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聊《風鳥皮諾查》

作者:倚墨│2016-08-07 14:10:18│贊助:14│人氣:731

  各位好,我是倚墨,或是叫我伊森也可以,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一位我喜歡的作家所寫的作品,劉克襄的《風鳥皮諾查》。




↑我手上的是一版,現在的話找到的應該是綠色封面的二版,二版有作者多年後的序

  在天氣變化時轉移居住地的鳥類,是候鳥。定居的鳥類,是留鳥。這部小說以一隻候鳥,名為皮諾查的環頸鴴作為主角,背負著種族的驕傲、傳統的遷徙技術,來到遷徙地尋找上一代的傳說環頸鴴-黑形。

  在身為候鳥的皮諾查眼裡,留鳥是一種候鳥怠惰後的退化鳥類,所以當候鳥在遷徙過程中,留在某地成為了留鳥,他是無法原諒和理解的。他打心底鄙視這樣的留鳥。
 
  然而,相傳擁有高超飛行技術的環頸鴴黑形,卻在一次的遷徙中沒有回來。那個受大家景仰的黑形,變成了留鳥?不可能,皮諾查要驗證這件事,並把黑形帶回北方的故鄉,並證明自己的能力。
 
  而這趟旅程之中,皮諾查將會遭遇到什麼事,改變他的生命呢……?
 
  風鳥皮諾查,就是這樣的故事。
  這個故事藉著環頸鴴的習性,塑造了種族、傳統的重量,讓皮諾查去思考自身的定位和未來的去向,自我質疑、自我思辨、遭遇他鳥和嘗試新事物等等,我覺得是有那麼一點西方英雄劇情的味道(可以估狗一下英雄旅程,大概就能知道那個意思)。
 
 
推薦的理由-一段冒險的書寫
 
  風鳥皮諾查也算是一本老書了,劉克襄在台灣的文壇也有知名度,稍微找一下就能找到這本書的優點:自然寫作啦、賦予動物們人類的情感啦、學習知識並探索故事……等等,很多很多。
 
  而我呢,認為它是追尋自我、質疑自我、找到自我心之所向的冒險旅程。我們可以從裏頭的任何一個段落,影射到自己的生命經驗上,有趣的是,主角明明是一隻環頸鴴,作者卻把所謂傳統、天性的重量壓在牠的羽翼上,究竟是被壓至墜若,抑或因此而飛得更高?如果看到此文因而產生點興趣,便去把這本書拿起來看看吧!
 
 
─以下的閒聊含故事的內容!-
-還沒看又不想被先告知劇情者速速離去!─
 
  接下來的閒聊都預設已經看過這篇小說囉,如果你是那種就算被捏也還是會去看小說的人的話,也可以看看這個閒聊囉!
 
巧遇的那些鳥兒-跛腳、紅繡、馬南、瑪笛
 
  我實在很喜歡前面這一段與跛腳的相遇,頗有巧遇獨居浪士的感覺,皮諾查是自視甚高的飛行高手,又以候鳥為榮,結果跛腳身為皮諾查所不恥的留鳥,卻有著高竿的技術,以及在沙地、防風林裡生存的能力。
 
  跛腳一次又一次的突破皮諾查的常識,這裡是皮諾查第一個反思的點,過去環頸鴴長老說過不能進去的地點,跛腳一一踏入,甚至指引皮諾查上山找黑形。在劇情後期,皮諾查決定成為留鳥時,跛腳也成為了助力和指導者的角色。他可以說是皮諾查最初,也是最後的問答對象。
 
  我特別喜歡跛腳在斥喝皮諾查之後的省思,讓我覺得這個角色更活了起來:
 
  到底自己是真的對皮諾查關心?還是從開始就一直殘忍地冷眼看一場現實生活的戲?暗地去比較、印證自己的過往,同時又幫自己進行辯解,合理化自己的行為?可能自己早被習慣所束縛,不太願意嘗試大沙地以外的別種生活?畢竟習慣總是更重要、安全的東西·
  這樣說穿了,自己不只是平凡、普通,或者卑微而以,恐怕還是一支自私自利、充滿齷齪的老鳥?
  引自《風鳥皮諾查》一版,P.202
 
  而在山上遇到的紅繡,更是以話語試圖強調留鳥的革命性,比起跛腳更加銳利,過慣了山上的環境,在危急時刻帶領環頸鴴群度過危機,頗有領導者風範。他也是個冒險家,所謂的環頸鴴的傳統,他都想親眼應證。
 
