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5 GP

第三章番外 『國王大人』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8-09 23:20:33│贊助:98│人氣:12271


時間:參加王選前 魔獸之戰後
地點:羅茲瓦爾宅邸
───某一天,都是由於昴的原因開始的奇跡。
「愛蜜莉雅碳,在為了成為國王而在努力學習是吧?」
宅邸的主要人員都呆在食堂中,正在吃完飯之後的閒聊時,從昴口中說出的這個問題,打破了安靜。
沒有遺漏,進入了全員的耳中───以此開始的,一個命運的惡作劇。
聽了昴的話語,坐在旁邊歪著頭的愛蜜莉雅,邊用自己的手理著頭髮,另一隻手撫摸著坐在桌子上的帕克說到,
「是這樣沒錯,為什麼突然這樣問?」
「才不是突發奇想。這個問題一直留在我的腦中。說道到個,在我旁邊用一臉討厭的吃著青椒的女孩,搞不好會成為國王什麼的。」
「綠之惡魔,不要給我提它。」
對著回復我的話,一邊用手戳著我的額頭。
昴的額頭感到小小的刺痛感,但由於指甲的堅硬,卻能感到她的溫柔而內心感到很溫馨。看著這樣的昴的拉姆,一邊向手中的茶杯裡倒入熱水,
「真是一臉傻眼樣!」
說著諷刺的話。
撅著臉龐,昴像小孩子一樣,
「不要總是在奇怪的時候,亂看別人不想被看到的一面。還有有,飯後的茶只羅茲親有不會覺得太過差別對待了。」
「差別對待?對拉姆來說著只是優先度的問題。羅茲瓦爾大人是第一優先之後是愛蜜莉雅大人和大精靈大人,在跨越不了的牆壁之後再深深的挖掘然後穿越洞穴之後………恩,就到昴的位置差不多?。」
「捧到如此的地位,就算是我也沒遇到過啊!?」
傲然的拉姆無視了昴的話語,來到了羅茲瓦爾的身邊。在上座的看著書的羅茲瓦爾注意到了拉姆,接過的紅茶喝了一口。品味著紅茶的香味。
「嗯,果然飯後沒有拉姆的茶就是靜不下來。可以說是為了這一杯而活著?」
「這是我的光榮。」
非常的平靜,說到底這都是拉姆對羅茲瓦爾的順從的態度。
看到這樣清楚的待遇差別,不可思議的一點都不覺得不爽。雖說沒感到不爽,但是也不能說這樣就消除的昴的憋屈。
「請不要太生氣。讓姐姐這樣的都是因為雷姆,昴君。」
一邊說著,一邊安慰著不服氣的昴重廚房裡走出來的女僕少女───雙手拿著很大的托盤,拿著人數份的茶具的雷姆。
她對回過頭來的昴微笑著端上茶具,
「想讓昴君,來喝雷姆泡的茶。而讓姐姐不要準備的。」
「哦,哦,原來如此難得的侍奉精神啊,雷姆。你的覺悟,讓我來品味一下?!」
「嗯,請務必。在姐姐的監督和全力的吐血般的覺悟下,就算不能再一次泡茶也沒關係。在這一杯上堵上了我的所有的覺悟。來,請喝?!」
「為了這樣的一杯沒什麼的茶有必有如此!?」
對驚愕的昴點著頭,雷姆把那茶送到了桌上。看著浮起來的熱氣,雖然看不出和平時的茶有什麼區別,但是這是雷姆含血泡的茶。一定和鐵的味道很不一樣。
「嘛,也不在意細節了。先喝一口───恩,好喝!也不能確切的肯定和平時的味道感到不一樣的感覺的樣子。」
「這是指好喝?到底怎麼樣?」
歪著頭的愛蜜莉雅碳回著昴的莫名點評。老實說很好喝。但是雖說好喝,但也和平時的差別好像也不大。原本,像紅茶,咖啡這樣的飲料,昴基本都不怎麼喝。身為只有小孩子舌頭的自己,果然還是只有原來世界的碳酸飲料和可可這些比較好。
「回想起來,已經很久沒有和可樂了?。像碳酸飲料,用二氧化碳做成的,在這裡沒有什麼辦法做出來?。」
「昴君,昴君,茶怎麼樣?」
「哦?好喝!果然含有感情的就是喝起來不一?!」
「真的?!……還有,沒有感覺身體有點熱起來?,昴君」
「熱起來……? 沒,沒有感到任何變化?」
昴歪著頭對雷姆的話感到奇怪。
的確是有點濃的茶,但是昴的身體並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變化。給飯後的胃來點熱飲真是不錯啊。
聽了昴的回答,雷姆盯著昴看露出有點不高興的眼神用托盤遮著嘴,
「只要昴君能感到高興就好。」
「不覺得臉和台詞和眼神和剛才的回答一點都不和麼?」
「沒有那樣的事。比起那些,能對茶的味道感到滿足的話,給這樣努力的雷姆一點表揚什麼的也可以哦?」
「真是愛撒嬌的人?! 這也沒什麼。過來下」
對著想要獎勵的雷姆招著手,對靠過來的她用手撫摸著她的藍色秀髮。對擺著看不見的尾巴一臉幸福,發出小小的呻吟靠過來的雷姆,感到心跳不已。
對著忘了一開始始目的的昴,後面傳來尖刺的眼神。
「盯───」
「這樣無言的盯著看,美少女的美也會浪費了。───怎麼了?」
「什麼怎麼了。對話說了一半就斷了,很在意後續啊!」
「對話?」
恩?昴用手貼著嘴用感刀不可思議的口氣回答到。對於這樣就算是愛蜜莉雅也有點生氣了,昴慌慌張張舉起雙手,
「對不起,sorry,不好意思,原諒我!」
「會原諒你的,那就繼續剛才的話題。嗯,說吧。」
被愛蜜莉雅催促著的昴,苦笑著撓著頭。然後從頭說道,
「愛蜜莉雅碳,是目標成為國王的是吧?」
「對於這個,感覺和一開始一模一樣……」
「這之後就不一樣了。那,說道國王,能力就不用多說了,和能力一樣,內心的準備也是一樣重要的是吧?」
「內心的準備……」
對於昴的話眼前一亮,愛蜜莉雅意外的小聲道。
恐怕,以為會從毫無關係的地方來回答的吧。雖然也不是不想回應她的期待,但是這次能看到她驚訝的表情也值了。
看著這結果,昴說著「是吧」輕輕打響了手指,
「背負立於人之上的覺悟,想法這重壓的精神。再是比起這這些更重要的是,能貫徹自己意識的強大信念───! 想要稱王,我認為這些要素都是必不可少的!」
緊握著拳,站起來的昴大聲說道。
自然,食堂中的人的視線都集中在了昴的身上,愉悅,吃驚,驚訝,慈愛各種複雜的感情洗禮而來。
慢慢的,愛蜜莉雅舉起了手,
「昴剛才的已經雖然明白………但是主張這些是為了什麼?」
「很簡單。目標國王的愛蜜莉雅碳剛才的要素都不可缺。那樣的話,不想來鍛煉下國王應該有的氣概麼?」
「嗯?……」
在愛蜜莉雅的眼前打響手指,她有點更不上話題了。對著她的這個樣子,昴一臉壞笑。
一邊浮著邪惡的笑臉,慢慢的站在椅子上,然後手指向天空的,叫到。
「第一屆───『羅茲瓦爾邸國王遊戲』開催!」

