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5 GP

【翻訳】第六章 神聖圓桌領域 卡美洛 第四節『哀嘆之壁』

作者:最強醬奴廚†千秋殿下│2016-08-10 21:10:27│贊助:98│人氣:1826
第四節『哀嘆之壁』

Dr.羅曼
「真厲害哪……這是何等城寨啊。」
「這就是這個時代的中心,有著聖地的領域。」

瑪修
「像是要拒絕外部一樣巨大的白亞之壁……」
「那就是……聖都……?」

達文西
「看來是這樣沒錯呢。」
「哎呀呀,完全變成晚上了……」
「瞧,看看那邊。」
「那就是城牆的中心……聖都的正門吧。」

達文西
「聚集了相當數量的難民呢。」
「有接近千人了吧?」

Dr.羅曼
「在等著叫聖拔的儀式吧。」
「可以嗎。我們也悄悄地去打擾一下吧。」
「只要能進去聖都的話也比較容易有面見那個叫作獅子王的機會吧。」

達文西
「了-解。」
「那麼,就先把振翼機給收起來吧。」
「開車進去的話果然還是太引人側目了——」
「是誰呢? 躲在岩石後面偷看我們的傢伙?」

???
「嘿嘿嘿……這傢伙是上等貨色啊。」
「從沙漠來的是吧? 穿著很奢華的衣服啊。」
「看來是要趕去參加聖拔的儀式哪。」
「不想說甚麼難聽話。 不過還是請回吧。」
「當然是請你們把全身行頭給脫下來,再說了哪?」
「安心吧,會比照市價一成給你們買下來的。」
「……真是,自從獅子王大人來了。只要在這裡堵著的話,」
「像你們一樣的凱子就會跑來了哪?」

達文西
「原來如此,是鎖定難民的搶劫買收業者嗎!」
「要我來說的話也真的是很有效率啊!」
「不過吞食弱者的買賣我可不允許!」
「千秋君,」
「給他們小示懲戒吧!」

≪交給我!≫
≪達文西醬也小心呢!≫←

-戰鬥突入-

???
「哳,認輸了啊!投降,投降啦]!」
「小利頭就掉了性命可不划算!」

達文西
「還真是懂進退的盜賊呢。」
「聽說話的口音,難道是穆斯林商人?」

???
「蛤?還真是說了令人懷念的名字呢夫人。」
「稍微之前的話,確實是那樣子呢。」
「愉快貪婪的聚集體!」
「可是做了跟十字軍作為對象也沒問題的買賣的傢伙啊!」
「嘛,自從聖都出現之後,」
「就很乾脆地被獅子王的補佐官大人給擊潰了。」
「俺是因為靈機一動的關係哪。」
「給他下跪之後就放過俺了啦。」
「一把頭抬起來之後除了俺以外所有人的腦袋都被砍下來的這如今就是個笑話啊!」

瑪修
「……怎麼這樣。」
「把現地的商人給,單方面的殺害……」

???
「哦。好機會,大意了哪騎士小姑娘!」
「你們這些傢伙,快逃快逃!」

商人們
「咻-!」
「塞爾漢老大,先閃啦!」

達文西
「啊,給我等等! 還想要談更詳細的耶!?」

塞爾漢
「想要聽的話就交出甚麼東西哪! 雖然這麼說,」
「你們太可怕了才不會交換哪!」
「再會啦,奇怪的老兄們!」
「……不過就此請回這一點可是真正的忠告哦?」
「不想說甚麼難聽的。」
「要是還想要身為人的話,就千萬別接近那座城哪。」

瑪修
「……盜賊集團,撤退了。」
「要追嗎,召主?」

達文西
「不,沒有那個必要唷。」
「或者說,那樣的傢伙不像是能抓得到的樣子。」

Dr.羅曼
「說的也是呢。雖然他說了很危險的話,」
「不過我們也只有跳進虎穴可以選擇了。」
「還有就是,剛才的是現地人呢。」
「完全沒有從者反應。」
「難道說就像倫敦時候的基奇爾君一樣,」
「也許是從不同年代混雜來的也說不定。」

瑪修
「是那樣的嗎。即使不是從者,」
「也有著相當的強度……」

達文西
「嗯-。雖然自己說自己是甚麼商人,」
「不過實際上是個軍人也說不定。」
「嘛,那部分是我們不該知道的事情了。」
「比起那個還是趕快到聖都吧。差不多要有所動靜了。」

