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第三章81 『追跡』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08-09 04:25:11│贊助:25│人氣:7912


在貝特魯吉烏斯的墓碑前一陣喘息,昴將目光看向遠處,掠過了這戰鬥過的痕跡。
回頭一看,是來迎接昴連衣服都弄髒的由里烏斯,以及剛從帕特拉修身上下來的蜜蜜和緹碧兩人。
這兩人看起來脫離了解除了精神污染這個狀態。畢竟施法者本人已經被擊殺,剩下一些對精神的負面影響如果不快點治療的話,恐怕以後對身體有不好的發展。
「曾經被那傢伙闖進大腦一次,雖然這麼說沒什麼說服力……認真說起來應該什麼都沒有吧,真是嚇人。」
貝特魯吉烏斯是精靈,昴之前曾被迫與他有過契約狀態。
這種強行的單方面簽訂契約,不論是哪個世界都給人沒什麼好印象。更何況這可是決鬥,如果因此成為瘋子那就更不得了了。
「決鬥……啊,這可是普通日常生活一輩子都不會出現的台詞啊。」
搖了搖頭,昴意識到自己的認知已經被異世界給重新渲染了一遍,對於這件事是好是壞,目前來看還是無法判斷。
不知怎麼的突然傷感起來,有一種決戰結束後給人的安全感。回想起來王都開始的輪迴,被異世界召喚過來一直都是生死決鬥這種大場面。
突破了最終目標的現在,有一種說不出的虛脫感湧了上來。
「打倒了貝特魯吉烏斯,這可是超出了預料啊。……OKOK換換心情,冷靜冷靜,抬頭看看天空,好好想想接下來應該做什麼。」
不管怎麼說,跟愛蜜莉雅和好才是最開始的目標,這一次輪迴還沒成功啊。
在王都大吵一架之後分開開始,之後來到庫珥修陣營與其同盟之後進行白鯨討伐戰,以及魔女教討伐戰,謊稱山賊入侵讓愛蜜莉雅和村民們進行避難。還有要解釋這些事情的前因後果────伸展運動結束後,又做了一些其他能讓心情舒緩的運動。
但是,
「不受傷也不死亡,這才是最好的啊,自從失去安靜的日子之後就注意到了。雖然我可是十分想一成不變的日常戀愛啊。」
不論如何,首先應當返回村子與討伐隊合流,並討論接下來該幹什麼。還有讓隊伍分成兩部分,朝聖域去的拉姆一行人,以及朝王都去的愛蜜莉雅一行人,慢慢悠悠來做這些可是不行的啊。
昴在岩石的地面一邊走一邊傷腦筋,突然注意到什麼一樣腳步停了下來。視線的前方的是血的痕跡────貝特魯吉烏斯的墓碑開始延伸出來,這傢伙最後掙扎的地方,也是開始的地方。
「────福音書」
大衣的褲腿部分自己脫落下來,有點像被人強力扯斷開來,福音書的封面沾滿了血和泥,落在了地上。
走過去撿了起來,昴翻開來看了看。想看看有沒有之前的世界的文字,不過看起來是沒有。依舊是一種看不懂的象形文字,後半部分還是跟之前一樣是空白的。
貝特魯吉烏斯被擊殺到現在,昴竟然連大罪司教這種魔女教核心人物都不知道。
「反過來說,有點想慢慢收集線索逮捕犯人一樣……。總之這書我先收下了,問問庫珥修和羅茲親好了。」
況且,這句話是要建立在羅茲瓦爾會在之後趕上,然而昴並不覺得他能趕得上。每次都是大事件的場面人沒了影,昴對這個同一陣營的隊友好感度大幅度下降。雖然非常期待羅茲瓦爾能出面幹事,但能讓羅茲瓦爾活躍的事件,現在還沒遇到過,估計以後會有吧,昴是這麼想的。
擦了擦封面的血污,腿一瘸一拐的走到由里烏斯他們附近。雖然沒有明顯的外傷,但昴和由里烏斯感覺一樣,身體依舊時不時傳來陣痛。
