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第三章61 『前往梅札斯領的道路』

作者:淋しくて│2016-08-05 21:10:49│贊助:26│人氣:18665


────歡呼聲,在灑滿月光的平原上綿延。

騎士們舉起的劍在月光下閃耀著光輝的景致,是如此的美麗。
白鯨的巨軀橫臥在富魯蓋爾大樹下,而包圍著屍體的人們陷入了狂熱。所有人都滿足於這場勝利,為悲願的達成而流下感動的淚水。
就在他們在為勝利感動著的時候
「────!!!」
強大的咆哮聲響起,一時間停止了的魯法斯街道開始搖動
與已經被討伐了的白鯨不同,而是作為失去了本體的分身的兩頭白鯨,地上龐大的身軀慢慢開始變透明
從本體提供的魔力中斷,只有肉體維持著,就這樣放任不管,幾分鐘後就會消失的可憐的身影
「無聊」
一句話,將那醜態切斷,揮動手臂看不見的風之刃解放,伴隨著暴風斬擊從頭部切入,隨著白鯨堅韌的外皮輕易的一刀兩斷────左右切開,就如同字面的意思煙消雲散
殘餘的一體由討伐隊的炮擊一擊將其粉碎,這邊也是被吹散的魔力融入大氣,巨大的身軀完全的消失了。
這次才是真正意義上的白鯨討伐戰是宣告結束。但是────
「接下來才見分曉,不能總是沾沾自喜」
緊緊地握著拳頭,對自身的胸中的高揚感有所自覺,但是庫珥修對這方面搖了搖頭
共同合作把邪惡的魔獸打敗的故事以可喜可賀的方式結束────這樣的想法是不行的,哪只是繪畫故事才能允許的,可喜可賀之後可以繼續現實中有是不得不做的事情是無窮盡。
救護受傷的人員,將死者的屍體進行埋葬,因為我要追尋沒有屍體的死者的足跡。
然後,在注意到這些之前吐了一口氣的庫珥修擦覺到了
白鯨屍體稍遠的地方,拚命提高聲音的功勞者的樣子。