Dr.羅曼
「啊啊,大家小心。」
「用斗篷蓋住身體,極力不要太顯眼哦!」

-場景轉換-

瑪修
「……順利潛進來了。」
「這裡是難民群的邊緣,離正門是最遠的……」

Dr.羅曼
「……雖然我想你們可能已經查覺到了,不過還是先做個報告唷。」
「在你們的周圍有高濃度的魔力反應。」
「將難民們的周圍給包圍著。」
「可以視別到嗎,瑪修?」

瑪修
「……是的。那個是……」
「從聖都出來的騎士的樣子。」
「每個都不發一語地守著難民們……」(轉白天)

≪突然之間變成白天了!?≫
≪抱歉,睡著了嗎!?≫←

瑪修
「前輩,不是那樣的……!」
「是突然間,太陽就升起來了!」

難民們
「……怎麼了……?」
「……不知不覺太陽升起了……?」

???
「冷靜下來。」
「這是獅子王所帶來的奇蹟——」
「”隨時予以太陽的祝福”。」
「這是我王,賦予我的祝福。」

瑪修
「召主,在正門出現了騎士。」
「那是——那個,人是—–」

難民們
「高文卿! 是圓桌騎士,高文卿啊!」
「聖拔要開始囉! 可以進入聖都囉——」

Dr.
「接收難民開始了嗎!?」
「感知到了非常強烈的從者反應的說!?」

達文西
「…………糟糕。」
「不可能,居然會發生這種事嗎。」

Dr.羅曼
「……李奧納多? 怎麼了,一點都不像你哦!?」
「發生了甚麼!?」

達文西
「千秋,瑪修。」
「立刻離開這裡。」
「現在還來得及。」
「說甚麼聖拔。文字不是完全不一樣嗎。那些傢伙是——」

高文
「大家。對於各位自行聚集來到聖都這件事,」
「非常感謝。」
「人類的時代為毀滅,而且,」
「這個小世界也即將要毀滅了。」
「主的審判已經下達。」
「如今地上所有的土地,已經沒有人居住的余地。」
「度的。」
「除了這個聖都卡美洛以外,任何地方都是。」
「我等聖都市完全,完美的純白千年王國。」
「穿越這個正門後就是理想的世界在等著。」

難民們
「喔喔……! 傳說是真的哪!」
「圓桌騎士……是何等的神聖……」
「即使是異鄉的騎士,那份光輝不是虛假……」

高文
「謝謝。」
「來到這裡必定有著一段又長又辛苦的旅途吧。」
「我王會接受所有的民眾。」
「無論是異民族或是異教徒皆無一例外。」
「——只是,在那之前。」
「只要能得到我王的允許,為前提。」

難民們
「有誰在正門上喔!?」
「喔喔,那是——!」

???
「——被引導至盡頭者有所限制。」
「人之根本乃墜入腐敗之物。」
「因此,我將選出。」
「絕對不會汙穢的靈魂。不被任何邪惡擾亂的靈魂。」
「——與生俱來不變的,」
「永劫無垢的人類。」

難民們
「——怎麼啦,這是甚麼光!?——」
「——明明是這麼強烈的光芒卻一點也不感到暈眩!?——」
「——喂。你,在發光嗎?——」
「——媽媽,閃閃發光的唷?——」

???
「聖拔結束了。僅有三名召入。」
「去回收吧,高文卿。」

高文
「……遵命。」
「各位。實在是可惜。」
「不過這也是為了在之後連接人世。」
「王期望著你們的肅正。」
「那麼——接下來,就開始聖罰。」

肅正騎士
「————。」

難民們
「哎……騙人……的吧?」
「等等,為甚麼架起了劍呢……?」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求求你,不要殺我,不要殺……!」

