
不管怎樣,多虧奧托的存在讓現場的氣氛平定下來是事實。一邊感謝一邊生著氣,在愛蜜莉雅旁邊坐下了。對理所當然坐下的昴,愛蜜莉雅苦笑道
「馬上就坐在旁邊吧,昴」
「喂,坐在喜歡的女孩子附近是理所當然的吧。我只想盡可能的靠近,呼吸愛蜜莉雅吐出的空氣罷了」
「途中從羞恥變成了討厭的感覺呢」
因坦率的好意而紅著臉的愛蜜莉雅,對於後半變態性很高的內容而皺起了眉頭,歪著頭納悶著
「不,你看,我經常想到什麼就說什麼了」
「是呢,昴就是那種人。因為那樣,我一直也沒法好好接受昴的說的話呢」
一動不動的,愛蜜莉雅說著敷衍的話注視這邊。他撓著頭,在她猶豫的時候著是否應該繼續說下去呢
「不需要裝作開玩笑一樣和不能認真的說出來是男孩子的心理喲。我喜歡愛蜜莉雅碳也是,用色色的眼神看愛蜜莉雅碳也是,想要幫愛蜜莉雅碳這些全都發自真心。可以相信我哦?」
「雖然相信你,但是和接受是另外一回事吧?」
「好啊。為了相信,還有這之上的接受,我會努力的」
回過神,發出了相當強烈的發言呢,和別人想的一樣。實際上,被昴那樣說的愛蜜莉雅慌張地擺弄著。表情努力地保持著平靜,臉頰和耳朵泛紅了起來。一定是這樣,沒有經驗應對無條件的好意。當然,昴在說服方面也沒有經驗,所以臉紅了起來。儘管如此
「比起沮喪低下頭,這才更像我啊。對吧,雷姆」
「……剛才說了什麼?」
「想要視奸愛蜜莉雅碳舉起美麗的頭髮」
「就這樣馬上矇混過去。……很在意雷姆小姐的事吧」
打算用俏皮話逃跑的昴被堵住了,愛蜜莉雅清楚地說道。聽到之後昴注視著臥鋪的雷姆苦笑了
「很在意。非常在意。一直想著要做點什麼,雖然一直優先考慮愛蜜莉雅碳……這不是按順序排的。抱歉」
「我也不是一生氣就變討厭的孩子。不會因為那麼重要的事生氣的……那個人對昴來說是重要的人一看就明白了」
昴也一樣,看著睡著的雷姆愛蜜莉雅瞇起了眼。然後她的顫動著嘴唇,猶豫了一會兒
「是喜歡的女孩子吧?」
「喜歡、很喜歡。和愛蜜莉雅一樣喜歡」
「雖然是這樣說……難道昴很花心?」
「雖然想一心一意的,那樣竭盡心力不動搖的傢伙已經沒有血和淚了啊」
想起了這幾天的循環中雷姆那受到的無私的愛。受到這些,為什麼心能不變呢。如果注意到的話,對昴來說她的存在在心中占的比例太大了。
「你以前還說喜歡我的」
「雖然說了,我也喜歡雷姆啊,雷姆的話超喜歡我啊。因為全面喜歡我,覺得很不可思議呢」
交叉手臂,對於無償奉獻的愛不需要抱有任何疑問。交上雷姆這樣的女孩子,自己有價值被那樣愛著嗎。現在也不用想那麼多。雖然想過必須成為和那個價值相稱的男人,對那樣自我評價的昴,愛蜜莉雅放鬆了嘴唇
「有點明白了」
「欸?」
「雷姆非常喜歡昴的理由。一定是在眼前,昴好好地表現了自己的優點呢。有時候昴也是帥的像生病了一樣哦」
「生病什麼的。反對……嘛,雖然做不到」
撓著臉頰,昴撅起了嘴。愛蜜莉雅對那樣反應的昴不予理睬,「對哦」閉上了眼。
「我不會那麼輕易的淪陷啦」
「那才有挑戰的價值。總有一天愛蜜莉雅碳會迷上我,和醒來的雷姆一樣,由我做大岡裁判,啊,想想就好笑!」
和愛蜜莉雅雷姆兩人拉著手,只接受我一個身體。那真的,是臉上表現幸福的景象吧。所以一定,總有一天一定─────。
「直到粉身碎骨為止,一定要拉你們的手」
「雖然不是很明白你想什麼,好像又不得不說─────粉身碎骨什麼的,不需要啊」

