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腐向】《艾爾之光》時空下的星空 - 舊文精華剪輯篇(上)

作者:夢綾│2016-08-13 23:48:56│巴幣:32│人氣:297
還記得剛升上高一的時候,我腦洞大開的挖了個大坑,那就是Els的長篇同人文...
奇幻劇情向還附帶BL味兒害我拖戲到自己都寫不下去了

雖然是很多人看過的羞恥黑歷史,真的超想整個移到資源回收桶,但其中還是有一些我自己也挺喜歡的片段。因應觀眾需求(?)就從【時空下的星空】92380字當中剪出精華,收在這裡~~

既然是精華,就只會找一些比較有回味意義的出來,還有一些我很中意的微百合基本上可以跳過理解劇情的部分,把你的腦洞跟著打開隨便看看就好ㄌ,不要對高一的我認真,不然我怕被你打

((當初設定是艾索德=騎領,艾文=艾索德的弟弟=無盡,焰紅=符文,這邊自動幫你改回本來的名稱,以免你太久沒看這部忘記設定導致錯亂,不客氣。))

希望以前看過的朋友們可以來羞恥PLAY我(何?

每一小段都附上自己的吐槽這樣比較不丟臉嗚嗚嗚嗚

那麼正文。(文很長喔,分成上集跟下集)
有沒有爽,快謝我




※Els同人【時空下的星空】 - 舊文精華剪輯篇(上)※



01
【ISxLK】


好一陣子,不知道是過了幾秒,無盡才緩緩鬆開了雙唇,刻意落下啾的一聲,享受著餘韻。

「騎領……你真的,好可愛呢……」看著自己的哥哥,精緻的臉蛋浮上了美麗的潮紅,又讓體內的熱血再滾燙一次。

「……你要做什麼?」

一手推著哥哥的肩膀重新進到廁所,把門關上。無盡從容地將對方壓在牆上,並將那水藍色襯衫的釦子,一顆一顆解開。

「無盡……你……嗯!」脖子又被突然輕咬,騎領不禁發出短鳴。那聲音居然就像女孩子一樣,尖尖地,又甜甜地。

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他的腦袋早就已經昏了。全身熱得像起火一般,理性也早已蕩然無存。無盡的眼睛,為什麼看起來更紅了呢?他不知道。

騎領不知道,無盡在接吻的時候,對他下了迷藥。但那迷藥不是刻意含在嘴裡的,而是康沃爾催化的。

體內的惡魔說:當情熱燃起,必須供奉部分的血液給他。

所以在吸血的過程中將完全沒有痛苦。只會有源源不絕的,永無止盡的──

快感。


((吐槽:吸血梗是鬧哪樣啊,這真是我最想刪除的一個設定ㄌ(ry








02
【CNxCE】(?


「毋須多言,妳也明白我是誰了吧?」

創造身後一左一右,是隨時待命準備戰鬥的兩個機器人,歐貝倫和歐貝莉婭。她並沒有命令他們警戒,純粹是人工智慧的自然危機警報機制。

她自己本身,則是異常悠哉地坐在摩比核心上,手撐著拉比核心,對著眼前的銀色長髮人造人說話。

「妳是我。」

如鏡面一般的撲克臉,人造皮膚組織正拉動嘴巴開口。全身漆黑的「另一個」伊芙,身後有著兩道堅硬無比的納斯德翅膀,四周環繞著鋼鐵殘骸與粗黑的銳器。用著更帶機械音的女聲,冰冷回應。

