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第三章62 『過去與未来的清算』

作者:淋しくて│2016-08-05 21:11:43│贊助:18│人氣:6025


帕特拉修皺著鼻子,以敵視的態度威嚇著眼前的青色外皮的地龍。
對帕特拉修突然發怒的態度,昴一邊撫摸它的脖子一邊對其小聲同意道『我也是同樣的心情哦』。
雖然只是短時間的接觸,現在昴和帕特拉修之間的羈絆可以說是共同經歷過生死戰場的強力東西。
通過韁繩,帕特拉修的想法彷彿可以就此傳達過來
「自我陶醉可是不好的習慣的哦,能不能不要繼續誘惑我家的地龍?你家的地龍也是相當不得了的東西呢。還真是無法繼續陪你耗下去」
「我去,帕特拉修!你這傢伙,原來是在搭訕麼!誰會跟你同樣的心情啊!在決死之戰前春心蕩漾!」
「那條地龍沒有跟你說過麼,在出發之前也在賣弄風騷呢」
對於帕特拉修的意外背叛昴報以怒斥,於此相對的,旁觀的里卡多對此景象則覺得有些意外。
嗯呃,感覺有些哽咽的昴沉默了下來,此時從旁邊出來的是
「由里烏斯還真是找了個好差事了。我們剛剛在數小時前還在拼上性命戰鬥呢」
「被那樣說確實面子上也掛不住。但是,訂正一點菲莉絲,我不是你口中所說的由里烏斯。嗯,對了……『由里』,就這樣稱呼我吧」
對眼前菲莉絲捎帶惡意的諷刺聳聳肩,由里烏斯對那莫名其妙的戲言一筆帶過。自然,意義不明地報出自己的假名,面對全員愈加銳利的視線,他用清爽的微笑接了下來
「雖然只是暫時的,身為騎士的由里烏斯·尤克歷烏斯成為被僱傭的集團的一員,變成一名傭兵是不允許的。由此,由里烏斯·尤克歷烏斯並沒有加入鐵之牙,在這裡的僅僅只有名為『由里』的男人」
「嘛。還是依舊一絲不苟地遵守著家裡麻煩的騎士道呢。菲莉醬家的話,因為早是沒落的貴族,所以沒關係」
「並不認為是麻煩的騎士道。對於友人想助一臂之力的好意,還望不要亂加猜測為好。────雖然也有一部分是開玩笑,事先聲明,由里烏斯·尤克歷烏斯受到的處分在日期變更時才剛剛解除哦」
「還真是無聊的設防呢……那樣的話,還有設下假名的意義麼」
對於由里烏斯和菲莉絲的會話昴豎起耳朵聽著,流露出砸舌的表情。移開視線,彎著嘴唇的樣子實在是相當彆扭,由此,說出口的東西反而像借口一般。
察覺到昴那細小的醜態,由里烏斯突然看向這邊。他就那樣驅使著地龍前進,在正面停了下來
「比想像的要精神真是太好了。────身體怎麼樣了」
「────嗯!」
對於由里烏斯的發言,昴的腦子中響起轟的一聲。
對於由里烏斯揶揄諷刺般的詢問,對於他而言是幾天之前────對昴而言已是差不多兩周之前的心情,那話語已經足夠喚起那時的心情。
在牽制意義上毫無疑問是十足挑釁的發言了,昴勉強忍住了幾乎就要脫口而出的髒話。
輕輕咳嗽一聲,深呼吸一下,裝作一臉平靜的樣子,整了整眼前短短的劉海
「啊,啊,你是說那擦傷麼?感覺塗個口水就沒事了的感覺啦?你那邊才是,打著援軍的名號,不覺得稍微出場有點晚麼?什麼,因為對外行人認真出手的關係,忙著給上頭寫檢討書的原因麼?」
聯想到禁閉處分相關的事情,以擅長的煽動話語反擊回去。如此,由里烏斯略感掃興
「那件事不說也罷,關於魔獸討伐名譽負傷的事的話……你那邊的傷痕又回來了,還真是太好了。嘛,不過貌似不是能展示出來的華麗的傷痕呢。不過對於擅長煽動他人同情心的你來說,估計是誇張地疼得滿地打滾的程度吧」
「哈哈哈哈哈哈」
「呼呼呼呼呼呼」
乾渴的笑聲在兩人之間交錯,眼看就是一觸即發的氛圍。
對此狀況周圍人應該會開始做些啥收場吧,然而,菲莉絲,里卡多覺得場面十分有趣,袖手旁觀,蜜蜜為了找弟弟而跑去了對面的隊伍中。由此,出來對這場面進行收場的是