「規則很簡單! 先準備好人數份的籤,然後把國王的印記和數字寫上。再是,全員都去抽籤,成為國王的人指定數字然後給出命令。命令是絕對的,要服從國王的命令───這就是規則!」
在食堂中央昴說明這國王遊戲的規則。
聽了簡略的概要,羅茲瓦爾手撐著下巴像是瞭解了一樣點著頭。他對昴簡短的說明滿足的笑到。
「原───來如此。簡單易懂───的規則呢!」
「簡單且有適度的緊張感………這才是這遊戲的關鍵呢!」
回應著羅茲瓦爾,昴看著在一邊做著人數份籤的雷姆。雖然沒有懷疑,但是這個遊戲比起其他什麼公平性是有重要的部分。
只是靠運氣來取勝的遊戲───用來諷刺依靠血統來覺得國王的傳統來說,這個遊戲再好不過了。
「籤,做好了。」
「嗯,我來看看………恩,沒有問題。就這樣吧!」
確認了雷姆做好的籤。
在木質的像筷子一樣的籤上寫上數字,國王的印記用的是昴自製的帕克的Q版圖。特別確認了籤在細節上是看不出差別的之後,可以沒有問題的開始了。
「抽到帕克的人就是國王沒問題吧?」
「然後,國王要報數字指名。這個時候,主要不要把自己的號碼給別人看到。大家都不知道對方的號碼才有意思。」
「阿拉,那不就不能狙擊昴來出命令了麼」
「就是為了防止你這樣的才規定的規則! 點名也是禁止的!」
對著拉姆強硬的說道。 昴吐了口氣看了看周圍。飯後的閒聊,當然大家都應該在。
愛蜜莉雅,雷姆,拉姆,羅茲瓦爾,然後是帕克,昴和───。
「阿勒,碧翠子在哪裡? 剛才還在角落裡,從蛋包飯風的菜裡,拚命的把綠色的條狀的蔬菜給挑出來來著?」
「碧翠絲大人的話,剛才昴君站上椅子的時候就從食堂出去了吧?」
「那個鑽頭蘿莉……破壞這個氣氛。好,稍微等等。」
說完,昴就跑出了食堂。
然後過了兩分鐘後,
「嗯,回來了。」
「真是的你的這感覺到底是怎麼回事到底!? 不要把貝蒂也給捲進來啊!」
「好,好, 越是任性的人才會這樣說哦。這樣,全員就都到齊了。」
把肩上的碧翠絲放到了椅子上,然後從上面壓住她的雙肩不讓她逃走,她也放棄似的歎了口氣。是為了讓心平靜下來吧,向帕克的身邊移動了過去,還朝昴送去厭惡的視線。
把那視線給無視掉,現在就都準備完全了。
「來」
「給」
昴把手伸了出去,然後雷姆就把籤給了昴。碧翠絲的份也在裡面,拿著這些籤,昴嘴角微微翹起,眼神裡充滿了邪惡的氣息。
把籤放在桌上,在數字和印記的部分不暴露出來的情況下開始洗牌,之後大家開始抽籤。
然後,
「嗯,全員都抽好了? 那麼,先從既定的台詞開始───國王是誰啊?」
昴滿臉笑容的說道,然後全員一起就抽出了籤。
抽出來一看,昴手中的籤非常可惜寫著2這個數字。
這個時候自己成為國王已經沒有可能了,之後就是看自己以外的誰成為了國王───然後,慢慢舉起手的是,
「啊,抽到帕克圖的是我。」
哦,在這裡發揮了最強運的是愛蜜莉雅。
抽到帕克圖的籤的愛蜜莉雅,有點驚訝和困惑的看著昴,
「這個,之後要幹什麼?」
「因為愛蜜莉雅碳是國王,所以怎麼獨裁都可以哦。像是讓2號來撫摸國王的頭之類的,讓2號和國王握手之類的,讓2號在國王的膝枕上睡覺之類的,讓國王來喂2號之類的,讓2號和國王來個約會之類的………」
「那麼,就讓2號把國王晚飯裡的青椒都給吃掉。」
「唔噢噢噢噢!誘導失敗!2號是我啊!」
在抱頭慘叫的昴面前,愛蜜莉雅這是才注意到原來昴是2號啊。
雖然這麼說,但命令就是命令。遵守命令,才是捍衛了國王遊戲的尊嚴。
「話說回來,如果晚飯沒有青椒的話我就沒有任何事可做啊!」,
「雷姆。我想要晚餐的時候吃大量使用青椒的料理。希望是餐桌上能充滿綠色那樣的晚餐。」
「羅茲瓦爾你這傢伙……很快就理解了國王遊戲的真理啊!」
盯著把退路都給封了的羅茲瓦爾,然後昴看向雷姆。她被夾在主人和昴之間,難以做出決斷,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然後,
「是想優先昴君的希望。是想,但是,羅茲瓦爾是雷姆的主人。所以不能無視他說的話……對不起。」
「真心是什麼?」
「吃青椒的時候,愛蜜莉雅大人很醒目所以一般很難察覺,其實昴君也是一臉討厭的吃著,所以想趁這個機會來克服一下。」
「看的真仔細啊。我的事」
青椒對於昴這樣有著小孩子味覺的人來說是個苦手的蔬菜。雖然在愛蜜莉雅面前是沒什麼的在吃著,但是內心還是屬於想要避開的食材之一。其他還有番茄,茄子,蘿蔔什麼意外討厭的蔬菜很多。───這些好像也被雷姆知道了吧。
「總之,開始2回戰。來吧,國王是誰啊!」
「啊,是我呢。」
沒什麼力氣的叫到的昴,又沒有抽到。
續愛蜜莉雅的強運之後的是灰色的小貓───帕克。他拿著和自己幾乎同大小的籤歪著頭,