「沒錯,妳也是我。」

創造見到了平行時空的自己,依舊是一點情緒起伏也沒有,縱使人造人有被賦予情緒。

「為何妳身處此地?時空的法則應是不允許相同個體出現在同一時間線的。」

「赫尼爾。」

厄泰拉核心中央,四周皆是藍色的機體與線路。女帝與女神之間的對峙,在細微機械聲中顯得更為死寂。

機器人僕從與女僕,依舊是一動也不動地保持備戰狀態。

「那不是一種通道,那是時與空之間的一個扭曲。妳身為我,這點情報不可能不知道的吧?」

「我為復仇而在,復興納斯德王國,毀滅人類。」

「是嗎……?沒想到我堂堂納斯德女王,竟會選擇如此愚蠢的道路。就算我不是妳,妳也還是我,對我而言是種恥辱。」

「無禮之徒,女帝比女神還要無能。創造是沒有用的,必須摧毀才能拓展前途。」

一白一黑的身影中央,瀰漫著濃厚的火藥味兒,彷彿下一秒就會迸出打鬥開始的火花。

但創造受挑釁卻完全不為所動,也不下令兩個下屬攻擊,就只是沉默地盯著眼前的另一個自己。黑色的花孤獨地墮落地獨自綻放,似乎是創造可以理解的事。

她呼了一口氣,就像人類試著放鬆自己那樣。然後緩緩地、帶點無奈地把話吐出。

「這兒不是我的時空,也不是我所選擇的未來,妳想破壞或是其他我都沒有意見。只不過,妳讓我體會到了一種情緒。雖然那情緒存在,但我的思考體卻從來沒有使用過它。」

「何物?」

「惋惜。」

「……」

輕輕閉眼,再微微睜開。若是身旁有其他人類,百分之百會想對創造下跪,那是屬於女王的威嚴。

「選擇都是一念之間的,也許在一念之間,我就會變成妳,而妳也會變成我。復仇只會換來更多復仇,希望妳不要摧毀自己的『心』。」

語句甫落,創造便優雅地站起身,兩顆核心球繞著她的雙手浮起。她高貴卻毫不傲慢地看向另一個自己,瞇起眼,最後領著歐貝倫及歐貝莉婭離開。

「納斯德……應該是沒有心的……。」

轉身之後,似乎是聽見了「那個」伊芙的低喃。了無生氣的女音,其實摻了很些微、很些微的失落與哀傷。那只有同身為伊芙的創造才聽得出來。

但是她還是不轉身,三道人影消失在一片藍光與機械運作聲中。



((吐槽:幹,不覺得很萌ㄇ








03
【DCxIP】


元素和次元現在不在DC身邊。

剛在簡餐館遇見次元後,DC和元素聽了很多有關次元轉換、以及赫尼爾時空的事,而且也知道了騎領與他弟弟(無盡)的事,於是他們決定先去找騎領,順便買便當等下碰面一起吃。

然後兩個愛莎在街上東晃西晃,一下子晃到服飾店,一下又晃到魔法用具店,等DC回過神時,早就已經跟丟她們了。

「唉……女人的購物慾真的是不容小覷啊。」

居然能讓速度一級慢的元素走到像飛,大概真的是看到什麼可愛的東西了吧。

走著走著,DC開始感到不知所措,現在次元不在,他也不可能會知道那個叫無盡的弟弟到底住在哪,而且就算確定了騎領的去向,風行姐狂鋒哥還有創造還是不知蹤影,令他有點煩躁。

話說回來,騎領有雙胞胎弟弟他還真是從沒想過,騎領本人也從沒提過。到底會是個怎麼樣的傢伙呢?雖然偶爾和騎領會有各持己見、互不相讓的時候,但DC不得不承認自己非常欣賞那份正直。那個叫無盡的,個性也這麼耿介老實嗎?