「兩位,重溫舊交是好事,但現在不是做這些事的時候吧」
出來勸導的是坐著地龍的老劍士────威爾海姆。
腰間上帶著從主人那裡代為保管的寶劍的威爾海姆,正面凝視著由里烏斯,那充滿霸氣的眼瞳變得銳利起來
「對於此次的援軍,不是一句感謝可以回報的的。這邊由於白鯨討伐戰的關係,已經損耗了相當的戰力。……即使是一貫自負的老身,對此也感到相當的不安啊」
「威爾海姆先生,那樣的話……」
降低了聲調,對如此敘說的威爾海姆,昴在一旁說道。
白鯨討伐戰對昴來說,是各個必須達成的條件之中的一個重大的難關。其中夾雜著昴自私的願望在裡面,而沒有考慮過威爾海姆在這之中所背負的感情與責任。
雖然無法全部說明令人焦躁,至少對於這位老者的愧疚,至少這份愧疚也想要傳達給他。但是,在聲音變成話語之前
「還真是不錯的表情呢,威爾海姆大人」
由里烏斯面對著老人,輕聲說著,那樣平靜的話語。
抬起頭,昴看到的是,由里烏斯流露出彷彿是看到威爾海姆身上的惡鬼被祛除而顯現出光輝的眼神
「跟以前相遇時不同,完全是另一個人的樣子。……如此一來,萊茵哈魯特也會稍稍被拯救了」
「是,那樣麼」
用手托著下巴,威爾海姆低下了頭。
那一瞬的躊躇,究竟代表了他心中糾葛到什麼程度的感情呢。
對事情不瞭解的昴來說,對於眼前的對話只能皺起了眉頭,眾人看著他們的眼神也是知情者才有的東西。
被放置一旁的昴眼前,威爾海姆抬起了頭
「於此相對,老身對他完全沒有一絲一毫的歉意。明明知道他並沒有錯,知道他並沒有惡意,但是沒有原諒他。────遲早,會受到報應的吧」
「僅僅是那樣,心情已經十分傳達給他了」
對於威爾海姆混雜著苦澀的話語,由里烏斯予以肯定。然後他慢慢地,以理性的眼神望著昴。
自然地,昴整裝以待,擺起要繼續先前爭吵的架勢
「必須對你表示,感謝呢」
「────啊?」
在意想不到提高聲音的昴前,由里烏斯從地龍身上輕快落地。面對著還在帕特拉修上面的昴,彎下了腰
「此次的白鯨討伐,本來應該是騎士團的責任。為全國長年以來被放置不管的災厄打上休止符,請允許我表示感謝────」
以流暢的舉止表示謝意,但在此之前對由里烏斯的厭惡跑在了前面,昴一時之間無法做出回應。於是,在一臉困擾的昴旁邊,菲莉絲「等一下,等一下」插嘴進來
「說到底,白鯨討伐戰是由卡爾斯騰公爵所主導的────庫珥修大人的功勞喵,在這點上希望你不要誤解哦。還有殺死白鯨的是威爾爺爺,這個也希望不要搞錯哦」
「當然知道。他自身沒有討伐白鯨的力量,與他直接用劍對決的────由里烏斯那裡已經十分瞭解了」
說到底,自己與由里烏斯相比,與周圍的士兵相比是不一樣的。由里烏斯保持著姿勢,認同了菲莉絲的發言,「但是」他這樣接著說了下去
「他在魔獸討伐戰中起著巨大的作用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菲莉絲,對於那一點難道你也不承認麼?」
「喵……那也說得喵錯」
交錯著指頭,菲莉絲一邊含糊其詞,一邊有點沮喪的低下了頭。回應了貓耳君的蒙騙後,由里烏斯再一次面對昴
「托你的福,以後大家也能忘記面對霧擔驚受怕的日子。────安娜塔西亞大人也會十分高興的」
「前半部分就直率的接受吧,加上後半部分不覺得有點失禮麼」
「然後,我友人常年的後悔也……能告一段落了」
閉上了眼睛,由里烏斯呼出一口氣一般,如此訴說著。
那位友人,恐怕說的是那個紅髮英雄吧,但昴對於那個帥哥所抱有的常年的後悔並不瞭解。
即使是像他那樣的人物,也會有無法不抱有後悔的過去麼
不管怎麼說,被真誠地表達感謝之意,對此當然不會感到討厭。
了卻威爾海姆常年的夙願,對此也真心感到欣慰,在此之上自己在其中多少是能起到作用的自覺也有。但是,即使如此,要把昴內心展現在由里烏斯面前,還真是讓人感到心情複雜。
