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第三章69 『時光的碎片』

作者:淋しくて│2016-08-07 00:01:44│贊助:14│人氣:5614


────村子被籠罩在異樣的氛圍裡。
以雙膝跪地,低著頭的由里烏斯為首,魔女討伐隊注視著村子的中央。全員的負傷情況都不嚴重。看來,對魔女教的襲擊應該成功了。
按照計劃,在各小組進入村子後,現在本該幫助村民的避難,不過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現在的場景和想像的相差太多了,昴皺著眉頭渴求誰能給他一份解釋。
在村子中央的由里烏斯他們討伐隊的後面,小心翼翼地站著的是剛剛到達的商人團隊。和上回一樣,少了奧托的那些熟悉的面孔排列整齊,只不過他們臉上纏繞的不安與困惑相較上次更濃。
與他們陣營對立的正是村民們,對昴而言,這邊也都是熟悉的面孔。小孩子們可能藏在了家裡,與騎士們針鋒相對的是以青年團為首的大人們。
然後,站在村民們的前面,直視由里烏斯的那個人────
「────拉姆!」
桃色的劉海遮住右眼,少女穿著令人憐愛的女僕服。可是表情卻過於冷漠,高傲地挽住雙臂這點,與妹妹截然不同。

「昴,難道────」
「……巴魯斯,你回來了麼。」
高聲叫起昴的名字,騎士們和拉姆同時做出了截然不同的反應。
由里烏斯彷彿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原本沒有表情的拉姆不爽地皺起了眉頭。
感受著令人五味交雜的由里烏斯歡迎模式,還有使人無語的拉姆厭惡態度。昴從帕特拉修背上跳下來迅速闖入人群堆裡。
「等等等等等,現在的狀況十分令人費解所以請先冷靜下來。這裡就請把問題統統交給我吧。」
「交給巴魯斯?還真敢大言不慚地說著有趣的話呢……再說了,究竟是何方神聖叫你回來的?」
「你毒舌的態度還健在真是萬幸。不要認為我會如此輕易的慫掉啊!」
拉姆露出鄙夷的眼神,說著毒舌的話語。不過昴把拉姆說的話通通當作耳邊風。看到這裡,拉姆的瞳孔浮現絲絲的驚訝。
品味著那些無所謂的小事,昴把頭轉向由里烏斯。
「發生了什麼……之類的雖說有很多,不過在那之前還請先讓我確認一下。對魔女教的奇襲進行的順利嗎?」
「你的攻擊暗號,我們順利接收了。不過,我們這裡有幾個衝出洞穴外面了,終究還是沒做到不揮劍結束啊。」
「只要你們沒有傷亡就好。我們這裡也很順利。大罪司教已經被威爾海姆抓獲了。」
用手指指向威爾海姆,他站在離騷動不遠的地方舉起了手。展示了昏迷中手腳被捆住了的貝特魯吉烏斯。為了能在他醒來時立刻打昏,威爾海姆的另一隻手一直握著劍柄做著萬全的準備。
看到這裡,由里烏斯終於呼出了安心的氣息
「看來,作戰的前半部分應該成功了。不過,現在問題出現了。」
「是的,呢。可我還不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鬼鬼祟祟說著話的昴的後腦勺感到了眼神的刺痛。回身轉向發信源,拉姆正抱著雙臂用目光刺向昴。
昴歎了口氣,聳了聳肩
「不過是幾日不見的再會,別那麼警戒嘛。雖說我知道你肯定不會立馬衝過來擁抱我。不過,說點溫暖的話也不行嗎?」
「你想要迸出溫暖的血液一般鋒利的罵語麼?欸呀呀,果然還是不能理解巴魯斯的被虐嗜好呢。問你,這一群人,到底想幹些什麼?」
「什麼叫『到底想幹些什麼啊』,我不是拼了老命寫了親筆信了麼?!商人們到達這裡的是時候,從王都來的使者也應該到了的!」
「昴,問題就出在那裡……」


昴彎著脖子回答拉姆的追問。身後的由里烏斯伸出手,扶著昴的肩膀悄悄地說著問題的提示。不過,看來昴無法接受這模稜兩可的提示的樣子。