「呀啊──!」

「呃、抱歉。」

在他散神亂走亂逛時,不小心撞到了一個淺金長髮的女子。那絲縷綢緞般的秀髮飄起了玫瑰的香氣,DC不禁瞇起眼嗅著。

女子柔弱地倒在他的懷裡,裸露香肩的衣服讓晶瑩白皙的皮膚透了出來……一向對女性保持良好形象的DC也不忘好好表現。他用從小在貴族社交間培養的特技,一秒就把剛才的無奈臉換成優雅燦笑,輕輕扶起那冒失可愛的女人,柔和地開口。

「噢,猶如維納斯女神的這位小姐,敢問您是見到了命運的指引,才向我投懷送抱的嗎?」

DC從小就被訓練要對別人有禮而虛偽,言談舉止不可暴露破綻什麼的……在遇到騎領和大家之前,華麗到噁心的詞藻是家常便飯。他知道就算是再做作的台詞,女人還是喜歡被討好,所以這女人也一定會有同樣的、那廉價的羞澀反應。

本來該是這樣的才對,但下一秒他自己臉黑,全身的氧氣抽光光。

「啊~~沒錯!這一定是命運的指引♥ 我夢想遇見帥氣的白馬王子,真的成真了!而且對象還是長的和我如此相似的人!」

美麗的、身材姣好有氣質又柔弱的女……男人抬起臉,DC頓時無法相信自己眼睛的機能。

他看見了自己的模樣。

同樣的五官,一樣挺的鼻子一樣藍的眼睛,像同個模子刻出來那樣……獵奇。

相似?哈哈小姐你在開玩笑嗎?根本就是完全一樣了好不好啊他媽的啊幹!誰他媽來和我解釋一下現在是什麼情況!

「這位白馬王子你怎麼了?怎麼臉突然黑了?是渴了想喝飲料嗎?為了慶祝我們的相遇,我買給你!」

「……………」

──幹!幹!!這時空的我為什麼這麼像女人?完全就是女人了吧!而且還是最無腦的那一種啊幹!有這麼受到打擊跑去變性嗎?還是男娼啊?啊?不行!不行不行不行!完全無法接受啊啊啊啊啊───!!

就是因為太漂亮了,美到DC完全看不出和自己相同的那張臉,其實是屬於男人的……就是這樣打擊才會這麼大。

就算在心中罵再多粗話,那美人兒仍是對DC發射愛的光波,閃死他那雙一樣湖藍的眼。


---


大概過了二十分鐘,DC總算是找到那兩顆一樣高的紫色的頭,他也不顧貴族形象,就拚死拚活地往那個方向衝,好像後頭有什麼怨靈在追他一樣。總算抵達了愛莎們的面前,他摻著喘息就直接爆粗口:「幹!我遇到另一個我了!」

然後得到了次元再欠扁不過的回應。

「唉呀~居然。」

「居然妳的頭啦!妳認識這時空的我幹嘛不講?害我對他說了一堆搭訕的話,結果他現在──」

DC爭取到的逃難時間沒了,一個和他容貌完全相同,卻充滿女氣的美人不知從何出現,突然就黏了上來,噴著旁人看了都覺刺眼的愛心。

「DC阿那達~你幹嘛一直跑啦~呼…呼…人家、人家追你追得好喘好喘喔!」

「那就不要追啊!靠!」

「我要當你老婆~~摁嘛♥」

「不要!給我滾!好噁心啊幹!」

兩個澄就這樣你追我跑地跑在兩個愛莎前面,往無盡家移動。

「DC和另一個自己的感情好好喔~」

元素在次元身後開心地笑著說,然後牽起次元的手。



((吐槽:對於DC的個性之後應該會再改得更淡定一點,然後嘴巴不會那麼毒
但他常被IP搞到崩潰這點應該還是一樣ㄉ....王子你保重 (́◉◞౪◟◉‵)








04
【GAxWS】(?