瑪修
「恐慌狀態!」
「騎士們,把難民的大家給……!」

達文西
「但是他們逃不了。完全被包圍了。」
「從一開始就是這個打算了,聖都的騎士。」
「不過只有我們的話還有辦法逃。」
「千秋君。明白吧?」

≪啊啊,打開大家的突破口!≫←

瑪修
「好的! 不管是哪裡都可以,」
「打亂騎士們的圓陣!」
「召主,請將魔力轉給我!」
「我,絕對不會輸……!」

達文西
「……真是的。」
「這麼一來,接下來的展開也是確定了哪。」
「嘛,沒辦法。」
「仔細一想,我也是稍微有點太萬能了呢。」

Dr.羅曼
「李奧納多……?」

達文西
「沒甚麼,只不過是自言自語啦!」
「我也贊成千秋君!」
「一千人就算沒辦法也能幫到百人!」
「來去把那騎士們的包圍給打垮囉!」

-戰鬥突入-

瑪修
「敵性集團,擊破!」

難民們
「怎啦,同伴拆夥了嗎……!?」
「不管怎樣,幫了大忙!」
「大家,這邊啊——!」
「現在的話可以逃走囉——!」

「鳳嗚,鳳-嗚!」

瑪修
「成功了……!」
「雖然只是一點點,不過擾亂了敵人的重圍!」
「這樣的話聚集的人們也……!」

肅正騎士
「———。」

瑪修
「倒下的騎士正在消失。」
「這些騎士們到底……」

Dr.羅曼
「反應雖然也是有人類,不過近半是接近英靈。」
「是根據強大的魔力而改寫的生體兵器一樣的東西。」
「這種事情……可不是人類的業哦……」
「那個獅子王啥的真的是英靈嗎!?」

肅正騎士
「去向阿格凡大人報告。」
「正受到了來自從者的妨害。」
「即便是英靈也無例外。」
「受到聖罰者,不管是甚麼都是不需要。」

Dr.羅曼
「敵影多數,是增援。」
「敵性反應,正朝著你們的位置殺到!」
「已經夠了,快逃!」
「這樣下去會被數量壓制哦!」

瑪修
「可是……! 我們不戰的話,」
「難民的各位就……!」

Dr.羅曼
「甚麼!?」
「從別的方向也確認到魔力反應!」
「這是——其他也有開始戰鬥的人在哦!」
「你們在西邊,這個不知道是誰正擊破了東邊的陣形!」
「這樣的話也多少減輕了負擔的樣子了!」
「達文西醬!」

達文西
「了解,到了極限也要阻礙他們!」
「要上囉,千秋君!」

-戰鬥突入-

肅正騎士
「妳被選上了。」
「歡迎,進入聖都吧。」

難民的女性
「不要,離開!」
「啊啊……盧修特,盧修特!」
「快醒醒,盧修特!」
「居然痛毆孩子,做這麼過份的事情……!」

難民的孩子
「啊………啊……。」

難民的女性
「要帶走的話我的孩子也要!」
「不能放那個孩子一個人!」

肅正騎士
「那個孩子沒有被選上。忘掉吧。」
「妳身已然以非妳之物。」
「不允許例外。不允許親愛。」
「在理想的靈魂,做為人的自由不被允許。」

難民的女性
「我會遵從獅子王大人! 不管甚麼我都做!」
「所以拜託,這個孩子也一起……!」
「我會好好吩咐他的!」
「接下來要將獅子王大人獻上祈禱,這樣!」

肅正騎士
「……不。你們不自己將神給捨棄。」
「這點這個幼子也是。」
「虔誠的信仰是值得尊敬之物。」
「因為如此,相當於生命本身。」
「至少,跟那份信仰一同沉睡吧。」
「妳的孩子,被你們的神所選上了。」

難民的女性
「啊啊——不要,不要——」
「拜託,只有那個孩子!」

肅正騎士
「……愚蠢。」
「坦護了,自己的孩子,這種事。」

難民的孩子
「啊咧……媽媽?」
「怎麼了嗎,已經,早上了?」

難民的女性
「啊啊……盧修特……太好了。」
「我的希望……我的……人生(生命)……」
「就請……健康地……」
「希望美好的每一天,都能得到……」

難民的孩子
「媽媽,在哭嗎……?」
「有甚麼難過的事情嗎……?」
「真是的,愛哭鬼呢。」
「還有啊,被那樣抱著有點難過唷?」

難民的女性
「……………………。」

肅正騎士
「扣庫馬2的報告。一名,生命活動停止。確認落選。」
「無法衡量自己價值的人,沒有進入聖都的資格。」
「處理掉孩子之後,勝罰再開。」
「———以上報告。」

