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特別是愛情

作者:關燁│2016-08-12 23:31:47│贊助:16│人氣:335



  如果真正的緣分到來,就連月老也抵擋不了。
 
  果然,苦等滋潤的伊人缺的只是時間的考驗。太甜的顯得太膩,太苦的顯得太冷,剛剛好就好。對我來說,太沉重的期望,逼的我絕望。假使有人可以告訴我:「剛剛好就好。」那心中的惋惜是不是會平復許多呢?
 
  先問問吧,你能明白嗎?杜鵑花的花語。
 
 
 
 
  已經半夜時分,但此刻的我卻無法安然躺入柔軟的被窩中進到夢鄉一覺天明。
 
  這是個寂靜到令人害怕的夜晚。
 
  黑暗之中,唯有桌前的燈光不時刺激我那沉重眼皮,提醒我:妳還不能睡著,那堆疊有如山高的講義習題還沒完成呢。
 
  正當我的眼皮再也承受不了疲憊不爭氣的閉上時,喜愛的樂團最新主打歌曲霎時打破過於靜謐的空間,將我拉回現實中。
 
  「好險好險,差點睡死了……」
 
  同時,被考卷埋沒住的手機忽然亮起冷光。整個注意力全被吸引過去,我迅速解開螢幕鎖,有些刺眼的畫面上頭顯示著我有未讀訊息,而傳來的人正好是個許久沒聯絡的人。
 
  不自覺地握緊手機,冰冷的機體怎樣也壓不下心中的高亢情緒。
 
  『嗨,好久不見了我的寶貝女兒。最近過得好嗎?
 
  恭喜妳即將要漫入成年的十八歲了!距離上次見面有一年之久,不知道正值成長期的妳是不是又長高了不少呢?如果方便的話,後天下午我們一起去吃個晚餐慶祝一下吧,順便聊個天。對了,懿欣阿姨還有弟弟也會一起去喔!
 
  先祝妳十八歲生日快樂!
 
  最愛妳的爸爸。』
 
  最愛我?是嗎?
 
  讀完簡訊後,我第一個想法不是感謝他的祝賀,反而是認為:這男人難道都沒想過,這種時候一般人早就睡了嗎?
 
  果然還是和以前一樣,想幹嘛就幹嘛,都沒考慮過別人的感受。
 
  「唉……要十八歲了啊……」砰的一聲沉甸甸的大腦貼在桌面上,我好想就這樣昏倒再也不要醒過來喔。
 
  生活好累。生日什麼的,我沒想那麼多啦……再過幾天就要十八歲了,可是我開心不起來,因為,那同時也是爸媽離婚後的第五年。
 
  「討人厭的日子。」
 
  把手機拋向枕頭,手竄入臉頰跟桌子之間,我就這樣呈現趴姿,腦海中逐漸回想起那一天發生的事。
 
 
 
 
  每個人一生中多少都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當然,我也不例外。
 
  有些秘密一說出來是會引發軒然大波。聽到的反應也許是不可置信,抑或是一口咬定直接無情批評的也有,過分點甚至還會刻意嘲笑、揶揄。
 
  我的秘密則屬於最後者。這樣就算了,但這嚴重程度居然能讓一段好端端的婚姻就此破碎。
 
  在經過幾次的經驗後,我意外得知身上的秘密不是一般人會有的能力。當下心情上除了驚訝外,更多的是恐懼。如果我能更早點意識到並且審慎使用的話,這個秘密也不至於讓我討厭,甚至還想盡了各種辦法就只為了除掉它。
 
  我的秘密就是……可以讓兩個素昧平生的人一瞬間就變成如膠似漆的情侶。簡言之,就是可以牽起兩人的紅線。
 
  但真正發現的關鍵若不是因為那兩人的離婚,我還真無法確認自己的體質隱藏著這怪異的秘密。
 
  就在經過更多無辜人們的多次實驗後,我更加確定要怎麼讓這項特異功能成功啟動:凡是在三十秒內被我「牽」過手的兩個人類,不論性別,不論他們在這之前關係多糟多壞,彼此間的緣分當下就如月老下凡牽紅線般緊緊被連在一起,會立刻愛上對方。不過這能力套用在我牽我自己就不會有這問題,我摸了自己再去牽別人也不會。動作也限定要是「握手」才有用。
 
  而這效果也非恆久不退,從最初一個小時、一天、一星期、半個月……隨著我年紀增長,時效也就跟著拉長。
 
  因此我會盡量避免在短時間跟太多人有手掌上的碰觸,才不會害得一個人的另一伴莫名其妙就被我決定了對象。
 
  能夠牽起紅線應該就可以剪斷紅線,我是這麼想的。但是世上真存有和我相反能力的人嗎?目前為止我是還沒遇見,來日方長啦,希望這樣的人總有一天能夠讓我遇見,至少我跟他可以因為自己一時糊塗解除掉原本不該被牽起的紅線,或是重新牽起被斬斷的紅線。
 
  或許在他人眼裡這是個超威的設定,不過就像前面所提到的,對我來說,非但不喜歡,反而還希望能在未來我睡醒的某天,它就這樣忽然消失了最好。
 
  因為「它」,五年前的生日我沒有壽星該有的笑容,也沒獲得壽星該有的祝福,更失去的最摯愛的禮物。
 
 
 