「雷姆……!雷姆,把眼睛睜開……!」
把手上精疲力盡的少女抱起來,昴向那失去臉色的少女拚命的叫喊
在旁邊的依偎著的地龍,用那黑色的鼻尖為擔心地蹭來這邊,但是那樣的親愛顯示地龍的動作也沒有相應,現在的昴為催促焦躁感激烈的東西。
利用昴的氣味來做誘惑,把白鯨引誘到富魯蓋爾的大樹底下的作戰成功了。
把大樹砍倒的忌避感等的反對之聲高漲被認為作戰了,理性主義的獸人傭兵陣容絲毫沒有苛責,庫珥修它也有必要的話把樹砍掉的氣量我也看見了。
結果,昴擬定了自身背負著巨大的風險的作戰計劃被實行,以結果來說這樣的戰果帶來的是最好的了
但是,假如那個代價是這個的話,那個太過分了。
「這是不行的吧……拜託,雷姆……你,不在的話我……」
眼前,依偎著在昴身上的雷姆沒有任何反應。
四肢無力的褪下,呼喚著的名字使他她哽咽的鼓膜繞開徒然虛空中迴盪。
白鯨猛烈的追擊,眼前的大樹樹幹迫近中折斷了
魁梧的大樹的重量衝擊,激烈的地鳴和衝擊將一帶物品都吹飛了,其中旁邊行駛了昴們的身影。
不知道是衝上面還是下面的衝擊中,昴只記得自己被溫暖的東西包起來的感觸保護著,在意識到的瞬間,可怕的衝擊聲轟鳴,那個觸覺把昴摔在地上的事也。
從朦朧的意識之間擺脫,搖著頭的昴在地面上發現了,然後抬起臉,是意識到自己被誰抱住,知道────那個曾作為最後為止正緊抱自己的她的身體的。
「昴……」
「雷姆……!!」
哆嗦,和她的瞼顫動,眼中無力的光輝映射著昴的身影
照在那雙瞳孔上的自己的姿態太軟弱,為了好像無意識性地承認想要逼近的現實眼前。
「好……啊,是我。知道嗎,昴。雷姆,身體……」
「昴……平安,太好了………」
「────!」
咽喉塞住了。含淚欲哭的聲音,看到昴的平安無事而安心的雷姆放心了微笑。
把自己的身體的狀態置之度外,不過只是看到昴的平安好像感到高興
「魔獸……怎麼了……」
「…結束了,幹掉了,成功了,全部都成功了,我也沒受什麼傷……全部,多虧了你的…」
「是……麼,那麼羅茲瓦爾大人和愛蜜莉雅大人……也一定平安無事吧……」
「剩下的交給我吧,所以雷姆,現在什麼也不用做休息吧……不…眼睛…不要合起……可惡……該怎麼辦……」
推動著不可能繼續對話的話語。但是,她的口中沒發出聲音不安就沒法消退。不知道怎麼辦的命運的強制力,彷彿想要從昴手掠取她的生命…這樣的焦躁感。
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不知道該怎樣做才好。
不懂怎麼辦才好的昴握著她的手,緊緊地,只是緊緊地抱著她
「好痛啊……昴………」
「對不起……只是不這樣做……怕你去了那個地方……」
「我哪裡……都不回去喲……雷姆…只會在昴的身邊……」
在像抽泣的小孩那樣撒嬌的昴,雷姆就如同慈母般的微笑著微笑,那個身體就突然放鬆了
「雷姆……?雷姆!拜託,雷姆……把眼睛,打開……」
「總覺得,太睏了……對不起。……稍微睡覺一點,醒了之後再……馬上,為了昴……」
「什麼都不做就好。只要你在我身邊的話那就好了……所以,拜託你了,雷姆……」
懷裡,繼續說話的昴拚命的拚死拴住漸漸開始遠遠離開的她但是,那個聲音在眼前的她也傳達不到
「任性,說……是嗎」
「……!說吧,什麼都說我什麼都聽,做……」
「喜歡…希望你說……」
發不出聲音,瘦弱的聲音,昴仰望雷姆。
湧上來眼淚模糊了視線。,昴搖了搖頭。然後然後再把臉靠近她
「我喜歡你」
「─────」
「我最喜歡雷姆了,決定了……沒有你的話,就不行」
是始自於真心的語言。
這一瞬間昴的全部注入的話,那是毫不誇張地真心話。
沒有她的話,我就不可能到達這裡。沒有她的話就不能生存下去。
「啊……好高興………」
昴星的告白,雷姆閉上的眼睛的一端的眼淚順著
道出的話幸福收取雷姆的臉頰唰紅色,然後突然,她的身體從真正意義上的失去力氣了
「等一下……」
「我愛你,昴」
「別開玩笑了,留在在我身邊。我又只剩下後悔嗎」
將要到達的未來,沒有她的存在無法接受
…那樣的事一直是前就明白,那個那個一直比前的時候開始現在變得越來越重要的存在。
所以
「笑著說的未來,你不在的話……我討厭啊」
「那個未來,雷姆也可以在旁邊嗎?」
「……當然了吧。其他的哪裡都不行啊」
閉上眼睛,甩開的眼淚,昴凝視著雷姆。
然後,說了
「你是我的,誰也不會給的」

「────承諾,收到了」
「誒?」
突然聽到的聲音,讓昴一時間沒發出聲音
就這樣,雷姆慢慢地打開了的眼睛,在昴的手臂下上提起身子。
然後再不禁啞然抓不到狀況的昴前,脖子傾注微笑
「昴的旁邊是雷姆的已經預約了。……撤銷,是不可以的喲」
想要死去的臉色不知道哪裡去了,現在雷姆臉上用惡作劇的閉上一隻眼睛,雷姆用手指輕輕的觸摸昴的嘴唇。
突然無力的,從肩膀方向失去力量,「啊」吐了一口氣一樣,然後和雷姆的相望
「你……你……你……你啊!!」
「是,是昴的雷姆,名副其實的」
昴話語而無法繼續
但是,眼前的少女平安無事的在眼前,雖說本來發怒的場面也不會奇怪,但是真的太高興了
「本應互相傾訴的真心話,你這樣也過頭了吧…」
「戀愛中的女孩子可是很強的哦,昴」
已經不打算隱藏對昴的思念的雷姆。雖然感覺到害羞什麼的,昴小小的吐了一口氣
「如果你死了,我也會死的」
「哇,竟然想到這,雷姆真是個幸福的人啊」
「別開玩笑了!」
從雷姆小小的笑聲中,昴用說笑的心情回應著。
如果這次的世界也失去她的話,昴一定會吧世界重新來過吧,即使重做的機會沒有了,也會進行挑戰吧
那麼,現在的雷姆的存在是昴心中佔據著很大的位置。