在與另一個自己離別之後,創造領著歐貝倫與歐貝莉婭,利用簡易的時空傳送科技,迅速到達定位系統偵測到的訊號地點──艾德村莊。

和兩個蕾娜及雷文會合後,幾個人找了家餐廳稍作休息。

「除了和守護一起到賽亞村完成儀式外,大致上是沒什麼事。」雷文一一把目前的情形轉告給她:「蕾娜(風行)已經遇見這時空的自己,可以確定這裡是平行時空了。」

「嗯。」創造簡短地回應,並關閉手邊的虛擬電腦,開始報告。「我也已經遇過『另一個自己』了。」

「……那她人呢?」守護很是在意地出聲詢問。

「我們志不同道不合,短暫交涉過後就分開了。」

「這樣啊……。」

看著守護又沉下臉色,風行也再次擔憂了起來。她輕輕地握起守護的手,那和她自己的一樣,是如絲綢般柔軟的肌膚。

「我們活了很久吧?」

精靈總是擁有洞察一切的雙眼,他們總是在人們最需要幫助時伸出溫柔的手。風行和守護在一起,她當然也懂她的痛苦。

「分分合合是一定會有的,只是提早了。現在妳身邊有我們,不是嗎?請稍微笑一個吧?精靈的笑是最美的喔。」

「……明明我才是守護精靈,居然還被『自己』安慰。」

本來快哭的表情總算舒緩了一些。

「呵呵。既然決定和我們一起走,就請妳和我一起守護大家吧。我們是最年長的精靈嘛。」

「什麼嘛,說這種話……我才不老咧!」

「是是是~」



((吐槽:幹,不覺得很萌ㄇ








05
【BMxRF】


緩緩睜開雙眼。

映入眼簾的是不熟悉的柔和燈光。

總是錐痛不已的左肩與左胸,不知為何幾乎恢復建好了。那令人發瘋的痛感不復存在,取而代之是溫暖的觸感。

身上依舊一絲不掛,就和最近幾日的每個夜晚一樣。再次回想起飽受折磨與凌遲的,屬於粗暴性愛的夜晚。

但這是怎麼了?這柔軟的床單,包覆著佈滿鞭痕的裸露身軀。受呵護的感覺,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過了。

我還活著嗎?末日跳躍式地思考著。

朦朧的意識慢慢暈開,還不是很清楚究竟怎麼回事。

「總算醒了。」

熟悉又陌生的嗓音從頭上落下,淡淡的沒有起伏,卻又很溫柔。

末日努力地讓視線聚焦,才仔細看清面前這男人的臉。

簡直像在照鏡子。除了髮型不一樣之外,包括五官,連疤痕的位置都完全相同。這是怎麼回事?一個和他長的一模一樣的人,治療他的傷,還讓他睡床……?可惜思考一點也不清晰,就算感到奇怪,末日也理不出什麼頭緒。

「別說話,先喝水。」

欲開口的雙唇被一根食指抵住,那男人倒了一杯水遞給了他。但他想撐起身子坐著卻毫無力氣。

「……我……」末日無奈,還是用眼神請求幫忙。

這個人究竟是誰?這裡是哪裡?為什麼自己會在這裡?

