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推理要劇透-新作1,之前就想好了,主角還是一樣

作者:西河│2016-08-05 17:31:15│贊助:12│人氣:79
   我不想一一追溯我大學裡放蕩又可悲的生活,說來不太光榮。然而真要比,其實也沒值得好羞愧的。誰沒有過青春呢?所謂青春,不就是拿來揮霍、犯錯?有道是:人不輕狂枉少年。世界總是一體兩面。我們恪守本分,面對種種誘惑引以為戒,另一方面,我們鄙視任何限制,嘗試任何禁忌。靠著這種人性弱點,我們才能砌起萬丈文明。說人類的文明是因為慾望而起,那可真一點也不為過。試想如果每個人都像僧侶似的老僧入定,對教條心堅不移,那麼小國寡民,老死不相往來。責怪那些無辜受誘惑的可憐人,是不道德、而且是罪惡。製造這些悲慘和罪惡的人就不是我們,人出生都是一張白紙,兩三次無傷大雅的嘗試,接下來便墮落萬丈。嚐了甜頭,賠上性命。艾倫坡曾經寫道:「若非過往美好的回憶造就了今日的痛苦,就是傷痛原自於往日的歡愉。」如果能選擇,如果能有閉上眼睛願望就會實現而不是在現實中努力掙扎求變,難道會有人放任自我、日益消沉無所事事嗎?人通常日趨下流。又是誰在這些汙穢中裹上蜜?

   在你同情我之前,等會兒故事主角,與她相形之下,我所做的,不過是些小惡。雅薇絲‧拉瓦倫。見到她是在大學的教室裡,我後來才曉得她這一號人物(而且竟與我同系)。對這個人,我沒什麼印象,大概她在班上總是很安靜,不常搭話,下課很快就走,從不與人交流。對於這種怪人,我抱持著敬而遠之的態度。我的墮落也就是從這裡崩潰。前一晚賭博和放縱,醒來時太陽已經跑西邊,課自然是沒上。這件倒楣事,令我氣憤的再約那群狐群狗黨褻瀆乾杯。這群最放蕩的人,對於我的遭遇非不感同情,在酒精這危險東西助長下,還變本加厲嘻笑嘲弄,喝得我一肚子氣。

  當時我還是個身纏千貫,不愁吃穿的紈褲子弟,我們在我們的聚會場所開趴。呃,他們對我提到的人一無所知,除了是個女的,長的頗有姿色。

  「就是,你知道,……精緻的女人。」開頭那人高談闊論起來。所有人皆半醉半醒之間說著夢話。「身高恰到好處,苗條纖細的曲線,身段輕盈高雅。嘖嘖。我都能想像她在林間漫步,赤裸的白足和滑溜的香體。」

  「只有胸部才是重點,哦,大奶子。」說話的人在胸前劃了半圈,是我的死黨,情場浪子愛德華。他得意洋洋的留著他精美的八字鬍(保持它可要不少錢),說正妹最愛。「要像車頭燈,捏起來才有份量。」他發笑著,隨手就抓著旁邊女伴的胸脯。

  「你就只知道喜歡胸部,」在他旁邊的人挖苦道。「這些脂肪有什麼好稀奇?」

  「我好像聽到有人在忌妒。我跟你說,傑生,你提的那個女人其他什麼都很完美,就是沒料。所以爺對她沒興趣,也就不再深究了。」

  第一個人回嗆。「你愛的是她們遲早會下垂的胸。這裡有大麻嗎?」

  「沒有。」我說。

  「真可惜,我曾參加過一個聚會,這些草,可以讓那些小騷貨們乖的像貓一樣。傑生,你要不要考慮考慮?」

  其中一個人忍不住大吼。「去你的。你這人可真墮落。這裡是有格調的地方!還有,貓一點都不乖。」

  「那就像母豬。你們這些人裝什麼清高?帶妹子來這邊開雜交派對,還敢跟我說教?」

  愛德華像哲學家一樣深思。「他說的好像對,怎麼辦?傑生。在我們之中就你最會詭辯。」

  「聽好了,你們這群敗類。」我以手勢制止他們,站上一張椅子,好讓全部人聽到我說話。「首先,我也喜歡巨乳,但是青椒蘿蔔各有所好,咱們不要往生理上去探討,那些只是虛華,重要的是心靈。身為人,我們沒辦法打破生物定律,生物受器最多只能接收一定程度的刺激,再多就沒有多大的差別。然而心靈,這塊地方還大有神祕之處。」