「指名是規則違反是吧。那樣的話……5號去彈1號的額頭這樣的如何」
「唔哦哦,突然就用指名2個號碼的手法……你這傢伙,真的不是第一次玩?」
「這遊戲還有專家和菜鳥之分?……然後,5號和1號是?」
帕克環視四周,舉起的籤有2個。寫著5的籤由拉姆拿著,拿著1號籤的是愛蜜莉雅。這情況,
「拉姆對愛蜜莉雅大人彈額頭,就是這麼回事吧。啊啊,這真是多麼不敬的啊。 對愛蜜莉雅大人彈額頭什麼的……國王遊戲真是可怕……!」
「這麼說著的拉姆,氣勢滿滿的輕彈……輕彈? 輕彈就好了吧,這個……不會痛吧?」
「沒有不會痛的彈額頭。呀」
「呀啊───!好痛!超級痛的!」
在可愛的愛蜜莉雅的額頭上留下了紅色的印記後,拉姆滿足的把肩膀的力道放送了下來。有點半哭的愛蜜莉雅雖然不服,但是這種感覺就是國王遊戲的真髓,從遊戲的角度來說,拉姆沒有什麼錯。
「這下可以為了復仇去狙擊拉姆,也可以換其他目標。───那麼, 第三回戰! 國王是誰啊!」
沒有每個人都輪一遍的話,就有當不上國王的人出現。
國王遊戲從性質上來說開始個概率遊戲,想要避開這種情況───只是作為主辦者的小小的期望。
「───Destiny Draw」
對抽到國王的昴來說,剛才那些都是無所謂的了。
握緊拳做著勝利的pose,昴對著自己的抽卡運感謝到。
「有,有必要那麼高興?只是一次,成為國王而已」
「除了國王,國王遊戲還有什麼可以期待的啊,愛蜜莉雅碳!好,要來了……話說,突然一下氣勢全開這樣也不好,嗯,一點都不好。」
抽到國王很興奮,但是也該冷靜下。
在這裡不能急,淡定點,首先應該為了之後遊戲的展開而佈局。趁大家的還沒有認真起來,有空可趁的時候來───。
「───3號,脫下內褲」
「───誒?」
昴的發言讓現場的空氣凍結了,全員都傻了眼的看著昴。但是,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來,命令說出了了也沒法撤回。
周圍像是是不是聽錯了一樣,昴再次開口,
「3號,只要內褲,脫下就好。 Hurry───!」
「誒,等等,什麼啊,這樣的命令都可以!?」
「當然了!國王的命令是絕對的吧!?國王說去死的話就算粉身碎骨也要完成才是臣下應有的態度吧!?現在,大家雖然只是一時但也是身為國王我的臣下吧!?這樣的話,說了脫的話就是要脫!給我脫!」
拍著桌子,激動的說著的昴。
愛蜜莉雅嘴巴一張一合的樣子,在一旁的羅茲瓦爾看著大爆笑起來。拉姆用從心底裡鄙視的眼神看著昴,看著下面的雷姆誰也沒有察覺到。看著愛蜜莉雅彈著鬍子的帕克。然後,偷偷想要逃出房間的碧翠絲───。
「貝蒂。是幾號啊?」
「希望請就這樣放過我,哥哥!?」
想要出去的碧翠絲被帕克給阻止了,她慌張的回過頭。剛才放在她座位上的籤帕克拿起來看了下。
「啊,是3號。要脫內褲的是貝蒂啊。但是,這個要是選中的是我的話怎麼辦。我基本就是全裸啊。」
「那個時候我會給你專用的內褲,你用穿上在脫的。雖然沒什麼意義。 ……那麼,是碧翠子啊。」
回過頭,昴看向在食堂入口附近的碧翠絲。她那端正的臉滿臉通紅,小小的緊握的拳在震動著,
「哈啊………看下場合啊。」
「只有被你說了一點都不能接受!為什麼要給什麼這種命令!服從這樣命令的理由………」
「哦,嗯,這樣啊。對於國王遊戲來說最重要的事就這樣輕易的違反了啊。原來如此」
「什,什麼啊。這種討厭的說法………」
別開臉,從心底感到失望的昴的話讓碧翠絲動搖了。昴側眼看著她歎了口氣說也沒什麼。
「這個啊,我覺得參加的時候開始就相互之間都已經取得了信賴。就算在多麼殘酷的命令,都要努力的去完成。這個該說是人內心的準備呢……還是說作為人的尊嚴。」
「尊嚴啊」
羅茲瓦爾愉快的說著。昴對著他也是對,就是尊嚴這樣回到,然後指向碧翠絲。
趁這個勢頭,豎卷毛的少女稍稍軟化了。
「不是要結果。重要的是,把命令……不,守護好約定!參加國王遊戲,被國王下達命令。那個命令說起來是國王對你的信賴。為了回應那份信賴應盡最大的努力………這就是,我和你之間通過國王遊戲而產生的羈絆。」
「───」
「雖然可能會認為是單方面的。說到底這也只是我的意見,你也沒有一定要准從的理由。但是……我是這樣認為的。像這樣通過國王遊戲來確認我們之間看不見的羈絆───但是,這也是確實鏈接著的啊。」
手放在胸口,昴對著她說到。
重疊的話語,感情的流露,碧翠絲看著下方。用慈愛的眼神看著她的昴伸出了手,
「所以說………脫吧。」
「───」
「感覺好麻煩啊,快點速度脫下內褲然後回到位置上去。反正也沒有其他有什麼福利,懂了麼?」
「───給我去死」
之後,看不見的衝擊波以巨大的威力把昴給吹飛了。