難民的孩子
「……媽媽?」
「是誰啊,那個人? 是媽媽的朋友?」
「呀!?」

肅正騎士
「真是不敬。 居然將我等肅正騎士同以落選者同格。」
「剛才的母親被選上肯定是有甚麼弄錯了。」
「跟母親一同,無用的山之民給處決——」

瑪修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嗚,咕……嗚嗚,嗚……!」
「敵,騎士,擊破,了……!」
「可是,可是……!」
「我,明明看到了,卻趕不上……!」

≪瑪修,拜託妳保護那個孩子了!≫
≪……帶著他逃走囉,瑪修!≫←

瑪修
「好的……!」
「瑪修・基利耶萊特,將會全力保護他!」

Dr.羅曼
「啊啊,這正是機會!」
「再繼續這樣,接近正門的話就回不去了!」
「你們也從西邊突破吧!」
「從那裡的話還來得及!」

高文
「那是個無法實現的願望。」
「因為你們,就要在此結束性命。」

瑪修
「——!」

高文
「了不起的暴動。在異教徒中,」
「也還有像你們一樣的”戰鬥者”存在呢。」
「不過,那也到此為止了。」
「擾亂聖都之門的罪值以萬死。」
「圓桌騎士,高文。」
「做為被委任此聖罰之人,將你們處決。」

-戰鬥突入-

高文
「圓桌騎士,高文。」
「做為被委任此聖罰之人,將你們處決。」

Dr.羅曼
「Sir・高文!」
「被稱為太陽騎士,第二聖劍的所有者!」
「這已經無所疑問……!」
「毀滅十字軍,在聖地建造出聖都的就是」
「圓桌騎士——亞瑟王的騎士們!」

≪在特異點F遇到的,那個!?≫
≪在倫敦遇到的,那個!?≫←

Dr.羅曼
「不,確實是亞瑟王沒有錯,
「不過那跟之前哪一個側面都不同……!」
「剛才所觀測到的從者的靈基出力遠遠在資料上的亞瑟王之上!」
「那個已經不是容納在從者格之內的東西了!」
不過,亞瑟王為什麼成為了那樣的怪物……!?」

高文
看來是有著使用遠望魔術的魔術師在的樣子呢。
「……那麼,你們就是人理的守護者嗎。
「"異邦之星閃耀之時,白亞之結產生龜裂,」
「王之威光蒙上陰影,神託之塔倒塌崩落——"」
…可惜啊,要不是這樣的相遇,
「也許,也能有共存之道吧。」

Dr.羅曼
「魔力反應,增大至數倍…!
「高文是認真的…!
「說到高文就是持有約定勝利之劍的姊妹劍,」
「在亞瑟王之後寶具的持有者…!
「再加上現在是白天吧!?」
「要是這樣的話完全沒有勝算! 必須撤退!」

≪白天又怎麼樣呢!?≫
≪白天三倍的傳說嗎…!≫←

Dr.羅曼
「沒錯,根據聖者的數字強化身體…!
「在白天的Sir・高文可是無敵的唷!

高文
「——做不到的唷。」
「只靠你們的話,撤退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為了讓難民逃走殺開一條血路,」
「如今,又為了拯救一個柚子深入敵陣。」
「那個代價就是這樣的結果。」
「還以為是已經做好了覺悟才有這樣的行為呢?」

瑪修
「不行,無法脫離!
「要進入戰鬥了,召主!」

—戰鬥突入—
瑪修
「不行,召主…!
「對白天的他攻擊不管用…!

達文西
「再加上好像還沒有使出實力。」
「好像不打算使用寶具的樣子,簡直毫無辦法。」

高文
「哦呀,你們那邊也有還存有餘裕的人在的樣子。」
「當然,我不使用聖劍。」
「因為你們不是值得我使用的強敵。」
「就這樣,當成一介的賊子來處理吧。」

瑪修
「………。」

達文西
「(查覺到的嗎,千秋君。瑪修從剛才開始狀況就不太好)」
「(不只是手腳施展不開。瑪修從根本上就沒有把高文當作敵人)」
「(這樣下去真的很不妙。得想辦法爭取時間。只有一點點就行了)」