 
  當時的我就是個有著牽紅線秘密的普通女孩。我盡量不讓這能力影響到我的日常生活,同時過著忙碌的學生生涯。沒有太多慾望,就是希望能夠平和的生活就足以。
 
  五年前的今天,為了慶祝我升上國中,以及提早慶祝我的十三歲生日,我們一家三口來到了中部的某間新開遊樂園。
 
  在這裡就算是個準備要升上國中的少女,仍舊脫離不了小孩子該有的玩心。
 
  「爸!媽!你們快過來這裡啦!」用力地揮著手,手裡握著造型氣球,我催促著後方悠閒的兩人加緊腳步跟上。
 
  「玟玟妳小心點,長這麼大了如果迷路會很丟臉喔。」媽媽一手拿飲料杯,另一手持著陽傘對我說道。
 
  「我才不會勒!就算走丟了我也還有手機可以聯絡啊。」賭氣似的吐舌,那時的我非常幼稚的頂了回去。
 
  當時我單純想著:既然都是國中生了,遇到問題就靠自己想辦法解決這也是應該的。
 
  「很棒啊!既然小玟知道要打電話那就不用擔心啦。」笑咪咪看著妻女倆的男人有著一張與年紀不搭襯的年輕臉龐,打扮也不像是身為人父的運動休閒樣,實在很難讓人相信他如今已經是個年近快四十的熟男。拿著入口處分送的簡章搧風,曾經是我父親的人很放心地說著。
 
  當下我的專注力全被充斥著歡笑聲的遊樂設施吸引,哪等得了那兩個一臉無所謂的男女?「算了算了,既然你們走得這麼慢,那我要先去玩了啦!」
 
  眼見他們兩個沒打算加快腳步,我未待兩人回應,便自顧自的跑向排隊人龍最長的鬼屋。直到靠近我才發現,排隊人潮一直延續且不間斷的沒入鬼屋,當下我頓時卻步了。
 
  人好多……可是聽說這是這間遊樂園必玩設施欸……
 
  一邊懊惱著是否該跟著排隊,卻又一邊被持續加入排隊的人潮搞得左右為難。此時,我沒注意到有人拍了一下我肩膀。
 
  「想玩嗎?」雖然周遭燈光不足,但透過外頭光線照射,還是能辨認出是一名女性。而我也如實點頭回應。
 
  「既然這樣,妳要不要和我朋友一起玩呢?原本是我和她兩個人,但因為我膽子很小,中途就落跑了。」指向最靠近鬼屋入口的其中一位,那名陌生女子這麼說道。
 
  下意識警覺這人會不會是誘拐未成年的犯罪集團成員,我不怎麼相信的反問:「妳的朋友?」
 
  「嗯,」點點頭,「她也是女的,所以妳不用擔心她會對妳幹嘛。」像是猜中我的顧忌,她的解釋反而讓我感到些微安心。
 
  「要嗎?因為是雙人票,所以目前還空一個位置喔。不用白不用。」
 
  陌生女子的一言一語確實深深吸引了我。剛才的猶豫也因為那雙人票的誘惑,頓時讓我忘之前的戒備。
 
  「我、我要!」這樣就不需要浪費時間排隊了,我毫不客氣接受了她的好意。
 
  告訴了我朋友大概的裝扮後,她便說要去外頭的咖啡廳稍作休息。
 
  我循著她給的提示穿過擁擠的人潮,途中還接收到不少白眼才得以找到陌生女子口中的朋友。身高就和一般女性差不多,並不算突出。她帶著眼鏡,巴掌大的臉顯得更小。寬鬆的上衣底下所搭配的緊身褲展露出了纖細的雙腿。讓我令人目不轉睛的是她及腰的馬尾。
 
  「妳好。那個、我剛剛在外面遇到妳朋友,她說要把位置讓給我……」我能感覺到自己的口氣中透露出緊張,不過這也難免,要一起走入未知的鬼屋中,此時此刻也只能將眼前這名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視作救命的唯一漂流木。
 
  「欸?想不到她能夠找到麼可愛的小女孩啊~」但是意外地,她好像很喜歡我?
 
  她伸出手向我示好,「妳好,我叫做懿欣。別看我現在很興奮的樣子,等等看到可怕的東西極有可能會失控大叫,一路上就請妳多包涵囉。」不曉得是真是假,但也因為這一席話,我心中的緊張感減去了不少。
 
  「不會啦,我應該也會跟著大叫,能走出來就好。啊、然後,我叫是彭玟湘……不是那個『蚊香』喔!」
 
  「啊哈哈哈,妳怎麼知道我就是聯想到那個蚊香去了。」染過的土棕色長髮隨之晃動,不時飄出清香味,給我的第一印象還算不錯。她看起來很好相處,該說幸運嗎?剛來遊樂園就認識到好人。
 
  就在這樣邊排隊邊聊天的過程,很快就輪到了我們。繳了門票後,工作人員簡單解釋過後,替我們拉開黑布,開始了我人生第一次的鬼屋體驗。
 
  整個路程上,所有在恐怖電影裡會出現的基本元素一樣沒少,全都如實地還原出來。尖叫聲此起彼落更是鬼屋不可或缺的背景音效,其中,有兩道女聲特別淒厲。
 
  「呀啊──!」
 
  「哇!啊──!不要過來啦!我的肉不好吃,快走開!」
 
  「老天~啊!有東西、有東西黏到腳上了啦!」
 
  還不是因為開頭的氣氛讓我誤會說這鬼屋其實沒有什麼,而且又跟懿欣小姐聊得太忘我了。因此自然而然的就覺得應該是可以很順利地走出去,很順利地結束。誰知道越到後頭氣氛越來越不對勁。那已經不是是不是人假扮的問題了,而是到底出口在哪的問題。
 