就算治療,但身體上並沒有明顯的傷痕,看不見的傷痕在隱隱作痛,可能並沒有什麼用吧。想想就覺得可怕,昴忽然看到由里烏斯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
「終於解決掉了啊,趕緊回村子吧?昴。」
由里烏斯抬起了頭,突然向這邊問話。
由里烏斯一副認真的表情,他的手中有一塊和昴一樣,剛從地上撿起來的對話鏡,如果沒有猜錯應該是在和菲莉絲進行著對話。
不安的氣氛讓昴皺起了眉頭,昴並沒有說話,似乎催促著他們倆趕緊交流,接著由里烏斯點了點頭。
「根據菲莉絲的詢問,好像有點在意魔女教徒的行蹤的樣子。避難的村民們可能會有危險。」
這句話,徹底打亂了昴的想法和計劃。

※ ※ ※ ※ ※ ※ ※ ※ ※ ※ ※

「歡迎回來~看樣子是平安無事的把大罪司教給砍成肉泥了喵。」
菲莉絲來迎接轉借了條地龍後全力跑回村子的四人,心裡很高興的樣子嘴上卻說著糟糕的事情。
對於這樣的菲莉絲,昴也只好淡然接受了,到現在為止的緊迫感突然一下子減弱了下來,歎了口氣,這傢伙的態度一直這樣,就連現在也是。
環顧四周,昴看到了村子正中央討伐隊的身影。
這次襲擊是討伐隊這邊壓倒性的優勢。儘管如此還是有不少負傷者出現的樣子,魔女教徒到底有多少人目前還不清楚。萬幸的是沒有出現死者,對於昴來說算是心靈上的救贖了吧。
「全部人都平安無事的回來了吧?」
「虎虎虎~不是這種信號啦喵。好好地把本體以外的手指擊潰的話就對了。抓了好多人弄明白這一點呢喵。」
瞇起了貓眼一般的瞳孔,菲莉絲瞥向了村子外圍。順著視線看過去有四個黑色服裝的人被綁了起來,其中有一個是之前被抓起來的商人。
俘虜們毫無生氣的身體癱軟著,恐怕是菲莉絲的審問讓他們精神失去了控制吧。
雖然這個審問很有效,但也很反感的同時,昴皺起眉頭看著菲莉絲,如同在詢問著什麼。菲莉絲也同樣瞇著眼睛抬起了下巴。
「被抓的人審問之後,好像還有其他小隊的樣子喵,並不在這一帶,而是在街道那邊監視著動向的偵察隊喵?」

「喂喂喂!別嚇我,這難道不是貝特魯吉烏斯的手指嗎!?森林,懸崖,商人加起來一共十個!人的手難道不是十根嗎!?難道連腳趾也算?」
「本人在的地方,並不是手指而是本體,手指的話只找到了九根不是嗎喵?」
昴的這句話讓菲莉絲愣了一下。「嗯嗯」回答昴之後陷入了沉默,但菲莉絲那種歪理一般的說法雖然也不能全盤否定。
對視了一會,昴思考了一下如果真的如菲莉絲所說的那種情況發生了的話。如果那個墓碑下面埋著的屍體,是最後一根手指的話────
「很厲害呢昴,那種不認輸的眼神。」
「────啥?」
「現在,菲莉醬我呢雖然給昴卿帶來了天翻地覆的信息……但昴卿卻沒有放棄,反而是立刻思考如何去應對。嗯嗯~這個態度我給滿分喲~」
眨了眨眼睛對著昴笑了出來,菲莉絲突然一改之前浮躁的態度。如同變了一個人一樣讓昴一瞬間眼神迷離了起來,接著雙頰染上了一層朱紅。
「難道不是你在嘲笑我麼!?」
「沒有那種事啦。我都這樣期待你了。如果剛剛菲莉醬說的都是惡作劇騙人的話,那就不用再擔心昴卿不就好了嗎?雖然這樣有點不太好。」
嘲諷一般的口吻說中了昴的想法,心事被戳破一樣的不快鼓起了嘴。忍住想反駁的心情搖了搖頭。
「總之,沒有開玩笑,之前說的都是真的對吧?」
「都是真的啦,但是手指的話可能有些不對。『怠惰』的魔女教徒應該是擊殺完了。────街道那邊的魔女教徒應該和『怠惰』沒有關係才對。」
菲莉絲說的話讓昴一下子黑了臉,但是幾秒鐘後徹底明白了菲莉絲說過的話。
這場戰鬥,並不是只有『怠惰』在戰鬥,還有其他人。
「『暴食』的魔女教徒────!」