  「心靈?哈!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另一個人搖搖頭。「你今天喝多了是吧?」

  「不要否認!美貌,說到底,只是浮華的首飾。我們只是想憑藉此看起來高人一等。不過,還是把焦點回到我們先前在扯的話題,你們對那女人有多了解?」

  「這可是思想的大躍進!」愛德華拍手叫好。「從寫實主義走向抽象主義。來,我進你一杯!」

  其中一人猥瑣的竊笑。「難道你想……」

  「在座各位可都算是女人專家。你提的,要視情況而定,這位朋友。我想了解這女人的原因,是因為她看起來神秘而且危險。真正的危險,罪惡的那種。尤其是那對眼睛。」

  「眼睛?」

  「對!眼睛。」我說。「那雙會吸魂的眼,充滿魔性,如貓科一樣銳利閃動。還不止如此,在這其中是一片陰森幽暗,像烏鴉般漆黑而且瘋狂。我無法在詞語中找的適切的詞,真要形容,就是深潭吧。我見過邪惡,但和真正的大奸大惡比起來,只流於表面。還有什麼比那雙眼更能詮釋那種神韻呢?我覺得,有一瞬間,我被她看的血液凍結。」

  「我敢打賭這傢伙一定在上課時偷偷哈草。」

  「我的建議是,」我的朋友嚴肅的提議。「不要再看那些莫名其妙的恐怖小說。」

  大家都笑了,連我也被這笑聲感染。

  「依我之見,那不過是顆又大又黑的眼球。還有,的確,除了外貌之外,她一點都不危險。」

  愛德華幫我護航。「你懂什麼?你只能在小孩面前充當行家。連廁所紙和作文紙都分不清。」
  「你要是再說一個字,我就打爆你的腦袋。」

  兩人越說越激動,在酒精的助長下,話越說越沒節制,本來我想在出事之前把兩人勸開,可是他們忽然就推了起來。在這樣下去,兩人衝突在所難免。

  忽然,一個意外之人來的正是時候。「費根生,你好嗎?你怎麼有空來這裡?」我熱情的朝他揮手。

  「我……我只是來這裡逛逛。」

  「逛逛?你不喝一點酒嗎?」

  「來逛窯子啊?費根生。」一個朋友揶揄。

  「你說什麼?」他滿臉通紅。怒氣騰升。

  「啊呀!想長見識被我說中了?」

  我周圍的人發出一陣訕笑。

  「還等什麼?大夥兒,還不趕快送費大爺兩個大奶美女。記得要跟他收錢,這可不能白叫。」

  「夠了,夠了。我和費根生還有些事要討論,先到外面吹個風。」我趕快上前解圍。

  「跟書呆子要討論什麼?」其中一人訕笑。下體做了個猥褻的姿勢。

  「自然是功課上的範疇,寶貝。」我誇張的向他伸手鞠躬。

  費根生認真好學,但資質平庸。他勤奮努力,卻無法形成正比。他生的並不好看,人又臃腫,那就更可憐了。我對他總是客氣的噓寒問暖,卻從未深交,因為我壓根看不起他,覺得身為人怎麼可以這麼一無是處。然而我的良知總是心軟,對受溺者不能見死不救,使我在他無趣的人生中拉了他一把,邀他入會。只要我在場,就沒人敢當著我的面嘲笑他。他以朋友與我彼此相稱。但是,天啊!他在我們這兒格格不入,他那一本正經樣,見了女人就辭窮臉紅,連一些簡單的娛樂都不敢嘗試。他常勸我要多注意身體還有學業,將來才能在社會上有所成就。我表面上感謝他的關心,私底下只覺得他愚昧可笑。多少人的父母已經為其鋪好道路,我只要在家閒逛,就能有一份正經的工作。而他,就算竭盡一生,也擺脫不了這天生的不公平。

  「費根生,我的好友。」我搭著他的肩,過於熱情的說。「今天什麼風把你吹來了?要是早知道你要來,我會請愛德華在多準備你的份。但是,你不是說過你討厭這種放浪的聚會嗎?」

  「我……我想當作是一種練習。」

  我斜眼瞧著這羞怯的胖子。「這麼說,你終於失去理智啦?」

  「不是這樣的。」他趕忙解釋。「你知道我很少和異性說話,一談起就會感到緊張。我想,我來這裡的也許能治好我……我的膽怯。」

  「所以你也差不多失去理智了。」我點頭。

  「怎麼辦?傑生。我真的好煩惱,我是個懦夫。你知道我說的是誰吧?現在一切很好,前幾天我跟她不知道怎麼兩個人走在一起,我當時就有股衝動想要牽她的手。可要是她不喜歡我怎麼辦?現在一切都很好。但要是我跨了那條線呢?」

  我當然知道他說的是誰。我要是費根生,就不會擔心他剛剛說的那些問題。

  我挽著他的肩,帶他到宿舍旁的一張長椅上,風很涼。「好友啊。你的問題不會因為你今天多上了幾個女人而有所改變。你聽我一些忠告。」

  「你要傳授我祕訣?」

  「嗯……是,也不是。」我說。「費根生,如果你真的要追女人的話,我的建議是,你可以送她一束鮮花。」

  「天啊!這是我聽過最糟的建議。」

  「不,這是能給你最好的建議,如果你對她是認真的。女人能夠感受到男人的真誠與否,她會喜歡你為了她而表現出來笨拙的蠢樣。總之你不可能做到什麼酷事,男人無法選擇女人,只能給她一個機會選擇他。」