「信……親筆信吶。誒誒,那位使者的確拿著一封信。說是親筆信,什麼的哦。」
她的話語低沉又安靜,拉姆把手伸進女僕服內。
昴對她那陰沉單調的語氣深有印象,想起什麼事似的眨了眨眼。這種聲音,就是她憤怒到無法忍耐的先兆。
隨後,拉姆用一種,令人膽顫的聲音說道
「誇張的使者親手遞交的親筆書────就是一張白紙的親筆書麼?真是個有趣的想法呢~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能從頭至尾一五一十地告訴我嗎,巴魯斯?」
就像劍刺一般伸來的親筆信,在昴的眼前展開。
一瞬間,在模糊的視野中,昴被嚇退了一步。他看到了,拉姆手中的信────親筆信中確實沒有一字一墨。
「白紙!?為什麼!?不應該是這樣的啊……畢竟!」
「聽說有重要的事情才讓他們進來。不過卻是一群沒禮貌的傢伙稀稀落落地闖進來,更可氣的是,他們還是一群佩戴武裝的軍團。如果這樣還不警戒的話,那才是腦子有毛病吧。」
「不是的!這些人是庫珥修公爵手下的騎士,還有安娜塔西亞手下的傭兵團……呃不對,話說回來信的內容還沒────」
「菜─月─昴─,親♪」
昴像搶奪似的從拉姆手中地取走信,好像要吃掉似的瘋狂地看著那封親筆信。說著如借口一般混亂的語言的時候,突然,昴身後的手指制止了昴的發言。
忍著被揪耳朵的疼痛,昴轉過頭,眼前是露出貓一般笑臉的菲莉絲。他用另一隻手的手指彈了混亂中的昴的鼻子。
「疼!」
「冷靜點,深呼吸一個,現在先整理一下不得喵說的事情吧。就算不那麼著急,大體上也已經很不錯了,所以就別喵它了吧。吶?」
「就算你叫我冷靜,這叫我怎麼冷靜啊……」
「那要不要用我的舌~吻強迫你冷靜下來?」
「你要冷靜!我,現在,超級冷靜的!Cooldown!」
調戲般的眼瞳靠的越來越近,昴後背一顫立刻逃離了菲莉絲。三倍加速的氣勢取得安全距離後,再次將目光落向手中的信。
在從王都出發前,在庫珥修大宅裡,和雷姆一同將信交給向那個使者,還順便囉嗦了好多。現在的信和當時的信看起來感覺沒有什麼區別。
再說,比起說信不小心遺失了,更像是在途中被誰給換了的樣子。
「所以,因為事先沒有順利傳達情報,結果導致的這次騷動麼。那麼,剛才由里烏斯大聲喊出他自己的名字是因為……」
「當時血氣方剛的雙方差點就衝突了。他實在沒辦法才報出名字,嘗試控制整個場面。直到你的登場才算結束。」
撫著紫色的頭髮,由里烏斯無精打采地說:
「不過,看這樣子,我是近衛騎士的由里烏斯一事,就被大家暴露了。」
「先說好了,無論是你的臉還是名字,我想人們都應該知道的。────先不提這個。嘛,我還是得向你道謝,畢竟你阻止了一場暴動的發生。」
「小事,作為騎士的義務而已。」
不坦率的昴扭過頭道謝,由里烏斯沒有任何惡意地笑了笑,那副奇妙的態度實在無法令昴釋然。昴清了清嗓子,再次將視線轉向拉姆。
因為對話總是被打斷,拉姆朝昴刺過來的視線比原先銳利了數倍。如果還不趕快切入正題,感覺會刺來的就不只是眼神那麼簡單了。
「親筆信是白紙這件事,是因為在運送的過程中我方發生了問題,我也深表遺憾。我們來這裡的目的有二。一是通知魔女教正潛伏在大宅旁邊。另一件是希望村裡的人能乘坐那些商人已經準備好了的龍車移動到安全的地方。」
「那裝備著武器的那些人,也是所謂的商人嗎?」
「呃……倒也不是,他們是────」
沒有絲毫放鬆的拉姆對昴展開反論,還在緊張的昴瞬間懵了。隨後,搶先做出反應的不是昴。
「如您所知,庫珥修公爵殿下與愛蜜莉雅殿下已結盟。我等正是同盟先遣的援軍。」
朝前邁步,栗色頭髮的人單膝跪地。恭敬的舉止沒有任何外行的感覺。這樣流麗的動作側面映射了他曾受過的各種訓練教育。