「我是來自另一個時空的另一個你。由於你現在的狀況,不好對你解釋,所以只要先知道這樣就好了。」

黑直髮的冷靜男人輕輕扶起他的身子,溫柔地像在碰什麼易碎物一樣。這讓末日雖然腦袋昏昏,卻還是很不好意思。

是不是被虐待習慣了呢?已經好久好久沒人對自己這麼溫柔了。

末日靠在對方身上,接過水杯,咕嘟咕嘟地喝了起來。冰涼的水流入口與腹中,滋潤了喉嚨,也令他清醒不少。

喝完以後,水杯又被默默拿走。他盯著那個男人,那張和自己相同的臉,異常地不驚訝。

「這裡是哪裡?為什麼我在這?」末日很慢地問,聲音還是很沙啞。

「一家旅館。你出了一點事我才帶你來這兒過夜,情勢使然。」

「嗯……你說你是我,那你也叫雷文嗎?」

對方點點頭,但表情還是沒有任何變化,就只是一貫的撲克臉。

「叫我狂鋒。我也會叫你末日。」

「狂鋒。」末日重複了一次。「可是我……不喜歡『末日』這個稱呼。」

思考或猶豫也完全沒有,這句直率的話就衝出口了。末日正想說抱歉時,他看見了狂鋒彷彿在問「為什麼?」的眼神,只好把想說的都說完。

「我從以前就是這樣,任何希望都沒有實現過……沒有未來的我,成長成被人稱呼『末日』的樣子……

「也許我就是末日吧……好怪,我怎麼會說這個。」

最後一句話喃喃地將近消失。狂鋒看著彷彿快哭的末日,隔了很久沒有說話。

「那我不叫你末日了。」

一樣冷淡的視線,放在末日那疑惑與驚訝摻半的臉上。

其實那深邃無垠的眸中,已經閃著某種光芒。

「末。這樣可以嗎?」

這樣說完以後,又沉默了幾秒。

兩道閃亮亮的東西,在狂鋒面前滑下。因為太過出乎意料,他微微睜大了雙眼。

「為什麼……要對我好,還要配合我的任性……我明明、明明只是……」

不知道平時是不是也這麼容易哭,但末日已經在狂鋒懷裡哭起來了。

「你是雷文,對吧。好歹也身為我,不要這麼輕易就放棄自己。」

太異常了。這樣的自己,和這樣的另一個自己。為什麼想對他好?這問題連狂鋒自己都想知道啊。他甚至沒對弟弟一般的騎領這麼溫柔過。

恐怕是「同樣身為雷文」這個聯繫太過緊密的關係吧。

狂鋒搓搓末日的頭,用右手把他的眼淚抹乾。「你的傷口還沒痊癒,這幾天都不能洗澡。我先去拿毛巾替你擦身體。」

「啊,等等……」

「嗯?」

末日輕輕抓著狂鋒的大衣,好像不願讓他離開似地。

「我好像失憶了……大概,我又惹麻煩了,是嗎?還有左手……」

那表情,那態度,那卑謙倒有些自卑的身段,全部,都讓狂鋒覺得這個雷文根本人畜無害。會墮落或是害人什麼的,應該都有苦衷吧,而且末日很像是就算有委屈,也只會吞下去的類型。