這份逞強的,在這位美男子眼前昴心中最初呈現出來的,是怯弱退縮的軟弱部分麼。
即使戰勝那軟弱的部分,下次等待自己的依舊是要隱藏懦弱般的虛張聲勢而已。對援軍到來的純粹感謝之情也有,在這種情況下的其他戰鬥力,居然是由由里烏斯帶領的,對他主人的惡劣性格怨恨之類的,像這樣那樣的想法在心裡沒完沒了地轉著。
但是,這些負面的情緒,昴一點都沒有在表現出來。
把這些複雜的感情全部吞下,與此相對的,昴做的只有一件事。
「怎樣啊」
堂堂正正地作鬼臉,挑釁一般笑著。
「一臉蠢樣~」
「青筋暴起了麼」
「你啊,還真是欠揍」
「鼻孔,都放大咯!」
「喂,喂,同伴這邊的喝彩聲還真不是蓋的!這手段還真有一套呢!」
與惡評相向的觀眾唾沫橫飛地回嘴,宣洩完憤怒後,昴調整呼吸,重新面對由里烏斯。大聲的,深呼吸一下,調整好情緒後
「如此說來,你到底是想幹什麼。為了什麼,來到這裡」
「────還真的,什麼都幹得出來呢」
「哈?」
對於昴的問題,由里烏斯輕聲回應的只是感慨般的呢喃。
然後,「不對」搖頭道
「你理解現在的狀況麼,與安娜塔西亞大人以契約關係相連的『鐵之牙』,在白鯨討伐期間暫借於庫珥修大人……不對,暫借給你」
「啊?是那樣的嗎,不過確實根據小姐的話……」
「姐姐,麻煩你安靜一下吧」
聽到由里烏斯的發言,雖然蜜蜜在一旁插嘴,被她旁邊的貓獸人阻止。兩人的身影進入視界,昴皺著眉頭聽著由里烏斯的話語。
看到昴那態度,由里烏斯輕輕抬起手,「也就是」繼續說下去
「白鯨討伐戰成功的時間點上,我們已經沒有了提供協助的理由。也就是我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的意思啦。────於是乎,現在,你想去幹什麼呢」
「由里烏斯還真是沒記性呢。出發之前小姐不是說過各種各樣的事情嘛。雖然蜜蜜也不太記得了」
「麻煩安靜一點」
雖然身後上演著小貓們的相聲表演,昴終於明白由里烏斯想說什麼了。也就是說
「是要我們現在收工回家呢,亦或作為援軍繼續前進,請你在這裡作出選擇」
「為了『高價』賣出,我們需要選擇接受哪邊的指示。還是說,現在是不需要我們的力量的狀況?」
炫耀一般表明自身的立場,由里烏斯逼迫著昴在此刻作出決斷。
雖說如此,現在不是能輕率作出判斷的場面。當然昴可以選擇發火把他們趕走,但是那樣的話面對著接下來最大的難關無異於是削弱自身戰鬥力的愚蠢行為。
同樣的,對於由里烏斯口中的『高值』簡單作出承諾的話也會有問題。開空頭支票在交涉中顯然是最要不得的手段,更不用說昴此刻的判斷會影響眾多性命以及,一位少女的未來。
一言不發的昴向旁邊略微掃一眼,在一旁靜靜等候的威爾海姆,菲莉絲完全沒有要出來說話的跡象。假如在這個場合下昴向由里烏斯提出請求幫助的意願的話,在這場交涉中他們的立場就變成,由於『庫珥修陣營』行動而僱傭『鐵之牙』。
那樣的話,就變成對其借出戰力的對象,那對像卻向自己的對手尋求幫助的立場了。目前,昴和庫珥修之間的借貸關係暫且是一一抵消的狀態,對這邊提出有利條件是因為庫珥修在衡量雙方恩義下重視著這場交易,這樣的現狀被打破的話,並不是一個好主意。
接下來,向里卡多所率領的兵團一方看去,挽著雙手的里卡多闔上雙眼,一副靜靜等待的架勢。蜜蜜也模仿著閉上雙眼,只是偶爾,那橙色的貓耳和可愛的鼻子微微抽動。
先前里卡多說的要和魔女教戰鬥而跟隨上來的理由也不太站得住腳,由里烏斯在這節骨眼上提出交涉的理由總算是明白了。他認定這是無法拒絕的交涉,接下來行程請多多指教,帶著這樣的意味。

「骯髒。不愧是為錢賭命的傢伙,太骯髒了……」
「在他人看來可能就是這樣子呢。事先說明,瞄準他人弱點乘虛而入之類的,也不是我的本意。只不過,於此相比更喜歡錢罷了,僅此而已……」