「白鯨是『暴食』的話,只有白鯨它一個豈不是很奇怪喵。」
瞇起了眼睛的菲莉絲,昴也認同一般握緊了拳頭。
以前的世界裡的話,白鯨出現,跑出大霧的昴撞見魔女教徒,確實是這麼一回事。那個時候被襲擊的人奧托也在,因為那個位置和貝特魯吉烏斯的手指不吻合所以一直在意著。
────也就是說
「魯法斯街道有潛伏著的魔女教徒?」
「應該沒錯,怎麼辦?」
歪著腦袋發問的菲莉絲,昴手捂著嘴陷入了沉思。
如果假設都成立的話,就說明戰鬥還沒有結束。但是,這麼不冷靜地思考很容易看不清事情的真相。本來就應該,
「這種事一定程度上,本來就應該預想才對。以防萬一,對吧?」
「用那種糟糕的表情笑出來的話,可愛的跟女孩子一樣的昴卿到哪裡去了啊~」
雙手高舉擺出萬歲的姿勢,菲莉絲無視了昴的回答。
菲莉絲的反應,他和斯巴魯同樣感到放心,因為兩人都想著「以防萬一」。昴所謂的萬一是────。
「『怠惰』的攻略難度上升是因為什麼現在總算知道了,因為這邊最大戰力並沒有算上愛蜜莉雅碳她們啊。這種情況就是把戰鬥資源分開來了啊。」
一邊說一邊回到村子裡,昴在眾人的視線下跑了回來。
其中,討伐隊並沒有超強戰鬥力的人物。也就是───劍鬼,威爾海姆·梵·阿斯特雷亞的身影。
和『怠惰』貝特魯吉烏斯·羅曼尼康帝決戰前,昴拜託身為劍鬼的他並不是上前戰鬥,而是作為強力的後盾來保護重要的人。
本來的話,是讓他來警戒魔女教徒是否潛伏在街道。於是向王都一側逃亡的愛蜜莉雅和村民們,拜託劍鬼跟著同行,防止愛蜜莉雅她們被波及。
根據之前和貝特魯吉烏斯的戰鬥,除去精靈術師的由里烏斯,一般人對於「精神污染」是無法抗拒的以及有可能被附身。但是被精神污染襲擊的人並不會被貝特魯吉烏斯附身,且被襲擊後並不能成為有效的戰力,倒戈也做不到,可以說是還算安全的隊友吧。
反過來說能扛得住貝特魯吉烏斯的精神污染,威爾海姆這樣一開始就可以的精英很有可能會被貝特魯吉烏斯的附身。所以昴選擇讓「自己以外」有可能被附身的人遠離戰場,讓由里烏斯這種對於附身有對抗手段和作為貝特魯吉烏斯的天敵跟自己一起對抗他。
「在街道隱藏著的魔女教徒,大概有多少人知道麼?光『怠惰』這幫人就已經近百人了喵,就算是威爾海姆對於這種人數估計也……」
「也許在,偵察?人數不是很多的樣子。二三十個人跟威爾爺近戰的話分分鐘被秒殺的節奏喵。」
昴擔心的是,魔女教徒有一大批人這種情況,那麼菲莉絲所說的也會被否定。本來,負責帶領『暴食』的白鯨單體在那迷霧街道作為威脅已經足夠了。它的部下們啊不,那些有其他任務的教徒的數量,成百上千這種可能應該是不會有的。
「先不說這個,我才剛回來不要那麼急。菲莉絲也是,太囉嗦的事情就不要說了」
但昴只注意到了氣氛緩和了下來這部分。只是一直在擔心背後的咪咪和緹碧姐弟倆,由里烏斯往這邊走過來,自己的想法被否定有點不爽,昴只好對著菲莉絲聳聳肩膀。
由里烏斯的話讓昴不禁皺起了眉頭,「不愧是由里烏斯啊」菲莉絲偷偷說出這句話。
「要相信威爾爺的實力,如果是有幾個人襲擊的話完全不用擔心喵。實在不行也有愛蜜莉雅大人,從戰鬥力來看還是很安全的。但是,有一點讓人很在意。」
「嗯?哪一點?」
擺出了ok的手勢的菲莉絲。昴催促他說出下文。菲莉絲點了點頭,突然橫跨一布讓開了身子。
「從這裡開始前面,有位人士發現到一個重要的消息,具體請詢問他本人吧。於是,歡迎獻上了寶貴的意見的奧托君~」
鼓著掌說著這些廢話的菲莉絲身後,讓人感覺不舒服的表情的奧托在其身後浮現出了身影。超出預料的人物登場讓昴瞪大了眼睛吃了一驚,奧托對著吃驚的昴說著「對不起」並低下了頭。
