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單戀國度》第五話:專注在自己的痛苦上

作者:安西將軍│2016-08-08 16:01:42│巴幣:2│人氣:255



榆芊是所有跟我交往過的女孩之中撐最久的,粗略估算至少有半年的時間。她跟我分手半年之後,我就接到了她要結婚的訊息。聽到的當下讓我覺得十分詫異,原來一個人賭氣是可以把自己的終生大事一起賭進去。
 
今天早上我沒有立刻前往單戀國度,因為榆芊委託了我幫她拍婚紗。
 
拍婚紗的地點在實踐大學,等我抵達現場時新人們已經準備妥當,只剩榆芊的女性朋友們還在幫她做最後的梳妝收尾。榆芊看到我來馬上對我招了招手。
 
「今天就麻煩你囉!」
 
榆芊笑得很燦爛,燦爛的讓我愧疚地無所適從。
 
似乎每個人的笑容都能讓我愧疚。
 
沒過多久我就捧著單眼相機追隨榆芊和新郎的腳步,在校園裡開手周遊起來。我不斷地大聲反覆的建議他們最好的姿態。榆芊時而依偎在新郎的胸膛,時而傾躺他的懷裡,笑容更是比早先前與她相遇時更加璀璨。
 
我跟她交往的期間,似乎還沒有這麼親暱過。
 
婚紗攝影結束之後,榆芊說想要跟我寒暄一下,所以我便坐在校園內的7-11外頭的折疊桌椅旁等候。十幾分鐘過後榆芊再度出現於我的面前,濃妝盡褪的她顯得更加清新,那個熟悉的酒窩更加顯眼。
 
「妳的先生呢?」我左顧右盼的問道。
 
「我請他先跟他的朋友去其他地方晃晃了,我們去走走吧!」她笑著說。
 
「你先生這麼信任妳啊?」我覺得有些難以置信地笑了出來。
 
「這就是我願意嫁給他的原因。」
 
她淘氣的吐了吐舌頭,然後拉著我的袖口往校門外走去。
 
由於不知道該往哪裡去,所以我們往大學後面走去,在一排豪華公寓的附近找到一家咖啡館,我們決定在那邊歇息長談。我照慣例點了杯黑咖啡,她則是點了一壺熱奶茶,還點了盤蜂蜜鬆餅一起吃。
 