「在隔壁房間確認了碧翠絲大脫下內褲,然後再次穿上了。在規則上沒有問題。這樣可以了吧。昴」
「…………恩,沒有問題。」
對帶著紅著臉有點生氣的碧翠絲,從隔壁房間回來的一臉鄙視的拉姆,昴一臉蒙蔽的對應著。
對承受碧翠絲為了遮羞放出一擊(這一下威力也是相當的高),上下左右有點分不清的昴,趕過來的雷姆在處理著。
「沒事吧,昴君。畢竟才剛剛才養好傷………要繼續躺在雷姆的腿上麼?」
「在國王遊戲裡,遇到比國王還國王的待遇真是不錯呢。雖然這個提議很不錯,但是現在還是優先國王遊戲。這個好意我就收下了。」
一邊回應著獻身的雷姆,一邊爬了起來,然後包括回來的兩人,大家都回到了座位上。說實話是挺危險的狀況,但是還好誰都沒有離開。
這樣就好,
「說起來這是作死還是………怎麼感覺大家都不怎麼盡心啊。」
「那就在開始吧───,感覺有點無聊呢。我還一次都沒有當過國王和被害者,呢?」
「國王和被害者這說法,嗯,還真是貼切啊。 ………碧翠子是個傲嬌所以沒事,愛蜜莉雅碳還繼續麼?」
對著昴的話碧翠絲射去尖銳的視線,但是昴輕易的無視了。 看著慌慌張張的愛蜜莉雅,
「那個,我的話……那個」
「什麼什麼,怎麼樣。有什麼想說的話,我都會聽的。」
「不,不會笑……話我?」
「我笑話愛蜜莉雅碳?怎麼可能。只要是為了愛蜜莉雅的笑容化身為小丑什麼的都可以,但是笑話愛蜜莉雅碳什麼的是絕對不會發生的。」
被諷刺的碧翠絲送了嚴厲的視線,但是在次無視了。與其說愛蜜莉雅對昴的話半信半疑,不如說是自己在內心下了什麼決定一樣,微微的點著頭,
「我,不怎麼像這樣,和周圍的人一起參加完遊戲………那個,覺得有點高興………不玩了,感覺有點可惜。」
「什麼,這孩子居然這麼可愛。」
對低著頭,紅著臉的愛蜜莉雅,昴速答到。
對得到意外回答的愛蜜莉雅有點慌張,然後意識到自己好像被耍了一樣鼓著臉,
「又來,這麼亂說話。 超級,害羞的說」
「沒亂說啊……可惡,這孩子是怎麼回事。這胸悶感和不能傳達到的感情是要蒙殺我麼……太可怕了………!」
對於過於高的戰鬥力的愛蜜莉雅昴感到了戰秫。周圍的人也都有同樣的感覺,然後向愛蜜莉雅送去了溫柔的眼神,也有重新沒辦法也要繼續遊戲下去的人,也有只是仇視這昴的人,各種各樣。
不管怎麼說愛蜜莉雅都這樣想的話,那就重新開始。
「國王是誰啊!」
大家一起抽了籤,然後看向了手中的籤。
昴的手中是4的籤。對不是國王一瞬間想要砟一下舌,雖然很想要連續當上國王。但是對於剛才愛蜜莉雅的話,還是沒有勇氣能這麼做。
先不管昴的想法,周圍的人裡有一個人舉起了手───覺著有帕克圖的籤的人是,坐在昴旁邊的雷姆。
「是雷姆。當上國王了。做到了呢,昴君。是國王哦」
「額,雖然能理解但是不是太過激動了!如果導致不能給出命令就不好了……那麼,國王,命令是?」
「嗯,是呢。對雷姆來說有點失態了。」
看不見的尾巴突然從激烈的晃動變為垂了下來,然後馬上取回生氣抬起了頭。她直盯著昴看著,
「那麼,昴……1號,緊緊的抱著國王這樣如何?」
「雖然說這是在狙擊誰超級明顯,但是我不是1號哦!」
昴展示了手中的籤後,雷姆像是這個世界完結了一樣。能在國王遊戲裡這樣劇烈變化也是很少見的,但是那個對象是自己,就感覺有點對不住。
不管如何,雷姆指定的對1號的命令還是要執行,
「雷姆,過來」
「姐姐………!」
雷姆看著拉姆舉起來的寫著1的籤,投入了張開雙手的拉姆的懷中。
美麗的姐妹愛───真是不錯的光景,但是抱著妹妹的姐姐在耳邊說道,
「沒事的,雷姆。說到底,也就昴那張程度。連雷姆的一個願望都實現不了氣概小的男人。………怎麼說,沒想到這個決定誰是國王的遊戲還能把這點都呈現出來。」
「不要對少數的我的同伴洗腦!還有不是決定誰是國王的遊戲,是國王來決定的遊戲。不要改變遊戲的初衷!」
「姐姐……姐姐………雷姆,不會失意的。」
被安慰了的雷姆緊靠著姐姐。對美少女姐妹的這姿態,差不多就要開始妄想爆出的時候,昴對自己的這個想法像是要忘了一樣,咳了一下。然後繼續回到遊戲上。
「嗯,那麼重新準備好………國王是誰啊」
「阿拉,終於到我了啊。突然當上國王……怎麼說,意外的對該命令什麼而猶豫呢。」
拿著國王的籤,一邊隨意揮動一邊微笑著的羅茲瓦爾。
對於他的宣告,昴的額頭感到流著冷汗。───因為在這些人當中,最不清楚會命令些什麼的就是這個傢伙。
自古以來,玩國王遊戲的人能分成幾種類型。
像是昴這樣的,只是把慾望說出來的『雜食型』
像雷姆這樣集中狙擊一個人的『肉食型』
像帕克這樣發出無害命令的『草食型』
像愛蜜莉雅這樣的只是想要開心的玩的『會食型』
然後就是像羅茲瓦爾這樣,無論怎麼想都是想愉快的看著被害者受苦的『飽食型』