  「好吧。」

  看來他不太相信我。不過,你怎麼能讓一個新來的菜鳥了解打的簡單的重要?你怎麼能讓他體會;比起奇招盡出,基本功才是重點。他會如此行動的,他這種貨色不可能一夕之間就能變得高大威武,幽默風趣。在我沉醉於想像力之中,忽然想到,或許他知道這個女人的消息。雖然機會不大。於是我把她描述了一番,沒想到他聽了頻頻點頭。

  「你說的是雅薇絲‧拉瓦倫?」費根生緩緩唸道。「就是和我一組的那個女的。」

  「和你一組?」我驚訝的抓住他的肩膀。費根生,你這小子。

  「你為什麼這麼驚訝?你也和我們同一組啊。」

  「什麼同一組?我從來不認識她啊!」

  「就是昨天那堂課啊。你遲到,結果我們被分到一組。你不記得了嗎?」

  由於那雙眼令我太過震驚,我就沒注意到第三個組員了。

  「我、我當時一定是宿醉了。你知道,頭在發暈,腦袋在痛。」我五隻手指指的自己的腦袋。「所以你也不認識她?」

  「不認識。」費根生擔憂的說。「嘿,你還好嗎?」

  「嗯,好的能再喝它個三加侖!」我略為粗暴的揮手。「等等,那麼你對那個雅薇絲有什麼看法?」

  「什麼什麼看法?」

  「就是,你難道不覺得她有些古怪、奇異之處?」

  他認真的拖著兩層肥肉的雙下巴。「沒有,我沒注意。她話不多。你是不是……」

  「不是。」我嚴正的回答。

  「我剛才在裡面就聽你瘋狂的追問有關那女人的事。」

  想像力遲鈍的人!難道他沒看出來?一個活生生的大壞蛋就和他分在同一個小組裡。不,不該怪費根生。他只是個庸俗之人,駑鈍如他,我怎能期待他能洞悉一個人的靈魂至最深處?

  談話到此結束。總之,這場聚會沒有半點益處,只加深了我心中的疑慮。她依然神秘,而我的酒肉朋友沒一個認識她,他們可是這間學校最消息靈通,也是最沒良知的一群。也許,你們會認為我杞人憂天,你們會用我當時在宿醉為由;覺得我太過浮誇。那是因為你們沒親眼見過她本人,她身上的味道叫人窒息恐懼。她就在那裡,懶懶散散,時間一到,甩包便走。當她與我擦肩而過,遙遠痛苦記憶忽然蜂擁朝我襲來,我說不清那種無以名之的害怕來自何處。面對兒時灰色殘缺的記憶,任何的回想都是徒勞。但我很清楚知道,我害怕這個女人。事後證明我一開始的直覺是對的。但到那時,我已經一頭栽了進去。

  下一次上課,我鼓起最大的勇氣,直視那個令我害怕的女人。她似乎注意到我對她的觀察,微微向我一眥,之後就對我不屑一顧。即便隔了四排桌子的距離,她眼睛依舊令人震攝。眼睛!這一次,我在那一漥黑池中看到別的。當她聚精會神在黑板時,瞳孔便會發出透明的色澤,如星子一般。想像一架科學儀器,一根掉落的針都逃不過法眼。我沒大膽到和她攀談。所有作業上的溝通都是由費根生完成。費根生對我這樣的態度很是驚奇。更過分的來開導我。什麼浪子終究還是要定下來沒的。我聽的心裡直一把火。憑什麼他覺得自己夠格和我平起平坐?當然我還是好言好語的和他道謝,並委婉地提及他暗示的種種錯得離譜。

  「拜託,兄弟。任何人都會有心靈脆弱的時候。這個時候就需要別人的幫助。」

  「真的很謝謝你,費根生,」我一字字小心斟酌,以免洩漏我蠢動的暴躁。「但我最近剛剛失戀,還沒想要和另外一個女性有太多糾纏。」

  「唉,你倒是能有惱可煩。」他語氣流漏出一絲欽羨。「你長得不錯,失去一個還能再東山再起。我呢?我看她只是把我當成普通朋友吧?」

  「你人不錯,心地善良。這些全出於我的肺腑之言。只是人長得……腫了點。」

  我的父母。是個普通商人,有著我們民族樸實和堅忍的個性,其他我便不提了。讀者僅需知道,他們保守的性格跟不上時代。有時,我甚至懷疑與他們流著同一種血。他們怕事膽小、一件事情可以畏首畏尾半天,有時氣憤難耐,最後又都是點到為止。而他們竟生出了個性相反的我。我在很小的時候便發現我與我在家中與眾不同。在他們軟弱的嘗試都失敗之後,在家裡,他們得聽我口令。到了月底領錢的時刻。出乎意外的,這次的信封只有薄薄一疊。今天既不是聖誕也不是愚人節。那封信說道。