難以聯想到平常他那小惡魔性格一般,流利地陳述著的人,正是帶有貓耳的女裝騎士。
菲莉絲抬頭直視拉姆的眼睛,用安靜禮貌的聲音說道
「在下名菲利克斯·阿蓋爾。擔任庫珥修公爵的騎士,同盟的見證人之一。有關聯絡時的不備實在有言不盡的謝罪。只不過,現在還請優先昴殿發言。」
「同盟……」
拉姆輕觸著自己的嘴唇,皺褶眉,嘟囔著兩個字,將視線轉向昴。
「留在王都的任務,無論如何,看來是完成了的樣子呢。」
「如果你能再稍微信任我一點的話,肯定就用不著再次強調了的。」
昴發著牢騷,卻沒有誇耀自己的成果。羅茲瓦爾的秘密指令實在是太難以理解了。足足死了三次,從雷姆那裡獲得大量的提示,才終於抓住頭緒。
「總之,我完成了留在王都的使命。剩下的事就是完成這次回來的目的,為了迎來萬萬歲的第二天。所以,我還是希望大家能快點去避難……」
「……就是我也的確注意到了森林裡潛藏著詭異的氣息。但畢竟沒用千里眼直接看,就算一直焦躁也沒找到什麼辦法。沒錯,魔女教。」
拉姆的千里眼可以看到和自己波長相適的人的視角。也能輪番切換別的視角。如果她剛剛說的都是事實的話,那魔女教徒裡沒有任何一個人和拉姆的波長相適。也不知道這該喜該憂,益處和害處的關係顯得有些微妙。
「一半……差不多八成的敵人已經被我們打敗了。敵方的指揮官也被擒獲了。」
直視著煩躁的拉姆,昴報告了現狀。
聽到昴的情報,拉姆閃現了剛剛見到昴回來時的驚訝表情。
「聽你的意思,敵方不就算基本全滅狀態了麼。」
「對待這些傢伙,就得抱有『一個的背後,有一群』的態度。在確定全殲以前實在無法令人安心吶。所以,為了做好萬全的準備,避難是必須的。」
「在大宅裡守株待兔,如何?」
「對那些傢伙而已,殺人放火什麼的簡直是家常便飯。如果不願意他們燒燬載滿我們美好記憶的大宅的話,還是讓大家逃離的話比較明知。」
昴說出來就連他自己也直冒冷汗的話,拉姆難得露骨地表示自己的厭惡感。每次說起關於『燒燬』一類的話題時她總會有反應,大概是想起了什麼有關『燒燬』的傷心事了吧。
突然,昴的腦中閃過了雷姆曾經說過的什麼話……可終究沒有想起來。
無論如何
「現在有村民們還有大宅裡的三人吧,這個數量的人數還是能確保運輸的安全的。現在羅茲瓦爾不在這裡吧?」
「誒誒,羅茲瓦爾大人現在正在聖域……正前往加菲爾那裡。拉姆只是被命令在這裡等待愛蜜莉雅大人的判斷。」
「愛蜜莉雅碳麼……」
拉姆的回答吸引了眾人的視線。聽到心愛的少女的名字,昴自然地遊走視線尋找那位銀髮的少女。不過,就結果而言,她並不在村裡,昴沒有看見她。
看見昴幼稚的舉動,拉姆小小地歎了口氣。
「愛蜜莉雅大人正在府邸中休息。────只是最近,難以接受的事情接連不斷。」
「難以接受?」
「巴魯斯的話,一會就能知道了。」
她所說的話,昴完全摸不著頭腦。而且,她也沒有繼續說。看她的樣子,現在沒辦法讓他繼續說下去。總之現在就帶著在場的全員乘坐龍車吧。
「大家,注意咯!首先請讓我先問個好。咳,好久不見了,大家早上好!我的名字叫菜月·昴!雖說只有……一週吧。希望大家還沒忘掉我,我回來了!」
昴拍著手,大叫道。遠處的村民也終於注意到了昴的回歸。驚訝的表情集中在昴的臉上。村民們和昴畢竟是有過數面之緣,他們一直嚴肅的表情終於緩和了些。有些人甚至覺得事情馬上就會解決,開始議論起來。
在稍微柔和了的視線中,為了讓所有人都能看見,昴高舉著兩手走來走去。
「那麼,我們就快速切入正題吧。我對大家有一點想拜託的事。其實也很簡單,就舉行一個小小的旅行野炊而已。我方已經租賃了龍車,也準備了各位的坐席。非要說缺點的話,就是椅子稍微有點硬,但是它自帶不搖動的加護。就算是小寶寶也不會感到任何的不適。大家趕快組隊上車吧!旅行時間約半日至一日。各位若能參加這次的旅行對我們而言就是極大的幫助。」