「你的底線還真低呢!雖然本來就沒有對你有啥期待的!」
本來也沒有向對方頭目────一眼看上去就是boss樣的里卡多求助的打算。不管怎麼說,對於這個令人作嘔的交涉昴除了回答『yes』之外,沒有別的選擇了。
如此,與庫珥修陣營勉強保持平衡『借貸』關係的局面,現在又多了向安娜塔西亞勢力單純『借』的關係了。雖然是讓人痛苦的決定,但現在是決不能拒絕援軍的局面,昴只能咬牙吞下悔恨忍耐了。
如果,如果可以繞過『借貸』的關係直接解決問題的話────。
「霧……白鯨……街道和期限,還有,終結的……魔女」
思考進入白熱化的昴,口中念著一個個掠過腦海中的單詞。把這些沒有關聯的想法一一羅列,拚命抓住那一絲的頭緒,於是
「如果我說,白鯨的討伐還沒有,結束……的話,如何呢?」
「────還真是,有趣的發言呢」
對於昴那猶如一時想起的話語,由里烏斯瞇起了眼睛如此說道。
且不說背後獸人傭兵團的視線,討伐隊眾人────包括威爾海姆瞪大眼睛驚訝的樣子,給昴的良心帶來深深的譴責,明知如此。
但是,在另一層意義上這也是與那老人的夙願相關的,昴注意到了不能放置不管的事。那就是
「霧之魔獸白鯨,是魔女教手下,存在這種可能性。我知道說過那種話的傢伙」
────那是第三次的世界,也就是上一次循環的最後一個場面。
在被森林中的魔女教包圍的時候,在被貝特魯吉烏斯那不可視之手打倒時,愛蜜莉雅的屍體被殘忍對待,想起那被自身的無力感打倒時的情形。
在那時,從那瘋子滿嘴髒話的口中,確確實實說過那麼一句話。
街道已經封鎖完畢。誰也不能跨過這片濃霧,如此說來。
為什麼,那傢伙會知道這件事呢。再者,那語氣彷彿就再說,那是由自己的行為導致的那般。更進一步導出結論的是,將世界冰凍的終焉之獸口中說出的那句話。
「把白鯨稱為『暴食』的,一副知曉一切般的那傢伙說過。如果那是事實的話,如果那是魔女教的採取的手段之一的話……那傢伙(指白鯨)的出現跟我現在的要去的目的地有很大關係」
為了對梅札斯領的出入進行妨礙,貝特魯吉烏斯把白鯨召喚到街道中,目的毫無疑問是為了完成他那瘋狂的計劃。也就是說街道上白鯨設下的封鎖線是為了對宅邸中────愛蜜莉雅進行襲擊的準備。
「對於正好找上門來,設好陷阱的魔女教怎麼可以不全力攻破呢。這次的帳,連同四百年分的帳一起清算吧。直到那時,白鯨討伐才是真正意義上完成」
「─────」
「這是僱主支付了報酬後所下的命令哦,可不要中途退場走人哦,傭兵。還是說你們要賠付違約金然後金盆洗手不幹呢」
逞強般的強勢發言,昴暗中觀察由里烏斯的的臉色。
即使內心知道,自己的發言搖搖欲墜般的站不住腳,在此之上還要以天不怕地不怕的笑容裝點門面,裝作盛世凌人模樣,那大概就是昴現在的樣子。
僅僅是根據未來的零零散散的情報得出的推測而已。而且,還是在至今為止散落在各地方的部分而已,在意識不明情況下聽到的內容而已,在可信度上連自己都想懷疑。
這樣臨時拼湊成形的東西,能不能起到一定的說服作用尚且不知道。但是,一點點也好,只要讓交涉進行下去的話,進行下去的話,就可以尋找機會────
「────雖然有點勉強,算你及格吧」
「誒?」
「如果能讓這邊再更信服一點就好,暫且認同你的的主張吧。安娜塔西亞大人的臉色估計也不會太難看」
「等,給我等一下!」
向前伸出手的昴,擺出一副要阻止由里烏斯的樣子。對此,由里烏斯淡然接受昴那慌張的樣子,停了下來
「還有什麼問題嗎。傭兵團會繼續提供協助。報酬的話,就按照原定那樣由安娜塔西亞大人來支付。應該沒有其他問題了吧?」
「那樣……爽快的答應可以麼,這算什麼,那一副明白事理的樣子!你這傢伙吶……」
後面的話語就那樣在嘴邊停住了,昴此時注意到了自己性格中那十分讓人厭惡的部分。