「你還是習慣喝黑咖啡阿?」
 
榆芊皺著眉頭看著我前方的咖啡,露出一副難以理解的笑容。
 
「我已經習慣喝苦的東西喏。」
 
我聳聳肩,然後嘴角歪斜了幾下,
 
「你都習慣喝苦的東西喔?」
 
「因為我的人生沒有一樣是不苦的。」
 
我舉起馬克杯杯啜飲了一口,然後故意讓五官糾結了一下。
 
「你最近過得還好嗎?」
 
榆芊冷不防地問道,並用纖細的手謹慎地捧起茶杯喝了一口。雖然她的語氣透露溫柔的關切,但突如其來的提問還是讓我感到近似被冒犯的感覺。
 
「看你覺得好的定義是什麼,不愁沒錢花也是過得好。」
 
我像她聳了聳眉,並讓身子向後倚去,然後將右腳交疊到右腿上。
 
「我好像問得不太對,」榆芊像隻小鳥般地威脅著頭,露出清淡的苦笑,然後她問:「你過得快樂嗎?」
 
「我好像回答過妳了。」
 
「恩,你說過你喜歡喝苦的咖啡。」
 
榆芊點點頭,然後又陷入一陣沉思。我則是趁空檔迅速地插了一塊鬆餅塞進嘴裡。
 
「妳還有遇到喜歡你的女孩子嗎?」
 
榆芊問到。這問題著實切中要心,讓我胸口不禁緊繃了起來。我難耐的左右張望了一下。
 
「目前沒有。」我扼要地說道。
 
「恩。」
 
榆芊也點點頭,眼神往旁邊移去。
 
「很難相信妳跟我分手的半年之後就結婚了。」
 
為了「禮尚往來」,所以我也問了她稍微敏感一些的問題。
 
「感覺來了就是這樣,我也說不上來為什麼,雖然認識的時間不長,但我知道他就是那個會守護我一輩子的人。」
 
「我以為妳是跟我賭氣去結婚的。」
 
「一開始真的是賭氣。」
 
榆芊掩藏於馬克杯的薄唇嫣然彎起,然後順勢啜飲了一口。
 
「所以妳不覺得我是那個會守護妳一輩子的人嗎?」
 
我裝作一副泰然自若。榆芊放下茶杯,然後望著杯中搖曳的水面靜默了半晌。
 
「因為你一直專注在自己的痛苦上。」
 
她情緒平靜的說著,但字字句句在我心中產生刺耳的回音。
 
「你一直專注在自己的痛苦上,我走不進你的世界。」榆芊進一步補充。
 
「那你當初為什麼會想跟我在一起?」
 
我感到十分的困惑,畢竟女孩不是都喜歡會跟讓自己快樂的人在一起?
 
「因為時常看到你總是鬱鬱寡歡,我希望你能過得快樂一些。」
 
「真是謝謝妳噢!」
 
我輕笑了一聲。真有英雄情懷!我心中泛起半是酸楚、半是自嘲的情緒。
 
「你人很好,但心房打不開,愈是看不透你的世界,我愈焦急,愈痛苦,最後我真的實在撐不下去了。」
 
榆芊的薄唇緊緊咬著,眉間堆起歉疚的顏色。這是我今天首次看到她露出侷促不安的表情。
 
歉疚個什麼勁兒?他媽的讓妳不快樂的人是我啊!
 
「所以那個約定,你打算遵守了嗎?」
 
榆芊露出如清茶般清淡的苦笑。
 
淡淡的苦,掀起了我濃濃的愁。
 
我的耳畔,響起了決裂的那天傾盆的稀哩雨聲。
 
我們在雨中怒目相視,榆芊在我胸膛上打了好幾拳,濕濘的衣服讓我對於急驟的痛處麻痺了不少。
 
「你為什麼就是不能為我快樂一下!?」
 
榆芊淒厲的吼聲響徹雨夜,因濕漉而糾結一塊的劉海,幾乎遮蓋了她那哀戚的面容。
 
「快樂!我也努力地想要快樂啊!難道你以為我不想快樂嗎!?」
 
我振臂怒吼,吼的我感到喉頭產生了燒灼感。
 
「你沒有努力過!你根本沒有努力過!你真的完全沒有努力過!」
 
榆芊叫聲更加尖銳,強烈的情緒讓我百骸都為之刺痛。
 
「我怎麼努力!?告訴我啊!?」
 
我捶著自己的胸口吼著,但榆芊沒有後退半步。
 
「這就是你要努力的啊!努力地去嘗試努力地讓自己快樂!你完全沒有嘗試過!」
 
吼完,榆芊開始泣不成聲,我則是大口大口地喘著氣,還把少許的雨水吸進了鼻孔。
 
「我要跟你分手!」
 
榆芊抽噎地說著。他抹了抹臉龐,紅腫的雙眼從結成塊的瀏海下露出。
 
「我要向你證明,這個世界上有很多願意為我而努力快樂的人!」
 
榆芊顫抖地說著,然後直直地望向我,她的眼神十分灼熱,讓我內心升起些微的畏怯,但不甘示弱的情緒又升騰起來。
 
「妳去啊!最好找的到!然後最好趕快結婚!以免後悔跟我分手!」
 
我放棄了理智最後的屏障,徹底的攤牌了。
 
「後悔!?我要向全世界證明,你是一個只會逃避而不願意改變的人!我要證明你不是無法快樂,你是不願意快樂!」
 
「好啊!妳若可以很快結婚!我就快樂給妳看!但妳做不到啦!」
 
彷彿要把肺臟從體內擠出來似的,彷彿要貫穿黑幕似的,我將內心最深沉的怨怒扔砸在她的身上。
 
最後,我看著她的身影隱沒入我永遠無法理解的黑暗之中。高跟鞋的喀喀聲,宛如真的一記又一記地踩在我的心頭上。
 
我與她相處的記憶,宛如跟隨那逐漸遠離的腳步聲逐漸黯淡。
 
喀喀....喀喀....
 