昴說著『請和喜歡的人一起組隊』這樣揭自己傷疤的事。每當像這樣分組的時候,社交能力0的昴永遠屬於「無所謂散客」組。
昴回憶著自己過去的傷心事。村民們面面相覷
「為什麼,必須逃離這裡?」
咄咄逼人地朝昴質問的是一個平頭男。身為青年團代表的男人,左手不斷撫摸劍柄朝昴望去。
「話說的這麼不明不白,總是就是讓我們逃跑唄?就算要放棄村子……為什麼,必須要逃跑啊!」
「從這裡起就是我們要處理的事了,你們非要摸底的話也只是麻煩。再說,我可沒有說過一句要放棄村子的話,你也沒必要想得那麼悲觀吧。真的,只要給我們半天────」
「────魔女教,對吧?」
當他說出那個本不該說出的詞的時候。時間,彷彿靜止了────。瞬間,恐懼與動搖在村裡爆發了。
這份爆發般的恐懼甚至波及到了一旁的商人們。他們的動作浮現了焦急,表情露出了焦躁。顫抖著嘴唇
「果然,就是魔女教啊。」
「太可怕了……為什麼,那些危險的傢伙會出現在這裡……」
「一定是那樣,肯定是那樣!可惡,看領主大人都做了些什麼啊。」
「為,為什麼啊,為什麼會把半妖精……把那個「半魔」────」
「喂,你給我等等。」
在不斷響起的聲波中,其中一段刺激了昴的神經。他對準了那個方向,走去。
喉嚨苦澀,眼睛刺痛,大腦混亂。昴站在剛剛發出聲音的那個人面前,那是一位身體瘦削的年輕人。
「你,剛剛說什麼?」
「我,沒有說錯什麼吧?實際上,那些傢伙會來也就是因為……」
「我在問你!剛剛說什麼了!」
好像要沖去似的,昴氣勢洶洶地直瞪著青年。
被吼了的青年搖曳著眼瞳,像是乞討似的請求身旁的幫助,可是當他注意到的時候,他的週遭除了昴以外空無一人。
青年放棄了薄情的人們,破罐子破摔似的回瞪昴。
「一但和半,半妖精扯上關係的話,魔女教的傢伙就會大肆作亂。這就是常識!連三歲小孩都懂的常識!!!但……但是領主大人竟然卻想將那個銀髮半妖精推選國王什麼的……」
「你現在說的和剛剛說的有什麼關係?!」
「所以說啊!你也懂吧!?就是因為領主大人和那個「半魔」有所接觸,才刺激到魔女教的傢伙啊!實際上,就是你們也是為此而來的吧!既然如此……」
「────如果一開始就沒有她就好了,什麼的瞎話可千萬別給我亂說!」
已經錯亂的青年瘋狂著說出很多本不能說的事。不過,提前預測到事態發展的昴提前搶斷了他的發話權。
提心吊膽的青年雙手緊扣胸口。昴朝四周掃視了一圈。無論是誰都和那個青年一樣────瞇著膽怯的雙眼。
看到這裡,昴大吸一口氣
「使村子遭受這種危險的。是誰?」
「────」
「魔女啊什麼的,靠著那樣的名義犯下了令人恐懼的惡行,他們又是誰!?」
「────」
「你們所有人,該仇視的對象錯了啊!嘛,我知道,他們是一群沒有蹤跡的傢伙,所以想找一個人發洩不滿是最簡單又最爽快的。雖說我也就是那副德行,說不出什麼大道理……」
無論是誰,不滿都是由上往下的。
無論是誰,發洩時選擇的對象一定越弱越好。作為弱者的模範的昴有十足的理由。
即便昴也知道自己更多的是狂妄。他也會把自己定位一個弱者。
「我也很清楚我可以算是人渣了。所以,我認為在場的各位一定比我要好,至少我認為大家不是人渣!我知道這只是小孩子氣的任性。但大家聽聽我的請求吧────不要再覺得她才是禍因什麼的了。」
住在大宅的愛蜜莉雅,拉姆,碧翠斯她們在昴心中屬於第一梯隊。時不時有所接觸的村民們屬於第二梯隊。即使在一起的再短,昴也絕不會忘記村民們。絕不會忘記他們熱情地對待身為外來者的自己。所以,昴不希望和自己的印象有所衝突。
抱著這樣自私的理由,昴低下了頭。
「羅茲瓦爾現在在哪,現在在做什麼,這些都與現在無關!還在大宅的愛蜜……半妖精究竟做了些什麼,那些等以後再說吧!我只知道現在的村莊很危險。所以什麼都別說了,趕快離開危險的地方,快去避難吧。為此,我甚至準備了一支軍隊,一列龍車還有一批商人啊!」