  「我想知道,冬天時,不能在北方生存的答案,但又能活著回來。」紅繡轉過身,面對皮諾查,一字一句慢慢吐出來。
引自《風鳥皮諾查》一版,P.147
 
  兩個角色都有自己的特別之處,一個領者皮諾查省思,一個和皮諾查一起不怕死的到山上看雪,我覺得這裡就是作者的巧思了,一步一步領著皮諾查思考,沒有人是絕對的錯,也沒有人絕對的正確,皮諾查心中對兩人評價的變化,宛如我們平常與人相處時的心境變化般,越來越深入,而且反應到自己身上,淺讀有玩味,深讀則發人省思。
 
  至於馬南,這個角色我覺得小小的可惜,本來我以為他會成長,站在質疑皮諾查轉變的角色上,結果沒想到是以一聲槍聲作為結局,來喚醒皮諾查對衝動行動的反省。雖然是一劑劇情的強心針,但沒有發展這個角色真是有點可惜。瑪笛也是差不多功能的角色,主要用來推動劇情用,沒有繼續發展實屬可惜。
 
  不過,我們的人生也遇過一些,影響我們深遠,最後卻消逝在生命中的人,以這個角度而言,也可以說是安排的很合理吧?
 
 
徒步旅行歌的意象
 
我們的家在荒涼的海岸
 海風鹹濕而嚴寒
 不怕苦不怕難
 ………
 ………」
每隻環頸鴴都會哼這首「徒步旅行歌」。
引自《風鳥皮諾查》一版,P.43
  皮諾查又想起這首昂揚的「徒步旅行歌」,雖然對歌詞的內容有了質疑,旋律還是蠻好聽的。接著,他發出堅定低沉的「GO!WE!」聲,緩緩飄上天空,朝內陸的山脈非去。
引自《風鳥皮諾查》一版,P.204
  徒步旅行歌可以說是象徵緩頸鴴傳統的意義象徵,皮諾查從一開始對這首歌和對傳統的堅持不懈,到最後產生質疑,但也沒有完全否定,這個意境我很喜歡!!每個人都聽過「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還是山」的境界和歷程,而皮諾查在最後,已經能以超然的態度面對這一首歌,象徵他旅行的轉變。
 
結論-一首美麗的自我之詩
 
  風鳥皮諾查,乍看之下是一部瀏覽群鳥的自然寫作小品,實則為一部探索自我的敘事詩。
 
  皮諾查被質疑之矛傷過、被失去之彈穿過、被突破之屏障狠狠彈回、被繁殖的重擔擊垮……他不斷尋找的那位黑形,那環頸鴴的英雄……
 
  他繼續追問:「請問,你見過一隻叫皮諾查的候鳥嗎?」
引自《風鳥皮諾查》一版,P.208
 
  一直內化在他的心裡,他可能早已是黑形,也可能早已超越。
 
  在歷經各式各樣的生命苦難後,最後找到的答案,只有自己能夠審視和評判,然而追尋英雄背影而去的下一代,又會得到什麼樣的答案呢?
 
 
  謝謝您觀賞本篇文章,如果您也看過這本小說,請務必跟我分享心得喲!
 

*本篇同時投稿於筆手話公會,八月日誌徵稿

 
 
 
 
後話:關於動物與人類中心
 
  劉克襄的動物小說在我唸環境教育研究所的時候,才得知,現在的環境教育人士,其實不太喜歡這種把感性和人性賦予動物身上的故事,因為這等於是一種人類中心的延伸。
 
  至於我呢,其實我個人看得比較淡,對我而言,一個故事,能夠好看,並發人省思,便非常難得可貴了。我認為動物小說是試圖用另一種方式詮釋人類的生命,如果要傳遞知識,科學自然領域已經有夠多的文本和作品了,動物小說的任務應該不在這裡,而是去傳遞溫暖的故事和思考。
 
  我能夠理解以理學院角度檢討動物小說,但如果以文學院角度來看,我想劉克襄的作品還是被歸類在藝術創作而非自然科學領域呢,自然不能單以理學院的角度予以否定。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8117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讀書心得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aa845567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短篇小說】暴雨裡,我與... 後一篇:【噬錢者六冥】5:血緣...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lackotori疲憊
連假後上課整天感覺特別疲憊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