「那麼絕對不能死」
「當然,就算要死了,也絕不會死得」
將臉靠近,漸漸逼近,緊挨著對方在緊挨著額頭
雷姆對那樣的昴的動作可憐地注視著,連呼吸都能接觸到的距離少女的身姿的事。自然,視線被那粉紅色的嘴唇吸引住,心臟的跳微微地隱約的感到
「────兩位,已經差不多可以喵喵?」
迄今為止在兩個人如此親密的樣子被遠方菲莉絲看到,並且在緊要的場面下,盛大地妨礙了。
是確信犯吧。

「那樣拚命的呼喚,昴真的可愛啊。你不在的話我是活不成的……」
「囉嗦,閉嘴,你這盯著著看的惡趣味」
「話雖如此,但是最初冷靜想一下還是明白的喵。菲莉絲對受傷者的傷勢非常瞭解,雷姆所受的傷並不會傷及生命的喵」
「不能能冷靜的場面!好的……!戀慕……!重要的女人……!這孩子沒有受傷才意識到,混亂是理所當然的吧!」
「在這種場合能不能不要斷言部分男孩的純情啊!~」
把大罵的昴當做耳邊風,菲莉絲把浮現在手掌上的藍光轉向雷姆一邊嘻嘻哈哈的笑著。
雖然在那張側臉上雖然是無法平息的焦躁,但是昴的表情卻慢慢地被雷姆的表情掩飾著放心的心情。
菲莉絲言坦率的事的部分也很多,從重傷者開始按順序治療施,給了他雷姆推遲了的事,那個是事實吧。
白鯨討伐的功臣,並且輕率,使用的他的主人絕對將不允許作為別的地方的陣營的軍事力量的雷姆以及昴。在看那樣的思考的歸結的昴
「沒事吧,菜月·昴」
菲莉絲的主人,庫珥修悠悠的從草叢走過來
儘管戰鬥後衣服被泥土和血弄髒,但把脊樑筆直姿態美麗。無什麼被自然失掉的品格也正在鬥爭之後的回音漂流,正是好像戰乙女這個語言體現了的麗人。
「沒什麼大礙,庫珥修也平安無事啊」
「嗯,但是討伐隊的耗絕對不在少數,被白鯨殺,失去的東西是回不來的」
舉起的手引起昴的注意,但是庫珥修表情沉痛的握著脖子上的東西,她的視線看著大樹,看著被壓著不動的白鯨的屍體,視線前方是生存下來的討伐隊,好像想要從白鯨的上邊避開大樹。
「你到底在做什麼啊」
「必須把白鯨的死屍搬出去。針對成為作戰的犧牲品的大樹,即使面對什麼的措施是必要的。戰鬥之後,才是感覺不能休息的時候」
「搬運出去……那麼大的屍體麼」
聽錯了麼,這麼想的昴看向庫珥修,庫珥修的態度沒有變化。昴慌慌張張的看著白鯨,長達50米的怪物到底怎樣運出去。
「這不可能吧」
「不能,不成說話。四百年,在世界的天空繼續游泳的威脅。正因為有那個屍體確實有證據的證據,民心得到真正的安心。最壞,只有頭部和也有可能的」
一邊聽著庫珥修話,昴一邊判斷這是理所當然的,本來,白鯨的討伐隊庫珥修來說,王選舉商人方的魅力的意義的大
王選最有力的就是就是民眾,而且對擔憂的商人的好感度賺錢了的話,他的位置,穩如磐石。
「啊咧,我是不是做了個非常糟糕的事情」
事到如今,幫助其他陣營有了這個無可換回的的功績了。
自然,隊自己的陣型有了不利的因素,這讓昴直流冷汗。
「相當灰暗的表情啊────在討伐白鯨的英雄的臉上看見」
「一定會被愛蜜莉雅罵成背叛者………誒,你說什麼?」
「討伐白鯨的英雄,────卿的功績,如果就這樣全部當初我家的功績我也不是這樣不要臉」
庫珥修像劍一樣銳利的眼神向昴看過來。一眨眼的姿態,閃爍著這樣的光輝,昴也與它對面。
這樣的昴慢慢地,捫心自問和
「此次的合作,不勝感謝。卿,假如沒有白鯨討伐,我的道路可能是會中途破滅了吧」
儘管如此說,還是深深地對昴表示了禮的姿勢
對如此高潔的人真誠的謝意,昴不由得身體僵直,到此為止的人生收到如此感謝的心情,重來沒有過。
「不……請不要這樣……我沒有做這麼了不起的事情……」