對這邊的情況妄加猜測,展開幼稚的爭論,明明由里烏斯對此展現包容的態度並同意提供協助,對由里烏斯那颯爽的態度,心中卻期望著有哪個地方搞錯了。
在昴心中,由里烏斯絕不是可以相互理解的傢伙,讓人討厭的傢伙,注意到了自己心中的這份醜陋,難看的期望。
「嘛,不可能不收錢白幹活的啦。腦袋不好的傢伙的話只會一次趁火打劫就完事,我們這種聰明人的趁火打架的機會要多少有多少啦」
「結果最終還是要趁火打劫麼……」
看到旁邊過來搭話的里卡多,順著他的好意。以這樣輕鬆的方式逃避的自己,對這樣的自己也感到厭惡。
混雜著自我厭惡和他人厭惡的幼稚感情,昴只是單方面的把狀況搞砸而已。
但,就在這樣的狀況下,昴深深吐出一口氣
「是我……不好。咳,是我不。啊啊,可惡。不是想說那樣的東西啊。我在那時,當時我……」
拿手捂著額頭,昴苦惱著,在腦海中尋找著理性的回答。但是,總是無法找到合適的言語。理解到這點。
對於帶領援軍前來協助的由里烏斯,這裡應該是自己表示感謝的場面才對。之前那件事也是由於昴急性子導致的結果而已,在冷靜下來的現在,當時誰是誰非已經不言自明。
或者說,自己的懷恨在心的,僅僅是因為那時由里烏斯的行為所帶來的那個結果麼。
「─────」
對於吐著零星話語的昴,由里烏斯不發一言地站著。
他大概知道昴想說什麼吧,對於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的昴,他應該也可以事先作出回答才對。
即使如此,他就那樣不發一言,對於不發一言的他昴覺得十分可恨。就那樣憎恨著,憎恨著,除了有些討厭之外,明明就那樣一直下去就好了。
「是我,不好。對不起,誠心向你……道歉」
小聲的,就像是硬擠出來感覺,昴說了出來。
對昴來說,那是光回憶起就感覺十分討厭的記憶,但如果不掙脫這枷鎖的話,肯定無法在接下來相處下去,在這位總有一天要作出決斷的對手面前。
對於昴傾吐出來的道歉的話語,由里烏斯靜靜地聽著。然後慢慢地抬起頭
「彼此彼此,也請原諒我當時的無禮。雖然說出話不能全部撤回,但是,當時對你侮辱的話語,由心表示抱歉」
就這樣,由里烏斯對於昴的道歉作出了回應。
感受到那話語中毫不掩飾的真摯之情,昴明白到,自己內心角落那讓人讓人不快的感情異常輕鬆的溶解掉了。
正因為明白這點,與眼前站立著的『騎士』同樣的,昴降落到地面,與這個高個子以同樣高的視線面對著他。然後
「雖然感到抱歉,但是」
「嗯」
「我最討厭你這傢伙了。────雖然感到抱歉,雖然對於前來協助表示感謝,我還是最討厭你這傢伙。真心的,由衷的,超級,討,厭!」
把最後一個字分開,由此一邊擺著pose,一邊大聲喊了出來。
就那樣,正面被話語扔一臉的由里烏斯一瞬愣住了,然後表情開始崩落
「那樣正好。本來就知道,跟你這傢伙不太可能成為友人的感覺」
於是,現在才稱得上是裝模作樣仰面大笑的場面。

接下來有必要對目前已有的情報做一個整理。
於是,各位領導者圍在一起進行討論。
站在中間的是昴,在他周圍分別是由里烏斯,菲莉絲,里卡多以及威爾海姆,形成包圍之勢。
「哎,說實話,我並不擅長掌控這樣的場面,被那樣嚴肅的眼神看著,話說實話有點讓人害羞或者說是有點……」
再一次的,像這樣被比自身優秀的人所包圍,心裡感到膽怯。原本說來,昴在原來世界一直就是『家裡蹲』的身份。且不說站在眾人面前的經驗,自己並不是能站在上位者面前的那樣了不起的傢伙,這個自覺還是有的。
雖然如此,對於那樣戰戰兢兢的昴,眾人依舊投於一定程度上信賴的目光,昴對此並不討厭。雖然有些困擾就是了。
「總而言之,用一句話來說的話。嗯,接下來我們要去的是梅札斯領……也就是,羅茲瓦爾的宅邸。在那裡應該會,不對,肯定會遇到魔女教的傢伙」
「魔女教……麼」
