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蛻變之聲】言──第五章

作者:Wyatt (՞ਊ ՞)│2016-08-06 02:05:24│贊助:0│人氣:80
言──第五章

  「一個明太子御飯團、蟹肉三明治、一罐罐裝咖啡,合共五個碎幣,請問你要付現今還是用星聯卡付款?」便利店的年輕女店員用親切又友善的語氣說著。她並沒有被身穿破舊衣服的來者給嚇到,倒不如說在黑城裡,奇裝異服的人士多得已經讓她麻木了,反而這種普通打扮的客人,給予了她一份微微的親切感。
  
  「現金。」他拿出輕得可憐的錢包,然後從裡面拿出幾枚金色的圓形硬塊,然後遞給眼前的女店員。一邊付錢,心裡一邊想著要是讓家裡的人知道他這幾天都在吃便利店的急凍食品,會不會把他罵個狗血淋頭。

  這幾個金幣是他在之前街上畫圖的時候,有個穿著胸口鑲有一大塊紅色金屬硬片的制服的金髮男子走過來,然後對他說:「我很喜歡你的畫,你會將這些畫上色嗎?」

  「不會。也許有人會把他上色,但我不會是那個人。」當時的他只是頓了幾秒,然後就開口說:「上色之後就會結束了。」他不是個喜歡結束的人,因為結束之後就什麼都沒有了,所以很多時候他都沒有把作品完成。
  
  交談幾句以後,金髮男子抓了一把頭髮,然後擺出一附小心翼翼的模樣,朝自己問:「呃…那個,我不知道這樣問會不會很沒禮貌,你有打算……販售這些畫嗎?我的意思是我想買的意思哈哈……」看上去傻裡傻氣的,與身上那身看似高級的裝備有點不太搭呢。

  雖然他很想說一個價格出來,但奈何仔根本不懂這個星球的幣值是怎樣計算的,所以他只是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

  結果對方就隨手拿出了幾枚閃亮的金幣並雙手奉上。

  青年看得出他真的很有誠意,而且對他來說,目前的他真的非常缺錢,所以他沒想太太多就收下金幣,再將畫作交給對方。

  「這是你的了。」他聽見自己朝對方說著。他又補充一句:「謝謝。」
  
  ……………

  …………

  ………

  ……

  …

  「呃,先生?」女店員的話語將青年的精神從回憶中拉回來。

  「啊?」青年見對方仍然一臉友善,但似乎臉上有點尷尬,「有什麼事嗎?」他皺起眉來。該不會是假幣吧?那個金髮的看上去一本正經似的沒想到是個騙子嗎?還自稱什麼黑城禁衛騎士團……

  「你不用付這麼多的。」店員笑了笑,然後把剩下的四個金幣放回青年手中:「一個金幣就夠了,」女店員迅速地從收銀機拿出幾個銀色和赤紅色的硬幣,「這是找你的錢,謝謝光顧。」

  「啊、嗯。」青年愣了幾下,然後點點頭,拿起袋子把自己買好的東西都放進去以後,就離開便利店了。這裡的人比他想像中親切,但總覺得有種太不太安全的感覺。

  怎麼說呢,雖然他從表示上都看到大家都和平共處,但是仍然可以隨處看見有蛻變者隨意地使用能力,總是讓他覺得有顆隨時會爆的炸彈在旁邊似的。別誤會,他不是妒忌蛻變者有能力而自己沒有,但即使如此,看見一個人在旁邊玩弄火球什麼的,要是對方不小心失手的話,運氣好一點,火球可能只會砸他自己臉上;但運氣差的話,可能掉到地上、甚至是別人身上。要是旁邊恰好放了易燃物品的話,那麼──接下來的事他可不敢想像。

  不過顯然的,他的擔心似乎很多餘。

  他來了僅僅兩天,就已經看見了不少士兵在整個城市裡的大街小巷裡巡邏了。大概要是有什麼突發事情的話,軍方也可以迅速到達現場處理吧。不然這麼多蛻變者在街上亂用能力,早就發生大麻煩了。

  說來好笑,明明這裡的名字是黑城,但實際上的規模卻跟一個國家一樣;可是它的主人卻沒有在自己的領土上將每個區域細分,只要在這片領土內,都一律稱之為『黑城』。真不知道是它的領主懶還是說喜歡走簡潔風格。

  「嘛,管它的,反正又不關我事。」他拆開了御飯糰的包裝,在啃的時候忽起想起了那個金髮的男子跟自己說,要是想購買畫具的話,可以去那間店舖裡面買。他聲稱自己有一點點人腿,所以錢不用擔心什麼的。他又想到自己的顏料在地球的時候已經快用完了,所以剛好可以趁這個機會來試試那金髮男所說的到底是真是假。