狂鋒頓時想起自己很早期時,還搖擺不定的那顆心。自卑,憎恨著被別人憎恨的自己,忌妒著理想中的自己。

末日就是那個另一面的自己,成長過後的樣子吧?只要這麼一想,就又更加憐憫他。

「別擔心,你不會再失控了。」就順著這感覺走吧。「好好把手傷養好,然後跟著我。你的事我會處理,現在先乖乖住在這兒。」

「我的事?!難道、難道你──」

「都聽說了,所以不要再問了。不要亂動,你先躺著。」

「我、可是,那個……住旅館不是很貴嗎……」

狂鋒正要爬下床的腳差點失力而跌倒。他回頭給了末日一個「你的重點到底在哪」的眼神,一邊嘆氣。

「你啊,不要想東想西的了。等等我先幫你擦身體,再去買吃的回來,你給我好好躺在床上乖乖休息。」

越來越反常了啊。自己居然為了一個素昧平生的「另一個自己」做到這種地步。

「還有問題嗎?」冷眼射過去,但其實狂鋒並不是真的不耐煩。

只是,很不可思議。也許這次真的換他救贖別人了。

「啊、還有。請問……衣、衣服是你替我脫的嗎?」

還閃著些許淚光的臉頰,漾起了淺淺緋紅。看到自己的臉居然能有那種表情,狂鋒有股非常、非常詭異的情愫湧現了。

「嗯,是我脫的。反正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沒差吧。」

「什、什麼叫做沒差!」回想起在睡夢中被扒光,然後被人硬上的光景,末日又開始抖起身子。

「……我不可能虐待你的,放心吧。」

狂鋒也意外著自己就是知道他在想什麼。

末日的頭髮染有些許白色,又再次被狂鋒揉得亂七八糟的。準備抱怨而抬起頭後,他看見了狂鋒的笑。

就算是第一次見面,末日彷彿也明白,那笑有多麼珍貴。那是就連和狂鋒住一起的騎領等人,也鮮少看過的表情。

出自內心的柔柔一笑。多麼炫目耀眼。

「……謝謝你。」

末日看見了白色的曙光。把千言萬語的雀躍與欣喜化作一句道謝。

他本來一直以為自己很卑劣,很骯髒,只能被人踐踏。

但是眼前這「另一個」他,知道他的處境後,還願意向他伸出援手……

原來他還有被人溫柔對待的價值。原來,他應該還是可以被救贖的。



((吐槽:嗚嗚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表示言語不能
末日之後應該不會那麼弱氣,但兩人的這種模式大致還是一樣ㄉ
我快被萌屎//








06
【ISxLK】


騎領跟著無盡,兄弟倆偷偷爬到某戶有錢人家的豪宅屋頂上。那便是無盡所說的,看星星的好地方。

雖然騎領猶豫著這樣做不是很好,但抬頭一看,整片星空美得就像一幅畫,最後便妥協了。

夜晚的風很涼,無盡替騎領帶了一件薄外套出來,讓他穿在身上。

他們就這樣肩並肩坐在屋頂上,對著星空私語。

「我記得騎領你說過,雙子座是在冬天才會出來?」

「是啊,每個地區都不太一樣。但在艾里奧斯的話,是冬天沒錯。」

明明到兩天前,都還只能獨自對天空哭泣。但現在卻和無盡一起在屋頂上看星星……這是騎領自失去無盡以來,幾乎每晚都會夢到的場景。夢醒時,偶爾會發現自己的眼角濕濕的。

那奇怪的感覺又來了。飄飄欲仙的不踏實感,幸福到有點不知所措。

為什麼,無盡當時會和他分開,然後出現在平行時空呢?騎領一直到現在都還是想不起來。會不會有一天,無盡又會從他身邊離開?到時候,這好不容易回來的感情,是不是又要消失了?
 