  我不否認,這間遊樂園的鬼屋真的很嚇人。他們會先讓你有錯覺接著再一步一步的凌虐你的視覺跟聽覺。享受雙重感受下,判斷力也會逐漸失常。我們倆就這樣花了不知道多久的時間漫無目的在裡面亂跑。
 
  一直到遇到了後方追上我們的遊客,這才終於得以找到出口,順利結束冒險。經由工作人員的指引,我們順利見到了外頭依舊和煦的藍天、白雲以及一張張歡笑的臉孔。
 
  「終於回到現實世界了,還真是比想像中的恐怖一千萬倍,對吧?」懿欣小姐轉過頭來對著我說道,同時鬆開剛剛緊握著的手,當下我還真的死也不敢放。不過那意猶未盡的表情反倒讓我覺得她挺樂在其中的。
 
  「嚇、嚇死我了……那、那棟鬼屋真、真的是有夠可怕啦!」無力的我則是彎著雙膝,氣喘吁吁的模樣看起來頗為狼狽。
 
  「玟湘的反應有夠好笑的。」捧著腹部大笑,讓人懷疑她是不是在看我笑話。
 
  「真是的……我看妳其實根本就不怕吧……」
 
  「不瞞妳說,看恐怖片、驚悚片……是我最大的興趣了!我當然也會被嚇到,但是還不至於到怕成這樣。所以這對我來說只是一碟小菜啦。」
 
  所以我算是真的被看笑話了嗎?雖然有點無奈,不過感覺不討厭啦。
 
  「小玟!」
 
  兩人的目光皆轉向同一方向,原來是之前被我拋在一邊的爸爸,而媽媽則跟在後頭慢慢走著。
 
  「爸!鬼屋很好玩喔。」飛快地向他撲上,我激動地拉著他的雙手說道。
 
  那時,我完全忘了自己的能力,就這樣讓一段不該開始的緣分就這樣陰錯陽差的搭上了。這是我人生中最後悔的一件事,也是改變我人生的轉捩點。
 
  「全都只是巧合」從有這能力以來,我一直這樣說服自己。但是這次發生的人卻是我從小看到的爸媽,他們的好感情是有目共睹的親密。卻只因為我的能力害得他們離婚收場,這不管怎麼說都不能用一句巧合輕易帶過啊。
 
  懿欣小姐也是無辜的。如果不是這該死的能力,她一定能找到更適合她的另一伴。被捲入這場風波中,我對她是由衷的愧疚。但傷害已經造成,這場意外中,沒有任何一方是獲利者。
 
  為了挽救這段感情,我像媽媽坦承了一直以來的秘密。聽完後她卻還是那憂愁的表情,嘴角上揚但是一點開心的情緒也沒有地說:「人的情感本來就很脆弱的。再怎麼說,這都是妳爸的選擇。走味的感情,我不想捨棄自尊去挽留。」
 
  我還記得那雙手撫摸我臉頰像是安慰,卻只不了我懊悔的眼淚。「同一片世界底下,也許那女人才是迎接他的避風港。即便我瀟灑地放手,他也不會回頭了,同樣地,我也找不回愛他的那個自己了。」聽著身為母親的告白。明明是我要安慰她的,但哭得比當事人慘烈的卻是我,反倒是堅強的媽媽一滴也淚也沒落下。
 
  說到底,我有什麼資格落淚?
 
  十五歲生日那天,兩人簽下的離婚協議書。當天,爸爸收拾行李離開了三人的回憶。
 
  臨走前,媽媽給他一幅自己畫的水彩畫,上面是朵朵鮮紅欲滴的聖誕紅,而它的花語是:祝福你。
 
  祝福你,另一段新的人生。
 
  祝福你,找到幸福的真正歸宿。
 
  祝福你,被真正愛你的人愛上。
 
  祝福你。
 
 
 
 
  再度睜開雙眼,我發現自己趴在桌上。
 
  「哈啊~我哪時睡著了啊?」
 
  望向掛在牆上的鴿子造型時鐘,上頭顯示著早上十點再看向日期,這才鬆了一口氣。幸好今天是星期日,不然就死定了。
 
  抓抓一頭亂髮,順勢摸到肩上的薄毯子,看來應該是媽媽昨晚蓋的。
 
  同時,我注意到了書桌靠邊的地方黏有一張寫滿熟悉字跡的便條。內容讓我聯想到她總是一副威嚴的口氣,但是想表達的意涵卻是她不像關心的關心:下次要睡覺請滾到床上去,我老了可沒辦法把妳丟到床上。還有,我今天工作室有加課所以會晚點回去,晚餐自己解決。Ps.不准買微波食品。
 