親眼見識了青年的態度,昴徹底明白了,這就是赤裸裸的差別對待,而且絕不止一個人,而是在這裡的所有村民。
愛蜜莉雅她一直以來,都忍受著各種人的蔑視吧。
這時,身著光鮮艷麗騎士服的由里烏斯站立在昴的身旁。
他與昴並立,九十度彎下了修長的腰。
「請眾位仔細品味一下他說的話。我以龍與騎士的榮譽起誓,這是為了大家的安全。眾位,請聽從他的建議吧!」
「────」
『多餘!』,『無聊』,『中二』等詞彙在腦子飛躍,不過現在的昴只是純粹的為由里烏斯的幫助感到高興。
昴側過眼睛望向由里烏斯
「你可別想讓我道謝,我才不會說呢。」
「噗。────就是想聽你說這句話。」
嘛。果然,這個傢伙最討厭了……

※ ※ ※ ※ ※ ※ ※ ※ ※ ※ ※ ※ ※

「總感覺,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像這樣和巴魯斯一起走過了。雖說只有一週左右的時間沒有見面而已。」
「我也是同感。不過我們感慨的理由大概從根本上就不同吧。」
「是嗎?」
「是的。」
昴和拉姆一邊閒聊一邊並排走在熟悉的家────羅茲瓦爾宅邸的走廊上。
回想起來,這幾次『死亡回歸』中,抵達羅茲瓦爾宅邸,並在其中像這樣漫步的只有僅僅兩次。而第一次回來的時候府內已經沒有活人了。
「拉姆────」
「叫我了?」
「啊,不。只是想起了過去式的拉姆。不過現在進行時的拉姆也能接受。」
「巴魯斯獨有的那種不明所以的措辭也讓我越來越氣憤了呢。」
擺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拉姆把昴說的話全當了耳旁風。
在第一次的世界裡,昴在床上發現了她的遺骸。看到屍體沒有受過殘忍的對待時候,對昴而言,僅僅那樣就算是救贖了。
下一個世界的宅邸由於帕克的巨大化導致徹底地崩塌。第三次世界的時候────只是回想起來,背後都會不寒而慄。
「巴魯斯,走過了哦。」
「呃,抱歉抱歉……話說,這裡是?」
因為剛才在思考,結果完全沒注意到停下腳步的拉姆。繞回來的昴看向那扇門。拉姆帶昴來到了普通的一間客房。
「不是愛蜜莉雅碳的房間嗎?」
「因為現在宅邸裡只有碧翠斯大人,愛蜜莉雅大人還有拉姆。所以我們三人決定集中在中央棟裡。特別是昨晚忙死了。」
回想拉姆所說的話,再想想愛蜜莉雅付出的辛勞,昴不由得垂下了腦袋。
回到宅邸後,愛蜜莉雅的事情也大致從拉姆那裡打聽出來了。她和羅茲瓦爾一同離開王都,羅茲瓦爾的人都去找當權者了。被留下的她貌似不惜減少每日睡眠的時間拚命進行學習。
「就像被什麼附身了似的胡亂地努力著。就像在王都遇到什麼不好的事情,想趕快忘掉似的」
「嗚……」
「就好像在王都因為一個討人厭的男人倒了大霉,而想盡快忘掉那個男人似的。」
「不要在句子裡摻雜奇怪的詞!我……也的確沒法否定……」
看到失落的昴,拉姆無語地歎了口氣。隨後她擺出一副服了你的態度轉過頭,用手指了指門。
「拉姆用千里眼注意到森林的異變,而後告訴了愛蜜莉雅大人,她已經十分疲憊了。見識過村民們那種態度的你應該能理解吧?」
「大概能想像出來,不是特別想提起這件事,非要說的話,────被拒絕了,的感覺吧。」
「拒絕?巴魯斯的想像可真溫柔呢。」
對昴的用詞嗤之以鼻,拉姆的表情越來越陰鬱。絲毫沒理會沉默的昴,她用無奈地語氣說道
「────否定,呢。「拒絕」的話,至少還有伸手的餘地,不過對方揮開了伸出的手,這也同樣代表著還有接觸的可能。不過,「否定」又會怎樣呢?」
「────」
「如果連對方的臉都不願看的話,那又怎麼縮短距離?」