  我們必須很嚴重的告訴你。你在XX大學的誇張花費,我們決定以後僅供你維持基本生活的開銷。-你的父母。


  真是別出心裁的玩笑啊。這到底是什麼意思?這是什麼陰謀?他們怎能如此慘忍!我體內卑劣的一面表露無疑。當時誰敢碰我,很可能遭來一陣毒打。我沒命的提筆,要求公平審判。他們不能這麼做,我可是他們的寶貝兒子!他們怎麼敢忤逆?我在家裡大小聲沒人敢說話。信裡頭塞滿了咆哮和謾罵。我口氣頗差的吆喝郵局人員把信寄回家。他敢吭聲,就是挨罵。一度我懷疑信是哪個王八蛋偽造。但是這個族章,還有我父母的蓋章習慣,在我腦袋揮之不去,我恐懼到了極點。他們難道不懂,我好不容易積攢的名聲、在同學眼中快活又機智,雖不最富有,但絕對是最慷慨、高貴的傑生;揮金如土、瀟灑如風的傑生。他高貴虛榮的地位,如果沒有雄厚的財力,就等於失去一切。他們難道不知道,我這麼做,是在培養未來的人脈,在維繫偉大的事業?

  那一天我沒再去別的地方,在宿舍裡的床上閉起雙眼,聽任時間流逝。冀望一醒來,一切只是夢。我再次睜開雙眼,擁抱著世界,一步踉蹌,驚訝發現這個夢可能再也醒不過來,強烈的感受我被遺世獨立。我對著信,將臉埋入雙手中。

  一夕間褪去金光閃耀的披風,我從天堂被雙親推入地獄。我沒有勇氣告訴我那群死黨。這段時間,我總是神經兮兮,瞪著宿舍的信箱發愁。我身上現有的財富,還足夠我撐上四天先前隨心所欲的奢華。我必須想法子掙錢。不知是心裡哪個魔鬼作祟,當我回過神,我人已經站在一陌生的寢室前,朋友的么喝慫恿下,我恍惚的走了進去。接下來該怎麼做,我根本不知道。而且,我說那是我朋友的人,但其實我認識他還不到一個禮拜。我只感覺自己腦子一熱,迫切的想抓住機會,擺脫現在這惱人的窘境,其他的也就不管了。此刻坐在我身邊的都是些我不認識的人。

  我感覺剛從一個既可怕又困惑的夢中驚醒。看了四周,發現我竟毫髮無損的在宿舍床上。確實是我房間。但是,數不清的鈔票撲在我身上當成棉被。剛才你們一定以為我破產被丟到馬路上。連我自己也不敢置信,這些錢確確實實橫陳在我床上。這下我不再猶豫,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每晚我都能從這些人手中贏下可觀的賭金。我的牌藝和強運,幾乎所向無敵。這大概和我善於察言觀色有關,藉由一滴水、雖不能推論出自大西洋還是尼羅河,但我能讀出眼前這個人是否心虛、還是裝神弄鬼。和我對桌的對手常常被我這般善解人意洞察的氣的懊惱。我的大殺四方,我和我新交的朋友越來越熟絡,出手也更加闊綽。當我收到雙親對我回的那無理的信時,還傲慢的對著信吐了飛沫,並狂妄的直接撕掉。接下來從我嘴裡噴出惡毒沙啞的詛咒,引來一陣陣歡呼。瞬即,我也把那封在宿舍裡極其侮辱的信件公開撕成碎片。

  那天舊地重遊,不曉得是怎麼回事,手氣異常不順。慘敗幾局的積怨,引爆我心中恐慌的壓力。我下了大注,殺紅了眼,決定挑戰那位僥倖贏了我的朋友。起先他還不太情願,直到被我粗魯的挑釁之後,才勉強的上了牌桌。到底是哪裡出了差錯!我的臉色發白。我不清楚接下來發生的事,我是被人抬回來的,記憶中聽到一聲很深沉、從絕望中發出來令人膽寒的尖叫。為什麼我看到垃圾桶裡信紙的碎屑時嚇得跌坐在地上?那些錢……錢!不斷在我腦中迴盪。

  我的人生全完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7916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雅薇絲|AL221|推理要劇透|黑幫|推理|冷門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cubs20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推理要劇透-之小說-雅薇... 後一篇:推理要劇透-執筆賭徒2...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jfl20180818大家
天氣轉涼,記得保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