「說中了白鯨出現的地點和時間,為了重整討伐隊而拚命的奔走,在士氣已經被折斷的騎士們激發起死回生的策略,而且全部都完美的完成了」
給予還嘴的昴的話語,庫珥修不停的說出昴再這次行動中的表現出來的成果
然後整齊地講述了自己的行為的歸結來看,這正是
「我卻只能認為腦子活躍。」
「勇猛奮鬥,那麼言語不同的,但是,這個鬥爭的名人毫無疑問是卿。如果卿的行動被輕視的話,我用我的名譽發誓,修正那個吧」
用認真的眼睛射穿這裡,在提出筆直的語言的庫珥修的稱讚讚賞任何的猶豫也沒有打算。誠實的兩個字,體現了這樣的人物,其口編織出感謝的念頭是謊言的碎片都沒有吧
昴相應一邊苦笑一邊地想起與到出發前夜的她的關係。
「好像,評價提升了一些」
「你太謙虛了。而且,在數日前我對卿的判斷有錯的地方,不得不去承認。卿。難得的吧幸運搬過來了,本來的話論其功績,家裡應該給予相應的回報」
「原諒我吧」

瞇著眼睛,庫珥修是聲音邀請這昴。但是,昴對這樣的邀請果斷的拒絕了
「忠誠與忠義不一樣,不過,我的信賴已經托付給能寄放的地方。你是個好傢伙,成為國王也一定能夠順利的做出來的……」
庫珥修的話,一定會比任何高潔認真的領導著人民的王
只要有那個人品器,這個死地多次看到了這些,那是因為像昴那樣謊言不斷地持續下去,小的人類總是如此的耀眼,羨慕著憧憬的無法停止。
「────我要讓愛蜜莉雅成為王,不是為了別人,我就是想這個」
「雖然明白了,卻有相應的忍受東西啊」
昴的回答,庫珥修感覺到有點震而又有點接受了
然後伸出一隻手臂,把手握成拳頭的形式,向昴伸去
「嗯,好吧。卿的功績,就用別的形式來回報。以庫珥修·卡爾斯騰之名的誓言,那個約定實現吧」
莊嚴地說,庫珥修把自己握堅定的拳解開看自己的手掌。
然後稍微有些低落的聲音
「想來如此心情舒暢,邀請到被拒絕的是第一次的經驗嘛。煩惱的舉止都不能展現,乾脆清爽的失敗感。」
「你是個厲害的人,如果我是一個人的話,就一定要把那雙手支持吧」
如果在無家可歸的情況下,沒有一個固定的情況下,庫珥修這樣的人物伸出手的話,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撲過來,肯定委託全部。
但是,現在的昴擁有著伸出手握住的存在,也有在背後支持的人
「同盟的事,請多多指教。不管最終會成為怎樣的狀態,會成為敵對的,在那之前,一定能和睦相處吧。」
「菜月·昴,先訂正一個誤會」
聽了昴的話,庫珥修搖了搖頭,臉色做出嚴厲的表情
再次發出緊張的氣息從她身上發出,昴對這樣的熟悉的感覺瞪大了眼睛
面對這樣的昴,庫珥修吧一隻手指立起來,在昴面前搖擺
「即使認定決一雌雄的機會到了也我針對卿友好吧」
「─────」
「無論早晚一定會來的,今天的卿的恩情我也不會忘記。因此,在敵對到來的時候,我會向卿表示到最後一刻友好敬意」
與豎起手指的一同揮把手臂放下,庫珥修凜冽的聲音清晰斷言。
庫珥修她舉止,寒氣跑過昴的脊樑。這不是一個起因於負面感情的東西,只是在偉大的東西上被壓倒的東西。