昴瞪大眼睛聽著拉姆陳述的事實。
拉姆不覺得昴還會再說什麼。連讓他接受事實的時間都不給,緊接著說:
「說了好多壞心眼的話題呢……愛蜜莉雅大人也察覺到森林的異樣,慌張地跑到村子裡要求人們盡快進宅邸裡避難。然後,就被人們否定了。就是笨笨的昴也應該能理解的吧。」
「我當然知道,她不是那種被別人冷漠刻薄對待了還能一笑而過的女孩子。」
咬著牙齒,昴走到走廊的窗戶那裡,瞇著眼睛眺望遠處的村子。
這倒也不代表他們的心胸狹小,也不代表他們是一群薄情的人。
這才是正常的反應,理所當然的對待。如果非想要改變人的思想,那不就顯得太過「傲慢」了麼。
「那麼,對這個世界的不合理感到憤怒的我,算不算是「傲慢」呢。」
昴說完後,淡淡地眨了下眼睛,回身走向門的方向。
揚起頭,拂去負面的感情,至少這個瞬間,昴嘗試著忘記了。拉姆對昴的做法表示尊重,沒有任何評價。
「愛蜜莉雅大人,您醒了嗎?」
小而結實的敲門聲傳來,迴盪在清晨寒冷的走廊。
敲門數秒後
「────拉姆?誒誒,已經起了哦。」
如銀鈴般充滿魅力的聲音輕敲著昴的耳廓。
溫柔的,高傲的,堅強的聲音如清泉般,沖洗昴心中不安的情感。
見面的寒暄啊,怎樣組織語言啊,一切的煩惱都在這瞬間全被吹飛了。
為了聽這聲音,為了與她見面,昴才會回來。
「愛蜜莉雅大人,失禮了。────菜月·昴回來了。」
打開大門,拉姆恭敬地向主人報告從者的歸來。
跟著前面小小的身體,昴激動地甚至忘記了呼吸,邁步踏入房間。
「誒?昴────」
「好久不────」
倒也不是想裝樣子,至少希望再會時能用笑臉迎接。昴沉穩地微笑著,輕輕地揮了揮手,和轉過身的愛蜜莉雅目光交接的時候。
────映在昴眼球裡的是,愛蜜莉雅更衣時露出的潔白皮膚。
「啊啦,真是失禮了。」
在僵硬的兩人中間,拉姆吐出舌頭輕輕地敲了敲腦袋。
不過,拉姆以外的兩人都沒有吐槽拉姆的閒暇。
兩人無言地看著對方,昴的視線從愛蜜莉雅的臉,暴露的後背逐漸滑向修長的大腿,裸足的腳趾。
喜盈盈的笑容變成色迷迷的奸笑那一瞬間
「你對尚未出嫁的女孩子做了些什麼吶────」
華麗麗飄過來的灰色小貓停在昴的面前釋放魔力,毫無辦法的昴被吹出房間。而拉姆慌張衝到走廊的窗戶前。就在昴即將和窗戶產生親密接觸的前一秒
「打破窗戶會被罵的。」
「誒!?」
千鈞一髮之際,眼看就要撞到的窗戶被打開,昴的身體一氣衝到窗外。幸虧這裡是一樓,先不說疼不疼,至少沒被摔死。沾有朝露的花草被昴的臉擦乾。就這樣不斷地滾,不斷地向花壇裡深入。片刻,昴的身體終於停下來了。
嘴裡全是泥土味,眼前是一座肥料製成的泥牆。血跡滿滿的衣服上沾滿泥土。
「帕克,你做的也太過分了……啊啊,真是的。昴,沒事吧!?」
在遠處房子的窗對面,聽到了可愛少女那慌慌張張的聲音,昴不知為什麼忍不住笑了。
雖說現在什麼都沒解決,雖說現在什麼都沒結束。但就在這瞬間,昴心中偷偷做出決定────我要重新拾起日常的碎片,讓它再一次閃閃發光。
直到拉姆慢慢吞吞地下樓,像是看到什麼不乾淨的東西似的朝昴伸出手為止。昴一直在輕輕的,小聲的笑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807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三章68 『怠惰捕縛戰... 後一篇:第三章70 『回歸的意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minister大家
【末日伏特加】每周一更新!我的存稿又要吃完了(;´༎ຶД༎ຶ`)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