「不好意思嚇到你了。首先,安全的回來比什麼都好。如果大家都輸了的話,就連我自己的安全都保障不了啊。」
「能這麼明白的說出來是很好……話說你注意到了啥?難不成,從開始就對避難抱著不好的預感這種?」
撓了撓耳朵,感覺到昴那不耐煩的心情。奧托為了不讓昴產生不安的心情,小聲的說道。
「剛才,有個認識的商人────艾魯古利多先生被抓起來這件事有點在意,他……是魔女教徒是吧?」
「名字超帥啊,那個大叔。……嗯然後?就跟你問的一樣就是魔女教徒。認識的人都這麼說的話,那個凱提也一樣啊。」
「那個凱提先生的事情麼?」
熟人竟然是那種邪教的教徒,可能是心情沉重的原因吧,昴對奧托的內心世界感到了一絲同情。奧托似乎對昴的關心並不在意,反而向前跨了一步。
「凱提是魔女教徒這件事很讓我吃驚,雖然很遺憾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凱提的龍車,應該被避難人員乘坐了把?」
「────?是啊有在用。龍車主人是一回事,龍車這個肯定沒問題的啦。畢竟龍車的數量也是勉勉強強能帶走村民們,這不拿來用真是浪費啊。」
「對,商人們將龍車的貨物都在村子卸了下來,然後讓村民們進行避難……對吧?」
一點點說出事情的流程,昴回應著「啊啊」,但卻十分疑惑奧托為何要這麼說。奧托手托住了下巴,「果然啊。」似乎確定了某件事情一般說出這句話,點了點頭。之後兩人陷入了沉默,昴剛想問奧托的時候。
「龍車上卸下的貨物中,應該有一樣東西我卻沒看到。」
「應該有的東西……是?」
奧托這麼一說,昴回想了一下村子裡的倉庫的貨物都有哪些。基本是預定到王都販賣鐵製品,其中大多數是劍,鎧甲,武器和防具之類的東西。要說不同的話,保護到最後的奧托的油應該算是另一種貨物了吧。
「所以怎麼了麼?」
「我現在不是脫離隊伍跑到這裡了麼,也就是說,在梅札斯領和大家討論賺錢的消息的時候是在同一個場所,當然凱提先生也和我們在一起。那個時候,凱提先生龍車上的應該有的貨物,卻在卸下來的貨物中沒有找到。」
「凱提的,貨物……不見了?」
聽奧托的語氣,昴覺得接下來的談話可能是些不好的消息。
為了讓昴確信說的是實話,奧托微微點頭。
「大量的火系魔礦石。應該有七八輛龍車之多,就這麼憑空消失了。」
奧托推測著這麼說。

※ ※ ※ ※ ※ ※ ※ ※ ※ ※ ※

────死去的凱提的龍車,現在正在愛蜜莉雅她們的隊伍當中,而且還載著人。
奧托的話聽了後,探索了記憶後,昴的腦細胞下了這樣的結論。失去了原本的車伕的龍車,只能從討伐隊中選擇一人去當車伕。
至於是誰駕駛哪個龍車完全記不得,威爾海姆也是車伕的其中之一,但劍鬼駕駛的龍車和任何一個龍車都不一樣。
「成堆的魔礦石,這是真的嗎?有沒有可能走到一半扔下……」
「現在這種時候,魔女教徒巴不得奇襲現在正在避難的村民和愛蜜莉雅大人。昴,不要想得太好,現在不是這種時候。」
「你這傢伙在這種節骨眼上帶來這種消息……知道了,都是我的錯。」
顫抖的嘴唇焦急著回答著,由里烏斯有點苦惱的瞇著眼睛。手指插入頭髮,昴坦率地道了歉之後,接著問奧托詳細情況。
「倉庫中並沒有魔礦石啊。我也檢查過了,肯定沒有。奧托到這裡之前有沒有看看龍車現在的貨物裡有沒有嗎魔礦石?」
「很遺憾並沒有很清楚的看到。但看到了很多大小如同拳頭一般的貨物,有好幾麻袋放在那。如果真的是魔礦石,同時爆炸的話,拿來殺光所有人的量應該是綽綽有餘了。」