  「有加課喔?」思索著一點也不靠譜的殘破記憶,昨晚吃晚餐時,媽媽好像有提起這件事。
 
  她身為一名專業的水彩老師,早在和爸爸離婚前就已經在住家附近自己開了一間私人工作室。耐心的指導、專業的技巧、老練的經驗,以及底下學生獲獎無數的事蹟,讓媽媽的工作室所開的課幾乎堂堂爆滿。更有來自外縣市的學生特地來拜師學藝。就算是離婚後,工作室的工作也沒變少,反而更加忙碌。她全心全意地投入在自己的藝術事業中,沒有時間悲傷的媽媽很快地就從離婚的陰霾中走出。
 
  雖然分開了,但對於子女的教育他們倒是有志一同的認為:離婚是自己的事,但小孩子的價值觀、品行不能有所偏差。
 
  所以即便監護權歸屬於媽媽,但她也沒禁止爸爸見我,甚至會讓爸爸在離婚後仍一如往常地帶我出去逛街、玩耍……因此我也能夠從爸爸的口中得知他的近況如何。像是懿欣小姐終於懷了小寶寶、他們想帶我去哪裡玩、小寶寶開始學會走路……
 
  看著爸爸在談論著另一個新生命的出世,雙眼充滿了柔和的慈祥,我剛出生時他也是這樣的表情吧?而每年的生日,爸爸都會與懿欣小姐先提早替我慶祝,今年也不例外。
 
  對了,既然要和他們去吃飯,想必也有可能可以見到小寶寶吧?記得上次剛見到他的時候還只是個襁褓中的小肉球呢。
 
  起身打開衣櫥,居多數都是中性的潮T以及牛仔褲,符合外出正式用餐打扮的衣服反而少的可憐。
 
  「糟糕,難道都沒件像樣的衣服了嗎?」
 
  從衣堆中出一件潔白的襯衫,因為穿的次數不多,所以幾乎被上頭常替換的衣服、外套壓得猶如乾菜般乾扁。
 
  「啊……這樣還能穿出去見人嗎?」
 
  拿起來站在鏡子前比劃一番,一想到假使被爸爸他們看到這模樣會做何感想,腦子中便浮現出許多不堪入耳的批評……
 
  「等等還是去買件新衣好了。」
 
  這也是為何下午逛街時,我會撞見一名意想不到的人。
 
 
 
 
  認真打扮擺脫邋遢樣後,我選定車站附近人潮較多的商店街,打算在那解決服裝的問題。
 
  就在我手拿飲料漫不經心地四處閒晃時,一抹熟悉身影納入我的視野中。是名男子坐在街道旁的長座椅,兩眼無神地抬頭發呆,我確實是那個認識的人會有的蠢蛋行為。
 
  默默靠近目標物,我從背後跳出大喊:「上睿大哥!」
 
  「哇!」而對方下意識地的彈起身來外加大叫了一聲,也十分符合我的期待。「是玟湘啊?妳別亂嚇人好不好?害我發出超少女的尖叫聲……」轉過身發現是我,他立刻露出一臉怨婦樣向我抱怨。但就是因為他會有這種反應,我才更要這麼做啊。確實挺壞心的,但我玩得很愉快。
 
  「啊啊……抱歉啦,誰叫你大白天的在這裡發呆啊?真的……噗哈哈哈!」很沒誠意地雙手合掌道歉,一想到對方剛剛誇張的反應,我又忍不住大笑了出來。
 
  「超過分的欸……妳這小鬼。」這傢伙完全沒有三十歲大叔該有的成熟穩重,他個性隨和、親切、樂觀、待人真誠,就是因為這些優點才能讓一個小他一輪超過的小屁孩得以跟他變成能開玩笑的朋友吧?
 
  除了這層關係外,上睿大哥同時也是媽媽工作室的學生之一。他學畫有兩年之久,與媽媽相同,都很喜歡以花卉為題材作畫。更剛好的是,上睿大哥平日的工作正是一名花店店長。
 
  也多虧這兩位愛花的狂熱者,或多或少我也懂得些許花朵所代表的花語。
 
  「剛剛好而已啦。是說你在這裡幹嘛?難道真的只是純粹坐著發呆而已嗎?花店今天公休嗎?」
 
  「沒有公休啦,有人在顧的好嗎?我是出來幫妹妹買東西的。」將手上沉甸甸的塑膠袋提起,不過卻看不清楚內容物是什麼。
 
  「上睿大哥有妹妹?這我是第一次聽說欸。」
 
  「嗯,和妳差不多大。」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看的出對方的神情有些落寞,不想一探究竟他人的隱私,我趕緊轉移話題,「哦……是、是說上睿大哥你不用上課嗎?」
 
  「要啊,我只是買好東西先休息一下,等等就要準備去了。」
 
  「還休息?你是老人喔?」
 
  「喂喂,妳不懂年過三十的辛苦啊。」輕捶著腰,故作疲憊樣,就算被我揶揄自己的年齡,對方還是面帶笑容的配合著。「那妳呢?妳又是來買什麼的?」
 
  「我是來──」忽然想到,這個人很容易說溜嘴,我不能實話實說。即使媽媽她不會阻止我跟爸爸見面,但這種事情被她知道感覺就是很怪。果然,還是先保密好了。
 
  「我是來買上課要用的東西的。」
 
  「妳一個人啊?」對方看了我身後這麼問道。
 
  「嗯,反正東西很少,一個人就足夠啦。」
 
  「既然這樣,妳小心點喔,別在路上閒晃欸。」
 
  「這什麼?」他遞出了一個小袋子,因為他手中東西太多了所以直到他拿出來我才注意到。
 
  「綠茶多多。天氣熱妳別出來曬太陽啊,女生不是很怕曬黑嗎?」又是一次不經意的關心,上睿大哥人就是這麼的好。
 
  有時我真搞不懂,這麼溫柔的人為什麼就是不趕緊表示心意呢?是怕被拒絕嗎?但是正因為對象是上睿大哥,所以我才覺得更不可能啊。畢竟他喜歡的對象也獨守空閨五年了,或許現在正是大聲告白的好時候呢。
 