「在想什麼?」見騎領遲遲沒有說話,無盡輕輕地握起了他的手,出聲問道。

騎領感到很不安,可是只要想到無盡就在身邊,體內就會湧現源源不絕的勇氣。他知道無盡是該依靠一輩子的人,這條牽連彼此的線,永遠都不會被任何事物斬斷。

正因為如此,他必須要努力守護這份手足之情。無論是時空的無法預測、冒險的不安、曾經分開的痛苦,甚至,是對這份情感莫名的罪惡……騎領再也不想讓那些絆住自己了。

「有無盡在我一定可以……可以做到任何事吧。能永遠在一起就好了。」

騎領的聲音低低的,很柔和,聽起來好像很疲勞,快睡著的樣子。

能永遠在一起就好了。好單純,又好自私的願望。但是對於最重要的弟弟,這樣也沒關係吧。

他輕輕回握了無盡的手,跟自己的不一樣,很寬闊,也很暖和。

無盡淺淺地嘆息,一手就把騎領摟了過去。意外的是,一向大聲反抗他示愛的騎領,居然一點掙扎也沒有,就只是滿臉通紅又僵著身子,乖乖地被抱著。

「欸,騎領,你看。」

無盡也只是笑了笑,便重新仰望星空。視線不知落在哪顆不起眼的小星子上。

「世界上每個人都像星星一樣呢。那麼渺小,又那麼不特別,在一片星海當中,就只是一顆星星。」

無盡說著這些話的時候,臉上是什麼樣的表情呢?一好奇,騎領便抬起臉偷瞄。

被星光灑得微微發亮,柔和的笑,柔和的眼神。無盡的側臉美麗得令他一瞬間屏息。

「但是每顆星星都在遙遠的地方努力燃燒著喔。他們拚命地發光發熱,照亮彼此,一顆一顆在一起,才會有一整片星空。

「也許這樣看來,每顆星星都一樣。但你知道嗎?傳說世上的每一個人,都有一顆代表他的星星在天上閃耀。……人也好星星也好,其實都是獨一無二的。」

聽著無盡柔聲說話的同時,騎領不自覺便看呆了。和平時的桀驁不馴完全不同,這樣的無盡真的,非常非常的耀眼。

「你的臉紅得好好看。」無盡突然回看著他,一雙瞇起的紅眼閃著點點光芒。

「……誰叫你突然說這種話,一點也不像你。」

在星光與月光的洗禮下,面對著最重要的人,大概什麼也掩飾不了吧。騎領放棄不老實,也抬頭望著星空。

「對我來說,騎領就是我最閃耀的一顆星喔。我們是註定的雙子,我會用一生守住我們的羈絆。」

轉過面向天空的臉,無盡臉上盈著滿滿的笑,非常溫馨,溫暖,且溫柔。那輕飄飄的感覺像純白的羽毛一樣,輕柔漾起令人無法平靜的漣漪。

騎領感到胸口被狠狠撞了一下,好痛,跳得好快,又如此甘美。

無法平靜被占據的心與思緒,令騎領感到慌亂。到底該說些什麼才好?為什麼會害臊成這樣?在星空下的氣氛,怎麼會這麼不一樣?

無盡似乎察覺騎領的反應,自鼻腔發出淺淺的笑。把哥哥抱得更緊,又繼續說了下去。

今晚,要為了以後的每一天,把所有的心意都好好傳達出去。

「騎領,我喜歡你。也許,才重逢後過一天就這麼說,你會無法接受,但我是真心的。

「如果你不想聽,現在就甩開我吧。」

騎領知道無盡會說很久,說很多,那是無盡所有的心情。而且他也知道那很偏離常理,就算這樣──

「我會承受你所有的一切。」

仰頭一笑,騎領肯定、並決心包容弟弟的一切。那笑在無盡眼中就像天使一樣,令他驚訝地睜大雙眼。但隨即,他還是恢復了溫柔的笑容,其中更摻了欣慰。

「我是個狡猾的男人。所以能遇見你……不,能和你成為註定,我真的好幸福。」

我也是。騎領心中回答著。生命中有了無盡,就像美麗的拼圖放上了最後一塊。

他靜靜地聽著無盡說,真心話,還有過去。

「我……抱過很多很多的男人女人,我讓他們墜入我的愛意中,玩膩了再把他們甩了。玩弄他們的身體和心,做了再多歡愛的事,心中有個像缺口的東西,卻還是怎麼樣也填不滿。」

次元說無盡的確非常花心也濫情,但騎領果然還是確信,這些都是一種迷失自我吧。

「……那為什麼是我?」

他平靜地問,瞳中的星光一閃一閃地晃動著,好像和他一樣不安。

「直到騎領你出現在我面前,我才終於明白……其實那個缺口,一直都是你的位置。看見你的那一刻,全身都感到被填滿,血都快要沸騰了。那時候我想直接撲過去抱你,我好想讓你知道我有多……多思念你。

「原來我一直都好想你,原來你才是唯一能讓我真心去『愛』的人。」

說完,無盡抹了抹眼睛。大概是不自覺滲出了幾滴淚吧?騎領突然胸口一緊,沒有和他相依的這十年來,無盡一定活得很掙扎也辛苦。

用扭曲的方式滿足空虛,然後孤單地思念著他。

「無盡。」

騎領把無盡低著的臉扶起,很輕很輕地,觸上綿綿的一吻。

這行動是怎麼回事,騎領自己也完全搞不清楚。無盡這樣喜歡他、又這樣掛著笑容忍耐、用玩世不恭的態度堅強、用滿滿的喜歡,等待著他的逃避……騎領光是想到這些,他就只覺得心疼,還有自責。