聽到魔女教的名字後,眾人的表情愈發嚴肅起來。從至今為止的話語的流向來看,大家應該都有一定的心裡準備,即使如此,實際上知道對手確實就是那個的話還是觸動了眾人的心。
在這個世界,人們是如何看待魔女教的存在的呢,在此之上是如何對抗的,對此,昴並不知道,但是────對昴來說,一言概之那群傢伙是『最惡劣』的存在。
大概,從眾人的反應來看,那應該是共識了。
「昴。你是如何注意到白鯨和魔女教之間的關係的?」
『昴』,拋出這樣輕鬆的稱呼的是由里烏斯。
自從先前兩人真誠的對話以來,由里烏斯對這邊的態度就是一副清爽的樣子。說實話,對於他那樣的態度昴心裡也覺得有點複雜────
「之前有過與那可恨的魔女教教徒相遇的經歷。別說是平安無事了,在此之上還給我帶來滿滿的可恨的記憶……其中有個說漏嘴的傢伙」
「原來如此。……也就是說我們騎士團之前的推測並沒有錯」
「如此說來。威爾爺之前追查的資料也是,從那裡也會得到相似的結論」
「你們之前就知道了?」
昴的發言得到由里烏斯的認可,對此菲莉絲也表示同意。對於他們兩人的態度昴表示驚訝,威爾海姆對此輕輕搖頭
「注意到兩者的關聯性只是偶然。在白鯨出現過的地點,魔女教的活動記錄,標記之類的不自然的多。────然而除此之外並沒有確鑿的證據」
「畢竟白鯨的調查才是原本的目的嘛,魔女教只是順帶調查而已吶。菲莉醬最開始聽到的時候的也是半信半疑的哦」
「騎士團那邊也是,雖然有類似的推測。話雖如此,僅僅是當做流言蜚語般對待罷了……當做笑話聽聽就算了,如此程度而已」
由里烏斯聳了聳肩,威爾海姆「那也沒辦法」如此歎氣道。聽著兩位的對話,昴搔著頭說道
「總而言之,能得到信任,對我而言是再幸運不過的東西了。總之,從魔女教那傢伙說的話來看……這樣說雖然不太可靠,但我認為白鯨和那群傢伙的關係是確實存在的。原本說來,魔獸不就是魔女製造出來的東西麼?」
「這樣說吧。魔獸的存在和發生的根本原因是不明的。雖然也有像普通生物那樣繁殖的情況,像白鯨那樣突然冒出來的傢伙也有。說來,像白鯨這樣的例外是會像黑蛇,大兔那樣的東西麼」
「雖然好像聽到什麼不得了的東西,有點可怕就算了,話題可以繼續進行下去麼?」
沒問題,全員以目光肯定道,昴咳了一下,把話題繼續進行下去。
把魔女教的話題放在前面,接下不得不向大家說明的是
「此次魔女教的目的是愛蜜莉雅,他們打算將宅邸附近的村莊焚燒殆盡。因此,對於那群混蛋,不管用什麼辦法一定要把他們趕走」
「你說『趕走』?聽起來還真是相當天真的發言吶」
菲莉絲那艷麗的瞳孔縮小起來,意味深長般拖長了語氣,看著昴。令人寒顫般,一副散發寒氣的姿態。但是,對方是男的。
「你說『天真』是什麼意思」
「將喵群傢伙,全部宰殺不就行了麼。從至今為止的記錄來看,那樣才是正確的處置方法不是麼?」
「…………」

聽到菲莉絲以輕鬆口吻說出虐殺的宣言,昴驚訝的張大了嘴。
並不是針對他那過激的話語,而是對說出如此天真發言的自己而感到驚訝。
明明滿腦子都是把那群傢伙殺死,一個不留地,明明腦海中纏繞的都是這些想法才對,對於剛才說出如此天真發言的自己的心境變化而感到十分驚訝。
那一定是因為,昴的心裡面最優先的東西發生了變化的關係罷。
「只要保護宅邸和村民就行了,現在只是那樣就行了。像是把魔女教趕走,擊潰,碾成碎片,宰殺,捻成肉條用大火燒成粉末……」
「行行,明白。你對那些傢伙的憤怒已經十分明白了」
「────哈!糟糕。不是,不要搞錯了。我並不是帶著憤怒和憎恨之類的感情去戰鬥的。更不是因為這個原因才接近愛蜜莉雅碳的,請不要亂加猜測!」
「誰也喵有這樣說喵!?」
說著說著,怒火被再次點燃,結果就是昴激動的語氣把由里烏斯和菲莉絲嚇到了。但是,說出的多餘的話語已經再也收不回來了。