色慾和戀心,在這遊戲裡一點都感覺不到,對自己會成為被害者一點都不考慮,只是,只是為了自己高興就亂發命令的存在───就是現在,拿著國王的籤的佔定的國王。
嚥了口氣,昴對手中3的籤不要被叫到而祈禱著。然後,羅茲瓦爾看著緊張的昴說道,
「那麼,就讓3號一口氣喝了混有辣油的牛奶吧。」
「這更本就是狙擊的我吧,羅茲瓦爾!」
「嗯,就是想看下,昴帥氣的地方。」
對於羅茲瓦爾那惡魔的宣告,就像是早就準備好了一樣速度對應著的拉姆,把混合好的牛奶拿了過來。
在杯子中,混入了大量的辣油。這個混沌般的顏色還發出異臭,
「………真的要喝?」
「國王遊戲,不就是要人們相互確認彼此羈絆的不是麼………」
「被這麼一說………可惡!菜月昴開喝───啊,額,喉嚨………燒……起來了!」
忍著燒起來的喉嚨,昴半哭著喝完後把杯子重重的放回了桌子上。
「怎麼樣,噢啦!我做到了,噢啦!有問題麼,噢啦!」
「嗯,恩,真是做得不錯。為了禁止漱口,那麼,開始下局遊戲吧。」
「這你傢伙,下次看我……國王是誰啊───Destiny Draw!!」
對於羅茲瓦爾的怒氣開始轉向下次遊戲的希望,用當上國王來抵消這股怒氣。
看到手中有著帕克圖的籤,昴眼睛亮了起來,
「好樣的!2號!2號把國王的頭抱在胸口!至少也要維持到下次遊戲開始!怎麼樣啊!」
愛蜜莉雅凝視這大叫的昴。
遊戲參加者有七人,除去當上國王的昴,六人中有四人是女性。最好了愛蜜莉雅,如果是雷姆也是不錯的。拉姆的話也還說的過去,最後舉起昴指名的2號的是,
「你,和我是有什麼深仇大恨啊───!?」
「那完全是貝蒂的台詞好麼!?你,到底在想些什麼啊!?」
對於再次抽到碧翠絲而絕叫的昴,用絕叫回了過去。
但是,國王的命令是絕對的。對於已經經歷了脫去內褲的試煉的碧翠絲來說,這種程度的命令應該沒有什麼難度。
「霍拉,快點過來。快點來下一句,貝蒂下次一定要命令哥哥。」
「真是的,我來了………哇,真是小啊!什麼啊這個蘿莉,這完全不就是犯罪現場麼……為什麼,你會有『貧乳』這個狀態異常啊!啊,啊,好痛,好痛!!」
「下次在這樣亂說,就只把你頭皮的時間給加速了,變成禿頭去。好了,國王是誰啊!」
不管怎麼說,最不想玩的碧翠絲能這樣盡心,先不管之後國王遊戲變成怎麼的慘烈,還是不錯的。
之後,暴走越來越嚴重,