「鳳嗚,鳳嗚!」

≪高文,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高文!聖拔到底是甚麼!?≫←

瑪修
「召主!?」

高文
「呼姆。」
「本來是用不著說的事情……」
「不過要是為了袒護女性,而讓自身曝於危險之中的提問的話」
「就沒有不回答的理由了呢。」
「異邦來的召主。」
「你的名字是?」

≪千秋啦≫←

高文
「謝謝。」
「那麼我也重新報上名吧,千秋。」
「我是高文。」
「是侍奉於不得不守護人理,建築這個聖都的大人——」
「既是騎士之王也是純白的獅子王。」
「亞瑟王的騎士。」
「我們所尋求之物,」
「即是任何人也無法侵襲的理想鄉的完成。」
「只有順守獅子王的法律,」
「成就純白的千年王國才是人唯一的生存之道。」
「為了這個目的而選出善良的人類,」
「並且排除不被選上的人們。」
「就只是那樣,」
「我們是基於我們的正義而行動。」
「然後,你們拒絕了這件事。」
「儘管是一時的感情,也否定了獅子王的聖拔。」
「王室連一次的過失都不容允許。」
「……所以,請覺悟吧。」
「你們現在,」
「正與獅子王,還有其下的圓桌騎士為敵。」
「看是在這裡被我所討伐,或是被我以外的圓桌騎士給討伐——」
「無論如何命運都已經決定了。」
「讓你們感到苦痛非我本意。」
「還請,速速接受自己的命運。」

≪做這種自以為的事……!≫←
≪才不會輸給你們……!≫

瑪修
「太有勇無謀了……!」
「不行,召主!」

瑪修
「………!」

高文
「有勇無謀的妳也是一樣。」
「不,那份心境連千秋也會感到嘆息的。」
「妳如今仍不視我為敵人。」
「帶著那樣的心態,為何要來到戰場。」
「妳說過要守護那個柚子。」
「因為憎惡殺了母親的肅正騎士而打倒。」
「明明是那樣,卻沒有將那份殺意投注在我身上。」
「聽好了。殺了那個柚子母親的人是我。」
「這是我所下令的聖罰。」
「是我所允許下的殺戮。」
「肅正騎士只不過是聽從命令。」
「妳在這個場上應該憎恨的敵人,就是身為司令官的我。」
「連這道理都無法認識到的人卻上了戰場,」
「就是對我等的汙辱給我銘記在心!」

瑪修
「……!」

高文
「結束了!」
「那個盾,對妳來說負擔太重了!」

≪瑪修……!≫

路奇烏斯
「目中無人的是你那邊啊,Sir・高文。」
「個人的信條,和戰場上的活躍是不同的東西——」
「譴責她信條的資格,你可沒有。」
「淪落外道的話更是如此。」

高文
「甚——麼?」
「你——你,是——」

≪路奇烏斯!≫←
≪銀之腕的人!≫

路奇烏斯
「問候晚點再說!」
「現在正是專心面對當前之敵的時候!」
「圓桌騎士的祝福由我來破解。」
「Sir・高文,不足為懼。」
「畢竟不曾輸給過你們。」
「不是實力面的問題,而是存在上。」
「……我也努力做了些甚麼。」
「挫下強豪,扶持儒弱。」
「那份果斷總是,比起任何事都要來得正確。」
「那樣的話,這份光輝就為了千秋。」
「——打開開關(x)、銀色の腕!」

高文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為何你會在這裡!? 不,在那之前——」
「Sir・貝德維爾! 身為圓桌騎士的你,」
「打算背叛王是嗎!?」

≪甚——≫
≪你說甚麼————!?≫←

高文
「壓退了我的加拉丁……!?」
「怎麼可能,難道真的是努亞達之腕——!」

貝德維爾
「咕,嗚嗚嗚嗚嗚嗚嗚……!」

瑪修
「這個味道——難道說,正在燒著嗎!?」
「那整隻手腕,身體的內部在!?」

貝德維爾
「別在意,比起那個盡快!」
「現在的話能夠撤退!」

達文西
「正有那個打算! 就趁路奇烏斯君在戰鬥的時候先把後方的敵人給先打倒了!」
「要逃囉,千秋君!」
「跟白天的高文卿甚麼的為對手實在是沒有辦法!」

≪了解!≫
≪真不愧是達文西醬!≫←

瑪修
「沒錯,可靠的萬能從者!」
「路奇……貝德維爾先生! 快一起!」

貝德維爾
「噯……哦,呀!?」
「真,真是有力呢,Lady!?」
「居然拿著盾單手把我給抬起來!」

瑪修
「召主,這孩子拜託了!」

≪交給我!≫
≪哦!≫←

達文西
「那麼諸君,做好對閃光、對衝擊防禦囉!」
「具體來說就是把嘴巴張開然後把眼睛跟耳朵塞起來!」

高文
「……!」(閃光)