回憶的雨聲,嘩啦嘩啦。
 
現實的鐘聲,滴答滴答。
 
隨著咖啡店門口的風鈴聲響起,我沉陷在回憶的朦朧意識又逐漸地將周遭的景物重新勾勒出來。榆芊的臉龐不在潮濕漉,而是恬靜淡雅而透露新婚喜悅氣息。
 
榆芊向我挑眉,彷彿進一步地催促我先前她提出的問題。
 
「恐怕暫時無法履行了。」
 
我苦笑地搖搖頭,然後喝了一口咖啡。
 
我笑了,但不是因為快樂而笑,而是嘲笑自己面對過去的自己驚慌失措的姿態。
 
若要我快樂,這個世界上必須存在一個想要讓我奮不顧身守護的笑容。
 
那個笑容曾經存在過,但現在已經永遠消逝了。
 
-----------------------------------
 
與榆芊告別之後,我驅車前往單戀國度,途中在一處紅綠燈停了下來。空檔時我反覆思索著榆芊過去的種種。
 
她與其他跟我交往的女孩確實感覺不一樣,她會對我示好,但不是刻意的奉承,也不是仰慕的趨近。她不會讚美我,但她總是在試著了解我需要什麼,但我從來沒有主動讓她了解我需要什麼。
 
雖然我是如此的被動,但榆芊會一直借我可能對我有用的書籍、音樂等,然後試圖問我一些感想,但頹廢的我很常只是敷衍幾句。我們會一起出去,但跟其他女生吃喝玩樂的邀約性質不同,她會時常帶我參加一些展覽或是音樂會等藝文性質的活動,似乎努力地想要讓我心情平靜。
 
但我終究還是讓她失望了。
 
就在這時我的餘光看到有人從人行道跑向我,我轉頭望去,一個穿著高中制服的女學生匆忙跑了過來。
 
我凝神細看,發現是瑜涵!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瑜涵已經試圖要開後座的車門,但因為已經鎖起來所以打不開。我旋即解開了鎖,瑜涵馬上用職業跳水選手的姿勢摔進後座,然後甩上車門。
 