  因為是上睿大哥,因為喜歡的對象是媽,所以我更這麼覺得。
 
  是的,上睿大哥喜歡我媽很久了。就算他沒有明說,但光從他那毫不會掩飾的舉止就能斷定。雖然我試探過而他也承認了,但就是不敢再向前跨一步。感情是兩個人的事,如果其中一方無感,另一方也因為顧慮太多而不敢向前邁進,這樣的感情是一輩子都不會有進展的。
 
  一想到這裡,我看了下自己的手掌,「能夠牽起紅線的能力」……
 
  上睿大哥會需要嗎?
 
  牽錯緣分這種事我真的不想再犯了。
 
  望著傻笑的男子,只能先把這些想法擺在一邊。
 
  「謝謝囉,你回家小心。」我笑著回答。
 
 
 
 
  為一個人付出自己其實並不難,只要有那個念頭,身體就會開始行動。不論結果好壞,一步一步地走向期待的結局而努力著,至少,別停滯在現狀吧?
 
  但對我來說,付出,卻好難。
 
  我的能力只會帶來爭吵、背叛、失望。牽錯的緣分,最後只會變成怨恨。失敗了,肩上的罪孽只會越積越多。拼命地付出,一股腦想像的所謂的美好結局哪時候才要發生?
 
  但現實卻是,結果總是事與願違。
 
  「不用太逼迫自己,適當就好,沒關係的。」會不會有個人這樣對我說呢?期待著有用嗎?
 
  我搖搖頭拋下那多餘的煩躁感,迅速挑了件能看的衣服買下。
 
  接著便趕緊回家將晚餐稍微熱過,人就這樣坐在客廳邊看電視邊等著媽媽從工作室回來。
 
  「玟玟,我回來了。」
 
  「打擾了。」
 
  玄關出有了開鎖的聲音,進門的人走進客廳,只是當我一轉頭過去時,一名意想不到的身影跟著媽走進來。
 
  「啊?」難掩驚訝,我不知道最近和對方這麼有緣,在哪都能遇見。
 
  「上睿你外套先放著,一起來吃個晚餐吧。」語畢,媽便自個兒往樓上走去。
 
  「不用了啦老師,我只是順道過來而已,不會耽擱太久的。」
 
  「上睿大哥,你怎麼會來啊?」激動地爬到沙發椅被上,我對眼前的人隨著媽一起回來,心中滿是疑惑。
 
  「剛剛下課時,老師說到她很喜歡某種花但卻不知道品種,不過聽說她有把它畫下來,所以我就順道過來看看幫忙解惑囉。」臉上還沾著未乾的水彩傻傻笑著回答,看了讓我不禁替他覺得好笑。
 
  「是喔。」但在知道事情真相後,我便自討沒趣地將注意力放回電視上。
 
  「就是這張。」媽媽很快地走下來,手裡拿著一張看似放了有段時間且已經泛黃的水彩紙。上頭畫有一顆顆小小的球狀花朵,有深有淺的紫紅色,看起來就像是被聚集而成的棒棒糖海。
 
  「這個叫做千日紅。」接過紙張仔細端詳,過沒幾秒就辨認出來,店長果真不是作假的。
 
  「又叫做『圓仔花』、『百日紅』,可以拿來治療支氣管等疾病喔。花語是『不朽』或是『永恆的愛』。」
 
  「永恆的愛啊……」順手關掉電視,意外地聽到他們的對話內容。
 
  特別是其中的一句話,在我這可以隨意改變他人緣分的人耳裡聽來格外諷刺呢。只要讓我握過手,誓言什麼的……全都化為烏有。
 
  「原來如此,那你店裡有這種花嗎?」
 
  好機會! 我心裡竊喜,這是上睿大哥贏得媽芳心的大好時機啊!
 
  「嗯,現在正值它的花期,所以店裡有不少。」如實回答,從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根本沒想這麼多。
 
  真是個大呆瓜!我在心中這麼暗罵著,不過任憑我怎樣惋惜他的反應,對方也感受不到啊。
 
  「啊、啊啊!」突然大叫了一聲,帶著疑惑表情的兩人同時看向我。「等等吃完飯後我想去上睿大哥的花店。」
 
  「你要幹嘛啊?」媽一臉狐疑的看著我,被盯上成獵物的那種眼神實在是不敢招架啊。
 
  「我要買花啊。上睿大哥,可以吧?」
 
  他還是一臉不懂我想幹嘛的呆子樣,愣愣地回答:「沒問題啊。」
 
  「好啦,那就這樣,快來吃飯囉!上睿大哥你也過來!」
 
 
  將飯後工作收拾好後,我隨即拿了件外套與上睿大哥回到花店。一路上,他很紳士地走在靠向車輛的那邊,這種小動作也會留意到,這樣的好男人一定可以給媽媽幸福的。畢竟,爸爸都有自己幸福的歸宿了,媽媽沒理由空著身邊的座位吧?
 