但是,那個麻袋裡的東西卻並沒有被確認到底是不是魔礦石。
昴和由里烏斯都在確認所有物品安全後,才意識到了魔女教徒為何使用的龍車這種奇怪的道具。
「雖然確認了術式有沒有被添加的痕跡……如果和龍車本身的魔礦石裝在一起的話那確實。是我大意了,對不起。」
「由里烏斯你沒錯,都是我沒注意到這種事。」
搖了搖頭拒絕了由里烏斯的道歉,昴咬著嘴唇後悔著自己的過失。
理所當然可以使用魔法的世界中,精靈術師的由里烏斯用魔法的方法進行檢查的話,那麼也少不了用物理的方法進行檢查的昴。
這麼看來,本應該告一段落的事態如同撞上了暗礁,再次緊張了起來。
「對於魔女教徒的襲擊,威爾海姆大人在的話肯定沒問題。從武力的角度來看,能打敗那個人的對手在魔女教徒當中應該沒有的。但是,如果是個低級陷阱就又是一回事,這樣耗下去也不是辦法啊。」
「當然,也有可能是徒勞一場。只是對此感到懷疑而已,實際上魔礦石被教徒們分開帶走了,龍車裡並沒有……也是有可能的。」
說這些並不是為了安慰焦躁不安的昴。奧托所說的可能性,是讓昴排除才說出來的。正如想像的一樣,昴說出了「不對」搖了搖頭。
「對俘虜的人和屍體進行搜身檢查後,沒有魔礦石,福音書也沒有發現。……魔礦石,沒錯的話應該還在龍車上。」
真讓人討厭的固執啊,不過貝特魯吉烏斯的話確實會這麼做。實際上昴知道載著貝特魯吉烏斯自身肉體的龍車爆炸了,但那個時候,昴認為是貝特魯吉烏斯他身體上的炸彈。
「同樣的裝置,難道教徒他們不會裝在其他龍車上嗎……!菲莉絲!現在坐龍車可以趕的上朝王都去的避難組麼?」
「有點難啊。王都組大約在一個半小時之前出發了……為了不被發現進行避難,所以龍車的速度也是十分的快吧。」
本來,據點暴露了的「聖域組」,跟失去了大霧優勢,尚未暴露在魔女教徒眼前的「王都組」,兩者的需要隱秘的程度並不一樣。找不到聖域組的話會盡最大限度考慮,但是王都組的話要迅速的從街道中穿過這才是首要任務。
追不追得上,這確實值得思考一下。
「還沒結束啊……還沒結束啊我X。難道現在做的一切又……!」
在手伸不到的地方,現在不得不做出決定,決定重要的人的命運。
昴以前也感覺到自己的無力感,現在再一次的感受到。但是,奧托對著再次被絕望包圍,咬緊牙關
的昴說道。
「有件事,不知道該不該說,菜月先生。」
舉起了手,強行插入對話奧托,那張溫柔的面孔上流露出了嚴肅的光芒。他的表情讓昴注意到了奧托確實是認真了起來。
不光是這次,以前的輪迴第一次遇見這個表情的時候────喝著悶酒酩酊大醉的樣子的他,和昴進行交易的對話也依舊是這副表情。
也就是說他現在,
「難道是有什麼想跟我交易的東西麼?奧托?」
「真是察顏悅色,我欣賞你喲────菜月先生,我現在的經濟狀況已經到了崩潰邊緣。我龍車上的貨物已經錯過時機賣掉現在價格賤如白菜。原本想趁著這波大賺一筆,然而卻沒趕上時間真的是太慘了,個人覺得生來就是賺錢的,可別笑話我這個膚淺的想法啊。」
光聽就覺得很慘,奧托的處境與其說是悲劇,不如說是其喜劇,但他現在提到的並沒有多少時間去聽,昴沉默地點了點頭,讓他接著說。
奧托減弱了呼吸,閉上眼睛睜開後換了一副表情抬起了頭。
「交易吧,對此我將會用盡我的靈魂,搾乾我的血液趕上────先前出發的龍車,就這麼約定好了!」
「趕上去麼?……現在出發的話怎麼可能!」
「說出這些話之前我想先做好交易,根據交易的內容我才會動身,因為這場交易對於我有特別大的意義,如果出價太少的話我是不會幫忙的。就算我被威脅,也是。」
「威脅這種下三濫的手段我不會用的啦,話說真的可以趕上嗎?我先聽聽你的條件,我一定盡全力去做。」