「妳在幹嘛?」
 
我轉頭望向瑜涵。她大口地喘著氣,先前冷若冰霜的神情此刻卻驚慌的扭曲著。
 
「我在躲教官!」
 
瑜涵按著自己的胸口說。我向車窗外望去,發現真的有一個教官在人行道上左顧右盼。
 
「妳好好躺著吧,我想應該會沒事──」
 
「欸!教官!你的學生躲到這輛車啦!」
 
正當我要安撫瑜涵的同時,路邊一個騎機車的老阿伯「仗義執言」,朝著教官指著我的車子叫到。這時教官的怒目登時向我轉了過來。
 
「你說的是真的嗎?」教官大聲地問道,神情既困惑又憤怒。
 
「對啦對啦!」阿伯不斷地指著我的車子,「一個穿白色制服的女學生躲進去了!」
 
聽完阿伯的指證歷歷,雙眉倒豎的教官拔腿朝我車子奔來,姿勢很像《魔鬼終結者2》的機器人T-1000。
 
「快啊!」
 
這時瑜涵用氣音著急地喊著,我望向前方,但仍然是紅燈。
 
我望向左窗外,教官的身影越來越近。
 
我又望向前方,信號燈剛好轉為綠燈。
 
我踩下油門。
 
一陣尖銳的聲響之後,車子向前急駛而出。剛要一探究竟的教官旋即彎身閃過,我看向後照鏡,發現教官依舊不想要放棄地緊追在後。
 
「快呀!」
 
瑜涵拍著座椅焦急地叫著。我馬上轉動方向盤拐過街角,然而同時間一個黑影從我以前倏忽閃現。
 
我踩下剎車,但已經來不及了。
 
我與一台黑色的轎車並排擦撞而上。但不幸中的大幸,沒有造成巨大的毀損。
 
在我還來不及對當前的狀況反應過來時,後面傳來車門開啟的聲音,我回頭望去,發現瑜涵已經打開車們跑了出去。
 
「瑜涵!」
 
我大吼了一聲,旋即也跨出了駕駛座。正當我望準備再次大吼時,餘光卻看見教官也緊跟了上來,我因此作罷,只能看著瑜涵的身影快速隱沒到另外一條巷子裡。
 
「欸!我的學生呢!?」
 
教官抓住我的手被大力地搖晃著,對我很不客氣地興師問罪。
 
「什麼你的學生?」我裝著一臉糊塗反問。
 
「不要給我裝!」教官一手把我推向身後的車子,咬牙切齒的問:「我的學生到底在哪!?」
 
「我想你誤會了,我──」
 
「喂!發生了什麼事?」

就在這時身後傳出了一個男子詢問的聲音,我轉頭望去,發現兩名男子朝我走來,其中一名顯得有些年邁,另一名則是顯得相當年輕。同時間我瞥到他們的車子後座的車門也緩緩開啟,一名男子從車內走了出來,那名男子身穿著黃紅相間的袈裟,並理了相當俐落的平頭,從臉部的皺紋遍佈情況看來似乎也是年紀一大把了。
 
他看起來似乎是仁波切。
 
「欸!你們有沒有看到有學生從他的車子跑出去!?」
 
這時教官轉移了詢問對象,但仍然用一隻手把我壓在車身上。
 
「什麼學生阿?我只知道他撞到了我的車!」
 
年邁的男子十分氣憤地說,並且惡狠狠地盯著我。
 
就在這劍拔弩張之際,那位仁波切來到了我們身旁,在氣呼呼的男子耳邊微笑的低喃了幾句,沒多久他那憤怒的神情逐漸緩和下來。接著他望向教官,語氣十分堅決的說:「先生,我們沒有看到你所說的學生,請你讓我們解決車禍的問題,好嗎?」
 
教官想要在多說些什麼,但看到那位先生的表情絲毫沒有退讓之前,又看到仁波切豐腴雙頰堆起的笑容,他躊躇了半晌之後便調整了一下大盤帽,隨即揚長而去。他走了一段距離之後又轉頭看了我們一眼,然後加快腳步消失在我們的視線裡。
 
「你還好嗎?孩子?」
 
這時仁波切用英文向我問道,他依舊笑容滿面。我有些侷促地點點頭,然後也用英文回到:「我沒事。」
 
仁波切聽了我的回答之後,露出甚是滿意的表情在我肩膀上拍了拍。忽然他的視線固定在一個方向,然後綻開弧度更大的笑容。
 
我順著仁波切的視線望去。
 
發現瑜涵正站在剛剛遁逃的巷口。她雙手交疊在腹部前,身姿整個緊縮著,一臉愧疚地望著我。

我只能以相當無奈的眼神,回應她盡最大努力釋出這個年紀她所能負擔的歉意。
 
-----------------------------------
 
那兩位男性是一對父子,他們正好從桃園機場接了長期供養的仁波切要返家,剛好與我們發生了車禍。
 
在仁波切的堅持之下對方沒有向我求償,還引領我們將車子開進了他們熟識的維修廠,說維修費用可以算優惠一些。不過可能是因為仁波切的指示,父親的臉色好像顯得有些不甘願,不過或許是我想太多了也說不定。
 
但反過來想.只要自己的車子被撞了誰應該都很難高興起來吧?
 