這就是卡爾斯騰公爵,叫庫珥修·卡爾斯騰的人物
「我的心的第一和第二個被埋了的話,就是相當危險的地方了。」
「誒,作為女人,卿的地方怎麼沒考慮到雖然沒有接觸到了些撥動的場面,但是我自己的意願和無關係卻很高價的。」
用俏皮話來欺騙自己動搖的昴,庫珥修稍微的笑了笑,然後她表情切換,非常冷靜的眼睛看著前方
「如果可以的話,我就這樣帶著負傷者和白鯨的屍體回去王都,卿好像還有著什麼使命似的」
「果然,有守護的心情嗎?」
「看到男孩的那眼睛就被發覺。加護的是必要的」
一邊盯著昴的黑色瞳孔,一邊回答的庫珥修用打量的眼光看著昴
「卿也不可能是無損傷。還是,必須要做的事情嗎?」
「如果是重傷也要做,那要說為什麼的話,把它搞出來的緣故,某種意義上那這個鯨狩獵。不好意思的說出來」
「哦~這場白鯨討伐只是順便的?」
雖然聽到這樣的說法,但是庫珥修沒有生氣的樣子
看上去好像對昴的目的很有興趣的樣子,並且興致勃勃的期待,用手托著下巴一邊嘟噥「有趣」
「現在是同盟關係,也是要考慮的東西吧,如果,有需求的話,需要幫忙麼?」
「需要,但是,說實話,我沒想到能進行到這地步」
沒有力氣的回復這,昴用著傷痕纍纍的身體聳了聳肩
白鯨討伐戰結束後,等待昴的是在梅札斯領地的愛蜜莉雅回去,並且要面對那個不詳的組織的意思
與那個可惡的對手進行鬥爭,如果能夠的話想要借助庫珥修的力量,但是……
「就這樣負傷出發也太亂來了,對於庫珥修來說不是感情而是就是當家的意思吧,在這裡還想求與幫助,這也……」
「那樣的話老生這幅老骨頭,使用到殆盡就好了吧」
突然插進話題的人,平靜的步伐走過來,細長的身影────全身帶著血,現在左腕負傷的老劍士,威爾海姆·梵·阿斯特雷亞

他拖著負傷的身體卻一點也感覺不到異常的步伐走過來,右手握著寶劍向庫珥修遞出
「庫珥修大人,你借給我的寶劍現在歸還給你,以及這件事,表示衷心的感謝,自身的願望得以實現,多虧了庫珥修大人的幫助,再次衷心的感謝」
「我的目的和卿願望一致而已────那把劍,現在還是卿拿著比較好,之後可能會有用處」
「是,在下明白了」
威爾海姆在和庫珥修短暫的交流後看向了昴
靠近的話感受到了那身體上飄逸上來的可怕血臭味,進而對發出劍氣的昴感受到了緊迫感,只是在戰鬥時候氣氛,突然解除了,現在的威爾海姆是神采奕奕的樣子
他用認真的視線望著昴,然後當場採取了彎下了膝蓋的禮數形式。
出發的前一天晚上也看見過,對其行騎士的最高禮儀,然後
「菜月·昴閣下,此次白鯨討伐戰,多虧了你的協助才能成功,此身到這一天,活著的意義終於實現了的,多虧閣下。非常感謝。────感謝
「─────」
獻給劍一半的餘生,已經超過10年的時間,完成復仇的威爾海姆,被他那龐大的感謝熱情所壓到
暫時心情平靜下來,面對眼前的老人的話語要正確發音感覺到完備的等待
對於威爾海姆來說,難看的身姿是不能發生的
「這件事,是威爾海姆自己的力量,對於白鯨的討伐的思考,調查,鍛煉,不放棄的戰鬥」
多次受到挫折的話,如果沒有信念,放棄也是理所當然的