「這次一定………!昴君………不,5號輕吻國王的額頭………!」
「這次還不是我,話說每次都是要求接觸系的!?」
「啊,是我。那麼雷姆,稍微輕吻下額頭哦………」
「輕吻額頭什麼的真是的!」
「6號在院子……有點小呢。那就到後山的結界那裡。簡單點,來回10次」
「要命啊!對剛大病初癒的人………你這傢伙,確定沒有狙擊我!?」
「那麼,4號去打掃拉姆大人的房間。要做到一點灰塵都沒有。」
「拉姆大人還真是一副清爽的女王氣質啊,你這傢伙!話說,你也好羅茲瓦爾也好這個命中率………你這傢伙,不會是用了千里眼吧!?」
「………呵呵,就算是又怎麼樣,昴」
「不要說的好像都是我的錯一樣!早就覺得奇怪了!!」
「Destiny Again!那麼,4號給國王親手作充滿愛情的料理………又是你啊!!」
「你覺得是被燒,被煮還是被曬乾比較好啊!!」
「你們兩個人還真是關係好呢。我也想和莉雅能像這樣。」
「嗯,是我呢。那麼,把最近對我造成衝擊的蛋黃碳,2號來餵我吃。」
「哦呀哦呀,大精靈大人還真───是愛撒嬌的孩子呢。能來完成這個任務還真是光榮啊!」
「這個畫面到底有誰會覺得好啊!給我到角落裡去做!!」
「太好了,終於輪到貝蒂了。哥哥……那個,4號來讓貝蒂撫摸肚子,當我覺得可以了為止!」
「不要看我這樣,我還是有腹肌的!」
「你這傢伙,到底和貝蒂有什麼仇啊!」
「我才想這麼說啊!你是怎麼回事,就怎麼想和我搞好關係!?」
雖然慢慢暴走了起來,但是結果也是有喜有悲。
然後遊戲也已經突入二十回了,疲勞和成就感也差不多要到頭了,
「國王,是我。那個,那個………怎麼辦才好呢」
抽到國王的籤的愛蜜莉雅很有興致的煩惱著。
臉龐微微有點泛紅,可以說明她現在還很興奮。昴看點有點點小鹿亂撞。
在這樣的昴面前點頭說到,
「那麼,6號……比喻下異性都像什麼動物?」
「6號是我額……那個,到底什麼意思?」
「嗯,隨便拉。快點,昴!快,快!」
在歪著頭的昴面前,愛蜜莉雅輕輕的拍著桌子說到。對一點都不像她的舉動,昴用手抵著頭煩惱到,
「嗯,拉姆是貓,雷姆是狗。碧翠子的話是熊………愛蜜莉雅碳的話是兔子」
「那個,到底是怎麼樣的印象?」
「只是想了下什麼樣的獸耳合適而已的結果。變化不定的拉姆就是貓耳,順從的拉姆就是狗耳。怕寂寞又可愛的愛蜜莉雅碳就是兔子耳朵………碧翠子的話只是單純覺得配熊耳的話不錯。」
「剛才,貝蒂感覺完全就是隨便被決定的啊!」
「不要怎麼認真啦……恩,愛蜜莉雅碳怎麼了。」
就這樣把憤慨的碧翠絲無視了。微微笑著的愛蜜莉雅抬起了雙手。抬起手的她微笑道,
「雖然對細微的造型不是很擅長,但是這個如何?」
「這個………哦哦哦!」
光芒慢慢在愛蜜莉雅的手中聚集。然後進入昴的視線的是,突然出現在愛蜜莉雅銀髮上的───透明質感的兔子耳朵的頭飾。
盯著第一次見到的用冰做的的頭飾,和昴的想像一樣,真是非常合適,
「有點冷呢」
「這個,和昴的想像一樣麼………?」
「說實話,有點沒能接受……」
和帶著兔子耳洞的愛蜜莉雅一樣,和昴說的一樣的冰做的獸耳,都出現在女性陣營的頭上。
尖尖貓耳拉姆的奔放感,垂下來的狗耳雷姆的健康感,圓圓的熊耳的碧翠絲的溫馨感都反映了出來。
對這眼前的光景想要跪下來膜拜的昴,
「手機的電池已經沒帶了,不能拍下來真是可惜。至少也要用我心中的快門來拍下這一瞬間………話說,先不管這些。」
一邊把女性陣營的美麗姿態映入眼中,然後昴驚訝的發現了愛蜜莉雅的變化。
作為命令這個是不錯,這個情況也算是達成了一開始舉行國王遊戲的目的但是───這一點都不像愛蜜莉雅會做的事。
平時的她的話,應該是會極力阻止這些事發生的才對。
「昴君,昴君」
「怎麼了,雷姆」
慢慢靠近了,向這邊揮手的雷姆。於是他把帶著狗耳朵的頭微微一斜,
「可愛麼?如果可以的話,能摸摸我的頭的話就好了………」
「很可愛,雖然平時的會做,但是現在我更喜歡能解除我疑惑的雷姆!」
「這樣啊,真是可惜。那麼我想得到作為解除疑惑的獎勵。愛蜜莉雅大人的樣子會奇怪,一定是因為琺奈露果實的效果。」
「琺奈露果實?」
對於昴的疑問雷姆予以點,然後從自己圍裙的口袋裡拿出來一個小的樹的果實,
「就是這個,把這個果實磨碎後,吃了這個粉末狀的的話………就是讓自己變的誠實起來。真是厲害呢」
「原來如此,真是驚人。………那麼,為什麼愛蜜莉雅碳會去吃那個呢?」
「大概是,雷姆想要讓昴君喝含有這個的茶,不小心拿錯給愛蜜莉雅大人喝了………啊,昴君,好痛,好痛!」
「這是給壞孩子的懲罰!話說,這就是為什麼一開始那麼問我的原因啊!」
這個就是國王遊戲開始前雷姆問喝了茶後的昴有沒有變熱的真意。