兒子態度非常客氣,他的體型高大而壯碩,如果要形容得更具體一點,他就像是有良好健身習慣的龍貓,無論四肢與身軀都有十分明顯的線條。他的頭髮兩側都剃平,上方的頭髮顯然有用髮油整理過;他戴了一副粗黑圓框的眼鏡,顯現的書卷氣息稍微潤飾了他有點凜然的姿態。他一直不斷地安撫我們不要擔心修車的事情,反倒讓我有些難為情。
 
在修車廠等待的空餘,父親帶領仁波切去外面找地方休息,瑜涵則是躲進了鄰近的便利超商,我則是和那位兒子留在修車廠。與兒子小聊了一番之後,發現他們家是虔誠的藏傳佛教徒,這位仁波切他們已經供養了十幾年。
 
「在我還是幼稚園大班的時候,這位仁波切就跟我們家結識了,往後每年他都會固定來到台灣跟我們住上好幾天,參加台灣幾場重要的法會。」
 
兒子摸著後腦杓說到,此時我發現他的親切是來自於他的靦腆。接著他繼續說:「我的名字就是他幫我取的,我姓冬,名字叫吉美,吉美在西藏語是無畏的意思。」
 
「無畏?」
 
「就是無所畏懼。我生性內向,據說我小時候跟很多小朋友接觸時會沒有安全感,所以仁波切才幫我取了這樣的名字。然而因特殊的姓跟名字,讓我在小學倍受關注,所以我反而覺得很不自在。」
 
他泛起淡淡的苦笑,其表情與他那健碩的體型產生微妙的對比。
 
「你說你姓冬?很特別的姓氏呢。」
 
「冬姓是西藏的四大姓氏之一,我們家祖先是西藏人,所以才有這個姓氏。」
 
冬吉美笑著說。我輕輕地「喔」了一聲,然後點了點頭。
 
「我最近認識了一個新朋友,她的的前男友家裡也是虔誠的藏傳佛教徒,聽她說好像也有在供養仁波切。」
 
為了不讓話題冷掉,我說出了紹燕姊昨天跟我提過的事。聽我這麼一說冬吉美不禁輕笑了一聲,然後問:「這麼巧?那他們是怎麼認識的?」
 
「我猜應該是健身房吧?因為我朋友是在健身房工作的。」
 
我說道,但我話聲甫落,他臉色就沉了下來,接著他顯得有些侷促不安。我不解的望著他,他因為靦腆而轉過頭去,所以沒有查覺到我困惑的眼神。他動了動嘴唇試圖想要說一些話,他的喉結也頻繁滑動,似乎是好幾次將嘴邊想要說的話又嚥了回去。
 
「她是不是叫柯紹燕?」
 
他像是費盡了一輩子的勇氣,才吐露了這個問題。
 
我詫異地望向他,嘴巴不自覺地微張。
 
「難道你就是.....」
 
「我是他前男友。」
 
沒等我把話問完冬吉美就率先坦白,他的笑容十分苦澀,而且是連我都十分想要同情的苦澀。
 
「你是怎麼認識她的?」
 
他以一種略為戰戰兢兢地語氣問道,彷彿要問一件虧心事似的。
 
「在咖啡店認識的。」
 
我說道。冬吉美點點頭,然後神色悵然地抱起雙臂。
 
「那她的過好嗎?」冬吉美有些失魂地問著。
 
「看起來還不錯。」
 
我說道。其實我也不知道什麼是過得好,什麼是過得不好,就像今天下午榆芊向我問的一樣。「看起來還不錯」不一定是紹燕姊真正的狀態,但我覺得會是冬吉美最想要聽到的答案。
 
冬吉美點點頭,然後就再也沒有問下去,表情木然地望向修車店外的街道。或許他能問的也只能問到這樣,再問下去也只是延續心中的思念,什麼也做不了。
 
那種做不了的焦急,只會在每天晚上想要用枕頭悶死自己。
-----------------------------------
 
由於重新烤漆還要花上很多時間,我便和瑜涵通勤來到了單戀國度。當我們一起進到咖啡店時,店裡還沒有什麼客人。
 
倒是蘇盛先生又一臉想要惡作劇的表情。
 
「昨天是紹燕,今天是瑜涵,恩……」
 
蘇盛先生笑得十分促狹,我很少看到他這樣笑,那種感覺就像是看到大陸演員胡歌露出喜劇演員金凱瑞的笑容一樣。
 
「無聊!」
 
沒等我反駁愉涵就已經罵了一聲,並且奉送了蘇盛先生一個鬼臉,然後窩到咖啡店最角落的位子,並胡亂地將各種課本抓到桌面上。
 
蘇盛先生搖搖頭然後望向我,露出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我則是以聳肩傳達了「活該」之意,然後就在我平常習慣的位子坐下。
 
打開了筆電之後,我先將今天婚紗攝影的打案儲存進電腦裡,然後開始輪番點擊每一張照片。榆芊的笑容本來就很美,我覺得濃妝都顯得相當多餘,但或許每個女人都想要在人生最重要的時刻,挖掘出本身美的極限吧?
 