※ ※ ※ ※ ※ ※ ※ ※ ※ ※ ※

以那樣的對話為開端,在車內的商量順利地進行了,近用了將近半天的時間緩慢的移動。雖然要商談的事很多,但是時間十分充分。通過彼此之間幾天的情報交換,和奧托敲定了今後的方針。從結果來講
「結果、不合著羅茲親的臉就沒辦法得出正確的方針啊」
總覺得,結論又回到了起點了。總之,掌握著愛蜜莉雅陣營的能力和作戰能力的羅茲瓦爾,沒有他的話愛蜜莉雅陣營就沒法前進了。
「嘛,去聖域的拉姆和羅茲瓦爾會合後,希望會自然地回去宅邸。首先先打他一拳再說話」
「對邊境伯還是僱主相當有攻擊性呢,菜月先生」
「我也是有權利那樣做的,不這樣做的話我就像一個犯了無法原諒的罪孽的傢伙一樣」
回想起羅茲瓦爾的所作所為,昴也知道打一發完事是多麼穩當的判斷。愛蜜莉雅也沒打算阻止振奮的昴,哪怕「一發」的話也好。不管怎樣,商量就這樣統一了。在領地商量後,穿過森林回到了村莊。─────馬上,昴就察覺到了異變。見慣的村子的風景中,被貝特魯吉烏斯侵略後沒有任何人的氣息,讓居民們去避難後的煞風景,連討伐隊的身姿也沒有的現在比以前更冷清了。如果要詳細說的話,連村民們回來的跡象都看不到。
「看來誰也不在啊,菜月先生。並不是荒廢了,而是誰也沒有回來的感覺」
從龍車下來和村民們繞了圈村子的奧托說出了感想。在其它討論組的昴看到,表示遺憾的同時也表示相同的意見。也太過安靜了,以前貝特魯吉烏斯用手屠殺村民的記憶襲向昴的全身,昴確認了這個想法。但是,卻產生了另外的問題。
「拉姆所說的『聖域』從這裡出發好像要七、八小時……比起留在王都三天的我們還要晚回來是怎麼回事?」
「是因為沒有把握成功討伐魔女教派所以警戒著嗎?」
「拋棄領地的羅茲瓦爾?我估計是『怠惰』和羅茲瓦爾正面對抗的話十有八九是羅茲瓦爾勝利。不正面對抗是『怠惰』的打算吧……就算是那樣,也要偵察吧」
能上天的羅茲瓦爾的話,偵察自己被襲擊的領地也是輕而易舉的,如果有那意思的話。掃除了魔女教後應該確保過宅邸周圍的安全才對。如果沒有話
「採取了慎重的措施麼……」
「難道『聖域』也發生了什麼……?」
昴和愛蜜莉雅的意見一致,互相點頭。反正,不能確認『聖域』的情況的話是不知道情況的。兩人擔心著『聖域』的情況,村民也擔心著村裡的情況。總之,和拉姆同行去『聖域』的村民有六成。堅決主張和愛蜜莉雅同行的孩子們,還有他們的父母和青年團在內大概有四成是回村的人,這下村子的機能要下降很多了吧。村民們的心情,絕對不是倒向希望的一邊吧。
「不管怎樣,也要想辦法解決吧。……總之,先回去宅邸吧。先讓雷姆安定下來。奧托,你也沒有地方住吧」
「啊啊!?哎在邊境領主的宅邸也挺麻煩的吧!?如果捲進了意想不到的狀況的話,還是在龍車裡過夜比較輕鬆!」
「吵死了,已經捲進來了吧。都已經同甘共苦了。在死之前就任由你使喚吧」
無視了嘮嘮叨叨的話,向帕特拉修發出指示後,昴和村民們分別向著宅邸走去。原來步行要十五分鐘,龍車的話過了5分鐘的距離就看到了懷念的羅茲瓦爾的宅邸。因為上次沒有時間好好地看看周圍,這次重新抬起頭來看的話感觸更深。
「說起來好像也沒什麼變化啊。……感覺拉姆他們還沒回來啊」
「但是,要說沒有變化的話碧翠絲應該還在吧。那孩子知道『聖域』的話就好了」
「啊,這樣阿斯。糟糕,我和愛蜜莉雅碳都不知道『聖域』在哪啊。那確認羅茲親是否平安的手段也沒有啊」
方針從根本上失敗了,昴為黑暗的前程皺起了眉。愛蜜莉雅那端正的容貌也因憂慮而降低了,奧托沒有參與對話,少有的對周圍的環境看入了迷。
「嘖。總之,現在只有祈禱碧翠子會知道些什麼吧」
「剛才一邊看著我一邊咂舌了?」
「嘖。自我意識過剩啦。沒有人對你的想法有興趣」
「說法太過分了!」
無視沮喪的奧托,昴把地龍拴在前門後走向了玄關。首先叫了碧翠絲出來,然後在宅邸裡巡視,確保雷姆的床鋪,然後改變方針─────。
「回來了啦,羅茲瓦爾宅邸。撒,我懷念的家……」
一邊說著一邊推開門,窺視裡面的昴的聲音凝結了。因為那是很清楚的,預料之外的別的迎接形式的原因。地毯鋪滿了玄關大廳,向上的階梯旁擺著昂貴的花瓶,上面插著彩色的花卉。天花板上懸掛了明亮的結晶燈,說是異世界風的枝形吊燈也沒任何問題。那眼熟的大廳的樣子,和預想的完全不同。
「不是被荒廢了吧……竟然整理好了!?」
地毯沒有褶皺地伸展開來,樓梯旁的花瓶散發出水靈的光輝,枝形吊燈更增加了結晶燈本來的美麗。那那個風景不太違和的,昴站著失去了言詞。因為被嚇破了膽,昴的反應慢了幾拍。
「─────是誰!?」
小小的,微弱的,聽到了容易聽漏的一點點的聲音,昴在焦躁感的引導下移動了視線。但是,意識到那個影子的時候已經晚了。影子,已經繞到了昴的背後─────黑色的影子從昴的正後面覆蓋迫近,昴看到了。那個人影清楚地浮現出來,白色的獠牙野獸似的口腔。─────然後下個瞬間,昴粗心的意識和世界一起暗轉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89597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0 篇留言