應該給昴喝的茶不小心弄錯讓愛蜜莉雅喝了,結果就是現在她的這個樣子。這樣的話,
「變的誠實了也就是說,愛蜜莉雅碳其實意外很孩子氣………?」
「什麼,想這樣兩個人怎麼要好………好 狡 猾!」
看著昴對雷姆的懲罰,愛蜜莉雅撅著嘴回到。她一臉鬧彆扭的別過臉,
「說什麼要好好對我,也就這種程度。明明很期待的說……真過分,真過分。真───過───分!」
「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就是很生氣,到底怎麼辦才好啊!?」
像小孩子一樣鬧起了脾氣,趴在了桌子了。對沒見的少女的樣子昴開始尋求幫助,
「是恩,昴………首先,會變成這樣都是因為昴的錯,你自己想辦法吧。」
「我覺得這樣不錯。哥哥,來這邊和貝蒂一起喝茶吧!」
「莉雅像這樣也很可愛,但是現在也情況也只有離開下了,那麼之後就拜託了,昴!」
「那───麼,我也還有工作就先離開了。」
「對你們這麼沒人性我也是無語了!一點用都沒有!」
大家都分分逃了出去,在食堂裡只剩下愛蜜莉雅,雷姆和昴。
合計三人,這樣也沒法繼續國王遊戲了。
「沒辦法,這次就到這裡吧。……問題是,愛蜜莉雅碳要怎麼辦」
「不要。不───要───!還要玩!繼續玩!」
「說是變的誠實,感覺只是變回幼兒狀態,這樣的話。……變回誠實的結果,就是變得非常愛撒嬌啊!」
搖著頭不想結束遊戲的愛蜜莉雅。雖然很想幫助她,但是現在這個狀態她什麼都聽不進去吧。
無視了困惑的昴,愛蜜莉雅抽起了桌上的籤,
「嗯,我,是國王!那個,1號!1號聽命令!」
「愛蜜莉雅碳,國王遊戲只有國王是不成立的………」
「雷姆抽的是2號,所以昴就一定是1號。」
「雷姆小姐?」
對於意外的背叛昴回頭過去,雷姆拿著2號的籤揮動著。然後她用籤抵著嘴小聲說到,只有現在哦。
「愛蜜莉雅大人,請下令。聽取國王的命令,是臣下的義務」
「那麼,1號啊,是昴呢……」
「……請收下留情。因為跑步導致腳已經不行了,到現在也還沒漱過口,所以喉嚨也還很難受,然後料理也很嚇人。」
慢慢變得弱勢的昴。
愛蜜莉雅現在這個狀態也很少見,希望是什麼樣的命令都去完成。但是盡可能還是對身體負擔小點的比較好,
「頭,想要被撫摸頭」
「誒?」
聽見沒了以外的話語,昴發出了疑惑的聲音。
然後愛蜜莉雅看著這樣的昴,
「撫摸頭。像一直對雷姆那樣,溫柔的。」
「嗯,那個,這樣就可以麼?」
「這樣就好。快點。快───點───!」
開始擺著腳的愛蜜莉雅。昴走到愛蜜莉雅的旁邊,然後伸向她那長長的銀髮,
「這樣,可以麼?」
「更加溫柔點……恩,就是這感覺」
一邊感覺這手中絲滑的銀髮,昴按愛蜜莉雅的希望撫摸著頭。命令,因為這個原因,對於觸碰的緊張也得到了緩解。
想這樣,被允許觸碰頭髮───這樣的事態,沒想到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就出現。
───對國王遊戲的發起人來說,還真是個軟弱的男人。
然後就這樣,
「……阿拉,愛蜜莉雅碳?」
「───」
看向了無言的她,她就這樣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安詳的睡臉,透出了非常的滿足感。
「就這樣睡著了呢。琺奈露果實其實還會引起強烈睡意麼」
「先不管變得誠實後睡著了的我想要做什麼………那麼為什麼要繼續配合愛蜜莉雅碳玩國王遊戲呢」
「愛蜜莉雅大人,偶爾也是需要一些休息的時間的。畢竟愛蜜莉雅大人的肩上的負擔也是很重的。」
到剛才為止的裝傻沒了,取回了平時萬能奴僕狀態的雷姆。她輕輕的撫摸著愛蜜莉雅的頭髮,昴都看再眼裡,
「想要送回房間………昴能抱起來麼?」
「這是合法的觸碰愛蜜莉雅碳的機會,外加讓雷姆去抱愛蜜莉雅這畫面不能想像啊。」
一邊苦笑著,抱起了愛蜜莉雅。
手上傳來比看上去還要輕的體重,昴一邊驚訝與這重量,一邊走向樓上───她的房間。
「偶爾像這樣,來點休息的時間,也是不錯的呢。」
「嗯,下次在來一次吧。雖然最好還要打掃。」
打開食堂的門,雷姆走在昴的前面。
聽了她的話,回頭看向留下一片慘狀的食堂,同意到。
這之後,在和雷姆一起把這裡打掃乾淨吧。反正,拉姆也不會來幫忙吧。
「那個冰做的狗耳不會化麼。要戴到什麼時候?」
「這不是那種會融化的東西。………昴君希望的話,可以一直戴著的哦」
「雖然很可愛,但也很麻煩吧。那就,到下次的國王遊戲在戴上吧。」
「───恩。那麼,就這樣。是約定哦」
雷姆幸福的笑著,昴也不經意的露出了笑容。
手中的愛蜜莉雅的表情也很安詳,就好像看到兩人的笑容一樣微微笑了起來,感覺非常溫馨。