  因為按耐不住,我乾脆開門見山說了自己的想法:「剛剛那麼好的機會你怎麼沒抓住呢?」
 
  「什麼機會啊?」
 
  果然沒意識到。
 
  「就是花的事啊!正好、媽媽喜歡千日紅,你可以假借這名義給她一個驚喜嘛。」
 
  「咦咦咦──?怎麼這麼突然啊?我、我不敢啦……」
 
  說真的,看大叔臉紅的畫面實在挺詭異的。只不過我不知道這傢伙是在純真什麼的?難道這是他──
 
  「這是你的初戀喔?」我脫口而出。
 
  當對方的臉從原本的番茄紅轉為火龍果紅,我才知道自己說中了。一方面佩服他的情竇初開外,一方面我也替他感到悲哀。這三十年頭的人生他到底是怎麼度過的啊?該不會真的只有花吧?
 
  「好啦好啦,我不打算鬧你了。」
 
  「你這小鬼別隨便欺負大人好嗎?」拿出不算威嚴的樣子,實在是連一咪咪威嚇的功效也沒有。
 
  「你這樣真的追不到我媽喔。」帶點憐憫的語氣,我開始替他坎坷的愛情路感到擔憂了。
 
  當事人不主動,月下老人是不會幫你的。
 
  有股衝動讓我想要去握他的手,接下來……事情就好辦啦!只不過,對方的回答卻是我壓根兒也沒想過的。
 
  「沒關係……」
 
  「蛤?」沒關係?難道他打算繼續單戀下去?
 
  「我不會告白的。」
 
  「等、等等!你在說什麼啊?為什麼?」我的音量不自覺地拉高,不認識的人還以為是父女在吵架而看了過來。
 
  「我……不想愛人……」和下午露出的表情相同,又是那張落寞的臉。
 
  明明都喜歡上了,居然還說什麼不想愛人?這人到底在想什麼啊?
 
  「為什麼?是、是怕追不到嗎?」我用力抓著他的雙手,上睿大哥一直不回應的舉止把我逼急了。
 
  「我可以幫你啊!」
 
  不行,為了媽也為了上睿大哥……我不能再讓一段緣分就這樣錯過了。
 
  不會再有錯誤的緣分。
 
  五年前立下的願望,我要貫徹它。
 
  見他不說話,我真的急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我鼓起勇氣說:「我、我有個秘密……這是真的!你一定要相信!」
 
  我豁出去了!為了重要的人的幸福著想,其他人要怎樣看待我都無所謂了!
 
  「我、我可以牽人紅線!」
 
  只有在這個時候,我多希望可以用這能力去牽起一段不該被遺忘的緣分,它有不被放手的理由。
 
  聽完我的自白,他睜大著眼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我。
 
  這是很自然的反應,說出來我心情也輕鬆了點,「我沒有說謊。」而我也只能這樣說,畢竟,這種能力不可以透過實驗證明。
 
  「是嘛。」不是疑問語氣,上睿大哥掙脫其中一隻被我緊抓不放的手,並輕拍著我的腦袋。
 
  他相信我了?這樣說他也信?
 
  「不過,就算是這樣,我也不用。」但他卻這麼說。
 
  望著對方的雙眼,原本以為只要坦白了秘密,就能讓他改變想法。
 
  不過他卻拒絕了。
 
  「騙人……」
 
  既然這樣你為何要露出那種很難過的表情?有什麼好堅持的?「一直以來……我都深信你可以帶給媽幸福的啊!為什麼要這麼簡單地扼殺我的期待?」
 
  「我是在騙自己沒錯……」一句簡單的話擊碎最後一道防護線,我低著頭不想透露出早已濕紅的雙眼。
 
  「好啦,趕緊去挑花吧。」又是拍了拍我的頭,他握著我的手腕力道不大。
 
  被牽動的身體現在早就不想走了。
 
  還擅自轉移話題?我現在一點挑花的心情都沒了啦!你這白癡!
 
 
 
 
  望向下著雨的窗外,一個莫名的回憶撞進腦中。穿著大衣的男人,愣愣地站在媽媽的工作室外。淋的一身濕,目光卻一直聚焦在某個地方。兩年前,那時的我只是覺得這人很怪異。
 
  「玟玟?」盛裝打扮的爸爸輕喚了我一聲。
 
  在這餐廳裡,我們正在慶祝我接下來的十八歲生日。
 
  「啊?怎、怎麼了?」
 
  不只他,坐在隔壁的懿欣小姐也看著我。
 
  我挑的衣服難道真有這麼糟糕嗎?還是……我的頭髮又亂掉了嗎?
 