握住奧托的雙肩,昴詢問著他如何才能做到短時間內趕上龍車。
搖晃奧托將近五回,然後現在,昴還沒有制定出完美的計劃。結果是徒勞一場的話也沒關係,放棄什麼的還是滾蛋吧,不斷努力直到最後一刻才對啊。
對於昴的請求,奧托屏住了呼吸。因為對於他來說,給出的報酬多少將決定今後的人生這樣重要的選擇。
複雜的想法重疊著,一瞬間他的瞳孔突然重新聚焦了一下。通過這些糾葛,奧托說出了條件。
「梅札斯邊境伯爵的傭人菜月先生的話,我想和梅札斯卿覲見的機會也得靠您不是?如果可以的話利用這回的功績,將我囤積的油都買了的話那就最好不過了。……您看,如何?」
瞇起了眼睛,奧托擺出了一副商人嘴角,企圖讓昴趕緊決定。
從一開始提出最大限度的要求,然後進行讓步進行慢慢的交涉。奧托提出這種虛高了不止一倍的條件,昴可能絲毫不在意吧。考慮到現在的情況,不太可能會反砍一刀。
做出趁火打劫這種事,沒必要對產生罪惡感和對良心的譴責。要利用所有能利用的情況,這肉身毀滅之前我可一直是老奸巨猾的商人啊!奧托可沒有蠢到放過這種千載難逢的宰客機會。
已經做好了覺悟的奧托,在等著昴接下來的回答。
昴吞了口口水,說道。
「怎麼又是這種破事!好好好我全買了,然後跟那個變態碰面之後你想要多少錢我讓他給你,交易成立!」
「欸,那是啥好可怕。」
以前的輪迴的記憶────由於對奧托的情況十分瞭解,昴很自然地回答了出來。這次也是一樣,奧托再次成為為昴跑腿的一員。
不戰而勝,對於奧托來說是高興,還是其他呢?

「伊婭會跟你一起去,如果龍車上真的有魔礦石的話,伊婭應該會感知到的,好好善用它。」
由里烏斯一邊這麼說著,一邊將跟自己契約了其中一個的准精靈交給了昴。
精靈閃爍著淡紅色的光輝,聽從由里烏斯的指示在昴的頭上繞圈。終於認可了昴,選了半天位置一樣穩穩地坐在坐在了昴的頭上,昴感受到了來自頭頂的熱量。
「喂喂,這會不會有禿頂的可能性啊?我的人生目標可是不成為地中海和死肥宅啊。」
「伊婭的實體化時間並不長,安心。它會感受你的魔力,然後老老實實的……你看,已經看不見它了。」
對於昴那無謂的擔心,由里烏斯笑了出來,用手指指著的昴的頭,確實已經不那麼熱了。眼睛雖然看不見,但卻感到精靈就在身邊的樣子。這就是精靈陪伴的感覺嗎?昴似乎接受了這些點了點頭。
「這麼做真的好嗎,把精靈交給我什麼的。」
「因為不想讓你這個半吊子有去無回,本來應該跟你一起去的,但是……」
話說到一半,由里烏斯那端正的面龐浮現出後悔的神色,他遺憾的心情暴露無遺。至於為什麼不去,理由是他旁邊強行坐在地上,身體發出青色的光芒,伸出手掌的人物阻攔他。
「都受了這麼大的傷就不要逞強了喵。忍著傷痛也要去我也不是不理解。但是你的魔力基本都空了,大招用過頭了吧?」
「有花蕾它們輔助我,我自身的魔力並沒有用多少。最想說的是,這個樣子讓我深刻感覺到我並沒有什麼天賦和才能。」
「你這麼說只是為了自黑吧。真是,總之好好休息啦。」
感受到精靈的存在,昴對著專心治療的由里烏斯進行最後的確認。由里烏斯抬起了頭「啊啊」回應著。
「我都把我這麼可愛的孩子借給了友人,當然你也要好好照顧它啊。」
「朋友面前這麼不裝真的好嗎?剛才的狀況比較特殊我才聽的,那部分對話之後要好好跟我說明白啊。」
忍不住說出來的昴這樣回答著。由里烏斯對於這樣的回答只是微笑著,尷尬的呆不下去的昴看著菲莉絲企圖掩蓋這份尷尬。
「其他人的治療就交給你了。由里烏斯也是,小貓姐弟倆也是。」