※ ※ ※ ※ ※ ※ ※ ※ ※ ※ ※


───這是,在王都昴和愛蜜莉雅吵架分別之前,只是5天之前的事。
昴,愛蜜莉雅,然後雷姆誰都沒有預想到之後等待著的波亂的命運。
但是,只有一點,是能過確定的。






───約定沒有實現。
再次像這樣在羅茲瓦爾的宅中七人在一起,舉行國王遊戲的事再也沒有發生。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83875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8 篇留言

道是無晴卻有晴
謝謝翻譯 期待更多的番外篇XD

08-12 01:07

路過的
最後也太殘酷,長月老賊……
另外語法有些地方很奇怪,也有一些錯字的部分
但還是感謝翻譯!

09-25 20:14

月燄飛逝
最後一定得巴讀者的臉嗎XDDD

10-24 14:45

素晴らしい
在我「旁變」用一臉討厭的吃著青椒的女孩,勘誤一下,是「旁邊」

11-26 23:55

素晴らしい
抽「籤」而非抽「簽」
「被煮還是被干曬比較好啊」,是「曬乾」吧?
「你這家話,到底和貝蒂有什麼仇啊」,改成「傢伙」

11-27 00:00

淋しくて
已修正11-27 00:22
素晴らしい
感謝您的勤勉!

11-27 00:24

別劍
比喻獸耳那邊,有人名錯誤。

03-11 21:15

月巴月巴
作者最尾不用再三強調啦 QAQ

08-06 00:1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5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三章幕間 『各自的誓言... 後一篇:第三章 断章『菜月・雷姆...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s0917434683喜歡輕小說的
有興趣來我的小屋看看《這樣的最強幻術士》剛開始連載 多多指教!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