在之前世界昴被懷疑的動機,從談話的流向來看,是完全不用擔心了。昴想道,究竟是哪裡不同呢
「在那樣自我犧牲的討伐戰中把白鯨引到了地面,看到那種覺悟,誰喵會對你亂加猜測麼?昴君也真是的,意外的有疑神疑鬼的一面呢」
「疑神疑鬼麼……」
實際上,曾經確實有過被眼前那樣說道的菲莉絲和庫珥修懷疑的經歷。
但,看著那樣裝作格格地笑著的樣子,並沒有懷疑昴的意思。那應該也是,也因此此次循環中昴的目的和行動改變了的關係麼。
不管怎麼說
「就此次魔女教的動向這一點來說是不用的懷疑的了。從他們的活動上來看,當愛蜜莉雅大人的名字出現在王選名單上時就預想到了」
由里烏斯一邊摸著下巴一邊作出結論。對於他那樣的態度已經習慣的昴,舉起了手,詢問了至今為止一直沒有機會問的問題
「有個問題想問一下,說到愛蜜莉雅碳名字就推測到魔女教的動向的結論是從哪裡來的呢?對於大家一副心知肚明的樣子,對此覺得很不可思議……之前有聽到過,不是說對魔女教那群傢伙還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麼」
「你不是正是知道魔女教的動向,才說出那些話,作出那些事的麼?」
對於昴一臉呆樣發問的樣子,菲莉絲搖了搖頭。跟預期一樣,得到嘲笑昴的無知的反應,昴「行了行了」把掌心對著他
時間也不早了。浩浩蕩蕩地出發吧。哎,不是,那究竟是什麼回事」
「如果是裝作不知道的話,你那表現也實在奇怪……嘛,魔女教所信奉中心就是嫉妒魔女莎緹拉。對於這點,應該知道吧」
「一哦,是。說實話,那也僅僅是稍微接觸過而已,讀過故事書之類的程度」
「見過真貨的傢伙幾乎都沒有活下來,那也是當然的啦。流傳下來的大多是道聽途說般的信息。嘛,魔女教徒信仰莎緹拉這件事倒是明確的。那個,莎緹拉魔女是半妖精這件事知道麼?」
「是,大致瞭解」
昴讀的那本書上並沒有記錄這件事,後來在向貝雅朵麗絲詢問有關魔女的事時瞭解到的。
再然後就是,在王都頻繁地,愛蜜莉雅的容貌一直被拿來與『嫉妒魔女』比較,在一次又一次遇到的話題中認識到的東西。那本來不應該是責怪她的地方,對此昴仍然感到十分憤慨。
「即使愛蜜莉雅碳那,顯眼的特徵與魔女十分相似那又如何呢?即使那樣,那也不能成為呵責那孩子的理由啊。不覺得搞錯怨恨的對象了麼」
「大概就是你小子想的那樣。莎緹拉所犯下的罪孽就是那種程度的東西啦。於是,回到魔女教的話題的話……這不是很單純的結論麼,那群傢伙認為半妖精的存在十分的礙眼」
「哈?」
從昴口中,不由得發出驚愕的聲音。
為了確認剛才里卡多話語中的意義而搖著頭,但從周圍的反應來看里卡多那話語中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含義。也就是說,那是像共識一般的東西
「為什麼?按照普通的思考方式……雖然僅僅是試圖理解他們那所謂普通思考方式就讓人厭惡,一般來說迫害與信仰的魔女同樣出身的半妖精那樣的思考方式……」
「正因為信仰,除此之外的存在都是不允許的,同樣出身的異樣存在是不能原諒的。相似的別樣的存在,偽造品。────對於那樣的存在」
那是,十足冰冷,寒冷徹骨般殺氣的聲音。
抬起頭來,昴向發出那樣聲音的方向望去。同樣,那個人也往昴這邊投來視線,正是這兩者視線相交的場面。那彷彿,能窺探內心一般的視線把昴釘住了,那個人就是

「會不是喵個樣子吶,菲莉醬試著推測了一下?」
表情早已崩落嗤笑著,企圖把剛剛的氛圍矇混過去。
那異常突然的轉變讓昴無法把話題繼續進行下去,無視這邊動搖的表情,菲莉絲向前說道
「魔女教活動的理由是由一群腦袋有問題的傢伙決定的,這也不是今天才有的事,喵樣的理由喵行麼?問題是這次襲擊愛蜜莉雅大人的魔女教教徒,是由誰主導的呢?」