「好好好,昴卿也要小心喵。昴卿如果就這麼死了的話,庫珥修大人肯定會很生氣……吧,誰知道呢。」
昴有點在意菲莉絲話說到最後突然音調降低了,不過本來菲莉絲就有點智障這樣說話也對,昴這麼一想還有點小興奮。
太認真的對話內容只記住了一小部分,昴朝著二人揮手走向了村子的入口。那裡站著自己的地龍帕特拉修,以及它身後的龍車,奧托也在那裡等著昴。
「那麼我們就走吧,菜月先生。」
「啊啊,道路的指引和其他一些事情就拜託給你了,奧托。」
登上車伕台,奧托旁邊坐著的昴望著前方。奧托那頭巨大的地龍旁邊是漆黑身軀的帕特拉修,比較來看的話體型差距還是不小的,這樣一起拉同一輛龍車感覺到有點不安。
「是『避風的加護』讓地龍奔跑起來的,就算體型有差距也完全沒問題的。兩頭都是雌地龍,『詢問』的時候並不會出現爭執的樣子。」
發現了昴那帶著疑問的表情,旁邊坐著的奧托握著韁繩這麼解釋道。
奧托所說的「詢問」這個單詞產生的違和感,讓昴「嗯?」迷惑了起來。
「怎麼了嘛?」
「沒,果然這個世界的加護什麼的真牛逼啊。就好像天賦技能一樣,顛覆我的常識地方還真多啊。」
「這句話說得,好像這個世界的加護只有別人有的樣子呢,菜月先生。擁有加護也有擁有加護的辛苦之處啊,特別是我的「言靈」的加護,小的時候根本做不到控制它使用它。」
對於感歎的昴,奧托苦笑著回應,說出了自己的加護。
奧托擁有的是名為「言靈」的加護。
它的意義和使用,是奧托跟昴提出交易的報酬。「言靈」加護的效果非常直接,不管是誰只要對方也有「言靈」的話就可以使用這個加護。
「可以跟包括地龍在內的動物對話。讓地龍搜索到梅札斯領的最短距離,借此衝過去。」
「我的地龍……弗魯夫的話已經很盡力了。說真的不管怎麼問它都是給出一些儘是鳥獸的險路。」
這條路看起來是通向梅札斯領最快的一條道路,雖然前方的路況有多難走還不知道。萬一結果是「恭喜中一等獎」被魔女教他們抓起來的話,那還真是笑不出來。
總之只要有他的加護的話。
「要追上走在前面的愛蜜莉雅她們,這不難吧」
「不,還是有點難的。畢竟還是有可能趕不上的,本來說協助菜月先生是因為剛才交易的報酬之一,至於結果如何就不知道了。還有魔礦石到底在不在龍車上,什麼時候爆炸這些都還……」
「要追上走在前面的愛蜜莉雅她們,這一點也不難────!」
「那樣的表情說著公然說這那樣的話會讓人困擾的啊!」
昴重複著說了兩遍的話語,其中包含的信任讓奧托有點不堪重負喊了出來。時間的緊迫讓昴沒有打算繼續對話,臉上的表情消失,長呼吸了一口氣說道。
「拜託了奧托,交給你了。」
「……真的是,讓人接不了話啊,畜生」
昴這句圓滑的話似乎讓奧托感動了一般,歎了口氣。接著握緊了韁繩,發出了讓兩條地龍奔跑的指令。
拉著龍車,帕特拉修和弗魯夫這兩頭地龍使出全力奔跑出去,開始追趕前面的愛蜜莉雅一行人。
「啊啊真是,知道了知道了!交給我吧交給我吧!可要記著我的大恩大德啊!我會全力去幹的!」
如同自暴自棄一般的奧托吶喊著,『避風』的加護讓這吶喊聲只能傳進昴所在的空氣中迴響著。

※ ※ ※ ※ ※ ※ ※ ※ ※ ※ ※

一段時間後,昴他們正在走愛蜜莉雅她們走過的道路,追趕著她們。
到目前為止的路況,如同夢魘一般難纏,說出來的話,就會半天沉浸在對奧托的牢騷當中。
幾乎垂直的懸崖上跑下去這種積極自殺行為,以及剛踩壞一個十分破舊的吊橋(而且是昴他們剛跑到對岸橋就塌了)差點就要掉進深淵,玩命的跑著,有好幾次甚至已經做好死亡輪迴的準備了。
只是,這些努力都有了結果,昴他們正好從魯法斯街道總長的一半那裡插了進來,同樣的暴走如果再來一次,估計不會有比這更多的巧合重疊了。