君麻鳴人
昴愛EMT和雷姆是戀人的愛?還是後宮的愛?還是友誼的愛?有點不懂

08-30 02:09

淋しくて
『愛』,只可意會不可言傳[e16]08-30 03:04
斬情
昴對於エミリア的愛應該是戀慕,而對於レム我想應該用珍視來表達比較好,同樣的愛情有無數種體現方法,當然了,她倆都是我的翅膀,跟486無關(笑

09-12 14:52

DUKE
感謝翻譯!冒昧請問有幾處人名是否有誤植,前半段好像有將菲利斯誤植成庫爾修,後半段好像有將奧托誤植為昴的部分,總覺得讀起來不甚通順。

09-19 12:27

淋しくて
具體來說是哪幾句呢?粗略對照了一下原文沒找出09-19 15:45
DUKE
"不管怎樣,多虧奧托的存在讓現場的氣氛平定下來是事實啊。一邊感謝一邊生著氣,愛蜜莉雅在奧托旁邊坐下了。對理所當然坐下的昴,愛蜜莉雅苦笑道"
這個段落的愛蜜莉亞在奧托旁邊坐下,接上下文的句子感覺怪怪的,還是我理解有誤呢?

09-19 16:57

淋しくて
原文:
ともあれ、オットーの存在のおかげで場の空気がほぐれたのは事実だ。
 感謝するのは癪ながらも、オットーに感謝してエミリアの隣に腰掛ける。当たり前のように隣に座るスバルにエミリアは苦笑し、
09-19 18:33
淋しくて
奧托 = オットー
愛蜜莉雅 = エミリア
昴 = スバル09-19 18:35
每顆樂福
路過
練習啃生肉
再看這篇
檢查自己理解有無錯誤[e19]
[e19]

09-21 00:31

暗黑小蛇
菲利絲為什麼說一定要保護昴啊

09-21 23:02

暗黑小蛇
「我受不了這個沉悶的氣氛了嗎」
這句是不是有點怪
感覺要改成
「我受不了這個沉悶的氣氛了啊」

09-21 23:09

淋しくて
已修正✓09-22 00:21
玖雪
DUKEさん說得那段感覺這樣翻會比較好
不管怎樣,多虧奧托的存在讓現場的氣氛平定下來是事實啊。一邊感謝一邊生著氣,感謝奧托的同時在愛蜜莉雅旁坐下。對理所當然坐下的昴,愛蜜莉雅苦笑道"
-----
感覺原文那段是在講486的動作。
不好意思,如果有錯的請隨意看看就好。

10-02 14:03

葉影流光
不好意思哪,雖然說伸手宅沒有說這種話的資格...但

我看完動畫接著過來看這邊的第三章幕間,覺得還不錯
怎麼進入第四章之後...落差好大?
看了幾行之後覺得有很大的不協調感
光讀中文實在不太通順
自認懂點日文所以去看了一下日文版
對照了一下確實不太對勁
雖然是好一陣子之前的問題了,翻譯人員的配置是不是有甚麼地方出了問題?
阿,我不是要鞭拉,我只是很好奇
翻譯這麼長的文章要花很多時間的吧,辛苦了

02-01 02:35

淋しくて
每章翻譯人員皆不同,並不是合作翻譯的,而是各自自願選章節翻02-01 23:17
煥仔
我到現在才注意到主角的名字日文發音是速霸路,原來是汽車阿XD

06-30 12: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6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三章 断章『菜月・雷姆... 後一篇:第四章2  『罵倒與感謝...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qw3489沒有瘋災難即將到來
全球股災賠錢網路上都特洛伊病毒少上網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4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