內心的脆弱,認為自己已經輸了,命運的不講理,正因為昴比誰都清楚,所以非常理解威爾海姆的心情
所以
「對與妻子的愛,與執著,不放棄的精神,能打到白鯨。如果能稍微幫到忙的話那就好了,雖然不知道應不應該這樣說:恭喜你,還有,辛苦了。」
「─────」
對與昴說出的這些話,威爾海姆那滿是皺紋的臉中的眼睛瞪大了
說出這種想法說感動,昴就好像和威爾海姆描繪著共同的東西,那就是簡短的話語傳遞不到,好像明白了威廉也被認為不有趣吧。
但是,就算如此,也禁想述說的心情,14年前失去妻子的愛,到現在與命運的戰鬥的前輩的慰問話語
「────感謝!」
簡短而聲音又有些顫抖的威爾海姆如此說道
他微微低著頭,等待幾秒腰站了起來。然後,望向庫珥修的方向轉向她的點頭
「從庫珥修大人那裡得到許可了,老生,就暫時交給昴閣下了,請為了目的而充分的利用吧」
「不,不過,真的嗎?」
為了確認的昴看了看庫珥修,庫珥修點頭表示肯定

重新凝視著威爾海姆,昴對就算負傷了一隻手臂的劍鬼也沒法壓制住在他身上的強大氣魄和壓力
與威爾海姆的合作,正是昴所希望的
在戰力稀少的現在,劍鬼的力量是昴垂涎三尺越想要,但是就算從外行人看來這老人所負的傷也不只是輕傷這種程度
對於昴的這種擔心,威爾海姆搖了搖頭表示沒有問題

「菲莉絲」
「是的,庫珥修大人」
聽到被召喚,菲莉絲從身旁走了過來
他伴隨著性奮的步伐走到庫珥修旁邊,其頭部微微地搖著貓耳
「請問是什麼事情呢,庫珥修大人,菲莉絲醬現在大活躍中,當然庫珥修大人的命令優先度是最高的」
「你,要對自己的發言負責任喲」
對於爽快回應的回復魔法師的發言,對於這疑問菲莉絲用手指低著嘴唇在想「性命攸關的受傷的人是?」
「大部分的應急處理結束了,就算放置了就會死的人沒有喲,不幸中的萬幸,活著的人都身體健全」
聽到這回應,昴摀住胸口,至少,雷姆的身上的傷不是很嚴重。在談話的後半里,昴認為這種擔憂幾乎是沒必要的,儘管如此,重新聽到平安無事也就放心了
不管怎麼說,接受了現實的庫珥修嚴肅的說了聲「明白了」
「能搬運負傷者嗎?這樣的話菲莉絲,你做的很好。你在這之後跟隨菜月·昴,遵從聯盟而完成使命吧」
就這樣,對菲莉絲的命令
聽到這對話,昴再度感到驚訝,把在場的這位「青」之菲莉絲送走後,比起保障自身的負傷者的安全,還是把昴的事情處於優先判斷。當然,比起考慮昴的立場,對於庫珥修至上主義的菲莉絲會感受到反感────
「明白了,菲莉絲醬會與昴同行,途中也需要對威爾爺進行治療」
「好像要花點時間」
「那個時候,威爾爺給我說說你劍的故事吧」