高文
「貝德維爾!」
「等等,到底是怎麼回事!?」
「像你——像你這樣的騎士,」
「為什麼會出現在這樣的戰場上……!」

————————

這禮拜莫名的感到很累,
晚上八九點就睡著了,
有幹勁的時候網路又偏偏剛好爆炸,
本來打算看能不能兩天翻一節的頻率更新,
不過看來還是只能在周末做了,
這篇也是偷偷在公司偷翻的,
看來身為一介社畜只能這樣了。

雖然覺得每次過了那個風潮逐字翻翻了也不會有多少人看,
反正就看幹勁燒到哪是哪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8483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Fate/Grand Order

留言共 12 篇留言

Akallabeth
嗚嗚貝迪維爾好拼命啊...

08-12 16:03

最強醬奴廚†千秋殿下
啾恩甘捏!08-12 16:09
純粹路過的雞
千秋出現了!這幾天都在千秋台圍堵你但你都沒出現QAQ

08-12 16:06

最強醬奴廚†千秋殿下
網路壞掉了,今天種花才來修,晚上應該會開吧。08-12 16:09
藍羽amy
白天的高文打不過…想到某漫畫的傲慢也是如此XD

08-12 16:11

最強醬奴廚†千秋殿下
你... 還真是傲慢呢08-12 16:45
特雷修格
萬分感謝千秋大這次的翻譯...您辛苦了
這集開始了跟圓桌的衝突以及揭露了聖拔呢,然後一上來就是No2高文...當初想著不依靠好友的月神結果真的還是陷入苦戰呢

08-12 16:17

最強醬奴廚†千秋殿下
我是用戰神二姐ㄧ箭肛穿他(x08-12 16:45
グダダゲサズ‧ゲゲジ
嘆息之壁會讓我想到某個曬到太陽就會破掉的爛牆(?)。

08-12 16:29

最強醬奴廚†千秋殿下
我是想到黃莖腎鬥士尻的那面牆(?08-12 16:44
恆火存世者
為何我看到柚子那邊覺得莫名的好笑(被揍

08-12 16:40

最強醬奴廚†千秋殿下
哦哦 學妹為了一顆柚子暴怒哦哦哦,晚點回家再改了08-12 16:46
影子
萬年潛水黨幫千秋大加油 就算熱潮過了
也還是會有人想要了解整個劇情架構 日文苦手的人可是相當多呢:)

08-12 18:19

賢喵
我還特地選了貝德維爾來協助呢 結果完全打不贏嘛
最後還是借了月神

08-12 19:14

霧語
辛苦了~超期待每次千秋大的故事翻譯~~
(是說一直看到高文很難打的文章,結果用自己的非洲隊伍下去打時卻意外順

08-12 21:49

十六夜
這邊第一次打硬磨掉(因為只要打掉一部份就行) 第二次就吃令咒了
不過最後一次反而用碾的 前台上去磨一會退場後 後排大衛二姐好友(忘記選誰)一起上去轟XDDD
順帶一提後來打千年王國時都是第一層乖乖打 第二層讓好友雷恩掃掉 黑影高文用大衛二姐轟掉XDD
是說打這次活動打螃蟹時見識到綠茶的強了 之後一定會練他的

08-13 08:57

尼爾
高文超難打!用了一令咒才贏!
感謝大大翻譯!
貝德好可愛!

08-13 16:26

美嘉P
辛苦了 千秋大大 日文苦手的我只能在你這文章中得到樂趣
我打這隻也用了令咒

08-16 00:5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5喜歡★x747963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翻訳】小小茨木醬... 後一篇:【翻訳】第六章 神聖圓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0915646172楓之谷
現在怎麼賺錢啊=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