榆芊的笑容除了存在著天生的麗質之外,照片裡還多了份靈性的美。我跟她相處時從來沒有看過這個笑容,我登時覺得離她非常遙遠,或許我們不曾真正在一起過。
 
想到此,心中一股酸楚湧升了上來。
 
由於很多案子已經拖延許久,我強烈壓抑心中各種複雜的情緒,以反射性的機械式代替思考來強迫自己進行新的進度。今天我很少將頭從螢幕前抬起來。
 
到了傍晚,趙安鈴師姐如預期般地沒有出現。其實我蠻希望她今天不會出現的,不然病懨懨的菩薩應該也很難救濟他人吧?
 
完成了某些案子的進度之後,我抓起香菸與打火機往咖啡店外走去,恰巧這時紹燕姊與世宗一起來到了店裡。我向紹燕姊招了招手,她向世宗示意先進入店裡之後,就跟我一起留在店外的騎樓下。
 
「我今天遇到了你前男友。」我說道。
 
「怎麼遇到的阿?」
 
紹燕姊的眼睛睜的老大,一臉難以置信。接下來我將在路上巧遇瑜涵,然後出車禍又巧遇她前男友的事情鉅細靡遺的說了出來。
 
「這也真的他媽的太神了……」
 
紹燕姊一臉苦笑地搖搖頭。她雙手叉著腰,背對著我往騎樓外的上空仰望而去。她將瀏海往後撥弄了一下,然後轉身面向我。
 
「他有跟你說什麼嗎?」紹燕姊問道。
 
「他有問妳過得好不好。」我說道。
 
「他才需要問他自己過得好不好。」
 
紹燕姊哼笑了一聲,然後插著腰低垂著視線,久久沒有一語。我感覺得出來她沒有生氣,只是對於這樣的偶遇覺得有些荒謬。
 
「妳還有在跟他聯絡嗎?」
 
我問道。紹燕姊抬頭望向我,撥了撥右邊的劉海,然後說道:「最近他比較沒有連絡我了,因為他Line我的訊息都沒有看。」
 
「噢…….」
 
因為不知道該如何接話,所以我只能裝出一副深思的模樣點點頭。
 
「其實他還蠻可憐的,他有很多不能作主的部分,但我自己也插不上手。他的問題只能靠他自己解決,這就是為什麼我無法跟他繼續走下去的原因。」
 
紹燕姊悵然一笑,她的雙眼盈滿了無奈的色彩。她眨了眨眼,然後停頓了一下。
 
「他太專注於自己的痛苦上了。」
 
她意味深長的說。
 
沒想到榆芊離開我的理由再次從紹燕姊口中說出,我當下覺得有些暈眩。正當我還來不及反應時,紹燕對我投予十分滄桑的莞爾,然後轉身走回咖啡店裡。
 
我抽出一根菸咬進嘴裡,然後點上火,深深地吸了一口後呼出一口灰煙。就在這時天空又隱約傳來飛機劃過天際的聲響,我的胸口再次緊繃了起來,呼吸的節奏也隨之變的短促。
 
若別人的痛苦,是因為我太專注於自己的痛苦上,那他們不也是太專注於我專注於自己的痛苦上這件事才感到痛苦的嗎?

那他們為什麼會專注在別人的痛苦上?
 
隨著飛機遠去的聲響,我思考這個問題的慾望也隨之淡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8236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zhk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單戀國度》第四話:姊弟...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love487
百萬字 台灣原創 奇幻武俠 長篇連載小說 《克蘇魯的黎明》 每日更新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3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