「大罪司教,的傢伙」
「────!?連那名字,都知道麼」
菲莉絲改變話題的行為得到里卡多的同意,緊接著對從昴口中說出的話語死死咬住不放。
大罪司教────那是貝特魯吉烏斯自稱的身份,那傢伙還說過自己擔當『怠惰』一職。
「魔女教的大罪司教是那樣有名的東西麼?」
「就是那樣有名的存在啦,只是一定程度瞭解。那還是以前,在嫉妒魔女大作亂之前,還存在著其他魔女時候的事啦」
「傲慢。憤怒。怠惰。貪婪。暴食。色慾。────冠以大罪之名的六位魔女。她們最終都被授予『嫉妒』之名的莎緹拉所吞噬」
冠以大罪之名魔女────那也是,聽說過的東西。
在這個世界上被稱為魔女的只有嫉妒魔女莎緹拉一位,其他被授予大罪之名的魔女已經不復存在。如此
「魔女教的幹部,這樣說明白吧,他們在立場上就是作為已經不復存在的魔女的替代品,重新被授予大罪之名而為人們所知。而『嫉妒』,則是他們所信奉的莎緹拉的象徵。也就是說,除此之外的六人就是────六位大罪司教」
「六人……」
對於由里烏斯的說明倒吸了一口氣,面對敵對勢力的魔女教的深不可測,昴捏了一把冷汗。
在聽到貝特魯吉烏斯說出『怠惰』名字的時候就有想過,其他擔當大罪之名的傢伙存在嗎。說到七大罪的話,可以說是昴的青梅竹馬薩布利卡醬口中滿滿中二味的詞彙之一,本來是作為讓人心動的詞彙接受的,但實際體驗到的卻是『怠惰』那異常強烈的惡劣印象。
但是
「被稱為『暴食』的白鯨,已經被我們擊落了。其他的大罪司教也會出現在,現在要去的梅札斯領那裡。這是把魔女教,一網打盡的機會啊」
「哦,十足強硬的語氣吶。不過嘛,菲莉醬也認為這確實是一個把神出鬼沒的魔女教擊潰的好機會。那群傢伙也相當輕敵的樣子」
「從活動徵兆也無法預見這點上來說,那群傢伙也讓騎士團吃盡了苦口。不僅是我,對眾多騎士來說,能有此次機會也是十足幸運的了」
對於昴的意見,菲莉絲和由里烏斯表示贊同,里卡多則是露出好戰的笑容,威爾海姆靜靜地頷首示意。
那樣的話,接下來要實行的就是以現有戰力以及昴所擁有的未來的情報為基礎的作戰方案了。────不過,這作戰本身十分單純,連佈局之類的也已經完成了。
「本來預想最壞的情況下,即使是以現有的一半戰力也要完成的戰鬥,與由里烏斯的部隊合流後人數不足的不安也消失了。我覺得應該可行」
「有一件事要訂正一下,我的名字是由里哦。雖然確實和尤克裡烏斯家長男關係很好,還希望不要搞錯為好」
「我覺得那樣的設定在正式場合以外都是礙事的!如果一開始就有隱藏身份意思的話就不要以一副近衛騎士的樣子出現啊!完成度太低了好不好!!」
對於還在做著淺顯易懂的表面功夫的由里烏斯報以怒斥,呼吸有點亂的昴一一看過眾人的臉。然後,咳了一聲
「接下來的是,簡單到猴子也能理解的魔女狩獵的說明────開始吧」
昴歪著臉以一副惡人的樣子笑著,披露了此次的作戰計劃。

月光開始傾斜的平原上────與魔女教展開衝突的最後一夜迎來了黎明,此次循環的最後一天的早晨就這樣開始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793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三章61 『前往梅札斯... 後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bpfs巴友們
歡迎來看我的頻道http://tbpfs.pse.is/your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3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