菲莉絲就想理所當然的接受了,威爾海姆也沒有懷疑這判斷,面對這主從關係感到驚訝的昴。面對這樣的昴,菲莉絲側眼望向昴
「就是這樣,討伐隊的人數……還有20來個人而已喵。如果能和昴一起合作的話,請多多關照」
「請多多…關照……這樣說好麼」
「什麼?」
「說什麼的……各種各樣,而且像我這樣的人你覺得我可以信用嗎」
思來想去,在王都就只有菲莉絲對昴的揭露傷口。
總是投來友好的微笑,總是裝成天真可愛的樣子,但是非常知道昴的弱點。面對這對象,昴選擇逃避是理所當然的事是理所當然的
「不是相信昴,而是相信庫珥修的判斷而去相信昴,哪裡,好像哪裡搞錯了」
就好像看穿昴的心思,菲莉絲用手在鼻子上笑著
對於這種惡毒的態度昴的額頭上的青筋浮現出來,幾次深呼吸後,擠出一句「謝謝」然後
「啊,忘記說了,雷姆你這次負責看家……啊,要陪同庫珥修大人一起回去,明白了嗎」
「────為什麼?」
突然,從菲莉絲對自己說的話,發出否定的迴響,支撐起半身,並用銳利的目光看向菲莉絲
「雷姆的話,雷姆的話沒問題的,昴接下來要去這種危險的地方,雷姆不可不在一起……」
「雖然這樣說,身體動不了是吧,一個人把白鯨討伐,而且連續使用多次最上級魔法,雷姆醬現在的身子,處於最壞的階段,作為治療魔術師,不能然你亂來,明白了喵?」
「但是!」
不能接受,雷姆嘗試著站起來,但是已經沒有什麼力氣而站起來的雷姆搖搖欲墜。突然倒下的身體,昴慌忙的跑去支撐著
「危險────就如菲莉絲所說的做吧,你還是不要太亂來了」
「但是────很討厭,很痛苦,無法忍耐」
與畢竟眼前相對的昴,雷姆的眼睛充滿眼淚
比起被遺棄在這裡,他還害怕的事情是
「在昴有困難的時候,雷姆相比誰都能先伸出雙手,昴在迷茫的時候,雷姆想陪著背後推動昴前進,昴在挑戰什麼的時候,雷姆想幫助昴,那就是雷姆的,雷姆的願望,所以,所以……」
「那就不用擔心了」
「誒?」
面對哭泣的少女的話語,被這份愛所感到懂昴有點害羞的說道
「一直牽著你的手,背後已經推動了好幾次,害怕的時候會想起你就不會害怕了────我一直被你所拯救著」
「……誒」
「沒關係的,雷姆,全部交給我吧,我是你的英雄,我是這樣決定的,所以,什麼都不用擔心」
顫抖的眼睛仰望著昴。臉被染紅,在這樣的她的眼中,露出牙齒的笑著
「把白鯨幹掉,你的英雄是個比鬼也厲害的存在喲」
「昴……」

「是的,雷姆的英雄,是世界第一的」
一邊哭泣一邊微笑著

雷姆和其他受傷者,陪同庫珥修的護衛隊一起回去王都。剩下的人和昴一起,目標是梅札斯領地
由威爾海姆和菲莉絲為代表的,一同和昴出發的討伐隊成員一共是24名,雖然比起預想的要少,但是總戰力沒有改變
而且,同行的不只是他們而已
「啊………說起來,兄弟你有什麼好東西嗎?」
「團長,蜜蜜,蜜蜜也很努力了,非常努力了」
在吵嘴的是坐在大型犬形坐騎上的兩個獸人
說話的一邊是團長里卡多,另一邊副團長是蜜蜜
不止這兩人,與生存下來的10多名獸人傭兵團同行,剩下的受傷者由副團長黑塔羅帶領返回王都
「說起來你的弟弟已經精疲力盡了,而你為什麼還這麼精神」
「黑塔羅是比較貧弱的,與經常鍛煉的蜜蜜不一樣,有些軟弱,真沒出息」
笑著弟弟的貧弱身體的姐姐,但昴認為是身為姐姐是個體力笨蛋才這樣吧
對喜歡戰鬥的狂戰士體質,身姿可愛的幼貓獸人反而覺得可憐
「嘛,不用太擔心,因為有小姐拜託,我會好好地協助哥哥的」
「說起要協助我,你連需要協助的事情都不知道…………」
「是魔女教,的事情吧」
突然,壓低了聲音的里卡多的回應讓昴的聲音有些哽咽
「商人的情報是最重要的,而我們是小姐僱傭的人,基於這些背景,我們的「眼睛」與「耳朵」都比普通傭兵團要敏銳一些」
「是的,蜜蜜很厲害喲」
「這不關你的事,小鬼」
應為里卡多的話引起蜜蜜的反應,偷偷的苦笑,昴稍微吐了口氣,認識到太過小看安娜塔西亞了
雖然這樣說,對於幫助自己的人,並不能再隱藏什麼,應該情報共享才對