無盡一臉難以置信的盯著他,那令騎領感到全身竄起了麻麻的熱度,臉都快要燒起來了。
做這種事果然非常難為情。但是,非得要好好說才行。

「也許我還不太懂這種『喜歡』……應該說,我連一次談戀愛的經驗也沒有。可是我想、我想,我應該會……應該已經有在開始,慢慢喜歡你了……吧。」

逃不了了,在星空下。

抱著必死決心,對上弟弟那雙細長又濕潤的雙眼。撒了滿天的星星再次成了他們的證人,他們要再約定一次。

約定要永遠在一起。而現在,他們也面對了最後那條禁忌紅線。

「騎領,就算要等一輩子也沒關係,我會永遠喜歡你。」無盡筆直地回望哥哥,雙眼有決心也有愛意,熾熱地像要著火。

說完以後,無盡終於又笑了。他輕搓騎領的頭髮,然後捏了捏髮下的耳朵。騎領為此,全身都麻癢到敏感不已,像隻小貓一樣,發出軟軟的嘆息。

無盡是認真的,真心的,而且決心永遠不變的,自己就是被這樣滿滿的愛包容著。

「約好了喔。真的,一定,絕對,要永遠在一起喔,要死也要死在一起。」

不論發生什麼事,接下來的命運將如何,騎領都決心要和艾文並肩努力,再也不離開彼此。

最重要的事物,慢慢地變化了。除了是至親,是手足,更是尚未成熟的愛。

「我答應你。」

這一次,這句話換無盡說。

他們再次相視而笑。



((吐槽:這世上真的有這種純蠢的愛嗎,閃到我都看不下去了
我羨慕嫉妒恨!哼!(不是你自己寫的嗎




上篇完。
《待續》




此串自爽成分居多,再次強調不要太認真,認真你就輸了

還有下集唷!我整理很久才生出這篇的,希望得到多點回應,啾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8825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BL||艾爾之光|騎領|無盡|符文|末日|狂鋒

留言共 7 篇留言

時語楓
睡前先回一下XD
下次還是要等睡飽了再看~
不然我發現眼皮快掉下來但腦袋一直在抗議想看下去還蠻痛苦的[e26]

辛苦囉!!還有我快被狂末那篇萌翻了[e38]

08-14 02:26

夢綾
我超懂那種想睡又硬撐的感覺!就是想看完再睡嘛:3
狂末才是重點!你懂ㄉ!08-14 12:46
丨布丁丶冰淇淋
每篇都好可愛啊啊啊!!!
不過能夠回顧自己的黑歷史,算不錯了(摸摸

08-14 07:54

夢綾
(被摸摸
謝謝布丁醬的喜歡OuO

雖然我還是覺ㄉ羞恥!!!08-14 12:45
約瑟夫布萊森
(晃

08-14 09:13

夢綾
(拉尾巴08-14 12:46
白蘿蔔
蛤?什麼?黑歷史?那東西好ㄘ嗎?(

08-14 09:32

夢綾
其實嚼久一點也有它的風味[e35]08-14 12:47
約瑟夫布萊森
(掉下來

08-14 13:07

阿釉
救我!狂末萌死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吵

08-14 14:23

夢綾
吊到了一隻彩釉解結覺得爽(゚∀。)08-14 19:08
偶像們的ATM
失血過多了 大大的文真心神手 神可愛啊啊啊阿啊!!!!
OWOb (### 激動到不知道該講什麼好.. OH...(@#$%ˊ...!!
真的好可愛 好閃 :DDDDDDDDD 好想放很多表情圖喔(

08-16 18:07

夢綾
真的嘛!!!聽你這麼說我真的好開心啊(⁄ ⁄•⁄ω⁄•⁄ ⁄)♥
看到有人和我萌一樣的東西最開心了!是我繼續腦洞下去的動力!(ㄅ
別叫我大大,叫我小夢就好惹
喜歡的話繼續一起發廚吧!┌(┌^//q//^)┐
08-16 22:1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lucy4006179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腐向】《艾爾之光》和樂... 後一篇:【腐向】《艾爾之光》時空...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s0489223每天換一首的人
My First Story x Sayuri - レイメイ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