  「麵掉了喔。」爸指指我手上的叉子,果然,剛捲起來的麵條幾乎都掉回盤子裡了。
 
  「喔、喔,啊!」還沒反應過來,一條麵就這樣掉在我的裙子上。
 
  「玟……姊、姊……麵……麵、麵!」小寶寶牙牙學語地說著。
 
  「玟湘,妳在煩惱什麼嗎?想的這麼出神。」貼心地從皮包內拿出濕紙巾,懿欣小姐一臉擔心地看著我。
 
  「沒、沒事。」接過濕紙巾,為了要掩蓋不自然的反應,我低下身故作擦拭著裙子,但腦子裡卻還是昨天的事。我現在表情肯定很臭。
 
  「哇……啊……啊!」突然,小寶寶嚎啕大哭了起來。
 
  「啊,寶貝是不是又尿尿了啊?」
 
  「可能是吧……你們先聊,我帶他去廁所換一下尿布。」
 
  起身後,我只看見懿欣小姐抱著小寶寶的身影走入了女廁。
 
  「爸。」
 
  「怎麼了嗎?」
 
  「我知道我問這很奇怪,只是有點好奇……你當初為什麼會想和媽結婚?」
 
  「畫畫的樣子。」他沒有多加思索就回答,「她畫畫的樣子,比她筆下的那些花還美上一萬倍。」
 
  既然這樣,你為什麼還要離開她?很想替媽打抱不平啊……一股厭惡感讓我怒瞪著自己的手掌,如果不是因為這個能力……
 
  「那你覺得,會不會有其他的男人也因為這個原因愛上她呢?」
 
  「我並不是要吹捧自己的眼光好,但一定會有。」看著眼前的笑容,我想媽當初愛上的也是這個笑容吧。
 
  只可惜,這個笑容現在再也不屬於媽的了。
 
  用完餐,又閒聊了一下後,時間也不早了。
 
  「要不要我開車送你回去啊?」望向爸離婚之後買的新車,裡頭懿欣小姐和小寶寶已經在副駕駛就坐定位了。
 
  「嗯,不用了沒關係。雨也停了,我可以自己走回去。」指向天空,烏雲散去,皎潔的月光灑下。「真的啦!你趕緊帶小寶寶回家睡覺了。」
 
  已經躺在媽媽懷裡打盹著,看起來真是幸福到令人嫉妒啊。
 
  在我打過包票確定一路上會很安全後,爸才駕駛著車離開。
 
  看著駛離的車,我腦中全是方才的對話。
 
  『所以現在有人喜歡妳媽?』
 
  『是啊,爸應該會給媽祝福吧?』
 
  撫過無名指的戒指,那只另外一個現在已經是由別的人戴了。『那是當然的。同一片世界底下,愛她的那個男人才是迎接她的避風港。』
 
  一模一樣的話。
 
  『但對方還不敢告白。他說……他不想愛人了……』
 
  『妳信嗎?』他的笑容意味濃厚,肯定是猜中了我的答案才這樣問。他只是想要我親口說出,確認自己的想法。
 
  望著曾經住在一起的那個人,每當我有不高興的事回家抱怨時,他都會給予肯定的眼神,其中透露著要我:忠實於自己的感覺。
 
  現在,我也感受到了。
 
  『當然不信!』
 
  『既然這樣,有什麼好猶豫的。』他的笑容依舊不變,不管五年前後,依然如此。
 
  看來他知道我心中的答案是什麼了。
 
  『爸,我還想問你一個問題……』
 
  『嗯?』
 
  鼻頭一酸,我發覺即便那些事都過去了,一個勾勒,還是會有股崩潰的衝動,『五年前……為什麼要離婚?』心中的忐忑不安撞擊著即將斷裂的思緒,如果是現在的我應該能接受。
 
  接受當事人的自白。
 
  『感覺不對了。』
 
  這什麼回答?
 
  『因為感覺不對了,但因為愛過,所以不想要她受傷害。』
 
  『所以才……?』才這樣?離婚收尾?那我之前的擔心自責呢?那又算什麼?
 
  『這是我的答案,現在的妳應該還無法體會吧。』寵溺的笑著,熟悉的時光似乎又回到我們之間。
 
  『少小看我了。』
 
  『十年後妳再去玩味這句話,就會懂了。』他讓話題中止於此,我也無心追究。
 
  但是我更清楚了,他口中所謂的「感覺變了」真正的原因:是因為我。
 
  沒錯,正因為是我改變的,所以我一定要再牽起。
 
  那段不該被遺忘的緣分。
 
 
 
 
  「奇怪?人怎麼不在花店啊?」在回家之前,我還是決定和上睿大哥再說清楚一次,但顧店的店員卻說店長今天根本就沒去店裡。
 
  「學人家翹什麼班啊?」垂頭喪氣的我踏著沉重的步伐走回家。
 
  經過工作室時,不小心和開門走出的人迎面撞上。
 
  「不好意思。」
 
  「我才抱歉……咦?這不是玟湘嗎?」
 
  抬起頭,果真是那張聲音主人的臉。「上睿大哥?」
 
  奇怪了,他怎麼在這裡?我記得這時候媽沒有課啊?
 
  「我不是來幹壞事的喔。」
 
  「幹嘛不打自招啊?我又沒這樣想。不過既然不是,那到底來這裡幹嘛啊?」
 
  「昨天和妳聊的那些我想了很多。所以……我是來送東西的。」
 
  透過玻璃窗我看到了,明亮的月光正好照射在一幅畫上,是整片的鬱金香園,裏頭站著一名女子,她的五官和同住屋簷下的人長得幾乎相同。
 
  「鬱金香的花語?」我明知故問,但還是想從他口中得到肯定的答案。
 
  「愛的告白。」他臉說有多好笑就有多好笑,就跟著情竇初開的國中生沒兩樣。
 
  賓果。
 
  如果真正的緣分到來,就連月老也抵擋不了。
 
 
  「其實,有一件事我一直很想澄清。」送我到家門口,對方突然提起這麼一句話。
 
  「妳媽並不是我的初戀喔。」
 
  「什麼?」
 
  他一如往常地笑著,這男人……我被騙了!
 