「嗯,好像成功匯合了」
「誒?」
突然,里卡多望著前方如此說著,昴順著里卡多所看的方向慌張的望去,但遠方只看到連綿不斷的平原,不清楚里卡多到底看到了什麼
望著聚精會神看著前方卻什麼都看不到的昴,里卡多偷偷的笑了
「現在這麼努力的望著遠方也沒用的,安心等待一下」
「不安定的要素要提早排除,不是麼」
「如果這樣說的話,雖然有點遠,不過對面來的我們另一半的傭兵團」
「另一半?」
里卡多說的話昴有些納悶
如果說是另一半的話就說那些負傷的人?如果是這樣的話應該和庫珥修他們一起在回去王都的路上才對
「這裡所說的一半就是一半的意思,本來『鐵之牙』派出討伐白鯨的隊伍只派出一半,另一半有別的事情要做」
「要做的……事」
「如果街道上有外人來了的話不就是會被捲入戰鬥中麼,所以先在街道上拉起封鎖線的任務的人昨晚就出發了,所以兄弟你沒有見面機會」
聽著里卡多的解說,昴覺得有些吃驚
本來,對於白鯨討伐戰來說如果拼盡全部戰力的話,庫珥修的討伐隊伍全滅的可能性不是沒有,在這種場合,避免貴重的戰力全部失去,安娜塔西亞的判斷也沒有錯,手上的手牌很少的情況下,而只能拼盡全力的這一選項的昴不同
不管怎麼說
「那麼,現在要去的,那邊也是隊友麼,那裡也有領隊的人麼?」
「代替蜜蜜的弟弟的人,代替黑塔羅,和蜜蜜也能用合體技的厲害傢伙」
對於昴的疑問提起胸膛自豪回答的蜜蜜
不過昴聽到蜜蜜的話不知不覺的對這個人的期待下降了很多
「不,但是你的弟弟很正經樣子,那邊的弟弟和這邊的也是這麼正經麼」
「不用擔心,雖然有些壞心眼,不過是他是相當聰明的孩子,金錢管理和交涉也能完美進行,對待蜜蜜也很好,可以說是隨時把黑塔羅換掉也沒問題喲」
「不要這樣說啊,感覺黑塔羅很可憐的說」
不只是戰力被否定,黑塔羅也太過悲哀了
先把這些悲傷話題放一邊,如果和他們成功匯合了後戰力會進一步擴大,等和他們匯合後,再重新作商談吧
該怎麼和威爾海姆和菲莉絲的庫珥修陣營他們說魔女教的事情讓昴非常傷腦筋。
就在昴傷腦筋的時候,里卡多手指前方的匯合目的地,遠處已經看見有狼煙
「────恩?」
突然,感覺到有點不協調的昴發出了一小聲
眼前,其中多個獅虎群中,他看到其中有一個特徵完全不一樣的東西
逐漸距離靠近,那輪廓模糊的東西開始變成明確的東西,隨著明快起來的視野地龍的樣子浮現出來
然而,坐地龍背上的人是……
「────為什麼,是你」
「竟然這樣對援軍這樣說話,真是沒變呢,你這人……」
停下了腳步相互面對面地龍,昴和那個人物對峙。
撫摸著紫髮,身穿著莊嚴的騎士團服飾,悠然的嘴邊上掛著微笑的男人。
────因緣的人物,由里烏斯·尤克歷烏斯以優雅的姿勢在看著昴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7937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這就是你想要的未來嗎
可以問ㄇ 要按第三章60的時候為什麼進不去啊 說什麼沒有權限的樣子

02-06 18:55

巴斯光年
雖然這樣說,身體動不了是吧,一個人把白鯨討伐,而且連續使用多次最上級魔法,雷姆醬現在的身子,處於最壞的階段,作為治療魔術師,不能然你亂來,明白了喵?」 不能然你亂來<==這有打錯嗎?

01-31 00:5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後一篇:第三章62 『過去與未来...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cgLLkotori更新
【備份】情侶在内外向方面應該是互補,還是一樣比較好啊?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