  是真的話當然最好了但要是假的話……那就當一個教訓吧。

  說著,他決定把飯糰吃完以後就去問路。

-----

  因為他去到的時候已經太晚的關系,所以他就坐在店的旁邊休息,直至等到店家的營運時間開始為止。

  往好處想,這也是個露宿街頭的好處之一。

  喜歡在哪睡就在哪睡。

  良久,天色已經漸漸亮了起來。慶幸他坐在小巷暗處的關系,所以即使天色轉亮也好,對他的影響實在微乎其微;當然,現在的他仍然是坐在角落休息,沒有因外界的轉變而醒過來。他不是淺眠的人,要是睡著的話可能會睡得非常─非常的熟,要是沒留意呼吸的話,說不定就跟一具雕像或屍體並無二至。這可是很多淺眠型都羨慕的體質呢。

  不過壞處就是,只要他一睡的話,很容易就會睡過頭。

  他原本只是打算在這裡稍作休息一下,等店主開始營業之後將東西買好,就找個舒服的地方進行休息;可是熟睡型的他常常都一睡就睡過頭。加上現在他身上沒有鬧鐘的關系,睡過頭的機率更是直線上升──嘛,就算有鬧鐘也好,機率也不見得有下降就是。

  這麼一睡,他就直接睡到中午了。

  吵醒他的是路上行人的交談聲、腳步聲,以及交通工具在行駛時所發出的噪音。恰好此時他睡飽了,所以就睜開仍然有點疲倦的眼睛,稍微伸展一下因為長時間維持同一動作而沒有其他活動,所以變得有點僵硬的肢體。他站起來,看見旁邊的商店已經在營業了,所以他準備走進去。經過的時候,看見玻璃上的倒影,一個熟悉的詞語馬上浮現在他的腦海裡。

  乞丐。

  好吧,聽上去太負面了。

  換個字眼,倒影中的他看上去有點像離家出走的青少年一樣。

  「聽上去並沒有好聽多少。」他自言自語地說著,然後推開商店的大門:「請問…?」一推開大門,店裡充斥著的顏料及紙張的氣味隨即撲鼻而來。這種氣味對於別人來說可能難以忍受,但對於喜受藝術的人來說,這種氣味可以說已經習以為常了。而對他來說,這些氣味反而讓他感到安心。

  「歡迎光臨。」店主是個紅髮的成年女性,手中拎著一根才剛沾上的顏料的畫筆。女子身前有一張大畫布,從她的動作可以看得出她正在繪畫,「請問有什麼需要的嗎?」她的目光只在青年身上停留了幾秒,就展露出笑容。這笑容也很親切,但跟便利店店員那種職業式的笑容不同,倒像是發自內心的。

  「有人跟我推薦這裡的畫具很不錯…」青年吞吞口水,然後笨拙的從錢包裡拿出那金髮男子交給他的名片,走上前將手中物品展示給對方看:「這是那人給我的。」

  店主停下手中作畫的動作,然後身子微微傾前,仔細地打量了卡片上資料,繼而再次露出笑顏:「原來是迪凡德先生說的那個外地人啊。不久前黑城發生襲擊的時候,幸虧有迪凡德先生的幫忙呢,不然單靠我一個弱女子的話可能撐不下去呢。」

  青年一邊聽著店主的話,一邊打量店內的環境:店的四周都掛上了不少畫作,有些是風景;有些是人像。舉例來說,有一張畫作畫的是清澈無比的海灘;從色彩上青年可以看得出作者是用水彩上色的,因為這種淡淡的混色和渲染效果只有水彩才能做到。在起初的一刻他不確定作者是誰:也可能是出自哪位大師的手筆吧。但下一秒,他從店主正在作畫時用的顏料以及她畫布上那畫到一半的成品,他大概可以肯定掛在店裡那數量可觀的作品們,全部都出自眼前這位女性的雙手。

  青年不知道如此清澈見底的海灘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畢竟他認知的海水都早就被廢物跟污水給污染了,不過這也只限於地球。但如果是真的話,他倒是想見識一下。

  「迪凡德先生不久前把一張風景的速寫作品拿來讓我上邊框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張畫是出自你手吧?」店主意味深長地笑了笑。