 
 
 
  上睿大哥在3022的病方門口躊躇了一會,我在後面等著他什麼也沒說。在他推開門後,裡頭靜謐的氣氛彷彿與外頭隔絕。若不是一旁被微風吹過而凋謝的花瓣,我還真以為周遭的時間就被定格住了。
 
  有名女孩躺在床上,上睿大哥看她的眼神很和藹,卻也很寂寞。是那種,我最不想看到的眼神。
 
  「小芳,哥哥又能夠愛人了喔。」他小心翼翼撫摸著還在沉睡的少女臉頰,她就是上睿大哥的妹妹吧?那名因為意外而就此變成睡美人的親人。
 
  「下次……再介紹給妳認識喔……」
 
  我感覺到寂寞與沉重加在雙肩上,如果這是上睿大哥一直以來獨自承受的,但他卻能露出那麼溫暖的笑容,讓周圍的人感覺幸福,這樣的人是如此偉大,此刻,我感觸很深。
 
  來到病房前,他的一句一話像是在訴說著小說中的橋段,但臉部情感的變化卻又告訴我這是真實發生的。
 
  『我妹她曾經快要抓到自己的幸福了。就算她愛的人還不清楚這份感情,但她還是勇敢地追求著。喜歡上一個人後,不只是個性,就連小芳的人生也就這樣改變了。原本的她是個內向的孩子,什麼都不敢嘗試,但自從有個對象讓她崇拜讓她嚮往時,她讓自己變勇敢了。』
 
  『看見這樣的她,那時的我深信,總有一天,我也會遇上一個能改變我,讓我付出全部的人。』
 
  『但是我不知道喜歡一個人原來要付出的代價有那麼多。因為對方,我妹出事了。我很錯愕、很難過、很痛苦、很想死……這些負面情緒排山倒來的來,我抓不到岸邊的救命繩,海浪無情的將我吞噬。』
 
  『忽然間,有個女人出現了。我不知道原來那就是喜歡,就在我發現之後,她離開我了。永遠張不開的眼睛還有冰冷的軀體將我打進了痛苦的深淵。好可怕的痛……感受過後,這使我再也不敢愛人了。』
 
  『那過程,只有綻放的花會陪我等待沉睡的妹妹,每種花有每種花語,一天又一天……小芳住的那間病房有不同的花陪著她。』
 
  『就算如此,我還是很寂寞。』
 
  『一直到某天,妳媽工作室外所掛的杜鵑深深打動了我。』
 
  我想起來了,下雨天,外頭站著一名男子。
 
  我想起來了,杜鵑花的花語:(被)愛的喜悅。
 
  「所以小芳……妳也得快點起床。」他眼眶落下溫熱的眼淚,滴落在少女打著點滴的手背上,上睿大哥頓時看來憔悴許多。
 
  將目光看向少女,我才明瞭,即便是平日帶著溫柔的微笑的那人,轉過身,也有自己不能說的傷痛,一個人,流著不能說出口的眼淚。
 
  吶,妳知道嗎?
 
  妳哥哥他啊……是靠自己的力量去愛上一個人的喔。
 
  他與愛人的紅線,是靠自己牽起來的喔。
 
  所以妳得起床恭喜他了吧?
 
  笑著祝福他啊。
 
  別再繼續睡啦。
 
  當我回過神來才發覺,自己不知道已經哭了多久了。
 
  「討厭……」輕聲地抱怨,來回的擦拭,那些情緒還是止不住。
 
  病床旁的花瓶裡,插著的藍白色桔梗是被妳遺忘在世上家人的告白。
 
  花語是:幸福再度降臨。





第一次重寫後記:
如果是老讀者應該知道這篇是關燁的舊文新寫(忘了就算了ㄏㄏ)。雖然說是「新寫」,但主要變動的就是排版跟一些冗詞錯字等等。基本故事架構是沒有改變的。舊文章名字是《牽紅線》,換新名字單純就是覺得應該要賦予它新生命啦。不過看來看去好像舊名字比較適合?嘛嘛~能看懂內容比較重要啦,小事就別介意了(欸。
不過再次整理還是花了我半天超過的時間,原本的新文就這樣被擱置著了嗚嗚

但是至少重新再看一次的心得是:天啊我還是好喜歡這篇故事喔喔喔喔!
嗯嗯!光是這樣我就心滿意足了!非常開心ˊ艸ˋ而且也更喜歡這系列了!同時決定要把系列名字改成《蝴蝶效應》,同樣會更新在POPO,一樣!就請大家多多指教啦^q^

第二次重寫後記:20170728
大致上都沒有更動,只有把排版調整更順眼一些。
會再進行一次更新是要為了後續文預做舖梗,沒錯!蚊香的故事要繼續啦!還請大家期待溜~~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8710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關燁|零祈點──|蝴蝶效應|GY|奇幻|戀愛

留言共 0 篇留言

此作品限屋主留言!

前一篇:難得的日誌,然後幾件事情... 後一篇:[達人專欄] 醒來之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thouse
歡迎來小屋看原創小說。「賢者轉生(偽)」第三部完結;「比史萊姆還不如」第三部連載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1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