「這樣下去受不了啊,我可不想讓帕特拉修這麼害怕下去了!」
讓龍車能跑在這樣的破路上也只有奧托這樣的人才了吧。順著韁繩傳達的命令讓帕特拉修和另一頭地龍奔跑在這死亡邊緣的道路。走一步算一步,到現在為止的行動可能會對今後與帕特拉修的交往不利,莫名的產生了一種不安感,不過這也是也沒辦法的事情。
總之,
「從左邊的樹林出去吧!那裡是朝王都最快的途徑。」
「樹林嗎,這會十分難走啊!?真的沒事麼!?」
「────」
「你這傢伙,說話啊!」
並不理睬昴的怒聲,奧托把龍車開向了樹林的方向。
就這樣被帶向樹林的昴用手保護著自己,至少不被樹木的直接襲擊,在貨架上低下了頭,進入了防禦狀態。
壓到樹根的衝擊反彈給龍車,進入了樹林後視野也變成了綠色。極快的速度衝進都是障礙物的地方,只能讓人想到自殺吧。但從字面上能與地龍溝通的奧托來看,似乎習慣了這種程度的衝擊。
如果他是標準的商人的話,沒有這樣的膽子的話是不能勝任這個職業吧。
「────菜月先生!」
昴正在為此傷腦著,突然響起奧托的聲音。這個聲音讓他感覺到了急迫的心情,昴起身後慌慌張張的爬向了車伕台查看情況。
昴在車伕台伸出頭來看,發現奧托用手托著耳朵似乎在聽什麼。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
「樹林發出的……不,這附近的鳥獸聲,消失了。還有弗魯夫也害怕起來……有什麼,有什麼東西在接近著我們!」
伴隨著奧托的警戒,昴也屏住氣息向四周查看情況。
但是,視線前方都是灌木叢,即使查看情況也看不到什麼。察覺到昴的想法,奧托點著頭說「我知道了」。
「橫著跑出去,趕緊從樹林中跑出去。菜月先生就負責後方的警戒────」
「……不,現在不需要了。」
在計劃變更後,昴阻止了奧托向地龍們發出指示。跟奧托的指示一樣,在後方的警戒狀態下,把龍車後面的部分斷開扔掉看看情況。
後面的樹木不斷被折斷,碎屑飛舞在空中,這樣粗暴的行為讓樹木一個接一個死去。
破壞蔓延開來,昴他們奔跑過的地面脹裂著,那個「東西」對於環境的變化並不在乎,筆直的朝這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衝了過來。
「飛起來吧奧托!────一定要抓緊啊!!」
「菜月先生!?」
壓住正要回頭的奧托,昴跑到龍車後面的在貨架上,對那個正在不斷接近的身影,露出憤怒的表情大吼著。
「我日────你這個混蛋是有多煩人啊!!」
正對著吶喊著的昴,巨大漆黑的影子正在蠕動著。
屍體身上長出來的黑色魔手無力的吊著,已經喪失了人的外形,只有瘋狂的執念的肉塊────貝特魯吉烏斯的屍體,正在加速接近昴的背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83101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三章80 『怠惰的終焉... 後一篇:第三章82 『名為愛的福...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20879604妹妹
我愛你 我ㄉ妹妹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0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