  「呃…嗯……是的。」青年短暫地頓了頓,然後就點頭承認。

  「嗯哼。」店主沒說什麼,只是朝青年富有意味地眨眨眼:「看在迪凡德先生的份上,挑你喜歡的畫具吧拿走,當我送你的。」

  「這…不好意思吧?」青年皺起眉來,雖然對此感到高興就是,但家人常教他不要隨意接受別人的恩惠,不是的話會很麻煩。

  「如果覺得不好意思的話,那麼替我做一件事吧──」

  看吧,馬上就靈驗了。

  「──用你的畫圖風格來把我的的店給畫出來吧?」店主笑了笑,「當然啦,如果你想的話我可以付你錢就是。」

  「當、當然沒問題。」青年立即說著,作為一個藝術家,受到別人的欣賞當然會感到高興了,金錢什麼的只是其次,「你什麼時候想要?」

  「看你方便吧,畢竟慢工出細貨嘛。」店主眨眨眼,然後拿起畫筆繼續在畫布上塗抹。

  「唔…哦。」青年似懂非懂地點點頭,然後拎起自己的行李,「那麼我先走了,我完成的話再來找你?」青年頓了頓,從背包裡拿出一本筆記,從裡面撕下了其中一頁;並拿出一枝鉛筆,一邊寫一邊說:「這是我的聯絡方式,我是說,如果你需要的話。」語畢,他雙手合攏,將寫好的紙像功課一樣有禮貌地呈給眼前的紅髮女性。

  店主愣了愣,似乎被青年過於禮貌的態度給嚇到了。但很快的,她整理好思緒,放下手中畫筆,接過青年遞給自己的紙張:「我期待你的作品。」她用畫筆的另一端將落在額角的髮絲給順到耳後。

  「對了,如果不介意的話,這個就當作訂金吧。」店主示意青年停下來,然後把畫具放到一邊,蹲下來從下方的暗格裡拿出一個小木盒:「這是我從拍賣會買回來的,據賣家所說裡面的是畫筆,可是不知為什麼一直都打不開,無論是什麼手段也沒用。」她聳聳肩:「買回來的時候用不了多少錢就是,與其放在這裡一直浪費,倒不如送出去看看有沒有人能打開吧。」她用沾上已經乾涸的水彩顏料的手,將小木盒遞給青年。

  青年道了句謝謝,就接過木盒,轉身離開了。

-----

  「畫筆…嗎。」看向手中的木製盒子,青年歪頭。現在的他處於黑城禁衛軍的宿舍裡,據那位自稱迪凡德的金髮男子所說,他可以用自己的畫來抵押,不過奇怪的是,他只是向入口的守衛露出手中的卡片,對方就問也不問、甚至連錢也沒收就讓他住下來了。嘛,反正他只是打算借住一晚而已,跟不認識的人還是愈少接觸愈好。

  花了幾分鐘疏洗,把髒了的衣服給換下來然後放在窗邊等待烘乾,他就走到浴室的方向了。很快地,他洗完淋回到房間之後,又開始坐在床上繼續研究店主給她的木盒。青年見木盒似乎被什麼東西鎖死了一樣,而且木盒的外觀也堅硬得就用他用利器(叉子)用力刮下去也不見一道痕跡,此舉讓他明白到用蠻力來對待這個盒子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直至在數十分鐘以後,他頭髮也終於被自然風給乾了。因為要吹乾洗好的髒衣服的關系,他並沒有把窗關上;而窗外的冷風吹進來,讓他頓時感到一陣微微的寒意。莫名的睏意湧上腦袋,讓他的大腦感到一陣昏昏欲睡的感覺。由於他只是一介平民的關系,他沒有在意自己的異樣,認為自己只是累了才會有這種感覺。

  於是,他就無意識地將手中的木盒放到自己這十年來一直都不離身的筆記本上。自己則在陌生的床上蓋上陌生的被子,緩緩地進入夢鄉去了。

  在青年熟睡期間,壓在筆記本上的木盒子如同站在浮沙上一樣慢慢地沉進筆記本裡。沒有任何奇怪的聲音;亦沒有什麼炫酷的特效。整個過程都無聲無息,要是沒有人看著的話,根本不可能知道到底哪裡出現異樣了。

  青年完全沒料到,這個打不開的木盒,竟然與他十年前曾經作過的一個夢境有著重大的關聯;只不過是一個無意識的動作,卻為他這短短20年的人生,帶來了新的一頁……。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7975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wyatt10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蛻變之聲】言──第四章... 後一篇:【塗鴉】FATE GO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st356巴哈小夥伴們
日更《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裝穿越架空還有點ㄎㄧㄤ掉和搞笑,還請有興趣的人多多支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